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38 小年夜,叶子开启虐狗模式(二更)

238 小年夜,叶子开启虐狗模式(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67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6
    医院这边,陆七回来时病房的门被反锁了,里面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她听不清楚,只好在外面等。  事发突然,就连她这个外人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更何况是爱着若雪的沈辰皓,大概会很长一段时间走不出来吧。  病房内,姚若雪刚刚醒来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却又觉得熟悉。  后来细看才发现,这张脸和沈辰皓有点相似。  男人见她醒来的第一句话是讽刺,“都是成年人了,还玩这种把戏,不觉得可笑吗?”  他指的是,姚若雪轻生的事。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儿的?”姚若雪并不认识他,哪怕有一丝熟悉感,也无法判断出这个穿着不俗的男人是谁。  “你问我啊。”男人很自如的在她病床前坐了下来,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姚若雪抿着苍白的唇,那表情分明是在说,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问你问谁?  “沈辰皓你认识吧。”  姚若雪拧眉看他,男人眼里的那股子幸灾乐祸异常明显,这是一个很恶劣的男人。  “我是他堂哥。”  话落,姚若雪的脑子轰然炸开,她动了动唇,却没办法发出声音来。  他是沈辰皓的堂哥,难怪有种熟悉的感觉。  “上次我们见过,你还记得吧?”男人又问,一口气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哎呀,早知道你们郎有情妾有意,我就不该做那事儿,可谁让你怀了我的孩子呢。”  姚若雪听得一阵心慌,她似是不知道手背上打着点滴,手牵动着捂住胸口,很快针管回了血,她却感觉不到。  原来,上一次,她见的男人是他!  “怎么样,有没有很兴奋,你怀了我的孩子,这是京都多少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一把掐住她脆弱的下颌,凑过去,漆黑的眸映出她毫无血色的脸。  “你……你怎么这么可恶!”姚若雪深吸口气,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这句话。  把别人的痛苦建立在自己的快乐之上!  姚若雪清楚的记得,她今天能顺利的躺在这儿完全是沈辰皓拼命拉住了她,要不然,她这会儿很有可能已经被滔滔江水给吞噬了。  那么,沈辰皓也知道了这件事是不是?  她没有往下问,在沈氏那么多年,有些内幕她还是清楚的。  董事长一家和沈二少一家面和心不和,兄弟俩都在暗暗较着劲呢,现在她怀的孩子是沈辰旭的,沈二少他会怎么想?!  一定恨死她了吧!  “可恶?”沈辰旭因为她的形容而爽朗的笑了两声,他松开她的下颌,留下一个清晰的红印子,抬手拍了下女人的小脸,“难怪我弟弟那么喜欢你,原来你和别人不一样,放心,我会比他更温柔,更懂得疼你。”  “你!”姚若雪呼吸不畅,针管里已经集满了不少的血,她却全然无觉。  “好了,你现在怀孕了不宜动气,我去叫护士,你好好休息,保护好咱们的孩子。”男人起身,他冷眼看了下集满鲜血的针管,走过去将病房的门打开。  心急的陆七看到病房的门打开,第一时间跑进去,这一看吓得脸色煞白,顾不上自己受了伤,又赶紧跑出去喊护士。  再过来的时候,沈辰旭已经离开了,等护士处理好姚若雪手背上的针管,陆七急急跑过去问,这才发现姚若雪的手冰凉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若雪你是不是很冷,要不我……”  “小七,沈二少什么时候走的?”姚若雪抓住陆七,一股从未有过的寒意从脚底窜了出来,让她浑身冷的打颤。  尽管病房里开了暖气,她也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温暖,这个真相,让她无法接受。  “他刚走没一会儿。”  陆七的这句话无疑判了她的死刑。  他知道了,已经知道了!  “小雪,你别想多了,先养好身体再说。”陆七原本想安慰她,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姚若雪眼眶湿润,明明难受的要死,却固执的不肯表露出一丝一毫,她问陆七,“小七,你还好吗,没有受伤吧?”  陆七看到她眼里集聚的晶莹,知道姚若雪是死命在撑,“你放心,我很好,就是你……”  “我没事小七,真的……”姚若雪吸了吸鼻子,她努力将眼底的泪水逼回眼眶,“知道了也好,为这事我一直战战兢兢的过日子……真的够了。”  艰难的说完这句话,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顺着眼角滑落,淹没在雪白的枕套里。  