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86 为今晚的洞房热身

286 为今晚的洞房热身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91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2
    慕昀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程卿试图再给慕昀峰打电话,却被提示无法接通。  他们刚刚才通过话,怎么就无法接通了,莫不是那个男人把她打入了黑名单。  想着,程卿生气的把手机扔到了床上。  她这样算什么,和那个男人纠缠了快五年,到头来白白浪费了五年的青春么?  慕昀峰就这样一脚把她给踹了,她五年的青春就这么廉价?  不,她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程卿的伤经过一个晚上的处理已经差不多了,和慕昀峰打完电话后,医生过来给她换药。  她的脸部进行了冰敷治疗,脸型渐渐恢复正常,医生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建议道,“程小姐,您的伤没什么大碍,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怎么就没有大碍了,没看到我脸都肿了么?”程卿没想到今天就可以出院,她死活不肯。  “脸肿了也需要几天才消下去,没必要在医院浪费……”  “哪里那么多废话啊,我多交点钱不行么?”  医生,“……”  他这是好心劝病人出院还不乐意了?  程卿想的却是,如果她这么快就出院,那不就是证明她没什么事儿,之前和慕昀峰说的都是假的?  她昨晚不光被叶子晴打了几个耳光,头发也掉了很多,一双手都快被那个贱人拧断了呀,谁说她是轻伤的?  赶走医生,程卿又给自己的律师打电话。  律师很快过来,告诉她,“程小姐,这个官司恐怕没办法打。”  程卿拨了下散落下来的头发,她故意露出那张受伤的脸来给律师看,“我给你钱怎么就没办法打了?没看到我脸上的伤么,这就是证据。”  “你这伤势属于轻伤,而且对方给你赔偿的钱也不少,您已经收下了。”  程卿不屑的哼哼,“难道不该收下么,现在医药费那么贵,我被人打了还要自己出钱啊,哪有这个道理?”  昨天晚上来了几个律师,商量了一下赔偿的事宜,大方的给了程卿五十万,程卿当时也没想太多,以为叶子晴是怕了,所以先用钱讨好她。  而且,她最近手头拮据,从剧组出来后还没有接到新戏,加上现在脸部受了伤,她要休养好长一段时间呢,这算是给她误工费的补偿啊,她理应收下的。  律师耐心的解释,“不是的程小姐,您既然收了对方的钱,就说明您愿意私了,也就是说,这件事情对方已经通过钱的方式解决了,如果您一定要告,对方的律师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提供相应的证据,您这边可就没有赢的可能了。”  程卿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几个律师可不是这么和她说的啊。  他们只说那些钱是给她的补偿,让她好好养身体,医药费他们那方来出。  “那你怎么不早说?”  “程小姐,一般来说这点事是不需要把人告进法庭的,况且对方给您的补偿足够,还有多余的。”  作为律师,这种事情想将人告上法庭,无非就是想要点钱。  目的达到又何必费这个神。  程卿冷了脸色,“你,你到底是我的律师还是他们的律师。”  “程小姐,我只是在帮您分析问题。”  “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能告她么?”  “可以这么说。”  告了也是输,因为你收了人家的钱。  那她就要这么轻易的放过叶子晴那个贱人么。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等。”  律师狐疑的看着她。  “我给您双倍的价钱,你能保证这个官司赢么?”  双倍?  律师是有点心动的,但也仅仅只是心动而已,对方的律师是鑫辉娱乐公司的,他和他们打官司,是不是找死。  所以,他当即就拒绝了,“对不起程小姐,您令寻高人吧。”  程卿,“……”  傻逼啊,给钱都不要!  