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3 夫妻秀恩爱,气死程婊砸

283 夫妻秀恩爱,气死程婊砸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2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老婆,我们要个孩子吧  权玉蓉见男人站定,她继续激动的道,“阿珩哥哥,爷爷心里其实很难受的,他养我们,照顾我们不容易,现在人老了,身子也不方便,您就别气他了好么,跟我回去,我保证他不会计较的。”  权奕珩能想象出老爷子因他离开而愤怒纠结的样子,老爷子这一生太过于要强,总觉得自己安排的事情,自己看到的才是最好的,最合适的,就像他和权玉蓉,老爷子一直撮合他们,总觉得他们结合也是最合适的。  也许没有陆七他们会合适,但还是会缺少夫妻之间本该拥有的那份爱,有的也只是相敬如宾,为了权家而结合。  “阿珩哥哥。”权玉蓉往前走了几步,她试图去拉男人的手,“跟我回去吧好比好?”  权奕珩抿了下唇,他蓦然转身看向二人,在意识到权玉蓉的动作后,他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冷冽,“我没有抛弃他们,而是他们容不下我。”  权绍峰看着心爱的女人如此低声下气,酸涩至于更多的是心痛。  他能做什么呢,她心里想的爱的一直都是自家哥哥,即便哥哥结了婚权玉蓉也没想过放弃,他已经说了不下上百遍,可她从来没有听进去过。  对于这种关系权绍峰也很无奈。  权奕珩故意拉大距离,令权玉蓉略微惊了下,怎么,现在连她走近一点都不行了么?  “阿珩哥哥,是你想的太复杂了。”权玉蓉将手插进大衣兜里,“只要你肯回去,我保证爷爷一定会低头的,不会追究这次的事情。”  这个权奕珩自己也明白,不过他要的可不是这种结果。  “对,我回去老爷子不会追究,可我要的是和陆七一起回去,玉蓉,你说,这样的话你还能帮我么?”  权奕珩故意这么说,也成功的让权玉蓉退缩了。  她准备了一肚子里的话,想要劝权奕珩回去,却在这一刻把接下来要说的话全数咽了回去。  是啊,所有的一切,只要涉及到陆七那个女人都是没有说服力的。  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对陆七着了魔,失了心。  “哥,我会帮你说服爷爷,不过需要一段时间。”一直没开口的权绍峰发了话,他也不忍心哥哥一直在外面生活,权家需要他,“这样吧,我先带玉蓉回去,你有什么事或者什么困难,随时给我们打电话。”  他说的是我们,也就是说,权绍峰把这个人情送给了权玉蓉,想让哥哥记着,他一直欠这个女人的情,希望在将来,玉蓉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或者伤害了嫂子,能够看在这些情分上放她一马。  退路,权绍峰是给权玉蓉想好了的。  只是人再怎么算计,也不知道老天爷会怎么安排。权绍峰以为这一生栽到了这个女人手里,再也爬不起来,以后的日子里也会因为这些事情而苦恼。  或许连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吧,竟然给他派了一个天使。  当然,这都是后话。  权奕珩并没有和他们多待,也就十几分钟的功夫便回了家,陆七清理冰箱里的食物。  这阵子她和权奕珩都在家做饭,买的东西也多,大过年的也就喜欢买买买。  这些东西陆七现在看着,包括冰箱里的剩菜她其实都是舍不得扔的,每一样事物都是她和权奕珩的回忆,这个年,陆七觉得过的很有意义。  “老婆。”  男人换好鞋,找了一圈没找到陆七,拉开玻璃门才知道他的女人站在冰箱门前发呆呢。  权奕珩从身后抱住她,“站在这儿干嘛呢,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我来做。”  陆七仰在他怀里,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声,这个男人跑着进来的吧。  她嘴角勾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  陆七的手覆上男人的手背,在男人抱着她挑选食材的时候她低低道,“我在阳台看到了你弟弟带了一个女人。”  