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57 让阿珩哥哥来见我最后一面(二更)

257 让阿珩哥哥来见我最后一面(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9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9
    医院的走廊里冷冷清清,这一层都被权昊然包了下来,她们说话倒也不用顾忌着谁。  姚若雪的决定倒是没让陆七觉得有多惊讶,她想要确定姚若雪的想法,“你是让我帮你离开这里?”  之前他们说过,陆七在外地有朋友,可以帮她做流产手术。  说的时候,姚若雪的才两个月的身孕,做无痛人流完全没有问题,可现在她都三个月了,怕是有点困难。  姚若雪坚定的点头,“嗯,我只能离开,小七,我不想和沈辰旭在一起,也不想生下他的孩子。”  “他对你不好么?”  “也不是。”  姚若雪说不上来这种感觉,今天见到沈辰皓后,她离开的心思就越发强烈了。  大概有一半的关系也是因为沈辰皓吧,以后他们若是真的成了一家人,要怎么相处下去,更何况,沈辰旭和沈辰皓还是死对头,将来,一旦发生冲突,她又要站在哪边呢?  这是个悲惨的决定,姚若雪抉择不了。  只要孩子没了,她和沈辰旭就扯不上什么关系了,更不会和沈家有关系,那么她这辈子也就不会和沈辰皓有什么牵扯。  既然要断,就要断的干干净净。  “你现在都三个月了,若是执意流掉这个孩子,可能会有一定的风险。”  “有风险我也必须做掉,小七,你不会明白我有多痛苦。”  她不能这么自私,只为自己着想。  而这个孩子,她早就是打算不要的,现在知道了孩子是沈辰旭的,这种想法就越发强烈。  可能她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或许也是狠心的,可她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不明白她有多痛苦么?  陆七为难的看着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姚若雪是多软弱的一个女人呵,一般若不是被逼到绝境,是不会这么坚定的要打掉孩子的。  “你先别着急,这事儿等我和那边的朋友商量一下,你的情况得做一个详细的方案出来。”  虽然现在社会每天打胎的女人不计其数,但依然避免不了对女性身体造成的伤害性,他们得看,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将伤害将到最低。  “不,小七,我必须尽快走。”姚若雪一刻都等不了。  离过年没有多少天了,前两天沈辰旭和她说过,等除夕的那天,会带她去见沈老爷子。  所以即使不打掉孩子,姚若雪也不准备在这座城市待了。  一旦在这里生存,她和沈辰皓就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而他们,每见一次就会痛一次,仿佛连呼吸都是紧的。  就像刚才,明明是很熟悉的两个人,见了面却只能客套的说话,说不定将来,他还要称呼她一声嫂子,这是姚若雪所接受不了的。  见好友如此激动,陆七只能安慰她,“好好,我帮你想办法。”  “小七,这事一定不能让沈二少知道,我走了,千万别把我的下落告诉他。”  “我知道的,你放心。”  既然决定要忘掉,陆七又怎么可能糊涂的把她的下落告诉那个男人。  想想也是,一旦姚若雪走了,对他们双方都好。  或许一开始会很难受,可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时间是治疗心灵伤口的良药。  姚若雪走了,对她和沈辰皓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尽管陆七对她很不舍,又必须帮助她这么做。  同一时间林家。  林允熏和沈辰皓母子吃完饭回来,是哼着歌进门的。  “哟,心情这么好,看样子和你未来婆婆相处的不错啊?”  林允熏将手提包递给林母,傲娇的道,“那当然,我陪着她逛了一个下午,老太婆没事找事,估计这些年是被憋的,非要自己办年货,可把我给累坏了。”  一进屋,林允熏直接将鞋子扔在一旁,人倒在了舒服的沙发里,看那样子可真是累坏了呢。  林母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女儿今天收获不小,“你们聊了些什么,你婆婆有没有提你和阿皓的婚事?”  说起这事林允熏就兴奋,“妈,你就等着吧,沈家马上就会派人来我们家提亲了。”  “是么!?”林母眼前一亮,又觉得不太相信。  前阵子沈辰皓还闹着不肯娶林允熏,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吃饭的时候,阿皓亲自开口说的。”  听女儿这么说,林母这才放心下来,“那可真是太好了,妈就知道阿皓是一时鬼迷心窍,哪里是真喜欢那个穷酸的贱货。”  林允熏似是想到什么,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妈,医院那边怎么样了,我怎么好像听说那个贱人的弟弟醒过来了,还找到了合适的心脏?”  “哎,你和阿皓都有结果了,还管那个贱人做什么,你呀,就好好的做你的新娘子,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不行的妈,我们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她弟弟一天不死,他们一家人就会继续留在这儿,我很怕阿皓还会控制不住的去找她。”  这才是林允熏最担心的地方,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沈辰皓并没有完全忘记姚若雪,她不能给那个贱人翻身的机会,那是膈应她自己啊。  结婚后,就更不许了,她是林家千金大小姐,难道还让人看笑话么,说她新婚没多久,丈夫就在外面找了小三?  不,绝对不行,她丢不起这个人,所以,姚若雪的弟弟必须死,只有死了他们一家人才会离开京都回到深山中去,然后她再找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把他们一家人都给解决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样吧,我明天再联系一下医生。”  “妈,这事你可一定要帮我办好了,千万别让那个贱人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放心放心,我们还斗不过那几个穷酸的人么,你爸爸稍微找几个人就能碾死他们。”  这倒是一句实话,以林家在京都的地位,想要将姚若雪一家人赶出京都绝不是难事,只是碍于沈家那边才迟迟没有动手,也不敢在明里做出过分的举动,要不然,怎么会让姚家二老和姚若雪留到今天。  和母亲聊完天,林允熏刚回到房间就接到了方部长打来的电话,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从哪里听到的消息,说她和沈辰皓要结婚了。  这几天一直在给她打电话,林允熏也挺烦的,“我说了,一定会帮你安排好,你这么急做什么。”  “不是我着急啊林小姐,我们一家老小都指望着我呢,过年都要没钱了。”  “行了,你不就是要钱么,我明天找人给你送点钱过去,你别打电话给我了。”  说完,林允熏壕气的将电话挂了。  电话那头的方部长没好气的‘呸’了声,“拽什么拽啊,当初要不是老娘帮你看着姚若雪,你能有今天的地位么?”  怎么,现在就想落井下石了?  没门儿!  *  医院这边姚若雪刚走没多久,下面传来消息,权玉蓉已经醒了,一直在喊疼。  陆七没把这个消息告诉权奕珩,而是趁着男人睡着,自己下去偷偷瞄了眼情况。  权昊然从公司回来就一直寸步不离的在这儿守着,听保镖说,他连权家都没回,就怕被老爷子知道,也真是难为他了。  陆七待在某个角落里,医院的走廊时不时传来权昊然的怒吼声,几十个医生全都整齐的站成一排,像是做错了事的下属。  “她喊疼,你们这些医生就没有办法么?”  权玉蓉的主治医生站出来解释,“权老爷,麻药过后是有点疼的,不可能给病人再注射麻药啊,这种疼……”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权昊然就激动的吼过去,“你们的意思就是她要这样疼死了?”  这一吼,没一个医生再敢站出来说话。  权昊然看的心烦,大手一挥,吼道,“都给我滚。”  陆七心惊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她本想过去看看权玉蓉,看权昊然这架势,她想要进去怕是难了。  等医生们离开,权昊然进去了权玉蓉的病房。  病床上的女孩脸色苍白如纸,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滴落下来,看到权昊然,负责照顾权玉蓉的两个女人主动的让开了一条道。  权玉蓉的眼神瞟到前来的男人,她艰难的伸出手抓住了男人,恳求道,“爸,爸,你救救我,救救玉蓉啊……玉蓉疼得要死了,我怕是……”  权昊然是受过这种痛的,深知有多难挨,他一个大男人尚且如此,何况一个弱女子。  除了安慰,他想不出别的办法,“你忍忍,爸爸知道很疼,忍忍就过去了。”  这个女儿虽然不是亲生的,可养在身边这么多年也是有感情的,更何况,她还是老爷子的心肝宝贝,权昊然不敢怠慢,想着该怎么让她轻松些才好。  子弹穿过胸口,差点就擦到了心脏,那么重要的部位,怎么可能会不疼。  她能醒过来,能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能等她稍微好些再把这些告诉老爷子。  这是权昊然和权奕珩经过商议后的打算,也就是说,老爷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权玉蓉受伤了。  