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70 程婊砸的资料到了慕少手里

270 程婊砸的资料到了慕少手里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8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0
    叶子晴过去权奕珩的病房,陆七并不在。  权奕珩躺在床上看资料,刚才和老爷子发生一场激烈的争论,他这会儿有点累了。  看到叶子晴,他不悦的开口,“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哥,你什么意思啊,我来看看你都不行么,嫂子呢,怎么没看到她啊?”  平时若是嫂子在,她过来打扰惹哥哥不高兴也就罢了,可现在就他一个人,还摆着一张臭脸,真是够了。  “你嫂子照顾我好几天也累了,我让她回去休息。”  “哦!”叶子晴一声拖得老长,若有所思的看向自家哥哥。  男人闻言眯了下眼,抬手在叶子晴头上敲上一记,“想什么呢。”  这丫头,也不知道矜持点,脑子里装的全是那污秽的东西,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一说话活像个老司机。  叶子晴在头上摸了把,她笑得贼,“我什么也没想,倒是你,哥,你还能憋住么,还是这几天你浴血奋战?”  权奕珩,“……”  叶子晴眼见哥哥神色不对,赶紧捂住嘴,“那个,哥,我就来看看你,既然嫂子不在,我就走了。”  “等等。”权奕珩合上资料,叫住她。  “嗯?”  男人问,“你和慕昀峰,你们怎么样了?”  这还是权奕珩正式和她说起慕昀峰,叶子晴顿了下,故作轻松的道,“什么怎么样,我们就是兄妹关系,他过了年就要结婚的。”  “嗯,那你过年呢,听妈说,你要和那个什么江寒去A市见他的父母?”  “这个……”  “过年还是哪里都不要去,很多事情等待的是机会。”  叶子晴,“……”  她哥是只老狐狸,说话也从来不说透,但叶子晴明白,他这话是意有所指的。  难不成她的机会来了?!  呜嗷。  “怎么,跟着我这么多年,话都听不明白了,怎么选择全在你自己。”  意思是,哥哥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她哥哥在这中间做了什么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叶子晴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反而会让哥哥鄙视她的智商,何苦呢。  她还是注意下吧,或许不久后她的慕哥哥就抱着她求婚了呢。  哈哈。  叶子晴越想越带劲儿,其实若是慕哥哥害羞不求婚,她可以主动的啊,谁说求婚一定是男人的事儿?  唔,她就等着程婊砸和慕哥哥分手吧。  “嫂子,在哪儿呢。”  “在我家啊,好,我马上回来,跟你说件事儿啊。”  叶子晴高兴得不行,这事儿吧只要她哥哥插手了,就八九不离十了。  殊不知,感情的事从来都是情不自禁,和别人无关。  正在帮叶子晴收拾行李的权妈妈听到陆七打电话从卧室出来。  “小七,是叶子吗,你让她赶紧回来。”  陆七耸耸肩,“那个,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这丫头也不知道什么事儿高兴成这样,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和她说了。  难道是慕昀峰浪子回头了?  估计真的浪子回头,权妈妈这儿也有点难过关了,人家已经认定了江寒。  刚才陆七和权妈妈聊了好一会儿,深知她心里的女婿是江寒,自然是对慕昀峰不满的。  权妈妈叹气道,“这丫头,怎么就不不知道矜持点,小七啊,妈妈老了,有些事力不从心,你一定要帮着点,别让阿峰和叶子来往了。”  这事陆七倒是很赞同权妈妈的想法,要是慕昀峰对叶子晴真的没有男女之情,他们还是不要经常见面的好。  有时候看到小姑子为了慕昀峰做的那些傻事,她都忍不住心疼。  不过,这么快和江寒确定关系,陆七觉得应该多考虑考虑。  毕竟这不是叶子晴自己的意思。  