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78 程贱人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278 程贱人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9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1
    叶子晴听得头大。  她一头栽进沙发里,什么都不愿意多谈。  “我跟你说话呢,你别老是装死。”权妈妈用手指点了点叶子晴,“我问你,江寒呢,你不会把人家就丢了吧?”  叶子晴实在听不下去,她又从沙发里竖起来,“妈,您这是担心什么呢,难道你还怕慕哥哥欺负我不成?”  江寒只是她的朋友好么,为什么她喜欢的人自己就一定得喜欢啊!  “叶子,你最好和我说实话,这个社会,谁都会骗你欺负你,可是只有你妈不会。”权妈妈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女儿看,把自己这一生的经验传授给她。  “妈,我懂您的意思,也知道您是真的心疼我,可是我已经答应慕哥哥了,慕家那边已经在开始安排婚事了。”叶子晴怕母亲生气,继续道,“一会儿慕伯母会过来,和您商量婚事。”  权妈妈恨铁不成钢,“好啊,你现在长本事了,翅膀硬了,结婚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和我商量就直接答应人家了,叶子,你真是……”  “妈,好了好了,我和慕哥哥从小一起长大,这不是因为熟悉才答应的嘛。”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权妈妈深知再劝也是没有用的。  这个慕昀峰,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要和那个什么程卿的结婚么,怎么对象就突然换成叶子了。  等女儿进去卧室,权妈妈给陆七和权奕珩打电话,两人决定去旅行,一直还没选好地儿,正想着来这儿拜年呢,没想到权妈妈就打电话来了。  权奕珩买了不少包饺子的材料,说是昨晚错过了年夜饭,今晚一家人聚齐正好可以吃到权妈妈包的饺子。  陆七刚从权妈妈口里听说叶子晴和慕昀峰要结婚的消息,第一时间去了叶子晴的卧室。  女孩儿坐在床上看剧本,看到陆七过来,她腾出一个地方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嫂子,你来了啊,快过来坐。”  “到底怎么回事啊?”陆七迫不及待的问。  叶子晴摊手,“慕哥哥和程卿除夕夜分手,然后他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就答应了。”  陆七诧异的问,“就这样?”  叶子晴将剧本盖在脸上,她都痛苦死了,闷闷道,“嫂子,我知道你会是这个表情,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个表情,可是你们不懂,不懂我的心情……”  她怎么不懂,懂得很。  这丫头是爱惨了慕昀峰,要不然能这样?  陆七将她盖在脸上的剧本拿开,握着叶子晴的手柔声开口,“我知道,可是叶子,他和程卿因为什么分手,你弄清楚了吗,会不会有复合的可能?”  这才是他们一家子人最担心的事儿。  慕昀峰和叶子晴的婚事,会不会太急了点啊,要不要给慕昀峰想清楚的时间呢?  万一他将来后悔,会冷落叶子晴的呀!  叶子这样的性子肯定会受不了。  “叶子,你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假如他和程卿还有可能,你不能盲目的答应啊。”  叶子晴明白陆七是着急她的终身幸福,末了,她喃喃道,“我不知道他和程卿有没有可能,但我会努力让他们没有可能的,嫂子,慕哥哥疼我,应该舍不得我受伤的。”  这个陆七信,可是爱情这个东西从来都是失去理智的,一旦程卿想办法使绊子,慕昀峰若是旧情难忘的话,到时候叶子晴哭都来不及啊。  他们做长辈的,都不希望叶子晴遭受那样的罪。  “我听说你们结婚的日子是大年初六?”  “嗯,这是慕夫人决定的,说是吉日。”  陆七扶额。  什么吉日啊,慕夫人就是着急呗。  这叶子心里肯定也明白,但她爱慕昀峰,自然会和慕夫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所以,无论他们怎么劝都是没有用过的。  还能怎么样,他们做长辈的只能祝福呗,希望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复杂。  叶子晴拉起陆七的手,“嫂子,我知道你担心我,没事儿,不会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他是我哥哥啊。”  婚姻很容易让人出现落差,她和权奕珩在一起,也是有落差的,因为从来没有期待这个男人会对她这么好,他们会牵着手一路走下去。  她这种情况,是好的落差。  而叶子晴此刻对婚姻的憧憬是幸福的,慕昀峰能给她么?  权奕珩帮权妈妈在厨房里调肉馅,母子俩聊的也是叶子晴的婚事。  “阿珩,我希望你能和叶子聊聊。”权妈妈叹气,“妈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想看到她受苦。”  权奕珩是看到过叶子晴对慕昀峰的痴狂的,估计这事儿没什么改变了,他能做的只有安抚权妈妈,“妈,您也别往坏处想,其实阿峰那人不错,他肯定会好好照顾叶子的。”  “不是我不相信阿峰的人品,我是觉得,他们之间只有叶子一个人付出爱情,你说这样的婚姻能长久么?”  “阿峰对叶子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妈,他们还得怀孕生子呢。”  权妈妈凝重的脸舒展开来,没好气的呵斥,“你呀,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说的也是正经的,他们若是没有一丝感情,怎么生孩子?”  “哎,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叶子大概谁的话都不会听。”  “妈,你要明白一件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你再担心都是没有用的,她必须经历这些。”  权妈妈心里也清楚,这件事大概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结婚之前,她想和慕昀峰做一番详谈。  吃完饺子陆七和权奕珩要回去公寓,叶子晴把他们送到小区门口,等他们上车之前,叶子晴突然拉住权奕珩的手,“哥,谢谢你。”  若不是权奕珩,她妈妈肯定不会松口,她和慕昀峰哪有这么顺利啊。  刚才吃饺子的时候,权妈妈说了很多,无非就是要她结婚后注意点自己的行为举止,孝顺公婆。  叶子晴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权妈妈说这些话是同意了她和慕昀峰的婚事。  除了权奕珩,还有谁有这个能力说服妈妈呢。  这声‘谢’是必然的。  “不用谢我,叶子,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考虑清楚。”  “哥,我已经考虑很多年了。”  是啊,她喜欢慕昀峰多年,一直在坚持着,他们这些人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她和慕昀峰结婚的权利?  路是自己选的,幸不幸福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年初二,慕夫人特意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聘请的摄影师给慕昀峰和叶子晴拍婚纱照,衣服也是从国外连夜挑选的,没有特别定制,因为时间来不及,不过都是最新款,价格贵的吓人。  为了能拍一套有纪念意义的婚纱照,慕夫人让叶子晴给剧组请了一天假。  结婚的时间这么急,其实叶子晴这几天都是没办法去拍戏的。  不过她过年前答应过贺导,无论什么理由年后都不会耽搁剧组的进程,总不能食言吧,而且结婚也不需要她来操心,都有专业的人安排。  