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5 婚礼(一)

285 婚礼(一)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5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慕昀峰烦躁的咂咂嘴,将手机放进了兜里,“妈,您看我手机干嘛啊,我还有急事儿呢,让开,让开啊。”  慕夫人死活不肯,她指着慕昀峰的鼻子警告,“哎我说慕昀峰,你知不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大半夜的,你不好好休息,保养精神,跑出去做什么呀。”  “我告诉你,今天只要你在,我就不许你踏出这个门。”  慕昀峰眼角抽的厉害,“妈,男人的事你不懂。”  慕夫人冷笑了声,发了狠话,“男人的事情怎么了,我就知道男人也得结婚生孩子,我不管,你现在要么把手机给我看看,要么就从我身上碾过去。”  “妈,你不就是想知道什么事儿么?”慕昀峰是实在是没办法了,情况紧急,他必须出去处理,“我告诉你,你喜欢的儿媳妇把人给打了,现在人家要告她,我得去调解啊。”  说到这事儿慕昀峰心里是有气的,这丫头无论对程卿有多大的意见,也不能把人家给打了啊。  他不是有多心疼程卿,而是觉得这件事若是闹大了,对两家都是不好的。  程卿发来的那张照片,他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里面,可到底是受伤了。  其实在结婚的时候慕昀峰就知道,他选择了叶子晴,以后的生活肯定不会有多安宁,这种准备他是有的,也没有乱。  “打了?”慕夫人皱了下眉,她并没有对叶子晴有什么不好的感觉,本来嘛,那丫头年纪就小,刚刚大学毕业,也就是学生一个,有点叛逆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这时候打人总归是不好的,她得赶紧给叶子解决了,于是追着问,“她打了谁?”  慕昀峰很没底气的道,“程卿。”  “呵。”慕夫人幸灾乐祸的笑了下,“打得好啊,这种女人就该打死了。”  慕昀峰,“……”  “你就是因为那个贱人要出去的吧,阿峰,我真的不懂你是怎么想的啊,你要清楚一件事,你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了啊。”慕夫人苦口婆心的劝儿子,“明天的婚礼,不,现在应该要说是今天了,今天的婚礼绝对不能出一点问题,阿峰,这个你要明白的。”  慕昀峰也没想怎么着,他只是强调,“我说妈,人家现在要告她,你还在这儿唯恐天下不乱呢,我出去,我出去是……”  “我怎么唯恐天下不乱了,我告诉你慕昀峰,以你的能力,这是多大的事儿啊,一个贱人而已……”  贱人‘二字’一出,慕昀峰脑子里本能的涌出程卿的那些照片,像是被人戳中了心口的痛处,他的声音扬高了几分,“妈,什么贱人贱人的?您说话就不能好好的么,程卿怎么得罪你了,你不喜欢她,也不用这么排挤她吧。”  慕夫人是什么人,一听二字这话就知道儿子根本没能忘了那个女人,她现在就骂了一句‘贱人’他就这么激动,若是将来,那个贱人真的把四年前的事情曝光,指不定儿子怎么对她发脾气呢。  她也不怕,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  所以,对于慕昀峰的反映,慕夫人是不屑的,“切,还不让我说了啊,你以为她就干干净净的,我告诉你,她要是干净,我今天就跟着你姓。”  “妈,你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什么干净不干净的,我觉得心灵干净就是干净。”  “那么我问你慕昀峰,她心灵干净么?”  慕昀峰顿了下,还真是被她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心灵干净?  他不是傻子,也深知程卿和四年前比改变了很多,总有那么一丝他看不懂的东西在里面,四年前的那份清纯再也不在。  “阿峰,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是真的希望你好,至于你选择的伴侣叶子,她也是真心对你,你别辜负了她。”  “程卿绝对做了什么事儿让叶子生气了,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吧。”  慕昀峰摊手,烦躁的不行,“那您说怎么办,人家现在要告叶子,如果明天在婚礼上,她被警察带走了怎么办?”  “你觉得以我们慕家的能力,这件事都处理不好么?”  慕昀峰摆手,“行行行,我上去休息了,交给您处理吧。”  “阿峰,你明天结婚,得开开心心的,妈可不想逼你,只是在帮你分析问题。”  这叫分析问题么,明摆着不让他去好么。  事实上慕昀峰也没打算真的露面,都这个点儿了,有些事情得当面谈,他是想去找公司的律师,劝程卿打消这个念头,然后再给她赔偿一点钱。  现在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他和程卿断的一干二净了?  不行,这件事必须他亲自去办。  慕夫人见儿子上去了,赶紧把慕董事长叫了起来。  这个时候,她绝不能给儿子留下后顾之忧,得让慕冬阳去处理这件事。  程卿那个小贱人,还真是会挑时间,想故意搅乱明天的婚礼,做梦!  深夜的医院。  程卿脸上的伤已经经过处理,脸部稍稍消了些肿,但看起来还是很糟糕。  其实她这个样子是不敢给慕昀峰看的,可她实在没办法,若是不这样慕昀峰就不会来看她。  程卿心里明白得很,用美人计大概已经没用了,慕昀峰是个很负责的男人,也经得起诱惑,唯一放不下的是对她的这份感情。  她等了很久,医院里都是静悄悄的,慕昀峰还是没有过来。  不,她不相信,慕昀峰会这么狠心,真的不管她了。  脸上的伤依然火辣辣的疼,程卿记得很清楚,她被叶子晴那个贱人扇了四个耳光,头发也被扯掉了不少,头皮到现在都是麻的。  她能这么忍气吞声,都是想慕昀峰过来啊。  突然间程卿就不明白了,慕昀峰在收到那张照片之后为什么会不是第一时间冲来看她?  还有,他更应该在得知自己被叶子晴打了之后,他和叶子晴取消婚礼么,不说那个男人因为爱她而心疼,光是叶子晴的这种行为也是没资格做叶家儿媳妇的。  可为什么,一切都不受她的控制了,以前她想什么,基本上慕昀峰都会顺着她的心意办,可自从他们分手后,一切都背道而驰了。  不多时,病房的门开了,程卿欣喜的抬起头,看见的却是好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为首的男人在他狐疑的眼神中开口,“请问您是程小姐么?”  “你们是?”  “我们是鑫辉娱乐的律师,是慕总让我们来的。”  律师,慕总?鑫辉娱乐?  这一刻的程卿似乎才意识到一个事实,不管叶子晴做了什么,对她做了什么,她都是慕昀峰的妻子,还是一直被慕昀峰捧在手心里的妹妹。  而她靠的是什么,仅仅是他对自己的爱么?  男人呵,是最不靠谱的动物,一旦他和她分手,什么都靠不住了啊。  可她,就要这么放弃么?  律师是么,被打的人是她,她怕什么。  ……  今晚的叶子晴兴奋的睡不着觉,她脑子里总是在想小时候跟在慕昀峰屁股后面做的那些事儿,偶尔还会发出咯咯的笑声,可想而知她有多期待这个美梦。  陆七推门进来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她和权奕珩就睡在这丫头的隔壁,听到笑声,陆七实在忍不住进来看看。  “叶子,怎么还没睡?”  叶子晴看到她,开了台灯,暗色的光线映着女孩儿盈满笑意的脸,异常的温暖。  “嫂子,我哥回来了吗?”  “嗯,回来好久了,睡得正沉呢。”  叶子晴身子往旁边移了下,“那我俩睡?”  “行啊。”  陆七迅速的钻进被子里,叶子晴抱住她,“嫂子,我心里好紧张啊,你说明天慕哥哥来接我,要不要为难他啊。”  她说的为难无非是新郎官过来的时候,他们这边的亲戚为了热闹,给新郎出难题,就是逗笑。  “叶子,这事儿啊不是你该管的,我们这边的亲戚肯定不会让他那么容易的娶到你。”  叶子晴仰头看她,“唔,那也不会能耽误吉时啊。”  “那是当然,其实你不用过于紧张,我们也就意思意思。”  这丫头到底有多爱慕昀峰,竟然连这个都关心,大喜的日子他们怎么可能太为难新郎官呢。  叮。  