不管一个人有多好,若不是自己爱的那个人,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  “小七,你觉得江寒怎么样?”  陆七想了下开口,“还行吧,我也没怎么多接触他,不过看他的电影,确实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  “是吧,我就知道咱们家的叶子不差,你看,江寒和阿峰比起来,哪点差啊。”  陆七,“……”  这不是差不差的问题吧,而是在于,您女儿喜欢谁,愿意嫁给谁。  正说到此,叶子晴便挎着包进来了,“我回来了!”  权妈妈不悦的哼了声,径直问,“今个儿我去剧组找你了,说吧,又和慕少去干嘛了?”  “妈,你派人跟踪我?!”叶子晴连口水都没喝完,惊呼道。  她不由头疼,她妈怎么就盯着她不放呢,她和慕昀峰在一起又不是去干杀人放火的事儿。  陆七低低在叶子晴耳旁说了句,“你妈那眼神,什么事儿别想瞒过她。”  叶子晴,“……”  权妈妈也不想听女儿解释,她走近卧室,把收拾好的行李箱拖出来,“那,行李给你收拾好了,江寒说下午四五点到,等他来了,你们一起滚蛋。”  “妈,您就这么嫌弃我,这,这是要我离家出走?”  “我是让你别错过了好男人。”  我的天,大过年的,别人的妈都在盼自己的孩子尽快归笼,她倒好,竟然将自己的孩子往外赶。  陆七因为还要去看望黄娅茹,权妈妈也就没留她吃晚饭。  没一会儿江寒就从A市来了,给权妈妈带了不少特产和保健品。  权妈妈喜笑颜开,“你这么远过来还带东西做什么,累了吧,要不你们吃饭了再走?”  江寒,“……”  叶子晴一手拍向额头,“……”  她妈要不要这么急啊,人家都还没坐下呢,她就说什么时候走?弄得她好像嫁不出去似的,是把自己硬塞给了江寒。  权妈妈说着又去卧室里收拾了一些东西,包括叶子晴的冬衣,还有带给江家父母的礼物。  江寒倒是挺高兴的,他撞了撞叶子晴的肩,“你妈已经迫不及待把你交给我了,怎样,做好准备没有,今晚要不要尝尝影帝大人的味道?”  叶子晴听不下去,虎着一张脸呵斥,“去你妈的,做梦吧你!”  “叶子,这些东西有些沉,让江寒给你拧着。”  江寒接过权妈妈手里的东西,还真有点重量,也不知道这个朴素直爽的妈妈弄了些什么,就这举动,让他看了都觉得温暖。  “阿姨,您太客气了,其实叶子去我家什么都不用带,东西呢,我们也可以到了A市再买。”  权妈妈摆手,“那哪儿行啊,京都的很多东西A市没有,跟你刚才给我带的东西一样,京都也买不到,一点心意,希望你父母还不要嫌弃。”  “阿姨,您太客气了,我爸妈肯定会很高兴,他们……”  话还没说完,叶子晴像是突然看到权妈妈收拾好的冬衣,“妈,你说弄着些干嘛啊,我又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了,非得带上这么多衣服么?”  “带着总是好的,我看了天气预报,A市那边也冷呢,你得多带点衣服。”  左右不过是两天,贺导那边催的急,他们大年初二剧组就得开工,初一的晚上就得回来了,还要带这么多东西,好像要她到江家不回来了似的。  “阿姨说的话你就听着吧,反正有人拧着箱子,怕什么。”  叶子晴抽了抽嘴角,竟无言以对。  这两货竟然同流合污的卖她,也不问她愿不愿意,谁要去A市了?  江寒仿佛一刻也等不了,和权妈妈唠了几句磕便告辞了,“阿姨,您自己注意点身体,等大年初一的晚上我们回来陪您。”  “好好好,没关系,我啊,有人陪着。”  切。  叶子晴嘟了嘟嘴,没了她,谁陪妈妈过年啊,还说的这么轻松。  每年除夕,阿珩哥哥都是要回权家的,也不知道嫂子会不会跟着回去。  其实把权妈妈一个人丢在京都,叶子晴是不忍心的,可惜啊,她的这份孝心!  江寒原本前天才去A市,为了叶子晴,今天又来了一趟京都。  没办法,谁让他喜欢她呢,无论来多少次都是没关系的。  两人一起上了车,行驶的方向却不是机场方向。  男人调侃,“没想到啊,小叶子,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他以为还要过年以后才能见到这丫头呢,着实发愁,没想到权妈妈是神助攻啊。  叶子晴傲娇的哼了声,“少嘚瑟,我是不会跟你回家的。”  “正好,过年我也没打算回家。”  为了讨她妈开心,江寒特意说了带叶子回家过年,要不然,这个年叶子就难做了。  