结婚时间紧急,叶子晴和慕昀峰拍摄的婚纱照只有两组,一个上午就可以完成。  为了能早点结束拍摄,叶子晴提议早上六点就开始拍,全剧组的人也跟着一对新人起了个大早,而叶子晴必须五点就赶到摄影店,因为她要提前换衣服化妆。  他们选择的拍摄是一套婚纱照和一套生活照,生活照需要去野外进行拍摄,感受大自然的风光。  慕昀峰这两天都没怎么睡好,结婚这事儿匆匆忙忙,虽说有专业人士来安排,可他们自己也是需要操心的,比如说媒体那边,他还在挑一个适合的时间公布两人的婚讯。  凌晨四点半起来,慕昀峰先去叶家接叶子晴,两人四点半出发去摄影店。  慕昀峰哈欠连天,叶子晴瞧着他这幅样子没来由的心疼。  “要不我来开车吧,你靠着睡会。”  慕昀峰坚决不肯,“那怎么行,我可是男人,扛得住,你睡吧,这两天你也累了,明天还要拍戏呢。”  叶子晴试探的问男人,“昨晚几点睡的?”  “和你打完电话就睡了。”  “那也该够了,说明你昨晚和我打电话后肯定没睡着。”  “慕哥哥,结婚你高兴么?”  “高兴啊,当然高兴。”男人说着将她的手握在掌心,“叶子,你也别多想,我既然决定和你结婚,就一定会一心一意的对你。”  叶子晴聪明的没答话,心里乐得要死。  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  拍完结婚照出来,慕昀峰要和慕董事长去预定的酒店看看,叶子晴则陪着慕夫人买结婚的小东西。  两人一起在商场附近的餐厅吃了点东西,下午直接去商场去看家纺。  慕夫人听说叶子晴明天要去剧组拍戏,她忍不住开口,“我说叶子啊,你干嘛这么拼命,以后和阿峰结了婚,还怕他养不起你么?”  “伯母,我只是想打发时间,两个人的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说要是我每天在家肯定闷的慌吧,到时候慕哥哥从公司回来,我可不想成为怨妇,影响两人的感情。”  这个慕夫人倒是承认,女孩子家的不需要赚多少钱,有个自己喜欢的事儿就好了,不过娱乐圈,她还真不赞成叶子晴混在里面。  结婚了的女人都是围着老公和孩子,就像是她,亏得慕董事长对她好,要不然这日子可怎么混。  叶子晴能有这样的头脑,倒是让慕夫人刮目相看。  她就说嘛,叶子晴不是那种一心想嫁入豪门的女人,有自己的理想和报复,那种干劲儿她很是喜欢。  不过慕夫人还是很担心,毕竟这次结婚的时间很紧,“结婚很累的,你吃得消么,叶子,你可得留着点体力啊,到时候结婚的那天礼仪多,我怕你会撑不住。”  “没事的妈,我这身板绝对没问题。”  慕夫人笑了下,两人开始挑选结婚用的家纺。  “叶子,你看这套怎么样,摸着手感不错呢。”  “您决定吧慕伯母,我们这些小辈在这种事情上也不懂。”  叶子晴这是尊重慕夫人,有些事情,特别是买东西,她完全没有必要坚持自己的,因为慕家人挑的东西都是贵的,没有不好,她干嘛要争执?  而且结婚用的家纺也是红色,在选择上空间是很小的。  不过有的事情,叶子晴会坚持自己的意思,比如说事业,刚才慕夫人提议她不要去剧组,叶子晴依然坚持。  慕夫人也喜欢她,两人的婆媳关系慕昀峰完全不用担心。  “好,那我就把四套都买了,到时候用的地方可多呢。”  “嗯。”  叶子晴的乖巧让慕夫人很是省心,她是从小看这丫头长大的,知道她是那种大大咧咧的女孩,所以这种事情上她做主也好。  两人买完家纺,又去楼上的时装区,春款上新,加上叶子晴结婚,除了定制的结婚礼服,她应该要给儿媳妇买点衣服和包包还有化妆品之类的。  至于首饰,慕夫人想着等明天叶子晴拍戏结束,让儿子陪着她去买。  商场的另一边,程卿和朱玲玲刚刚上来,她第一时间看到叶子晴和慕夫人,漂亮的眸子很快暗了下去。  年初二贺导就开始了拍摄,他们这些没有后台的演员是没有办法拒绝的,而那些大咖到年初八才开始拍摄。  这就是所谓的等级吧。  呵。  因为是年初二,贺导的拍摄时间只订到下午四点,而程卿一点半就结束为了拍摄,她卸了妆换了衣服就直接来了商场。  新的一年,她该给自己买点东西,比如说新款的春装。  她不愿和叶子晴撞见,选择了另一条路,朱玲玲小声嘀咕,“程姐,我们要过去打招呼么?那可是慕夫人呢。”  程卿和慕昀峰除夕之夜分手的事朱玲玲并不知道,而程卿也不相信那个男人真的就这样和她分了。  毕竟他们四五年的感情啊,过了今年,应该说有六年了吧。  