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4 叶子暴揍程贱人(精彩)

284 叶子暴揍程贱人(精彩)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汽车驶过繁华路段,快到程卿的公寓时,程卿突然插话问,“阿峰,你们明天的婚礼……”  叶子晴转过头来看她,漂亮的双眼满含着警告的意味,“程小姐,我们明天的婚礼肯定会很隆重,不过不好意思啊,我们没有邀请娱乐圈的人。”  慕昀峰朝后视镜看了眼,女人脸色阴沉,他抬手摸了下鼻尖,很快收回了目光。  程卿翻了个白眼,“我没有说要去参加你们的婚礼,我就是,就是想去见见世面,你说,慕家在京都这么响当当,娶媳妇儿肯定会风风光光的,我们这种没有见过大世面的,也是好奇。”  而后她直接把问题丢给了开车的慕昀峰,“阿峰,你不会介意吧。再怎么说我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怎么着也算是朋友,我去送句祝福应该是可以的吧。”  叶子晴压根不给慕昀峰说话的机会,嘴极快的说了句,“不好意思啊程小姐,我介意。”  “我劝那些想要破坏我婚礼的人,别动歪脑筋,说出来不怕吓你,明天的婚礼可是有特殊的惹人保护现场,若是有的人一不小心被打死了那就不好了,我可不想婚礼上染上鲜血。”  程卿一张小脸刷白,“……”  叶子晴挑了下眉,她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开车的男人,倒也正常。  哼。  臭婊子,真是想着法儿勾引她老公呢,当她是死人么?她在的时候都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私下里指不定怎么样了呢。  叶子晴气的不轻,好在慕昀峰也没有说什么,否则她真的会控制不住打人的,她这暴脾气,为了慕昀峰已经忍受很多了。  到了程卿公寓楼下,叶子晴慕昀峰的手,笑着道,“老公,你在这儿等着,我上去跟她拿。”  慕昀峰点头答应,“好。”  这个时候他当然得避嫌,他乖乖的留在车里等,男人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他还要送叶子晴回去,明天早上得过去娶她。  明天,将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日子。  娶妻生子,他已经完成一样了。  两个女人进了电梯,程卿不屑的看向身旁的女孩儿,“我说慕太太,你的本事也不大嘛,都不敢让自己的老公上来,怎么,害怕我吃了他不成,还是怕你老公进了我的房间出不去了?”  “哈哈。”  说完这话程卿捂嘴偷笑起来。  她眼里所流露出来的高傲,无非就是慕昀峰爱了她这么多年。  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自信太不要脸了?  叶子晴眯了下眼,这个贱人!  “程小姐还真是自信,我老公若是想上来,我怎么都是拦不住他的,若是他不想上来,我拉他,他也不会上来,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叶子晴很好的反击过去,言下之意就是,慕昀峰压根不想上来她这里。  电梯门打开,到了程卿所在的房间,她开了门,叶子晴迅速的跟过去。  就在这里,前两天他们可是为了那张金卡闹到了警察局呢。  程卿把手上的包随便放在茶几上,叶子晴的目光顺着看过去,茶几上除了几样水果,还有一些照片。  她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盯着那些照片看。  “你等一下,我去房间找找看。”程卿像是没有意识到叶子晴注意的力,径直进去了卧室。  叶子晴这才走过去,也彻底看清了茶几上的照片,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因为照片上的女人很青涩,男人的发型也是前几年流行的。  照片里的女人和男人正是慕昀峰和程卿。  这应该是五年前的照片,他们刚认识的那会儿。  叶子晴伸手将其中的一张拿在手里,那时候的程卿长发披肩,满脸的胶原蛋白,确实是个很惹人爱的可人儿。  也难怪慕哥哥会喜欢她,这样的女人无论换做哪个男人都喜欢吧。  