权奕珩愣了下,并没有打算隐瞒,“是权玉蓉。”  “老婆你也知道,阿峰喜欢她,所以对她也有求必应,我真的不知道她也来了。”  权奕珩在女人耳畔轻声解释,生怕她会为这种事情不愉快。  陆七当然相信他的话,只是免不了那些个心机婊想方设法的想找她的老公,这一点,需要她来应对。  权奕珩作为她的丈夫已经做得很好,但作为女人,她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那个权玉蓉,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  权奕珩都和她结婚了呀,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难道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做男人的小三么?  “老婆,你也知道……”  陆七在他怀里转了个身,目光和男人的平视,里面满是质问,“阿珩,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刚才她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儿,他们三个,都是在权家长大的人,只有她,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的被驱赶出来,那滋味儿真是不好受啊。  陆七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他们这样会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局外人,永远也插足不进去。  她看不清那个女人是谁,却能具体的猜到,果然和她想的一样,是权玉蓉。  那个女人三番五次的找来,是故意在挑衅她么?  权奕珩耐心极好,他就是怕陆七胡思乱想,毕竟权玉蓉是个定时炸弹,他也能理解小妻子的不快,毕竟作为一个女人,是无法容忍任何一个异性和自己老公走的很近的,更何况是一个权玉蓉呢。  他也高兴陆七有这样的情绪,那说明这个女人在乎他。  这件事,确实是他处理的不够好。  “我问你话呢权奕珩,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陆七见权奕珩半天没个回应,不禁更加的火了。  是有,可这话能说么,他这个时候告诉陆七自己被权家赶出来了,她心里肯定比他还要难受。  “怎么会呢老婆,他们就是来看看我,大过年的我已经好几天没回去,他们……”  “阿珩,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要这么神神秘秘的!  权奕珩心虚的摸了下鼻尖,“也没什么,就是想要我抽个空回去一趟。”  陆七关上冰箱的门走出厨房,权奕珩跟在她身后,只听女人道,“那你明天回去吧,大后天叶子结婚,又会没时间。”  这语气,明显是在生气。  可权奕珩却顺着答应了,“嗯,好。”  气的陆七将手里的抱枕直接丢在他身上。  权奕珩是多聪明的人,陆七就不相信他听不出来自己说的是反话,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看样子权家应该是有事情吧。  陆七也不是不许他回去,而是只要想到,一旦回到那个家,权玉蓉那个女人对权奕珩的纠缠,她这心里就好像要火山爆发了一样。  明天,明天她一定要好好的安排,不然一个人坐在家里等他是会疯的。  “老婆,我保证,明天一个上午就过来。”  陆七朝他摆手,一个字也不想多听,“嗯,我先去睡了,今天有点累。”  权奕珩知道这女人是闹别扭不高兴了,但现在的很多事情也是没办法,他不能让妻子知道,至少现在不能。  明天,他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也算是离开了权家之后跨出去的第一步。  望着小妻子倔强的背影,权奕珩嘴角勾了下,偶尔夫妻之间闹闹小脾气也可以增进感情,他又何必和她较这个真?  深夜,权奕珩将陆七抱在怀里,暗色的光线下,男人的手掌细细拂过女人的脸,声音沙哑性感,“老婆,我们要个孩子吧!”  听了这话的陆七侧头看了男人一眼,她和权奕珩结婚到成为真正的夫妻,“你过足了二人世界么?”  “没有。”  “那你还要孩子?”  “生了孩子也可以有二人世界,孩子不需要你操心,你负责生,我负责你怀孕的时候伺候你,还负责赚钱养,教育,操心统统我来。”  听着像是玩笑话,可陆七知道这个男人做得到。  只是到时候真有了孩子,她哪里能不操心呢。  “呵。”陆七主动的往男人怀里蹭了蹭,阴郁的心好了大半。  他们最近几次都没有做避孕措施,也不知道下个月会不会怀孕。  陆七躺在男人怀里不禁在想,权奕珩急着要个孩子,是不是因为有了孩子之后,她进去权家会难度小一点?  或许他不该拿孩子来做这些事情,可事实太过于残酷,这是最好也是最直接的办法。  他们的孩子,一定要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  结婚的前一天,权妈妈身体不好在家里休息,慕夫人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看她。  两人这么多年的朋友,可算是要结为亲家了。  权妈妈的脸色很不好,慕夫人看着也是心疼,她这个朋友年轻的时候就命苦,年纪轻轻的没了丈夫,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长大,虽说吧权奕珩不需要她负责,可还是需要操心的呀。  她变成今天这样,慕夫人觉得就是心操多了。  “哎呦,我说叶子妈,你就别操心了,两个孩子好着呢,不久以后就等着抱外孙吧,你说你这有病怎么都不好好养着,把自己折磨成这样啊。”  慕夫人把买来的东西放下,她给权妈妈倒了一杯水,“来来来,叶子妈你多喝点水,你以后啊也别太担心,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别老是一个人憋着,告诉阿峰,这都是他们应该负责的啊。”  因为明天要结婚的关系,慕昀峰和叶子晴今天去了郊外,据说是想撇开结婚前的恐惧。  哎,要她说啊,这些年轻人就爱瞎搞,结婚是多么喜庆的事情,还恐惧,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呢,作为家长,她也要无条件的支持,无论他们做什么,只要叶子高兴就好了,其他的慕夫人也懒得去管。  “慕夫人,以后我们家叶子就麻烦你照顾了,这孩子从小性子就野,我也是怕她闯祸。”  “都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啊。”  “你看我这儿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一杯水都还要你自己倒,这身体也是不行了。”  “叶子妈,都是几个熟人了,你这么客气我可不高兴了。”慕夫人安抚她,“你就是操心多了,没什么别的事儿,得多样着,等叶子他们结了婚,他们的事就我操着心吧。”  权妈妈欣慰的点头,良久她艰难的道,“今天呢,我其实有件事想和你说。”  “有话你直说啊,只要是我们家能办到的,绝不含糊。”  “阿峰和叶子结婚以后,如果方便的话,你让他们跟着你一起住吧。”  权妈妈其实一直不赞成婆媳住在一起的,她和陆七尽管关系好,但很多事情也不方便,她若是拉着儿媳妇一起住,估计也会影响他们小夫妻之间的小情绪。  可是叶子晴不同,她嫁的人不是权奕珩啊,慕昀峰不会像阿珩那样事事都会为陆七着想,让她放心。慕昀峰心里有个忘不了的程卿,一旦将来她女儿做错了什么事情,男人的心里就会拿出来比较,加上他和叶子晴没有感情基础,肯定会有很多矛盾的。  而能化解这些矛盾的人只有慕夫人。  是,权妈妈不相信慕昀峰,只相信慕夫人。  如果阿峰有天欺负叶子了,慕夫人这个做婆婆的还能说两句,她也放心些。  “这个啊,他们自己也决定好了,说是结婚后要和我一起住陪着我。”慕夫人一说到此事就无比的欣慰,“你还别说啊叶子妈,我也是好福气,能找到叶子这么个好儿媳,不管做什么真是不需要我操一点心的。”  原本慕夫人就喜欢叶子晴,经过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叶子晴处理的方式和态度,更加令慕夫人刮目相看了。  就程卿在商场里的那件事儿,她确实气不过,想冲动的和儿子说,也不知道叶子晴是怎么做到的,心甘情愿的让她儿子从程贱人手里将那张卡要了回来。  若是换成了其他的女人,肯定会因为这件事大吵大闹,而叶子晴没有,就因为她爱她的儿子,能包容他的一切啊。  你说就这样的女人,她能不放心把儿子交给她么?  