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76 陆七,你不是我的女儿!

276 陆七,你不是我的女儿!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9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1
    权奕珩侧门绕过前厅,灯火通明的权家大院里,好几个孩子你追我赶的抢着放烟火,嬉笑声,吵闹声响成一片,好不热闹。  他不由想起小时候,有个女孩儿在他身后追着喊,“阿珩哥哥,阿珩哥哥等等我呀……”  那个女孩不是权玉蓉,是小七。  他们曾经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我说阿珩,你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权昊然跟着过来打断了权奕珩的思绪。  男人回神,他目光从那群孩子身上收回,正预备说什么,那群放烟火的孩子们突然窜出来,缠着他的腿亲热的喊,“阿珩叔叔,新年好。”  “阿珩叔叔,你还没给我们发红包呢。”  这群小鬼,都等着呢。  权奕珩嘴角溢出一丝浅浅弧度,他早就把红包预备好了,掏出来分给这些孩子,“新年快乐!”  收到红包的孩子们高兴得在他面前蹦了起来,有的甚至夸张的喊,“哇哦,就知道阿珩叔叔最帅了。”  “……”  “呵呵。”权奕珩瞧着他们,轻笑出声。  这便是所谓的童趣。  权昊然心里堵得慌,儿子和这群孩子的关系也不错,随着权家人口日益增多,三姑六婆的孩子们,连权昊然有时候都弄不太清楚了,而权奕珩和每个孩子的关系都很好,这就足够说明,他心里装着权家,一切以权家的和睦为重。  不是有句话么,和气生财,家都不和了,还指望着以后能发扬光大么?  老爷子真是老糊涂了。  “阿珩,你真的就这么走了,撒手不管了么?”权昊然试图挽留。  他也到了中年,在很多事情上不如权奕珩那般灵敏,特别是细节方面,还是得这一辈的年轻人啊。  权奕珩的这一辈,权家只有他和阿峰是男丁,权绍峰无心经营公司,其他几个叔伯孩子还小,大多是女孩子,最小的一个才四岁,是阿珩四叔的儿子,哪里能担当大任啊。  权奕珩反而一脸轻松,他前几年虽然在国外,可经营的也是权家在国外的公司,这些年也确实累了,他都没有给自己好好的放一个假,现在,他要做的是规划一下时间,陪陆七去到处旅行。  他似乎还欠她一个蜜月,说起来也挺惭愧的。  “爸,您操什么心,不是还有您吗,免得我在这里姜姨找你发脾气。”权奕珩拿这话安抚他,也深知若是自己真的离开了,父亲身上的担子会有多重。  权昊然冷哼了声,“她的话算个屁,她那点小心思我还能看不出来?”  姜淑艳无疑是想要自己的儿子掌握权家的一切,这样的做法人之常情,可权昊然不允许。  权奕珩才是他最爱的儿子,加上他也比绍峰有能力,是个难得的人才,权家到他手里才能发扬光大。  “爸,您也老了,好好和姜姨安度晚年吧。”  权奕珩看的出来,姜淑艳这人本性不坏,就是太过于溺爱儿子,对父亲的心意那是没得说。  人到中年,还要求那么多做什么呢。  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姜淑艳完全不用操心他,所以他们如果没有权家的家产还是没有什么矛盾的。  权昊然摆摆手,“混日子罢了,你不必介怀她,在我面前她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  “爸,您就知足吧。”  “我知什么足,你都不在这儿了,我这心里……阿珩,你听爸爸一句劝,别和老爷子硬着来,多说两句好话。”说到这事儿,权昊然警惕的朝四周晃了眼,他低低在儿子耳旁道,“你知道玉蓉为什么能得老爷子欢心么,就是她会说话,什么都顺着老爷子,你呀,这方面得跟着她学学,别那么硬气。”  “爸,您这事儿想的太简单了,我想你应该知道爷爷的脾气,更知道他对玉蓉的宠爱,比自己孙子还亲,我也能理解他这份心,大概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报答玉蓉死去的父亲和爷爷。”  “所以爸你认为这件事还有缓和的余地么?”  他在外面一声不吭的和陆七结婚,这事儿已经是打了老爷子的脸,刚才又和老爷子发生了冲突,老爷子会这么做,权奕珩一点也不意外。  权昊然咬牙切齿的呸了声,那个权玉蓉就是个祸害。  早知如此,他当初就该把她给做了,免得留在老爷子心里,给权家人带来痛苦。  “你不努力怎么知道没有余地?”  权奕珩双手插兜,他仰着头,看向被星星点缀的天空,“这样也好。”  “好什么好啊。”  父子俩没发现,其实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心平气和的聊过了。  权奕珩一直很痛恨姜淑艳的,今天他却说了一番话,让权昊然好好珍惜以后的生活,可见儿子跟陆七在一起确实改变了不少。  那个女人,权昊然接触几次,各方面确实很不错,要不然他也不会跟儿子一条心,同意她进门了。  只是现在出了难题,儿子一旦被赶出去,以后要怎么办。  老爷子肯定会很生气,到时候不允许他插手权奕珩的事,时刻盯着人看着他可就真完蛋了。  热闹的前厅,几个长辈在打麻将,权绍峰混在人群中,姜淑艳一眼找到他,朝儿子招手,“阿峰,过来。”  权绍峰让位走过去,“什么事儿啊妈。”  这把打完权绍峰也想下桌去看看权玉蓉,大过年的,她一个人在后院里肯定很寂寞。  姜淑艳把他拉出前厅,到了院子里,她低声凑到儿子耳旁,幸灾乐祸的道,“我听说啊,你爷爷把你大哥赶走了。”  “真的吗,怎么会这样?”权绍峰听后表情立即变得凝重起来。  “这我哪儿知道啊,估计是惹你爷爷生气了呗。”  “我去找爷爷,问问他怎么回事!”  姜淑艳一把拉住他,气不打一处来,“给我回来,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多好的机会,你不在老爷子面前表现,一副要和老爷子打架的表情做什么。”  “他怎么能这么做呢,大哥他……”  “怎么了,你大哥不在权家,我们就过不去日子了么,我承认,你大哥为这个家付出不少,可在这个家里谁没付出过啊。”  “妈,你那是对我大哥有偏见,我早就说过了,我没心思争这个家里的一切,公司的事情我也没有兴趣。”  他的兴趣是画画写生,种种花什么的,可姜淑艳说这些都没多大用,在读大学的时候非要他选择金融专业,结果他毕业了也没觉得学到什么。  到现在他都不想去公司和那群勾心斗角的人相处。  姜淑艳抬手戳了戳他的头,“你这脑子,也难怪无法和你哥相比,真是操心死我了。”  “妈,您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又不傻,只是对公司没情趣罢了。”  怎么就不能和大哥比了?  “我说你……你知道为什么玉蓉不喜欢你么,就是你对所谓的权家一切不感兴趣。”姜淑艳数落,“是个女人也知道选择你大哥,将来才有前途,你就喜欢画画,还能给她什么啊,将来要是分了家,估计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你说,她能喜欢你?”  姜淑艳是不喜欢权玉蓉的,但是为了激励儿子,她说的也是实话。  “妈,玉蓉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只是爱大哥。”  姜淑艳的话权绍峰完全听不进去,她也懒得再说,她现在得去打听下消息,要确定权奕珩是不是被老爷子给赶走了。  和权昊然说完话,权奕珩开着那辆几十万的普通黑色汽车离开权家,刚出权家大门,他便给徐特助打电话询问陆七的情况。  然而,电话接通,得到的结果是。  “什么,她回陆家了?”  “是的权少,听说刚回去不久。”  “嗯。”  权奕珩离开权家时什么都没带,老爷子也不允许他带什么,包括他身上的钱财,一分也没留给他。  从今天开始,他的一切都得从头再来。  现在,他得去陆家接小七回来。  权家老爷子的书房,在权奕珩离开后,老管家第一时间给老爷子汇报。  “老爷子,权少开的车是他自己的那辆黑色普通汽车,就几十万。”  这是当初权奕珩为了追陆七买的一辆代步车,没想到这时候派上用场了。  老爷子生气的冷哼,“没出息的东西,堂堂权家大少,竟然开那么个破烂货出去,他也真能做的出来。”  “老爷子,大过年的您也别生气,要不然我明天去和权大少说说?”  “说什么说,路是他自己选的,我就不信了,他能坚持一辈子。”  一辈子是遥远的,老管家倒是觉得,权奕珩这次是下了狠心的,到时候下不来台的可别是老爷子,祖孙俩闹僵了对权家总归是不好的。  “对了,玉蓉那边你别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老管家点头应声,退了出去。  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老爷子会这么偏袒玉蓉小姐,即便想报恩,也用不着加注在权大少身上吧。  权家的事情他不明白的地方多了去了,还是少管闲事吧。  