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51 阿珩,你的小妻子很不错(二更)

251 阿珩,你的小妻子很不错(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8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8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权奕珩还没有醒来,医生交代过最好现在不要进去看病人,以免造成感染。  儿子脱离了危险,权昊然还是把重心放到了权玉蓉这边。  权奕珩身体底子好,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医生只能让一个人进去探望,恰好权昊然不在,是个机会,沈辰皓在外面帮她把风。  没办法,谁让她老公是个牛逼哄哄的人物,现在陆七就连想看他一眼都是困难的,特别是在特殊事情,权昊然盯着她,她得事事都注意。  刚醒来的权奕珩不能吃任何东西,就连喝口水也是不准的,他微眯着眼半躺在特护病房,嘴唇苍白的他异常的干枯。  陆七进来是换了衣服的,和医生一样穿着无菌服,就怕感染到权奕珩,所以她也不敢轻易碰到他。  男人看到她前来,嘴角漾开一丝浅浅的弧度。  “阿珩,你疼吗?”陆七站在病床前,伸手想握住他的手,却又不敢。  经历这场暴乱,陆七也跟沈辰皓他们一样,习惯叫他阿珩,这样显得亲切些。  “不疼。”男人瞧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不免觉得心疼。  一颗子弹而已,又不会要了他的命,一定是医生吓唬住了她。  “你真傻,受了伤怎么都不说呢,还骗我说没事,你是想吓死我是不是?”陆七也不忍心说他,但心里又难受的紧没处发泄,也只能对他说。  “我这不是没事么?”权奕珩说着还特意动了那只受伤的手臂,“看,好好的呢。”  陆七吓得要死,医生交代过不能让他乱动,怎么还跟孩子一样显摆啊。  “好了好了,我信,我信。”为了让他乖乖听话,陆七只能顺着男人的话说。  哪里想到这个男人趁她不注意,受伤的那只手突然上抬,轻易的勾住了她的腰身,还炫耀道,“小七,我一只手也可以抱着你。”  “权奕珩,你干嘛,快放开。”陆七吓得脸都白了,生怕他的伤口受到感染。  “没事儿老婆,你别听医生胡说,你老公的身体怎么样,你还不知道么?”尽管权奕珩看起来异常的虚弱,可面对陆七,他依然如同正常人一般,即使手臂痛的快要崩溃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权奕珩,你再这样我生气了!”陆七虎着一张脸,试图吓他。  果然男人一听这话乖乖的收了手,加上的他的手臂确实很疼,他得为自己的以后着想。  权奕珩大概很累,加上药物的作用,和陆七聊了几句又睡了过去,医生说过病人家属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她恰好也能悄悄的出去,得去看看叶子晴怎么样了。  这里有权昊然守着她完全不用担心,陆七是一步也不想离开权奕珩,但是又不想和权昊然发生摩擦,她只能躲着。  *  B市的交通还没有恢复,陆七过去叶子晴那里是和沈辰皓一道过去的,他们自己开车,也方便。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陆七过去之前给叶子晴买了一点水果,免得那丫头躺着觉得无聊,偶尔也能吃点水果解闷。  他们并不知道程卿被慕昀峰强行赶回京都的事,所以,也就没敲门直接进去了。  “乖,张嘴。”  “唔。”  这话听得陆七和沈辰皓嘴角一阵抽搐,再看里面的两人,男人坐在床沿边,手里端着外卖盒,正耐心的给叶子晴喂饭,像个孩子一样的伺候着她。  听得动静的二人转过脸来,看到他们,叶子晴高兴的喊了声,“嫂子,沈哥哥。”  她从来不知道难为情,也没觉得自己和慕昀峰的动作有什么不妥。  慕昀峰一看是他们,俊朗的脸微微泛红,他搁下手里的外卖盒,尴尬的解释,“那个,那个,叶子受伤了,手不方便,我,我只能亲自喂她。”  陆七把买来的水果放到一旁,调笑道,“不用解释了慕少,我和沈二少可什么都没看到。”  沈辰皓也跟着附和,“唔,我们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嫂子要不我们出去吧,你们继续,该喂饭的喂饭,该张嘴的张嘴。”  