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75 慕少曰:叶子,我们结婚吧

275 慕少曰:叶子,我们结婚吧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1000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1
    两人并没有在外面停留多久,二十分钟后黑色汽车回到原点,空荡荡的大马路上,程卿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位置。  若是按照这个时间推算,仅仅二十分钟程卿是走不出这条马路的,那么唯一的解释,她被人接走了。  叶子晴注意到,经过那段路时,慕昀峰特意朝路两边看了看,还减了速。  汽车快开到慕家的时候,叶子晴问慕昀峰,“你要不要去找她?”  “谁?”慕昀峰故意装傻。  “切,还装什么,那就赶紧回去吧,晚了都跨年了。”  慕昀峰提高了车速,没几分钟黑色汽车就到了慕家门口。  慕夫人见他们二人进来,还特意望了眼慕昀峰身后,生怕程卿也被带着进来。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他们还没有吃年夜饭,还好,现在还不算晚。  一家人都去了餐厅准备吃饭,慕夫人将叶子晴拉到一边,悄声问,“叶子,你们刚才有没有在路边看到程卿?”  “看到了。”  “那你慕哥哥他有没有……”  慕夫人很是担心,生怕儿子会心软。  也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回事,突然就不和睦了。  当然这对于慕夫人是好事儿,不管怎样,叶子总算是有机会了,可为什么她心里还是不安,觉得程卿那个女人不会这么快就放手?  “放心吧慕伯母,慕哥哥他没有理,程卿应该是走出那条路的。”  叶子晴心里是清楚的,慕昀峰忘不了程卿,为了不让慕夫人担心,她只能这么说。  更何况在过年呢,叶子晴只想着怎么开心的把这个年过过去。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有叶子晴陪着吃这顿饭,慕家的这个跨年过的算是和睦的,特别是慕夫人,吃饭的时候一直在说个不停,还给了叶子晴红包。  慕昀峰一个人喝着闷酒,他今天的话很少,瞧着对面的俩女人,也不自觉的溢出一丝笑意。  他不禁在想,若是今天的这顿饭女主角换成是程卿,他们家肯定是不安宁的。  也罢,只要父母能开心,他牺牲也是值得的,却不知,他自己也很喜欢这样的气氛。  吃完饭已经快十二点了,慕夫人一再挽留,“都这么晚了,叶子,你就在这儿睡吧,又不是没睡过。”  那能一样么,那是小时候,自然不会想这么多。  “不了慕伯母,我还有事儿,得走了,过两天再过来看您。”  这点矜持叶子晴还是有的,她一个大姑娘家,留在那里多有不便,现在已经不比小时候了,怎么能随便留在人家家里,更何况,长辈们都在呢。  慕夫人眼看留不住叶子晴,使劲的给儿子使眼色。  慕昀峰嘴角抽了抽,当做没看到。  他妈什么都好,几句是喜欢一意孤行,人家都不愿意留在这儿,干嘛要强求人家啊。  送叶子请到门口,慕夫人客套的道,“叶子,实在不好意思,今天耽搁你了。”  “没事,我明天早上也可以去A市,江寒不会怪我的。”  再次提到这个男人的名字,慕昀峰不同于往日的宠溺,冷冷的看了眼对面的女孩。  这个女孩,如同慕夫人嘴里说的那么好,红唇齿白,笑容丝毫不做作。  按理说,他应该喜欢的。  大概是从小都在一起,他对她从来没想过那些,也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  两人坐进车里,天空绽放出各色各样的烟火,透过车窗,映在两人的脸上,这样的夜晚里,无论哪里都充满着过年的喜庆。  十二点,新年的钟声敲响,叶子晴坐在车里,转头对慕昀峰道,“慕哥哥,新年快乐。”  开车的男人愣了愣,同样看着她。  女孩儿嘴角的笑容如同烟火般绚丽,未施粉黛的小脸泛着青涩的气息,尽管她性格张扬活泼,骨子里却难掩那丝原有的羞涩。  毕竟她还小,年龄上有这个反映很正常。  慕昀峰因为心情不好,身上也没有礼物,他一向疼爱这丫头惯了,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竟然忘了这茬,实在是惭愧。  “谢谢。”男人哑着声音回了句,“礼物明天补上。”  “不用了,这些年收你的礼物也收够了,总算能当面和你说声新年快乐。”  这一刻的叶子晴在某些事情上下定了决心。  