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0 领证结婚

280 领证结婚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8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慕昀峰一手搂着叶子晴,另一手捧着女孩儿的脸,略凉的唇瓣凑过去,预期的热吻落在叶子晴嘴角,周围的欢呼声更甚。  “哇,呜嗷!”  热烈的掌声随着热吻的深度越来越烈,让剧组里的气氛更加热闹浓郁。  “嗷嗷!”  站在另一边宛如石化的程卿似乎这会儿才缓过神来究竟发生什么事,她脑子里存在的那个梦彻底清醒了。  慕昀峰和叶子晴被人围着,她根本看不到两人的脸,可透过人群,程卿还是能清楚的瞄到,那对男女在干什么。  他们在热吻。  可不是么,求婚之后自然要接吻的。  程卿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被抽离,她突然觉得天都要塌了,这么好的阳光,她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她试图朝叶子晴那边走了两步,人也开始虚晃起来。  朱玲玲跟过去叫住她,“程姐,我陪你进去吧,这里太吵了。”  言下之意就是,她这个时候过去是不合适的,只会进一步的恶化事态。  程卿愣了愣,她似是忽而明白过来自己在做什么。  不能冲动,不能啊,否则丢脸的是她自己!  “好好,我们去化妆间。”  这个时候化妆师差不多已经完成了所有演员的妆容,那里应该没有人。  贺导过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一群人的欢呼声,他皱了下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地上到处散落着玫瑰花瓣,像是下了一场浪漫雨。  贺导拿起扩音器朝一群人大喊,“都在干什么,准备好各就各位了么,台词表情都练好了?”  突然的咋呼声让原本沉浸在浪漫里的其他人惊了下,众人这才压抑散去。  慕昀峰搂着叶子晴朝贺导这边走来,这架势,无疑给了贺导闷头一棍。  这两人,玩什么呢。  “阿峰,你这是……”贺导当然明白,看他们搂在一起,他又不是傻子,可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  慕昀峰眼尾一挑,嘴角勾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初六我和叶子结婚,顺便来跟你说一声。”  听到这个消息的贺导僵了下,也没来的及反映,叶子晴知道他需要时间消化,开口道,“贺导,我送阿峰出去,给我五分钟准备,回来我就拍戏。”  剧组外,慕昀峰搂着叶子晴的手松开,“怎么样,求婚满意么?”  “谢谢你慕哥哥。”  “都是应该的,我应该给你,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新意,我这人吧,在这上面也不是太……”  女孩儿抬手按住了他的唇,她眼底是笑意浅浅,“够了,这样就够了慕哥哥,我很幸福,就是觉得还差一样东西。”  男人皱了下眉,“什么东西,只要你开口,哥哥我一定帮你弄来。”  “结婚证啊,今天下午别忘了来剧组接我,我们一起过去民政局拿证哦。”  慕昀峰闻言,手指在女孩儿额前弹了下,宠溺的道,“小东西,耍我呢你。”  害的他这场求婚弄得紧张兮兮的,愣了半天不应,也在地上跪了许久,还以为她会反悔呢。  这一幕很快有人拍摄下来,准备随时发到网上。  他们得到消息,慕少明天上午会向媒体公布和叶子晴的关系。  叶子晴早看到了藏在树下的几个女人,她故意勾着男人的脖子,几乎整个身子都挂在慕昀峰身上,“我说的是事实啊。”  男人用手拍了下她的臀,“那好,我一会儿过来接你,现在你先去忙着,别太累了。”  女孩儿在男人唇瓣亲了亲,这一幕太过于有爱,被很多人录制了下来。  而后,叶子晴才从慕昀峰身上下来,“慕哥哥再见!”  *  剧组的化妆间内,程卿木讷的坐在化妆镜前喃喃自语,“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直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慕昀峰求婚的人是叶子晴。  