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58 情到深处不自知(一更)

258 情到深处不自知(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2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5:59
    和权昊然谈完话,陆七轻手轻脚的上去,权奕珩已经醒了,看到进来的女人,不满的嘀咕, “老婆,去哪儿了?”  可见,他是一会儿都不愿意离开陆七的。  陆七瞧着他这幅表情,紧张的问,“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没,就是想你。”  陆七,“……”  想她干嘛露出这么严肃的表情,这是想吓死她吧。  陆七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耐心的喂权奕珩喝了点才开口道,“权玉蓉醒了。”  男人闻言,表情并无任何变化,陆七不知道是他隐藏的太好,还是真的不在意。  他没出声,陆七试探的问,“你不想过去看看她么?”  “有什么好看的,我又不是医生。”  “她刚才一直喊疼,说自己不行了,想见你最后一面。”  一听这话的权奕珩皱起了眉,“你说的是真的?”  若是有那么严重,可就麻烦了。  到时候固执的权老爷子指不定怎么责怪他,他倒是无所谓,就怕委屈了小七。  男人紧张的样子看在陆七眼里是极不舒服的,说不在意,真的遇到了事情还不是很激动?  要说他们真的没有感情,又怎么可能。  女人天生喜欢计较,小心眼,哪怕陆七比任何人都明白,权玉蓉这个时候在危难时期,即便不作为恋人,权奕珩也该作为哥哥的身份去看望她。  可她就是不愿意!  试问有哪个女人能做到大度的将自己的老公推给别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别有用心,和权奕珩有着特殊的感情。  只要想到这一层陆七的心就如同刀绞一般。  末了,陆七闷闷的解释,“她是这么喊的,我哪知道是真是假。”  “小七!”  “嗯?”  男人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坏笑,“你吃醋了。”  陆七急忙否认,“没有,我就是觉得,觉得……”  两个‘觉得’说了半天,陆七也没说个所以然来。  男人挑了下眉,他掀开被子艰难的下床,“唔,不承认就算了,我去看看她。”  陆七一听这话本能的拦住男人,“权奕珩,她这个时候……已经睡了。”  “我知道。”  “那你还过去?”  “就是要睡着了才能过去,要不然她一直缠着你老公不让走怎么办。”  陆七,“……”  走不走还不是在于你么,别人又没有办法控制。  权奕珩手掌落在小女人头顶,他喜欢看她为自己吃醋的样子,可她真的这样了,他不免又觉得心疼。  也怪他不好,没有及时把这种关系处理好,但若不经历这一出,权奕珩又怎么会知道,小妻子对他的感情其实还蛮深的。  “小七,我们一起去看玉蓉,以后她是我们的妹妹。”  权奕珩这样跟她说,也算变相的告诉陆七,他从始至终都只把那个女人当做妹妹,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  “好。”陆七握着他的手,嘴角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  这个男人总能轻易的抚慰她受伤的心灵,让她第一时间缓和沉郁的心情。  扶着权奕珩下楼,医院的走廊里,权昊然还在烦躁的来回走动。  “爸,情况怎么样。”  “哎呀,你怎么起来了,不是有我在这儿么。”权昊然看到他惊讶道,他可是最心疼儿子的,“小七,赶紧的,命令你老公回去休息。”  这口气,让权奕珩和陆七皆是一愣。  陆七开口在男人耳旁道,“爸爸都这样说了,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呗。”  “行,我们回去。”权奕珩也疼她,自然不会驳了陆七的面子,而后才朝权昊然开口,“爸,那我们就先上去了,这里交给你。”  “去吧去吧,上去休息,你这伤虽然在手上也得好好养着。”  陆七和权奕珩没有看权玉蓉一眼,就这样走了,一个疼爱老婆,一个压根不想探望。  陆七没想到有一天,权昊然在这件事情上会成为神助攻,算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呢。  权玉蓉受伤,她这个做嫂子的全然可以代替权奕珩去照顾,权奕珩完全可以避免和她见面。  对,她就是这么狠心,即便权玉蓉疼得快要死去,嚷嚷着要见权奕珩最后一面,她也不许!  