只是权大少真的这么走了,他们这些在权家干了多年的人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权绍峰和姜淑艳结束谈话直接溜到了后院。  偌大的院子里冷冷清清,没有丝毫过年的气氛,令人心酸。  权绍峰把照顾权玉蓉的佣人驱出去,得知她还没有睡,他进去直接坐在女孩儿旁边,“玉蓉,你感觉怎么样?”  女孩儿面色苍白,相较于昨天回来的那一刻,仿佛更加憔悴了。  在医院有医生时刻观察,这里只有药剂师给她用药,还是无法照顾的周全。  没办法,大过年的,医生也得休息啊,药剂师也是临时请来的,都是轮流照顾权玉蓉。  可见老爷子对她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生怕权玉蓉身体留下病根。  权玉蓉半躺在床上,这个时间点她本该休息了,可外面的烟火连续炸开,她一点睡意都没有。  看到前来的男人,她表情淡然,只是问,“今天外面热闹么?”  “没什么新鲜,和往年一样。”  她微微垂着脸,似乎很失落的样子,白如纸张的唇微微吐出一句话,“往年都热闹呢。”  “过年无非就是我们长了一岁,没什么新鲜。”  权玉蓉知道权绍峰这话是为了安慰自己,她转移话题,“阿珩哥哥很忙吧。”  忙到没时间来看她一眼,这些点心,她可是一口没吃,大过年的还饿着肚子呢。  一个人的年夜饭有什么意思,那个男人在权家,这么近的距离也不过来问问她,亏了她拿自己的身板为他抵命。  男人呵,就是薄情!  “嗯,今天大哥确实挺忙的,玉蓉,你应该知道。”权绍峰知道她在等权奕珩,安抚道,“玉蓉,大哥今晚实在抽不出空,我都是偷偷溜来看你的,要不,你先休息吧,嗯?”  “你先去忙吧,我一个人没事儿。”权玉蓉听了这番话,心里反而更难受了。  连权绍峰都知道抽空溜出来看她,权奕珩就不知道么,她不相信,他一点时间都没有。  今天权奕珩不来,她就不睡。  “玉蓉,你别这样。”看到她这个样子,权绍峰也心疼。  “权二少,你还是走吧,要不然一会儿姜姨找来,倒霉的又该是我了。”  每一次权绍峰和她在一起,权玉蓉都会拿着个理由堵他,弄得他心里也不痛快。  “玉蓉你放心,我妈今天忙的很。”  权玉蓉闻言冷笑了声,“权二少,姜姨的本事,即便很忙也会知道的。”  “好吧,我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他一大男人这个时候留在她房里确实不好,若是被权家其他人知道了又该闹起来了。  权绍峰不想玉蓉的名声受损,只得忍痛离开。  他现在的任务是要说服姜淑艳和老爷子,把权玉蓉嫁给他,一旦名正言顺了,什么都好办了。  同一时间陆家。  陆自成在今天给陆七打了不少电话,陆七一个都没有接过,他又连续给陆七发了很多条信息,告诉她,如果她不来就会后悔。  这样的信息陆自成不止发了一次,陆七也确实想看看,陆自成到底在搞什么鬼。  配黄娅茹聊了会天,陆七便打车来到了陆家。  偌大的陆家早已不如当初,陆七走进院子,一路向前都是寂静的。  若是以前佣人们听到动静早就出来开门了,可现在的陆家,给人的感觉只有无尽的萧条。  “来,自成,我们干杯。”  “好好好。”  “祝你在新的一年事业更上一层楼。”  “阿柔,希望能借你吉言。”  陆七往里走,听到了女人熟悉的调笑声,她走近一看,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被陆自成赶出去的胡碧柔。  胡碧柔竟然又回来了。  餐桌前的女人饮下杯里的酒,她眸光一瞥,看到了进来的陆七,眯了下眼便转移了目光。  “小七,你回来了啊。”同样的,陆自成也看到了她。  经历过流产事件,再次看到陆七,胡碧柔不敢再对她怎么样,表面上也不如之前那般嚣张,她在陆自成耳旁低语了几句,躲进了楼上的房间里。  胡碧柔不在,他们父女正好可以把话摊开了说,陆七拉了把椅子坐下,“说吧,找我回来到底什么事儿?”  餐桌上的菜色丰富,陆七晃了眼,确定这一桌不是胡碧柔做的,那个女人一天到晚就知道买买买,压根不会做这些事。  大概是陆家的佣人做好了年夜饭再回去的吧。  陆自成喝了口酒,他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弧度,“你也知道说‘回来’二字啊,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回来?”  “回来?