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71 曾经的她是人人可欺的贱货

271 曾经的她是人人可欺的贱货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0
    慕昀峰刚走,程卿躺到了沙发里,据说慕昀峰昨晚在这里睡过,上面还残留着男人特有的气息。  女人白皙的手一层层拂过沙发的坐垫,嘴角勾起的笑意浅浅。  他们昨晚虽然什么都没做,可程卿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男人对她的在乎,如若不然,在她失踪后,他又怎么可能再去找自己。  朱玲玲一大早就起来了,今天是除夕,她不能回家过年,约了几个闺蜜晚上一起聚,一会儿就得走了。  “程姐,我给您熬了醒酒汤,喝点吧。”  程卿像是没听到一般,女人两条长腿外露,身子仿若猫儿一般窝在那里,指尖痴迷的划过沙发的每一寸。  “怎么样昨晚,慕少他……”朱玲玲瞧着她的动作,狐疑的拧了拧眉,她将醒酒汤放在茶几上,“程姐!”  被打断的程卿不悦的道,“他守了我一晚上。”  朱玲玲惊了下,单手扶额,眼里的失望不言而喻,“你们,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么?”  程卿从沙发里起身,她双手环胸,扬了扬眉,“你觉得要发生什么,阿峰他尊重我,自然不会轻易碰我的,他曾经说过,无论多久都会等我,到结婚的那一天我们就把自己交给彼此。”  这是他们曾经的誓言,程卿没想到慕昀峰到现在还坚守。  即便有好几次她主动勾引他,慕昀峰也能把持住,虽然她心里有些失落,但更多的是对这个男人的钦佩。  一个懂得尊重你的男人才是爱你的男人。  殊不知,若是这种尊重过了头,便是不爱的诠释。  朱玲玲也懒得再问她这些事儿,她总觉得程卿和慕昀峰之间少了点什么。  “程姐,中午贺导请剧组的人吃饭,您要去吗?”  程卿眯起眼,“去,当然要去,而且要风风光光的去,一会儿我去买几套衣服,一定要把贱人徐丹给比下去。”  “程姐,我就不陪你去了,今晚我约了人一起过除夕,您有慕少,应该也不需要我。”  朱玲玲这么说,程卿越发得意了,她心情一好,自然也会干脆的答应。  “嗯,早去早回。”而后,她去了卧房把准备好的红包给朱玲玲,“出去玩的开心点,这一年辛苦你了玲玲,你放心,等我和阿峰结了婚,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这些话朱玲玲已经听了不下无数遍,或许听得太多,她早已麻木。  顿了下,她接过程卿手里的红包,“谢谢。”  这是她该得的,至于以后会怎么样,那是程卿自己的事儿,她必须要给自己留一条路,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  既然是新年礼物,慕昀峰想进去卧室了再拆开。  慕夫人听到动静出来,看到儿子,她没好气的道,“还知道回来啊,都过年了,昨晚还不着家。”  收到礼物的慕昀峰心情不错,他抬手搂着慕夫人的腰肢,眼角的笑意很浓,“这不是有我爸陪着您放心么,不然您儿子我能这么潇洒的在外面过夜?就是有个漂亮美丽温柔贤惠的妈啊。”  “哟,嘴巴抹蜜了啊,这么甜,说吧,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求我?”  她可是记得,儿子曾经说过,要把程卿带过来吃年夜饭。  虽然吧这事儿慕夫人一直不赞成,也想撮合儿子和叶子晴,可一直没找到机会。  原本她今晚也是想让叶子过来吃年夜饭的,可若是程卿来,那不是给叶子难堪么,到时候就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还是算了吧,暂时答应儿子,今个儿过年她也就忍一忍,无论程卿那货做了什么,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了。  蓦然间,慕夫人看到藏在身后的盒子,她作势就要去拿,“今年的礼物不会又是金银珠宝吧。”  慕夫人收这些都收烦了,父子俩没有都一个样儿,每年的新年礼物基本上都是新款项链,手镯,戒指什么的,我的天,能不能换一种。  所以啊,慕夫人就盼望着有个儿媳妇,不说能改善自己的丈夫,也该改变下儿子吧。  只有和女人接触了,才会知道女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谁知,儿子却像宝贝一样的护在怀里,笑呵呵的道,“这是人家送给我的新年礼物,至于老妈你的,晚上再给你惊喜。”  