通过这件事情,她似乎明白了很多道理,如果他心里深爱那个女人,无论那个女人的人品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什么。  看到慕哥哥这个样子,和程卿分手,叶子晴没有预料中的欣喜,反而只有心疼。  若是他真的深爱那个女人,叶子晴想,她就放手吧。  也不一定要和江寒在一起,因为她不爱江寒,那样对他不公平。  她不是那样的女人,一旦受伤以后就找另一个男人来抚慰心灵的伤口,一开始叶子晴就和江寒说的很清楚,他们只能做朋友。  叶子晴和慕昀峰之间的言辞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无所顾忌,两人像是经历了很多,大概心情都有点沉重吧。  汽车驶入京都市区,今晚的霓虹灯异常的明亮,街道上看不到多少经过的车辆,所以慕昀峰开车的速度也快。  眼看汽车往她家的方向驶去,叶子晴这才开口提醒,“慕哥哥,我不回家。”  “嗯?”  “我和我妈说去了A市,哄她开心呢。”  慕昀峰别有深意的哦了声,便没了下文。  她的意思他明白,大概是权妈妈逼得太紧,她和江寒做了一场戏,权妈妈以为这丫头在A市呢,难怪今晚她会出现在他家。  一路沉默,快到慕氏集团的酒店,男人突然道,“叶子,明天不要去A市了吧。”  “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么?”  这一次叶子晴是下定了决心,他若是想和程卿复合,需要她来做这个中间人,她也是愿意的。  她能狠下心这么做,也都是因为深爱的他能幸福。  或许,她不能那么大度的做到祝福他们,但在心里叶子晴还是祝福慕昀峰的。  “没事,就是不想让你去。”慕昀峰这样说,令叶子晴心跳加速。  他说什么?  缓了下心神,叶子晴问他,“慕哥哥,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叶子。”男人朝她伸出手去,他将车停在路边,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女孩,“你是不是喜欢我?”  叶子晴想了下,点头。  从懂事起她就喜欢他,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啊,也没什么好否认的。  这些年,为了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她也破坏了他不少的好事儿,要不然程卿也没有这么张狂。  有时候叶子晴觉得自己挺蠢的,怎么就为他人做嫁衣了呢?  如果不是她费尽心机赶走那些狐狸精,程卿从国外回来后也不会这么安定吧。  她就是个十足的二货啊!  “叶子晴,我们结婚吧!”  叶子晴,“……”  女孩的大脑处于放空状态,可以说她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做这个梦,想着有一天自己长大了,毕业了,她喜欢的男人能执起她的手说出这番动人的情话。  有人说,我们结婚吧比我爱你还要动听,因为那是对爱情的责任,只有真正爱你的男人才会娶你为妻,一辈子宠着你,惯着你。  “你说什么?”叶子晴不可置信的问男人,这一刻的她是激动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慕昀峰目光深深的望着她,男人手臂一伸,把她搂进了怀里,不厌其烦的重复,“我说,我们结婚吧。”  叶子晴贪婪的窝在男人怀里,感受着他身上的气息,良久,她喃喃的出声,“慕哥哥,我想知道为什么。”  她不会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头脑,想知道为什么事情会这么突然。  是因为程卿吗?  慕昀峰只是紧紧抱着她,一句话也不愿意多说。  “为什么?”叶子晴急了,她推开男人,同样的眼凝着他,“慕哥哥,为什么?”  男人抬起手,细细描绘她清秀的五官,她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是个男孩的性格,平时也不爱梳妆打扮,倒是掩盖了她作为女子的绝色。  “因为我想结婚了。”他说,也不想骗她,“叶子,我和程卿分手了,结束了。”  慕昀峰强调,也像是在告诉叶子晴,他现在是单身。  “我知道,不过慕哥哥,你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分手吗?”  