是,这里是我的家,可这里的人却是我讨厌的,陆自成,你怎么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当初你把我卖给别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今天呢,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你活该。”  陆七只要说到这件事情就无法做到平静,她胸口起伏的厉害,那眼神仿若一把利剑,直直射向陆自成。  陆自成有求于她,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对陆七疾言厉色,他抱歉的道,“好好好,那件事是我的错,当时也是我糊涂,小七,你就原谅爸爸吧,我知道错了。”  陆七坐着没吭声,依然用犀利的眼神看着他。  她就以想看看,这个陆自成的脸皮到底能厚到什么地步。  “小七,你就帮帮爸爸,这次啊,我保证……”陆自成话说到这儿,想了下才道,“就当这钱是我找你借的,我可以打借条,一旦有了资金,我第一时间还给你!”  “你的保证对我无效,如果你还是因为钱的事,抱歉,我帮不了你。”  陆七说完从座椅内起身,她一个字都不想再听陆自成说。  本以为陆自成发了那么多条信息,是真找她有事,没想到还是因为钱。  钱在他眼里就那么重要么,当初……  陆七不想回忆过去,每想一次她心里就痛一次,又何必给自己找不快?  见她要走,陆自成急了,试图去拽她,“陆七!”  “大过年的,陆自成,希望你新的一年身体健康。”陆七给他包了一个大红包,说的也是真心话。  她做女儿的,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而且她答应过黄娅茹,不会把陆自成怎么样,顶多在钱财上给点教训,毕竟改变不了她是他女儿的事实。  陆七现在想去房间看看,有没有能带走的东西,以后她大概不会再回来这里了。  看陆自成这个样子,应该又和胡碧柔复合了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陆七将衣柜打开,她手指落在一排排名贵的衣服上,想着之前,和陆舞争夺这间房的样子。  呵。  如今这房子怕是保不住了吧,陆自成这一次,即便不破产也没本事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了。  陆七刚关上房门,胡碧柔便从楼上下来了,陆家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她也不清楚,不过不管怎样,比她的生活要好。  被陆自成赶出去的这些日子,她又回到了从前,除了每天混在茶馆里打牌,什么事儿也做不了。  陆自成对她还是稍微有点情意的,每个月能给她上万块的生活费,这些陆七和黄娅茹并不知道。  她小心翼翼的凑过去问,“怎么样啊自成,她还是不肯帮忙吗?”  “哎,你说我这辈子算什么?”陆自成抽着烟,窝在沙发里叹气。  “自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谁也不知道后来会怎样,她是你的女儿,你当然得掏心掏肺的对她好。”胡碧柔给他泡了一杯热茶,“可你对她再好,也避免不了有白眼狼,翻脸不认人。”  胡碧柔故意说这些话,就是想要陆自成看看清楚,谁才是最关心他的人。  陆七小时候就备受陆自成的宠爱,而她的女儿,背负的却是野种的骂名,要不是陆自成在陆舞十岁的时候把她接回陆家,指不定要受多少苦呢。  陆自成掐灭了手里的烟,他眼神蓦然变得诡异,只是道,“她不帮我,我也不会让她有好日子过。”  没一会儿,陆七便拖着一个小行李箱出来,有些回忆她想要带走。  陆自成和胡碧柔看到她拖箱子,就知道这丫头可能以后都不会回来了,胡碧柔是喜在心里,而陆自成,彻底的被吓到了。  如果陆七真的要和他断绝关系,以后要怎么办?  陆舞已经给了他两千万,也不可能在找颜家要钱!  陆七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拉着行李箱走出了陆家,陆自成追出去,“小七,小七!”  “小七,小七,你等等,等等,爸爸有话和你说。”  陆七听到身后的喊声,她驻足,转过身来,冷冷道,“陆自成,我以后可能不会来这儿住了,您一个人也舒坦,不,不是一个人,还有胡碧柔,她陪着您安度晚年,你就好好享受吧。”  “小七,你可不能这样,这里也是你的家。”  