慕昀峰相信,这些程卿已经准备好了,他不用太操心。  他从来不在礼物上花心思,女人嘛,不就是喜欢珠宝首饰?  “切,弄得这么神秘,千万不要是惊吓才好呢。”  “大过年的怎么是惊吓呢,等着啊。”慕昀峰扬了扬手里的盒子上了楼,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拆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这丫头通常不按常理出牌,千万不要是奇葩东西才好。  不过不管是什么,他心里都是欣慰的。  然而,等他打开包装袋,里面散落的是一张张激情缠绵的男女照片,还附带着一份文件。  慕昀峰眯了下,他蹲下身将散落在地的照片捡起来,刚翻过一张,他就被照片里的女主角刺激得差晕厥。  那张脸,千媚百转,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脸,让他牵挂了整整四年的脸,令他想念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脸……竟然被别的男人爱抚的捧在手心,而她的唇,也被别的男人吻着,疼着。  连他都舍不得碰的地方,别的男人就这么轻易的玷污了。  慕昀峰眼底的那抹光一点一点的被抽离,他死死盯着照片上的人儿,试图寻找一个突破口。  例如这些照片很有可能是被人合成的,毕竟她身在娱乐圈,他们又公布了婚讯,嫉妒的人肯定不少。  想着,他便将袋子里的资料拿出来,上面都是关于她在国外的一些生活记录,时间地点,配上这些照片,甚至文件上还给他留了程卿曾经在国外的地址,到过的地方,方便他自己去查询。  那么这些照片,不可能是假的了?  慕昀峰瘫软在冰凉的地上,明明是大冷的冬天,他靠着床沿坐在地上却丝毫不觉得凉。  他颤抖着手翻开地上的照片,每一张都是和不同的男人,动作暧昧,极具诱惑。  特别是有两张,女人上半身裸着,照片上的男人吻在她胸前,加上照片清晰,慕昀峰甚至连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看穿了。  他不傻,当然不会以为这是她在拍艺术照。  怎么会这样的?  她是不是被人逼迫的?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慕昀峰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慕夫人的声音。  “阿峰,阿峰!”  慕昀峰心烦的揪着头发,他垂着头,整个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曾经用心守护的女人竟然是一个人人可上的贱货!  他不信,不信啊!  可资料上写的清清楚楚,甚至把她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什么男人发生关系的细节,因为什么才和这个男人搅在一起都写出来了,还能有假么?  资料他也认真看过,是C国那边来的。  慕昀峰不知道,究竟是谁,能清楚这么多内幕,还把这些东西寄给了他,又有什么目的。  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阿峰,阿峰……干嘛呢,在睡觉啊?”  “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昨晚不回来就罢了,怎么回来了也不出来帮下忙呢。”  慕昀峰听得烦,他朝门外大吼道,“妈,您让我睡会,昨天去见客户了。”  慕夫人被儿子的吼声震了下,拍了拍胸口嘀咕道,“睡觉就睡觉,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此时的程卿和剧组的一群人在聚餐吃饭,贺导说了,今天是除夕,能到场的尽量到场。  有了慕昀峰的承诺,程卿当然得去。  这是一出女人大戏,剧组大多是女人,而且都是一些配角。  影后徐丹和影帝江寒都是大忙人,自然不会和他们一起。  程卿今天故意没开车,她下车的时候正好和前来的贺导碰上,不拍戏的时候,贺导这个人还是很随和的。  “贺导,真巧啊,您也刚到。”  贺导嘴角带着一丝客套的疏离,“走吧,一起进去。”  程卿挑了下眉,自然是乐意的,和贺导一起进去多有面子啊。  