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48 必须要生米煮成熟饭(一更)

248 必须要生米煮成熟饭(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6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8
    京都。  慕昀峰说出那番话之后第一时间给程卿安排了私人飞机回京都。  没到中午,程卿便安全的抵达京都机场。  她今天已经给贺导请了假,所以一回来她就直接和朱玲玲回了公寓。  程卿神色怏怏的将行李箱放在客厅里,朱玲玲给她倒了一杯水,“程姐,我已经给你接了另外一个剧本,一会儿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角色,到时候去试镜。”  “你说我的演技怎么样?”  “当然是不错的。”朱玲玲笑着夸赞。  程卿扬了扬眉,“叶子晴呢?”  朱玲玲冷笑了声,“她一个新人,从未学过演戏,哪里能和您比。”  是么,那为什么贺导那么看重那个贱人?  程卿不死心,又问,“玲玲,那你觉得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哎呦,程姐,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你漂亮。”朱玲玲不放心的问,“程姐,你是怎么了,和她一个贱人比什么。”  程卿显得异常的失落,对慕昀峰赶她回来的这事耿耿于怀,“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一旦轻易得到了就会不珍惜?”  “我觉得慕少不是这样的人,他应该是听到我们说的话生气了。”  朱玲玲觉得,这事表面是确实是她们做过分了,以慕昀峰的立场,他是叶子晴的哥哥,又把叶子晴弄受伤了,他们没照顾好,生气是必要的。  只怪她们太傻,上了叶子晴那个丫头的当。  程卿死死抓着抱枕,“玲玲,你说对付男人什么最有用?”  “程姐,这您还不知道么,当然是生米煮成熟饭。”  呵。  好像确实如此。  上次她都那么主动了慕昀峰还不肯要她,他们之间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还是他真的爱上了叶子晴。  这件事让程卿的自信心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她不由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来。  特别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让程卿对自己耿耿于怀,弄得她都快要疯了。  对啊,必须要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他想不认账都不行。  慕昀峰那样的男人,一旦她真的成为他的女人,应该会对她很好!  “程姐,你就不要多想了,现在啊,是你挑剧本,想演什么样的角色,到时候和慕少说一声就行了。”  朱玲玲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把手里的几个剧本递过去。  程卿叹了口气,默默接过她手里的剧本。  好像只有这样了,她一旦出名,慕昀峰大概才会对她刮目相看吧。  不过相较于出名,她更喜欢慕太太的名分。  B市,爆炸酒店现场。  硝烟弥漫,经过一个晚上的处理,死伤人员已经差不多全部解救出来,新闻统计的数据是,死亡五十人,一百多人受伤,是一起重大的爆炸事故。  经过打听,权奕珩并没有在这儿,而这些特组人员也不给他们透露讯息,说是有关国家机密,还让他们远离这里。  为这事,沈辰皓一直在打电话找关系,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队长细问情况,得到的答案依旧是,“抱歉陆小姐,这种事情我们不能透露,请你别为难我们,要不我给您找个地方休息,他一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您?”  这语气,对陆七还是十分恭敬的。  陆七不满意这样的答案,昨晚她看到权奕珩离开,那情景让她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良久,陆七急急问,“我是他的妻子,难道也没有资格知道么?”  “抱歉陆小姐,您请体谅一下我们,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队长吩咐身后的人,“带陆小姐去休息,派两个人保护她的安全。”  “谢谢。”陆七喃喃说了句,由沈辰皓扶着去了另一边,即便她没找到权奕珩也不能妨碍他们的工作。  前方爆炸区已经完全被特警封锁起来,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她和沈辰皓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已经是给他们天大的面子。  