他和她说过,和叶子晴只是兄妹关心,因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慕昀峰才会对叶子晴特殊。  可笑啊,真的可笑,既然是兄妹关系又怎么可能转变成恋人?  胡乱的抹了把泪,程卿两手捧着脸,她呆泄的望着镜子里的两个女人,幽幽的开口,“玲玲,你一会儿给慕少发一条信息,就说我在拍戏的时候晕倒了,很严重。”  “程姐?”  朱玲玲觉得,这个时候他们最好什么也不要做,先看看再说。  最近的事情程卿也确实做得太过分了,比如说慕少过去给程卿道歉,她却硬生生的将人关在外面二十分钟,是个男人也生气啊,更何况是慕少,人家出生尊贵,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冤枉气。  程卿觉得自己在慕少心中的地位太重,无论怎么作,慕少都会由着她吧。  这一次朱玲玲是彻底对程卿没信心了。  “人在生气的时候最容易做出冲动的事,玲玲,慕昀峰肯定对我有什么误会,那天晚上,我,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可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一定是在气头上,不然不会这么着急和叶子晴结婚的。”  “玲玲,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阿峰一定是故意气我的对不对?”  “他怎么会突然找上叶子晴,我不相信,不相信。我要给他打电话。”  “程姐你先别冲动,你仔细想想,会不会昨天在商场里发生的事情,让慕少不高兴了?”  程卿回忆起昨天在商场里发生的事,慕夫人当时的脸色,被气成了青紫色。  更何况那个女人还不喜欢她,回去了之后一定在慕昀峰面前说了什么,要不然慕昀峰今天也不会突然求婚。  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玲玲,你说我要怎么办,怎么挽回阿峰才会不生我的气?”说完后她又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不不不,阿峰给我金卡的时候就说过,随便我怎么花,不用和他说。”  况且,她还是第一次消费呢,那个男人不至于这么小气。  昨晚她也给慕昀峰发了信息,说这笔钱会还给他,虽然吧,她确实是故意那么说的,也没打算还,但听慕昀峰的语气不至于生气啊。  朱玲玲只是听着,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在她看来,程卿完全是自己作成这样的,其实一开始回来这里,慕少对她还是特别在意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她这个局外人都懂。  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的感情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  程卿痛苦的抱着头,这一次她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如此,她就不该放任慕昀峰不管,等着那个男人开口给她道歉。  男人呵,有时候也是需要哄的。  她现在明白过来会不会太晚?  可是慕昀峰,你千不该万不该,就这么一声不响的和叶子晴结婚了啊。  她怎么办,她能怎么办呢。  曾经他许诺给她的婚礼,都不作数了吗,让她成为全城的笑柄,被人欺负,慕昀峰,你的心不会痛吗?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玲玲,你不会看着我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被抛弃吧?”好半天没有听到朱玲玲应声,程卿站起身来问她,“玲玲,你帮帮我吧,发个信息也就是举手之劳,一会儿我拍戏的时候晕倒就好了。”  “程姐其实我……”  “你放心,这件事要是办成了我是不会亏待你的,上次你不是说需要十万块钱么,我给你,我都给你。”  