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40 陆自成给小七下跪(一更)

240 陆自成给小七下跪(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7
    京都冬天的夜晚风很大,吹在人身上仿若刀子一般。  叶子晴提着一双鞋死命的往前跑,迎着寒冷的风,越跑越有劲。  “叶子,叶子!”慕昀峰在身后追。  小丫头片子跑得挺快的,他已经很久不运动,倒不是她的对手了。  叶子晴脚趾头冰凉,浑身却发热,她听到男人的喊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那回首一瞥,浅浅的笑容在路灯下异常的明亮,那双大眼眯着,眼尾上翘,活像一个小妖精。  女孩朝他大喊,“你别追了,我马上打车回去。”  她才不要坐他的车,一直听他说程卿。  慕哥哥,原谅我和你保持距离,其实我心里很脆弱!  “你等等,我有礼物要送个你!”  礼物?  听了这话的叶子晴果真站在原地等他。  慕昀峰气喘吁吁的跑过去,将裤兜里首饰盒掏出来,他打开,是一条很精致的钻石项链,在路灯下闪着耀眼的光泽,做工细致,但有一点她不是很喜欢,有点太过于华贵了。  叶子晴一眼就能看出这不是送给她的。  她还小,不适合戴这么华贵的东西。  “这个送给你,要过年了,希望你在新的一年……”  叶子晴调笑,“这么好给我送礼物,不会是某个人不要的吧。”  慕昀峰脸色微微一变,拿着首饰盒的手也跟着僵硬了,“开什么玩笑,我……就是觉得你合适。”  合适?  叶子晴不是傻子,她眼底藏匿着的某种情绪埋的很深。  她接过男人手里的首饰盒,就看了一眼,“谢了。”  “哥哥我帮你戴上吧。”  “别,还是我自己回去戴吧,免得不合适让你面子挂不住。”  慕昀峰心虚的不知说什么好,叶子晴很快拦到一辆车,拿着首饰盒上去,后视镜里,男人的身影渐渐变成了一个点,她这才将首饰盒打开,将项链拿了出来。  唔。  既然不是真心送的,可以啊,她最近缺钱缺得要死,明儿就去卖了。  她才不要那么傻的较劲不要呢!  同一时间的陆家。  这几天陆自成因为公司的事是焦头烂额,他特意招了两个女儿回来,就是想让她们帮帮忙。  陆舞自从和颜子默结婚后还是第一次回来陆家,大晚上的,颜家用了一辆加长款的劳斯莱斯送她,而陆七开着那辆权奕珩的普通黑色汽车,这派头,立马就把她给比了下去。  两辆车同时开到陆家门口,陆舞由保镖扶着从车里下来,“颜太太小心,天黑路滑。”  陆舞点了下头,她趾高气昂的走到同样从车里下来的陆七面前,“哟,姐姐也来了。”  陆七其实是想把车直接开进陆家的,奈何陆舞比她早到了几秒钟,故意将车拦在了陆家门口,她只能等那辆加长款的劳斯莱斯走了之后再开进去。  陆七懒得理她,想直接绕过颜家的一伙人进去陆家,陆舞却不放过她,挡住了她的去路,“姐姐自己开车来的啊,哎,这种破车,姐姐,真是有失你的身份啊。”  “要不我给你一张卡,你明天去换一个吧,不说一百万的,我想最起码要一个二三十万的,你这车最多十万块,开着人家还以为你是乞丐呢。”说着陆舞从包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显得十分大方。  陆七冷笑声,“我这车再破也是自己的,而你这车,应该是颜子默的吧,有本事,你让颜子默把车和房子都归到你名下啊。”  她就不明白了,这女人到底神气什么,在婚礼上出了那么一个大丑,颜家人为什么还能把她当做宝一样的宠着,回个娘家弄这么大的排场,以为去打架呢。  “你!”陆舞匆忙的收好卡,怒瞪着陆七,“我告诉你姐姐,迟早有这么一天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回来么,因为子默舍不得我,每天晚上都黏着我呢。”  陆七听得恶心,两名保镖如同雕塑般的挡在陆家门口,她一把推开陆舞走过去对两个面瘫的男人厉喝,“让开!”  两个男人像是没听到一般,雷打不动的站在原地。  “如果你们想做狗我不拦着,大不了我不进去了。”  这话的侮辱性谁都受不了,两个男人相互看了眼立马让开了,陆七成功的走了进去。  陆舞气的跺了跺脚,朝两个男人后,“废物,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  而后,她也跟着陆七走了进去。  “爸,我回来了。”陆舞一回来亲密的喊陆自成。  “哎呦,舞儿,你可算是回来了,爸爸可是盼了好几天呢。”  相较于对陆舞的热情,陆七进来陆自成就冷淡多了,只说了句回来了。  毕竟陆七不好驯服,陆自成找了她好几次,陆七都是直接挂了电话,连话都懒得听他说。  要不是现在她需要陆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里,陆七是不会回来的。  是的,以前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什么身份,可现在和权奕珩在一起了,将来若是和他一起回到权家,她希望自己的身份没那么难堪,不说有多显赫,至少能拿的出手,这样的话,她和权奕珩应该就没那么难了。  