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68 慕少的小眼神,恨不得吃了叶子

268 慕少的小眼神,恨不得吃了叶子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4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0
    这则新闻很快在京都传开,事情牵扯到孕妇,一尸两命,何等惨烈,群众的关注也比较热,特别是发生在过年前,令人惋惜。  守在医院的姚家二老一天都没有看到女儿,直到有民警找上他们,才知道今天下午报道的新闻,死去的人是他们的女儿——姚若雪。  姚父差点当场晕过去,姚母则是哭天喊地的在地上打滚,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一旦小雪死了,他们家就断了所有的经济来源啊,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小宇的检查费,医药费要怎么办?  姚家二老完全没了头绪,姚若雪撒手西去,仿佛以后的日子对于他们都是黑暗的。  民警告诉姚家二老,被撞孕妇的尸体已经送去了鉴定中心,请他们二老去确认签字。  签字?  姚家二老在这里也没有个认识的人,想起姚若雪还有个朋友,他们当即给陆七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后让陆七直接去尸体鉴定中心。  被货物砸中的孕妇早已面目全非,即便清理了血迹,由于脸上的浮肿也难以确认这张脸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女儿。  不过,姚家二老认得姚若雪身上的那件衣服,还有她出事的时候手机被抛向很远,以及怀孕三个多月身孕的见证,种种迹象表明,这就是小雪。  她的身形,还有她的手机,她的孕肚……  陆七赶到坚定中心的时候,姚家二老早就到了,认领了遗物,警察也立了案。  这个人真的是姚若雪,那是她的手机,陆七认得。  姚若雪用的手机,还是好几年前的一款,现在的社会,她这个款式的手机已经绝种了啊,所以,这事儿绝不可能有意外,出现错误。  不不不。  尽管种种证据都表明,被货物砸死的人确实是姚若雪,陆七还是不相信,她就这么没了。  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姚母拉着陆七哭着喊,“小七,你告诉我,这,这肯定不是真的对不对……那个人不可能是小雪……她,她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今天早上,她,她还喊我妈呢,让我和她爸好好照顾小宇,呜呜……”  陆七脑子里一团糟,她呼吸困难,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引起的一时间的大脑空白,无论姚母说什么,陆七都听不进去,只是呆呆的望着某个方向不知所措。  “我的女儿,她,她还没有让我和她爸过上好日子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不,肯定不是小雪!”  姚母哭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对了孩子他爸,小雪就这么走了,是不是那个司机得赔钱啊。”  轰。  陆七的脑子在听到这句话后如遭雷击,也彻底回过神来。  天底下这样的父母,真是太奇葩了,女儿惨死,他们最关心的竟然是补偿费。  陆七手掌撑在冰冷的墙壁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支持住摇摇欲坠的身体。  “小七,你知道沈先生的电话吧,你给他打个电话吧……”姚母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找陆七问起了沈辰皓。  陆七艰难的动了动唇,她脑子一团糟,“伯母您……”  “小七,我知道你是好人,我们现在只能靠你了呀。”姚母说完,死死攥住了陆七的手,仿佛她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陆七心里也没底,更不相信姚若雪就这么死了。  