两个女人帮权玉蓉擦去脸上的汗水,她连说句话都得用不少的力气,那模样像是真的撑不住了,“不……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爸,你,你让阿珩,阿珩哥哥过来看看我吧……我害怕,害怕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这一刻的权玉蓉真的很害怕自己就这样疼死过去,虽然医生说她已经脱离的危险,可她上次已经死过一次,根本没有一个好身体承受这些。  “不会的,不会的,你别瞎想,医生说了,把这两天疼过去了就没事了,你呀,就是平时身体太脆弱了,等病好了得锻炼身体,增强体质。”  这个时候,权玉蓉哪有心思想以后的事,她脑子里想的,心里念的都只有一个权奕珩,“不不……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爸,我怕是撑不过去了,你,你一定要让阿珩哥哥来……来见我最后一面……还有爷爷,我要见爷爷,爸,算,算我求你了。”  只有见到我爷爷,她的未来才有保障,即便是权昊然,权玉蓉也没有完全相信过。  “好,我去给你找阿珩哥哥,至于老爷子,玉蓉,爸爸和你打个商量,老爷子身体不好,我们就不要刺激他了,不然,这一倒下去很有可能就再也起不来了啊。”  权玉蓉雪白的贝齿艰难的咬着唇肉,她费力的听着权昊然的这番话,又怎会不明白这个男人抱着什么样的心思。  怕是她受伤的事爷爷还不知道吧,要不然怎么会是两个陌生人照顾她?  还有,她为什么不告诉爷爷,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帮阿珩哥哥捡回了一条命,难道都不应该告诉权家所有人么?  只是现在,她怕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先点头应下。  也罢,先见见阿珩哥哥吧。  她救了他的命,她要听听那个男人怎么说,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看她,总不会和以前一样那么讨厌了她了吧。  权玉蓉想着便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是真的疼,疼得快呼吸不畅了,更想让阿珩哥哥来看看,她为了他都受了怎样的折磨,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心疼自己?  权昊然出了病房,没多久护士便进去了,主治医生走过来解释,“刚才给病人打了镇定剂,相信今晚应该能睡一个好觉。”  也就是说,权玉蓉已经安静了,他们完全不用担心。  权昊然揉了揉疼痛的眉心,“你给我句实话,这种痛到底还需要几天。”  她这么痛,老爷子那边权昊然无法交代,加上马上快过年了,到时候他就是想瞒也瞒不住啊。  他刚才听人说了,老爷子的人已经去了B市,相信权玉蓉受伤的消息瞒不过明天,他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情况都是因人而异,从医学上讲,应该是要疼个五六天,权小姐身体弱,受不了这样的疼痛也是人之常情。”  权昊然懒得听医生的这些废话,朝他摆手,“行了行了,问了你也是白问。”  医生欲言又止,“有药物可以缓解疼痛,但对人身体不好。”  就是麻药,经常用会让人神经受到影响,他们医院也是有规定的,不能随便给病人乱用。  “什么好不好的,只要有药,你就给我用。”  权昊然才不管对不对她的身体有没有好处,眼下,他们要瞒过的是老爷子。  权玉蓉若是能缓解疼痛,最起码看起来不会让老爷子觉得心痛,也免得老爷子做出糊涂事来,把家产都交到这个女人手里,那么权家可就完蛋了。  “这样吧,权老爷,如果权小姐明天还疼得这么厉害,我们就给她用这种药试试。”  “行行行,只要让她不疼,怎么着都好。”  陆七把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正想溜上去,权昊然却发现了她。  “躲着干嘛,出来。”  陆七咯噔一下,猫着身子出来,“权先生,我听说玉蓉醒了,她,她怎么样了,还好么?”  陆七可不希望权玉蓉出什么事,这样的话,她和权奕珩可就成了罪人了。  “你好好照顾阿珩,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又是冷冰冰的一句话,但听上去并不讨厌。  她刚才明明听到玉蓉喊要见阿珩哥哥,这个男人竟然都没有如权玉蓉的愿,看来是真心的站在他们这边的。  不能怪陆七小心翼翼,现在她走的每一步都和权家人有关系,而那个家族的人,她完全摸不准是什么个性,稍有不慎,她会掉入这些人的圈套里。  “那,那她……”  权昊然却是道,“你放心吧,有我和阿珩在,一定会让你顺利的进权家大门。”  陆七,“……”  她在意的不是这些,可事情到了这一步又不得不跟着权奕珩往前走。  罢了,无谓别人怎么想她,只要她自己觉得问心无愧就好。  既然这样,她是不是也要做做准备,和他们一起打这场仗?  ------题外话------  小仙女们,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精彩明天继续…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