现在的程卿,要说外表比那个时候更甚了,风韵成熟,妩媚娇艳,只是看上去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大约十分钟后,叶子晴还不见程卿出来,她放下手里的照片,去了卧室。  “还没找到么?”  “我不记得放在哪里了,你等一下。”程卿在衣柜里到处在找,但叶子晴看的出来,这个女人是故意不把钥匙拿出来。  她的那点心思,叶子晴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想借着钥匙妄想慕昀峰等的不耐烦了再上来。  叶子晴走近她,“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记得放在哪里了?”  “我又不经常拿出来,事情也多,谁知道放在哪里了。”  叶子晴瞧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蓦然冷了脸,“程卿,你不会忘了上次在警察局的事情吧,怎么,没玩儿够,还想来一次么?”  程卿转将抽屉关好,转而看向叶子晴,她视线同样的冷冽,“我是没所谓啊,可某些人明天要结婚,这么重要的日子,若是前一天晚上被抓到了警察局,如果再来个找牛郎被抓的罪名,你说,传出去会不会很好玩儿。”  “啧啧,这么劲爆的新闻,除了娱乐圈,我想大家关注的是慕家吧,你说,这一出名,你在娱乐圈也不用费劲了吧?”  叶子晴瞄了她一眼,冷笑道,“呵,想算计我?”  程卿眼神森然,“叶子晴,别以为你每次赢老天爷都会照顾你,说不定你哪天就输了,而且输的很难看,再也爬不起来。”  “爬不起来?”叶子晴双手环胸,“呵,那可真是太好玩儿了。”  “你知道么程贱人,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呢。”  程贱人!  这个女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这么叫她!  程卿怒瞪着她,“叶子晴,你嘴巴放干净点,真正的贱人是你吧,要不是你的插足,和慕昀峰结婚的人是我,叶子晴,你才是第三者,最不要脸的第三者,你这样是会遭报应的……”  啪。  没等程卿的话说完,叶子晴的手掌心传来火辣辣的疼,这一个耳光直直的落在了程卿在乎的脸蛋上。  程卿被打懵了,甚至忘了反映。  “报应是么,贱人是么,第三者是么,滋味怎么样,好受么?”  “我告诉你程贱人,这就是所谓贱人的下场,今天我就让你好好尝尝!”  反映过来的程卿不敢相信叶子晴会出手打人,左半边脸很快映出五个手指印,疼得她心里冒火。  “叶子晴,你敢打我,我跟你没完,我要去告诉……”程卿两手抹了把眼泪,她推开叶子晴往外跑,在剧组入戏都没有这么快。  叶子晴在她身后开口,“你要下去告诉慕昀峰是不是,你去啊,看他会不会帮你?”  程卿捂着脸,狠狠的咬唇。  “程贱人,你最好弄清楚一点,慕昀峰现在是我老公,我们结婚了,我是慕太太,先不说他爱不爱我,慕家也是要面子的,你觉得男人最在乎的是什么?”  “你以为是女人么?我告诉你程贱人,是面子,男人在外面是要面子的,特别是慕昀峰这样的男人,他的那张帅脸可是代表着整个慕家,在京都有几个人不认识他那张脸?你说,他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是一个没有脑子的男人么,在新婚的前一天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和新婚的妻子吵架,你觉得他会么?”  程卿竟然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打的她愣愣的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妈的,这个贱人倒是挺能说会道的啊。  行啊,她现在不告诉慕昀峰,但是这一巴掌她要打回来。  叶子晴绕过去挡在她身前,“这种把戏我见的多了,男人也不是傻子,你以为我老公真的不明白么,他当初不过是因为宠着你不想和你计较,你的做作,谁看不出来?!”  程卿五指收紧,那眼神恨不得直接将眼前的女人给撕了。  事实上,她也这么做了,但是很不幸的是,她刚出手就被叶子晴给制服了。  叶子晴将程卿的手反转到背后,疼得女人倒抽了一口气,小脸都扭曲了。  “放开,你放开,叶子晴,你这个泼妇……快放开我……我,我的,我的手要断了啊!”  “断了正好,免得你再去勾引我老公,最好给我残废了,什么都做不了,也免得男人们遭殃!”  “我告诉你叶子晴,你这样可是犯法的,我家里有监控,我可以……可以报警!”  叶子晴才懒得相信她的鬼话,若是有监控的话她还能不发现么?  “你今天若是觉得自己可以报警,那你就报啊,我是没问题,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儿!”  程卿疼得大汗淋漓,她真的觉得自己好像快要死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叶子晴,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啊,你是不是,是不是想把牢底坐穿啊!”  “你说的是杀人偿命,我才不脏了我的手,杀了你。”叶子晴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脸,“怎么,怕了么,怕我要你的狗命?”  幸好拍戏的时候跟着武术老师学了几招,要不然今天她也不能出这口恶气。  对于程卿,她觉得已经容忍得够了,这个女人既然喜欢装可怜,这次她就狠狠的教训她一顿,让她去装!  这一刻的程卿是真有点害怕的,她被叶子晴压着动弹不得,也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女人会有这么一招,竟然敢动手打她。  “我告诉你叶子晴,你这是……这是暴力倾向,我可以找律师告你。”  “呵,告我?”叶子晴眼底的怒火更甚,这个女人拿什么去告,找好的律师可不是一笔小数目,难道又想找慕昀峰吗?、  去你妈的!  叶子晴腾出一只手撕扯住她的头发,疼得程卿嗷嗷直叫。  “叶子晴,你这样是没有用的,即便你把我打死了……疼,疼,啊……你松手,你个泼妇,你个神经病,慕昀峰找了你做老婆,真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这种女人,说出去会……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嘴硬是吧?”叶子晴用力一疼,程卿疼得差点没昏死过去,却依然倔强着不肯认输。  叶子晴,你打吧,往死里打我,这事儿等我告诉慕昀峰,看他是不是还护着你。  “老我老公有的是钱,大不了我把你打残废了赔钱呗。”  这话一落,叶子晴又是几个耳光扇在她脸上,“我告诉你程贱人,和我斗,下辈子吧。”  “你和我老公以前怎么样我不管,无论你们爱的有多轰轰烈烈,现在他是我老公,如果谁敢对他有企图,我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要不然就来试试,别以为慕太太这个头衔是虚的!”  终而,叶子晴也在这个时候松了手,程卿身体不稳的摔在冰凉的地上。  女人头发凌乱,头微微垂着,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是受人欺负了。  “赶紧的,去把钥匙找出来,我没有耐心,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她来这里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若是还不下去,估计慕昀峰会上来找她。  毕竟她上次和辰卿闹到了警察局,不管是不是那个男人念旧情,就冲着这一点,她在这儿的时间待得长了,都会让慕昀峰担心。  程卿被打得头目眩晕,叶子晴现在每说的一句话听在她耳里都是不清晰的,像是傻了般,呆呆的坐在地上一动也不肯动。  叶子晴才不吃她这一套,她拿出手机给慕昀峰很快拨了一个电话。  “老公,程卿把钥匙忘了地方了,正在找,如果你着急的话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打车走。”  躺在座椅上休息的慕昀峰拒绝,“那怎么行呢,我等你老婆,多久都等。”  “那就谢谢老公了,你累了就先睡一会儿吧。”  挂了电话,叶子晴蹲下身去,眼神转冷,“听到了么,即便你再拖上几个小时,慕昀峰也不会上来的,如果你有点脑子的就赶快把钥匙交出来,不是你的东西,你怎么都拿不走。”  程卿咬着血红的唇,她蓦然抬头的瞬间,叶子晴被她的模样吓了一大跳。  天哪,这女人的脸是不是假的啊,为什么会肿成这样,难道她刚才的力气真的用很大么?  不过看到她这个样子,叶子晴更多的是痛快。  她起身找了一面小镜子晃在程卿眼前,镜子里映出女人红肿的脸,几乎面貌全非,几乎逼疯了程卿。  