陆七给女人拭去眼角的泪水,有些事情她觉得不应该一味的逃避,既然事情已经摊开了,她们也知道了那晚的男人是谁,就该想办法解决。  “小雪,你,你打算怎么办,刚才沈大少和你说了什么?”  “还能说什么,你觉得他那样的人还会娶我吗?”姚若雪酸涩的笑了声,眼神没有丝毫的生机。  “孩子呢,你打算怎么办,是要生下来么?”  沈辰旭这个人陆七不了解,但她觉得,那个男人即便是和姚若雪结婚了,也不会专心的去对待一个女人。  姚若雪吃力的摇头,“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像是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小七,这件事已经不是我自己能控制的了,他之前就给了我十万,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小七,我真的想不明白,你说,沈辰旭那样一个身份的人,想要找个女人生孩子是何等容易,为什么会选择我?”  她在人群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而且家世也不好,那么的不起眼,沈辰旭那么有眼光的人是怎么看上她的?  “若雪,其实你很好,不要这么妄自菲薄。”  沈辰旭为什么会看上她,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说不定就是看对眼了,也有可能是,若雪在沈氏那么多年,太过于安分,适合他那种桀骜不驯的男人吧。  在陆七眼里,姚若雪很优秀,她只不过没有其他女子穿的那么美,其实她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小七,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说,以后沈辰皓会怎么看我?”  一句话暴露了她真实的内心,她在乎的是沈辰皓,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的以后。  这个傻女孩。  “我相信沈二少是明事理的人,他没有责怪你,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养身体,可别再做傻事了。”  姚若雪连连否认,“我没有做傻事,我真的只是想吹吹风。”  “好好好,都过去了,你就别想了,今晚我陪着你,好好睡吧。”  姚若雪轻点了下头,她紧紧抓着陆七的手不肯放,除了她,她找不到任何人倾诉,也无法相信别人。  *  沈辰旭回到家,父亲沈立明正好站在客厅打电话。  看到儿子回来,他和那边的人聊了几句便挂了。  男人抬眼看向墙壁上的挂钟,对于沈辰旭来说,这个时间回家算是早的。  “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玩腻了外面的女人?”  沈辰旭将车钥匙砸在茶几上,他眸底深处藏匿的笑意隐藏不住。  沈立明眯了下眼,问道,“什么事这么高兴?”  他已经很就没看到儿子这么开心了,父子俩坐在沙发里抽起了烟。  沈辰旭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番,而后道,“爸,那个孩子是沈辰皓的,我们这辈子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把那个女孩子留在身边,找个机会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做了。”沈立明掐灭了手里的烟,尖锐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毒。  给沈辰皓赛女人的事他是知道的,但这件事都是他儿子负责,具体怎么样,沈立明今天才清楚。  没想到那个女人的肚子那么争气,才一个晚上就怀了沈辰皓的孩子。  一旦这个孩子生下来,对他们家又是不小的打击。  所以,他们一定要做掉沈辰皓的孩子,不能让他有任何的翻身机会。  沈辰旭却是道,“做不做没有关系,爸,我倒是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不错,这样的话,有一天沈辰皓若是想跟我们斗,我们就告诉他真相,爸,你说到时候会不会很劲爆啊?”  说起这个,沈辰旭就觉得酸爽无比,他翘着二郎腿,摸着下巴,似是已经感受到那抹痛快,“要是他知道自个儿喜欢的女人被我霸占了这么多年,连儿子都叫我爸,啧啧……”  沈立明听着倒是不错,但他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我看你是疯了,为了一时的痛快留下那个孩子,迟早是个祸害。”  “你老一辈人的思想就是不一样,我们到时候可以拿孩子威胁沈辰皓,一箭双雕,多好的事情啊。”  “行了,改天你把那个女孩子带到老爷子面前,挑个日子和她结婚。”  沈立明说的十分轻巧,“男人,就该为了事业放弃一切。”  沈辰旭挑了下眉,他什么也没说,算是认同了父亲的想法。  他为什么会选择姚若雪?  这件事情在策划之前他就挑了好长时间的人选,自家公司的,知根知底,人也老实,比较好控制。  人嘛,长得也不错!  *  姚若雪的这件事情溢出,沈辰皓连着消失了好几天。  吴特助自从那天晚上跟丢了他,再也没看到过沈二少,急死了沈夫人。  儿子失踪的消息她不敢告诉任何人,问吴特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什么都问不出。  她只好把这件事情告诉沈立轩。  男人听到儿子失踪的消息,第一反应不是着急,而是生气,“都那么大一个人了,怎么一点担当都没,不知道家人会担心他么?”  这个时候沈夫人不想和丈夫吵,这些年她也从来没有在沈立轩面前发过脾气,即便她已经急的六神无主,也好言劝着,“立轩,你赶紧想想办法,阿皓不会发生什么事吧。”  “不会的,他顶多是心情不好,想一个人静静。”  沈立轩心里也没底,他对儿子从小关心得少,加上前几年又被送去了国外,父子的关系更是淡薄了。  这会儿,儿子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他也是着急的,但在同意急躁的妻子面前他不能表现出来,以免让妻子更心慌。  “那你能派人去找找么?”沈夫人的话里带着祈求,她真是急疯了啊。  从儿子出生到现在,还没有失去消息这么久过!  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马上打电话,你别担心。”  这还是丈夫第一次温柔的对她说话,沈夫人着急儿子的同时,心里又涌起一丝感动。  多少年了,她一直等着盼着,容易吗?  而这几天小宇的病也得到了很好的治疗,合适的心脏配型成功,医生说明天就可以手术。  因为之前沈辰皓给国外的专家打过电话,希望他们在手术之前能过来控制小宇的病情。  有了合适的心脏,姚若雪不用再搭上这条命,这几天一直在医院守着陪弟弟。  今天是小年夜,过了之后弟弟便要动手术。  这个手术有一定的风险,医生需要家长签字。  字,姚家二老没有胆子签,是姚若雪抖着手签下的。  弟弟的情况相较于之前已经很好了,能有合适的心脏不说,病情还得到了控制,最起码弟弟没有之前那么痛苦了。  一连三天姚若雪没有再见过沈辰皓,至于心脏的来源,国外来的医生说了,是沈辰皓找到的,姚若雪这几天一直都睡不好,她要怎么偿还欠下的情?  难道他不恨她么!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沈辰皓醉酒后找到她,说的那一番话,那眼神,恨不得将自己给撕碎。  “若雪,沈先生怎么好几天都不见过来,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姚母把女儿拉到一旁,亲切的问。  自从那晚被沈辰皓教训,加上小宇的病得到了最好的治疗,姚家二老再也不敢苛刻姚若雪,甚至把她当佛一样供着。  “不是,快过年了,都忙着呢,他们家人多关系复杂,他一时抽不开身。”  “哦。”姚母闷闷的应了一声,“我还想今天请他来家里做客呢,看样子他是没时间了。”  “妈,你别管我和他之间的事情了,顺其自然吧。”  姚若雪不傻,深知父母能对自己转变态度,一定是沈辰皓说了什么,那个男人,处处都为她着想,可她呢,对得起他么?  “我没有管啊,就是问问。”姚母小声嘀咕,目光落在女儿的肚子上,“小雪,这两天你别在医院待着了,回去好好休息吧,等你弟弟做了这个手术康复,我们也就回老家了,你和沈先生的事情,我和你爸不会插手的。”  听母亲这么说,姚若雪倒是显得很意外。  之前不是说要闹到沈家去么,怎么现在不敢了?  呵。  姚若雪在心里酸涩的笑了声,人啊,就是如此,欺软怕硬。  也好,她的生活实在太过于混乱,沈辰旭那边,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发信息,这事儿,姚若雪也不想被姚家二老知道。  回租房之前,姚若雪去了一趟医生办公室,这个医生是沈辰皓从B国请来的心脏科专家,据说在他手上的手术还没有失败过,姚若雪心里也有底些。  明天就要给小宇手术,她是特意来感谢医生的。  “方医生,这几天谢谢你。”  “不用客气姚小姐,我是看沈二少的面子。”医生这么说,倒是让姚若雪尴尬了。  突然间姚若雪发现,她离了沈辰皓什么都做不了,很有可能还会搭上这条性命。  她两手窘迫的垂在身侧,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医生起身关上门,姚若雪狐疑的望着他,医生这才开口道,“姚小姐,我怀疑小宇的病被人做了手脚,按理说,他在医院一直在改善,应该不会这么快就发病。”  而且一发病还是即将面对死亡。  姚若雪听得心惊,“你说什么医生?”  “这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你们也不要太往心里去,准备好明天的手术。”医生并没有把话挑明,他的意思是让姚若雪一家人寸步不离的守着小宇,以免发生后悔的事。  这也是他的揣测,一般来说是不会错的。  “医生,你就明确的告诉我,小宇是不是……”  “姚小姐,我们做医生的,只能说推测,世界上的事情没有绝对。”医生的话说到这儿已经开始赶人,“我要下班了,明天的手术我得保留一个好精神。”  姚若雪说了声谢谢,软着身子离开了医生办公室。  小宇的病被人动过手脚?到底是谁,谁和她有这么大的仇?  沈辰旭么?  似乎说不通,那个男人虽然态度恶劣,但没有理由要害小宇啊。  