所以,慕夫人也是真心疼她。  “那就好,以后我女儿就麻烦你照顾了。”  慕夫人知道权妈妈的意思,大概是担心自己的儿子是冲动才结的婚,怕将来会忽略叶子晴。  “叶子妈你放心,那个女人的事我会去秘密处理的,只要叶子和阿峰好,我什么都愿意做。”  权妈妈欣慰的点头,总算可以松了口气。  叶子晴也算幸运的吧,能有这么一个贴心的婆婆。  谈话之余,陆七开了门,拧着一大袋东西进来,慕夫人看到她,笑着道,“哟,小七回来了啊。”  “慕伯母,您好。”陆七把东西放下,不好意思的挠头,“那个,没打扰你们说话吧。”  “没有没有,那我就先走了叶子妈,他们明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我这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权妈妈点头,“行行行,你就去忙吧,我就不送了。”  陆七把慕夫人送到门口,两人聊了几句便转身回来了,她看到权妈妈一个人躺在沙发里,心里很是难受。  人到这个年纪,除了想要儿女的陪伴,更多应该是想要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说吧,其实权妈妈当年老公死的早,完全是可以找另一半的,为了孩子,她孤单了这么多年,着实不易。  陆七又想到了黄娅茹,看到权妈妈这样,她更加坚定了想要给自己妈妈找个伴的决心。  他们做儿女的也有自己的事情,能照顾,可总归没有办法一天二十四小时陪在左右,特别是生病的时候,人特别孤单无助。  陆七先是去厨房给权妈妈冲了一杯热牛奶,“怎么样妈,您好些了么?”  “小七,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心里总是不安定。”  “妈,您往好的方面想,其实叶子和慕昀峰结婚也算是好事,你看慕夫人多好啊,叶子晴嫁过去肯定不用受气,婆媳关系能相处融洽,什么都不是问题的。”  “嗯。”  陆七从包装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包装盒,“妈,我给您买了身衣服,明天叶子结婚,您穿着去。”  “刚才慕夫人已经送来了衣服,我们一家人的都有,你要不要去试试?”  听权妈妈这么说,陆七更高兴了,可见慕夫人有多看重他们家叶子,要不然也不会连这种小事都亲自操劳,她也算是有心了。  “不用了妈,我和阿珩都有准备。”  “好好好,这些事情啊以后就是你安排了,小七,如果以后……”话说到这儿,权妈妈忽而悲伤的落下泪来。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最近总感觉很多事情都开始力不从心了,以前吃穿都不需要人伺候,现在,连做一顿饭都困难了,这身体怕是脱不了多久了啊。  陆七听不得伤感的话,她紧紧握住权妈妈的手,“妈,我去给你煮点饺子吃,你上次不是说喜欢吃我包的饺子么,我给你带了点,现在就给你去煮好不好?”  “不用忙活了小七,我一会儿喝杯牛奶就好了。”权妈妈似乎才意识到,“对了,阿珩呢,这几天不是一直都陪着你么,还是回去权家了?”  陆七垂着头,闷闷道,“是,他今天回去了。”  “小七,你别生气,他回去也是应该的,只不过那家里的人接受你需要一点时间,老爷子也不是不讲道理,他就是心里过不去,认为自己选中的人才是最好的,你这么好,老爷子总有一天会跟我一样发现的。”  真的是这样么?  权妈妈看她的第一眼就喜欢,而权老爷子第一眼看到她,大概只有不屑和厌烦吧。  就这样的关系,陆七真的很害怕,若是权老爷子一辈子都接受不了她,要怎么办?  “小七,你别乱想了,明天叶子结婚,你这个做嫂子的要帮帮妈妈,明天早上早点过来。”  “妈,你放心吧,我会的。”  她今晚不打算离开,想要找叶子晴好好聊聊,再者,她也喜欢这个家里的气氛。  *  慕夫人刚出来叶家就给程卿打电话。  此时的程卿正在一家店里做美甲,接到慕夫人的电话她很是意外,想了下道,“不好意思啊慕夫人,我没空。”  她都被慕昀峰抛弃了,干嘛还要去见那个老巫婆,给自己找罪受呢。  “我说程小姐,你不是已经从剧组离开了么,现在应该是无业游民啊,还这么忙啊?”慕夫人就是不喜欢她说话的那个语气,可又没办法,今天她一定得见着程卿,否则她这心里不踏实。  慕夫人讥讽的笑了声,“莫不是和我们家阿峰分手了,你没了长期饭票,忙着找下家呢。”  