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37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一更)

237 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7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6
    沈辰皓的一颗心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听到姚家二老那么说,他比姚若雪本人还要气愤。  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若雪就是他们赚钱的工具,难道小雪的命就不是命么?  “小雪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你们多关心一下她又能怎么样?她也是你们的女儿,为什么区别这么大?还有她的男朋友呢?我怎么没看到?”  出了这样的事情,沈辰皓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姚若雪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从知道这件事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那个男人。  然而,他的这话一出,姚家二老的身子仿佛被雷劈了一般,久久回不过神来。  男朋友?什么男朋友?沈辰皓这话彻底雷住了他们,一时间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问。  他们家的小雪出了沈辰皓还有别的男朋友么?  话落,沈辰皓立马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姚家二老的表情明显是被他的话给怔住了,他赶紧纠正,“我的意思是,她以前和我说过有男朋友,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们这几天闹了点别扭,小雪跟我说,她有男朋友,但我知道那都是她说的气话。”  “伯父伯母,也怪我,不该在这件事情上和她较真的,要不然今天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沈辰皓说的有模有样,加上这些日子他确实失踪了好久,现在又听沈辰皓这么说,姚家二老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般,那刺激感只差没吓晕过去。  好在,误会已经解除了。  姚母捂着胸口,“沈先生,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们家若雪除了你还有别的男人呢?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哎!”  “沈先生,我们家小雪我可以保证,绝对不是那种乱来的女孩子。”  沈辰皓眼眸沉了沉,他抿着唇一句话没说,心里的苦犹如哑巴吃黄连一般有苦说不出,这事儿他也没有对任何人说的欲望。  他倒是相信姚母的一句话,姚若雪绝不是乱来的那种女孩子,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怎么就轻易的怀孕了,可见姚家二老是不知道这件事的。  姚家二老见沈辰皓不说话,还以为他因为自己刚才的态度而生气,姚母赶紧对他服软,“沈先生,你别介意,刚才我也是着急,才那么说的。你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照顾小雪,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  沈辰皓深吸口气,他深知姚家二老的脾性,就是这个德行,也不想和他们多费口舌。  很多时候,像他们这种人都是用钱解决一切,对于姚家二老沈辰皓也是这么对付的,却也有一天,他会有拿捏不住的时候。  比如在小宇面前,那个男孩是姚家二老的命脉,是胜过金钱的。  这一夜沈辰皓太累了,姚若雪被推出来时,他整个人就像从地狱里跑出来得到救赎的灵魂,跟着松了口气。  “伯父伯母,若雪这里有我照顾就够了,你们回去照顾小宇吧。”  姚家二老相互看了眼,姚母上前道,“沈先生,我就想问一下,小雪她到底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会想不开啊。”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姚家二老想不通,小雪为什么会这样做?一旦女儿死了,他们的儿子也会没命的。  所以,想把情况问问清楚,万一女儿再想不通可怎么办,他们必须找人看着啊。  “你们说是因为什么?”沈辰皓冷冷的扫了他们二人一眼,“还不是被你们给逼的吗,你们以为一个外来的女孩子在这座城市生活有多么容易,还是觉得这个城市的钱好赚?”  他是豪门大少,从来不会因为钱而苦恼,以前也不觉得有什么,自从认识了姚若雪,沈辰皓才明白,原来生活还有这样的心酸,甚至一度的让人感到绝望。  她一个女孩子,不仅要负责一家人的生活开销,还要负责弟弟的病,到头来,父母还认为她没有尽心尽力,换做任何人都会感到绝望吧。  她轻生,沈辰皓倒是可以理解,只不过,他不允许。  “那个,我,我们……”姚家二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面对沈辰皓的斥责默默低下了头,然而心里却没有一丝悔悟。  