而原本准备对付陆自成的她,最近也没了动静,陆家的公司之所以这么为难,都是顾家那边在施压,她也束手无策。  那个顾以凡,一看就知道是个不择手段的男人,表面温柔,内里其实恶毒的不得了。  “找我回来什么事?”陆七打断他们父女二人冷冷问。  陆自成眯了下眼,“小七啊,你难道不知道公司出事了吗,你妹妹今天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她已经找颜家借了两千万给我,你呢,是不是也该给这个家出分力?”  原来如此。  这个陆自成是不是太子以为是了些,凭什么让她来拯救陆家公司。  陆七倒是没想到,颜家人竟然舍得给陆舞这个贱货借两千万,听说最近颜家公司扭转了局面,逐渐走上正轨了。  “我没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嫁的老公是个穷光蛋。”  陆舞一听这话嗤笑出声,“姐姐呀,你干嘛要把自己嫁穷光蛋的事情挂在嘴边呢,在自己家说说也就算了,这要是传出去,你可是没脸的啊。”  陆七不急不缓的对过去,“姐姐我活了这么久,从来不知道没钱就是没脸,相比那些在宴会上没穿内裤的,我想,应该是强多了吧。”  陆舞脸色一凝,激动的大吼起来,“陆七,我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歹。”  “行了行了,你们俩吵什么!”陆自成拍桌子吼,被两个女儿吵得头痛不已。  他最近为了公司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哪里有心情听她们吵,小年夜,人家一家人都是和和美美的,可他呢,只在这儿发愁。  果然没有儿子才是最悲惨的,若是有个儿子,他出了事情还能有个商量,更不至于在小年夜的晚上守着一份冷清。  陆舞挽起陆自成的手,撒娇道,“爸,你听听姐姐说的话,不是说要团结起来么?”  团结起来?  陆七拧了下眉,陆自成怎么没和她说要两姐妹团结起来?  呵。  她才不要和那个贱货团结,谁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  陆舞能这般帮陆自成想必是为了陆家千金的身份,而陆七,同样如此,这一仗绝对不能输。  因为陆家的千金只能有一个,是她!  “小七,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现在和那个什么,权什么,爸爸忘了他叫什么,你现在和他结了婚,我也懒得去追究了。”陆自成大概真的是没办法了,他目前的形势也不足再对陆七构成威胁,“你呀,怎么着也得给爸爸想想办法弄点钱,你生活圈子广,爸爸相信也不是难事。”  不是难事?  说得倒是轻巧,如今社会,借钱比登天还难,如果不是铁哥们一般的关系,谁愿意借钱给你。  陆自成,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呵。  “既然借钱不是难事,陆自成,你自己去借好了,你做陆氏董事长这么多年,相信你的社交圈子比我广泛多了。”  陆自成没想到陆七的心肠会这么狠,他找了她多次,陆七不是直接挂了电话就是冷冷的“小七,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爸,你也是陆家人,难道你真的忍心看到陆家没落下去么?”  “既然你没本事经营公司,倒不如让它破产了,也免得害了别人。”  陆舞插嘴道,“姐姐,你这是说哪里话,当年爸爸对你……”  陆七冷眼厉喝,“你给我住口,在这里最没有资格说话的就是你!我告诉你陆自成,想要钱,没门儿!”  这话暴露了陆七此时的身价,意思是说,她是有钱的,就是不肯帮他。  陆自成突然想起来,之前颜家赔偿了陆七一千万,只需要再找找人,他的公司就有救了!  面对大女儿的疾言厉色,陆自成只是软声道,“小七你说,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借钱给我!”  可见,他这次真的是被逼的无路可走了。  “姐姐,你这么做可就不对了,再怎么说他也是你爸啊,你要这么对他么?”  陆七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一旦陆家破产,她在颜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怎么办?  两千万已经是她的极限,可是她和颜子默大吵了一架才得来的,要不是她用身体给颜家弄了两个亿,估计现在也和胡碧柔一样,被彻底遗弃了。  不,她不要过那种日子!  不过陆七要是不帮陆家的话,她只得又找张行长试试,看能不能弄到一笔钱,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张行长的种。  “你说他是我爸?