她昨天和自己说的那番话,陆七回去好好的想了一番,一直没有想明白怎么回事,她刚才好好理了一遍,大胆的猜测,很有可能这是一场蓄意车祸。  会不会是……  陆七的手紧紧揪住自己的胸口,她难受的想哭,却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小七,你把沈二少的电话告诉我们吧……我们保证不会……”  陆七哪里敢做这种事,现在沈二少受伤在医院里躺着,姚家二老若是打了这个电话,不是要他的命么?  “伯父伯母……我没有沈二少的电话,他平时和我来往少,这样吧,如果我哪天有机会遇到他,一定帮你们转达好么?”陆七情绪很不好,她咬着唇说出这些话,眼眶比姚母的还要红上几分。  她是真的心疼姚若雪,而这两个人作为父母,心疼的是以后的补偿费。  真相实在是令人心寒啊。  姚母似乎不相信,追着问,“你真的没有他的电话吗,我记得你们的关系……”  陆七实在不想和这种人做过多的交流,以前是看在姚若雪的面子上,还有念着她的弟弟可怜,现在出了这样的惨事,她得去求证,“那个,伯父伯母,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先回医院吧,小雪的后事我会找人处理。”  “哎,小七!”姚母意欲追上去,然而跑了没两步就没看到陆七的身影了。  她擦了把眼泪,不悦的嘀咕,“平时就喊得亲热,和我们小雪是好朋友,一旦小雪出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们还是回医院吧,这里的事,我想小七会帮忙处理的。”  “你傻啊,这里的事我们要小七处理?”姚母眼里闪过一道精光,那样子哪里有半点失去女儿的痛苦,“到时候她吞了我们的赔偿费怎么办?这样,你回医院照顾小宇,我在这里闹,一定让那个司机多赔点钱给咱们。”  姚父一听觉得有道理,“好,我现在就去医院守着,你自个儿当心这点儿,有事给我打电话。”  夫妻二人就这样说好了,过年之前的这几天,他们分头行动,姚母负责找货车司机赔钱,姚父负责照顾还未完全康复的儿子。  *  第二天一早,沈辰旭得知姚若雪死亡的消息,他第一时间从家里冲到公司,连门也没敲,直接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正在打电话的沈立明看到气冲冲的儿子,皱起眉,和那边客套的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一大早的,没规没矩的做什么?”男人厉声询问,顺便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抽上。  沈辰旭将死亡鉴定书扔在沈立明的办公桌上,那架势像是要杀人,“爸,是不是你做的?”  沈立明自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他甚至连那份资料都没看,眯起眼睨了眼儿子,气的拍桌而起,“你放屁,他妈的我那么傻,谋杀她肚子里的孩子对我有什么好处!”  “之前你不是说要做掉她肚子里的孩子吗?”  沈立明一巴掌甩在儿子脸上,“畜生,你给我动脑子想一想,一个女人死了就死了,你还来质问我,这些是你该问的么?”  “我告诉你沈辰旭,即便是我做的,也轮不到你来质问我!”  “一大早就把公司弄得乌烟瘴气,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的业绩是不是上去了,可以去老爷子那里领赏了?”  沈辰旭像个木头人一样的站在原地,任凭父亲打骂。  “明天老爷子就要检查你和阿皓的成绩,怎么,你这是有信心打败他了?”  沈辰旭抿着唇没说话。  “赶紧的,滚啊!”  “爸,我们完蛋了,她死了!”沈辰旭突然咆哮出声,面部表情扭曲,看起来十分痛苦。  沈立明瞧着他这样儿,不由得怒火攻心的再次扇了他一巴掌,男人英俊的脸红得像火,除了麻木,他感觉不到丁点疼痛。  “妈的,沈辰旭,你给老子听清楚了,她死不死碍不着我们什么事,她本来就是我们给沈辰浩挑的女人,只不过意外让她怀了孕,这是我们没想到的,如今她死了也好,证明老天都不想留下沈辰皓的野种,你有什么好悲伤的?”  “我看你是中了邪了,赶紧滚蛋,好好去面壁思过!”  