朱玲玲家里的条件并不是很好,上次就和程卿说了父亲生病需要十万块做手术,可这笔钱她和程卿说的时候,这个女人却直接拒绝了,她没办法,只能……  事情到了这一步,朱玲玲也不想再隐瞒她,“程姐,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  程卿哪里有心思听,喃喃道,“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朱玲玲将准备好的信封放在化妆台前,“这是我的辞职书,程姐,以后我恐怕不能再照顾你了。”  程卿盯着信封迟迟没有动。  “程姐您自己保重,我家里的负担您也知道,我爸爸没人照顾,我要抽出两个月的时间照顾我爸爸。”  程卿冷笑了声,压根不相信她的规划,“好啊,朱玲玲,你现在就要走了,找到新主子了是不是?”  “我知道了,你早就这样打算了是么,就等着看我笑话呢,我早就该明白一句话,虎落平阳被犬欺!”  朱玲玲翻了一个白眼,你是虎么,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无论你怎么想程姐,总之我以后不能照顾你了。”  朱玲玲说完叶懒得和她废话,程卿那人的性子她也没指望能有一句好话。  只是可怜了她,这些年一直安安分分的待在程卿身边,到头来什么也没捞着,想要从头再来,似乎有点难啊。  发生了这样的事,程卿哪里还敢出去,她打电话给贺导,说是要请假一天,反正她也还没有换上戏服。  她想去找慕昀峰,和那个男人单独聊聊。  然而,电话那头的贺导一听她请假,顿时火冒三丈,“我说程卿,你到底愿不愿意拍,不愿意拍就滚蛋,有的是人愿意拍!”  一句话,足以说明程卿此时在剧组的地位。  也不怪贺导,剧组本来就有点忙,加上叶子晴结婚要准几天假,而几个大腕却要年初八才过来拍戏,他现在能拍的就是这些配角的戏,这个请假那个请假,他这个剧组还要不要工作了?  没等程卿说句话,贺导继续吼道,“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准备,不来我直接换人了。”  程卿望着被挂断的手机,狠狠的咬了咬牙,化妆间的镜子里露出女人阴狠的脸。  不拍就不拍,有什么了不起。  她可是女三号,在这部戏里面也算重要人物,若是真的重新找人,剧组需要花钱不说,还得费时间。  很多戏份都得重拍,要知道,他们这部戏已经拍了一少半了,重来的话,损失的可不是一点点费用。  行啊,不是说贺导牛逼么,她就真的不拍了,又能怎么样。  二十万的片酬而已,有时候还不够她买一套衣服,在这里混只会等死,以为她稀罕啊。  程卿想着便大方的走了出去,贺导正在和叶子晴说话。  她眯了下眼,眉眼之间流露出的是刻骨的恨意。  即使到了这一步,程卿依然不想低头,她走的一向是高冷路线,要不是看贺导是知名的导演,这个破剧组她早就不待了。  程卿心高气傲的在贺导面前站定,打断他们的谈话,“贺导,这戏我不拍了,你就重新找人吧。”  闻言,叶子晴也抬起脸,不解的眼神落在程卿靓丽的脸上。  这个女人生的很美,可眉眼之间的那抹目的却很明显,难怪慕夫人不喜欢她。  就算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想着怎么利用慕哥哥吧。  她不拍戏了,是想让慕哥哥可怜么?  “你!”  贺导没想到她会真的不拍,一时间也着急了。  “贺导,当时的合同可是写得清清楚楚,演员不舒服了,可以请假,你说是么?我想请问您,我不舒服,想请假一天怎么了?”  贺导确实很为难,虽然吧程卿这个角色在这部剧里没有特别的亮点,演技也一般,可她的戏份已经拍摄一半了,如果再找演员的话,对剧组都是一种损失。  这部剧他自己也是投资商,当然不希望花冤枉钱,若是换成以前,他只顾着拍好戏,早就把程卿给开了。  “我说程卿,你人好好的站在这儿,哪里不舒服了?”  “心里不舒服人,会影响演员正常发挥,所以我想休息一天,还希望贺导你高抬贵手。”  “行行行,滚吧你。”  贺导的话虽然不好听,但也算是答应了。  叶子晴深知贺导的为难,“要不这样吧贺导,把我的戏都提前,今天我拍四组。”  “你不是说下午还有事么?”  “你给我两个小时,办完事后我再过来拍。”  贺导赞赏的点头,“好,那我们尽量早点收工。”  叶子晴很清楚程卿这个时候请假去干什么,她转身就给慕夫人打了电话,说是权妈妈忘了户口本放哪儿了,让慕昀峰过去一趟帮忙找。  慕夫人连声应道,“好好好,叶子你放心,我这就叫阿峰去。”  有权妈妈在,叶子晴可不相信慕昀峰还能和辰卿见面。  那个小婊砸,她就知道她不会安分。  此时的慕昀峰在婚纱店看定制好的礼服,本想约叶子晴一起过来,奈何她忙,这些事只能他做主了。  