慕昀峰,“……”  “没关系的,你们在这儿他也可以给我喂啊。”叶子晴一点儿也不知道害臊,反而很享受他们的调侃。  她本就不是别扭的女人,更何况,慕昀给她喂饭是她梦寐以求的,巴不得全世界都能知道呢。  “那个,我和阿皓说点事情,你们俩个先聊着哈。”慕昀峰抓了抓后脑勺,扯开话题,而后将扯着沈辰皓出了病房。  两个男人站在医院的走廊外,这层楼相较于下面还是比较安静的。  沈辰皓一连坏笑的看向他,“你和叶子的关系非比寻常啊,怎么,改变主意了,浪子回头?”  “什么呀,我这是愧疚,再怎么说她也是为我才受的伤。”慕昀峰摇头否认。  沈辰皓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表情一本正经,“阿峰,你我都不是傻子,你觉得叶子的那点伤真的要紧么,你这么紧张挂恋……”  “我真是愧疚,再怎么说她也是阿珩的妹妹,我是怕阿珩到时候不放过我。”  “行,这事你自己清楚就好。”  他们每个人都没权利插手别人的感情,有些事情他们自以为看得很透,其实不然,走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  病房里,陆七和叶子晴聊起了权奕珩和刚才在爆炸现场发生的枪击事件。  叶子晴听后气愤的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这个权玉蓉,就是个白莲花,嫂子,你一定不能手软。”  “你和她很熟?”陆七语气不悦,甚至还带了点酸意。  她也是女人,嫉妒心很强,若是连叶子晴都和权玉蓉的关系偶很熟的话,那岂不是她分不清谁是好谁是坏了,她以后想找个人说个话都得斟酌么?  “嫂子,你误会我了,那个,我刚才说了她就一个小白莲,不是你的对手。”  “可是她和你哥哥的关系很好。”只要说到这一层,陆七就会想起今天中午发生枪击事件之前,权奕珩拉着权玉蓉的手下车的那一幕,那一刻的她,宛如掉进了一个永远都爬不出的来的黑洞。  “嫂子,你可别这样,我哥他对权玉蓉是一种责任,不是爱情。”  陆七懂,她也都明白,可看到那一幕终究是做不到大度。  换个角度想,若是她也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权奕珩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会不会也像她一样这样计较。  “不不,你看我,疼得我话都说不明白了,我哥对权玉蓉没有任何责任,他肯定是为了完成权老爷子交代的任务。”叶子晴补充。  “好了叶子,我逗你玩儿的呢。”  陆七知道,如果自己一味的计较下去,耍小心眼,不光会让权奕珩和身边的朋友厌烦,就连她自己也会厌烦自己的。  “嫂子,我哥也不会有什么事,你放宽心就好,我打包票,权玉蓉那个小婊砸不会得逞的,不就是苦肉计嘛,你看我用了多少次了,慕哥哥他爱上我了么?”  关键时刻,叶子晴不惜拿出自己的事情安抚陆七,可见她是很在乎陆七的感受的,生怕她会因为这件事情和权奕珩闹别扭。  陆七听得心疼,“叶子,我得先回医院去看看你哥哥,他一会儿还要做手术,你这里就让慕少陪着吧。”  “嫂子,你去忙吧,别担心我。”  “嗯。”  陆七起身准备走了,又突然想到什么,问她,“对了,程卿呢,我怎么没看到她?”  叶子晴闻言贼贼一笑,吹牛逼,“有我在,还能让那个小婊砸继续留在这儿么。”  陆七,“……”  她是不是也该和叶子晴学学?  权玉蓉的个性她还不了解,而且她身后还有个权老爷子,身份特殊,她得从长计议。  回到医院,陆七才知道权奕珩的手术提前,在她去找叶子晴的这段时间,权昊然找专业的医生给他做了。  而此时,她连权奕珩的面都见不着。  陆七只能直接去找权昊然,然而,男人却对她避而不见,病房门口驻守着两个彪悍的保镖,她根本没办法进去看权奕珩。  既然没办法进去,那么她就在门口等着,权昊然和医生总要进去看望权奕珩的吧,要不是顾及到这是医院,陆七肯定会忍不住的闹起来。  天渐渐黑了下来,权昊然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陆七看到他走上前,男人却故意无视她,吩咐门口的两个保镖,“今晚我们离开B市,你们好好安顿权大少,一定不能让他有意外。”  