他习惯了爱她疼她宠她,又怎么可能真的分手。  程卿故意忍着不给慕昀峰打电话发信息,也是想给那个男人一点时间,他会控制不住的,最多一个星期,他就会主动来找自己。  因为四年前,她每次和慕昀峰闹别扭,那个男人都是这么对她的。  而每一次争吵都会增进两人的感情,更加让慕昀峰觉得,他们这段感情的不易。  所以,在除夕之夜被慕昀峰分手后,程卿依然坚信的以为,那个男人总会回来找她。  “程姐,要去吗?”朱玲玲见她半天没回个话,又问了句。  程卿冷笑声,“和他们打招呼,我这不是过去打脸么?”  慕夫人本来就不喜欢她,加上她现在和慕昀峰分了手,她以什么样的身份过去呢。  她应该要保持自己的那份清高,要不然怎么能让慕昀峰留念这么多年呢。  他喜欢的不就是她的这种脾性么,那是别的女人身上所没有的。  朱玲玲只好闭嘴,她默默跟在程卿身后,挑选令她仰望不及的奢侈品。  进了一家女包店,里面的东西最少都在几十万以上,稍微好点的就是上百万,朱玲玲看的心惊,心里也有落差。  什么时候她才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人家的经纪人多风光,可她为什么就翻不了身呢。  放在玻璃柜台上的一款红色手包吸引了程卿,她嘴角一勾,媚态十足,走过去将那款女包拿在手里。  店里的服务员立马走过来热情的推荐,“小姐,您真有眼光,这个包是我们店里的新款,今年刚上新。”  朱玲玲清楚的看到柜台上标注的价格,230万。  天哪,一个包包而已,用不着买这么贵的吧。  程卿手里并没有多少钱,那次自私去B市找慕少,已经花掉了她不少积蓄,而且她现在的热度也不怎么样,想要靠这部戏生活,必须得节约着点啊。  贺导的那部戏,程卿所得的片酬也不过是二十万,这还是朱玲玲费劲谈下来的。  程卿拿着走了一圈,感觉不错,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而且也很配她这身衣服,瞬间让她的气质提升了不错。  朱玲玲瞧着也挺好,只是这价格实在太贵了。  “小姐,这款手包就是为您定制的,和您的这身衣服简直是绝配。”  程卿知道是奉承话,不过她倒是爱听,她自己也感觉不错,几乎没有犹豫的开口,“是么,那好,包起来吧。”  朱玲玲把程卿拉到一边,“程姐,这个包包两百多万啊。”  对于普通人,都可以买一套房子了。  程卿没有看价格,现在听朱玲玲说两百多万,不禁脸色一变。  两百多万确实很贵,可她的话都说出口了,不买那岂不是没面子。  以后她若是出名了传出去可不好听啊。  况且她马上就要和慕昀峰结婚了,这点钱还能难到她么,传出去还以为慕昀峰不给她钱呢。  也就在这时候,叶子晴和慕夫人一起进来,慕夫人一眼就看中了服务员手里准备包起来的红色手包,她拉着叶子晴过去,“哎,叶子,你看这包怎么样,好看吧。”  慕夫人说着将手提包拿在手里比划,“唔,挺适合你们小姑娘的。”  “慕夫人,您好。”商场里的人大多知道慕夫人,看到她,都客气的打招呼。  慕夫人豪爽的道,“这包我要了,包起来。”  叶子晴正准备道谢,在另一旁和朱玲玲说话的程卿听到慕夫人的声音,她侧头看过去,眯了下眼。  而后,她带着朱玲玲大方的走过去和慕夫人打招呼,“慕夫人,真巧啊。”  “哟,你也来逛街啊。”  程卿笑,“刚拍完戏,随便出来逛逛。”  慕夫人并不打算多理她,而是问叶子晴,“怎么样叶子,这包喜欢么?”  叶子晴还没开口回应,程卿开口,“不好意思,这包我已经选中了,慕夫人您要的话,还是挑别的吧。”  从进来到现在,叶子晴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即使突然在这里遇到了程卿,她依然很淡定。  这些情况她都想过,同在一座城市,而且她和程卿还是在一个剧组,没必要在外人面前发生摩擦。  当然更重要的,她过两天就要和慕昀结婚,可不想因为这几件事自己赢了,让这个小婊砸在慕哥哥面前告状,到时候说自己欺负她可就不好了。  可慕夫人又怎么肯罢休,她霸气的拍板,“我出双倍的价钱买了这包,送给我儿媳妇。”  儿媳妇?  程卿并没有在意慕夫人的话,反正在这个老女人心里,只有叶子晴才是她的儿媳妇。  她已经和慕昀峰闹了别扭,可不想在这儿和他妈发生摩擦。  