姚若雪脑子混沌,她不敢把这个情况告诉姚家二老,离开医院前只是叮嘱他们,一定要好好照看小宇。  *  今天是小年夜,陆七先是过来医院看了下小宇,给姚家二老送来一些东西,晚上才回到黄娅茹这里。  权妈妈打电话说让他们一起过去吃晚饭,母女俩聊了会,黄娅茹说什么也不去,说是大过年的,家里不能没有人守着。  陆七也没强求,叮嘱了母亲几句便走了,她打算在权妈妈那里吃了晚饭再过来陪母亲。  过去的时候,叶子晴刚从剧组回来,还外带了影帝大人。  和他们打过招呼,权妈妈把陆七拉到一边唠嗑,晚餐交给了叶子晴和江寒。  影帝大人来他们家做年夜饭?  陆七突然想到这个头条,如果发出去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呢,很有可能明天早上,小区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了。  “小七,你觉得叶子和江寒怎么样,是不是很配?”  陆七小口抿着茶水,她看了眼玻璃门敞开的厨房,叶子晴和江寒配合得挺好,男人负责切菜,叶子晴负责炒,看着,陆七的嘴角也不由扬了起来。  权妈妈催促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挺配的啊?”  “配是挺配的,关键是叶子得喜欢啊。”  “有什么不喜欢的,你看这帅哥,哪一点比慕昀峰差,人家孩子又有礼貌,也喜欢我们家叶子,你看他看叶子的眼神,满满的爱意啊。”  陆七哽在喉间的茶水差点喷了出来。  这个权妈妈思想还真是前卫啊,爱意的小眼神,她怎么没发现。  江寒是背对着他们的好么!  “哎呀,现在会做饭的男人真的不多了,我们家叶子虽然手艺不怎么样,但做的东西毒不死人,到时候嫁给江寒,你看,他们搭配,怎么也饿不着啊。”权妈妈只要看到江寒就心花怒放,尤其在小年夜,这个男人不嫌弃他们家的蜗居,能跟着叶子晴前来,还主动说要和叶子做年夜饭。  这样看起来,江寒确实挺不错的,陆七见过他几次,接触下来也满意,关键是叶子到底什么心思呢。  “小七,你一定要帮妈妈劝劝叶子,这孩子死脑筋,人家慕昀峰都快结婚了,她咋就不死心呢。”  权妈妈叹气,“也不是阿峰不好,谁让他和咱们家叶子没缘分呢,总不能耽误了我们家叶子吧,女孩子的青春就那么几年,现在不结婚,难不成还老了去结么?”  权妈妈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她就怕女儿太执着,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耽误了美好的青春。  她一个人拉扯叶子晴长大不容易,陆七明白她的这份心。  “小七,就算妈求你了,一定要好好劝劝她。”  陆七受不起这话,也不管叶子晴到底什么心思,只能答应下来,“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劝叶子的。”  作为嫂子,她当然希望叶子晴过的好,早点找到如意郎君,只是感情的事不能强求,陆七觉得还是得遵从叶子的意思。  晚饭做好已经是八点半,大冬天挺晚的。  一家人围在桌前坐了下来,说了些吉祥的话,正式开吃。  叶子晴的手艺确实不怎么样,但做的东西能吃,卖相也不难看。  “哎,现在就差你哥了。”饭吃到一半,权妈妈感叹道,“你说到底什么事这么忙,大过年的还往外跑。”  她是怕儿媳妇心里难受,一个人,总归是不好的。  “妈,这不是还有我呢吗,我们这么多人陪你还不够啊。”叶子晴吃得欢快,江寒的目光总不离她。  从洗手间出来的陆七看到这一幕,她躲在门口,拿出手机偷偷的给他们俩人拍了一张照片,正好是江寒给叶子晴夹菜的那一幕,很有爱,两人的头凑到一起,像是在说悄悄话。  紧接着,在这个小年夜,陆七发了一条朋友圈。  一张照片附加一行字,小年夜,被对面两货虐疯了!  她限制了能看的人,除了权奕珩和沈辰皓,还有慕昀峰叶子晴他们,谁都不能见。  陆七从来不曝光私生活,尤其是不想把和权奕珩的关系这么快透露到外界,因为权家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并不清楚。  说实在的,发完这条朋友圈,她心情确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惆怅,若是权奕珩在,一切就圆满了。  消息才刚刚发出去几秒,权奕珩便点了赞,还附带一条消息,老婆别怕,等你老公我回来虐死他们,后面还带了一个笑脸。  陆七看了觉得好笑,权奕珩的视频也在这个时间发过来,大过年的,陆七先是让权奕珩和权妈妈说了两句,然后跟叶子晴聊了下,这才回房开始和他说话。  看得出来,权奕珩所在地还是在酒店,他一个人冷冷清清,陆七突然觉得难受。  “老婆,想我了没?”  “想。”陆七嘴角含笑。  “哪里想?”  陆七,“……”  “是身体想吧,一顿年夜饭想必也喂不饱你,得老公我亲自来。”  陆七眯眼瞪着屏幕里的男人,“……”  妈的权奕珩,你一天不撩我是不是不顺畅!  同一时间,慕昀峰也看到了陆七的这条朋友圈,他点开照片,盯着看了好几分钟,不由得切了声。  什么玩意儿啊,江寒那货都三十岁了,叶子才22,两人明明就一点都不配好么。  ------题外话------  这是第二更哦,一会儿下午会有三更…亲们不要错过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