沈辰旭呆泄的立在那里,沈立明说的话他懂,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末了,他僵硬的转身,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是啊,一个女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大不了他真的找个女人去生孩子,再重新谋划这一切就好了,可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  当初老爷子发话,他和阿皓,谁能诞下沈家的骨肉,就能分到一小笔沈家的不动产,好几十个亿,竟然要送到一个小奶娃手里,这让他们怎么服气?  原本给沈辰皓送女人,是想找个机会在老爷子面前揭穿他不洁身自好的真面目,没想到那个女人却怀了孕,后来的一切,也都在他们掌控之中。  只是那个死去的女人,真的是她吗,她死了?  沈辰旭还是不相信,明明前天晚上他还见过她,差点没把持住想直接在包房里把她给办了,谁能接受,今天那个女人成了阴阳相隔的鬼魂?  事实上,他们见过不过是几次而已,他有过恻隐之心,也动过杂念,但仅仅也只是动过而已。  沈辰旭颤抖着手点燃了一根烟,眸光里溢出一丝难得的悲伤。  *  医院这边,沈辰皓今天上午做接骨手术,他从早上醒来一直盯着窗外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希望总是落空。  林允熏自沈辰皓出事后一直没有来过,沈夫人心里很是不舒服,女人家的藏不住话,一大早的她又和丈夫说起这事儿。  沈立轩还从未这样守着过他们俩娘,夫妻二人冰冷的关系因为儿子的这件事也逐渐缓和。  原本自强自立的沈夫人,也学会了依靠丈夫。  “立轩,你说这林家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有他们这么做人的么?”  儿子出事三天,他们不光人没来,竟然连一个问候电话都没有,他们家的女儿是不是不想嫁给阿皓了/  沈立轩从来不在乎这些小细节,他只有一个要求,儿子觉得怎么好怎么做,毕竟林允熏是要和儿子过一辈子的人,“这事儿看阿皓怎么说吧。”  “你呀,帮着拿个主意不好么,阿皓躺在里面,他自个儿怎么拿主意,那个女人走了,他总归要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沈立轩呢喃着这两个字,蓦然间变得失落起来。  新的生活,哪有说的那么容易呵,他用了这么多年也无法忘怀当年的那段情,阿皓,他能做到么?  可若是那个女人留下来和阿皓也是没有机会的,说不定能还会打压阿皓,所以,沈立轩也赞成了妻子的做法,将姚若雪给送走了。  这是他这辈子做的最亏心的一件事,为了这事他昨晚一夜未眠,总觉得良心不安。  他们以权压人是不是太过分了点?凭什么要求人家女孩儿离开,说不定她有别的打算呢。  夫妻二人正说着话,突然从走廊的另一头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男人西装革履,眼底的那抹无常的情绪被很好的影藏起来,看上去异常的精神。  只是那张英俊的脸似乎变了点,好像是肿了。  当然了,沈家夫妇不会关心这些,即便沈辰旭化成灰,他们也是认识的。  沈夫人看到他,眯了下眼,神情紧绷,厉声呵斥,“你来做什么?”  沈辰旭提着果篮,眼角的笑意很浓,“婶婶这是说哪里话,我当然是来看阿皓的。”  “医生说了,不能随便探望,你请回吧。”  沈辰旭嘴角的笑容越发肆意,邪恶的挑了下眉,“我有重要的事要和阿皓说,保证他听了之后,断掉的腿都能恢复。”  说完,沈辰旭就要直接越过沈夫人进去沈辰皓的病房。  这个男人来,绝对是不怀好意的。  沈立轩再怎么说是长辈,虽然他们兄弟的关系不好,总归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侄子,说话也客气,“阿旭,你回去吧,阿皓需要休息,医生说了不能随便让人探望。”  “叔叔,我保证不会打扰阿皓太久的,您放心好了。”  沈立轩挡在他身前,神色严厉,“我想阿皓这个时候也不愿意见你,若不想闹得太难堪,你还是请回吧,免得事情闹到老爷子那里,我们两家都没有颜面,你说是不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沈辰旭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今早他已经在父亲那里受了训斥,若是真的闹到了爷爷那里,他会得不偿失的。  