这句话清晰的传到陆七耳里,她激动的吼了起来,“权先生,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阿珩受伤了,不宜颠簸,若是强行带走他……”  “我是他父亲,自然会安排好这一切,用不着陆小姐操心!”这是权昊然的解释,冷冷冰冰的语气。  陆七眯了下眼对过去,“我是他妻子,相比你,我更有权利来处理这件事!”  权昊然冷笑了声,厉声吩咐两个保镖,“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把权少弄到飞机上去。”  他才刚做完手术就要跟着上飞机,能受得了么?  此时此刻的陆七,没想过她能不能见到权奕珩,而是担心他的身体。  眼见两个男人进去,陆七试图阻止他们,也要跟着进去病房,权昊然朝另外两个保镖使了个眼色,很快,同样的两个男人凶神恶煞的挡在了陆七身前。  陆七疯了般的撕扯着他们,“你们不能这样带走他,我才是他妻子,你们没有权利……”  “你们,你们这是违法的,小心我告你们!”  无论她怎么喊,即便嗓子喊哑了也不会有人理她。  病房里,做过手术的权奕珩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他皱着眉,睡得并不安稳,就像是沉溺在一个梦里,男人额前渗出一丝丝薄汗,在两个男人碰到他的时候,他蓦然睁眼,警惕的看了眼二人,用尽浑身的力气训斥,“你们想干什么!”  权奕珩醒过来了!靠着他顽强的意志,又或许是外面陆七的哭声震慑到了他。  阿珩醒来,权昊然便什么都做不成了,男人只得叹息道,“放了她,让她进去!”  陆七禁锢的身体得到释放,她第一时间跑去权奕珩的病房,趴在他身上泣不成声,颤抖的喊着男人的名字,“阿珩,阿珩……”  权奕珩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这个样子是让他极为心疼的,他身上的麻药还未全部褪去,一点力气都没有,艰难的出声,“小七……我没事,你别哭。”  “阿珩,你真是吓死我了。”  要是被权昊然强行带回京都,半路发烧发炎感染了怎么办。  尽管她知道,权昊然肯定做足了这些工作,但她还是不敢冒这个险的,更不想在他最艰难的时刻,自己没有陪在权奕珩身边。  “乖,别哭了!”  陆七听话的抹了把泪,知道权奕珩累也就没找他说话。  权奕珩是因为流血过多和体力透支造成的昏厥,但由于他身体底子好,所以恢复的也快。  这说明手术是非常成功的。  “你睡吧,我陪着你。”  这个时候的权奕珩是需要休息的,陆七心里就是有再大的委屈也不敢和他说,免得男人操心。  而且,她也不想事事都倚靠权奕珩,她得自己学会处理一些事情。  陆七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她想要和权奕珩在一起,这样的身份是不行的,因为,权家的人会时时刻刻都在为难她,若是事事都倚靠权奕珩,权家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看好她。  她得让自己强大起来。  权奕珩睡着的时候一直握着陆七的手,等他再次醒来,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小七,去,把我爸叫来,我有话跟他说。”  “可你现在……”  “没事的,你老公我身强体壮的很,要不我们现在就试试?”男人嘴角勾着一丝坏笑,说着就要用右手去解裤子。  流氓!这里可是医院。  “行了行了,你别乱动,我去就是了。”  陆七并不想父子俩在这个时候闹矛盾,她清楚的很,权奕珩为了维护自己已经和权昊然发生了不少摩擦,现在他受伤了,若是还让权奕珩操心这些事,是不是显得她太没用了。  所以,她想自己处理。  出了病房,权昊然恰好站在外面,看到她从里面出来,他淡淡的喊了声,“陆小姐。”  “权先生,阿珩让你进去,说有事和你商量。”陆七抿了下唇,本想找他先聊聊,没想到权昊然也有这个打算,他先开了这个口,“不急,我们先聊聊。”  陆七笑了笑,直接道,“如果权先生想说,让我放弃阿珩,我想我们之间就不必谈了,除非阿珩他亲口说不要我,我肯定不会放手的。”  她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也算是给权家人一个下马威,无论结果是什么样的,陆七觉得,先要端正自己的态度。  呵。  那么他们还要谈什么呢!  权昊然冷厉的睨了她一眼,而后不屑的冷哼了声,直接进去了病房。  