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41 小七,你老公没了(二更)

241 小七,你老公没了(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679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7
    陆七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从陆家跑了出去。  她迅速将停在外面的车开到公路上,泪水长流。  挡风玻璃外,绽放着绚丽的烟火,似是离她很近又像是离她很远。  陆七已经很久没有这般伤感过,不知为何,今天看到陆自成如此袒护陆舞,她心里难受了。  她渴望亲情,特别是父亲的那份爱,她从小就特别珍惜。  没想到,这种亲情在长大之后成为自己的软肋。  回到她和权奕珩的新婚公寓,陆七的身体彻底软了。  刚躺下来,陆七便听到了门铃声,她有气无力眯眼在猫眼看了下,门口站了一个快递一样的小哥。  “谁?”她还是警惕的问了句。  “你好陆小姐,我是送快递的,您有一份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  陆七打开门,快递小哥把手里的小箱子递给她,“陆小姐,请您签收。”  “谢谢。”  陆七将快递盒抱在手里,很快签了自己的名字。  这次,盒子上写了署名和祝福语。  款名是:权奕珩。  是权奕珩送给她的新年礼物。  陆七有一瞬间的惊喜,然而当她关上门,望着冷冷清清的客厅,突然就没了兴致。  虽然她理解权奕珩的工作繁忙,可这会儿,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家家都团圆,她还是希望丈夫能在身边。  再好的礼物也不及家人和爱人的陪伴啊。  发生了那么多事,陆七也没了拆开的心思,她窝在沙发内一动不动,就那么盯着箱子发呆。  不多时,权奕珩的电话便打来了。  “老婆,礼物收到了吗?”男人的声音温柔,却无法温暖陆七冰凉的心。  尤其是刚才在陆家受了打击,她太需要人安慰。  所以在接电话的时候,她语气很淡,“谢谢你权奕珩。”  “怎么了老婆,礼物不喜欢么?”  “没有,今晚我有点累了。”  权奕珩毕竟隔得远,也知道陆七今天要两头来回跑,可能真的是累了,便道,“老婆,那你早点休息吧,老公过个五六天就回来了。”  五六天!  陆七从前不觉得,这会儿却感觉五六天特别的漫长。  她甚至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直接切断了电话,一个人抱着双膝坐在沙发里发呆。  那头的男人拧了下眉,立马给京都那边的人打了电话,让他查一下,陆七今晚去过哪些地方,发生了什么事。  女人有时候作,也只是为了让爱人更在乎。  陆七也是如此,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想爱着自己的男人而已。  可偏偏,他们的路程走的如此坎坷,权奕珩的家世背景那般显赫,这些全都是陆七不想要的。  但既然选择了和他在一起,陆七也只能咬着牙和他一起往前走。  第二天一早,陆七先去了一趟医院。  姚若雪的弟弟今天做手术,她说好了今天会来陪着她一起面对,姚家二老大概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一直没有冒面,姚若雪把他们安排在了另外一个地方等候。  她知道,父母视子如命,一旦小宇没有救回来,他们也不会独活,那么就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一切吧。  五个小时的等待有多么煎熬,姚若雪和陆七两人挨着坐在长椅上,却没有过多的交流,静静的等候手术的结果。  下午两点,紧闭的手术大门打开,红色手术灯也暗了下来,两人急急迎上去,医生满头大汗的告诉他们,手术很成功,只需要后续的治疗,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反映就好了。  姚若雪吊着的一颗心也松懈下来,和陆七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就知道生活不会对自己太苛刻,总有办法解决一切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男人,若是没有她,姚若雪知道,她这一家人的性命怕是都保不住了。  “陆七,你帮我谢谢沈二少。”  姚若雪除了谢,也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我想他需要的不是这个,若雪,你明白的。”  她并没有把沈辰皓失踪的事告诉姚若雪,免得她担心。  已经四天了,陆七听慕昀峰说沈辰皓一直没有消息,有人说他上了飞机去了国外散心。  那个男人想必是伤的太深了吧,若是对手不是沈辰旭,这事儿还好办一些。  “可是我能说的只有这些,小七……”  “好了若雪,你也累了一天了,我会找个护工照顾你弟弟。”陆七不想她回忆那段情,特别是和沈辰皓在一起的时光,她知道姚若雪每说一次就痛一次,“你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交给伯母伯母吧,我也得走了。”  她还得回陆家一趟,看看现在的陆氏到底亏空成什么样子了,有没有机会拯救。  当然了,这一次,即使陆七拯救了陆氏,也会把主动权放在自己手里,绝不会让陆自成和陆舞有机会霸占一分一毫。  忙了一个下午,陆七有点累了,陆自成还没有回来,她将手里的资料收好,去了房间小休。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陆七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说B市一家酒店发生爆炸,电话里的男人说:“你老公所在的酒店发生爆炸,你老公失踪,估计已经被炸死了!”  陆七紧握着手机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手机掉到地上,脑子一懵,差点晕过去。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她必须马上去B市找权奕珩,她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  这会儿陆七也没有心思去纠结到底是谁给她打的这通电话。  陆七浑浑噩噩的下床,她随便找了件衣服套上去,一切就绪后扶着墙往外走。  还在客厅看电视的陆自成看到女儿好像要出去的样子,站起来阻止她,“这么晚了,你是要去哪儿?”  很晚了吗,陆七没有看时间,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  陆七没有功夫理他,只说了两个字,“让开!”  陆自成眯了眯眼,神色冷冽,“今晚你哪里都不想去,你就好好的给我待在这里。”  昨天的事让陆自成丢掉了面子,既然这个女儿不肯帮自己,他还要求着她,哄着她吗?他就该来硬的,就不信了还对付不了一个年纪轻轻的丫头。  陆七也不和他争辩,她又慌慌忙忙的跑上楼,分别给慕昀峰、叶子晴、沈辰皓打了电话,然后坐在房间里静静的等他们过来接自己。  沈辰皓失踪四天,一开始陆七并没有想那么多,就知道只有这几个人能帮自己,没想到电话一打就通了,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问沈辰皓一些情况,满脑子都是权奕珩。  事发突然,也可能是她不相信给她传话的男人,所以,陆七没有像疯子一样的和陆自成对着干,因为这样没有意义,长期在职场让她头脑保持惯有的那份清醒和冷静,无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处理任何事情都那么的有条理,这会儿,她突然想到她应该第一时间给权奕珩打电话。  电话显示无法接通,陆七焦急的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她的电话一个一个接进来,有沈辰皓的,有慕昀峰的,都说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叶子晴打来电话的时候,陆七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电话那头的女人咋呼,“嫂子我哥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电话打不通?”  “B市那边酒店发生爆炸,你哥他联系不上了。”陆七艰难的吐出这句话,怕权妈妈担心,在电话里叮嘱,“这件事一定不能让权妈妈知道。”  “我知道了,嫂子,我现在在过来的路上,你也别太着急。”  