行啊,竟然律师不帮她,那么她就拿自己脸上的伤去婚礼现场,让所有人都看看,叶子晴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既然都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都欺负她是吧,她倒要看看,这个社会到底有没有天理!  此时叶家,大家还不知道慕昀峰的迎亲车队已经到了小区,时间过了十点,权奕珩就让守在小区外的几个男人过来叶家,也好增添一点人气。  住在叶子家旁边的几户,看到里面依然冷冷清清,都在心里犯嘀咕。  面对权妈妈的时候他们依然笑得热忱,“叶子妈,这婚礼还办不办啊,如果办不成,我们可就去买菜了。”  结婚就是个喜庆,叶子父亲走得早,他这边也没有什么亲戚,来凑热闹的也就是邻居街坊。  “是啊叶子妈,你给个话吧。”  权妈妈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你们去忙吧。”  “那要是一会儿新郎来了,你们家又没有个帮忙的人。我们走了岂不是很冷清,要不然你给新郎打个电话,看看他什么时候到,我们也好……”  “没事,我们自己可以。”权妈妈说完,直接将门给关上了。  这群八婆,看起来像是好心关心他们家叶子,实则是想看笑话呢吧。  她一个寡妇,带着一双儿女住在这,难免被人说闲话。  年轻的时候她也是个美人儿,独自带着孩子,总有那么些男人找她,这些年也是闲话不断,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那些闲言碎语消停些。  被拒绝在外的众人不屑的瞥瞥嘴,一起进了电梯。  “哎,你说叶子这丫头到底遭了什么罪,结婚这天,新郎连面都见不着。”  “虽然吧新郎是和她青梅竹马,两人感情也好,可人家的身份到底是响当当的,大概是看不上叶子他们家吧。”  “我听说啊,这个慕少是不愿意娶叶子的。”  “好像是,我也听说了,这个慕少好像有女朋友,是叶子非得拆散人家两人,逼着慕少爷和她……”  叮,电梯门在这个时候打开,几个女人的话也被前来的新郎官全数听了去。  慕昀峰一身白色高端西装,他手里拿着一大束捧花,笑容满满,一点都不像是被强迫的样子,反而给人的感觉有那么一丝高兴。  这是什么情况?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大叔大婶,出去啊?”  “哎呦,慕少爷,你可算是来了,叶子都等你老半天了,眼睛都哭红了的。”  “就是就是,你呀,怎么也不知道早点来,出了什么情况该打个电话的,叶子妈啊,气得把门都关了,你这要是过去,估计……”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想听听慕昀峰什么态度。  男人温柔的勾了下嘴角,那张帅气的脸看得几个大婶都愣了神。  “女孩子出嫁,舍不得家人也是正常,大叔大婶放心,我上去会好好安抚她的。”  而后,他带着伴郎团队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的瞬间,男人的脸色蓦然冷了下来。  这些人是不是也太八卦了?  人家可是办喜事,非说的像是一场丧事,他得先上去看看情况,然后再给这些人一点小教训。  叶家这边,没有人知道慕昀峰已经来了,眼看时间已经快过了十点半,叶子晴的心也一点一点的下沉。  房间里静得可怕,陪伴叶子晴的只有两个化妆师,据说哥哥嫂子已经在和慕家那边沟通了,如果慕昀峰十一点还不过来,就得准备取消婚礼。  慕家人自然是不愿意的,慕夫人给叶子晴打了不少电话,听得出来她心里也着急,叶子晴不怨她,也不能怨她,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啊。  叶子晴得知这个消息的她将窗帘拉开,外面微弱的阳光直射进来,投在她精致的容颜上,给她的脸增添了一抹绚丽的光亮。  咚咚咚,门外响起敲门声的时候,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权妈妈走去门边,她贴着门板问,“谁?”  “新郎来了!”  门被打开,权奕珩看到外面慕昀峰不禁松了口气,他将男人拉到一边,“你搞什么啊?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不来,你还能不扒了我的皮?”慕昀峰低低在权奕珩耳旁道,“来不及了,一会儿再跟你解释。”  而后他朝权妈妈鞠了一个躬,“妈,我来娶叶子。”  大喜的日子,权妈妈也不好说什么。  “好好好,来了就好。”她只说了这么一句,眼眶红红的。  可见这一刻的权妈妈是最纠结的,女儿出嫁,高兴的同时也有不舍吧。  时间紧迫,也没办法热闹了,只能把人尽快的接到酒店去,别让亲朋好友等着急了。  陆七领着慕昀峰进去叶子晴的房间,推开门之前,她低声道,“叶子等了你好半天,她情绪估计不是很好,一会儿你和她说说好话。”  “我明白的嫂子,谢谢你帮我照顾叶子。”  这男人,态度还算诚恳,他们作为娘家人也就懒得为难他了。  推开叶子晴房间的门,陆七靠边站,让新郎官进去。  叶子晴坐在床上,她呆泄的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副摸样一点也不像是她,因为在慕昀峰的认知里,她从来没有这般安静过,看到他来,也应该是直接扑过来,一把将他抱住的。  而她现在只是安静的坐着,一副世界都和他没关系的样子,如此这般,让慕昀峰心疼,更让他惭愧自责。  男人拿着捧花走过去,轻轻的喊了声,“老婆。”  叶子晴坐着没动,她以为是一场梦,自己出现幻觉了。  离她越近,女孩儿的侧颜面貌就越发的清晰。  女孩儿做成直发的头发今天巧妙的盘了起来,发髻只用一个皇冠作为装饰,既简单又不显得庸俗,反而多了一丝高贵的美感,她虽然坐着,依然掩盖不了她浑身散发出的那股嫁为人妻的成熟美,又像是带了一丝令人心动的纯净,这身装扮看的人十分舒服。  慕昀峰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子晴,她坐在那里,有种淡淡的忧伤,很容易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唔。  一时间,慕昀峰看得有点呆了,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哇啊,新郎来了,好帅啊。”  “慕太太,慕先生来了哦。”  直到两个化妆师发出由衷的赞叹声,两人才从各自的世界里回过神来,女孩儿透过浅浅的阳光,看到了慕昀峰站在逆光中,一身的白宛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如雕刻般的脸异常俊美,叶子晴看着,真的感觉自己置身在童话的世界里。  “老婆。”慕昀峰在她怔愣的眼神中单膝下跪,“对不起,我来晚了。”  “老公。”叶子晴顿了好久,确定是她等待那个人的时候,她伸出手将单膝跪地的男人从地上拉起来,她眼眶酸涩得厉害,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喜悦的泪水。  “你终于来了。”  咔擦咔擦,这一幕被很多人用手机拍了下来,也同时发到了网上。  有的还配上了文字,‘慕少的手心至宝,幸福。’  ‘羡慕,感动。’  “……”  满满的都是祝福和羡慕,统统发到了网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虽然来叶家这边参加婚礼的人所剩无几,依然掩盖不了此时婚礼的热闹气氛。  “对不起老婆,我来晚了。”慕昀峰将手里的捧花递过去,把女孩儿抱进的怀里,“老婆,你今天真美。”  他说的是实话,她的美慕昀峰是见证过的,不过那时候也没怎么在意,今天的她,才是真正的美丽。  “谢谢老公!”  “老婆,时间不早了,我抱你下去。”  叶子晴乖乖的提起裙摆,她手里拿着捧花,以公主抱的姿势勾住男人的脖子,陆七和两个化妆师过来帮忙将她的裙子提起来,以免拖在地上弄脏了,一会儿到了酒店才是真正的婚礼呢。  主婚车在前面往酒店的方向而去,陆七和权奕珩坐上了自己的车,要提前一步到酒店。  叶子晴改刚才的温柔,她厉声问男人,“老公,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早上都去哪儿了?”  这件事她绝不能就这么算了,男人啊,得给一点颜色,否则他会经常这样的。  慕昀峰深知自己做的不对,尤其在看到她被那些邻居幸灾乐祸的嘲笑,当时的他是很惭愧的。  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慕昀峰道,“那个,我去办了点事儿。”  “什么事,我要知道。”  慕昀峰糊弄的笑了声,“秘密的事,恰好你不能知道。”  “慕昀峰,我现在是你老婆,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是给你面子。”  “那现在前面有人开车,你也得给我点面子是不是?”  “他不会说出去的,所以,你说什么都没有关系。”  “能不能明天说?”  叶子晴态度很坚决,“不能。”  呃,小丫头好像真的很生气呢。  不过他也能理解,那样的情况下,谁都不能做到坦然吧,更何况是暴脾气的叶子晴,她能在那么多人面前给他面子,没有为难他,已经很让慕昀峰感动了。  所以,他也不想瞒着叶子晴,而且他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撒谎,“我去见程卿了。”  叶子晴眯起眼看他,“……”  果然么,还是克制不住的去见她了?  呵。  叶子晴心里堵得慌,婚车一路向前,她发誓,如果刚才没有跟着慕昀峰下来,她肯定不会坐上这辆车的。  妈的慕昀峰,你就那么控制不住么,在今天都要去见那个贱人,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她现在就忍受不了,想下去了。  可是下去了,要怎么办?他们要怎么办?  “老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没有见着她。”慕昀峰知道这事是个炸弹,他也没打算说,这会儿又不得不解释,“你昨晚打了她,她要告你,我怕她来闹婚礼。”  叶子晴眯眼,“那么你怎么说服她的?”  “你怎么知道我说服她了?”  “哼,她让你这个时候去,不就是想破坏我们的婚礼么,既然你能来,肯定是你办成了这件事。”  “当然是用钱。”  “又是钱?”  叶子晴心里不舒坦了,那个女人本来就该打,凭什么还给她钱。  她就知道那个贱人不会安分!还是找上慕昀峰了。  打了又怎么样,叶子晴冷冷警告,“我告诉你慕昀峰,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能给任何女人钱。”  慕昀峰连连答应,“好好好,都听你的。”  “这一次我也不会这么算了,慕昀峰,我们结婚了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了,你做什么,必须也得让我知道。”  “你想怎么样?”  叶子晴阴森森的笑了声,“就不告诉你。”  慕昀峰,“……”  *  酒店这边,宾客云集,慕氏夫妇站在外面招待客人,权奕珩和陆七到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看到他们二人,慕家夫妇才算彻底安心下来,权妈妈也是怕二人担心,特意让权奕珩和陆七先过来报道。  “慕伯父,慕伯母,恭喜。”陆七挽着权奕珩的手过来,笑容大方得体,她身穿一身浅紫色的过膝长裙,刚下车有点冷,一直被权奕珩搂在怀里。  慕家夫妇看着,笑意融融,“好好好,快进去休息吧,你们今天也累坏了。”  看得出来,慕夫人精神也不太好,但脸上的喜悦怎么也藏不住。  总算是虚惊一场,两家人可以安心了。  中午的宾客都是亲朋好友,晚上在游轮上的宴会邀请的才是圈内的人,所以气氛比较和谐。  沈辰皓十点半就过来了,沈家给他派了贴身的两个人照顾,权奕珩拉着陆七过去打招呼,一起等待这场盛大的婚礼。  不多时,婚车在酒店外停下,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祝福声中手挽着手走进红毯,接受亲朋好友的祝福。  这两人能在一起不容易,当看到他们亲吻相互交换戒指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动的哭了,尤其是慕叶两家的长辈,甚至两人的心酸。  待礼仪完毕,新郎新娘要去休息室换衣服,一会儿出来敬酒。  慕家夫妇也跟着过去。  关上休息室的门,叶子晴才刚坐下,慕夫人关切的问,“叶子,怎么样,累不累?”  “你今天啊,可真漂亮,我差点没认出来,还以为阿峰娶错人了呢。”  “呵呵。”叶子晴笑,她也觉得不错,今天的她应该让很多人都眼前一亮吧。  慕夫人把准备好的平底鞋给儿媳妇拿出来,“一会儿穿这个吧,酒店准备的鞋子哪有这个好。”  “谢谢妈。”  “哎呦,还跟我客气什么啊。”慕夫人蹲下身,作势就要给叶子晴拖鞋试穿。  叶子晴吓得不轻,缩回了脚,“妈,我自己来。”  慕夫人站起身,她欲言又止显得很是为难,叶子晴主动开口,“妈,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叶子,你别怪阿峰,我已经教训过他了。”  说到底慕昀峰也是她的儿子,万一叶子为今天的事儿生气,今晚不让洞房了怎么办。  