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49 她没事,只不过嫉妒罢了(二更)

249 她没事,只不过嫉妒罢了(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5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8
    沈辰皓也过来帮忙继续劝,“嫂子,你这样下去身体会累垮的,万一阿珩到时候有个什么,你得留着精力照顾他。”  “我没事,真的没事。”  她确实没事,只不过有点嫉妒罢了!  同一时间B市的郊外,权玉蓉带着六个保镖和特警六人一起找到了完成任务的权奕珩。  男人整张脸因为沉溺在糖衣炮弹中,黑漆漆的差点没让权玉蓉认出来。  他穿着黑色休闲大衣,为了方便追击敌方,这里面只有权奕珩一人穿着便装。  十几岁的时候权奕珩有在部队待过,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即便权玉蓉和他青梅竹马也不明白权奕珩为什么会选择离开部队从商。  再次看到他和众多战士一起作战,权玉蓉的心被震撼到了。  哪怕权奕珩没有穿那身威严的军装却无法掩盖他身上那股磅礴的气势,他领着十个身穿军装的男人,经过不断的追击,终于将两名逃犯击毙。  他们的人没有一个受伤,权玉蓉来时,权奕珩已经完成了任务。  看到他,身穿白色斗篷装的女孩儿直直朝男人扑过去。  “阿珩哥哥,阿珩哥哥哥!”  冬天的郊外干燥而冷冽,风吹过来像是尖锐的刀子刮在人脸上,十分难受。  为首的男人站在枯萎的草丛里,迎着风听到呐喊声,他侧过脸看到不远处朝自己招手的女人,原本严肃的脸立即变得阴沉。  “阿珩哥哥,阿珩哥哥!”权玉蓉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朝男人奔过去。  权奕珩眯了下眼,对身后的人吩咐,“把枪支收起来。”  “权小姐,你小心一点。”身后有人叮嘱权玉蓉,生怕她跑摔着了,他们也不好交差啊。  权玉蓉像是听不到保镖的提醒,离权奕珩越近,她反而跑得越发欢快。  男人神色阴郁,怕她摔着,只能接住跑过来的女孩儿,语气严肃,“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  权奕珩和她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权玉蓉怔了下,嘴角的笑容蓦然僵住,她脑海里闪现出那天早上在小区里看到的一幕,阿珩哥哥对陆七可不是这样的,那么温柔,嫉妒得她都要疯了啊。  为什么对她要有这么大的区别,即便不喜欢她,她也是他青梅竹马的妹妹,他难道不该关心她么?  怕他遇到什么危险,她一个弱女子千里迢迢的跑到危险的B市,难道还不够说明自己对他的情意么!  “阿珩哥哥,你没事吧,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权玉蓉不打算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只是担心的打量着男人。  虽然他黑了,却依然难掩身上那抹迷人的气质。  确定她已经安全的站稳,权奕珩推开怀里的女人,“赶紧的回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阿珩哥哥,你不是已经完成任务了吗?”  权奕珩脸上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未曾变过,“男人的事,女人不要管。”  “回去!”  冷冷的两个字仿若刀割一般。  “听说还有两个恐怖分子没有抓到,阿珩哥哥,我怕。”她找了个借口,死活不肯走。  权玉蓉清楚权奕珩的性格,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只能用人身安全来找借口,这样比较有用。  然而,权奕珩并不高兴她能知道这么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队长告诉我的。”  若不是权奕珩这边已经确定安全了,队长也不会轻易的放权玉蓉过来。  “既然已经安全了,你不用怕,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从这里拨两个人护送你回去。”  加上六个保镖,还有队长派来的几个人,她一个十几个人保护怎么都是没有问题的。  “阿珩哥哥,是爷爷要我来的,你别赶我走。”  又是老头子,权奕珩不禁头痛的扶额。  “阿珩哥哥我们一起回去吧,跟着你我也安全一些。”  最终,权奕珩只能点头,反正他这边的任务也完成了,正准备撤离到爆炸现场。  