陆七嗯了声,挂断了电话,她其实是最不冷静的那个人,在知道B市那边发生爆炸后,她的心也跟着裂开了。  因为着急,在慕昀峰和沈辰皓来的路上时她已经催促的打了四五个电话。她现在只知着急,却忘了那个男人的身份是怎样的显赫。  陆七突然跑出来说要出去,特别是那表情像是要天崩地裂了,陆自成不由狐疑的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权奕珩那个穷光蛋出了什么事吗?  不然她的女儿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陆自成摸着下巴,也打了几个电话过去,他的人查到权奕珩最近几天都没有在京都,好像是去出差了,大半个月都没有回来,难不成真的是权奕珩出事了?  想到这陆自成不由勾了下嘴角,赶紧让人去查清楚,权奕珩到底在哪出差?  几分钟后他得到消息是查不出来。  怎么会查不出来呢?权奕珩不是在慕昀峰身边做事吗?慕氏的事情他一般还是能打探到一点儿消息的。  不容他有打探的机会,慕昀峰和沈辰皓一同赶过来,直接冲进陆家。  陆自成一看这架势吓得不轻,慕昀峰他是认识的,至于沈辰皓,一看就气度不凡。  陆自成吓得脸色煞白,畏畏缩缩的上前,“不知慕少这么晚来,有什么吩咐?”  慕昀峰朝他看了一眼,一掌重重的拍在他肩上,差点吓得他屁滚尿流,“我们什么吩咐都没有,只要你滚开,别妨碍我们。”  沈辰皓已经绕开他冲上了楼,陆七听到动静正拿着行李箱从房间里出来,恰好和前来的两人会和,俩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陆七给带走了。  陆自成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带走,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唱的是哪出戏。  这个时候,叶子晴也正好到陆家门口,几个人上了同一辆车一起往机场的方向而去。  在去机场路上,沈辰皓负责开车,慕昀峰坐在副驾驶,叶子晴和陆七坐在后排,个个都神经紧绷。  慕昀峰负责打探B市那边的情况,电话一个一个的打进来。  陆七的手被叶子晴握着,她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却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生怕自己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们。  随后,她只听见慕昀峰一声怒吼,“如果找不到就别回来见我,一群饭桶。”  陆七的心咯噔一下,在听到慕昀峰的这声吼后,心脏的位置猛的一沉,又像是被某种东西堵住了一般,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牙齿咬着手背,无声的哭泣着。  叶子晴见陆七这么难过,她朝慕昀峰吼,“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你这行为是乱军心。”  慕昀峰一拍脑门,他似是才反应过来,车上还有俩个女人,在打电话的时候没有顾及到她们的感受,他转过头看见陆七哭的那么伤心,心生愧疚,抓了抓头发,小心翼翼的开口,“嫂子,你别担心,阿珩不会有事的,他那人什么都不好,就是命长。”  叶子晴一听这话,虎着一张脸,“慕昀峰,你说什么呢?我哥到底哪里不好了?”  开车的沈辰皓听得头痛,消失四天的他刚下飞机就接到了陆七的紧急电话,连家都没来得及回,这会儿看上去,人瘦了不少,“你们俩儿不要在这里打情骂俏了好吗?也注意一下我们单身狗的感受。”  “谁和他打情骂俏了?他就是猪脑子,也不知道是怎样当上总裁的?”叶子晴没好气的道。  “我怎么当上总裁的?我当然是靠智商当上总裁的。”慕昀峰的话说到这里,B市那边的电话又接了过来,有了前车之鉴,无论那边是什么消息,他也不敢大声嚷嚷。  因为事情紧急,沈辰皓一路闯了好几个红灯,他们一路畅通很快到了机场。  沈辰皓和慕昀峰迅速的安排了一架私人飞机,大半夜从京都直接飞往B市。  两个小时后,飞机在B市降落,刚下飞机,慕昀峰的手机又响了,几个人都眼巴巴的望着他,特别是陆七,那着急的眼神让慕昀峰十分受不了,就希望他能有一点权奕珩的消息。  却没想到男人一开口便是,“喂,阿卿啊,我临时到B市来有点事情,你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了。”  