程卿脸色巨变,握着手机的手不断的收紧,死老巫婆,除了会笑话她还会什么,要不是慕董事长把她捧在手掌心,她以为她是什么,还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老太婆么。  她懒得和老巫婆废话,面还是要见的,她倒是想看看这个老巫婆玩的又是什么把戏,“说吧,在哪里见面?”  “……”  “好,我半个小时之后过来。”  慕夫人约了程卿在一家女性会所见面,超出约定的时间快一个小时,慕夫人彻底坐不住了。  这个死女人,竟然敢在她面前玩套路!  慕夫人正想给程卿打电话,这个时候,程卿穿着一件红色的羊毛大衣姗姗来迟,走路精神,显得十分喜庆,哪里有半点被他儿子抛弃后的落魄感和悲伤感?  慕夫人瞧着她这身打扮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想结婚想疯了吧,故意在她面前穿这么红。  “慕夫人,不好意思啊,路上堵车。”  这种老掉牙的借口慕夫人也懒得听,她也不在乎,反正她的儿媳妇是叶子晴,干嘛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怄气,那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嘛。  慕夫人将准备好的支票从包里拿出来拍在桌上,语气强势,一如四年前的那一天下午,“这是一千万,离开这里。”  只不过这价格想比四年前可是翻了很多倍呢。  程卿冷冷掀了下红唇,“慕夫人,您除了会这一招还会什么呢,你凭什么赶我走?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么,这个城市是你的?”  慕夫人敲了敲桌上的支票,“当然是凭这个东西。”  “我不要,也不会走。”程卿压根看不上纸上的数字,这个老太婆四年前用这一招,四年后又想用同样的把戏赶走她?  这是啥子才会做的事,她早已不是四年前的那个程卿,任何人也休想欺负她。  “程卿啊,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女人有几个四年可以浪费呢,找个好男人嫁了,拿着这笔钱你会有美好的生活,何乐而不为呢。”  程卿没作声,只是冷冷看着对面的自以为是的女人。  要不是慕夫人,她和阿峰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说不定四年前就在一起了,这个时候他们的孩子都很大了呢。  想到此,程卿的心不由痛了下,四年前是她傻,失去了那个机会,四年后她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一千万嫌少是不是?”慕夫人见她好半天不说话,伸出三个手指,“三千万,这是我的底线,要不要你自己看着办。”  三千万!  程卿好看的眉毛动了下,说实话,她若是在娱乐圈混得不好,大概几十年都挣不了这么多钱。  这个慕夫人,为了儿媳妇的幸福还真是出手大方啊。  她为什么要便宜他们呢?  所以,程卿还是拒绝了,“慕太太,那是你的想法,我不需要这笔钱,我希望你不要再用这种方式来看轻我了,否则,四年前的事情我不介意告诉阿峰。”  慕夫人闻言脸色一变,蓦然火了,“你,你说什么?程卿,你可不要忘了,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  “你儿子当初还答应娶我呢,慕夫人,此一时彼一时,你说的当初,那些话我们能信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  而后程卿拿起手包头也不回的走了,那个包,正是她大年初二那天在商场里用她儿子的卡买的。  败家的女人,真是反了天了!  竟然还敢威胁她?四年前她不就是拿钱打发那个贱人离开么,也没拿刀架在她脖子上逼迫,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啊。  再者慕昀峰是她儿子,她要怕什么。  只不过吧,她就是担心儿子在知道这件事情后会觉得更加愧疚程贱人!  四年不见,小贱人本事见长啊!  如果程卿知道后面会发生的事,一定会毫不犹豫拿走刚才的三千万,从这个城市滚得远远的,可惜当时的她还沉浸在四年前,慕昀峰爱她的那个时候。  即便慕昀峰要和叶子晴结婚了,她也一直在做着美梦,那个男人一定会来娶她,因为除了她,任何一个女人都走不进慕昀峰的心。  