两人聊到这里,陆七的手机响了下,她拿过来看了眼陆自成发来的信息,气愤不不已。  那个不要脸的男人,竟然还敢说这样的话。  这几天陆自成就没有消停过,他的电话已经被陆七屏蔽,所以他只能给陆七发信息,无论什么时候,陆七总是能收到陆自成的骚扰信息。  就像今天,大半夜的那个男人又没睡,来骚扰她了。  叶子晴见陆七一脸凝重,关心的问,“嫂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没,没有。”  陆七将短信迅速删除,她不想自己的处境被家人知道,特别是黄娅茹,身体又不好,她更应该注意。  这个陆自成,自从那天曝光出她不是他的女儿之后,这个男人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威胁她说,若是不帮他度过这个难关,他就把黄娅茹的丑事公布于众,到时候不光是黄娅茹名誉受损,她在京都也会成为人人都嘲笑的私生女。  陆七想着,等叶子晴和慕昀峰明天的婚礼结束,她就找个时间和陆自成谈判。  他抓住了她的软肋,她同样能抓住他的软肋,谁也不怕谁!  “嫂子我跟你说啊,我和慕哥哥呢,其实他还是对我有点感情的,如果说我早一点给他表白的话,说不定他就不会喜欢程卿了,也说不定他会等我长大呢。”  “不过没关系,他能爱上程卿,经历这段感情后应该更懂得怎样去经营两人之间的感情了吧。”  “嫂子,你说是不是?”  “嗯。”  是啊,一切都是说不定,又何必去纠结。  无所谓以前的事情,他们只需要珍惜现在就好了。  凌晨四点,叶子晴终于累了,沉沉在陆七怀里睡去,像个孩子似的。  陆七帮她盖好被子出门,自己也累得慌,而这个时候,权奕珩同样的没睡。  看到她进来,躺在床上看资料的男人问,“叶子还没睡?”  “已经睡了。”  “辛苦你了老婆。”  “应该的,我也很不放心她。”陆七钻进被子里,凑过去想看男人看的什么,权奕珩适时的将资料合上,“老婆,我们也睡吧,这些日子你也累了。”  陆七刚躺下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身边的男人,见他注意力没在这上面,她这才将手机拿过来,迅速瞄了眼上面的短信。  是陆自成,无非就是关于她身份的事情。  陆七看得生气,第一时间把信息给删了。  权奕珩看她情绪不对,“怎么了老婆。”  “没什么,广告信息。”  男人眯了下眼,也没多想,拥着一起入眠。  然而两个人却都没有睡意,各自想着心事,聊着天,等着这场叶子晴期盼已久的婚礼,他们做家长的也跟着高兴。  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化妆师和造型师第一个到叶家给叶子晴化妆造型。  他们先将礼服弄好准备给新娘子换上,这件婚纱虽然不是特别赶制,但这件婚纱的意义却是特别的,大师设计,鱼尾的大摆婚纱,裙摆上镶着零零碎碎的钻石,看起来雍容华贵。  更别说那手感了,听说这件婚纱价值两千万,是慕夫人特意让人从B国运过来的,也是叶子晴和慕昀峰俩人在杂志上看到挑选好的,全球并没有几件。  叶子晴房间有个落地镜,是前几天权妈妈帮她买的,就是为了她能在结婚的时候能彻底看清自己。  几个人帮叶子晴换好婚纱,个个都在赞叹,“哇,真是太美了。”  “慕太太,您可真漂亮。”  “我做化妆师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新娘呢。”  叶子晴坐在床上,乖乖的让这些女人在自己身上倒腾,她也没看到到底是什么样,不过垂下头却能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穿上这件婚纱后的所流露出的气质。  “呵呵,你们就使劲吹吧。”叶子晴笑着道。  “哎呦,慕太太你还真别不信,来来来,跟我过来看看。”立马有人将她从床上拉起来推到落地镜前,“怎么样,是不是很美啊,你看啊,我们这还没给你弄发型呢,一会儿弄好啊,我的天,那个美,我简直不敢想象。”  叶子晴就那么愣愣的望着镜子里的女人,披散着头发,为了结这个婚,她前两天特意花了两个小时去把头发拉直了,想要弄成那种慕昀峰喜欢的温婉型,做完之后叶子晴记得很清楚,第一个给慕哥哥打电话,还让他惊了下呢。  