哎呦,这可不行,她还等着抱孙子呢。  两个男人同时看向慕夫人,不禁抽了抽嘴角。  反正他们也习惯了,也懒得去理会,由她闹着。  叶子晴点头,“嗯,我这不是跟着他来了么,您就放心好了。”  “妈就知道你是深明大义的人,以后啊,我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慕董事长觉得在这儿不方便,他搂着妻子,“好了,我们出去吧,孩子们还要换衣服呢。”  “哎呀,你别拉我,我知道。”  砰。  休息室的门终于被关上了,世界安静下来。  慕昀峰脱了西装外套,叶子晴将准备好的衣服拿上钱,“老公,我来帮你吧。”  “不,不用了,我,我去里面换。”  两人独处,他还是不太自在,得好好缓缓。  叶子晴放下衣服,“那好,我就在这儿换了。”  慕昀峰点头,拿着衣服去了浴室。  婚纱的拉链到后面,叶子晴压根够不着,拉开一点点她便觉得为难了,她只能求助慕昀峰,“老公,能帮我拉一下拉链么?”  “呃,等下啊,我马上就好了。”  慕昀峰换好衣服出来,叶子晴背对着他,还在苦恼的拉拉链。  男人走过去,温热的手掌覆上她的,“别急,我来帮你。”  拉链拉到一半,女孩的背部完全呈现出来,肌肤白皙透亮,手感很是舒服,慕昀峰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心跳加快。  好半晌叶子晴都没等到他下一步的动作,“老公,怎么了,拉不下来么?”  慕昀峰深吸口气,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  叶子晴转过身来,她对上男人灼热的眼神,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踮着脚尖吻上他的唇。  两人呼吸交缠,忘乎所以的吻着,直到被人敲门。  “慕先生慕太太,还有十分钟就要开席了,你们换好衣服了么?”  妈的,谁这么讨厌啊。  叶子晴没吻够,火大的很,她死死缠着男人的脖子,吐着热气,“我去,你个小妖精,本姑娘要吃了你。”  “别急老婆,我们晚上再来,先热热身。”  叶子晴蓦然就笑了,“好,听你的。”  换好衣服正准备去宴席厅,却碰到了只身前来的江寒。  慕昀峰很绅士的退开身,给他们足够的空间。  他都和叶子晴结婚了,也不必要在乎那么多小节,更何况江寒那个男人他是欣赏的。  江寒不吝啬的夸张,“丫头,你今天可真美。”  “谢谢。”  男人的视线认真的落在她容颜绝美的脸上,“真好,你总算是把自己给嫁出去了。”  他的眼神好,就知道这丫头不光颜值高,而且还是一个很适合他的人,只可惜他出现得太晚了,让慕昀峰一早就预定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赶紧找个。”  “我找你,你愿意么。”  叶子晴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正经点儿?”  “我正经的时候就想找你,不正经的时候肯定找别人。”  意思是,我只对你认真,对其他女人都是逢场作戏,更何况,他连一个逢场作戏的都没找到。  这话说出来是有点尴尬的,今天她结婚,也不知道该和他说点什么。  末了,男人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塞到她手上,“好好和他过日子,祝福的话我说不出来,拿着,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这……不用了吧。”  “你看不上的话就扔了吧,我给了你就是你的了。”  叶子晴扶额:这是什么谬论啊,不更是让她心里难受么。  她只好把礼物收下,“谢谢你江大哥。”  “别谢了,真要谢谢我就狠狠的幸福吧。”  江寒的手掌落在女孩儿头顶,“行,新娘子也看过了,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你不吃饭了走?”  “不了,我一会儿还得回A市呢。”  “一路顺风。”  “嗯。”  说完这话,男人头也不回的走了,这种场合他不方便曝光,叶子晴是理解的。  她拿着他送的礼物站在原地,不知道为什么,心酸酸的难受。  或许觉得自己辜负了一个好男人吧,又或许觉得江寒和自己一样,追逐的人都爱着别人。  酒店后院,权奕珩推着沈辰皓站在冷风中,没一会儿慕昀峰也来了。  两人问他,“怎么样,腿没问题吧?”  沈辰皓看上去气色还不错,“没事,恢复得挺好的。”  “阿峰,恭喜你,和叶子修成正果了。”  他这个祝福可是真心的,刚才一直在忙,三个人也没来的及说上话,事实上,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  这一阵,发生了太多的事儿,好像他们三个的命运都变了。  “谢谢。”慕昀峰手掌落在男人肩头,“你也赶紧把自己交代了吧,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我这样谁愿意跟我,你么?”沈辰皓拍着自己的腿,调侃,“要不你把叶子赶下来,我立马上去和你……”  慕昀峰听到这话就觉得恶心,以前不觉得,他现在是有老婆的人好么,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他有喜欢男人的嗜好呢。  眼看敬酒的时间也到了,他朝两位摆手,“行行行,我怕了你了,我先滚,你们聊着啊。”  话落,慕昀峰很快消失在后院。  沈辰皓感叹,“他和叶子结婚,真好。”  “这大概对于叶子来说是好,可是对于阿峰……”权奕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还忘不了那个程卿吗?”  权奕珩:“你觉得那么多年的感情,是说忘就能忘的?”  “不能忘也得忘,只要有我们在,他就休想欺负叶子。”  权奕珩嘴角勾了下,转移话题,“怎么着,你准备和林家的那位结婚?”  “没有,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那你也总不能这个样子,你看我们三个,也就剩下你单着了,阿皓,她已经不在了,你要想开点。”  即使姚若雪还在,他们也是没办法在一起的,因为姚若雪肚子里的孩子是沈辰旭的。  那个女人在与不在对于沈辰皓都是痛苦的,唯一的区别是,她在,沈辰皓还可以留个念想。  提到这件事,沈辰皓漂亮的桃花眼很快暗了下去,“以后的事情我没有考虑过,再说吧。”  “阿皓,你不会离开吧?”  沈辰皓摇头,“放心吧阿珩,不会的,我妈一个人在这边我也不放心。”  沈辰旭一家狼子野心,过了年沈立轩就要去国外,沈辰皓怎么能放心沈夫人一个人在这儿。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权奕珩推着他往回走,“嗯,那我们进去吧。”  慕昀峰回到宴会厅,客人已经各就各位坐好,叶子晴和陆七站在主席台上,眼巴巴的等着慕昀峰。  当男人出现的时候叶子晴走过去急急问,“去哪儿了啊,都在找你呢。”  “和你哥他们在后院聊天,等着急了吧?”  “你说呢?”  她真的经不起这样的刺激,这一天她的心脏已经遭受了重大的打击,不带这么玩儿她的。  慕昀峰搂着她,“那我们走吧,一会儿你少喝点,如果真的推不掉就交给我。”  “没事的,今天我高兴。”  慕昀峰,“……”  有时候能给他一点丈夫的权利么,这丫头,总是什么都不需要他啊。  给客人敬酒的时候,叶子晴几乎每桌的客人都会喝。  “恭喜恭喜,你们啊总算是郎才女貌。”  “谢谢,谢谢各位。”  叶子晴听到这样的话自然是高兴的,忍不住又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慕昀峰在她耳旁劝着,“少喝点。”  “我控制不住。”背对着客人,叶子晴将男人的手拿过来放在胸口上,“你摸,这里是不是跳得很厉害。”  慕昀峰懵了,“……”  他就觉得很舒服,能说实话么?  男人的脸泛起一阵红晕,他尴尬的咳嗽两声,将手拿开,生怕被人看见,“行行行,你一会儿别喊不舒服。”  “放心吧,我的体力,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慕昀峰听了这话,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他也没试过自己的体力怎样,那这个女人……  哎呦,胡说八道什么呢,简直就是女流氓啊。  饭吃到一半,权奕珩接到电话,说是后院有人闹事,他起身离开,到了后院看到的是程卿和酒店的工作人员大吵大闹。  “怎么回事?”男人厉声呵斥。  服务员说明了一下情况,权奕珩径直朝程卿走去,他气势磅礴,光是让程卿看一眼都觉得害怕。  可自己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权少,我是来参加婚礼的。”  “参加婚礼?”权奕珩觉得好笑,“你自己想清楚,确定要进去?”  