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0 三年后

290 三年后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3
    三年后,京都机场。  刚立春的早晨有点冷,飞机缓缓从空中降落,渐渐靠近机坪。  从C市飞来的航班到站京都,旅客陆续从机舱排队出来。  “怎么可能没有消息呢,你们再去好好找找看。”一个戴着茶色太阳镜的女子随着人群出来,她步子跨的极大,却一点也不觉得有多难看,迈出的弧度甚至带有那么一丝优美,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她肯定是有什么急事,要不然动作不会这么迅速敏捷,很快穿透人群走到了前面。  “姚小姐,我们的人已经找遍了,还是没有发现您的两个妹妹。”  “我已经到了,一会儿去我预定的酒店,咱们当面说。”  挂断电话,她找到自己的行李箱,而后拉着往外走,上了一辆出租车。  报了地名,女子将脸上的太阳镜摘下来,后视镜里,一张略微憔悴而又不失美感的脸的暴露出来,她脸部轮廓清晰,特别是那张嘴,微微抿着,一看就知道遇到了什么心烦的事情。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司机一眼就能断定。  她剪着一头刚到颈的短发,干净利落,气质极佳,再配上那张原本就优质的脸,那风韵,在京都也找不出几个来。  一个小时后,到达女子所在的酒店,她拉着行李箱下车,刚上台阶,手机又响了起来。  “姚小姐,早早今天早上没看到你,一直在哭,连早饭也不肯吃。”  “你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说。”  “妈咪。”  姚若雪放下行李箱,她把头发拨到耳勺后,露出小巧的耳垂,“你怎么又不吃饭呢?”  “你不是说等我醒来再走么,妈咪,你欺骗小孩子。”  “妈咪不是说了么,有事需要办,你要乖乖的听保姆阿姨的话,把早饭吃了。”  “我不吃,不吃就不吃,妈咪骗人!”  “你可是男子汉,不是说好了说话要算数的么,以后你都会听妈妈的话啊,你马上就要……”  “早早不是男子汉,早早是小孩子,才不要说话算话。”  姚若雪,“……”  有电话接进来,姚若雪没时间哄孩子,只得交给保姆,“你想办法让他吃饭,都快三岁的孩子了,不能这么惯着。”  “好的姚小姐,您在外面放心办事吧。”  姚若雪找的保姆跟在身边三年,完全可以放心,那边也有朋友照看着,都是姚若雪信任的人。  这次回京都她不能暴露身份,三年前她假死离开,也托人改了名字和身份证,现在她身份证上叫姚若雨,和那个‘雪’字相差不了多少。  只要找到了两个妹妹,她就立马回到C市,继续过她的隐蔽生活。  到了酒店的房间,姚若雪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拿出来,她没有多少时间,C市那边有早早在等着她,必须尽快结束这边的事。  大概二十分钟后,进来一男一女,是姚若雪拜托的两个人。  他们对京都的地形比较熟悉,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所有的工厂和餐厅都找遍了,就是没有这两个人,仿佛消失了一般。  姚若雪暴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听了他们的汇报之后,情绪有些失控,“京都就这么大,你们已经找一个月了!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女人开口,“姚小姐,我和阿K都觉得这么久没有消息,这两个人大概是不在京都,你觉得需要到京都附近的城市找找么?”  姚若雪想了下,“行吧,你们去京都的附近托人找找看,我会在这里留两天,顺便办点公事,京都就交给我了。”  “好的姚小姐。”  安排好找妹妹的这件事情,姚若雪又接到了陆七的电话,她嘴角勾着笑,声音不像刚才那般冷冽,而是露出女人该有的温婉,“喂,小七。”  “……”  “我刚到,嗯,一会儿见。”  “……”  “还没有,正在找。”  “……”  “没事的小七,你刚回来还是好好休息吧,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比我的处境难多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刻意约好,在三年后的这一天,他们同时回到了这座城市。  姚若雪冲了一杯速溶咖啡,她单手环胸站在酒店的窗前,所在的位置,视野开阔,能目睹京都耸立的高楼大厦。  三年未归,姚若雪记得很清楚,三年前的这里开发商还在商谈价格规划,三年后,这里竟然变成了有名的商业街。京都的变化真的不是一点点。  同一时间,陆七和权奕珩下了飞机直接去了医院。  权妈妈病重,夫妻二人得到消息火急火燎的从国外赶回来。  特护病房的走廊里静悄悄的,陆七和权奕珩过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一个女人神情失落的坐在长椅内。  陆七第一时间认出女人,激动的喊,“叶子!”  女子闻声侧目,看到前来的二人,她眼眶一酸,同样激动的跑上前,“哥,嫂子,你们终于回来了。”  