而今天,她就那么看着自己,比起那天的美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  确实挺美的,尽管是素颜朝天的一张脸。  叶子晴从来不知道,她有一天也能有这么漂亮。  虽然这些人说的词有些夸张了,但美丽却是真的。  “怎么样慕太太,我说的是真的吧。”  “这件婚纱简直就是为你特意定制的,我听说啊,这件婚纱很挑人的。”  这个叶子晴倒是知道,这件婚纱很是挑人,特别是腰身和胸前的设计,对人本身的要求是很严格的。  胸前的肉不能太太过于大,C罩杯的刚好,否则看起来就会显得很胖,而腰身,必须纤长和细腻。  叶子晴很庆幸自己毕业后能进剧组,要不然她哪里能培养出自己这么好的气质。  “来来,我们漂亮的新娘子应该化妆了,得抓紧时间。”  “对对对,该化妆了。”  “哎,怎么能这么漂亮呢。”还有人看着叶子晴感叹。  他们说的也是事实,因为本身定制这么贵婚纱的人在京都就没有几个,还要找到合适的人穿,确实挺难的。  叶子晴耸耸肩,对谁都是自来熟,从来不摆慕太太的架子,大家也喜欢她。  “你们啊,说得哪有那么夸张啊,一定是衣服很美,不是有句话说么,人靠衣装佛靠金装。”  “哎呦,慕太太你就别谦虚了,我说的可是实话哦,刚才你自己也看到了,别不承认啊,你自己也被美到了吧。”  “还别说啊,慕少的眼光真是挺好的。”  叶子晴坐在梳妆镜前,她望着镜子里那张迷人的脸蛋,眼底浮现的是幸福的笑,“这是我和慕哥哥一起挑选的,他当时说,我就是人鱼公主。”  人鱼公主?  大家一听这话都暗下了脸。  慕少会不会说话啊,那个人鱼公主那么惨,怎么能和叶子晴相比较呢。  而当时天真无邪的叶子晴哪里想那么多,以为自己就是慕昀峰的公主。  不过呢,他们再怎么想也不会把自己心里的顾忌说出来,就觉得这两人是闹着玩儿。  虽然叶子晴平时没怎么保养,但她年轻,上妆十分快,也就四十分钟的功夫化妆师就给她弄好了。  她的盘发并不复杂,很巧妙的衬托除了她小巧的五官和清秀的脸,那原本就明亮的眼,是化妆师特意花了心思的,足足大了一圈,更加有神明媚了。  他们给叶子晴花的妆并没有太妖艳性感,走的是小清新路线,虽然没有那么的迷人,却能让人眼前一亮,让人看到她心情都好了。  化好妆,造型师给叶子晴配好首饰,也算基本完成了他们的工作。  到了这个时候,化妆师留下两个就好了,好安排随时给新娘子补妆。  “哇,这个皇冠戴上,简直是公主和女王并存啊。”  “太有范儿了。”  “你们啊,就知道笑我。”说是这样说,叶子晴嘴角的笑怎么也藏不住。  权妈妈和陆七推门进来的时候,光是看到叶子晴的背影就怔了下,那身形修长,外露的皮肤白皙而起透亮……这还是他们的叶子么,怎么像是从天界下凡的仙女啊。  “叶子!”  叶子晴听到喊声,她转过身来,嘴角的笑意浅浅,“妈,嫂子。”  “呦呦呦,这人呐还真是需要打扮哈。”权妈妈瞧着女儿这个样,心花怒放,人也精神了许多,“小七,你说是不是?”  “是啊,真的很美。”陆七仔细的将她打量了一番,赞叹道,“叶子,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了,我,那个你嫂子我才疏学浅。”  “呵呵,嫂子,你就别逗我了。”  “哪有,我们都觉得很美呢,慕太太自己还谦虚。”两个化妆师也跟着附和。  陆七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我比较想知道,一会儿慕昀峰看到你,会是什么反映呢。”  “嫂子,你别笑话我。”  “哟,我们家叶子还害臊了呢。”  “哈哈,真是不容易啊。”  “一会儿啊,新郎官会不会傻眼了啊。”  陆七打趣她,“我比较担心的是,他以为新娘换人了呢。”  叶子晴双手捂着脸,在众人的调侃下浮现出一抹羞涩的红,陆七瞧着不禁在心里感叹,女人啊,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在出嫁的这一刻都是羞涩的吧。  作为女人,不是天生的强硬暴力,只要遇到了合适的人,这种温柔就会自然而然的释放。  而这一刻的叶子晴,可以为慕昀峰羞涩,说明她是找对了人。  