果然,他们俩一到包房,众人看程卿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言的寒暄几句,服务员便开始上菜了。  程卿坐在贺导旁边,众人不由低声议论。  “你说程卿怎么会和贺导一起来的,难道是贺导去接她的?”  “我听说啊,贺导和慕少是朋友,曾经还叮嘱过贺导,让他好好照顾程卿。”  “不会吧,慕少和她不是分手了吗,我们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啊。”  “人家慕少没说分手,贺导当然不敢怠慢,而且,像慕少那样的人,应该也不会太为难她。”  “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啊,她啊,就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慕少前女友的标签,不知多少女人用过呢,她算什么。”  “也是,也是。”  “姑且让她神气几天吧,估计慕少和叶子一公布关系,她就没这么神气了。”  “呵呵,我就等着这一天呢,你是不知道,我上次和她对戏,她故意绊了我一脚,还到头来要我给她道歉,我若不是看慕少的面子,能这么放过她么。”  “……”  众人的议论,程卿隐约能听到一些。  呵,这些贱货还真是会落井下石,也不想想她当初和慕昀峰公布关系,是谁一天到晚的巴结奉承她,怎么,她现在都还没和慕昀峰分手呢,这群贱人就坐不住了么?  程卿并不准备理会他们,饭吃到一半,她给慕昀峰发了一条微信。  ‘阿峰,给伯父伯母的礼物我已经挑好了,相信他们会喜欢的。’  收到这条信息的慕昀峰还坐在地上,他手里拿着那些不堪入眼的照片,那眼神恨不得将照片给砸出一个洞来。  他编辑出一条信息。  ‘阿卿,这四年,你在国外都是怎么过的,我突然很想知道。’  正准备发送,男人又犹豫了,终而将编辑好的短信删除,他知道,若是这样问,她肯定有千百种理由解释。  他现在一个字都不想听,也不想去了解她这四年究竟做了些什么。  好半天不见慕昀峰的回信,程卿眼见剧组的其他人吃的正欢,又给慕昀峰发了一条微信。  ‘阿峰,你在忙吗,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结束午饭大概会在三点的样子,他们在路上还得耽搁,要是慕昀峰这个时候来,时间刚刚好。  程卿也是盘算好了的,她就是想要这群瞎狗眼的人看看,她程卿可是未来名正言顺的慕太太。  这次慕昀峰直接给她拨了电话过去。  程卿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故意扩大嗓音接起电话,“喂,阿峰啊,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我在方菊斋和贺导他们吃饭呢。”  这话一出,原本略微喧闹的包房内顿时安静下来,除了贺导本人,其他几十个小演员全都朝程卿这边看来,神色怪异。  “贺导他们?”男人声线沙哑,语气起伏不定。  程卿挑了下眉,她清楚的看到那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开始有害怕的神色了,她不禁在心里冷笑了声,继续打着电话,“嗯,贺导他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她的意思是,她现在完全可以走。  吃饭嘛,只要能到场就好了,而且慕昀峰过来也要时间,到时候应该也差不多了。  谁知,男人却是道,“那你先吃着吧,我现在有点忙。”  程卿闻言脸色微微变了变,依然笑着道,“哦,好的,我等你。”  挂断电话,程卿装作神色自若的继续吃饭,这下,其他人彻底坐不住了,又开始不安的议论起来。  “不是吧,她和慕少真的没分手啊。”  众人说着朝对面的程卿看了眼,猜测着,“谁知道哇,说不定随便和一个男人打电话就说是慕少呢。”  这话一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也深知程卿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就是,吓唬我们呢吧,慕少要心里真的有她,这个时候还能不过来么。”  “呵,说的跟真的一样,骗谁呢。”  话说到这儿,他们倒是来了兴致,不是说和慕少打电话么,好啊。  “那我们一会儿我们就问问她,慕少什么时候到,别把我们当傻子。”  他们得看到慕少本人来接程卿才相信,一个电话而已,谁信啊。  一顿饭饭吃到最后,众人起身举杯,“来来,祝我们剧组越来越红火。”  “新的一年,剧本多多,总之火火火。”  “干杯!”  一起喝完这一杯,也算是结束了今天的午饭,而程卿所说的慕昀峰一直没有出现。  众人一一离开,走的时候都鄙夷的看了眼程卿,觉得这女人不仅做作,还喜欢装逼,实在讨人厌得很啊。  程卿如意算盘落空,不仅没能在这群小贱人面前风光,反而碰了一鼻子灰,心里自然不舒服。  这个慕昀峰,到底在干什么,不是说好会来接她的么,现在都三点了,还不来,害的她又在那群自以为是的贱人面前出丑。  “程卿,我也走了,你还在等阿峰吗?”贺导穿好大衣,走之前问程卿。  程卿把准备好的礼物盒塞到贺导手上,“贺导,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是我朋友在C国带回来的,您可以带给您的太太,相信她会喜欢的。”  贺导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好男人,从来不和别的演员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听说他很疼爱他的夫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规矩。  “拿着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程卿生怕贺导不收,“这也是阿峰的意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又搬到了慕昀峰身上,贺导只好收下。  但有件事,他还是想问清楚,“你和阿峰……”  “我和他很好,贺导,娱乐圈里隐婚的夫妻很多吧。”  贺导闻言若有所思的眯了下眼,拿着礼盒的手僵了下。  难道这个程卿和慕昀峰是隐婚关系么?  那么叶子晴和慕昀峰……  算了,他虽然和慕少是朋友,但也没有权利去干涉人的隐私,这个圈子里,又有几个人没有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只要维护好自己的家庭便够了。  两人一起出了餐厅,贺导问她,“你怎么回去,我看你今天没有开车过来。”  到底是慕昀峰的女朋友,贺导这份面子还是要给的。  纵然很多人猜测她和慕少已经分手了,不管是不是真的,贺导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慕昀峰曾经叮嘱过他,该照顾的时候还是要照顾一下,特别是生活上。  “不用了贺导,阿峰说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先走吧。”  贺导不再多言,和她客套几句便离开了。  除夕这天的大街上,人群已经很少了,程卿两手插在大衣里,她今天特意穿了件喜庆的红色大衣,衬得她整个人十分妖娆。  可不是么,今天她要去慕家,以后她可就是慕太太了。  慕昀峰答应过她,只要过了这年,他们就领证结婚,至于婚事,不是她该考虑的,程卿相信那个男人不会亏待自己。  “哟,还在等慕少啊。”  突然从餐厅的侧面窜出来几个女人,那架势像是特意来看程卿的。  程卿抿了下唇,她当然知道这群贱货打的什么主意,大概是不相信她和慕昀峰打电话,故意来看她的笑话吧。  呵。  程卿懒得理这些贱货,她马上就要成为名正言顺的慕太太了,又何必和她们一般见识,等哪天,她非要用结婚证闪瞎这群人的狗眼。  “我看啊,这慕少是不会来了,你就是在这里冻成冰棍啊,他也不会来了的。”  “是啊是啊,程姐,你倒不如回去找下家。”  “找到下家,还能在剧组里混下去,又何必守着慕少那棵大树,男人啊,是不会吃回头草的。”  “哈哈……”  这话说完,几个女人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  程卿怒瞪了她们一眼,她走到一旁给慕昀峰打电话,不等那头回话,她直接命令,“阿峰,我在方菊斋外面等你,你忙完了就直接来接我。”  因为,她真的输不起了,若是慕昀峰一直不出现,她在这群贱货眼里永远都翻不了身。  “还做戏呢,程姐这可不是在剧组哦,不用演的这么逼真。”  这个电话一打,几个女人更加幸灾乐祸了,看程卿那样是有点着急的,莫不是要穿帮了,知道脸上挂不住?  “就是就是,我们都是几个熟人了,你那点本事我们还不知道么,况且那天慕少和叶子成双的出去,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呢。”  “对对对,你啊就别瞎作了,人家慕少哪有时间管你,说不定再为新欢买新年礼物呢。”  “……”  “你们说够了没有!”程卿快被他们逼疯了,再好的脾性也被磨得没了耐心,更何况她是个骄傲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些话,“我告诉你们,没有确定的事最好不要乱说,慕少从来没有告诉过谁我和他分手了,他现在只不过在忙,一会儿就来接我了。”  “那好吧,你就在这儿慢慢等吧,我们走了,不奉陪。”  她们也懒得和程卿再一般见识,也达到了本身的目的,都赶着过去和家人团聚呢,哪里有闲工夫陪她在这儿疯。  人家慕昀峰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她还真当自己是个宝了?  程卿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她站在餐厅旁边,眼看大街上的人越来少,她也不由着急起来。  似乎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慕昀峰他,不会反悔吧?  这个时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冬天的天黑的早,从程卿的这个位置看,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在这个大团圆的日子,谁还愿意在外面啊。  只有无家可归的她,等待着那个男人能在今晚给自己一个归宿。  程卿知道,只要她今晚能顺利去慕家吃年夜饭,她和慕昀峰的婚事就八九不离十了。  可是慕昀峰,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呢?  明明早上的时候他们偶读说好了的啊,他会来接自己去慕家过年。  以前的慕昀峰从来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更何况是让她站在餐厅外两个小时,忍受着寒风的折磨,她都已经冻得麻木了。  电话她已经不想再打给慕昀峰,因为一味的心急只会让那个男人更加的不在乎她。  那么她就在这儿等着吧,等那个男人想起来,看到她手脚冻得冰凉,一个人站在餐厅外等他是怎样的凄凉。  想着,程卿的心倒是平静了,她选了个地方,双手抱胸的蹲下身来,开始刷手机上的新闻。  娱乐圈的那些事儿不新鲜,但是关于徐丹的她还是特别关注了下。  今天的头条就是徐丹,除夕之夜她和本国的某个富豪一起上了游轮,据说这个游轮的造价是十个亿,除夕之夜,富人圈子里的人都在这个游轮上度过。  徐丹从头到脚都是金灿灿的,她妆容精致,亲密无间的挽着富豪的手一起步入豪华游轮,着实风光。  大概这就是差别吧,人家的除夕之夜在豪华游轮上度过,品着上好的红酒,欣赏着本国国土的风景,而她,却蹲在墙角边,等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程卿看着这些照片死死的咬住嘴角,直到口腔里渗入一丝鲜血的味道她才知道是自己把嘴唇给要破了。  她是多么恨啊。  难怪徐丹在她面前那么神气,她背后的男人都是有钱有势的,而她,除了让慕昀峰公布婚讯,什么都没有啊。  而徐丹,至少能让这些富豪给她投资新影片,让她出演女一号,这才是王道吧。  哼,有什么了不起,等她成为了慕夫人,这些风光都是小菜一碟,她又何必和一个婊子计较。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忍耐,等到慕昀峰真正的想娶她,她就熬出头了。  *  沈家这边,因为沈辰皓做了手术,沈老爷子下午来看过之后,准许沈立轩一家不去大宅吃年夜饭。  每年的这一天,老爷子都会问两家的成就,做个比较,但今天,只是纯粹的吃饭了。  离开前,沈老爷子和儿子突然谈起沈辰皓的终身大事,“立轩,阿皓需要一个女人管着,等过了年就让他和林家的小姐结婚吧,我今儿个给他看了个好日子,二月初二,适合婚嫁。”  沈夫人和沈立轩一听这话都不太乐意,毕竟儿子病了好几天,林家人一个都没有出现。  沈立轩从来不计较这些,可从这件事可以看出来,那个女人对儿子的心思,应该也是没有爱吧。  他们只希望儿子能幸福,也不需要这种女人来做儿媳妇。  特别是沈夫人,听了这话很是激动,“爸,这件事还是等阿皓自己决定吧,他现在站都站不起来,谁都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休养。”  