叶子晴突然有些着急,也不知道权奕珩在背后做了什么,若是以后慕昀峰查出来,他和程卿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也不知道会不会怪罪于她。  她到底也不过是个女人,也会有女人该害怕的东西,比如说,失去最爱的人。  那时候,叶子晴真的怕自己抽不出来了。  “没有为什么,应该是不合适吧。”  慕昀峰什么都不愿意说,他不是那样的男人,分手后去诋毁对方。  程卿在娱乐圈里混,那些照片若是曝光出去对她的影响肯定很大,既然都决定分手了,他没必要做这些,也是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她能过的好,也有更好的发展。  “你们在一起那么多年,慕哥哥,突然觉得不合适了吗,是不是她做了什么?”  慕昀峰眯了下眼,“你说她能做什么?”  这话对叶子晴是抱有怀疑的,慕昀峰收到那些照片后,立马给人打了电话让他们去查证,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果。  能做这事儿的人,势力肯定很强大。  叶子晴摊手,“我怎么知道,那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只不过觉得,情侣之间吵架很正常。”  一听这话的慕昀峰立刻打消了怀疑的念头,叶子晴心思简单,她即便有那个势力也不可能去做那样的事儿,他真是脑抽了。  男人笑了声,“小东西,你不是一直盼着我们分手么?”  “慕哥哥,你这话有误,我没有盼着你们分手,我只是盼着嫁给你。”  “这话有什么区别么?”  “当然有区别,前者是恶毒的,后者是深情的。”  她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在夸自己?  慕昀峰,“……”  和这丫头讲道理,他还想赢么?  无所谓了,以后他都会让着她。  送她到了慕氏下榻的酒店,叶子晴推开车门下去,不同以往,她今天没有任何留念。  “我明天不去A市,晚上回家。”  叶子晴只留下这一句便进去了酒店,慕昀峰没有像以往一样的跟上去,而是掏出手机给酒店的负责人打电话,叮嘱他一些事宜,务必要照顾好叶子晴。  末了,他将车调转了一个方向,朝慕家的方向驶去。  叶子晴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她不去A市,答应了他的求婚。  驶离市区进入别墅群,原本宽阔的大路上突然蹿出来一个人,慕昀峰瞪大眼,他反应灵敏,在撞到女人之前急急刹住车,即使系了安全带,人也跟着往前狠狠栽了下。  车头距离面前的女人仅仅只有十厘米的样子,差一点,他就撞上去了,造成了酒后驾驶事故了。  尽管背着光,慕昀峰也认出了面前的女人,是程卿没错。  她身上穿的那件衣服,是来他家时穿的,由此可见,她一直在这儿。  不知怎的,看到这样的她,慕昀峰火气瞬间窜上来了,他打开车门下车,怒吼道,“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程卿垂着头,她一句话没说,依然像个木偶似的站在原地。  “你是不是没找到车?”慕昀峰睨了她一眼,再也不想看第二眼。  因为,他怕自己会心软。  “我送你走吧,平时这里都很难打到车,更何况是今天。”  说着,慕昀峰打开了副驾驶的门,请她上车。  “阿峰,新年快乐。”程卿低喃,说这话的时候她依然垂着头,声音小的宛如蚊虫,一点也不像平时清高的她。  她一个人站在孤零零的路边,路灯把她的身影拉得更加修长,看上去多了几分悲凉的意味,是个人见了都不会忍心的,更何况他们还有那么美好的曾经。  慕昀峰语气淡淡,“谢谢,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阿峰,我就是为了给你说新年快乐!”  “你知道我今晚会出来?”慕昀峰反问,语气有种质问的意思。  “叶子晴在你家,我猜测着你可能会送她回去,没想到果然被我猜中了,我运气还不错,相信今年在事业上应该……”  “很晚了,走吧。”慕昀峰并不想听她说太多,催促道。  “我说了不用,阿峰你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你没有资格再送我。”  说完这话,程卿很有骨气的绕过男人的车,拖着一瘸一拐的腿朝大路的方向走去。  慕昀峰没有回头,他铁了心要和她断绝来往,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可眼角的余光还是透过后视镜看到了逐渐远去的女人。  她的腿好像受伤了!  