闹了一会儿,权妈妈把权奕珩买来的早点给叶子晴送来,“叶子啊,你吃点粥吧,一会儿去了慕家可就没时间吃东西了,会饿的。”  “哎呀妈,我不吃。”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一会儿肚子饿,脚痛可怎么办,得吃点东西保持体力。”  陆七接过权妈妈碗里的粥,“妈,你去外面忙吧,我一会儿一定让她吃。”  权妈妈点点头,“那好,我就先出去忙了,很多事儿呢。”  这个时候的叶家已经来了几位客人,他们住在这儿很多年,街坊邻居只要知道的都来了,很是热闹。  叶子晴的房间里,陆七温热的粥递给叶子晴,“吃点吧,妈妈说的对,你可是好一会儿不能吃东西的。”  “我真的不饿,哪里吃的下去啊。”  陆七故意摆起脸,“你不喝,我一会儿可不管你了哦。”  叶子晴最怕她这一招,大家长模式开启,这女人发起火来和哥哥权奕珩一样,怎能让她不怕?  “好好,我吃还不行么,我这不是怕把口红弄掉,一会儿怕麻烦人家么。”  两个化妆师连连摆手,“不麻烦,不麻烦,是我们考虑不周,应该想让你吃点东西的。”  叶子晴只能捂着喂把粥给吃了,她真的很饱好么。  其实她是怕吃了东西撑大了胃,一会儿肚子鼓起来穿婚纱就不好看了。  而且,她是一点吃饭的心思都没有,她这心里啊一直跳个不停,也不知道一会儿慕昀峰来了,会是个什么表情。  两家人约好,早上八点新郎来叶家接新娘,九点半到慕家给父母敬茶,十一点到酒店举办婚礼,十二点开席,一对新人给客人敬酒,到一点钟婚礼基本上完成了。  但是慕家的客人多,晚上还有豪华游轮的晚宴,这一晚,她和慕昀峰是准备在游轮上度过。  眼看已经八点过十分了,新郎还没有到。  权妈妈已经不止一次派人去小区外面等着,只要慕昀峰一来就给她打电话,他们这边好时刻准备着,免得两个孩子误了时间。  然而,到了八点半,迎亲的车还是没有过来,今天小区里也是奇怪,竟然出奇的平静。  叶子晴穿着手工定制的婚纱坐在床上,她两手恭敬的放在一起,规矩而优雅,和昨天疯癫的她相比像是两个人。  她能这般安静,真是难得。  或许,是从未有过的。  陆七生怕她着急,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新郎还是没有出现,要说最难熬的肯定是新娘子。  “叶子。”陆七坐过去,握着她的手,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叶子晴让两个化妆师出去休息,她现在只想和陆七待着,末了,她;不确定的出声,“嫂子,你说他会不会……后悔了?”  陆七搂着她,像个孩子一样的抚慰,“怎么可能呢,你慕哥哥可是最舍不得你受委屈的,他也在妈面前保证过,绝不会辜负你。”  “虽然嫂子我不太赞成你和他结婚,但是慕昀峰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他不是那种乱来的男人,也重情重义。”  这话陆七不光是在安慰叶子晴,也是在安慰自己,希望今天的婚礼一切顺利。  要不然,对于叶家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  权妈妈身体不好,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而叶子晴,这么多年一直把慕昀峰刻在心里,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他,能接受得了他悔婚么?  叶子晴心里很没底,她紧紧抱着陆七,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嫂子,我……”  陆七手掌落在她头顶,“别着急,不会的,不会的,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结婚啊,琐碎事情多也情有可原。”  “嫂子其实我不着急,真的。”她这样说,却依然掩盖不了说话时发出的颤音。  叶子晴垂着头红了眼眶,她是害怕的,可是依然这么静静的坐着。  新郎迟迟不来,也急坏了权妈妈和权奕珩,在座的邻居们也在议论,新郎怎么还不出现。  权妈妈把儿子拉到一边,积极到,“阿珩,你说这怎么回事啊,新郎怎么还不来?”  “妈,您坐会吧,我去打几个电话。”  “不不不,阿珩,我,我……”权妈妈的意思是,她想要亲耳听听慕昀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权奕珩安抚的拍了下她的肩,“放心吧妈,这事交给我,慕昀峰他要是敢今天不来的话,我一定会让他好看。”  她当然相信儿子,可慕昀峰她是一点儿底都没有,毕竟那个男人心里还有个程卿,若是那个女人存心捣乱,他们家叶子可是要受到伤害的呀。  “让他好看有什么用?阿珩,你妹妹会疯的呀。”  权奕珩还是第一次看到权妈妈这么激动,他清楚的很,权妈妈为了叶子晴的婚事,也是操碎了心。  “我知道,我知道,今天就是绑,我也要把他绑来,妈,你照顾好家里的客人,我去找他。”  权奕珩这话一落,叶子晴房间的门突然开了,她提着裙摆走过去,“谁也不许动。”  “叶子!”权奕珩皱眉看着她。  “都不许给他打电话,不许去找他,不然我跟谁急。”这一刻的叶子晴,谁也不怕。  强求来的婚姻她不要,即便这颗心死了,破了,她也不要!  如此强势,倒是让权奕珩刮目相看了。  这丫头和他一样,有自己的主意。  说完这些话,叶子晴又转身进了房间,陆七低声在男人耳旁道,“还别说,叶子挺有自己的主意的。”  权奕珩点头认同,“我今天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么执迷不悟,明知道慕昀峰心里有个程卿,还选择和他结婚。”  “她可能也是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死心。”  “可这个代价太大了啊。”最起码陆七是这样觉得的。  只有痛了,心死了,才会对那个人也死心吧。  “无论什么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我们都心疼她,可是也得忍着,毕竟以后的路谁都没办法帮谁走完。”  也许权奕珩的话很有道理,可是陆七却不赞成叶子晴的这种做法。  那样的话,太痛了。  到了九点,新郎还没有出现,街坊邻居也坐不住了,一一起身告辞。  热闹的叶家很快恢复了平静,就好像从来没有过这场婚礼。  权妈妈送走他们,立马去了女儿的房间,里面只有陆七陪着她。  姑嫂二人抱在一起,仿佛在遭受某种折磨,这场面看的人心都碎了。  明明是喜庆的一件事,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看样子,她这些天的操心一点都不是多余的啊。  慕昀峰,你真不是个东西啊!  权妈妈走过去坐在另一边,她拉起女儿的手包裹在掌心,开口安慰,“叶子,听妈妈跟你说,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在这儿,你哥哥嫂子也在这儿,不用怕的,知道么?”  叶子晴从陆七怀里起来,她妆容精致,眉眼间透露出来的情绪令人看不清,“妈,你说什么呢,今天我结婚,我怕什么啊。”  她越是这样说,表现得不在乎的样子,权妈妈心里越是难受,“叶子你别这样,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叶子晴从抽屉里拿出首饰盒,里面躺着一对粉色的钻石耳环,她看向权妈妈,“妈,我心里一点都不难受,你看这对耳环好看还是这对好看?”  陆七站起身,她受不了这样的情绪,起身出去了,她需要出去透透气,顺便问问权奕珩,到底什么情况。  权妈妈哽咽了下,“都好看。”  “我也这么觉得,各有不同的气质吧。”  叶子晴合上了首饰盒,“那行吧,已经选择了的就不要多想了,我还是就戴这个吧。”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已经决定要嫁给慕昀峰了,今天怎么都会等他过来。  那么他们还能做什么呢,只能陪着她,安慰着她。  外面,陆七和权奕珩沉重的在客厅里徘徊。  “阿珩,要不你就给慕昀峰打个电话吧,问问什么情况,我们不让叶子知道就好了呀。”  这样没底的等,不光叶子晴心里难受,他们也跟着难受啊,哪里舍得妹妹受这样的委屈。  权奕珩是什么人,虽然叶子晴那么说了,他还是会按自己的想法做事,在叶子晴进去房间后,这个电话他早就打过了,结果是,慕昀峰的电话无法接通。  