老爷子闻言不悦的哼了声,“我们沈家的孩子,这么一点伤就打倒了么,等他好得差不多了就去康复中心,一定能好得快。”  “爸!”  沈老爷子一句废话也不想听,“就这么决定了,等阿皓醒来,你们直接把这事儿告诉他。”  老爷子说完,直接由沈家的佣人搀扶着离开了医院。  沈夫人用埋怨的眼神看向丈夫,“立轩,你怎么也不和爸说说?”  “爸的性子你也知道,相较于权老爷子,更固执,谁说都没有用啊,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就会做,你放心,我们才是阿皓的父母,他若是不愿意,我们一定帮他。”  沈夫人操心的点了下头,事到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若不是沈老爷子固执,沈立轩当年又怎么会和那个女人分手,她可不希望儿子也闹得和沈立轩一样,被逼着结婚,一辈子都不幸福。  “这些天你也累了,要不我去准备年夜饭,我们一家人在医院过?”  沈夫人先是一愣,随后嘴角欣慰的溢出一丝笑意,哽咽的挤出一个字,“好。”  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和丈夫吃年夜饭了,若不是儿子出了这件事,大概他们夫妻也不会心平气和的在一起吧。  虽然他对她依然不会像别人的丈夫那般疼爱她,关心她,可能做到这样,沈夫人已经很满意了。  都说人的要求不能太多,这些便够了。  她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无谓在哪里吃饭,在乎的是和谁一起吃这顿饭。  沈辰皓醒来的时候沈夫人就坐在他身边,沈立轩去联系酒店。  看到儿子醒来,沈夫人喜极而泣。  沈辰皓脸色苍白,看到母亲这个样子,他愧疚的开口,“妈,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  “儿子,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以后可别这么傻了。”  沈辰皓疲惫的眯了下眼,“刚才是不是爷爷来过了?”  “嗯,他让你好好养伤,你啊,什么都不要担心知道么,得好好养着,不然这条腿可就废了。”  沈辰皓哪里有心思想这些,他醒来满脑子都是姚若雪,她的眼,她的眉,她的脸,还有她的泪,都深深的刻在他脑海里,那么活生生的一个,怎么就没了?  直到现在沈辰皓都不信。  所以,后来沈夫人说了什么,沈辰皓一句也没听进去。  末了,他拉起沈夫人的手急急问,“妈,你去看过她了吗,尸体鉴定过了吗?”  听到儿子问姚若雪,沈夫人顿了下,残酷的开口,“阿皓,你就死心吧,她死了,她真的死了啊。”  “我去看过了,就是她,不会有错的。”  一句话把沈辰皓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男人细长的桃花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那眼神,仿佛自己的这辈子都完了。  “阿皓,你别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和你爸心里也不好受,时间长了,就会忘了的。”  沈辰皓没有任何反映,依然盯着天花板发呆,仿佛一个植物人。  沈夫人看得心痛,她擦了把眼泪,继续道,“姚家二老今天要把她的尸体弄回老家,也算完成了她的遗愿吧。”  这话一出,原本无神的男人蓦然抓紧了沈夫人的手,激动的道,“你说什么,妈,你刚才说,姚家二老要把若雪的尸体弄回老家?”  他刚做完手术,身体是最虚弱的,此时麻药已经醒了,这会儿用这么大的力,牵扯到腿上的伤是很疼的,可他丁点儿也感觉不到,无论是心里还是眼里都是那个女人。  那个可怜的女人,那个善良的女人,那个一心只为家里的女人,为什么会这么的命苦,就这么死了。  那里面还有一个没有出生的小生命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姚若雪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沈辰皓都觉得心痛啊。  她生的时候没和他在一起,死了也不行么?  为什么要让姚家二老把她送回老家,他们何曾善待过她一天?  “妈,你刚才说姚家人要把她送回老家?”沈辰皓重复的问。  “当然要弄回老家,她的根在那里,原本就不该来这儿的。”  这话沈夫人感叹至深,若是姚若雪不来这里,她的儿子也不会遭受这么多罪,姚若雪自己也不会受这些苦,要她说,就是不该来这儿。  