同一时间,傍晚。  叶子晴和慕昀峰从郊外放松回到京都,男人带她去了滨江公寓,那里是属于他们的新房,已经布置好了。  开了门走进去,满室的红晃得人眼睛都快晕了,无论是祈求还是贴花,都是慕昀峰要求的红色,很是喜庆。  房子是两百多平米的复式楼,叶子晴还没有上楼去看,男人便问她,“怎么样,还满意么?”  这个婚房能在短期内布置得这么好,肯定一早就开始准备的。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婚房是慕昀峰想要送给程卿的吧。  见她面无表情,慕昀峰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怎么了,你不满意么?”  叶子晴收回目光,耸耸肩,“没有,我就是觉得住在慕家挺好的,我们不用单独出来过。”  若不是为真心为她准备的东西,叶子晴是不会在乎的,但也不会捅破她心里的不快。  叶子晴也能理解,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是找不到合适的房子结婚的。  男人的心思不比女人,她也不想和慕昀峰计较。  慕昀峰确实没朝这方面想,也没意识到女人心里的失落,他走过来抱住她,“话是这么说没错,我妈不是想给我们一点二人空间么?”  “在慕家我们也有二人空间。”  叶子晴也想偶尔能有她和慕哥哥的二人空间,可是这个空间里,这个男人眼里没有她,只会把她当做妹妹一样的宠着,试问这样的二人空间,她要么?  而且每天晚上,他们也会有私人空间的啊,慕夫人恨不得他们现在就睡在一起,也只会进一步的撮合吧。  她干嘛每天住在这里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房子就先留在这儿吧,等以后有了时间,她若是想出来单过了再挑个地段。  慕昀峰什么事都习惯宠着她,“行,你觉得好就好。”  “那我们走吧慕哥哥。”  她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的,因为只要到了这里,叶子晴就会想到慕昀峰给程卿求婚时,许下的诺言,她没听到,光是想想就是美好的。  要不然房子也不会装修的这么好,很多女性化用品应有尽有,可惜了,那不是属于她的。  “叶子,这串钥匙你拿着,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只要你在这儿我就会在这儿。”  这不是最动听的情话,却是叶子晴想听的话。  叶子晴拿着钥匙紧紧的抱住男人,她还奢求什么呢,只要她在哪儿,她心爱的慕哥哥在哪儿就好了。  “怎么了你这是?”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倒是让慕昀峰不知所措了。  叶子晴从她怀里抬起脑袋,“慕哥哥,你说要不然今晚我们就住在这儿?”  慕昀峰着实吓了一跳,“今晚?”  “我开玩笑的,看你那表情,好像我是毒蛇猛兽似的。”  她怎么可能住在这儿,就是想逗逗他而已。  “呵呵。”  毒蛇猛兽?  那倒不至于,只是新婚之夜他这个老男孩还是有点紧张的。  到时候……  慕昀峰脑海里开始涌现明晚属于他们新婚之夜的画面,两人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一男一女在清醒的情况下要做夫妻之间的事儿……  唔。  一起吓了电梯,叶子晴瞧着男人略微变红的脸,“想什么呢,老公。”  “哦,想我们小时候。”慕昀峰后知后觉,温柔的眸光落在女孩儿身上,“你说你以前那么小,怎么就要跟着我们跑呢,其实我们聊的东西你压根听不懂啊。”  他们四个人一起长大,叶子晴跟在慕昀峰身边比较多,因为权妈妈和慕夫人走的比较近,还加上权奕珩的关系,也是理所当然。  而沈家的沈哥哥,从小沈老爷子就管得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所以他们的童年,叶子晴记忆犹新的还是只有这个慕哥哥。  叶子晴紧紧挽着慕昀峰的手,“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看老公啊,从小就得看对眼,然后从小就得下手啊。”  慕昀峰,“……”  这是什么奇葩谬论啊,那么点大知道男女之间的事么?  “老公,我觉得我很幸福。”  两人正开心的说着话,还没走出小区,突然出现的程卿让两人倍感意外。  这个女人怎么像个幽灵似的阴魂不散,她是从哪里知道她和慕昀峰在这儿的?  慕昀峰嘴角的笑意很快收敛,淡淡的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没,我就是路过。”程卿声音沙哑,模样憔悴,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收到了莫大的打击。  这两天的程卿总是在想着那一幕,慕昀峰求婚于她之后就到处去找房子,说是他们结婚用,给她的新婚礼物。  房子是他们俩人一起去看的,离慕氏集团近,他平时回家也能节约时间,怎么才一个月的时间一切就变了呢。  他带来的女人不再是她,房子也成了别人的了。  既然是路过,叶子晴就不打算让慕昀峰离,挽着男人的手准备绕过她走了,程卿却叫住他们,“对了,我手里还有这里的钥匙,今天没带,阿峰,下次我给你打电话你来拿吧。”  听了这话的叶子晴眯了眯眼,妈的,她这个慕太太做的可真够窝囊的。  老公的金卡不仅在这个女人手上,现在竟然新房子里的钥匙也在这个贱人手里。  当她好欺负是不是?  叶子晴不动声色的掐了把慕昀峰,然后又皮笑肉不笑的道,“不要了程小姐,我们现在就顺便去你家拿。”  慕昀峰疼得皱了下眉,他能感觉到这丫头是生气了呢。  那么这个时候,他敢惹事么?  “你方便么,我们现在你家拿钥匙?”这话是慕昀峰问的。  可程卿知道她没有退路,如果这个时候说不方便,会不会太作了呢。  呵。  慕昀峰,你可真是狠心啊。  她还能说什么,只能带着他们去公寓拿钥匙。  “没什么不方便的,走吧。”程卿领着他们走在了前面,态度诚恳,这一刻的她倒像是最无辜的那个人。  叶子晴知道,这个女人打的一手感情的好牌,她时时刻刻会出现在慕昀峰面前博取他的同情,她必须尽快处理掉这个贱人。  跟着他们上了车,程卿自觉的坐在后排,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只是那眼神是不是的瞟向开车的男人。  呵,叶子晴,你们感情好是吧,感情好凭什么住慕昀峰送给她的房子?  叶子晴,你就尽管傲娇着吧,慕昀峰心里根本就没有你,我就等着你离婚的那一天。  等到那时候,她若是再爬上去,慕昀峰只怕会更珍惜她。  这么想着,程卿心里便舒坦了。  若是慕昀峰心里没有她,慕夫人今天也不会拿着三千万让她滚,想来,慕夫人也是对自己的儿子没信心的。  你们等着吧,指不定那一天阿峰就受不了回头了,这些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老公,你说我明天穿红色的礼服好看,还是粉红色的?”  慕昀峰朝她看了眼,“不是说穿定制的婚纱么?”  “我是说敬酒的礼服。”  “哦,当然是红色的啦,结婚嘛,喜庆,也适合你。”男人说着还腾出一只手轻浮了下她的头,动作很是温柔。  程卿看着醋意横生,却没有丁点办法。  她和慕昀峰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这么哄过自己。  叶子晴却对他回答一点不满,“切,真是的,会不会说话啊,这世界还有什么是不适合你老婆的。”  慕昀峰嘴角一抽,“……”  听了这话的程卿不禁在心里冷笑了声,穿什么都合适,我的天,也不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儿,这话应该说的是她吧。  只有她这种长相的女人,无论穿什么都好看,才能迷倒一大群男人。  叶子晴这个贱人,这种好笑的话也说得出口。  这个时候的程卿真想看看慕昀峰的表情,会不会被她这句话给雷到呢。  然而,反映过来的男人却温柔的朝叶子晴伸出手,依然是之前的那个动作,宠溺无下限,“是,我老婆最美,穿什么都好看。”  程卿气的只差没呕出一口鲜血,慕昀峰,你睁眼说瞎话啊!  ------题外话------  月底了月底了亲爱的们,谢谢大家的票子哈…  清清还是想啰嗦一句,腾讯那边的读者,可不可以看看作者一章的字数?我的一章是你们平时看到十章,请你们不要再说贵,不要再说我一天只更新一章,其实一章两章都一样,都是一万字,之前两章是分开的,各自五千,现在是合并在一起了,一起也是一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