他只希望这个年她能清静,也能理解长辈们的心,他也是经历过这些事的人,自然什么都懂,所以,也就不希望喜欢的女孩也经历这些。  若是她真的喜欢他,江寒肯定会不由分说的带着叶子晴去A市,可这只是他一厢情愿,他又何必强人所难,到时候连朋友都没得做,他岂不是更吃亏?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是笨蛋干的。  所以,两人商定就在京都过年了,除夕之夜他会陪着她一起度过。  这么做其实也是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让权妈妈开心,也能让叶子心里稍微舒坦些。  他们这样的人,其实假期很少,不如趁这两天好好的玩玩儿。  两人到了江寒的公寓,把东西先放进去,过年的时候他们是不能在这儿的,免得被权妈妈视穿。  把行李箱里的东西分别拿出来,江寒问窝在沙发里打游戏的叶子晴,“今天好不容易空了一天,说吧,想让我陪你去哪里玩儿?”  叶子晴打了个哈欠,这两天为了拍那出戏她一直没怎么睡好,现在困得要死。  她就想窝在家里睡觉,好好的休息一下,可孤男寡女的,她能提出这个要求么?  男人都是有狼性的,她才不傻。  她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慕哥哥的。  “唔,我还没想好,先打几把游戏吧,晚上再出去浪。”  江寒手指点着下巴,那双深邃的眸散发出属于男性的魅力,就连深爱慕昀峰的叶子晴也有一时间的怔愣。  这货难怪男女老少通杀啊,看来,还是有点实力的。  她突然,就不敢正式他了,特别是那双魅力无穷的眼睛。  而江寒又怎会不知道叶子晴打的什么主意,大晚上的出去,她是怕两个人待着尴尬吧,上次在这里偷吻她,这丫头怕是已经引起警惕了。  没办法,谁让她那么诱人,他没控制住呢,也算是留给他一个念想吧。  *  这边,慕昀峰从医院离开后,第一时间给程卿打电话,不出他所料,电话那头的女人口吻很不好,声音沙哑,却带着原本的傲气,怎么也不肯和他说。  “阿卿,你在哪儿,我现在过来。”慕昀峰被夹在人流里,他看了眼时间,若是和去程卿的公寓至少也要一个小时。  快过年了,他想着是不是该送给她一个礼物,也当他这次的失误。  程卿拿着手机,喃喃道,“你不用过来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慕昀峰也清楚这次是自己过分了,他没有多说,而是发了一条信息给朱玲玲。  ‘你们在哪儿?’  收到信息的朱玲玲把信息递给程卿,不管怎么样,她还在这个女人手下做事,在没有离开之前,什么是都还是要为她着想的。  此时的程卿站在公寓的阳台上喝咖啡,后天就是除夕了,她和慕昀峰之前就闹了不愉快,若是这一次她还那么僵持,估计这个男人也会没耐心了。  不管怎样,除夕之夜她是一定要去慕家的,而且这件事要闹得人尽皆知,特别是剧组的那群小贱人,她要让他们看看,她程卿是怎么进去慕家的。  呵。  “你告诉他实话吧。”程卿丢下这一句,去了客厅敷面膜,静静等待慕昀峰给她过来道歉。  她不是傻子,能听得出来,男人言语里是有愧疚之意的。  她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  朱玲玲很快给慕昀峰回了一条消息。  ‘我们在公寓看剧本,程姐今天被剧组的人欺负了,心情很不好。’  结果和慕昀峰想象的差不多,他把车调转了一个头,直接往自己的珠宝店去了。  给女人买东西,除了珠宝首饰慕昀峰想不到其他,通常他送给慕夫人也就是这些东西。  挑了一条最新款的项链,慕昀峰直接去了程卿的公寓。  结果敲了好半天门也没人开。  程卿窝在沙发里看电视,品着红酒,即便外面震得快翻了天,她也装作没听到一样。  朱玲玲坐不住了,“程姐,要不就给慕少开门吧。”  “开什么开,道歉难道一点诚心都没有吗?”程卿将手里的高脚杯重重搁在茶几上,眼神冷冽的训斥,“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我是怎么被徐丹那个贱人嘲笑的,现在整个剧组,谁不看我的笑话。”  “他这么忽略我的感受,我凭什么这么容易就原谅他?”  