回到病房,陆七扶着权奕珩躺下来,男人拉着她的手不肯松,“有没有感觉我爸对你不一样了?”  这个陆七早就感觉到了,权昊然已经不像一开始那么排挤她,特别是刚才,他那语气分明是把她当做了儿媳妇,这是陆七没有想到的,权昊然竟然这么快就对她改观了。  “所以小七不要怕,你看,我爸这么快就接受了,相信自己,嗯?”  陆七看着男人的眼睛,“我不怕,我就是……”  “没事,这不是我在你身边呢吗?”  权奕珩还有一件事需要和她商量,原本他是想过年带陆七回去权家,看权玉蓉的伤势,加上老爷子身体不好,过年的时候,权家人又复杂,并不方便公布陆七的身份,他就怕给小七带来麻烦,弄得她连个安稳的年也过不到。  “小七。”  一看男人的神情,陆七就知道有事,“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瞧着她一脸紧张的样,权奕珩又不忍心了,想说的话吞了回去,“你这些天照顾我也辛苦了,追着我去了B市,又没怎么休息,要不你今晚……”  陆七多聪明,知道他想要支开自己,打断道,“我不累,你睡得时候我都有睡的。”  她才不要给权玉蓉任何机会,那是傻逼才会干出来的事,况且权奕珩现在是关键时期,她必须好好叮嘱他,以免手臂发生后遗症。  男人拍了拍身旁的位置,“那行,今晚躺上来睡。”  “没事,我靠在你边上就好了,挺好的。”  她睡觉不老实,怕碰到他的伤口,那可就惨了。  “你不听话我就要徐特助送你回去。”  陆七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找到这么个霸道有本事的男人,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什么她的强势在他面前起不到丁点作用?  权奕珩想的却是,罢了,过年的事情他过两天再对她说,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何必两人又闹得不愉快,让她心里乱想。  两人刚腻歪完,权奕珩便接到徐特助的电话,说权家那边闹翻了天,权玉蓉消失,权二少疯了。  权奕珩当即做出决定,“你把阿峰带过来吧,我当面和他说。”  徐特助觉得不妥,毕竟现在的情况特殊,消息泄露的话,他们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二少值得相信么?  “带来吧。”权奕珩即使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徐特助的顾忌,这几个字也算是安抚了他。  陆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见男人一脸沉重,关心的问,“怎么了?”  “我弟弟要过来,你做好心理准备。”  陆七脸色一变,“他,他知道你的事了么?”  她不太清楚权奕珩和弟弟的关系怎么样,她倒是听这个男人提起过,是同父异母的弟弟,一般是这种复杂关系的兄弟,感情都不太好吧,就像她和陆舞,不也是一样么?  都恨不得对方去死!  权奕珩一眼就能看穿小妻子的心思,解释道,“不用那么紧张,我弟弟人很好,他只是担心权玉蓉,我让他见就是了。”  权奕珩很擅长拿捏人的心思,比如说权绍峰,他最关心的是权玉蓉,若是不让他见,他只怕会闹得更凶,反而会坏事,倒不如让他见,和他好好的谈谈,说不定在小七的这件事情上,权绍峰还能帮自己一个大忙。  “哦?是么?”听到权奕珩这么说,陆七才放心下来,“那我一会儿要不要避开,免得……”  “不用,你好好的待在这里陪我。”  权绍峰早就嚷嚷着要见嫂子,这也是个机会,一旦见到他和陆七惺惺相惜的样子才能让那个男人想想,他对权玉蓉是真的没有一点点想法,他才不会对自己抱有敌意。  *  夜晚的慕家。  慕昀峰从叶子晴那里回来直接上楼睡觉,连晚饭都没吃。  慕夫人想给儿子送饭上去,被慕董事长阻止了。  “儿子的事不是让你少管么,他那么大个人了,还能饿着自己?”  “他饿着没事,你是没看到他今天丢了多大的脸,被人揍的,鼻青脸肿了好么。”  鼻青脸肿?  “有这么严重么,谁打的?”  “别问了,我去给他送药。”  慕夫人懒得解释,天都黑了那小子还没起来,也不怕睡出病来。  上了楼,慕夫人连门都没敲直接开了门进去,慕昀峰正躺在床上打游戏,全身上下就穿了条短裤。  看到慕夫人,他眼疾手快的将被子落在身上盖上,“干嘛啊妈,您进来也不敲门,万一我没穿裤子怎么办。”  “切。”慕夫人懒得搭理他,她拧开药瓶,用棉签沾上一点药就要往儿子嘴角抹,“来,妈帮你擦擦,好的快。”  慕昀峰将头扭到了一边,脸色到现在还是黑的,“一点小伤,擦什么啊。”  他一直对江寒打自己的事情耿耿于怀,他从来没有输过,今天怎么就栽到了那个男人手里,真是糗大了。  慕昀峰因为这件事在房里待了一天,都不敢出门了,就好像已经被全世界知道了似的。  