听到电话的叶子晴撇撇嘴,妈的,这都什么时候,他还有心思和程卿这个小婊砸在这里煲电话粥,一点儿良心都没有。  慕昀峰怕有电话接进来,和程卿聊了两句便挂了,他也觉得不好意思,不自在的轻咳了两声,“走吧走吧,我们赶紧下飞机。”  下了飞机,陆七才知道B市这边的天气更冷,他拉了拉身上的大衣,跟着沈辰皓他们上了车,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B市街上的人不多,也没有京都繁华,从机场到权奕珩所在的酒店才二十分钟。  在远离爆炸酒店的一百米内,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来来回回在旁边指挥着混乱的场面。  爆炸地区黑烟弥漫,上方的天空好像充斥着血一般,陆七迫不及待的下车,刺耳的尖叫声一阵阵落入她的耳里,还有哭天喊地的求救声乱成一片,场面混乱且恐怖。  陆七迈着沉重的步伐木讷的往前走,她的身子突然被人撞了一下,陆七躲避不急,摔倒在了地上。  本来有着清醒头脑的她也被现在的场面吓坏了,完全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她想从地上爬起来,却腿软的提不起一丁点儿力气,手臂突然一痛,她身子一阵晃荡,被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嫂子,你别慌,你和叶子在这里等着,我和阿皓过去问问情况。”  说话的是慕昀峰,他们一路追过来,大冷的天也被这件事刺激得大汗淋漓。  陆七眼里的光亮被眼前残酷的画面一点一点的击碎,她拼命的摇头,“不不不,我也要一起过去,我要第一时间知道阿珩的消息。”  陆七知道如果权奕珩如果有什么事,慕昀峰他们一定会隐瞒她,她不要这样的隐瞒,她要第一时间知道阿珩的消息。  从后面跟过来的叶子晴扶着摇摇欲坠的陆七,“嫂子,我们还是去车上等吧,这里太危险了,让他们两个男人去就好了。”  陆七还是摇头,她想跟着沈辰皓他们过去,沈辰皓也开口劝,“那里有那么多警察,他们肯定不会让你过去,这是妨碍公务嫂子,你放心,里面我和慕昀峰安排了我们的人,我和阿峰过去是没问题的。”  陆七这才同意的点了下头,和叶子晴一起回去了车上等消息。  慕昀峰和沈辰皓去了那边问情况,因为场面混乱,入住酒店人员的名单还没有统计出来,而现在能统计到的情况是这场爆炸已经引发了五十多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他们正在医院抢救,也就是说并不知道权奕珩到底在受伤的名单内还是在死亡的名单内。  有不少伤员陆陆续续从爆炸现场被抬出来,救护车一辆一辆的开进来,又开出去,抢救伤员的工作迫在眉睫。  沈辰皓和慕昀峰上前看了一眼被抬出来的伤员,发现被抬出来的人员中没有权奕珩,所以他们决定辗转去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场面更加悲惨心惊,那些烧伤的民众被安排在医院的走廊外,哭天喊地的求救声、惨叫声刺的得陆七耳膜一阵疼痛。  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陆七深吸着气,生怕自己坚持不住的晕过去。  医务人员不停的忙活,被送进来的伤员不是面目全非就是缺胳膊少腿,血淋淋的场面看到他们几个人触目惊心,陆七和叶子晴呆泄的往前走,医院的走廊仿佛没有尽头,他们不知走了多久,在医院里还是没有找到权奕珩的身影。  沈辰皓和慕昀峰又去护士台确定了一下,没有看见权奕珩的名字,那是不是就说明他还有可能在爆炸现场没有出来。  沈辰皓和慕昀峰不敢把这个确切的消息告诉陆七,现在这种情况,只要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两个男人抬手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午夜两点,眼见陆七已经支持不住了。  沈辰皓走过去对陆七说:“嫂子,我先把你和叶子送回去,剩下的事交个我们吧。”  陆七当即否决,“不不不,今天我一定要找到他。”  “嫂子,你这么跟着我们去找也没有用,甚至还耽误了我和阿峰,倒不如让我们两个男人出去找,我保证今天一早就会有消息。”  叶子晴也劝道,“是啊,嫂子,我们先回去吧,我们跟着两位哥哥反而还给他们添了麻烦。”  