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64 是要孩子,还是要二少?(一更)

264 是要孩子,还是要二少?(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567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0
    得知真相的姚若雪顾不得其他,跟着沈夫人上了车,直接去了医院。  沈辰皓被送进特护病房休息,期间为了预防感染,不能让病人家属随便出入,都是医院的专业人员帮忙照顾。  他受伤到现在,沈夫人还是儿子被推出手术室时的时候见过,现在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唯一的办法只能在外面等。  姚若雪同样的进去不了,她只能站在外面,隔着玻璃窗看着他。  沈辰皓躺在病床上,她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深深的感受到他此刻的痛苦。  断了一条腿,姚若雪无法想象那种疼痛,当时他是不是昏过去了?  她所认识的沈辰皓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赛车这种危险的事,姚若雪觉得沈辰皓这种性格的人是不会做的,然而——他竟然以这种方式折磨自己。  姚若雪眼巴巴的望着病床上的男人,集聚在眼里的晶莹逆流而下,她两手死死的贴在玻璃窗上,显得无助且愧疚。  沈辰皓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她啊。  “姚小姐,你看到了吗?”  姚若雪眼里藏着泪,她哽咽的开口,“对不起沈夫人,都是我的错。”  沈夫人的表情同样的悲痛,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身份何等的尊贵,一个女人而已,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罪?  这父子俩啊,都是一样的性子啊,一旦遇到感情事,就会变得如此执着。  “你别光站着了,怀着孕呢,得注意自个儿的身子。”沈夫人亲自走过去扶姚若雪,两人一起在长椅上坐了下来。  “小雪,我们家的关系你大概还不怎么了解吧?”  姚若雪摇头,沈家她从未踏入过,又怎么可能了解。  沈夫人无精打采的开口,“沈辰旭你是知道的,他是阿皓的堂哥,他的父亲是阿皓的伯父,也就是沈氏现在的董事长沈立明,你应该知道吧。”  “本该是和谐的一家人,但是为了继承权,双方争了好些年,他们一家人横行霸道惯了,不肯给我们留一丝的活路,要不然,我也不会让阿皓从国外回来。”  沈夫人心里后悔啊,若是知道是这么个情况,她就不要沈家的家产,和儿子一起定居国外了。  可她的根在这里,也要等沈立轩回来啊。  沈家的一切,为什么要让给沈立明他们一家!  “豪门争斗,何等残酷,小雪,你没经历过这些,根本就不懂。”  姚若雪确实不懂,但多多少也能明白沈夫人的意思,她不是傻子,也不相信沈夫人是想找一个人倾诉。  她说这番话一定是有目的的。  姚若雪揪着手指,良久她喃喃低语,“沈夫人,您说吧,让我怎么做?”  “我让你做,你肯吗,毕竟你肚子里已经有了沈辰旭的孩子。”  沈夫人明显不信,所以也不敢把话说的太透。  她更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怀了沈辰旭的孩子,却又来招惹自己的儿子,难道真如她的猜测,她是沈辰旭安排在阿皓身边的奸细?  若是这样的话,这个女人死一万次都难以平息她心里的怨气,可这会儿,沈夫人知道,不能用硬的,得先试探这个女人的心思。  姚若雪目光诚恳,她坚定的道,“沈夫人,可能我帮不了什么忙,但只要您说的,我一定尽力做到。”  即便是搭上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因为小宇的命就是沈辰皓救回来的,她欠他的情分啊。  尽力做到?  “你爱我们家阿皓么?”沈夫人突然这么问,令姚若雪不知所措了。  “我就想问你一句实话,不然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姚若雪闻言咬着唇点了下头,算是承认了。  “可惜啊,你们没有缘分,这事我不怪你,假如你真的爱阿皓,我想,你也是不希望他受一点儿委屈的吧。”  这些话,姚若雪听一次心就痛一次,她只是垂着头,算是默认了沈夫人的言辞。  “那我们家阿皓的性子,你了解么?”  姚若雪心如死灰的点头,脸色逐渐惨白。  “呵。”沈夫人苦涩的笑了声,“我想,你并不了解我们家阿皓,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一旦爱上他就会放不下,你可知,这样会要了他的命!”  