接到慕夫人的电话,慕昀峰一刻也不敢耽搁,直接去了叶家帮丈母娘找户口本。  一早叶子晴就给权妈妈打了电话,让她把户口本藏起来。  刚到叶家,慕昀峰就收到了程卿发来的短信。  ‘阿峰,我们能谈一谈吗?’  男人愣在当场,屏幕上的名字显示的是,宝贝阿卿。  权妈妈给他拿了一双拖鞋,叹息道,“阿峰,你来了啊,你看我,人老了也不知道东西放哪儿了,眼神也不好,叶子明明昨天跟我说过要户口本,也没记着,刚才叶子打电话来提醒我才想起来,可是户口本又找不到了,你说我……”  慕昀峰收起手机,无谓的笑了下,“没事的妈,我来找,您坐着歇会吧。”  “好好,我去给你泡茶,你也别着急。”  权妈妈转身去了厨房,慕昀峰将手机掏出来,把上面的备注改成了‘程卿’。  刚结束一场拍摄的演员们看到程卿离开了剧组,个个都忍不住讽刺她。  “真是笑死人了,她还说要等慕少来娶她。”  “白日做梦呢。”  “不过这慕少和叶子晴也太快了,刚刚在一起就决定结婚,看来叶子的魅力不浅啊,人家慕少这么多年都没被谁说服过。”  “还说什么那一身是慕少买的,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竟然还要害慕少背这个黑锅。”  “是啊,真是不要脸。”  “啊呸。”  “有些人啊脸皮厚也算了,找了野男人竟然怪到慕少头上,也不觉得羞愧。”  “对对对,像她那样的人啊,不光不要脸,皮都不要了吧。”  “哈哈……”  结束上午的拍摄,叶子晴累的眼皮都在打架,她刚坐下慕昀峰便打电话来了,说是已经找到了户口本,一会儿就过来接她一起去民政局。  贺导趁着这会儿的功夫问她,“叶子,你和阿峰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好意思啊贺导,我一直没告诉您,其实我和阿峰是一起长大的,我们俩个都有这个意思,只是没有说出来。”  那么程卿,之前是阿峰和他开的一个玩笑么?  叶子才是慕家的正宫娘娘,而这位正宫娘娘还比一般人努力低调,是他所赞赏的。  贺导鲜少夸人,但他真的很看好叶子晴。  “原来如此,你别说,阿峰这小子还挺有福气,能找到你这么个姑娘。”  “贺导,您廖赞了。”  “我说真的啊,就光看你努力的这份精神,都是个不错的人,对了刚才阿峰说初六结婚,今天都初三了,你怎么还来剧组拍戏?”  叶子晴摊手,“这不是年前答应您了吗,不能缺席,我知道贺导您也难做。”  “你也太懂事了,没事,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这样吧,你结婚后初八过来剧组,我尽量先拍别人的戏。”  “这样不好吧,我明天再来一天,尽量拍三组。”  贺导当然求之不得,毕竟慕家的婚礼也不需要叶子晴操心,她只需要安心的做她的新娘子,“好好好,如果有困难尽管跟我说。”  “嗯,谢谢贺导。”  他到底没看错人,慕昀峰在伴侣的选择上还算有眼光,之前说要和程卿结婚,贺导还在心里唏嘘呢。  程卿是怎么都配不上慕昀峰的。  这边,程卿好半天也没等到慕昀峰的回应,她干脆一鼓作气给男人拨了电话过去。  此时的慕昀峰正在开车去剧组的路上,他和民政局说好了,去了直接办,也能节约叶子晴的时间。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男人犹豫了很久才接听。  “喂。”  男人语调淡淡,好像再也不会亲热的喊她阿卿了。  程卿吸了吸鼻子,她声线沙哑,“阿峰,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什么事,直说吧。”  “阿峰,我不明白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程卿,这事算是我对不起你。”  毕竟,他曾经承诺要娶她,而今天却当着全剧组让人的面求婚叶子晴,是个人大概也受不了。  身在娱乐圈,这是最忌讳的事。  慕昀峰承认他确实故意这么做的,这么高调,就是为了让自己死心。  他已经当着所有人的面求婚叶子晴,他的婚姻已经没有退路,无论这个女人哭的有多可怜,他也没那个资格再去关心了。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阿峰,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我可以改的,你不要这样对我。”  “我受不了,我等了四年……阿峰,一个女人的青春也就那么几年,你说,要我怎么办,要我怎么办啊?”  “从小我就没有父母,现在连你也要抛弃我么?”  慕昀峰降低了车速,他默默听着电话里女人的哀求声和哭泣声,承认自己在这一刻确实心软了。  他不是不想和叶子晴结婚,仅仅也就是觉得这么对程卿太残忍了。  或许,他应该不用这种方式求婚的。  她哭的这么伤心,慕昀峰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定然是剧组的人欺负她了。  末了,他艰难的开口,“阿卿,你放心,剧组那边我会和贺导交流的,你以后的星路也会很顺畅,不会有人为难你,至于我们,大概是没有缘分。”  他这是拒绝了复合的可能。  程卿没想过慕昀峰能这么快回头,因为男人一旦做出决定,很多都是铁板钉钉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打感情牌,将自己的自尊抛开,一向清高的女人突然软弱,是很容易让人心疼的。  “阿峰,不,不要……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我回国是为了什么,难道你真的不懂么?”程卿一边说一边擦眼泪,“阿峰,我,我,我真的很难受,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我以为,我们只是吵架而已,这几天我是想给你时间安静,并不是不在乎你……”  “我承认有时候我是太自傲了,可我天生就是这个性子啊,改不了,你不是说过么,会永远包容我。”  不等慕昀峰答话,她又觉得不妥纠正,“好吧,就算你不能包容,你都可以跟我说的。”  “阿峰,为了你,我真的可以什么都做,什么都可以去改变,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慕昀峰似乎听不下去,直接把电话挂了,然后汽车汇入车流,迅速的往剧组的方向开去。  他和程卿在一起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女人的恳求,大概这一次是真的伤害到了她,不然,以她的性子怎么可能抛掉自尊和他说出这番话。  可是怎么办呢,无论她是什么原因,他都接受不了一个女人被那么多的男人摧残。  因为那样的情况下,是她自愿的。  从照片中,慕昀峰看到的是程卿享受的脸。  呵。  所以,阿卿,我要怎么原谅你呢,即使没有叶子晴,我们也是不可能的,无法回头的。  他能做的也只是尽到当初的许诺过她的事,当然除了婚礼。  这样的女人,他是没办法娶的。  嘟嘟嘟,电话那头传来挂断的声音,程卿呆呆的站在窗前,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涌。  怎么,现在连打电话也不可以了吗,一旦他真的和叶子晴结婚,她还有日子要过么?  有一句话程卿是听得清清楚楚的,慕昀峰说,会和贺导交流,以后也会保障她的星路畅通。  他还说过娶她呢,还不是没做到?  男人的话就是个屁!  砰咚。  手机被程卿狠狠的扔出去,她疯了的嘶吼出声,心痛的无法自抑。  下午一点半,叶子晴刚脱下戏服,苏画在给她卸妆,刚弄到一半,叶子晴突然被人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她大惊,转身一看是慕昀峰,“慕哥哥?”  男人双眸通红,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猎豹,这样的他让叶子晴感到一丝畏惧。  发生什么事了么?  “走,我们去领证。”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叶子晴的手被男人拽得生疼,“干嘛呢,我的妆都没卸完,你急什么。”  慕昀峰深深的看着她,“我就是急,着急和你结婚。”  “受刺激了?”  “嗯,我想结婚,想疯了。”  叶子晴不傻,程卿今天请假出去,虽然权妈妈说慕昀峰一直都在叶家帮忙找户口本,可那个女人可以打电话啊。  肯定是说了一些话刺激到了慕昀峰吧,要不然他会是这幅表情?  叶子晴突然很想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慕昀峰怎么会下这么狠的心和她结婚,不是有句话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她必须弄清楚这个缘由。  好在和程卿通完电话,这个男人还能记得他们之间最重要的事。  