他现在脱离了权家,找人也没那么方便了,只能让徐特助去找。  “小七,这样吧,我们做几个打算。”权奕珩看了眼时间,已经九点过了,他们还有时间等下去,“一会儿若是慕昀峰在十一点之前过来,我们就直接要求去酒店,慕家那边的礼仪就免了,要是他九点半能过来,我们这边,当然我们这边也没什么人了,就直接让他把叶子接走,去慕家吧。”  “嗯,好。”陆七点头,“你说,若是免了慕家那边的礼仪,慕家那边的家长会不会……”  权奕珩挑了下眉,眼神带了一丝冷意,“责任在慕家人,他们这个时候都没来接新娘子,是他们的错,我们也算是给他们家一个教训。”  “也是,我也觉得该给慕昀峰一点教训,不过这个教训实在太轻了。”  “嗯哼,叶子都嫁给他了,一辈子都可以惩罚他。”  无论这个婚礼能不能顺利进行,叶子晴和慕昀峰都是领了证的人,他们早就是合法夫妻了,婚礼其实也就是个形势。  同一时间,慕家。  慕夫人和慕董事长翻天覆地的找慕昀峰,今天一早起来他们就发现儿子不见了,在慕昀峰的房子里,他们发现了一根绳子。  派人出去之后,慕夫人隔几分钟就打电话,“怎么样,有消息了么?”  “夫人,我每个医院都找遍了,没有发现程卿和慕少。”  “废物,赶紧去别的地方找啊!”  挂断电话,慕夫人气的脸色刷白,她喘着粗气抓住丈夫的手,“冬阳,你说他们不会私奔了吧。”  “我觉得没必要,若是儿子心里真的有程卿,他这个时候应该不会和叶子结婚,因为没必要去伤害一个人。”  慕夫人深吸口气,她摇摇欲坠,像是随时要倒下去一样。  慕董事长搂住她紧张的问,“老婆,你怎么了?”  “冬阳,你给阿峰发一条信息,告诉他,如果他今天没有把叶子娶回来,以后都不要踏进这个门了。”  她不光生气,也是在没脸面对亲朋好友,更无颜面对叶家的人。  “你别激动,我也派了人去找,相信很快就能找到。”慕董事长把慕夫人扶到沙发里坐下休息,“你别操心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老慕,要不我们去一趟叶家吧。”  “别,你千万别冲动,这大喜的日子,你跑叶家去做什么啊,说不准一会儿儿子就回来了呢。”  “而且,叶家的人肯定在气头上,我们这个时候去,儿子也没出现,是没办法和他们说的,先等一会儿吧。”  *  此时的慕昀峰已经到了叶子晴家楼下,今早凌晨他偷偷溜出去,办事回来晚了,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半。  花车和他结婚穿的西装都是慕昀峰自己临时安排的,本来,迎亲的车队是从慕家出发,这会儿直接从半路出发了,好在,他带了钱包,不然今天什么都办不成。  刚下车他便收到了程卿发来的信息,‘阿峰,如果你今天不过来,一定会后悔的。’  慕昀峰眯了下眼,他直接给程卿拨了电话过去。  “阿峰,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  现在的程卿还在医院养伤,能在这个点接到慕昀峰的电话很意外,她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是他和叶子晴的婚礼啊,莫不是两人闹掰了?  然而,那头传来的却是男人冷冰冰的声音,“程卿,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是以叶子老公的身份和你说这些,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告她,我会让你下地狱,不信的话你就试试。”  即使隔着电话程卿都能感受到他散发出来的冷意。  “还有,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要发信息,从现在开始,我会把你的电话删了,你对我而言就是陌生人。”  程卿完全懵了,尽管慕昀峰的话说的很绝情,她还是不相信,他会这么对她。  什么叫做陌生人?  ------题外话------  亲爱的们,到了新的一个月,加油,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