原本陆七是想要回这栋别墅,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什么意义了,这房子沾染了胡碧柔母女的气息,她还觉得脏呢,而且,在不久后应该会被拍卖出去。  这里带给她的是痛苦的记忆,又何必留着。  陆七懒得再和他废话,想拉着行李箱直接走,却被陆自成挡在了跟前。  “小七,小七。”陆自成拉住她,“小七,这次只有你能救爸爸了,就算你给爸爸帮个忙吧,以后,我爸爸保证,只要你这次能帮陆氏度过危机,以后整个陆家都是你的。”  整个陆家?  呵。陆七在心里冷笑了声,其实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她要的不过是一家人的和谐幸福生活,可这个男人,为了所谓的公司都做了些什么。  怎么,现在他最在意的东西要失去了,也会觉得心痛吗?当初,她妈妈躺在手术台上需要合适的心脏和钱的时候,这个男人在哪儿呢,她被颜子默那个人渣抛弃的时候,全城人都在笑话她的时候,他又做了些什么?  他想的永远只有自己的利益!  现在知道来求人了,当初干嘛去了!  “小七,爸爸不需要你做别的,只希望你能回公司帮帮爸爸,爸爸老了,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你是知道的呀。”  “陆自成,路是你自己选的,当初我妈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我也求过你。”  陆自成又怎会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女儿有多么恨自己,无论他说什么,只怕都没有用啊。  “小七,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父女一场,亲情无价啊。”陆自成那语气只差没跪下来求她,“小七,你说,你说,怎样才能帮我,只要你说,我一定能做到!”  胡碧柔也跟着追了出来,她躲在陆家院子里,黑暗的角落,将他们父女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陆自成,又开始犯浑了,一旦真的把陆家的一切交给陆七,她和陆舞要怎么办,难不成又要流落街头么?  这可不行,她想着什么时候冲出去,把陆七赶走得了。  陆七冷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的心软,“你的那份情,陆自成,早在你把我卖给张行长的时候就断得一干二净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不过,你到底是我的父亲,我身体里流着你的血,假如有一天你真的破产,我不会让你流落街头的,千万别以为这是我仁慈,认你这个父亲,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不让人家说闲话!”  一字一句,从她嘴里说出来,那么绝,那么狠,没有丁点商量的余地,陆七脸上的坚决彻底激怒了陆自成。  这个女人当真是狠心啊。  他养了她这么多年,给了她陆家千金的身份,甚至不顾自己的女儿,把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可现在呢,她是怎么对自己的?  看到她再次转身,陆自成“小七,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对你吗,因为……你根本不是我的女儿!”  既然他们不让他好过,那么他也不会让他们母女好过。  黄娅茹,我看你怎么向你女儿解释。  陆自成的声音如同一道闷雷,在陆七身后炸开。  这一刻仿佛世界都静止了,同样震惊的还包括藏在一旁的胡碧柔。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失控的喊出声来。  她没听错吧,陆自成刚才说什么?  陆七顿了良久才转身,她脸色猛的一变,手里的箱子也被给扔在了一边,她脑子里全是陆自成刚才的话,几乎站不住脚的开口,“你说什么,陆自成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吗,你不是我的女儿,你是你妈不知道和哪个男人鬼混之后怀的野种,要不是我好心的收留你们母女,陆七,你以为你能平安的长这么大么?”  “你现在不知道感恩,竟然还要把我踩到脚下,你真是没良心啊。”  当年的秘密被陆自成一口气说了出来,陆七惊恐的瞪大眼,突然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她不是他的女儿么,不不,不,她不信!  