慕昀峰手掌的力道松了些,他手掌落在女孩儿头顶,“走吧,老婆,我们去领证。”  这语气,还差不多。  叶子晴笑意融融的点头,“好。”  身后苏画追出来,“喂喂,你们就这么走了啊,都不发糖?”  “明天,我会满剧组撒糖!”慕昀峰发了话。  这话一出全是小演员们的赞叹声,“哇哦!”  *  医院。  大年初三的下午,林允熏带着林母一起来到医院看望沈辰皓。  她来得时候沈辰皓正睡着,医院里就剩下沈夫人和两个男保镖守着,相较于城市的热闹,这里异常的冷清。  “沈伯母。”  沈夫人正靠在墙壁上给朋友发微信,听到声音她抬起头,冷笑了声,“哟,这不是林大小姐么,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这话带着令人不舒服的酸意,林母笑着道,“沈夫人,瞧您说的,大家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嘛。”  “沈伯母,我知道您生气,能不能先听我解释。”  林允熏态度诚恳,“我过年前和妈妈一起去了趟国外,今天上午才下的飞机,这不,一下飞机我就过来了,也不知道阿皓出了这事儿。”  沈夫人一个字都不信,“即便是这样,难道你和阿皓都没有打过电话么,你们不是快要结婚的人吗,怎么,你们可以一连十几天不连续,甚至过年也不给彼此发个祝福?  这种谎话,哄哄孩子便罢了,她会信?  林允熏不由急了,“沈伯母,我打过阿皓的电话了,关机。当时我也没有往心里去,想着在国外什么事都不方便,就想着回国了再联系。”  “阿皓他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我听说他……”  沈夫人对母女俩并没有多少好感,开始赶人,“行了行了,你们的东西都拿走,我们可受不起。”  林母开口道,“沈夫人,我想您也是有身份的人,今天我们能来这儿,也是沈老爷子的意思,他希望两个孩子尽快把事情给办了,要说我们林家虽然比不上你们沈家,可在京都到底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们家阿熏配沈二少也还是配得上的。”  听听这语气,真是好笑极了!  “哎呦,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觉得我们家阿皓少了一条腿就找不到女人了?”  林夫人确实有这个意思,更何况她还知道沈辰皓不能人道的秘密,来之前她还以为沈夫人能把他们家阿熏当宝贝呢。  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态度,甚至更恶劣了,也不想想自己的儿子,都成残废了,她女儿还能来,该高兴啊。  毕竟不能人道的男人就是一个废物,再有钱又怎么样,总归那些名门千金是不肯嫁的。  只有他们家阿熏,有良心,还能记得沈老爷子之前许下的婚约。  可这沈夫人也太不识抬举了!  沈夫人听着不禁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们,即便我们家阿皓残了,想嫁给他的女人也排着长队呢。”  母女俩相互看了眼,林允熏试图母亲不要再说话,她态度谦和的开口,声音也压低了不少,像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  “沈伯母,我知道我错了,您也别生气,不知者不罪对不对,以后啊,在阿皓出院以前,我一定好好照顾她,您呢,这些天也累了,要不就换我来吧。”  林允熏好言相劝,“沈伯母,多个人多份力量是不是,再说了,阿皓说不定也想见到我呢。”  一句话点醒了沈夫人,这事儿吧,她确实应该问问儿子。  林母见女儿成功,她低声道,“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在这儿好好照顾阿皓。”  “好。”  沈夫人心里很是不平衡,老爷子到底什么意思,竟然这么快就给阿皓私自做主了?  不行,这事儿她得和立轩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取消这场婚约。  不多时,沈辰皓醒来,沈夫人先进去,男人看到她问,“妈,是谁来了?”  “是林允熏,她来看你了。”  沈辰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道,“让她走吧。”  “阿皓,我想问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等你腿好了,和林家的婚事还作数么?”  男人眼神木讷,给出三个字,“我不娶。”  姚若雪都没了,他还娶什么,还担心什么,还害怕什么,这辈子还有什么念想?  娶个女人回来添乱么!  *  慕昀峰和叶子晴拿了结婚证回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叶子晴答应过贺导,今天要加班拍摄好几场,所以,刚结婚,慕昀峰还是得把她送去剧组。  回去的路上,叶子晴问他,“老公,你对我的工作有异议么?”  “没有,只要老婆你高兴就好。”  叶子晴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程卿进娱乐圈这个男人是反对的。  大概是还没有那么在乎吧。  然而慕昀峰想的却是,贺导都在夸赞叶子晴,她应该是适合混娱乐圈的,他又何必剥夺她的爱好。  慕昀峰不知道的是,他在不久后的将来,很快为自己的这个决定付出了代价。  “一会儿你先回去吧,我大概晚上九点到家,不用等我吃饭了。”到了剧组,叶子晴这么告诉他。  慕昀峰手指点着方向盘,“这么晚?那我八点来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坐剧组的车走。”  “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叶子晴坚持,“没事的,我还想和贺导讨论一下剧情。”  男人在她嘴角落下一个吻,也没坚持,“那行老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老公再见。”  七点剧组收工,叶子晴开车来到了程卿的公寓。  程卿一个人抱着酒瓶,已经喝得烂醉如泥,看到叶子晴着实惊了下,“你来做什么?”  叶子晴钻进去将门关好,她打量了下这个五十平米的公寓,和慕家根本没得比,也难怪程卿一心想嫁进慕家呢。  这个地方慕哥哥来了很多次吧,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都做了些什么。  喝酒,还是聊天,还是做别的亲热的事情。  叶子晴深吸口气,狠狠的甩了下头,试图忘掉那些猜想。  “我问你呢,来做什么?”程卿喝得醉醺醺的,心里却明白的很。  叶子晴很不客气的在沙发里坐下,空气中飘散着令不适的酒味,“我来当然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程卿觉得好笑,说话的时候浑身都弥漫着浓郁的酒味,“我说叶子晴,你是不是弄错了,你的东西怎么会在我这儿,还是你专程来看我笑话的?”  末了,她伸出手指头虚空的点了点沙发里的女人,“不过你……不过你打错如意算盘了,我好的很……你知道么,就在阿峰给你求婚之后,他给我打过电话了……他说还忘不掉我,和你结婚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回头,和当初一样,为了逼我从国外回来,他故意和别的女人玩暧昧,结果呢,他除了我谁都爱不上,叶子晴……你就是一颗阿峰逼我回头的棋子。”  想到此,程卿忽而觉得很多事情都通了,说不定这才是慕昀峰的目的呢,四年前,他可是用过同样的手段的。  叶子晴听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都到这个时候了,这个女人还在白日做梦呢。  她从沙发里起身,伸出双手,“程卿,你的记性真是一点也不好,忘了昨天刷卡的时候的痛快了么?”  程卿闻言,心神一紧,不知为何有点害怕了,却嘴硬的问,“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很清楚,我老公的卡在你手上,赶紧交出来。”叶子晴的声音蓦然变冷,态度也不像刚才那般友好。  程卿忽而疯癫的笑了,“老公?叫的可真亲热啊叶子晴,你做梦吧,一天没结婚,他就不是你老公。”  “他当初也说要娶我,给我整个世界呢,可现在呢,还不是一样说要娶你……叶子晴……”  叶子晴不等她把话说完,开口道,“我们结婚了。”  ------题外话------  呜嗷,结婚了结婚了,叶子和慕少结婚了,也到月底了,清清可不可以求个月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