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2 阿峰你这么对我,我会疯的!

282 阿峰你这么对我,我会疯的!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0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你这样,我会疯的  慕昀峰忽略她的眼泪,男人眼眸看向别处,“程卿,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单独来见你,昨天的事情,我不觉得是叶子的错。”  “她是我的太太,有权利收回属于她的东西。”  “是啊,她是你的妻子,你就准许她那么欺负我么?”程卿没想到事情会恶化成这样,慕昀峰娶了叶子晴也就算了,竟然还允许那个贱人这么欺负她。  昨晚她们为了这张卡都闹到警察局去了啊。  这个男人丁点也不心疼她么,对于作为演员的她来说,进警察局是一件多么受关注的事情,若是她够红的话,说不定这个时候粉丝薇她进警察局的事已经闹起来了。  “阿峰,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会突然这么狠心,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慕昀峰沉默着没说话,事实上,只要一提到这个事他就会想起那些不堪的照片,男人的表情也更冷了几分。  “阿峰,我就是死,你也得让我死个明白啊。”  男人品了口茶,表情冷淡,“我说过了,她是我妻子,我是要和她过一辈子的,她要什么我当然得顺着她。”  呵。  程卿苦涩的勾了下嘴角,“怎么,你现在已经这么宠她了么?”  慕昀峰很快接过话,“她是我老婆,我当然宠她,难道你认为我会宠别人?”  这话一出,程卿的脸猛然一白,她本以为这个男人是赌气和叶子晴结婚,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他的每一句话都令她尝到了蚀骨的疼痛。  良久,程卿捂着胸口,难受的喘着气,她几近崩溃的开口,“阿峰,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和我说话,我真的,我真的会疯的。”  慕昀峰是见不得她这样的,他起身,依然冷着脸,“如果你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不不不,我有事。”生怕男人就此离开,程卿跟着起身挡在慕昀峰身前,弱弱的开口道,“那个,我不想在那个剧组待了,你能不能……”  慕昀峰皱了下眉,意识到她的意思,他直接启声,“你说吧,想拍哪部戏,想好了告诉我,我会为你打点的。”  他的口吻生疏冰冷,仿若他们之间有的只有交易。  五年的感情,在他结婚娶了别的女人后终而化成了灰烬。  这样的落差程卿真的受不了,她激动的拽着男人的双臂,语气充满恳求,“阿峰,你能不能先听我把话说完?”  “我承认贺导是个有实力的导演,不过并不是每个有实力的导演塑造的角色都是成功的,比如说配角,我在这部剧里演的是一个脑残的女三号,说实话阿峰,我真的……我不想演那些没营养的东西。”  “有想法当然是好的,这个你自己决定。”  “想好了给我的助理打电话,他会为你打点一切。”说着,慕昀峰递给她一张名片,是鑫辉娱乐的负责人,一个很有发言权的男人。  那么也就是说,她以后若是遇到其他什么问题,都不可以直接找慕昀峰了么?  程卿颤抖着手接下名片,“阿峰,我不是你们公司的艺人,他会帮我么?”  “你放心,我说会,就一定会。”  公司是他的,权奕珩和沈辰皓虽然有份,但他们俩人从来不管事,只负责每年的分红。  “阿峰,阿峰!”  叮嘱完这些慕昀峰连头也没回的走了,在女人追出来之前已经上了车,程卿看到的是他拉风的跑车迅速汇入车流中,直到在她眼里形成了一个点,她才回过神来。  他就这样走了,甚至连听她把话说完都不肯。  大年初四的早上,把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丢在早茶店里,仿若一场噩梦。  中午慕昀峰过来探班,知道叶子晴忙,顺便给她带了午饭。  