她是野种?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啊,陆自成,你未免太混蛋了吧,就因为我不帮你,你要这般诋毁我?  “不,不,你胡说,你胡说。”陆七无措的摇头,“你一定是因为我不帮你说的气话是不是?”  “你觉得我会拿这件事和你出气么?”  “陆七,你就是个野种,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野种,你妈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你们母女都是一个样!”  “陆自成,你他妈的混蛋,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陆七被骂的双眸通红,她彻底失去了理智,抡起拳头朝陆自成挥过去,“我警告你陆自成,如果你再敢在我面前说这句话,或者在我妈面前说这些,我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陆自成没有躲避,实打实的挨了她两拳,也不知道疼。  “哈哈哈哈哈。”  男人突然疯狂的笑了,他反正什么都没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陆七,你即使把我打死又能怎样,你就是个野种,野种,没有人要的野种,你以为你妈这样就能帮你隐瞒你是私生女的事实么?啊呸,贱货!”  “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不帮我,我一定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让你们母女在京都生活不下去。”  这个隐藏多年的秘密从陆自成嘴里吐出来,陆七眼里的光亮一点一点被抽离,打完了,骂完了,她还剩下什么呢,最终,她也只能骂他,“陆自成,你不是人!”  “你不就是一直这样看待我吗,陆七,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你真的把我当成了你的亲生父亲,又怎会见死不救。”  陆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陆家的,她一个人浑浑噩噩的顺着一条路往前走,不知道该去哪儿,还能去哪儿。  她要去问黄娅茹吗?  不,不能,她不能刺激黄娅茹啊!  陆七不知道陆自成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还是为了逼迫她故意说的那些混账话。  想着,她脑子全乱了。  陆七跑出去后,胡碧柔第一时间过去,将陆自成从地上扶了起来,“自成,自成,你没事吧?”  “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胡碧柔心虚的点了点头。  陆自成眼睛无神的望着她,“这下你总知道为什么我对舞儿会没外心了吧,她才是我的女儿,我陆自成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那你……还对陆七那样好,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胡碧柔别提有多高兴了,天哪,这么大的内幕她竟然今天才知道,难怪她提出要来陆家过年,陆自成也没拒绝。  “当初为了事业,我也是没办法。”  “我先扶你进去吧自成,其他的事情我们慢慢再想办法。”  好啊陆七,原来你是个不折不扣的野种。  这下就好玩儿了,一个野种,我看她怎么在京都横行霸道。  这事儿她得尽快和颜家那边通气,以后没了陆家的庇护,那个贱人还能风光么?  妈的,她和黄娅茹争了这么多年,原来人家压根没把陆自成当回事儿,就她一个人唱独角戏罢了。  *  权奕珩从权家出来后,第一时间来了陆家,那个时候陆七刚走没多久。  陆自成看到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就说了句陆七已经走了,权奕珩也没做过多的停留,第一时间去了新婚公寓。  他没看到陆七的人,给她打电话,结果那头显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权奕珩拧了下眉,继续打电话。  为了不让双方的父母着急,他把话说的很模糊。  