你觉得有一个爸爸会把女儿卖到别的男人床上吗,陆舞,你没有感受过,别乱说话!”  这是陆七心里的刺,哪怕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权奕珩也从来没有提过,可每次面对那个男人,陆七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愧疚。  这件事陆舞是知道的,要不是因为这个贱人跑得快,她哪能被误打误撞的被送到那个变态老色鬼的床上,被折磨的孩子都没了,这笔账她都还没有找陆七算呢,怎么,她今天倒是自己提出来了。  “小七,是爸爸糊涂,不该那么对你,不过,你也知道,在这个圈子里生存有多么不容易,是张行长,张行长他逼我的呀。”陆自成那语气只差给陆七跪下了。  这局面,陆舞瞧着,在心里笑开了花,陆自成和陆七的隔阂越深,她就越高兴。  之前她没想清楚,现在倒是明白了,陆七那点钱压根帮不了陆家什么忙,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再次把她从陆家赶出去,逼陆自成只认他这一个女儿,那么她和胡碧柔就有活路了。  “如果你把陆舞也卖一次,给我妈公开道歉,我就借钱给你怎么样?”陆七挑了下眉,眯起眼看着一脸祈求的陆自成。  她受的罪,必须要陆舞也尝一次,殊不知,因为权奕珩那个男人,陆舞一直在受折磨。  陆七永远记得,她被颜子默抛弃后,妈妈重病住院需要钱,跑回陆家找陆自成借钱,这个男人不但冷眼旁观,还让她受尽了侮辱,当时她可是跪着求他的啊。  可他呢,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任凭胡碧柔母女欺凌她!  她说过,这笔账一定会好好找他算算清楚!  陆自成损失的只是钱,可当时的她,要救的是妈妈的命啊。  陆舞脸色煞白,舔了舔红艳的唇瓣,“姐姐,你是不是疯了!”  “怎么,当初你和颜子默的妈妈说的那些话,做过的那些事忘了吗?”  她事后调查得清清楚楚,陆自成和张行长合谋算计她的那一天,陆舞和颜母也在那家酒店,说不定都是他们说好的。  这件事,陆七一直没找到机会报复,要不是这件事,她也不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让陆自成永无翻身的机会。  但现在她需要陆家千金的这个身份,相信以陆自成的个性,一定会不管不顾的将陆舞给卖了。  然而,陆七这一次却算计错了,没想到陆自成会维护起陆舞来。  “小七,你让我给你妈道歉可以,但舞儿是你妹妹,你即使再恨,也不能那么做啊,那是禽兽不如。”  禽兽不如?  说的好哇,她倒是想问问,陆自成卖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种做法禽兽不如呢?  “那你就等着破产吧。”陆七很意外陆自成会这么说。  陆舞也是清楚陆自成的个性的,这个男人为了自己的事业无恶不作,视女儿如草芥,她生怕陆自成会答应陆七的要求,开口道,“爸,你不能相信她,爸……我现在可是颜家的媳妇,你……”  陆自成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到了这一步,他的头脑却是异常的清醒。  他这辈子没有儿子,就陆舞这么一个女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和别的男人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一旦颜家翻脸,不光他的公司,陆舞的一辈子也就完了啊。  若是以前,他确实没有想过这么多,可今天一个人过小年夜,陆自成算是彻底觉悟了。  人的年纪越大,追求的东西就越感性。  他是舍不得今时今日在京都的地位!  突然,扑通一声,陆自成跪在了陆七面前,他极力的恳求,“小七,爸爸今天给你跪下了,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爸爸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即使嫁的人是个穷光蛋,你也有办法让他飞黄腾达的。”  因为陆七,绝不是俗物,她的亲生父亲陆自成不知道是谁,但听黄娅茹的口气,应该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陆舞和陆七都被陆自成的行为给惊住了,特别是陆七,她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陆自成,没有报复过后的痛快,却有种被抛弃的凄凉。  为什么,当她提出要陆自成卖陆舞的时候,他会维护那个女儿,可她呢,当时的陆自成,面对张行长的逼迫你可曾犹豫过?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子和支持,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