啊!  程卿在心里哀嚎,将小镜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她如花似玉的脸,慕昀峰最爱的她的脸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叶子晴你个贱人怎么能这么狠,打哪里不好,非要打她的脸,这个样子还要她怎么出去见人?  程卿的这个样子,即使慕昀峰来了,她也是不敢见的。  大概也怕慕昀峰上来,索性,她去了卧室将钥匙找了出来,还给了叶子晴。  被打的这笔账她今天不和这个贱人计较,但是会深刻的记在心里。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不需要十年,大概明年的今天,或者几个月以后这个女人就得栽到她手里。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叶子晴,我就等着你被抛弃的那一天,然后看我狠狠的把你踩在地上,把你身上弄得千疮百孔,跪地求饶。  那滋味别提有多爽了。  呵。  “早知道这样不就好了么。”拿到钥匙的叶子晴警告她,“程卿,有些事情你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明天破坏了我和阿峰的婚礼,你得罪的是什么人。”  “慕家还有慕夫人和慕董事长,还有其他股东,你别以为有慕哥哥句可以跟你撑腰了,你一旦得罪了我,是在和整个慕家为敌,到时候要对付你的可不是我了,也不会像今天一样的痛打一顿,而是会让你生不如死。”  叶子晴的警告对于程卿不起任何作用,她反而笑了,带了那么一点点得意,“怎么,你怕了么,怕我明天去婚礼闹事?”  她越是担心,程卿就越高兴,那就说明慕昀峰在乎她,要不然叶子晴能这么忌讳自己么。  “我是好心提醒你,到时候大家脸上都无光就不好了。”  叶子晴也懒得和她废话,反正也警告过了,明天到底怎么样,她没办法控制。  一切都看命吧!  这个女人要真的去闹,她也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上了车,慕昀峰问她,“钥匙拿到了么?”  “嗯,找了好久呢。”  慕昀峰点了下头,汽车很快驶出程卿的小区,叶子晴忽而覆上男人的手,“老公,你准备好了么?”  男人扭头朝女孩儿看了眼,笑容温柔,“这不是证都拿了么。”  “不,这不一样,结婚证是法律的见证,而婚礼,才是两个人真正步入婚姻,做好了两个人在一起的准备,以后我们就要一起生活了。”  “你怎么认为都行,但是叶子,我在想要娶你的那一刻就想好了,我娶你,真的不是赌气。”  慕昀峰降低车速,他表情严肃,接下来的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我知道叶子,那天晚上我和程卿分手,你们知情的每一个人都以为我和你结婚是赌气,包括我的父母,特别是我妈,那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要辜负了你。”  “你们一致的以为我把你当做了替身,不是的叶子,我没有那么想,也没有那么卑鄙。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说,我能辜负你么?”  换句话说就是,我最不可能辜负的就是你。  一番话感人至深,说实话,叶子晴确实是这么想的,包括所有的亲朋好友,知道程卿的事情以后,都觉得慕昀峰和她结婚是为了忘了程卿。  而叶子晴也没有在意,当时就答应了。  她既然等了这么多年,就没有什么好矫情的。  叶子晴深深的望着男人的侧颜,“我相信,我相信的老公。”  “叶子,我知道你爱了我很多年,我也不是有优越感不把你当一回事,你也知道我和程卿不是一年两年的感情,突然分手我这也没有缓过来,但是这几天和你在一起,让我感觉到了快乐。”慕昀峰这么说,才真正的让叶子晴感到了舒坦。  快乐么?  慕哥哥你真的快乐么?  叶子晴嘴角溢出一丝满足的笑意,她还要什么呢,这样就够了啊。  毕竟以前慕昀峰只把叶子晴当做妹妹,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真正的接触起来,慕昀峰一点也不反感。  两人到了叶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陆七和他们打了招呼就把叶子晴拉到了一边。  