一个包包而已,尽管心里不痛快,程卿也只能选择退出。  “慕夫人,一个包用不着那么贵,这款包的价格是两百三十万,双倍就是四百六十万,出双倍的价格多划不来啊,都是在给商场谋利,何必呢,我让给您就是了。”程卿轻言细语,嘴角的笑容恰到好处,却很让人生厌。  听听这话,她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还管着她家的事情啊。  刚才她要买的时候,怎么没听这个女人要让给她?  慕夫人不悦的睨了程卿一眼,“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说话呢,谁要你让了,这个包是我出高价买给我儿媳妇的,是你出不起钱吧。”  程卿尴尬的咬了咬唇,她没有买不起,而是在给这个女人面子,难道都听不出来么?  “慕夫人,凡事留点颜面,我想阿峰也不喜欢看到您这样。”  “哟,又拿我儿子来压我啊,怎么着啊,是不是想让阿峰过来看热闹?我告诉你……”  “慕伯母。”叶子晴终而开口,“这款包我不喜欢,颜色太红了,不适合我。”  “叶子!”  什么时候叶子晴这么安分了,程卿这个贱货明显就是在欺负她啊。  “慕伯母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好好好,你既然不喜欢就算了。”慕夫人冷笑了声,故意将嗓门拔高,“真是笑死人了,这种包一看就是小姑娘拿的,程卿,你都一把年纪了,也合适?”  “呵,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  这话无疑在打程卿的脸!  一把年纪了?  呵,她也不过27,比慕昀峰还小一岁呢,怎么就一把年纪了啊!  人在生气的时候最容易做出冲动的事,要说凭程卿自己是没有钱买这么贵的包包的,她故意当着叶子晴和慕夫人的面,将慕昀峰曾经给她的一张金卡甩出来,嚣张的对服务员道,“刷卡,我还就是喜欢小姑娘的东西,都说挺适合我的。”  “这,这……”  这不是慕氏集团的特殊金卡么,那上面的特殊印记,慕夫人一看就知道。  这种卡整个京都只有十张,都是慕氏集团的股东,作为总裁的儿子两张,董事会说是要给慕昀峰未来的夫人预留。  她和慕董事长各一张,其实剩余的也就不多了!  我的天哪,她的蠢货儿子,竟然这么轻易的给了程卿这个贱人!  叶子晴也认得那张卡,她曾经翻过慕昀峰的钱包,当时还特意问了慕昀峰,怎么会有两张相同的卡。  当时的慕昀峰笑着对她说,“这是留给你未来的嫂子的。”  叶子晴一直想嫁给慕昀峰,是特殊注意过的,所以程卿一拿出那张卡,她也认出来了。  慕夫人气的差点暴走,叶子晴生怕她和程卿在公共场所闹起来,开口道,“慕伯母,刚才慕哥哥给我发了信息,让我们过去餐厅等着,他已经安排好了晚饭。”  “好,我们走。”慕夫人也是个有素质的,即便再生气也不会在公共场合和程卿闹。  她知道叶子晴的意思,自然会附和着儿媳妇。  程卿望着她们出了女包店的门,在心里得意的哼了声,不是要比谁厉害么,我就让你们两个看看,慕昀峰是怎么爱我的。  他的另一张可是在我手里,等于把所有的家产都交给了她,这张卡不限额度,她随便刷。  朱玲玲一直没有说话,等慕夫人和叶子晴离开,她悄然走过去,还没开口,服务员便叫程卿签字。  程卿签的是慕昀峰的名字,服务员看到那个名字惊了下,但是这卡她们也是认得的,是慕氏特制的金卡。  这个女人和慕家什么关系?  不过这也不在他们的关心之内,慕家的事情他们可不敢随便乱传。  但是这个女人和慕家有关系,他们的态度也客气了很多,还说什么,下次买东西可以九折。  程卿说了声谢谢,领着朱玲玲走了。  出来女包店,程卿心情大好,她今个儿可是把那个老妖婆给气炸了。  “程姐,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朱玲玲胆小,生怕会得罪慕家人。  程卿瞪了她一眼,傲娇的道,“玲玲,你等着吧,等我嫁到慕家,一定和这个老不死的势不两立,她老了,到底斗不过我,今儿个就算了,给她点教训!”  “到时候,你就跟着我,什么都不用做,专门给我排戏就好了。”  朱玲玲在心里冷笑了声,她好像已经等得够久了吧。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觉悟,慕少对她早已不如从前,现在竟然还和慕夫人发生了不快,一旦传到慕少的耳朵里,会怎么看她?  