这个女人已经端正了自己的态度,他确实没有什么要和她谈的。  一进去,权昊然就直切主题,“阿珩,你这小妻子啊,还真不错。”  就她刚才的那股子气势,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权奕珩只是看着他,没说话。  “她刚才威胁我来着。”权昊然将话说透。  “嗯哼,您知道就好,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可是阿珩,你跟我说没用啊,得通过老爷子那一关。”  “爷爷并不糊涂,我想小七一定也能通过他那一关,只是他还没见过小七而已。”  权奕珩把事情想象的很美好,毕竟权老爷子是最疼爱他的,经过权妈妈的事情后,权家应该也不会再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  沈辰皓并没有和陆七一起回医院,他去外面安排了一些事情,回来的时候才听说了刚才的事。  陆七焦急的在外面徘徊,就怕父子俩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吵起来,到时候牵动了权奕珩的伤口可怎么办。  沈辰皓安慰她,“嫂子,其实权老爷人还不错,挺疼阿珩的。”  “是么!”  陆七一直对他无感,是因为之前他说的那番话,明明就是个很有恶意的人。  陆七却不知,若是权昊然真的对她有恶意,早就暗地里找人把她给解决了。  “怎么,你们之间有过节?”  沈辰皓说不清楚为什么,他对陆七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不似于爱情的那一种,究竟什么样的他自己也说不清。  就拿权玉蓉的这件事情来说,他护着的还是陆七,其实他之前和权玉蓉的关系还可以,他想,大概是因为权奕珩已经认定了陆七吧。  简而言之,他确实是把这个女人当成了真正的嫂子,她是值得敬重的。  “也不算有过节,我就是感觉他……”陆七也说不上来。  “很正常嫂子,以阿珩的家底,他们家对儿媳妇的要求很高,更何况权老爷子已经给阿珩的婚事做了主,他一向独断专裁惯了,若是知道了还有个你,大概一时半会是接受不了的。”  陆七不想谈这些,问沈辰皓,“权玉蓉怎么样了,还没有醒过来么?”  沈辰皓摇头,“伤势很重,好在子弹没有伤到心脏,她的命够大的。”  “沈二少,你相信命吗?”  “不信。”沈辰皓很干脆的回答,“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  他从来就不相信什么个狗屁命运,如若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好好的站在这儿。  他虽然是沈家尊贵的二少爷,但从小到大所受的苦并不比那些平民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七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电话是来自姚若雪的,这三个字身边的沈辰皓也看得清清楚楚。  男人将头别过一边,漂亮的桃花眼很快暗下去,脸上的情绪莫名。  “若雪。”陆七按了接听键。  “小七,我听说了B市那边发生的事情,你没事吧?”  “我很好,你别担心。”陆七知道姚若雪这段时间为了小宇的事情心力交瘁,加上她又坏了孕,也不知道沈辰旭对她到底怎么样,所以这边的事情也没打算告诉她,“若雪,你最近几天还好么,小宇怎么样,手术后没有其他问题吧?”  “挺好的小七,你早点回来。”  “嗯,我过几天就能回来了。”  “……”  沈辰皓站在陆七旁边抽烟,他没有选择走开,似是只有通过这样的办法才能知道她的消息。  消失的这段时间,他就是想把这段情忘了断了,奈何一听到她的声音,他还是会忍不住的想去知道她过的怎么样了,好不好,沈辰旭能好好对她么。  哪怕沈辰皓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她和沈辰旭扯上关系,他们之间再无可能,更甚至会成为死对头,他依然难以让自己克制住。  ------题外话------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亲爱的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