慕昀峰将带来的东西放好,权妈妈坐在沙发里看电视等他们。  “妈,听说您的身体不舒服,我们去了郊外,给你带了一些土方子,听说挺有用的,你试试吧。”  权妈妈笑意融融,“谢谢你啊阿峰,我还好。”  既然女儿已经决定了,两人也拿了结婚证,她就是再担心也不能表露出来,会给孩子们带来情绪的。  “明天我会让人照顾你的,您呐,什么都别操心啊,累了就休息,没事的。”  “好好好,我照顾自个儿就好了,也过去讨个喜气。”  嫁女儿做妈的难免伤感,权妈妈这一天都在想,她生叶子晴的那会儿,女儿失去父亲之后,她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带着叶子到处找工作,要不是叶子爸留给她一点值钱的东西,她和叶子的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  后来,因为权奕珩的母亲病逝,权奕珩小小的年纪,权昊然把阿珩送到她这里抚养,权妈妈这日子也是很难熬的。  阳台这边,今晚的风不大,靠着护栏站着。  “对了,嫂子,哥呢,还没有回来么?”  权奕珩曾经说过,她结婚的前一天晚上会回来住,都陪陪她的。  陆七闷闷的道,“刚才出去了,说是有事。”  “嫂子,我看你心情不好,你和哥没有吵架吧。”  “没有没有,怎么会,明天可是你出嫁的日子。”陆七抬手抚摸着女孩儿的秀发,嘴角的笑意温婉,“一会儿早点去睡吧,明天做个美美的新娘子。”  叶子晴手掌捂着狂跳不止的胸口,“我高兴得睡不着,哈哈。”  陆七望着女孩儿天真无邪的脸,不禁想起她刚和颜子默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也是傻傻乎乎的,以为爱一个人就要不顾一切。  女人一旦把自己的心交出去,就会患得患失的。  也不知道叶子晴是真高兴,还是内心有担忧呢。  “今天玩得高兴么,听说你和慕少去了郊外。”  “开心啊,我都不知道京都有那么好玩的地方,我和慕哥哥钓鱼了,钓的鱼做了烤鱼。”叶子晴只要说到慕昀峰眼睛都亮了,可见对这个男人的在乎和爱,“你别说啊嫂子,我真的觉得生活挺丰富多彩的,你听我说啊,我和慕哥哥结婚后有很多事情要做呢,周末我们可以去野外钓鱼,或者来看看爸妈,约你逛街街,陪婆婆喝下茶,哎,真的好忙啊!”  听似很苦恼的事儿,实则陆七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幸福的味道。  生活本该如此美好,那么纠结,那么多要求,都是人们本身的要求太高了。  如果她结婚后的生活真能这样,陆七当然会欣慰。  “告诉你一个秘密啊嫂子。”叶子晴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眼坐在沙发里和母亲聊天的慕昀峰,她低低在陆七耳旁道,“我刚才把程卿揍了一顿,手都红了呢。”  陆七吃惊的望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天哪,这丫头还真是暴脾气啊。  “嫂子,你是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不要脸,她不仅刷我老公的卡,还拿我们新房的钥匙不肯还,你说我这,我今天真是气死了,实在忍不住。”  “好好好,我知道,我理解。”陆七摊开她的手掌,还真有点红,“怎么样,疼不疼啊。”  “疼,怎么不疼呢,不过疼也疼得爽,哈哈!”  陆七,“……”  这件事换成是她,她也会控制不住的,不过大概也不至于动手。  不过陆七是了解叶子晴的个性的,这丫头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大概是真的气到了。  也是,她都和慕昀峰结婚了,要是程卿一直纠缠不休,杀人的心都是有的,这种感觉,一如她对权玉蓉的介怀。  陆七不禁想起了权奕珩,总觉得今天的他怪怪的,早上起来匆忙的走了,就给她留了一张纸条,说好了下午回来,结果晚饭的时候才回到权妈妈这里,吃完晚饭又说有事出去了。  问他,他总是装深奥,不肯说。  陆七有件事憋在心里很久了,眼下也只有问叶子晴是最合适的,“叶子,你哥他和权玉蓉……”  一听这话的叶子晴紧张得不得了,“嫂子,你可别多想啊,我哥和权玉蓉什么事都没有,都是权玉蓉那个狐狸精异想天开的,我哥连她的手指的头都没有碰过。”  陆七扶额,“……”  “嫂子,你可别不信我,我,那个我可以发誓的。”  我的天,她一句话都没有问完,这丫头一副要为了哥哥发毒誓的样子还真是吓着了她啊。  “叶子你误会了,我是想问,你哥和权玉蓉小时候是不是每天都在一起?”  “不是啊,我哥都被我妈养着,一个星期回去权家两次。”  正因为这样,陆七才问的。  那么也就是说,权奕珩和权玉蓉也不是朝夕相处了,这样想着,陆七的心情好了点。  所以权玉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陆七觉得,权奕珩也是不太了解的。  只有在一起过过日子的人,才会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性子。  慕昀峰走之前向权妈妈保证,“妈,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疼叶子的,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她的命就是我的命。”  这话听起来可真是舒坦啊。  只是权妈妈想听的并不是这个,“阿峰,妈对你是很了解的,知道你为人不错,对叶子也是真心实意的好,我也知道,叶子嫁过去你肯定会很疼她,但是阿峰,你该明白妈妈担心的是什么。”  “人啊,有时候最怕控制不住,一旦没控制情绪最怕走错路,这一辈子可就完了。特别是女人,青春就是那么几年,年轻的时候没擦亮眼,糊涂了,那么这一生就是毁了啊。”  慕昀峰当然明白权妈妈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怕结婚后和程卿藕断丝连。  “妈,我知道您的顾忌,怎么说呢,我只能保证,结婚后心里只有叶子一个人,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免不了被女人缠着,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和别的女人暧昧,对叶子,对家庭负责。”  “那就好,希望你能做到。”  权妈妈欣慰的点头,再多的誓言都没有行动来的实在,“时间也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早点过来接叶子,礼仪多,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  叶子晴把慕昀峰送下电梯,无人的小区,女孩儿以熊抱的姿势赖在男人身上,“老公,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哦!”  听得出来,她是多么的惊喜。  男人宠溺的在她鼻尖上刮了下,“嗯,明天我就要迎娶你进门了。”  叶子晴望着男人的眼睛,小脸渐渐染上一抹不自然的红,“我比较关心的是明天晚上,老公你说,你会习惯在以后的日子里,身边躺着一个女人么?”  慕昀峰笑了笑,正准备开口,叶子晴伸出手指按住他意欲开口的唇,“慕哥哥,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会说,很多夫妻都是这样过来的,但是慕哥哥,很多夫妻也是将就过来的,我只想告诉你,我不希望你和我在一起,和我睡在一起都是将就。”  “你懂么?”  意思是,明天晚上你不会对我没兴趣吧?  那她可就哭惨了!  “你这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哪里这么多的事儿啊。”  叶子晴艰难的咽了下口水,她知道慕昀峰听懂了自己的意思,趴在她怀里不肯出来,“我这不是担心嘛,你们都说我是男孩子的性子,其实,我到底也是个女人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女人了,莫不是你担心我,我真的和你沈哥哥有一腿?”  我去!要不要这么扯淡啊。  她当然不相信了,可是她真是说正经的好么,慕哥哥明天晚上不会不碰她吧?  对于结婚洞房的这件事,叶子晴还是很紧张的。  也没有人教她怎么做,都是平时在某些书上看了一些关于夫妻生活的东西,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派上用场。  “哎呦喂,还害羞了啊?”  “我哪有!”叶子晴不服气的抬起头,从男人身上下来,“不早了,你回去吧慕哥哥,好好休息。”  “好,那明天早上见。”  “老公再见。”  