慕昀峰推开车门追上去,一把将倔强的女人拉住,眼里的怒火更甚,“你怎么回事?”  程卿抬起脸望着他,藏匿在眼里的泪水一涌而出。  她从小就是孤儿,按理说已经习惯了在这样的日子里一个人,可是这一次却是她过的最惨的一个年。  “慕昀峰,你混蛋!”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好,我是混蛋,他妈的你以为自己有多清高!”  他的怒吼声令程卿怔了怔,原本以为她这个样子,男人会心疼,会道歉,没想到他用这番话诋毁她!  几乎是颤抖的声音问,“慕昀峰,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他知道了自己的一切都是装的么,实则她是一个很看重钱财的人,对他也没有那么深入骨髓的爱。  可现在,程卿突然意识到压根不是那么回事,慕昀峰这个男人,有钱有钱,要颜值有颜值,还对女朋友疼爱有加,是个女人都会喜欢啊!  她怎么可能会不爱?  “什么意思你自己好好想。”慕昀峰也懒得管她,一头钻进了车里,而后他给司机打电话,让人把程卿带出这条路。  程卿怎么也想不到慕昀峰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能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好像最近,很多事情都在偏离她的预料。  眼看慕昀峰的车逐渐消失在她的视野里,程卿终而控制不住,蹲在原地哭了起来。  她的脚是扭伤了啊,难道他都没有看出来么,大马路上突然窜出来几个流氓调戏她,她逃的时候扭伤脚,这会儿牵扯得浑身都疼。  慕昀峰,你都不问问我么?  即便他们真的分手,这个男人也不可能这么狠心吧?  半个小时后,汽车在慕家前院停下,慕昀峰拿着车钥匙进去,慕夫人和慕董事长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慕昀峰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已经一点多了,他开口道,“时间不早了,爸妈你们都去睡吧。”  “睡什么睡啊,也不知道把叶子留下来,我们四个人正好可以凑成一桌麻将。”慕夫人不悦的瞪了眼儿子。  这丫的怎么就不开窍呢,都和程卿分手了,就得赶紧把人家叶子给追回来啊,天亮了,她可就去A市了。  “三个人也可以玩儿牌啊,这样吧,儿子我陪你玩儿,我去拿扑克。”  “不玩儿不玩儿,无聊死了。”慕夫人哪里是想打牌,她是想儿子去追叶子啊。  这个不开窍的!  慕夫人也懒得再去催促,今个儿为了儿子的事她也着急了,现在忙完确实有点累,想去睡了。  刚起身,慕昀峰突然开口问她,“妈,今年正月有好日子么?”  慕夫人眯起眼,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她是女人,自然对儿子这话很敏感。  “干什么?”  “当然是结婚。”  慕夫人冷笑声,“又和那个女人和好了?”  罢了罢了,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今儿个她言也算是见到了儿子为那个女人饱受折磨的样子,做妈的有哪个不心疼。  “不,和叶子晴。”  慕夫人,“……”  还在看电视的慕董事长听了这话同样的震惊,“……”  慕董事长起身,“怎么回事啊?”  慕夫人也来了兴致,催着问,“我说儿子,什么时候的事儿啊。”  “你们刚才,你和叶子晴……有没有说这事儿啊,她怎么说的啊,是不是答应了?”  慕夫人一刻都等不了,恨不得知道刚才的全过程。  早知道这样,该在车里装个监控的,免得这孩子隐瞒细节,让他们更着急。  “她应该是答应了吧。”  “哎呦喂,儿子,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应该?”  “她跟我说,明天不去A市了,我明天早上再去问问她呗。”  慕夫人和慕董事长相互看了眼,突然觉得没有预料中的高兴,儿子这兴致,哪里像是要结婚的样子呵。  “这算是我送给你们的新年惊喜,怎么样,妈,你开心吗?”  哎呦喂,她可不要这种惊喜,儿子明显是受了刺激的,这样子和叶子匆忙的决定婚事,并不是她期望的啊。  当然她更担心叶子晴,生怕儿子是一时冲动做了这事儿,万一以后回过神来,后悔了怎么办,叶子岂不是……  哎!  不过呢,慕夫人什么都往好的方面想,只要有她在,那个程卿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怎么了妈,你的心愿达成了,难道不高兴么?”  “儿子,你跟妈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慕昀峰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妈,您是过来人,挑选的人当然没有错。”  “我很累,先上楼休息了。”  慕夫人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阿峰,明天去见叶子,别忘了买钻戒。”  一大早的去哪里买钻戒啊,慕昀峰听着不由头疼,估摸着他去太早叶子晴也没起床。  慕昀峰躺在床上,黑色的眸盯着天花板,他右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将那几张照片再次翻了出来。  每看一次他的心就痛一次。  算了吧,他等待了这么久的女人竟然有这么恶劣的过去,还要纠结什么呢。  末了,慕昀峰又将照片放回原处,翻了个身迫使自己睡过去。  殊不知,因为这几件事楼下炸开了锅。  慕夫人掩不住欣喜,大半夜给已经放假回家的佣人打电话,让他们明天务必过来上班,工资是平常的十倍。  这样的价格,那些佣人自然是连连答应。  慕董事长忍不住插嘴,“你说你,要那么多佣人做什么,明天我们可以一家人出去吃啊。”  “你们男人啊,就是没脑子,阿峰都和叶子定下来了,明天我们当然先去一趟叶家,然后让叶子晴的妈妈也过来,双方挑选个吉日,把婚事给办了。”  “也不用这么着急吧,还在过年呢。”  “过年怎么了,过年更喜庆,喜上加喜。”慕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哎呦,老公我真的,真的太高兴了。”  慕董事长不乐意了,在心里嘀咕,当年和我结婚也没见你这么高兴过。  同一时间酒店。  叶子晴住的是单人间,安排好后,她第一时间给江寒打电话。  男人不由分说的赶过来,两人约在附近的会所见面。  “怎么,现在都不让我去你房间了?”对于这一点,江寒是挫败的。  这丫头什么都分得清楚,别的女明星都费着劲儿想要他去她们的房间呢,这丫头倒好,把他往外推,多好的机会啊,指不定靠着炒作就火了呢。  不过说实话,也真是因为这一点,他看到了她身上的不同,也喜欢她对演戏的那种用心和认真。  “唔,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想被你的粉丝喷死。”  “拉倒吧你,每次看你跟我出去,也没见你担心个什么。”江寒身子往后仰,“说吧,找我出来什么事儿,怎么这么快就从慕家回来了,我以为你要留在那里过夜呢。”  叶子晴捧着酒杯,她轻抿了口果酒,良久才喃喃出声,“他跟我说结婚。”  江寒闻言身子僵了僵,好久都没有说话。  “这酒的味道还挺不错的。”  他喜欢她,尽管已经克制那份感情,可当他听到她即将要嫁给别人的消息,心还是会痛的。  “江大哥,他说要娶我?”叶子晴重复,也明白他的心情,其实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她虽然性格大大咧咧的,但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尤其是男性朋友。  “你怎么想?”男人握着玻璃杯的手紧了紧,深如大海的眸子溢出一丝难言的复杂情绪。  他是该祝福她,还是该叮嘱她?  这个慕昀峰,明显就不是诚心的娶她。  但江寒也明白,这丫头心里跟明镜似的,就看她自己怎么选择了。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不撞南墙不回头,或许真的和慕少结婚了她才懂得某些事情。  亦或者也没他想的那么糟糕,毕竟她和慕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慕少疼她肯定是没得说。  希望吧,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能怎么想?”  叶子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江大哥,你不知道,我这个梦做了多少年。”  是的,她高兴。  无论因为什么,他和她结婚,叶子晴都高兴。  其实江寒更想说,有时候真的梦寐以求了,事实上还不如自己沉醉在那场梦里,现实和梦总归是有差异的。  男人只是深深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江大哥,明天,明天我想和慕哥哥一起回家。”  