没想到会碰到同样带着午饭过来的江寒。  当两个男人同时把手里的便当递给在休息的叶子晴时,累得快趴下的叶子晴懵了。  她拿这个也不是,拿那个也不是。  这两个男人,是商量好了给她出难题么。  而这一幕也被剧组其他人看着,就等着叶子晴做抉择。  仿佛她一旦选择了谁的便当就是要嫁给谁。  跟在叶子晴身边的苏画也被这两人给弄懵了,这不是存心为难叶子姐么?  “叶子,别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对胃不好,你下午还要拍戏,油腻的会反胃。”  江寒说着已经把打包过来的饭菜摊开,瞬间香气四溢,让人闻着都舒心,“我这个啊,不仅能吃饱,还营养,对胃也好,吃我的吧。”  演员是最懂演员的,知道拍什么的样戏该吃什么样的食物。  拧着油腻午餐的慕昀峰尴尬的抽了下嘴角。  他的东西怎么不好了,都是叶子喜欢吃的好么。  叶子晴接受了江寒的午餐,慕昀峰的自然也不能白白的浪费掉。  “我都吃,我都吃。”她将慕昀峰带来的午餐打开,确实是她平时爱吃的,不过这会儿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人在累的时候,就想吃点清淡的东西,心里舒畅。  叶子晴看着慕昀峰带来的那些菜,有点难以下口,倒是江寒带来的,都是清淡爽口的,很让她有食欲。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叶子晴即便难以下口也咬着牙吃了两口慕昀峰带来的食物,吃进肚子里,有种让她像吐的冲动。  慕昀峰大概忘了,她虽然爱吃这些菜,但并不喜欢孜然的味道。  寸骨里有孜然,很是难受。  剧组的另一边,大家伙吃着午餐都在议论。  “你说叶子怎么这么好福气,两个男人想着法讨好她。”  “我听说啊,这个江大哥也是喜欢她的,他这几天压根不用来剧组,是专程来看叶子的。”  “那徐丹……”  “开玩笑,一个靠爬床的女人,江大哥的眼光不会那么差,看上她吧。”  “可徐丹之前说,住院期间江男神每天都有去看她呢。”  “那是因为她出事江男神愧疚,毕竟那场戏他占主,徐丹受伤,他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呗。”  “我看也是,徐丹定然是误会了。”  “要说这叶子晴,我看挺普通的一个女人,你说怎么就这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  “什么普通啊,你是没看到之前她的扮相,有一场剧我差点没认出她来,人啊,还是得打扮。”  “……”  慕昀峰见叶子晴吃的艰难,他恼火的将自己带来的午餐给倒掉了,“叶子,如果不喜欢就别吃了。”  呃。  叶子晴的筷子还伸在半空中,慕昀峰的这个动作让她囧了。  江寒反映快,将顺带的汤递到叶子晴手里,“如果你都不喜欢,那就喝点汤吧。”  这句话成功的缓解了场面的尴尬,也照顾到了三人的面子。  慕昀峰听了却一点儿也不开心,这个江寒,怎么处处和他作对?  这么一来,他岂不是落了个连老婆都照顾不好的名声?  喝完汤,叶子晴结束了这顿胆战心惊的午餐,生怕两个男人闹情绪,她只能让江寒先走。  “老公,我刚才听到贺导喊你了,应该是有什么事找你,我去送江大哥,很快回来。”  “你……”  不容慕昀峰回话,叶子晴和江寒溜得没影儿了。  这两人……是不是也太不把他当回事了?  到底谁才是她老公啊。  慕昀峰心里那个气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叶子晴把江寒送到剧组门口,“江大哥谢谢你。”  男人却是问她,“你真的决定了么?”  “那天,我们聊了那么多,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他是知道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心爱的丫头就要嫁人了。  呵。  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或许都有吧,毕竟他很难遇到一个让自己喜欢的人,还这么的用心。  