沈辰皓艰难的抿了下唇,他忍着痛开口,“不不不,妈,不可以,你帮帮我,一定不要让姚家人把她的尸体带回老家。“  他不相信她就这么死了,即便是,总要给他留个恋想吧。  姚若雪,你不可以这么狠心的。  “阿皓,你这又是何苦呢,她是姚家人,轮不到我们来管啊。”  “妈,她父母都是爱财如命的人,只要你多给他们钱,一定能要到的。”  “阿皓!”  沈辰皓发誓,如果他能站起来,一定会跪下来求沈夫人,“妈,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帮帮我啊。”  “我,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了……也什么都没有给过她……”  说到这儿,沈辰皓似乎说不下去了,而沈夫人听到这番话,看到儿子这般激动,也听不下去,她连连答应,“好好好,我马上去办,马上去办,他们需要时间整理,肯定还没走,即便走了,我也想办法把他们追回来好不好,你别激动。”  沈辰皓这才松了口气,感激的看着沈夫人,“妈,谢谢你。”  *  陆七和权老爷子谈完话就直接到权妈妈这里来了,至于权奕珩,他早就说了,今天要回权家过年。  陆七当时并没有说什么,以为自己也该理解,毕竟他是权家的长孙,很多局面需要他去主持,可真的到了这一步,家家都团圆的时刻,少了他总归是不完整的。  天黑的时候,她去了超市买了材料,和权妈妈剁肉包饺子,婆媳俩忙的不亦乐乎,可权妈妈却看得出来,儿媳妇并不开心,说是包饺子,眸光却一直盯着窗外看,仿佛在等某个人。  她也能明白陆七的心思,也真心疼她,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权妈妈开口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小七,要不把你妈接过来了吧,她一个人过年没意思,也挺不容易的。”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过去陪她。”  说到这儿陆七又觉得不妥,要是她走了,权妈妈就一个人在这儿了,“妈,一会儿你……”  权妈妈笑着道,“我没事的,你放心,反正啊,这些年也是这么过的。”  可是今年不同啊,叶子晴不在,权奕珩又回了权家,留下她一个人,陆七也不放心。  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伤感了。  以往在陆家过年,虽然也不是很热闹,最起码一家人都在一起,哪怕有个碍眼的陆舞,陆七也没觉得这么难受过。  现在这样算什么,她和权奕珩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都不能在一起。  权老爷子,大概永远都不会接受她吧,他们权家人心里的孙媳妇是权玉蓉,今天,指不定那个女人有多得意呢。  那么以后她和权奕珩都要这样吗?  想着,手里的饺子也被陆七捏的变了形,权妈妈瞧着心疼,又道,“小七,你也别往心里去,阿珩不带你去权家肯定是有他的顾虑,那个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明年,我保证,他肯定会带你去的。”  “权老爷子性子固执,他是没有发现你的好,这事儿啊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你们得有耐心,知道么?”  陆七吸了吸鼻子点头,“我知道的妈,我知道。”  即便陆七理解,却还是很难受。  谁都没有办法接受,已婚的丈夫不带自己回家过年,更何况那个家里还有他曾经的未婚妻。  此时的陆七突然觉得,她即便拥有法律上的保护也是没用的,只要权老爷子一句话,她照样没办法进去权家,没办法和权奕珩在一起。  权妈妈覆上她的手,宽慰,“小七,你是个好孩子,相信我,时间长了,老爷子就喜欢你了。”  权老爷子是权妈妈的亲生父亲,她也明白自个儿父亲的性子,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大概是对权玉蓉太有感情了,而且从小养在身边,一时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这几天有事太忙了,作息时间挺乱的,很抱歉更新晚了,不过总算是坚持万更了,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