一起上了车,权奕珩开了机,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权家的。  他立马回过去。  接电话的是伺候爷爷的管家,“大少爷,您还好吧,老爷子担心死您了,一直让我打电话。”  权奕珩接任务的时候电话是关机的,老爷子实在不放心,隔几分钟就让管家打一次。  听到阿珩接了电话,老爷子迫不及待的拿过管家手里的电话,“阿珩,阿珩,你没事吧。”  “爷爷,我没事,您放心好了。”  “那任务呢,都完成了么?”  “嗯,都差不多了,我们在回去的路上。”  听着语气,他是和权玉蓉在一起。  老爷子脸上的皱纹加深,眼角的笑意很浓,“那就好,那就好。”  “阿珩啊,爷爷为你骄傲。”  他不是军人,却为了本国人民群众的安定生活甘愿冒这个险,这一点,老爷子对权奕珩是极度佩服的,也就权奕珩有他当年的风范。  所以,他才会重点的培养权奕珩。  看来这次他派权玉蓉过去是做对了,在最危难的时刻是最能培养感情的,这次权玉蓉也做的不错,能把我机会。  老爷子以为,这件事两人便差不多成了,他也就没让权玉蓉接电话。  “阿珩,照顾好玉蓉,就当是爷爷求你了。”  权奕珩看了眼身旁的权玉蓉,点了下头,淡淡的应了声,“嗯。”  *  现在是下午一点,陆七连午饭都没吃,宛如一个雕塑般的站在爆炸现场。  队长只给他们透露了一个消息,说是权奕珩会第一时间回到这里,若是她想第一时间见到他,无疑只能在这里等。  三辆军用车顺着街道开过来,速度均衡,负责处理爆炸现场的队长早就得到消息,他们完成任务归来。  权奕珩并不知道陆七一直在现场等自己,他坐在前面的一辆车,等车辆停稳后第一时间下了车,然后站在一旁等待权玉蓉从车里下来,很绅士的朝女孩伸出手去。  这只是哥哥对于妹妹的一种疼爱,特别是在特殊时期,爷爷又特殊交代过。  他们的这一幕也落到了陆七和沈辰皓的眼里,队长很快迎上去,对权奕珩和权玉蓉二人恭敬的道,“权少权小姐,辛苦了,这趟多亏了你们。”  “放心吧,任务已经完成了,队长不用客气。”权奕珩表现得很谦虚。  “嫂子,我们也过去吧,阿珩回来了。”沈辰皓催促陆七,想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  陆七木讷的站在原地,今天没有太阳,她却觉得光线异常的刺眼。  她所站的位置离权奕珩还有一段距离,无法全部看清男人的脸,却能清晰的从身形判断出是他。  他们果然是一起回来的吗,还那么亲密。  陆七记得,权奕珩除了对她这么温柔过还没有对其他女人这么好过,原来,他和权玉蓉的关系这么好,好到她嫉妒。  沈辰皓怕他们二人的误会越来越深,他安抚了陆七,这才朝权奕珩和权玉蓉走过去。  权玉蓉是知道陆七一直在这儿等权奕珩的,在下车的时候她就不动声色的朝这边看了眼,果然看到了陆七,她使了个小诡计,故意凑到了权奕珩跟前,帮他整理了下起了褶皱的衣服,动作娴熟,一看就是经常做这些事情的。  权奕珩的心思都在这场暴乱里,他并不知道权玉蓉的小心思,她碰自己,他还嫌弃的朝她瞪了下眼。  玉蓉却像没看到一般,依然厚着脸皮帮他整理。  “阿珩,你总算回来了,我和嫂子都等你大半天了。”  沈辰皓的话刚落,权奕珩还没消化这话,平静好几个小时的B市再一次混乱了。  砰砰砰。  连续几声枪响再一次让不远处的市民们崩溃,一时间尖叫声伴随着恐怖的枪击声传入耳,令人神经紧绷。  反映过来的权奕珩第一时间松开权玉蓉的手,他侧目,透过人群看到了站在几十米远的陆七,吓得魂飞魄散,“小七,小七!”  陆七被吓傻了,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昨天晚上那混乱的一幕,仿若地狱一般。  她脑子里零碎的闪现出一些画面。  一个小丫头倒在血泊里,嘴里不停的喊着哥哥,哥哥,救命,救命啊。  陆七两手抱着头,一个人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听着枪响声,那些可怕的片段一幕幕涌上来,刺激着她原本就脆弱的神经。  “小七,快走,快走!”  此时此刻权奕珩的脑子里只剩下陆七一个人,试图要奔去她那边,然而,也就是他这一奔跑成为了恐怖分子的目标,那些保镖也来不及做出准备,一声令人胆颤的枪响再次袭来,子弹迅速随着湿冷的空气飞过来——  所有人都震惊的瞪大眼,想挽救这场事故却已经来不及。  就在大家都以为权奕珩会倒下的那一刻,反映过来的陆七大喊,“权奕珩!”  她软着腿朝他跑过去,两人隔着几米远四目相对,太多的情绪在彼此眼里闪现。  陆七这才发现,权奕珩没事!  他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目光盈满担心。  那么……  混乱的场面,众人反映过来,眸光从权奕珩身上移开,发现了他身后几米远的权玉蓉。  这一枪是权玉蓉给他受了。  