江寒装作无谓的笑笑,“我知道,也好,我也不用每次都帮你演戏了,一点演出费都没有,知不知道我片酬很贵的,这么算下去,丫头,你可欠了我不少钱呢。”  他和她开起了玩笑,尽量让话题变得轻松些。  可这些话听在叶子晴耳里却觉得难受。  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孩,也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而真的听到慕哥哥说娶她,她也没有预料中的那么欣喜,狂喜过后更多的反而是担忧。  是的,她担忧。  程卿不是个省油的灯,叶子晴不知道他们俩人因为什么就分手了,以后呢,会不会有牵扯?  不过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两人从会所出来已经是凌晨两点,江寒决定要坐私人飞机回去A市过年。  也对,这丫头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他也没必要留在这里了。  “好了,都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干嘛苦着一张脸。”  她这个样子让江寒心疼,多么活泼的一个女孩儿,为了慕昀峰,都变了。  “江大哥,我不知道能和你说什么。”  叶子晴不会和他说对不起,因为他们一直都是朋友,也没有对不起他。  只是看到江寒这个样子,她有些难过罢了,认为自己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  “丫头,你什么都不用说,也什么都不用做,以后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全当老天爷眷顾你,懂吗?”  “嗯。”叶子晴重重的点头。  这算不算是新年里最真诚的祝福?  *  权家的新年是热闹的。  按照规矩,权老爷子每年都会要求权家所有人在大宅里的前厅吃饭,一家三十几口人围在一个圆桌前吃吃喝喝,说着吉祥话,一起跨年。  夜晚十二点,权家的年夜饭结束。  权奕珩一早就在电话里听说陆七身体不舒服,他赶着想要回去市区。  老爷子却在年夜饭后叫住他。  “阿珩,过来一趟我书房。”  其实在这样的日子,权奕珩身份特殊,是最走不开的,他作为权家的长孙,一会儿还得给长辈和小辈发红包,以往也是这么做的。  权奕珩没办法,他只能给徐特助打个电话,让他去市里看看陆七。  进了书房,权奕珩问,“爷爷,您找我?”  “你的伤还好么?”  “挺好的,一点小伤不碍事。”  这孩子,受了枪伤竟然还说是小伤?!  “玉蓉你去看过了吗,她身体不好,我今天没让她和大家一块儿吃饭,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样了。”  权玉蓉的院子离前厅有些远,老爷子又临时走不开,只能把这个差事交给权奕珩。  “爷爷您放心,我已经让人给她送去了食物,都是小厨房精心制作的,对她的伤口有好处。”  “你有这份心就好了,阿珩啊,玉蓉也不容易。”老爷子的一句话说得别有深意。  自从老爷子知道他和陆七结婚的事儿,还没有和他做一番详谈,今天,权奕珩听得出来,老爷子应该是想找他聊聊。  “爷爷,您要明白一件事,是人都不容易,我们权家这么大一分家业,您容易么,我能活到今天,容易么……”  权老爷子深知这个孙子口才不错,想要和权奕珩说道理,他绝对是说不过的。  话说到这儿,他便喊停了,“阿珩,爷爷明白。”  “那爷爷您跟我说句实话吧,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等不起,也不想再等,丢下陆七一个人在市区过年,权奕珩心里比任何人都难受。  谁让陆家其他人都不知道呢,这么突兀的带来,权奕珩怕吃亏的是陆七。  “阿珩,我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明白。”老爷子喝了口茶水,眼神犀利的睨着他。  权奕珩心里涌起一丝不安,他不怕别的,只怕老爷子对陆七动手。  “爷爷也不想强求你,要么你现在就滚出权家,要么就和那个女人断绝关系。”终而老爷子发了话。  这话一出,权奕珩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  别看老爷子平时宠爱他,做起事来却从不含糊,若是真的想对陆七动手,到时候他怕自己有疏忽,没有保护好她。  好在,只是让他滚而已。  