其实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这丫头却轻易的走进了他的心,感情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结婚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就在后天,你知道的江大哥。”  “说句实话丫头,你别不爱听,我看这小子还不够爱你,你真的要……”  叶子晴知道他要说什么,事实上,已经不止一个人这么告诉她。  权妈妈,权奕珩和嫂子,都在劝她考虑清楚。  而她的理解是,所谓结婚,不就是昏头了才去的么。  若不是慕昀峰昏了头,恐怕她等一辈子也等不到这一天的,所以,无论以后的结果是什么,她都会牵着他的手走下去。  “我知道。”叶子晴打断他,“他没有那么爱我,我一直都知道啊,都是我在爱他……”  江寒突然跟着悲伤起来,这个话题,他没事提出来做什么?  末了,他摸着女孩儿的脑袋,“能陪我去个地方么?”  叶子晴回头看了眼慕昀峰坐的地方犹豫的没答应。  他和贺导也不知在说什么,从叶子晴的这个位置看,表情是比较凝重的。  “看我,都糊涂了,你马上要结婚了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自己去就好了,下午还要拍戏,你进去吧。”  他要去的地方也不是别处,而是叶子的家,想去看看权妈妈,毕竟江寒上次答应过,过了年要去看她的。  不过以叶子晴现在的身份,带着他过去似乎不合适。  是他考虑不周。  叶子晴闷闷道,“对不起啊江大哥。”  “你没有对不起我,干嘛要道歉。”  男人脸上的笑容和煦,“没事了,你进去吧,你老公都等急了。”  “江大哥再见。”  江寒的戏要初八才开始拍,他今天来确实是特意过来看叶子晴的。  他也不知道能不能遇见,因为这丫头要结婚了,多半是会请婚假的,没想到和他料想的差不多,这丫头这么敬业,后天就要做新娘子了,今天还在剧组。  相信也只有她这么拼了。  “剧组的费用应该损失不少吧?”  “那还用说,我还是第一次投资,没想到被人这么坑了一把。”  “也没多少钱,投资商那么多,平摊下来是小数目。”  “小数目?”贺导不愿听这个话,谁会嫌钱多啊,“你个大少爷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疾苦啊,一百多万是小数目?我一大家子人两年才花一百多万。”  慕昀峰笑了笑,大方的道,“行了,这次你亏的钱算我的。”  贺导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慕昀峰这么做是为了谁。  “我说阿峰,你这么做可就不地道了,叶子她知道这事儿么?”  凭什么程贱人闯的祸要让慕昀峰来擦屁股,其他投资商损失的加起来差不多有一千万。  误工费,服装,拍摄费,还有工作人员的工资等等,这些都得重新计算,是多大的开支。  那些小演员便罢了,关键是大腕儿的费用,贺导还没有去谈,也不知道会是什么个情况。  通常大腕儿都是比较忙的,若是抽不出时间,还不光是钱能解决的事。  这件事真的有点棘手,也让贺导伤透了脑筋。  慕昀峰也知道程卿这次得罪了人,贺导是圈子里有名的导演,一旦被他拉进黑名单,她这辈子就不用在娱乐圈混了。  也就是说,若是贺导对外界公开批评程卿,她无论跟着谁,去哪家公司都是没有前途的。  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事儿吧,慕昀峰必须找贺导。  这部剧鑫辉娱乐也投了钱进去,所以有几个配角演员也是鑫辉娱乐的新人,而叶子晴被选中,完完全全是靠她自己,那时候贺导并不知道她签约鑫辉娱乐,后来确定完了这个角色才了解她的来路。  程卿中途任性离开,给剧组确实带来了不小的损失,不光这部剧进度被延长,在金钱上也会一定的损失。  贺导恼火是必然的,可结下这个梁子就不好了。  慕昀峰想用钱替程卿解决这事,“一千万,你说能搞定么?”  “徐丹那边我可以亲自去谈,至于江寒,我想,他应该不会为难剧组。”  贺导摇头,“江寒这人你不了解啊慕少,他是个怪脾气的人,不在乎钱。”  