他在叶子面前都是以威武的形象自居,这下好了,他那形象怕是在小丫头心里崩了。  “你这孩子,是想明天破相还是怎么的,到时候程卿问你,你要怎么解释这上面的伤口?”  程卿?  慕昀峰似乎这会才想起来,他回来后都没有给那个女人打个电话。  他拿起手机就想给程卿打电话,慕夫人却迅速的将儿子的手机抢了过来。  “妈,您又想干嘛啊?”  他就想打个电话报平安,也没想约程卿,您不用这么激动吧。  更何况,他这个样子怎么约她?  “我跟你说件事,一会儿你再打电话也不迟。”  慕昀峰手掌按着眉心,“有什么事您说不就好了么。”  “程卿今天去看过叶子了,我不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去的,把叶子妈差点给气死。”  这话一落,男人眯了眯眼,他故作不动声色道,“哟,您这是听谁说的啊。”  这语气明显是不信了,但慕昀峰心里清楚的很,这事的真实性。  慕夫人冷哼了声,“听谁说的?你妈我若是连这点事都查不出来,还用在慕家混么?”  “行行行,您说吧,到底想怎么着。”  “我还能怎么着,日子是你自己过的,儿子,我就告诉你一句实话,程卿这女人心思不简单,你和她在一起迟早会吃亏。”  在挑选儿媳妇的这件事情上,慕夫人是很慎重的,她也不是无缘无故喜欢叶子晴,是因为她和权妈妈是多年的好友,叶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什么样的性格慕夫人清楚的很,而且,她还爱自己的儿子,怎么就不好了?  最起码,叶子把她的儿子当成宝,可程卿那个女人呢,除了会在她儿子面前撒娇告状,使唤她儿子以外还会做什么?  好吧,她并不需要儿媳妇做什么,关键是人品得有保障吧,她就不明白了,儿子怎么会看上那么个女人的。  权妈妈的话一直在慕夫人耳边回响,不仅弄得她脸上无光,更是让她心里难受紧,像是堵住了一团棉花,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妈,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知道你心里的儿媳妇人选一直是叶子,可我就是不喜欢她,你就是把她捧上了天我还是不喜欢!”  大概是今天在叶子家受了气,慕昀峰只要一听到关于叶子晴的事心里就憋得难受,尤其是慕夫人现在又说程卿的不是,不就是变相性的说他眼光不行么?  他心里能好受,无缘无故的被人揍了一顿不说,还好心没好报!  “那你也别指望我喜欢程卿!”慕夫人嘀咕。  慕昀峰听得烦,开始赶人,“行了,您让我休息会吧,您儿子现在能出现在你面前,得珍惜,说不定哪天我就……”  他们可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在B市的两天,能活着回来已经算是万幸了!  慕夫人听得心惊胆战,“呸呸呸,马上过年了也不怕忌讳,说什么呢。行行行,我出去了。”  她走后,慕昀峰连续给程卿打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他干脆懒得再打了。  听了慕夫人的话,慕昀峰打这个电话可不光光是给程卿报平安,而是想要问她,为什么要去招惹叶子晴。  是的,他很生气她的这种做法。  权妈妈生性直爽,虽然慕夫人没说,慕昀峰却知道,肯定是权妈妈被气坏了才告诉慕夫人的。  他突然有点看不懂程卿了,想当初第一眼见到她,四年前,这个女人多么简单干净,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慕昀峰不信,不信她会变。  他却不知,这些年他守着的不是程卿这个人,而是当年的那份美好,对那份感情的期待。  现在的慕昀峰脑子很乱,突然觉得很多东西都不是他想要的了。  此时的程卿一个人在公寓,她刚吃过饭,一直在等慕昀峰的电话,但男人的电话来了,她又矫情的不想接。  明明那天就是他不对,她可不能就这么服软了。  程卿本以为这个男人会和以前一样执着,她不接电话,他就会一直打,发信息哄着她,然而,手机响了两次后便再也没有音讯了,安静点的躺在茶几上,没有丝毫的反映。  她生气的将剧本摔在地上,没了丝毫的心思去研究。  正在给调理面膜的朱玲玲听到动静从厨房出来,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女人,这么作,就得学会受啊!  她开口劝,“程姐,要不你给慕少回个电话吧。”  “回什么回啊,他自然会主动找来。”  直到现在程卿还是相信,慕昀峰会来主动给自己道歉。  毕竟叶子晴是一个外人,她才是他的未婚妻,将来要娶的人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