什么都没有小七在他心里重要,对于权奕珩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这个家他多少有些不舍,毕竟爷爷的栽培和心血不是一朝一夕的,他开口问,“爷爷,您确定要这样做?”  “确定。”老爷子只冷冷的给了他两个字。  “好,我选择前者。”  话说完权奕珩扑通一声跪在老爷子跟前,他磕了个头,“爷爷,您自己保重,我这就走了。”  老爷子皱起眉头,没想到宝贝孙子这么快做出抉择。  因为老爷子自始至终的认为,人性本如此,特别是在金钱和权利面前,尤其是男人,都会有所犹豫吧。  没有人会轻易的放下荣华富贵的!  可是权奕珩,你都不想一想么?  “阿珩,你要想清楚了,你离开了权家什么都不是,包括身上的一切东西,还有你身上的光环。”  权奕珩站起身来,他眉目清冷,依然没有丝毫的犹豫,“可能爷爷你不明白,这都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想和小七在一起,无所谓这些东西。”  “是么?”老爷子冷笑声,他杵着拐杖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阿珩,过惯荣华富贵的生活,恐怕你……”  “只要爷爷您不在背后用权家的势力逼迫我,我想,我这么个大男人,也可以让自己的妻子过上想要的生活。”  老爷子气的将拐杖摔在地上,他坐在轮椅上怒吼,“呵,阿珩,你还真是出息了啊。”  砰。  书房的门忽而被人踢开,权昊然冲进来,“爸,不可以啊。”  显然,他在外面偷听到了祖孙二人的谈话。  老爷子看到他很是不悦,“你进来做什么,给我出去!”  “爸,阿珩刚刚熟悉权家公司,如果这个时候离开,公司那边肯定免不了一些闲话,闹得人心惶惶,我们家……”  “怎么,你觉得我们权家离开了他就不行了么?”老爷子固执起来谁的话也不听,“地球离了谁都会转!”  权昊然扶额,关于陆七,他已经在父亲面前说了不少好话,怎么结局还是这样呢。  他最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啊。  他就说嘛,不该这个时候曝光陆七的身份。  老爷子命不久矣,权昊然的意思是,等老爷子归西了,权奕珩稳定了权家的局面再把陆七娶进来。  可这两人,完全不顾大局啊,尤其是他儿子权奕珩,死活不肯。  现在好了吧,被赶出去,还不知道会受多少苦。  “爸,您什么也别说了。”权奕珩手掌落在权昊然的肩头,“以后,你照顾好爷爷。”  老爷子却不买账,“不孝的东西,要滚就早点滚,说这些漂亮话给谁听呢?!”  “爸!”权昊然没有丁点办法,无奈的喊道。  “你要是敢劝他回头,或者劝我,你也跟着滚吧。”老爷子最后放出狠话,这事儿在他这里已经没有丝毫缓和的余地。  还在过年,老爷子是不是做的太绝了?  权昊然试图想说什么,权奕珩给他使了个眼色,拉住他的手摇头,示意权昊然什么都不要说。  老爷子好面子,话说出去了,肯定不开会轻易收回。  而且这个时段权奕珩觉得,他不在权家也好,免得和权玉蓉做过多的纠缠让陆七心里不舒服。  其实今晚,他压根没有见过权玉蓉。  父子俩一起出了老爷子的书房,权昊然生怕儿子也和老爷子一样僵持着,真的离开,他死死拽着儿子的手道,“阿珩,老爷子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人家不是说了么,老人家也得哄着,他们就跟孩子似的,你呀,明天早上拜年和他说两句好话便过去了,他也不可能在那么多人面前不给你面子。”  权奕珩摇头,“爸,爷爷这次是认真的,我很感激他,没有在权家其他人面前提到小七。”  权昊然,“……”  都被赶出去了还感激,这小子头被驴踢了是不是?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和支持,清清都看到了,爱你们哦…清清只能用更新回报大家了,么哒。  推荐:《名门豪娶:大叔VS小妻》艾依瑶  简介:  人都说,男人到了中年,颜值和体力就都不行了。  叶倾心不觉得,因为景博渊就不是,人到中年颜值和体力依旧好得不行。  景博渊举手反驳:“我才三十五,离中年还远。”  ……  景博渊,出生勋贵世家,白手起家创立博威集团,在商界呼风唤雨。  大众谈起他:成熟稳重、严肃刻薄、背景深不可测的企业家。  就这个严肃到近乎刻薄的成功男人,忽然老牛吃嫩草,娶了个小自己十四岁的小妻子。  叶倾心,风雨里飘摇的坚韧小草,一场豪娶,她嫁入名门,成了人人羡艳的名门阔太。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