这个慕昀峰当然知道,他可是A市江家的少爷,要是严格说起来,和慕昀峰的身价差不多,人家怎么可能缺钱呢,拍戏纯属爱好罢了。  确实有点难啊。  “江寒这边,你自己去做工作,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贺导您也得操点心。”  慕昀峰思虑了下发话,“这样吧,给你点辛苦费,两千万,你去和江寒谈行不行。”  “我努力试试吧。”  贺导明白,另外的一千万慕昀峰给他的是辛苦费。  他不要白不要,以后可以继续投资电影,这件事确实最棘手的是江寒,就怕他的时间安排来不及。  “贺导这次就麻烦你了,以后呢,有什么事您也多包容点她,她刚回国……”  贺导瞄到前来的叶子晴,打断慕昀峰接下来的话,“慕少,我说句公道话,其实程卿已经不该是您操心的了,叶子多好的一个姑娘啊,她值得你付出。”  叶子晴突然插过来,她亲热的挽起慕昀峰的手,“你们在聊什么呢。”  “叶子,我已经找好了女三号,你下午和她对下戏,看合不合适。”  叶子晴愣了下,以为是贺导在和自己开玩笑,“贺导您真是爱开玩笑,选演员不是您的专长么,我哪有资格看合不合适啊。”  “没办法啊,谁让你找了个土豪老公,有钱压死人,我以后得听你的。”  这话的意思……  慕昀峰听得是大汗淋漓,这个贺导,还和他称兄道弟呢,关键时刻竟然站在叶子这边。  这不是明摆着提醒叶子,他这个老公用钱打点了剧组么,而且能让贺导这么说,肯定不是小数目。  叶子晴不是傻子,很快听出了贺导话里的意思。  她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能也意识到,慕昀峰在剧组应该是花了心思的。  因为要尽快准备拍戏,这事儿叶子晴也一直没问。  整个下午慕昀都在剧组陪她,晚上六点收工,叶子晴第一个出剧组,甚至连脸上的妆容都没来得及处理。  汽车顺利的驶入车道,叶子晴问开车的男人,“我在剧组混得好好的,你干嘛要给我开后门?”  慕昀峰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他该怎么说,整个下午他都在想这事儿,也想了多个理由,被质问却难以开口了。  “还是你钱多?”  男人朝她看了眼,“老婆,你就当我钱多吧。”  “那,那也不能这么浪费吧,贺导人很好的,不需要你做这些来……”  慕昀峰突然想起一件正事,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叶子晴,“慕太太,给。”  看到这张金卡,叶子晴将刚才的事情抛得一干二净,她阴森森的问,“你们今天什么时候见面的?”  “上午。”  “准确时间。”  男人不自在的咳嗽两声,“怎么了你这是?”  昨天不是说了么,他今天会见程卿,怎么看叶子晴的样子,像是要找他干一架似的。  叶子晴并没有得到就金卡后的喜悦,她在想,今天早上的那通电话。  “是不是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她在旁边?”  “老婆,你真是料事如神。”慕昀峰先夸了她一番,随后才正儿八经的承认,“嗯,她一大早的让我去拿,我当然得尽快拿回来是不是?”  生怕她误会,慕昀峰赶紧又解释,“那个老婆,我和她真的只有说几句话,她把卡还给我,我就走了,这不是下午一直在剧组陪你呢吗?”  那么这么说来,他是因为愧疚才在剧组陪她一个下午的么,还是因为今天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叶子晴捏着那张所谓的金卡,小脸没有丝毫的悦色。  “老婆,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今天累着了?”  叶子晴不想把这种情绪带给慕昀峰,她转而道,“慕哥哥,我们结婚后去哪里度蜜月?”  慕昀峰被问懵了,他压根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想去C国,听说那里的风景很美,他们的农村不像我们这边……”  C国,程卿曾经待了四年的国家,离本国很远。  慕昀峰听她说,脑海里回想着那些不堪的照片,突然,叶子晴的身子由于惯性往前倾,而后又被狠狠的带了回来,汽车差点追尾。  “叶子,你怎么样,没受伤吧?”