这个消息,他会想其他办法告诉阿皓,相信那个男人一定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呵。  然而,在这个时候,特护病房里的沈辰皓却给沈夫人打来电话,让沈辰旭进来。  沈夫人吓得不轻,这个沈辰旭一看就知道没安好心,若是进去,不刺激她的儿子才怪。  “阿旭有事得回去公司,他的心意,我和你爸帮你领了。”  沈夫人在电话里这样和儿子解释,明显就是没有让沈辰旭进去的打算。  “你呀,好好休息,等做了手术我就让人来看你。”  “……”  沈辰旭也是个成了精的,趁夫妻二人安抚沈辰皓,他第一时间溜了进去。  正在打电话安抚儿子的沈家夫妇看到这一幕,也心惊的跟着进去,却来不及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沈辰皓,你躺在这里算什么本事,你知不知道,昨晚京都发生的一起车祸,你爱的女人被砸死了!”  世界好像地震了,地动山摇。  听到这句话的沈辰皓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原本倾城绝色的脸因车祸而变得异常憔悴,这会儿更是因为这个消息而崩溃了。  “你还不去看看她么,过两天她可就要下葬了,连脸都识别不了,何等的惨烈,沈辰皓,你是没看到啊……”  他不好过,凭什么要让沈辰皓好过?!  所以沈辰旭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后,收敛了下情绪,他直接来了医院,就是想让沈辰皓也受受刺激。  果然啊,不出他所料,沈辰皓的反映一点也不比他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爱那个女人,得知死亡的消息,足够他心痛好一阵了吧。  达到目的的沈辰旭冲出了病房,还没关上门,他便听见里面传来沈家夫妇二人的仓皇的惊呼声。  “阿皓,阿皓……你怎么了阿皓!”  ……  昏迷了好几个小时,沈辰皓才清醒过来,沈家夫妇一直陪着他。  看到病床上的男子醒来,沈夫人第一时间凑过去,她泪眼婆娑,嘶哑着声线问,“阿皓,你怎么样,还好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沈立轩相较于妻子要淡定一些,男人的情绪总是不容易暴露的。  他站在窗前,望着母子二人,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也怪他,这些年疏忽了对母子二人的关心,儿子的成长经历相较于沈辰旭,总少了那么一丝霸道。  这在沈家,是忌讳的。  而他,这些年因为那个女人的离去,同样养成了不争不抢的性子,在外人眼里看来是懦弱,其实不然,他们只是不在乎那些表面上的东西罢了。  沈立轩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会经历和他一样的事,这种痛,可能要一辈子扎在心尖儿了。  沈辰皓脸色苍白如纸,他费力的从唇间挤出一句话,“妈,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昨天他看到这则新闻就觉得不对劲,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儿,看来,他的感觉还是很准的,真的是她出事了。  只是,沈辰皓不相信,好生生的一个大姑娘怎么就这么没了。  会不会是弄错了,还是他昨天赶她走,她心里不舒服……  这个理由,沈辰皓不敢想下去,他自责的不行,满脸的痛,满脸的懊悔。  如果昨天不是他赶她走,说不定她也不会出那件事,留在这里一直陪着她,至少是安全的啊。  沈夫人早已泣不成声,她从未见过儿子这幅样子,像是随时会断气一般。  “妈,你去看过她了吗?”  沈夫人摇头,她咬着手背,有苦说不出。  沈辰皓精致的嘴角忽而溢出一丝笑意,“不用去看,也许是你们搞错了,她那么仔细的一个人,工作上鲜少出错,怎么可能出这种事情呢,怀了孕,她不可能在大街上乱跑的。”  他始终不相信,姚若雪真的就这么没了。  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  过了良久,沈夫人缓过气,她低声道,“阿皓,一会儿得做手术了,你好好休息会吧,嗯?”  