程卿今天也确实受了委屈,那个徐丹说话真是一点也不顾及面子,换成是谁都受不了啊,更何况是在国外被不少男人捧着的程卿。  不过慕少都来了,也不能让人这么站着吧,而且最近程姐和慕少的关系一直不怎么热乎,若是这个女人再这么作下去,估计慕少火了会直接一脚将程卿给踹了。  果然,敲了快二十分钟的慕昀峰火了,他又给程卿打电话,不接。  这不是故意的么?  男人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站在公寓的走廊外,偶尔路过的小迷妹们看到他,都会上前调侃两句。  奈何慕昀峰心情不好,都统统用一个‘滚’字作为回复。  他的吼声和偶尔路过女人的调侃声,里面的程卿听得十分清楚。  “你看看他,即便来给我道歉也忍不住想要找人别的女人,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说,这样的道歉,我要么?”  朱玲玲可不这么认为,人家慕少有资本傲娇,可程卿呢,她的傲娇资本全部来自慕昀峰,一旦真的惹火了那个男人,说不定她比现在混的都惨。  大概是这些年,她一直被慕昀峰这样宠着,改不了这个习惯了吧。  改不了也没事,但做人总得认清一个事实啊,现在的慕少对她早已不如四年前,她还要继续做作么?  朱玲玲看不过去,想要拿过程卿的手机接听,程卿却异常激动的吼出声,“朱玲玲,谁让你管闲事的,给我放着。”  “呃。”朱玲玲没办法,只得把手机放回原位,也懒得管了,去了另一间房挑选剧本。  贺导的这部古装剧程卿的戏份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得赶快找好下家,所以这些日子她也挺忙的。  因为热度有限,在国内程卿顶多算个刚出道的新人,很多好的资源都是轮不到她的。  除非她有过硬的后台,那么,好资源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红起来也快。  即便真的和慕昀峰赌气,她也该为自己的后来打算,给自己谋一条出路吧,干嘛要一味的作呢。  朱玲玲也是无语了,原本以为靠着程卿,有慕少这棵大树,迟早会让她红起来,可谁知,一手好牌被程卿这个脑残打成了这样。  “妈的!”  慕昀峰听到了里面隐约的对话声,爆了一句粗口。  而后,他将手里的玫瑰花和项链统统丢进了哦垃圾桶,气冲冲的走了。  听到男人远去的脚步声,程卿捂着脸哭出了声,她试图慕昀峰去而复返,却不知,男人已经走出去很远。  门外,好几分钟都没有响起她期待的脚步声,程卿又赶紧跑去阳台,视线往下,她正好看到慕昀峰的车如同猎豹般的冲出去。  妈的慕昀峰,你道歉一点诚意也没有吗,这么一下子就走了,也不说句话来安慰她,算是哪门子道歉啊。  “程姐,慕少已经走了,要不我先过去了。”  朱玲玲是一刻也不想忍受,她跟了这个女人多年,也明白她的脾气,一会儿说不定会把她当做出气筒,她还是消失的好。  “要滚就滚吧,没人拦你。”程卿没好气的道,朱玲玲刚出去便重重关上了门。  几个小时后,慕昀峰刚从酒吧回家就接到了朱玲玲的电话。  “慕少,不好了,程姐她不见了,我已经找了好几个小时了。”  原本头脑混沌的慕昀峰一下子就清醒了,他咒骂了声,“我马上过来!”  临近过年的夜晚,京都是热闹的。  慕昀峰找了将近两个小时才从一家地下酒吧城找到喝得醉醺醺的程卿。  男人冷着脸扶着她上了车,程卿喝得满面通红,她抱着慕昀峰不肯松手,只是喃喃道,“阿峰,都是我的错,我以后,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我一定改好不好?”  她这算是主动道歉了刚才的行为,虽然用的方式很让慕昀峰生气,可对于一向骄傲的她,还是不容易的。  这个女人要面子,或许他走后她就后悔了,然后就用了这种办法和他和好。  程卿今晚穿了一件全黑色的修身裸背长裙,冷艳妖娆,极具性感,是男人的致命杀手。  她眼神朦胧,呼出的气息带着一丝令人陶醉的酒味,慕昀峰深吸口气,控制着原本属于男人该有的兽欲。  其实他对她的欲望也没有那么强烈,相较于四年前这种欲望淡了很多,当时的慕昀峰想着,大概是他太尊重她,所以这些年一直克制,所以在如此迷人的她面前才会显得这么淡定。  “阿峰,你不要怪我……呜呜……”说到这儿,程卿捂脸哭了起来,“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啊……阿峰,你是不会明白我这种心情的,不是我不见你,而是,我没有脸见你啊。”  慕昀峰就这么被她抱着,一句话没说,默默听着她醉酒后的心里话。  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都会心软吧,更何况她还是他等待了多年的女人,他有怜悯之心很正常。  “阿峰,你知道吗,我之所以选择出国深造,那是因为……我想有一天自己能配得上你……可是到了今天,到了今天我才发现……”程卿抱着男人的脖子,哽咽着,“我似乎把事情想象得太简单了,一旦没了你……我他妈连个屁都不是,剧组所有的人都在欺负我……阿峰,你说,你说我还怎么见你,还有什么脸来见你,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人家能记住的只是慕少女朋友的这个头衔,而并非我程卿啊。”  慕昀峰听得头疼,他自己也喝了酒,也不明白这女人到底喝了多少,只是道,“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阿峰,我不想回去……我每天回去那里就是一个人,你知道我有多冷清么,明天就是除夕了……我不想太冷清啊。”  男人手掌落在女人头顶,他犹豫了下,终究将哭的昏天暗地的女人抱进怀里,“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得到这句话的程卿似是安了心,乖乖的坐好不再闹腾。  她就说嘛,怎么可能和慕昀峰和不好,这么一闹,估计这个男人对她更多的只有心疼。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原本已经开始冷淡程卿的慕昀峰,看到她喝醉的那一刻,听着她说的那番话,他不禁想起四年前,二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那美好的一幕像是刻在了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  陆七和黄娅茹聊完已经到了深夜,要不是黄娅茹催促着她过来,陆七这个时候还在黄娅茹那里。  除夕之夜把妈妈一个人丢在租房过年,陆七心里过意不去,她是打算让母亲和权妈妈一起过年的,也热闹,可黄娅茹说什么也不愿意,说自己做完手术没多久,很多菜都不能吃,免得麻烦人家。  她这辈子生怕被人嫌,更怕麻烦别人,陆七想不通,这样的好女人陆自成是怎么舍得辜负的。  明天是除夕之夜,陆七看了眼屏幕上的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陆自成。  到了年关,相信陆氏的那些贷款数额也是催着要的,这里面的细节陆七懂,怕是明天就是还款的期限,陆自成找她要钱来了。  刚进医院的电梯,陆七又受到了陆自成的短信。  ‘明天务必回家一趟,我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保证你听了不会后悔。’  陆七直接将短信删了,她才不要相信陆自成的鬼话。  没多久,手机又弹出一条短信。  ‘你不来,肯定会后悔一辈子。’  呵。  陆七看了不禁觉得好笑,实在不明白这陆自成又是玩的什么把戏。  行啊,反正明天她也没什么事儿,倒不如去陆家看看,以往过年她可都是在那栋豪华的别墅里,总归也有她的心血,去看看也无妨。  这么晚了,权奕珩以为妻子会在黄娅茹那里留宿,也就没有打电话叨扰她,没想到小妻子还是不放心他一个人,这么晚都来了。  男人看到她,眼底泛起一丝涟漪,“来了?”  “嗯,你还没睡?”陆七脱了大衣,在他生怕坐下。  “等你。”  简单的两个字,让两人都笑了起来。  “你爷爷,没有为难你吧。”  其实这才是陆七所担心的,要不然大半夜的她也不会丢下母亲一个赶过来。  权奕珩的身体底子好,伤口恢复得快,完全不需要人照顾了,只是需要在医院消炎,以防感染。  “他是我爷爷,怎么可能会为难我,我受了伤,他心疼还来不及呢。”权奕珩故意把话题说的很轻松,免得她听了会紧张。  “那就好。”陆七知道老爷子不会那么好说话,不过就像是权奕珩说的,他总归是老爷子的孙子,加上权奕珩又受了伤,应该不至于太为难他的。  “对了,小七,你明天还是做下准备,说不定我爷爷会见你。”  “明天啊,这么快?”  “一点都不快,我们结婚都快半年了,也是该让你见见我的家人了。”权奕珩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大半天没见,说实话睡觉之前还真有点想她,可他知道,有时候必须给她一点私人空间,“老婆,都怪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以后有什么事儿我一定不瞒你。”  唔,当然了,除了令她担心的事儿,他得自己担当起来。  “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再瞒我……”  “怎么样?”男人忽而深情的盯着她,似是在等她说一句动情的话。  陆七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脸颊微微染了一丝红,“当然,当然是我也什么事儿都瞒着你。”  男人宠溺的轻笑声,牙齿在她指尖上细细的咬着,“我还以为老婆你要强上了我呢,你老公我一直都等着这一天。”  陆七,“……”  这男人,就是没个正经。  不过说实在的,他们真的有好些日子没有过夫妻生活了,以他的强壮,真的能忍么?  “老婆,想什么呢?”  被打断的陆七不自在的咳嗽两声,“咳咳,你说你爷爷明天要见我?”  “我猜的,你最好准备一下,老头子不好对付。”男人安抚她,“不过呢,你不用当他是我爷爷,不对的地方可以说,有老公我帮你撑着呢。”  是不是这样啊,真的什么都可以说么?  第二天一早,陆七果然接到权昊然的电话,说是老爷子的人在到处打听她,让陆七别再医院待了。  反正都是要见面的,陆七在早上七点半,故意让老爷子的人找到了,也节省了时间。  医院附近的某家高级会所,老爷子坐在轮椅上喝着茶水,看到陆七被人带来,他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她不是一眼看去特别漂亮的女人,但骨子里透露出的那股子气质却是很多女人身上都没有的,她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而那双眼睛却又异常的明亮动人,不像是有坏心思的女人。  老爷子呲了声,突然有点判决不出这个女人的好坏了。  其实相较于权玉蓉,陆七是少了女人那份该有的柔软,在老爷子心里,女孩子家的就应该要温柔,而陆七表面上却看不到这些东西,但并不让人讨厌。  在他打量陆七的同时,陆七也打量了他,这是一个饱受摧残老人,他的面貌并不像他昨天说的话那样犀利,面向很是和蔼,一点也不像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权老爷子,您好。”陆七主动的和他打招呼。  “坐吧。”良久,老爷子点了点对面的位置,“喝点什么?”  老爷子对她倒也客气,和权昊然有过这种相处的陆七没有丝毫的害怕,她不客气的拉开座椅坐下,骨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自卑感,倒是让老爷子生出一丝浅浅的欣赏之意。  换做别的女人,说不定在气派上就已经让人自叹不如了,可这女人这么镇定,让老爷子很是意外。  “你和阿珩是什么时候结婚的?”老爷子直接切入主题。  “今年九月份。”  老爷子眯了下眼,“有好几个月了。”  “嗯,算熟悉了。”  “熟悉?”老爷子放下手里的茶盏,蓦然变了脸,“我想陆小姐未免太自负了,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了解一个人需要一辈子,你和阿珩才相处几个月就说熟悉,陆小姐,我请问你,阿珩什么身份背景,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又知道些什么。”  陆七见老爷子生了起,她拉开座椅起身,该有的礼貌她不会少,也会以一个小辈的姿态去尊重老爷子,但若是老爷子欺负她,她也不会去退让。  “权老爷子,这是老话没错,可世界上的事没有绝对,我和阿珩虽然只认识几个月,但对彼此已经很熟悉了,有时候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要什么。”