程卿点头,脸上虽然消肿了,但还是有点红,一看就知道被人打过。  权奕珩双手插兜,他斜睨了眼眼前的女人,“一百多人在里面参加婚宴,程小姐,你是想自己的这四年在C国的生活曝光么?”  闻言,程卿的脸蓦然一变,不确定的开口,“你,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有些事情我们顾及到阿峰的面子想给你一条生路,你可别作死的自己给弄没了。”  权奕珩说完转身离开,他一句废话也不想和这个女人说,如果她稍微有点脑子,就该赶紧回去,离开这座城市,或者好好的在娱乐圈发展,说不定阿峰还能顾念旧情拉她一把,若是她今天冲进去了,不光叶子晴有麻烦,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肯定会比叶子晴更惨。  只不过,为了让妹妹有个美好的婚礼和回忆,权奕珩倒是希望她能自觉的回去。  程卿宛如雷劈了般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权奕珩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四年她在C国发生的那些事都被权奕珩知道了么,那是不是阿峰也知道了?  不,不可能的,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慕昀峰不可能知道的。  她每一次都找人销毁了啊,怎么可能还留下把柄?  陆七见权奕珩出去了半天也没回来,她放下餐具去找,恰好碰到了前来的权奕珩。  “干嘛呢?”  “没事了,我们继续去吃饭。”  “肯定发生了什么事,瞧你,那张脸都快黑成包公了。”  权奕珩对这形容有点无语,“是程卿,她来了。”  陆七听得气愤,“天哪,这个女人还真想来捣乱啊,在哪儿呢,我去会会她。”  这里这么多客人,要是那个女人真的过来,肯定会不得安宁,他们不是怕,而是想给叶子晴一个美好的婚礼。  早上的那一出就够让人胆战心惊了,可千万别再出什么意外。  男人拍了拍她的手,让陆七稍安勿躁,“有你老公在这儿坐镇,她不敢来的,我们还是去吃饭吧。”  陆七,“……”  每次都这样自大,要不要脸啊。  男人牵着她的手过去,陆七不经意间一瞥,看到对面一桌的沈立轩,她目光顿住,就那么落在他身上。  是他?  她不知道他的名字,就知道他们见过两次,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男人很是亲切。  “怎么了老婆?”权奕珩突然在她耳旁开口,也让陆七回过神。  “我看到一个熟人。”  权奕珩顺着她的眸光看去,沈立轩坐在他们对面,正和一群人谈笑风生,那一桌都是上流社会的长辈,就差权家人了。  估计为了叶子晴,权妈妈拒绝了权家人吧。  再转头一看,发现陆七还盯着人家看,权奕珩立马拉下脸。  唔,他老婆难道换了口味,喜欢这样的男人?  “你认识他?”  “不认识。”  “不认识你盯着他看什么?”  陆七解释,“我们见过两次,不是很熟。”  “那有什么问题么?”权奕珩一边说,一边给她盛了一碗汤,心里有点堵,“他是沈辰皓的父亲。”  这个身份倒是让陆七很意外,“啊,他是沈浩的父亲?”  陆七看了眼另一边的沈辰皓,又看了眼对面的沈立轩,眉眼之间确实有点像。  她就说嘛,怎么第一次看到那个男人会有种亲切感,原来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呢。  ------题外话------  明天是洞房,清清说一句话,加群,群号:60605856,爱你们,么么哒。  《最萌撩婚:国民老公限量宠》——席笙儿。  新婚夜。  她紧张到要死。  拿出契约协议,递了过去。  男人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看向成为自己妻子的某人,风轻云淡的撇过上面的第一条,清雅的挑眉:“不能碰你?”  夏暖星一个激灵,强作镇定,笑容璀璨:“知道您老有洁癖,这不是免得自己恶心到您么?”  闻言,季薄凉站起身,却是漫不经心的逼近,直到把她压在身下,淡淡的清香味,引得夏暖星面色绯红。  他轻笑,意有所指:“所以,我得提早习惯。”  —  【时光薄凉,情话暖心。】  爱上夏暖星,是季薄凉在这时光中,想到最动人的情话。  妞儿们求收藏走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