沈辰皓摇头,“妈,你把她找来,做手术我想要她陪着。”  “阿皓!”沈夫人痛心疾首的喊他。  沈立轩一刻也听不下去,因为他是经历过这些事的人,每听儿子说一次,他的心就痛一次,多年前的回忆从脑海里一涌而出,令他几近站不住脚。  安排的手术时间已过,沈辰皓却坚持不做手术,要见到姚若雪。  沈夫人没办法,只好给慕昀峰和叶子晴打电话。  叶子晴接到沈夫人的电话时正在剧组化妆,听到这个消息,她立马去给贺导请假。  今天要拍的这场戏是几个女人大戏,骄阳殿内,为了庆祝骄阳郡主从正妃晋封到贵妃的,联手对付女二号黎欢的撕逼大戏。  所以,黎欢这个角色在这场戏里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她是一刻也离开不得,再说快过年了,剧组为了赶进度,每天都很晚才收工。  叶子晴顾不了这么多,撇下化妆师直接冲出去找贺导。  剧组的所有演员都各就各位了,若是差了叶子晴一人,那么刚才的准备工作都是白费,浪费精力不说,更重要的是耽误了所有人的时间。  论赔偿的话,叶子晴一个小演员是赔不起的。  即便贺导平时对叶子晴有特殊的照顾,这会儿也是不允许的。  只要不是家里出了人命,贺导坚决不放人。  叶子晴没办法,只能走到一边给慕昀峰打电话,恰好慕昀峰也和沈夫人刚刚通完话,正准备打给叶子晴,没想到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被贺导卡在剧组了。  他得赶紧去把人给捞出来。  慕昀峰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剧组,叶子晴哪里有拍戏的心思,一直在和贺导纠缠,“贺导,我真的没有办法,必须过去,人命关天。”  “叶子,不是我不帮你,你看看,徐丹都等着呢,她脾气不好,若是这场不拍的话,估计一会儿损失的钱要你赔。”  叶子晴正准备说赔就赔,慕昀峰就适时的赶到了。  慕昀峰一来直接将叶子晴搂进怀里,羡煞所有已经各就各位的小演员,他脸上的笑容和煦,一个挑眉就能蛊惑人心,“贺导,人我先带走了,你行个方便,至于需要赔多少钱,你回头告诉我,我双倍赔给你。”  这话,他妈霸气啊。  慕昀峰的面子贺导不可能不给,更何况人家都说了赔偿,还是双倍,即便他着急剧组的进度也得放人。  贺导只得道,“行吧,我先拍别人的戏。”  “那就谢了。”  慕昀峰笑着说了声,而后又凑在叶子晴耳旁低声说了句,“我们走吧。”  “嗯。”叶子晴是真着急,也没注意到两人此刻的动作有多亲密,有羡煞了多少人。  他就这样走了,都没有来的及和程卿打个招呼,仿佛她在他眼里是个透明人。  这下,众人更加相信慕昀峰已经有了新欢,早忘了程卿的存在。  徐丹不禁笑出声来。  “真是笑死人了,有的人还一心想做慕太太呢。”  “呵呵,这慕少啊,也是喜欢到处留情,你说怎么就不给程姐留点面子呢,要找也该找别的剧组的啊。”  “男人一旦发起情来,看对了眼,还顾及前女友的面子么,当然只顾着自己舒服了。”  “对对对,谁让他爽谁就是他的宝贝!”  “……”  众人附和着徐丹的一句话你一句我一言的开始攻击程卿,刺激得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此时的程卿穿着戏服,也是皇上的妃子,只不过是个女三号,没有那么惹人注目,也难怪刚才慕昀峰没有注意到她。  第二次了,这已经是慕昀峰第二次毫不顾忌她的面子,把叶子晴从剧组带走。  难道他都没有想过她的处境么?  即便程卿的指甲划破了手掌心的肉,也难以消除心头的恨意和怨气。  好一对狗男女,既然如此,慕昀峰当初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  程卿捏着手指,很霸气的回过去,“徐丹,你听不懂是不是,我早就说过了,慕少和叶子是兄妹关系,我看应该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否则叶子晴不会这么着急。”  “兄妹?”徐丹一听更觉得好笑了,“我说程卿,你脑子进水了吧,有看到过哥哥用那种眼神看妹妹吗,慕少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小叶子,亏你还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连个男人都看不穿,也真是蠢到家了。”  “你!”程卿美艳的脸气的青紫,却被徐丹怂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这个女人明显是在故意针对她,看她的笑话。  徐丹抚摸着涂着指甲油的手指,轻佻的笑了声,“我好心提醒你,趁现在还年轻,行情好,赶紧找个下家,虽然不及慕少,但下半辈子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至于你想要的女一号,恐怕这辈子都是做梦了。”  “哈哈……”  众人跟着笑出了声,说完这些,他们也懒得再理会程卿。  朱玲玲等那群人走后才过去程卿身边,“程姐,我们也走吧。”  因为叶子晴不在,贺导已经通知了今天下午全体休息,还特意请了他们剧组的人吃饭,据说这顿饭都是慕少买单,当做给剧组的人赔不是。  这个慕少,对叶子晴那丫头比对程卿还贴心啊,当初,他和程卿在一起,可没有为剧组的人做过什么。  果然,小丫头比较有魅力,程卿到底是老了,跟不上男人的口味了!  呵。  这对于徐丹当然是最好的,她一直以为叶子晴和江寒私下里有什么关系,现在看来,是她多想了。  程卿失魂落魄的坐进了保姆车,她浑身冷的发抖,这一次,慕昀峰给她的打击是巨大的,连贺导说聚餐她都没去。  慕昀峰买单请剧组的人吃饭,是为了叶子晴,那么她算什么呢。  她若是去了,还不被那群人笑话死。  可朱玲玲不这么觉得,本来程卿就和贺导的关系不怎么好,若是请吃饭也不去,岂不是驳了贺导的面子么?  所以,程卿刚上车,朱玲玲就开始劝,“程姐,要不我们去吧,贺导刚才的脸色很不好,若是这个时候和他发生矛盾,对我们未来的发展很不好啊。”  程卿哪里有心思想这些,刚才徐丹一伙人对她的羞辱还不够么,她还要去,是等着她们羞辱是不是?  “玲玲,你说,慕昀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你也看到了程姐,我想,慕少大概真的对叶子晴动了心思。”  程卿冷笑了声,“连你现在也不想骗我了吗?”  其实她又何尝不知道,慕昀峰早就对叶子晴有别的感情,只是那个男人不自知罢了。  要是这样的话,她要怎么办,难不成以后都要这么苟且偷生活着,在娱乐圈成为一个大笑柄么?  好不容易得到的恩宠,她又怎么舍得拱手让人。  他既然这么狠心,那么她也不必手下留情。  不就是叶子晴么,他那么心疼她,她就伤害他最心疼的人。  “开车!”程卿闭了下眼,咬着牙吩咐前排的司机。  为了慕昀峰,她差不多花光了积蓄,若是这会儿和那个男人分手,对她是雪上加霜的打击,这辈子恐怕都难以翻身了。  *  陆七自从得知姚若雪死亡的消息一直心神不宁,这事儿她也不好和权奕珩说,好长时间都是闷闷不乐。  男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没有做声。  徐特助过来汇报工作的时候,陆七也是闷闷的打了声招呼就想出去。  权奕珩却叫住她,“老婆,你在这里陪着我。”  陆七惊愕的望着男人,乖乖的拉了把椅子坐下。  被虐成狗的徐特助,“……”  能不能不要这么秀恩爱,他可是来谈工作的,可不是随时准备来受虐的。  一些工作上的事情令陆七听得无聊,权奕珩也看出来了,他开口道,“老婆,麻烦你出去给我买一杯热饮。”  陆七乖乖起身,明白他们是要谈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大概不方便听。  虽然理解,她心里还是不痛快的。  都结婚,难道权奕珩还防着她么?  不过,权家的事情陆七也不想插手,出去就出去吧,她正好也想去透口气。  病房里,徐特助把得到的东西交给权奕珩。  男人仔细的浏览了一遍,他单手摸着下巴,似是在想该怎么处理这些东西。  “权少,我们要告诉慕少么?”  权奕珩摇头,“不要轻举妄动,我怕阿峰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是啊,等了那么多年的一个女人竟然是一个千人骑的贱货,想必哪个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慕少那样身份尊贵的人。  徐特助也能了解权少的顾虑,所以这才把陆七支开,女人通常比男人冲动,就怕她听了之后心疼小姑子,把这事儿给抖了出去,其实对小叶子并不好。  