子弹穿过女孩儿的胸口,雪白色的斗篷装很快被鲜血染红,她眼里溢出的泪水令人心疼,尽管到了这一刻,她眼里还是只有权奕珩,就那么贪婪的望着男人的背影,呼吸微弱的不肯闭眼。  权奕珩和陆七转过身,就那么看着权玉蓉倒下去,忘了反映。  砰砰砰。  又是连续几声,权奕珩震惊的同时不忘保护身边的陆七,他拿出枪支自我保护,但敌人在暗他们在明,这一场仗并不好打,所以当他护着陆七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子弹擦过他的手臂,很快,鲜红的血从男人胳膊流出来,他像是感受不到疼,依然搂着怀里的女人不肯松手。  陆七被男人紧紧的护在怀里,她想看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奈何权奕珩抱着她的力道太大,她连动一下都成了困难。  这个样子,权奕珩就像是她的保护壳,无论外面乱成什么样,都有他撑起来,生怕她会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也不知过了多久,权奕珩才将她带离危险地带。  陆七睁开眼,四面都是被烧黑的墙壁,周围的焦味呛得她难受不已。  从四周的环境陆七可以断定,这里是昨晚爆炸过后的酒店,无疑也是不安全的,可相较于此时混乱的外面,这里算的上是一个避难的场所。  男人收好枪支,抬手摸着女人的脸,心惊的问,“小七,你没事吧。”  女人两手抱着身体,听了权奕珩的话麻木的摇头。  她没事,一点事也没有,就是一颗心不能平静。  陆七着实被吓坏了,权玉蓉倒下去的那一刻,她知道有些事情可能不是她能控制的,但庆幸的是,这个男人依然这样守着她。  只不过,她不能这么自私,权玉蓉为权奕珩挡了一颗子弹,救回了他的这条命,她肯定是要做出一点牺牲的。  除了把权奕珩让给她,陆七心里想的是,她什么都愿意为权玉蓉做。  也是到这个时候,陆七才发现男人胳膊还滴着血,她吓得脸色惨白,说一句完整的话都成了困难,“权,权奕珩,你,你受伤了。”  “不碍事小七,一点小伤。”权奕珩把她抱在怀里,像是差点失去她似的,“只要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小时候他差点失去她,也是和刚才差不多的场景,他那时候小,没有能力去救她,让她饱受折磨,差点死去。  好在老天爷开眼,让她捡回了这条命,他怎么可能让旧事重演?!  “都流血了,你还说是小伤。”  陆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昨天她都能避免这些危险,今天完全像是傻了似的,不知道该怎么逃命,那些片段她又想不起来了,就知道当时的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恐怖的梦。  她撑着墙壁缓缓的站起身来,“那个,你力气大,把我的衣服撕下来包扎一下,别让血流了。”  “没事的小七,我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过这种事情,很快就好了。”  他不做,陆七只能自己做。  她脱了棉衣外套,将里面的衣衫脱下来给权奕珩包扎。  冬天衣服穿得多,陆七脱了贴身的衣衫,里面只剩下一件修身的保暖内衣,贴着她玲珑有致的身躯,这样的情况下,看的男人是口干舌燥。  权奕珩别过脸,忍下身体上的那抹火热,只希望她赶快把衣服穿起来。  陆七吓得浑身是汗,她一点都不觉得冷,直接穿成这样就要给男人去包扎。  “小七,你先把衣服穿起来。”权奕珩艰难的说了句话,直到确定她没事儿,他的身体就逐渐软了下来。  当然,除了作为男人的雄性,即便他已经累趴,他也不会软下去。  陆七听了权奕珩的这句话才意识到自己穿得太暴露了,她窘迫的穿上棉大衣,这才小心翼翼的给权奕珩包扎。  “权奕珩,玉蓉她……”话说到这里,陆七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  毕竟权玉蓉为权奕珩挡了一枪。  这一刻的陆七多么希望,救下权奕珩的是自己,为什么她当时要傻了,没有反映过来。  他们欠了权玉蓉的一条命,要怎么办?  “小七,你不要自责。”男人疼得浑身冒汗,他拉着她的手,安慰,“这都是命,无论将来权玉蓉怎么样,你都不要自责。”  话能这么说吗?  “可是权奕珩,玉蓉她,她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老爷子……”  陆七虽然还没有见过权老爷子,但也从慕昀峰和沈辰皓嘴里听到过一些消息,老爷子对这个抱养的孙女十分疼爱,甚至胜过自己的好几个孙子呢。  他们闯了大祸了,权玉蓉的命比她的值钱,至少现在是。  ------题外话------  呜嗷,清清什么也不想说,就想说一句,求票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