多么沉重的一句话,这个帽子她怎么担当的起。  转来转去,他们的话题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姚若雪不知道沈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她着实难猜这个女人的心思。  “沈夫人,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就直说好么!”  “老爷子曾经说过,阿旭和阿皓,谁先有沈家的骨肉,就能得到沈家一小半的家产。”  沈夫人继续道,“你别小看了一小半家产,那可是好几十个亿的产业,如果这几十个亿的不动产到了沈辰旭手里,你觉得他们一家会给我们活路么?”  “那才是真正要了阿皓的命啊。”  姚若雪听得胆战心惊。  几十个亿,只是沈家的一小半家产,而对于姚若雪是多么惊人的数字!  “老爷子最痛恨沈家的人在外面乱来,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生的孩子,老爷子不会认,所以,你这个孩子,也算是沈家的骨肉,老爷子肯定会很喜欢。”  沈夫人的意思很明显,大概就是看两个孙子谁先诞下沈家的子孙,老爷子年纪大了,想看到下一辈的人心切,做出这样的决策也不奇怪。  姚若雪听后唏嘘不已,难怪沈辰旭会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她,因为她生性懦弱,沈老爷子看到她,也能相信,她不是一个乱来的女人。  一旦她生下沈家的骨肉,也不会给沈辰旭构成任何威胁。  所谓孩子,只不过是成就沈辰旭的一个阶梯罢了。  沈辰旭这步棋走的可谓是高明极了,这个男人真是阴险啊。  沈夫人说她没有恶意,确实,这个女人是没有恶意的,只是让她看清事实而已。  言下之意就是说,只要她生下了沈辰旭的孩子,他们家就会就此没落下去,沈辰皓也会被沈家人淘汰掉。  其实姚若雪不在乎这些钱财,可身在豪门的这些人,大概生命里就是这些东西最重要。  既然如此,她还要生下这个孩子,作为沈辰旭的傀儡么?  “所以呢,沈夫人,您是要我打掉肚子里的孩子么?”  姚若雪问出这句话是带着一丝生气的,她能理解沈夫人的心情,也没想过要生下这个孩子,可这些人的思想却是她不能接受的。  难道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就得草菅人命么,再怎么说也是一条生命啊。  “不不不,姚小姐,你想的太严重了。”  沈夫人的话让姚若雪很意外,她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沈夫人叹了口气,伤天害理的事她做不出来,但为了儿子也只能用这个办法。  就看姚若雪是什么样的人,为了她儿子放不放的下荣华富贵。  “我的意思是是,姚小姐你能暂时离开京都么,让沈辰旭一辈子也找不到,最起码在老爷子的有生之年不要回来。”  呼。  姚若雪闻言重重呼出一口气,沈夫人的一番话正中她的下怀,即使她不说,她也是要离开的啊。  连沈夫人都看出来离开是她唯一的办法,她还有什么理由再待下去?  见她迟迟没有发话,沈夫人也不生气,只是低低道,“姚小姐,我知道我的这个要求很过分,孩子一出生就要离开父亲,你一个人在异乡也会很困难,你放心,只要你肯,我们家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呵。  说来说去,她也不过是这两家人争斗的一颗棋子,好在,沈夫人并没有为难她,相较于其他的豪门贵妇,沈夫人的素质要高雅很多,难怪会有沈辰皓那么好的儿子。  其实问题很简单,她若是要了孩子,沈辰皓便一辈子饱受折磨,这两个人,她只能选一个。  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不是么?  “怎么,你不肯?”  姚若雪深吸口气,却是道,“沈夫人,您帮我么?”  “帮我离开这里!”  她语气决然,态度诚恳,眼里的真情流露不像是在撒谎。  姚若雪也不是傻子,沈辰旭那边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瞒过,唯一的办法只能让沈夫人帮忙,小七可以帮她寻找落脚处,至于京都这边的阻碍,只要有沈夫人她就不用担心了。  沈辰旭绝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  沈夫人吸了吸鼻子,姚若雪的回答让她感动不已,“小雪,你是好孩子,没想到一点就透啊,只怪阿皓和你没有缘分,你别怪我做妈的狠心,阿皓这个样子……我相信你也心疼是不是?”  “沈夫人,您见外了……是我不好。”姚若雪安抚她,“我走以后,你告诉阿皓,说我在一场意外中死了吧。”  沈夫人抬起红肿的眸看她。  “只有这样他才能忘了我,也让沈辰旭死心,我相信以沈夫人的能力,谋划一场意外的车祸应该不是难事。”  “姚小姐!”沈夫人虽然有意让她走,却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心比她还要决然。  她是铁了心不让这个两个男人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这对于沈辰皓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而沈辰旭那边也少了一个后盾。  “你真的愿意?”沈夫人不敢相信的问。  “我决定了,希望沈夫人能帮我。”  “好,只要你有这个心思,我一定帮你。”  姚若雪的心像是痛的没了知觉,良久,她哑着声线开口,“我听医生说,沈二少明天可能会醒来,你能帮我安排一下见他一面吗,在离开之前,我想见……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说到最后,她早已泣不成声。  这一走,怕是再也不能相见了!  “没问题,这个我来安排。”沈夫人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我让人送你回去。”  姚若雪也不推辞,她想快点回去和父母交代几句话,还要收拾一些东西,得抓紧时间。  最迟,后天应该会离开了吧。  回到医院,姚家二老正和小宇说着什么,自从做了手术,小宇的身体恢复的很快,偶尔还能和父母说笑。  姚若雪在病房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看到和谐的一幕,她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好不容易等到弟弟康复,她就要走了吗?  还是小宇发现了她,“姐姐,你怎么不进来?”  姚家二老听到小宇的声音转过身去,姚母和小宇说了几句话,拉着女儿出去了。  “小雪,这么晚你去哪儿了,走的这么匆忙,差点急死我和你爸了。”  姚若雪在进来之前已经收敛好自身的情绪,她柔声道,“爸妈,过年你们带着小宇回去吧,他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定时检查就好了。”  突然让他们回去,姚家二老相互看了眼皱起眉头,姚母问,“小雪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啊。”  “没有。”  “沈先生已经十几天没来了,你说,他是不是对你……”  姚若雪不想从父母嘴里听到那个名字,因为,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哭出来暴露了所有的事情,“爸妈,如果你们想小宇没事的话就快走,别留在这儿,你们最好相信我的话,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不会害你们和小宇。”  上次医生的怀疑姚若雪一直记在心里,她不是笨蛋,自然知道有人想要让他们倒霉。  所以,她才会让沈夫人帮忙,她的家人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比如说林允熏,她已经不止一次为难她,若是不能和沈辰皓在一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有沈辰旭,要是她从京都消失了,姚若雪真的不敢保证,那个男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他们都是聪明人,即便制作出车祸死亡的景象,她也怕被沈辰旭看出端倪来,到时候那个男人把所有怨气都发在她家人身上,要怎么办?  姚父试图插话,“小雪,你是不是……”  “爸妈我的话说到这里,具体怎么做,小宇的命要不要就看你们了,小宇的这条命你们也知道来之不易的。”姚若雪疲惫的打了个哈欠,“我有点困了,先回去睡觉,小宇这里辛苦你们了。”  “好好好,你赶快回去休息,还怀着孕呢,怎么能这么操心呢。”自从儿子的病好了,姚母对姚若雪的态度改变的不是一点点,每天不仅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照顾她的情绪。  女儿走后,姚母担心的问姚父,“老头子,小雪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姚父摇头,他刚才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不知道,既然她这么说,要不我们过两天就把小宇弄回去吧,以后就待在村子里,定时来检查就好了。”  “我也这么想,你说这里的开销多大啊,我每天买菜都买不起了。”  “嗯,那就这样吧,等明天我告诉小雪,让她每个月按时寄生活费回去。”  “好。”  刚走出医院,姚若雪便接到了沈辰旭的电话,她心里咯噔一下,过了好久才接听,得知男人就在医院附近,只得听话的去见他。  姚若雪到的时候,沈辰旭拥着两个美女在包房里抽烟,看到她来,男人掏出两叠红色的钞票分别放入了女人的敞开的胸口,动作肆意妄为,而后他在两个女人耳旁说了两句,两个女人拿着钱乖巧的出去了,还傲慢的打量了眼姚若雪。  这个男人骨子里有一股邪恶的念想,让人生厌。  “坐吧。”  姚若雪走过去,在离他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男人瞧着她小心翼翼的动作笑出了声,“用得着这么防着我么,我又不吃人,还是刚才我叫了女人,你不高兴了?”  姚若雪只是抿了下唇,什么都没说。  沈辰旭却自以为是的开口,“我告诉你姚若雪,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该给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你也别给蹬鼻子上脸,怎么,看到我就垮下小脸了?你见沈辰皓的时候也是这幅表情么?”  听他说沈辰皓,姚若雪的心一阵刺痛,像是呼吸不畅,原本就难看的脸色逐渐发白。  包房里的空气不好,她有种想吐的冲动。  男人不悦的拧了下眉,他起身走过去,精准的钳住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的目光和自己的对视。  呵。  沈辰旭漆黑的眸仿佛一把刀直射她的心脏,刺激着姚若雪的皮肉,令她难受不已。  男人抬起手掌,在她小脸上摩挲了会,姚若雪浑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显然,她是很怕被这个男人碰的。  她困难的喊,“沈大少,痛,请你放开我!”  在强势的男人面前,她只能求饶,拿孩子做文章,“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您有什么话,有什么话就好好说。”  果然一听这话的沈辰旭松开了她,略微紧张的问,“不舒服?孩子没事吧?”  姚若雪轻咳了两声,摇头。  “我找你来是想跟你说件事,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些钱你拿去买些东西。”说着,沈辰旭从皮夹里掏出一大叠红色钞票,和刚才那两个女人无二。  他这是做什么,把她当成了那种女人么。  “怎么,嫌少么?”见她不收,沈辰旭冷声问。  姚若雪不想和这种人啰嗦,既然是他的意思,她收下便是了,免得自己惹了他不快,吃亏的是自己。  “除夕的那天晚上我会带着你去沈家大院,该说的,不该说的,过两天我会找个人专门教你,还有沈家的规矩,你也要学。”  “嗯。”姚若雪乖巧的应声。  男人似是不太满意她的态度,这个女人见到他从来不会像其他女人那么热情,这让他有点挫败。  沈辰旭突然凑过去,厉声在姚若雪耳旁警告,“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即便我带你去见爷爷,你也要清楚自己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做我们沈家的儿媳妇的,等孩子生下来,我会在外面给你租个房子,你喜欢上班就上,不喜欢我一个月给你一万块的生活费。”  姚若雪连眉毛都没动一下,轻易的答应下来,“好。”  她的乖巧让男人皱起眉,眼里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嫌恶。  果然么,女人都是贪婪的动物,一开始他还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同呢,原来一说起钱,和别的女人一样啊。  沈辰旭不傻,知道她家境不好,所以提出的价格也低,其实他一天也不止消耗一万块钱。  既然人家都这么愿意,他又何必多浪费钱财,无关喜不喜欢,养着便罢了。  “行了,就这么多事儿,你可以滚了。”  姚若雪如获大赦,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而她这个神情成功的被沈辰旭看在眼里,男人眯起眼,突然一把将她扯了过来,顺势将怀里的女人压在沙发里,吓坏了刚松口气的姚若雪,就那么怔愣紧张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那么不想见到我?”  姚若雪咬着唇不说话,她脸上的嫌恶已经说明一切。  ------题外话------  今天第一更有点晚了,抱歉…清清今天早上起来上吐下泻,现在好些了,下午第二更继续…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