慕夫人和叶子晴走出商场,买的东西由司机拧着放到了车里。  慕夫人怕儿媳妇心里不痛快,安抚道,“叶子,你也别往心里去,你慕哥哥刚和程卿分手,加上这段时间忙着婚礼的事儿,大概和程卿还没有算到这些事情上去。”  “你放心,那张卡是属于你的,特意给你留的,等明天我一定让阿峰把卡从程卿手里拿回来。”  那个女人真是太过分了,他们慕家的钱是浪打来的么,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刷两百多万,眼睛都不眨一下。  慕夫人是真生气,可在叶子晴面前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她清楚的很,这事儿最难受的是叶子晴。  当时要不是叶子晴拦着,慕夫人肯定不会让程卿刷这两百万。  “没事的伯母,我知道慕哥哥很忙。”叶子晴眼尾挑了下,“一会儿我们在慕哥哥面前也不要提这事儿,好么伯母?”  “为什么啊叶子,这事儿我肯定要和阿峰说的,可不能让程卿那个贱货横行霸道,你在合约会吃亏的啊叶子。”  叶子晴撒娇,“伯母,你就听我的嘛,我们今天不说,明天再看好不好。”  慕夫人哪里受得了她这样,只好答应下来,“行行行,都听你的。”  “呵呵,谢谢慕伯母。”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  程卿那个女人,不需要她动手,她自己就会把自己给作死。  当然了,若是慕昀峰还放不下的话,死的那个人大概是她。  可是叶子晴没有退路,她必须这么做,无论结果是什么,她都得勇敢的接受。  或许婚礼的时候,那个男人会因为心软做出伤害她的事,即使是这样她也义不容辞的结这个婚,因为只有那样,她才伤得够深,才看的够清楚,才能彻底回头吧。  当然了,叶子晴还是想象美好的,希望她的慕哥哥能心疼她一点儿,顺利的举行这场婚礼。  婆媳俩回到慕家已经是傍晚五点,慕夫人安排佣人准备晚饭,叶子晴窝在沙发的客厅里看剧本背台词。  她明天还得拍戏呢,绝不能耽搁了。  晚上七点,慕昀峰和慕董事长一脸疲惫的回来,慕夫人看到他们迎上去,“哟,回来了啊,饭马上就好了,你们先坐会。”  叶子晴也起身,她先是礼貌了叫了声慕董事长,随后和慕昀峰打招呼。  慕夫人生怕慕董事长打扰两人,把丈夫拉去了厨房。  慕昀峰脱了外套,手掌落在女孩儿头顶,“怎么样,东西都买好了么?”  “嗯,都差不多了。”  “我瞧你好像不开心,谁惹你了?”  叶子晴合上剧本,透亮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男人,“慕哥哥,如果真的有人欺负我,你会给我帮忙么?”  “这还用问么,是哪个王八蛋欺负你了,我现在就帮你去教训他。”  叶子晴两手勾着男人的脖子,笑呵呵的道,“我和你开玩笑呢,你老婆这么彪悍,谁敢欺负啊。”  老婆?  慕昀峰似乎突然意识到这个称呼,也是叶子晴第一次提起,他们约好明天下午去民政局领证,很快就是合法夫妻了,以后都要这么称呼。  那么,就先习惯着吧。  男人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尖,眼角的笑意温柔,“嗯,我老婆厉害着呢。”  “老公。”叶子晴动情的喊他,两腿夹着男人的腰身,身子全数挂在慕昀峰身上。  这样的亲密还是第一次,慕昀峰清了清嗓子,手掌在女孩儿臀上拍了下,“乖,你老公饿了,现在要去吃饭。”  叶子晴看的出来,这男人是在避开他们之间的亲热。  没关系,她会给他时间适应的。  她乖乖的从男人身上下来,继续窝在沙发上看剧本。  一回来慕夫人怕叶子晴饿着,让佣人给儿媳妇做了一份西餐,叶子晴到现在肚子都还是饱的。  但是她不想放过和慕昀峰一起相处的机会,很快她就是的儿媳妇了,老公吃饭,她该陪在身边啊。  刚起身,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的名字让女孩儿眼眸一亮。  “喂,江大哥。”  “我已经到机场了,有没有时间出来耍?”  叶子晴生怕被慕昀峰听到,她悄然跑到外面接电话,“啊,你这就过来了啊,不是说你要初八这边才有戏么?”  “想你了呗。  “那个我可能暂时过来不了了,我们明天剧组见,我详细和你说。”  叶子晴准备挂了,江寒却突然问她,“叶子,我听说你初六就结婚?”  “你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有人告诉我。”  “嗯,是初六。”  “行,我就是打电话告诉你一声,初六那天我一定过去。”  “谢谢你江大哥。”  叶子晴刚收线,身后传来慕昀峰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谁的电话啊,还跑出来接。”  “江大哥的,他说到了京都。”  慕昀峰不悦的‘哦’了声,明显是有点生气的。  叶子晴挽起他的手走进去,特意转移话题,“老公,我们结婚了住哪儿?”  男人把这个问题丢给她,“你想住哪儿?”  “你住哪儿我就住哪儿呗。”  “乖,就住这儿吧,我妈平时挺寂寞的,她也喜欢你,有时间多陪陪她。”  “好。”  叶子晴也是这么打算的,不过她曾经听权奕珩提起过,慕昀峰那阵子准备和程卿结婚,还特地在慕氏集团的附近买了房子,方便他上下班。  她也不是不愿意住这儿,就是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落差,他对程卿还是要关心些吧。  无所谓啊,反正她一个人也无聊,说不定跟着慕伯母住偶尔还能帮衬她呢。  “老公,你吃饱了没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出来倒水喝,顺便问你还要不要吃饭。”  “我减肥呢,听说定制的婚纱很小的,怕到时候穿不进去。”  “那怎么行啊,该吃的还是要吃,走,一起去吃饭。”  叶子晴嘴角溢出笑意,“好,我陪着你。”  “这才乖。”  饭桌上,慕夫人不断的给叶子晴使眼色,意思是想说今天在商场上发生的事。  叶子晴拿起手机给慕夫人发了一条短信。  ‘慕伯母,我知道您关心我,不过呢,这事我想自己处理,放心吧,她欺负不了我。’  慕夫人这才作罢,说实话,她一想到那事儿心里就堵得慌,尤其是看到程卿那副得意的样,恨不得当时就把她的嘴给撕了。  原谅她,实在太可气了,没了名门贵族的夫人风范。  中途负责装修新房的人来了,慕昀峰出去迎接,手机放在餐桌上。  叶子晴本想跟着一起出去,这个时候,慕昀峰的手机响了下。  她赶紧坐回去,想看看到底是谁。  慕夫人见儿媳妇犹犹豫豫,给她打气,“阿峰不在,你拿来看看啊,是谁?”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快点,看是不是程卿,别让她恶人先告状。”  叶子晴挑了下眉,她也不是矫情的人,确实想看看。  果然,和慕夫人想的一样,是程卿那个小婊砸。  ‘阿峰,我今天看中了一款包,差点钱,从你卡里借了点,等我发了薪水就还给你。’  呵。  又开始作了是不是,刷了两百万心虚了吧。  那可是两百多万,是一点点钱么,据叶子晴所知,程卿这部戏根本就没有赚多少钱,哪里有这么多钱买奢侈品的?  慕昀峰的这张卡,五百万以下的数目是没有短信提醒的,也难怪那个女人那么张狂。  但公司会时不时的查账单,怎么花出去的到时候都一目了然。  她在给自己找理由呢。  这个女人还真是能装啊。  叶子晴自作主张的回了一个字,‘好。’  哼,她自己说的借钱,那么当然得还了。  这些叶子晴到要看看,程卿那个贱人要用什么还!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完毕哦,亲爱的你们说,叶子和慕少会顺利结婚咩?你们希望他们顺利结婚么?  其实慕少还是有点喜欢叶子的,你们说呢?  *  花式甜宠:叶少枕妻入眠。作者:醉猫加菲。  林紫一说:男人是贬值品,留时间长了,不是功能下降,就是得陇望蜀。所以,得勤换。  叶少说:林紫一这个女人你把她放在心里不行,她看不到,你得把她放钱堆里,让她天天摸着钱,顺便摸摸你。  结果有一天,叶少把钱存到银行里了,林紫一就只剩下摸他了。  “为什么我要摸着你?我的钱呢?”  “你要是再不摸我,不但钱没了,连我也没了。你亏了!”  “哦!那我摸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