陆七的一颗心吊着,她连说话都喘着粗气,脑海里是昨晚刚到B市时惊心动魄的场面,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她平生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  “沈二少,你说,真的没有别的办法知道阿珩的消息么?”  沈辰皓无力的摇头,“一般来说,涉及到国家机密,又出了这么的大的事件,没有特殊的令牌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特殊令牌?  这是个什么东西,陆七没有经历过这些事,也没有接触过这些牛逼哄哄的人物,特殊令牌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嗯,特殊令牌可以打探到这些事,据说这种令牌本国国土只有三枚。”  沈辰皓没有告诉她,权家就有这三枚中的其中一枚。  也就是说,想要知道权奕珩的下落,只有求助权老爷子。  而陆七还未在权家曝光,这个办法明显是行不通的。  陆七听得糊里糊涂,她不懂这些军事机密,她只是很后悔,昨晚她就不该离开权奕珩,好不容易找到了他,怎么让他一个人又去冒险呢。  事情到了这一步,陆七突然觉得很无助,“沈二少,你说那我们该怎么办?”  “目前唯一的办法只有等。”  陆七无法安静的坐下来,她掐住沈辰皓的肩,急急恳求,“我等不了二少,你还有别的办法吗,你想想别的办法吧。”  沈辰皓心里同样的着急,他也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安慰她到,“你别急嫂子,我先去打几个电话。”  这种事情并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沈辰皓的朋友中,除了权奕珩谁都没有这个权利插手本国国土的事。  打了几个电话出去,还是无能为力,沈辰皓点了一个烟夹在指缝间,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棘手的事,因为他接触的人都是商场上的精英,和这些军事上的人接触的少,有时候需要这方面疏通关系的,他也是找的权奕珩。  目光不经意间一瞥,沈辰皓桃花眼微眯,他丢掉手里的烟头,朝那抹熟悉纤细的身影走过去,“权小姐……”  陆七同样也看到了带着六个保镖前来的权玉蓉。  女孩儿一身雪白的斗篷装,她披着黑色的发,垂直在腰间,发尾微卷,仿若一个洋娃娃,任何人看到她都无法和一个二十五岁的女孩联系起来,这女孩儿,光是看身影就能吸引人的目光,她戴着浅棕色皮手套,那气质,陆七仿佛穿越到三十年代的民国时期。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子除尘的气质,陆七自认为是比不了的。  权家养出来的丫头果然不一样呵,那皮肤即使在暗光下都透着一股动人心魄的白,可以用肤如凝脂来形容。  这个女人,陆七只得,是权奕珩青梅竹马的未婚妻。  权玉蓉朝沈辰皓轻点了下头,她睨了眼一旁的陆七,笑着问,“沈二少,你们是想查阿珩哥哥的消息么?”  “我们是来找阿珩的,当然想知道他的消息。”沈辰皓冷冷的答,即便知道权玉蓉可能有办法,但是他没有要求助她的意思。  陆七站在原地没动,她只是默默的看着权玉蓉,虽然两人没有正面对视,但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女人的敌意,和那天早上在小区见到她判若两人。  此时的权玉蓉完全不像一个弱女子,她霸气的领着六个彪悍的保镖,那派头,那气场,都彰显着权家的势力雄厚。  陆七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攥在在一起,她迫切的想知道权奕珩的下落,却不想求助那个女人,只是远远的站着。  权玉蓉脱下手里的手套,她不屑的睨了眼陆七,而后对沈辰皓道,“你们在这儿等着吧,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们。”  沈辰皓并不喜欢她说话的口气和态度,挑眉问,“权小姐有办法?”  “爷爷给了我特殊令牌,我可以知道阿珩哥哥的消息。”  特殊令牌?  沈辰皓眯了眯眼,权老爷子是最有权力知道这些的,虽然他们权家已经不管军事方面的事,但权老爷子的威望还在,在这个国度,即便是顶尖的人物也得给他几分薄面。  权家有这个令牌沈辰皓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老爷子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了权玉蓉,那得对她有多宠爱,有多相信她!  有个人能知道权玉蓉的消息,也是好事,沈辰皓点头道,“那就麻烦权小姐了。”  权玉蓉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唇,侧过身朝陆七这边走来。  女孩儿的脸暴露在陆七眼中,她眉眼清秀,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唇,是个标准的美人,更何况她这一身打扮温婉舒适,那浅浅的笑容恰到好处,既不让人觉得疏离也不让人觉得有多热络。  这大概是权家人教她的生存之道吧。  权玉蓉在陆七面前站定,明知故问,“你是阿珩哥哥的妻子?”  陆七大声应承,“嗯,我是权奕珩的妻子。”  她就是让权玉蓉身后的保镖都听见,她的身份。  