两位妈妈都说陆七很早就回去了。  她能去的地方也只有这两个,若是不在,那么她……  权奕珩彻底慌了,他立即出门,给徐特助打电话。  “小七不见了,你到处去找找看。”  当然,这还不够。  这件事权奕珩也不想惊动任何人,这个时候他只能给慕昀峰打电话,至于沈辰皓,就让他在医院好好养着吧。  慕昀峰一接到电话就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迅速穿好衣服,他抓起车钥匙出了门,特意开了一辆马力十足的跑车。  等慕昀峰赶到相约的地点,叶子晴随后也到了。  “怎么了啊,怎么回事啊?”  慕昀峰今晚也是睡不着的,尽管喝了那么酒,到了凌晨却依然没有睡意。  权奕珩只要碰到陆七的事就完全乱了,他平静不下来,闷闷道,“我不知道,小七好像失踪了。”  “我说阿珩,你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啊,嫂子是个很谨慎的人,指不定在回来的路上。”  “她电话关机,我去了一趟陆家,陆自成说,她回去过,后来走了。”  权奕珩不是怕别的,而是怕她被老爷子的人抓走。  叶子晴问他,“哥,嫂子最后去的地方是哪里啊?”  “陆家。”  陆家若是没有,他们应该去陆家的那条路上找,说不定能还没回来呢。  权奕珩已经开始安排,“你和阿峰去找,我去到处看看。”  慕昀峰和叶子晴也不敢耽搁,刚上车,慕昀峰就开始到处打电话,这个时候,大家伙都在过年,想要派人找一个人还是不简单的。  而且京都这么大,他们完全没有头绪啊。  跑车如剑般是出去,慕昀峰问身旁的女人,“你嫂子平时都喜欢去哪儿啊?”  “我也不大清楚,我觉得嫂子不会随便乱跑,会不会是大过年的哥没在身边心情不好,想随便逛逛散散心啊。”  她的话慕昀峰很认同,“我也这么想,可你看看你哥,跟疯了似的,我们能不帮忙么?”  叶子晴却羡慕的要死,她叹息道,“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见了,你能这么对我,我死也值了。”  慕昀峰当即黑了脸,“啊呸,赶紧的给我闭嘴,大过年的,你胡说什么呢。”  叶子晴噘着嘴乖乖坐好,她说的可是真的!  两人决定去陆家,看能不能碰上陆七。  一路上,两人的话都很少,良久,慕昀峰开口问,“那个,之前和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什么事儿?”叶子晴挑眉,满脸的俏皮。  慕昀峰不自在的咳嗽了声,也深知这丫头是在故意逗他,“就是,就是结婚的事儿呗,你愿意么?”  “唔。”叶子晴故作深思的想了下,“那你呢,想清楚了吗,是真的想和我结婚吗。”  “慕哥哥,你可看清楚了,我是叶子晴,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叶子,那个你只当成妹妹的小姑娘,你确定要和我结婚?我不是程卿,没有她的花容月貌,也没有她修长的身段,或许也不会让你迷恋……”  这些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慕昀峰听得头都快炸了,但是他理解,她说这些话的含义。  他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么?  再说了,说句实话,他一点儿都不觉得也叶子晴比谁差,相反,她身上有很多东西都是其他女人身上所没有的  这丫头,是怕他到时候后悔吧。  ------题外话------  呜嗷,马上就月底了哈,清清只想说一句,有票票的亲千万表浪费了哦,投给清清吧。哈哈。  还有就是腾讯的读者,你们能不能看下更新的字数,别老是喊贵了,书城收费都是千字五分的价格,我是万更,自然书币就多些。  深瞳浅笑/暖宠一品田园妻  一朝穿越,面对这个家徒四壁的家,林依依一个头,两个大。  某一天傲娇男探出脑袋:“您们看我如何?锄地,砍柴,做饭,样样都666”  一家人鄙夷的看他:“有待考虑!”【诱妻篇】  某男一脸希冀:“依依,奴家可萌可仙,你就收了吧!”  “你去把所有的地翻一翻,店铺里面的卫生打扫一遍,看看表现!”  某男咽咽口水:“依依,你对我真残忍!”  林依依一个白眼:“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某男撸起袖子,默默地走了出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