慕昀峰第一时间是问叶子,查看她身上有没有受伤。  好在他刹车快,没有造成事故的发生,这个时间点是人流的高峰期,若是撞上去,估计前面的车辆都得跟着遭殃。  叶子晴脑子懵了下,吃力的摇了下头。  她今天是真累,没有心思去想太多,结婚旅行的事她也就那么一提。  回到慕家,慕夫人准备了不少吃食,叶子晴这才旧事重提,慕昀峰却是问,“你的时间来得及么,不是说剧组要换人,你会很忙?如果我们选择出国旅行,时间上要做很大的准备。”  “再忙也得对自己好一点儿啊,结婚蜜月旅行只有一次,无论怎样,我都要去一次的。”  她既然这么说了,慕昀峰也不好拒绝,况且,他一直都宠着她,终而答应下来,“好,我去安排。”  “谢谢老公。”  “还跟我客气呢。”  慕昀峰起身去打电话,慕夫人顺着坐过来,问叶子晴,“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我和慕哥哥说结婚了去旅行。”  慕夫人后知后觉,“你看我,都差点忘了这事儿,是该去旅行,这结婚啊一生就这么一次,当然得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办。”  叶子晴笑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叶子你放心,这事儿啊我让阿峰赶紧安排,一定不耽误你们。”  “谢谢妈。”  “都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啊。”  叶子晴很期待这次旅行,她一刻也等不了,吃了几口水果就去找慕昀峰,男人烦躁的在后院徘徊,她看着很是心痛。  他那样子,压根是不想去的吧。  不知怎的,叶子晴看到这样的他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明知道那个地方是程卿曾经待过的,一定很让他为难吧。  她跑过去从身后抱住男人,“慕哥哥,你是不是不愿出去旅行,如果……”  腰身突然被人抱住,慕昀峰惊了下,他将身后的人拉到怀里,言语温柔,“没有,我就是觉得该换个地方,C国适合春天去,那里的农民以养花为生,到了春天应该是百花开放了。”  “到时候我们可以骑马游玩,多美好啊。”  他的意思是过些日子再去么?  可他们过两天就新婚了啊,再去的话意义会不一样。  而且,那个地方的特性叶子晴也清楚一点,“慕哥哥,那里没有春夏秋冬,一年四季都是差不多的温度,我们什么时候去都一样。”  “是么?”  “慕哥哥……”  男人手掌抚着她的头,“我们去,我马上让人去订机票。”  “好。”  叶子晴也想弄清楚,这四年程卿在那个国度到底做了些什么,那个女人绝不会那么安分。  是,这才是她想去那个国家的真正理由。  之前她不在乎,但现在她是慕太太,又哪个女人能容忍自己的丈夫还忘不了前任,还偶尔见见面诉说旧情?  就像权奕珩说的,她在结婚的时候就该意识到这些问题,所以,既然选择了结婚就必须接受。  她接受没错,可不能容忍,所以要想点办法。  第二天一早,叶子晴来到了医院,还有些事情她想和沈辰皓聊聊。  权奕珩那人很多话不愿意明说,她心里也没底,叶子晴只能找沈辰皓,当年的事情,也只有这两人知道。  沈辰皓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叶子晴买了很多东西来看他,他已经能从床上杵着拐着试着站起来。  疼痛缓解。  “沈哥哥,你要尽快好起来参加我的婚礼。”  “放心,妹妹结婚哥哥肯定是要去的,医生说了,我恢复得很快,到时候应该能去你的婚礼。”  给沈辰皓做手术的是国外的专家,而他所用的药物也是进口的,加上他身体素质不错,自然比一般人要恢复得快些。  叶子晴欣慰的点头,“那就好,沈哥哥我可挂恋你了,你说要是我的婚礼少了你,可就没意思了。”  男人淡然一笑,虽然脸色有点苍白,依然掩不住他的倾国倾城,“呵呵,想说什么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还是沈哥哥最了解我。”叶子晴拉了把椅子坐下,将心里的话直说,“我想知道,当年阿峰和程卿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沈辰皓闻言顿了许久,他并没有迅速给出答案,而是劝她,“叶子,既然选择了就安逸的过吧,曾经的事情知道真相,对你并没有好处。”  “我知道沈哥哥,但是我还是想弄明白,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性子,不喜欢稀里糊涂的过。”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程卿没有父母,在孤儿院长大,身世很可怜。”  这个叶子晴倒是听说过,不过她不认为没有父母的孩子就很可怜。  “听说她曾经被一对夫妇收养,后来那对夫妇在她二十岁的时候出了车祸死了,那个时候她在电影学院还没毕业,是边打工边读书的,你慕哥哥在她养父养母死后的一年才遇见她。”  叶子晴双手捧着脸,听得很认真,她能想象出,这么个女人被慕昀峰遇到,有多疼爱她。  那时候的叶子晴还小,她还在读高中,也没这种意识,为了考大学而奋斗的她,学校也是封闭式管理,哪里知道这么多。  程卿啊,你能遇到慕哥哥有多幸福,你自己知道么,为什么要那么作?  “怎么样,我说这些你受的了么?”沈辰皓比较照顾她的情绪,生怕这丫头心里膈应。  叶子晴使劲的点点头,“有什么受不了的,他等了程卿那么多年我都受了,这点能受不了?”  “呵。”沈辰皓笑了声,继续道,“他们的感情还可以,那一年程卿毕业开启演艺之路,你知道的叶子,在娱乐圈新人并没有那么好混,即使她外表不错,各方面都出众,可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人欣赏,加上身世一般,想要爬上去是很难的。”  “我知道,是慕哥哥帮的她是么?”  沈辰皓点头,“嗯,为了照顾她的自尊心,你慕哥哥在背后做了很多。”  这些事情叶子晴真的不知道,也清楚他们之间会爱的怎样的深刻,可真的听到这些话,心还是会痛的,她突然问,“那沈哥哥,你也怎么认为么?”  “什么?”  “程卿很可怜,沈哥哥你承认她可怜么?”  “当然不是,那个女人若是真的可怜,怎么会有今时今日的一切。”沈辰皓不由感叹,“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很多,从来不缺她一个人。”  所以,慕哥哥一直忘不了她,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有令他心疼的地方。  她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慕昀峰是什么样的性子,太过于看重感情,他在程卿手里应该也栽的不轻。  只是,当年的情分,四年的等待,那个男人还是无法忘怀,即便程卿做了再过分的事情,一切的一切还是会时不时的在慕昀峰脑中闪现,无法忘怀。  那么她呢,是不是也该有自己让慕昀峰忘不掉的地方。  男人的重感情,大概就是因为他忘不掉你身上的某个特点,性格,作风,或者是行为举止……  “叶子,其实阿峰这人不错,我相信,既然他选择了你,以后一定会以你为重的。”  叶子晴深吸口气,艰难的点了下头,“嗯。”  她不愿意再问这些,还是沈辰皓说的对,既然他选择了自己,又何必去纠结令她不愉快的过往。  只是她还是克制不住的去想,那时候的他们有多相爱。  “对了,我听沈伯母说等你的腿伤好了就要和林家的千金结婚?”  沈辰皓否认,“不会的,这事我会亲自和爷爷说。”  “我知道了小雪的事情,沈哥哥,人都已经死了,你也就别再想了。”  “放心,我已经缓过来了。”  已经缓过来了么?  呵。  他恐怕这一辈子都换不过来了,因为姚若雪的死,他多多少少是有点责任的。  要不是那天他一直斥责她,赶她走,她又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叶子晴看的出来,只要提到这件事沈辰皓的表情就会变得很沉重,他嘴上说放下了,心里又怎么可能放的下。  来的时间有点长了,沈辰皓也和她说了不少话,叶子晴怕他累着,起身告辞,“那行沈哥哥,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先走了啊。”  “好。”  在病房外的沈夫人见叶子晴要走,她笑着开口,“叶子,这就走了啊。”  “嗯,沈哥哥还是得多休息,沈伯母,后天一定要参加我的婚礼哦。”  “放心,我啊,一定会把你沈哥哥抬过去的。”  “沈哥哥已经能下床了,后天坐上轮椅,应该差不多。”  话说到这儿,沈夫人拉起她的手,欣慰的道,“叶子,你和阿峰总算是成了,你们这一对啊,也是不容易,一定要幸福啊,知道么?”  他们这些人啊,好像只有慕夫人是最幸运的,看重的儿媳妇总算要和慕少喜结连理了,他们做长辈的看着也高兴啊。  “嗯,我会的。”  “阿峰那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别看他平时痞里痞气的,对个个女人都好,其实对感情很专一。”  这些叶子晴又怎么会不懂,如果不是这样,她大概也不会喜欢上他。  她记得很清楚,从前对慕昀峰只是懵懂的喜欢,程卿离开的那一年,叶子晴见证了那个男人的痛苦,就在心里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  “叶子,你跟着阿峰肯定不会吃亏的,我们做长辈的都放心。”  叶子晴心里明白,沈夫人是在宽慰她的心呢,也在隐晦的提点她,不要介意以前的事情。  慕昀峰和程卿的那点事,他们这几个要好的长辈个个都清楚。  “沈伯母你放心吧,我和阿峰一定会幸福的。”  “嗯嗯,伯母相信你们。”  这么多人都祝福他们,怎么可能不幸福?  后天就是叶子晴的婚礼,这两天权奕珩和陆七都会过去陪权妈妈,因为担心女儿,权妈妈的老毛病又犯了,心脏不好。  照顾完权妈妈睡觉,两人回到公寓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也已经筋疲力尽了。  刚停好车,两人挽着手准备进去,突然出现的人让夫妻二人略微惊了下。  “绍峰,你怎么会在这儿?”  权绍峰在这里等候多时,他怕有些话被陆七听到了不方便,客气的道,“嫂子,我能单独和哥聊两句么?”  “当然可以。”陆七松开权奕珩,心里并不好受,面子上却做得很好,“阿珩,我先上去了。”  “好。”  等陆七进了电梯,权绍峰激动的开口,“哥,你要不就回去吧,爷爷这两天其实挺难过的。”  开玩笑,他这个时候回去,岂不是投降了?那么老爷子会一辈子都不准陆七进门吧。  要么让陆七和他一起进去,要么他们就当没有他这个人,就只有这两条路可走。  权奕珩是下定了决心的。  “绍峰,我也很难过,爷爷把我赶出来,已经不把我当做权家人了,你暂时还是不要和我来往了,免得爷爷对你也有误会。”  他的钱包里已经没有钱了,还有身上的卡,权奕珩知道,从他踏出权家那刻开始,已经被爷爷限制。  这些陆七都不知道,这两天陪着她之余,他也想了很多事,以后的路要怎么走。  黑白交替的视野里,刺眼的车灯突兀的晃过来,刺得两人睁不开眼,末了从车里走出一个美丽的女子,她被两个佣人扶着,精致的脸没有丝毫的血色,有一阵子不见,她像是瘦了不少。  “玉蓉,你怎么样,还受得了么?”权绍峰是最心疼她的,生怕她的身体吃不消。  权玉蓉没有理他,她由人扶着径直朝权奕珩走去,眼里,脸上都是深深的爱意,她艰难的出声,“阿珩哥哥,你跟我回去吧,你放心,只要你肯跟我回去,我一定会说服爷爷的。”  权奕珩不悦的朝权绍峰看了眼,“你怎么把她给带来了?”  “玉蓉知道了你的事,拼死拼活的求我,哥,你就听我们的吧。”权绍峰也是禁不住玉蓉的哀求,才会出此下策,他知道,若是权玉蓉单独来,哥哥肯定会更生气,说不定还会避而不见,“爸这些天也很辛苦,他老了,很多事情都力不从心,哥,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啊。”  权奕珩冷着脸呵斥两人,“你们都走吧,一会儿我媳妇看到该不高兴了。”  末了,他转身,准备走了。  权玉蓉忍着胸口的疼,她朝男人的背影大喊,“阿珩哥哥,你为了那个女人要狠心抛下整个权家么?”  “爷爷年纪大了,说的也是气话,你为什么要和他较劲呢,你忘了你小时候生病,都是谁在照顾你,谁在担心你么?”  ------题外话------  呜嗷,表示真的月底了月底了哇,亲爱的们,你们的票子再不投下个月就要作废了呀…。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