回到家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慕夫人还在客厅里忙碌,像是永远有操不完的心,自从和叶子晴决定结婚,慕夫人就一直在忙,这几天人都瘦了,慕昀峰看着也心疼。  还没来得及和儿子打声招呼,慕夫人又接了一个电话。  “喂,我是,对对,来四个司仪吧,方便些。”  “……”  “说定了,四个。”  “妈,您干嘛呢。”慕昀峰头痛的扶额,一个个的要不要这么紧张啊,找那么多司仪做什么,“要四个司仪做什么,有那么多事儿做么。”  就是个结婚而已,两个人幸福就好了呀。  “你知道什么啊,万一明天有个司仪生病,或者有个司仪堵车什么的,我得多弄几个,本来就得两个啊,一个来家里主持你们的婚礼,一个在酒店,另外两个替补。”  我的天,那万一明天有很多人不来,是不是也要找人替补客人啊。  慕昀峰也懒得管这些小事,他这两天也累,“好好好,您高兴就好,时间不早了您也早点休息吧,爸不是时候都准备好了么。”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高兴就好,是你结婚啊,当然是要你高兴。”  “是是是,我高兴,我当然高兴。”  “你爸能知道什么,阿峰,我跟你说啊,你们爷俩少了我肯定过不好日子的。”  慕昀峰,“……”  那是我们都让着您好么!  “那行,我先去睡了。”  “你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嗯?”  慕夫人将儿子拉了过来,“我说,那个程卿不会来捣乱吧?”  “妈,你以为您儿子是香饽饽啊。”  “哼,在她眼里就是香饽饽,你以为那个贱人真舍得离开你?阿峰我告诉你啊,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你是看不透的,你还年轻,看不懂那些女人的真面貌。”  “妈,我都要结婚了,您还跟我说这些干嘛。”  慕夫人严肃的警告儿子,“我可警告你啊阿峰,如果你敢结婚后还和那个狐狸精有来往,我可是不认你这个儿子的。”  “我知道的,您呐,还是去敷个面膜睡吧,要不然明天就不美了。”  上了楼推开房间的门,里面一室的静,他这里没什么改变,明天会让婚庆公司贴一些喜字,显得喜庆些,明晚,他和叶子晴会在酒店度过新婚之夜。  慕昀峰想起叶子晴说的那句话,以后的每一天,他的这张床上会躺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妈所期望的。  男人躺上去,将抱枕抱在怀里,视线盯着天花板。  得咧!  那么他今晚就抱一下,把这个抱枕当做叶子晴呗,想到这里,慕昀峰的身子刻意往左边移了下。  以后啊他大概不能睡在中间了,多了一个人嘛。  手机铃声在这个突兀的夜响了起来,慕昀峰不耐烦的逃出来一看,是程卿。  男人的蓦然黑了下来,将手机丢向了一边。  终而,铃声停歇,却在几秒钟以后,又连续的响起。  慕昀峰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他听得烦,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随后没多久,有一条短信弹跳出来。  ‘阿峰,我被你老婆打伤住院了。’  瞥到这条短信的慕昀峰眯了眯眼,又将短信看了好几遍,但他还是决定懒得去管。  叶子刚才和程卿又发生了争执么,怎么两个人又打起来了?  慕昀峰用枕头蒙住头,内心除了烦躁还是烦躁。  不多时,程卿又发了一条。  ‘我受了很严重的伤,明天我会找律师告你妻子,你不会怪我这么做吧?’  若是这件事情是真的,闹大了还真不好,明天也是他和叶子晴的婚礼,慕昀峰可不想在婚礼上出什么问题。  这丫头,怎么就不忍着点儿呢。  第三条短信的时候,程卿只给慕昀峰发了一张照片,她的脸很臃肿,完全没了她的样子。  看到照片的慕昀峰太阳徐的位置突突直跳,这丫头下手也太狠了吧。  怎么能下手打人呢。  慕昀峰起身,拿起外套就往外冲。  刚收拾完的慕夫人看到匆忙的儿子,拦住他,“这么晚了干嘛去啊。”  “朋友找我有点事。”  慕夫人一个字都不信,她伸手,甩给慕昀峰两个字,“手机。”  她要看看清楚,刚才联系儿子的到底是谁,除了程卿那个不要脸的女人,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儿子三更半夜的出去?  这种事情,是坚决不允许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