陆七心里清楚她无论再怎么强求他们都不会让她去找,还不如先和叶子晴回酒店,找个机会偷偷溜出去再找。  四人分道扬镳,叶子晴和陆七回到酒店,还没进房间,叶子晴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权玉蓉!  叶子晴赶紧将陆七拉进房间,心想着权玉蓉怎么也来了,难道权家已经知道了权奕珩失踪的消息?  陆七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她呆泄的坐在床上,脑海里全是权奕珩的身影。  明明才分开四五天,怎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接受不了。  昨晚小年夜,他们在权妈妈那里还开了视频,她睡觉之前还收到了他送来的礼物啊。  陆七只要想到这些就控制不住心里的那抹疼痛,泪水一滴一滴的砸在手背上,她突然觉得,自己经历了那么多,还是无法变得坚强,在出了事情后,她会脆弱的想哭。  尤其是碰到关于权奕珩的事情。  自从被颜子默抛弃,陆七就在心里告诉过自己,今后绝不会为任何一个男人哭泣,今天,她是怎么了?  权奕珩如果真的没有了,她也可以自己活得很好啊,可这眼泪,它就是控制不住,还有心痛,仿佛刀割的一般,仿佛快要死去的一样!  叶子晴看到她哭也显得很无助,她同样的担心哥哥的安危,抓了抓头发,她走过来问,“嫂子,你饿了吗?要不我去弄点吃的?”  陆七想一个人静一静,点头道,“好,你出去小心点儿!”  “那嫂子你快睡吧,说不定等你一觉醒来,我哥便出现在你面前了呢!”  陆七听话的倒在床上,希望如此吧。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放心!  房间的门被叶子晴关上,偌大的房间静的可怕,陆七两手紧紧的抓住被单,脑海里涌出血腥而残忍的一幕,令她仓皇的瞪大眼,睡意全无。  她无法控制内心的恐惧感,这种情况下坐立难安。她扔下手里的被子,跑出了房间。  叶子晴出了房间后,去了权玉蓉所在的房间。  权玉蓉只身前来没有带保镖,叶子晴进去后在房间里晃了一圈,惊讶的问,“你怎么一个人来这儿了?权家的人知不知道?老爷子知不知道?”  权玉蓉也不惊讶她在这,她优雅的坐在床上挑眉道,“我怎么不能在这,权家的人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阿珩哥哥的。”  “你来找阿珩哥哥?你一个人怎么找啊?权老爷子也真是的,怎么让你一个人跑出来。”  权玉蓉冷笑下,“我一个人跑出来怎么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你不也一个人跑出来了吗?你又来这干什么,是不是也是来找阿珩哥哥?”  “我当然是来找他,不然你以为我大半夜的来这干嘛。你们权家就没有派别的人来找阿珩哥哥吗?”  权玉蓉故作神秘的笑了笑,“这个是秘密,不能说。”  “我去,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我们这么久的朋友,连我都不能说。”  “阿珩哥哥身份珍贵,爷爷说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而且爷爷派他来B市出差,别人也不知道。”  是么?  这个权老头子骗人的吧,明明她嫂子就知道,她和权妈妈也知道啊,说的那么神秘!  叶子晴不死心的问,“那你们查到什么没有,阿珩哥哥一定没有事,对不对?”  “我说叶子晴你就别问了,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这是秘密,权家的秘密。”  叶子晴嗤鼻,“小气,我们俩你们久的朋友,你连我都不相信吗?再说了我也是阿珩哥哥的妹妹,我还会害了他不成吗?”  权玉蓉一改往日的柔弱,聪明的转移话题,“你呢?你也是一个人来的吗?你什么时候知道阿珩哥哥出了事。”  叶子晴用同样的笑回过去,朝她做了一个鬼脸,“我不告诉你。”  既然她问不出什么,也没必要和这个女人啰嗦,免得嫂子知道了多想,她得赶快回去,看看慕昀峰和沈辰皓回来没有。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的更新结束哦…精彩明天继续拉,想问权少有没有死,有没有受伤,唔,相信大家心里很清楚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