陆七想到刚和阿珩结婚的那会儿,她幸福得一塌糊涂,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权家的大少爷,“老爷子,我不知道您有没有经历过这种感情,不过我和阿珩,就是这种不需要太多言语的感情,他爱我,我也离不开他,这就够了。”  “呵。”老爷子冷嗤声,“婚姻生活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们年轻人,太过草率了。”  陆七站着没说话,默默等待着老爷子的下一句。  “你知道吗,阿珩已经在你之前就结婚了。”  闻言,陆七宛如被雷劈了般,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但她还是很镇定的一句话没说。  “呵,怎么,他没告诉你么?我们权家的孙媳妇是权玉蓉,这是权家上下,乃至整个家族都认定的孙媳妇。”  原来如此。  这个她早就从权昊然口中得知了,权玉蓉是权家认定的儿媳妇,也是权奕珩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但无论在怎么样,他们都没有结婚,所以,这些承诺做不得数。  她差点以为权奕珩之前和权玉蓉结过婚呢。  还好,她没有激动的喊出来。  这个老头子,考验人的方式还真独特,陆七敢保证,若是她刚才闹起来,大概在老爷子心里她真的就被淘汰了。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都不生气么,你老公很多事情都瞒着你呢。”  “权老爷子。”陆七喊他,“我想,您错了,权玉蓉只是你们认定的孙媳妇,可我却是权奕珩合法的妻子,我嫁的这个人是权家的长孙没错,但他也是我丈夫。”  陆七不畏惧的反驳他的话,那眼神,实实在在震慑到了权老爷子。  这个女人,不简单呐。  她和权玉蓉完全是两种不同性格的女人,要说他们权家,好几辈子都不缺钱花,压根不用和谁联姻,所以也不需要女方多有背景,只是,他一早就把阿珩给了玉蓉啊。  同一时间,程卿的公寓。  慕昀峰在沙发里躺了一个晚上,早上醒来听到卧室有动静,他敲了门才进去,程卿已经醒来,男人问,“好些了吗?”  “阿峰,你守了我一夜吗?”程卿揉着疼痛的太阳穴。  “我在沙发上睡了会,你还好么,玲玲煮了醒酒汤,你一会儿喝一点吧。”  女人突然朝他扑过来,从身后抱住男人,“阿峰,我们结婚吧好不好,我可以不要婚礼,就要你。”  慕昀峰有一瞬间的怔愣,等待是漫长的,就在程卿以为他会拒绝的时候,男人却覆上她的手,开口道,“等过年,好么?”  他心里也很不安,也不知道为什么,她提出来,他也就答应了。  他也是快三十岁的大老爷们儿了,早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又何必和一个女人计较。  过去就算了,结婚,这也是他承诺给她的。  他们本就该结婚啊。  “好。”她安心的在他背后输出一口气,算是放心了。  只要结了婚,她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哪怕没有令人羡慕的婚礼,她也是合法的慕太太。  “今天是除夕,我会很忙,晚上过来接你,我现在要回去了。”  “嗯,那一会儿见。”  程卿乖乖的松手,把慕昀峰送到门口。  他们就这样说好了,谁也不再提结婚的是,因为程卿知道,只要这个男人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一个小时后,慕昀峰刚到慕家,一个送快递的小哥交给他一份文件,“您是慕昀峰慕先生么?”  “我是。”  “这是您的快递,对方说,必须您亲自签收。”  慕昀峰皱了下眉,什么东西啊,弄得神神秘秘的,还得他亲自签收。  莫不是叶子那丫头送给他的新年礼物?  想到这儿,男人一直皱着的眉不由舒展开来,郁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最近几天有点忙更新晚了,清清会尽快调整的哈…爱你们么么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