他们不希望慕昀峰是一时赌气接受了小叶子,那样的话,这种婚姻也是不幸福的。  末了,权奕珩做出了决定,“你把这些东西用快递的方式寄给阿峰,一定要阿峰亲启。”  这件事情必须要让慕昀峰知道,他不是傻子,只是太尊重自己的爱人,忍着不去查程卿这四年的下落。  这事儿吧,关系到权奕珩妹妹的终身幸福,要不然他也不会插手了。  程卿是个好女孩儿也就算了,若是这么个货色,权奕珩也希望慕昀峰能好好考虑清楚。  慕昀峰出生尊贵,肯定是个要面子人,程卿在国外经受的那些丑事,他肯定不希望被别人知道,那么就用快递的方式,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当然了,如果这些资料落到慕夫人手里,让她转给慕昀峰,说不定慕少还会怀疑是慕夫人搞得鬼。  所以权奕珩吩咐,必须由慕昀峰亲自拆开看。  这件事,慕夫人最好避嫌,毕竟慕昀峰已经是成年人,能自己判定出好坏,无论做出什么样的抉择,他们都是没有权利干涉的。  陆七买了两杯热饮回来,权奕珩和徐特助结束话题,她递给徐特助一杯,弄得徐特助是感激涕零。  总裁夫人竟然给他亲自买喝的,真是太受宠若惊了。  “谢谢权太太。”  这个称呼令陆七怔了怔,她很大方的笑道,“不用客气,你们说完了吗,要不要我出去?”  权奕珩拉着她的手道,“不用,你坐在这儿就好了,我们聊完了。”  徐特助受不了两人的恩爱,“那权大少,我先告辞了。”  “嗯。”  男人轻轻应了声,目光里都是挚爱的妻子,连看他一眼都显得浪费时间。  “说什么呢,你们俩神神秘秘的。”  权奕珩嘴角溢出的笑容宠溺,他手掌落在女人头顶,“工作上的一些事,怕你听着无聊。”  陆七耸耸肩,“我都好久没工作了,其实听听也无妨。”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怎么了?”  姚若雪的事情陆七答应了她不对任何人提起,而且这个男人和沈辰皓的关系那么好,她还是不说为妙。  再者,她还没弄明白,姚若雪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只要提起这事儿陆七就一阵心惊,手都开始抖。  为了不让权奕珩发觉,她刻意转移话题,“我听说权玉蓉醒后闹得很厉害,你就不去看看她?”  “去,当然得去,这不是在寻求一个时机么。”  陆七知道逃不掉这一天,他不仅今天要和权玉蓉见面,以后的每一天,在权家都会碰上那个女人。  她若是进去权家了,会不会被那些人直接吞掉?  陆七深吸口气,神色复杂。  “怎么了,看你好像……”  其实权奕珩是知道她的心思的,这个女人外表坚强,其实内心很脆弱,她受过一次伤害,能把心交给他,相信他已经很是不易,他怎么舍得伤她一丝一毫。  只是,权奕珩希望,她能把这些痛苦和犹豫告诉自己,他都能帮她解决,也能宽慰她的心。  然而陆七骨子里的那份要强不允许自己那么脆弱,摇头道,“没什么,我去问问爸爸,看什么时候合适去看权玉蓉。”  现在的陆七已经习惯叫权昊然一声‘爸’,这个男人已经接受了她,那么她也没什么好矫情的。  她不肯说,权奕珩也不勉强,微微的点了下头,“嗯。”  下了楼,陆七看到了令她惊讶的一幕,走廊里来了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子,白发苍苍,看起来精神而威严。  她猜测着,应该是权老爷子,他知道权玉蓉的事了吗?  陆七赶紧藏起来,默默听着两人的对话。  权昊然站在老爷子面前,听着他训斥,“权昊然,你真是长本事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是不是要等蓉儿真的出了事……”  老爷子直呼儿子的名字,显然是十分生气的。  权昊然轻咳了两声,老爷子来的太突然,即便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真的和老爷子面对面,他又少了那份该有的坚持,毕竟老爷子是长辈,“爸,我这不是怕您担心么,您的身体刚刚好些。”  “哼!”老爷子不悦的哼了声,明显不信他的鬼话!  ------题外话------  今天清清家里停电了,是在外面写的,一万字木有分开,不过好歹写完了,么么亲爱的小仙女们,看文愉快…看清清这么努力的份上,小仙女们有票子就投给清清吧…爱你们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