姚家二老一致认为,如果当初不是他们让姚若雪上大学,也不会有姚若雪的今天,她报答他们,负责这个家是应该的。  沈辰皓也不想听道歉的话,他霸气的开口,“伯父伯母,我对你们没有别的期望,今后你们家的生活费我会负责,有什么事你们也可以来找我,但是若雪,你们别再这么对她。”  无论今后他和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沈辰皓真心的希望,这个单纯的女孩子能过得好一些,哪怕她骗了自己,他也不忍心看到她受罪。  这话说的很是动听,姚家二老连连点头,特别是姚母,那表情可谓是千变万化,她讨好的接过话,“二少,你这是说哪里话,我们农村人粗俗惯了,如果有什么地方让沈先生您不满意的尽管说出来,我们一定改。”  “小雪是我们的女儿,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和他爸从小可是……”  沈辰皓似是听不下去,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走。  此时此刻,他像是经历了一场劫难,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沈辰皓说的话,姚家二老不敢违背,姚母的话也戛然而止,姚父和男人寒暄了几句就带着妻子离开了医院。  不过刚才姚母说的话倒是有那么一点真实性,他们两老的第一个孩子是姚若雪,确实比较疼爱,后来的几年姚母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直到六年后才有第二个女儿若兰,然后第三个女儿若芳,三十九岁姚母才生下小宇。  小宇不是他们的命根子又是什么,那可是姚母拼了命得来的,姚父也算是老来得子。  老两口走出医院,姚母心里憋着一口气,“老姚,你说这个沈先生到底什么意思,哪有女婿这么对岳父岳母说话的?”  刚才沈辰皓的口气很让姚母不满,可他们能怎么办,难不成还能得罪了沈先生?  “你就知足吧,没看到沈先生生气了吗,他是心疼小雪,所以才对我们说那番话。”姚父虽然和姚母是同样的人,但比她要稍稍明事理一些,“说起来这也是我们家的荣幸,沈先生那么疼爱小雪,这就说明我们家小雪再也不用过那种苦日子了,小宇的病也会好起来的。”  尽管姚父的这番话很有道理,姚母还是很担心,现在姚若雪昏迷不醒,医院那边医生催的紧,说是这两天不手术小宇就会没命,刚才在那样的情况下,姚母也不敢提儿子的病,在沈辰皓面前她得以女儿为重啊。  “可是……”姚母担忧的叹气。  女孩子家的,发生了一点事就要死要活,真没出息!  姚父安慰妻子,“好了,我们先回医院看看再说,小雪就是受了一点惊吓,说不定一会儿就醒了,我下午再给她悄悄的打个电话,她不会不管小宇的,两人兄妹情深。”  “嗯,只能这样了。”姚母点头,像是想到什么,“对了,实在不行我们让若兰缀学吧,她一个女孩子家的偏偏学姐姐,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读大学得花不少钱,我们哪里有钱供着她啊。”  “我看行,这样吧,等小宇做了手术我回去一趟,也顺便看看两个女儿。”  “好。”  *  医院这边姚若雪被送来时因为是孕妇,进的是妇产科。  她脱离危险已经好一会儿了,沈辰皓却一直不敢进去看她。  大晚上的,男人独自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抽烟,原本这种行为在医院是不允许的,但因为他长相太过于惊艳,也没有护士过来说他。  吴特助站的腿都酸了,这一晚发生了太多的事,他也跟着吓着了,“二少,要不您回去休息吧,这里我来陪着。”  “你陪着?你是她的男朋友么?”沈辰皓没好气的朝他看了眼。  吴特助嘴角一抽,“……”  他关心领导也有错啊,刚才发生的一切太过于惊险刺激,若是他们没有找到姚若雪,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或许里面躺着的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沈辰皓丢了手里的烟蒂,“你回去吧,明天早上还要开会,先去准备资料。”  “我在这儿陪你二少。”吴特助看了眼另一边的医生办公室,陆七在里面处理伤口,她从护栏上下来的时候,脚崴了,手臂也蹭破了皮,这会儿时间也不早了,吴特助小声道,“二少,要不我给你和陆小姐去买点宵夜?”  沈辰皓觉得他在耳边嘀咕的烦,淡淡的应了声,“嗯。”  陆七处理完伤口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时,沈辰皓独自站在走廊里打电话。  一场惊心动魄总算是过去了,陆七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见她出来,沈辰皓挂了电话起身去扶陆七,“嫂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找个专业的骨科医生看看?”  沈辰皓不由在心里祈祷,嫂子,你一定要在权奕珩那货回来之前好全啊,要不然他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没事,一点外伤,擦两天药就好了。”陆七被沈辰皓扶着在座椅上休息。  “那你在这儿坐会,等下我让吴特助送你回去休息。”  陆七抬眼看向绝美的男人,“你呢?”  “我等她醒来再走吧。”  “沈二少。”陆七叫他,那样子分明是想找他聊聊。  沈辰皓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反而问,“嫂子,你说我是不是很可笑?”  “怎会,是你自己太纠结了。”  沈辰皓不想聊这些,他现在顾不上姚若雪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知道她失踪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慌了,当时就想着得赶快找到她,他自个儿也挺烦自己这种行为的,拿得起放不下。  谈恋爱嘛,本来就会经过一些挫折,更何况这还是他的第一段感情。  他没有聊下去的意思,陆七自然不会勉强,而且这里面的关系复杂,在没有争取当事人的意见之前,陆七不敢乱说,“我去看看若雪,二少,你要跟我一起进去吗?”  沈辰皓摇头,“嫂子,我在这里等你出来。”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我在这里等你给我带她的消息给我。  是的,他没有勇气过去看她,怕自己舍不得,也更怕自己更纠结。  事情演变成今天这样,沈辰皓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陆七进去病房时姚若雪还没有醒,女孩脸颊清瘦,手背上挂着点滴,看起来异常的脆弱。  她在里面待了会,帮姚若雪盖好被子就出来了。  这场事故,相信姚若雪自己也受惊了不小,索性都没有什么事。  沈辰皓见陆七关上了病房的门,他急急上前问,“她怎么样,还好么?”  “还没有醒,估计点滴里面有安眠的成分,让她睡会也好,我想她应该好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个好觉了。”  沈辰皓轻点了下头,他其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明明是想进去看她的,却又不得不克制自己。  因为他和姚若雪再也没有可能了。  “二少,小雪的这件事我得谢谢你。”  明明知道她怀了别人的孩子,这个男人不但没有起报复的心思,反而在关键时刻帮助姚若雪,若不是深爱,想必也不会这么做吧。  “没什么谢不谢的,她之前也帮了我不少忙,现在出了事情,就当是一个朋友的帮忙吧。”沈辰皓把理由说的很敷衍,陆七心里明白,这个男人是别扭了,不承认自己是太爱若雪才会有那样的情绪。  陆七和沈辰皓还没来得及将话题往深处谈,这个时候,医院的走廊上突然走来一个人,他身穿黑色西装,模样虽然没有沈辰皓生的美,但是那眉眼见的锋利再加上自身的气质,看起来也气度不凡。  这个男人,身份也不简单。  沈辰皓看到来人,他心里咯噔一下,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厉声问,“你来这干什么?”  前来的男人单手插兜,样子桀骜不驯,呵呵的笑了两声,“沈辰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我女朋友在这住院,你来这里瞎凑什么热闹。”  沈辰皓和陆七听的一头雾水,两人相互看了一眼,“……”  “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男人盯着沈辰皓的桃花眼,一字一句道,“那我就告诉你,姚若雪就是我的女朋友,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他的话像是一把刀一样插入了沈辰皓的心脏,让他痛得无法呼吸,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男人,仿佛受到了最致命的痛击,连喘口气都觉得困难。  “你胡说,不可能。”陆七朝他大吼,她同样的被吓到了。  这个男人陆七不认识,但她从沈辰皓的反应,以及这个男人自身的气质,他猜测应该是沈辰皓的什么人。  男人冷笑,对他们的反映十分满意,“我胡说?那我们就去找若雪问问清楚,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她的男朋友?”  沈辰皓双手支撑着墙壁,胸口起伏不定,知道这个真相的他,仿佛置身于一个密室里,难受的快要死去。  男人朝他走过去,一掌拍在沈辰皓的肩上,“没想到我们兄弟俩我还是走在了你前面,你哥我现在不仅有女朋友,甚至连孩子都有了。阿皓啊,你也得加加油,不是说你也找了一个小女朋友吗?怎么没听见你们要结婚?”  沈辰皓露出狼一般凶狠的目光,准备一拳揍过去,但被男人一个闪身避开了。  躲过了一拳,第二拳沈辰皓出手极快,男人防不及防,这一拳成功的揍在了他脸上。  “你疯了,揍我?”男人想回给沈辰皓一拳,  沈辰皓却眼疾手快的紧紧揪住他的衣服,“我他妈的揍的就是你!沈辰旭,你到底是不是人?”  沈辰旭?  站在一旁的陆七,因为沈辰皓吼出的这个名字而愣住。  就是那个人人口中心狠手辣,无恶不作的沈家大少爷,沈辰旭吗?  沈辰皓眼里的阴霾一点一点的凝聚,大吼,“你既然是她男朋友,为什么不好好对她?她今天差点死了,你知不知道?”  “我这不是得到消息赶过来了吗?有你什么事?”相较于沈辰皓的激动,男人表现得十分淡定。  他慢条斯理的将沈辰皓的手拿开,眼角溢出一丝邪恶的笑意,“哦……对了,沈辰皓,我还不怕告诉你一个秘密,姚若雪就是我派在你身边的奸细。”  陆七瞪大眼,她捂着唇,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辰皓则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一双魅惑的桃花眼死死盯着眼前的男人,他仿佛一个胜利者一般,一点一点撕碎着沈辰皓仅存的理智。  怕自己做出丧失理智的事情来,深吸口气后,沈辰皓意欲离开。  然而,沈辰旭却不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朝他的背影道,“怎么样沈辰皓,这滋味不好受吧。”  “心爱的女人是个奸细,你这智商是该好好……”  “沈辰旭你胡说,若雪不可能是奸细。”陆七打断男人,站出来为姚若雪辩驳。  她看沈辰皓的那张脸,阴郁的想要杀人,陆七着实被吓了一跳。  在陆七心里,沈辰皓是属于那种很好说话的人,也喜欢开玩笑,没想到一旦动了真格,会这么的吓人。  “胡说?”沈辰旭挑了下眉,解释,“我们兄弟的关系本来就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几个月前我就和姚若雪在一起了,她在公司混成那个样子也是我叮嘱的,是为了故意吸引你的主意,这些她都没有告诉你,沈辰皓,你说,不是奸细是什么?”  “够了!”沈辰皓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沈辰旭,如果你是她男朋友,一定要好好对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哟呵,你这是旧情难忘还是怎么着,她骗了你,你还这么在意她关心她?”沈辰旭夸张的拍起手掌来,“啧啧,没想到我弟弟还是个痴情人啊。”  沈辰皓危险的眯起眼,大步离开。  陆七追出去,“二少,二少!”  跟着他进了电梯,陆七意欲开口说点什么,沈辰皓却哑着嗓子道,“嫂子,我没事,你不用管我,照顾好她吧。”  “二少,我想这事一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  即便有什么误会,姚若雪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沈辰旭的,他即便是想管闲事也没有那个权力了。  姚若雪,你可真够狠心的,竟然给了他这么一出,让他怎么办?  “二少,你听我说……其实小雪她……她是有苦衷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陆七其实想说,她不相信姚若雪是奸细之类的话,可看到沈辰皓那张阴郁的脸,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而且,在姚若雪没有准许的情况下,陆七没办法把真相说出口。  她今天算是明白了,强奸姚若雪的那个男人是沈家的大少爷,这是若雪心里的痛,陆七又怎么好在沈辰皓面前揭她的伤疤?  姚若雪曾经对她说过,孩子的父亲是个神秘男人,还威胁她,今天沈大少突然冒出来,倒是很符合他的身份性格。  她不明白那个男人的目的,但凭感觉,陆七觉得这件事不简单。  “嫂子,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不管事情的结果怎么样,日子还得过。”沈辰皓幽幽道。  他身上肩负的责任必须让他振作起来。  也好,事情曝光了,他也就死心了。  电梯门打开,陆七挡在沈辰皓身前,“沈二少,我就问你一句。”  “嫂子,你不用客气,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  尽管受到了天大的打击,沈辰皓和陆七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可见这个男人的气度不是一般的大。  “你也相信那个男人的话么,相信姚若雪是派过去安插在你身边的?”  “不信。”两个字从他性感的唇间吐出,也让陆七感到了一丝欣慰。  果然,她没有看错人。  “其实沈二少,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不该介意她的过去,你说是吗?”  是,他不介意,关键是,现在姚若雪连沈辰旭的孩子都怀上了,难不成这种情况下他还要去抢么?  再不济,他也是京都大名鼎鼎的沈二少,多少女人对他趋之若附,要是强行将姚若雪抢过来,大概两人都不会幸福,而且他也没有那张嗜好。  “嫂子,我也告诉你一件事,沈辰旭对女人有点变态,你还是好好照顾她吧。”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沈辰皓是有点恨姚若雪的,可后来想想,也就那么一回事,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已经不值得的人而大动肝火。  刚才给沈辰旭一拳,也就是想警告那个男人,对姚若雪好一点。  其他的,沈辰皓再也不想听到关于姚若雪一丝一毫。  沈辰皓就这样走了,这一晚,他经历了太多,都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回到家的。  陆七望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医院门口才转身上去。  沈辰旭变态?  陆七拧了下眉,这个她倒是相信,早就传闻沈家大少喜欢玩女人,特别是年纪小的,既然这样,他怎么会看上姚若雪的,还准许她怀上自己的孩子?  姚若雪和她年纪差不多,算不上剩女,但也和那些嫩女人扯不上关系,难道沈大少偶尔也想换换口味?  吴特助买来宵夜,正好看到沈辰皓的车从医院开出去,那速度和火箭有的一拼,他吓得要死,扔了手里的宵夜就跟着了上去。  发动引擎,他一边追一边给沈辰皓打电话,却无人接听。  汽车上了高架桥,吴特助追了半路,不见跑车的踪影,不由急了。  速度那么快,不会出什么事吧!  ------题外话------  八月的第一天,清清不想月票是鸭蛋,有票票的亲就投给清清吧,今天两万更哦…。  最后,谢谢亲们的支持,花花钻钻还有票票,清清都看到了,爱你们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