无论这个权玉蓉是什么来路,她才是权奕珩的妻子!  “阿珩哥哥从小就比较喜欢冒险,我想他这一次冒险也是自愿的,这也是他的愿望,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比较了解他。爷爷早知道他会如此,才特意要我过来劝他。”权玉蓉试图给陆七做主,“要不嫂子你,先回酒店休息,有了消息我让人第一时间通知你,冒险的事情你就不用做了,免得伤了身体。”  她这样的语气明显是把自个儿当做了权奕珩的妻子,而陆七却成了一个局外人。  陆七也不是软柿子,绝不是几个保镖和一个权家就能吓唬住她的,她来的时候就决定,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在这儿等权奕珩回来。  她嘴角的笑容同样的疏离,言语礼貌,“权小姐,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不管权奕珩怎么想我,怎么看我,我都会在这里等他回来。”  权玉蓉没想到这番话没有打击到这个女人,她还能如此镇定,倒是让她刮目相看,她垂眸睨了眼陆七手背上的那道伤疤,不由眯起了眼,良久才缓过一口气来,笑着道,“嫂子,我想你是不够了解阿珩哥哥的,你们虽然结婚了是夫妻关系,但相处的时间并不长,阿珩哥哥不喜欢女人插手他的事,尤其是工作和自身的秘密。”  权玉蓉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只有她才有权利插手这些。  呵。这个女人啊,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些。  她和权奕珩确实接触的日子不长,可陆七觉得,他们像是认识了很久,因为她想什么,要什么,那个男人都会洞穿,毫不犹豫的包容她,信任她。  而她,亦是如此,这种感情无法超越。  所以面对权玉蓉的这番话,陆七面不改色的回过去,“我想权小姐大概不知道,你的阿珩哥哥有多疼爱妻子。”  这句话对权玉蓉是致命的打击,妻子这两个字被陆七重重的咬出来,就是想让权玉蓉意识到她的身份。  她才是权奕珩的妻子,而权玉蓉最多只是权家的小姐。  果然,权玉蓉听了这话脸色一变,良久她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了,若是有阿珩哥哥的消息,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嫂子你。”  权玉蓉说完话转过身,领着六个保镖朝正在忙碌的特警走过去。  她身份特殊,队长隔了很远就过来迎接,对她点头哈腰,那恭敬的样子可比刚才对陆七斟酌多了。  而后,她便被队长和几位特警带去了陆七看不到的地方,应该是去商量机密要事了。  权家的势力果然非同凡响,陆七不禁在心里感叹。  能让一个小女子有这等权利,大概是权家位高权重的那位给予的吧。  陆七听权奕珩说过,他家里还有一个老爷子,大概那才是权家现在的当家人,而权玉蓉,是老爷子心里的宝贝吧。  沈辰皓怕陆七心里不舒服,待权玉蓉走后,他开口道,“嫂子,你别介意,她就是这个性子,其实人不坏。”  沈辰皓这么说只是为了宽慰陆七的心,她本就因为权奕珩的事情着急,他可不想再因为权玉蓉的事情而让陆七更加心力交瘁。  “没事的沈二少,你不用安慰我,我知道她是谁,也明白她的心情。”  是的,她明白权玉蓉的心情,却无法容忍。  这是两回事。  权奕珩还没有消息,这时候的陆七也没心思和权玉蓉较劲,若是她真有办法把权奕珩带回来,她会感谢那个女人,但绝不会将丈夫拱手让人。  有几个恐怖分子逃了,权奕珩主动请示去追击,这些都是陆七所不知道的。  沈辰皓已经猜到了这些情况,他却不敢告诉陆七。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B市的天色逐渐变得透亮,爆炸现场的残留被特警慢慢清理干净,到了中午,还是没有权奕珩的任何消息。  权玉蓉也去了大半个上午,依然没有回来。  陆七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不停的看着手机,除了这样毫无别的办法。  这一个上午,她没有坐过,寒冷的冬天,她和沈辰皓在外面饱受着寒风的折磨,发丝早已吹得凌乱,脸色发黑。  沈辰皓怕她支撑不住,劝道,“嫂子,要不我找个地方你去休息,我在这儿等着。”  “不,我在这儿等他回来。”  陆七一刻都平静不了,等不到权奕珩,她就不会走。  队长也过来劝,“陆小姐,附近有酒店可以休息,我保证绝对安全,您要不去哪里吧。”  陆七摇头拒绝,她死也不肯。  权奕珩没有消息,她怎么能舒服的在酒店休息?加上那个女人也去了,陆七的心更加不能平静,这是作为女人的嫉妒。  陆七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这么的小心眼儿,哪怕权玉蓉是去找权奕珩的下落,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胸口仿佛堵住了一口气,难以平静。  ------题外话------  抱歉亲爱的们,今天一更有点晚了,清清昨晚很晚才回来,所以起来迟了,二更不会变,依然在下午两点半左右…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