陆七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看到叶子晴这幅模样无疑是心疼的,“傻丫头,之前怎么都没有告诉我们呢?”  权妈妈病重,权奕珩和陆七也是前两天才得到消息,突然决定回来并不容易,他们三年未见,此时的心绪自然都难以平静。  权奕珩和陆七离开也比较急,是在叶子晴新婚后的第二天,除了权妈妈和叶子晴一家,还有黄娅茹,他们谁也没声张,等权家人再找过来的时候,他们早已离开这个国度好几天了。  当时最惊讶的要数权玉蓉,她千算万算,终究没有想到权奕珩会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带着陆七远走高飞,让她嫉妒也不成了。  安抚好各自的情绪,三个人开始谈权妈妈的病情。  “妈妈病有些日子了,她不让我告诉你们。”叶子晴上身穿着短款雪纺衫,下身是阔腿裤,把她纤细的身段衬得越发修长。  不得不承认,以前那个不经世事的小丫头已经彻头彻脑的变成了一个豪门贵妇。  无论是在穿着还是在气质上,都能看的出来。  “以前妈妈老是担心我,现在她就担心你们,怕你们去了国外不习惯,每天都在念叨。”  权奕珩心里堵得慌,他打断叶子晴的话,“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应该是熬不过这个月了,我一直以为她只是心脏不好,没想到还有其他的毛病,也是到后来才发现,她还有结肠癌。”  “结肠癌能治好的啊。”陆七听说过这种病,动手术后最主要的是休养,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有心脏病,没办法做手术,体质差,医生说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意思就是说,怕给权妈妈做手术的时候心脏病突然发作,身体也怕承受不住这种大手术,风险增加。  听完叶子晴的描述,陆七蓦然想起来,“对了,阿峰呢,他怎么没来?”  “阿峰的公司比较忙,他都是晚上过来。”  陆七欲言又止,终而也只是问,“叶子,他对你好么?”  她听说了叶子晴的事情,程卿离开京都一年,回来的时候不知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娱乐圈的大咖,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和慕昀峰有没有联系,是否破坏了叶子晴和慕昀峰的婚姻生活。  “挺好的。”  说这话的时候,陆七分明看到女人嘴角勾起的涩然,像是很纠结。  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儿,再也没有她离开前的那份简单,她习惯把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  权奕珩进去看了权妈妈一眼,出来的时候权妈妈还是没有醒,他决定,“你们在这儿守着,我去找医生问问,不管怎么样,妈这个手术是一定要做的。”  叶子晴双眸通红,一看就知道为权妈妈的病操了不少心,“妈说,她怕突然死在手术台上,所以就一直拒绝手术。”  突然死了,她怕是这辈子都等不到权奕珩和陆七了。  权奕珩把妹妹搂进怀里安抚,“交给我,我会好好劝她的。”  权妈妈的这个病只有手术才有出路,等到癌细胞扩散,就彻底无望了。  至于心脏病,他打算让心脏科的专家和消化系统科的专家一起商量手术方案的,以确保将手术的风险降到最低,这事儿必须尽快解决。  “哥,你不知道妈的性子有多倔,无论……”叶子晴说到这儿,趴在权奕珩的怀里哭了起来,这些年,她一个人真的很难,“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不听,平时她情绪激动,我只好让医生给她打镇定剂,今早也是……她,她和我大吵一架,我怕她心情不好,太焦躁,给她打了镇定剂,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我知道这些年为难你了,以后有我和你嫂子,你也别太担心了。”权奕珩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孩子,陆七听得出来,他是自责的。  这些年,他们一走了之,虽然找了人照顾权妈妈,到底也没那么周到。  叶子晴嫁了人有自己的生活,照顾权妈妈也未必面面俱到。  陆七心里一样的难过,她鲜少看到叶子晴哭,想必真的为权妈妈的病给急疯了吧。  安抚好叶子晴,权奕珩去找医生,姑嫂俩又重新坐下来聊天。  “嫂子,你回来了真好。”  陆七握住她的手,笑着道,“我们回来不打算走了,阿珩准备把事业发展到京都。”  这个消息让叶子晴倍感意外,“回来发展,你觉得权家人会放过你们吗?”  三年前的离开,老爷子曾经放下狠话,如果他们想要哪一天回来,老爷子绝不会轻饶了他们。  可是,权奕珩和陆七的根在这里,他们放不下,也无法真的做到在国外生活一辈子。  “我和阿珩想过了,这次回来会去看老爷子,若是他还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就死磕到底。”  叶子晴听了陆七的话触动颇深,末了,她靠在陆七肩上感叹,“嫂子,我真羡慕你们。”  谁说夫妻之间会大难临头各自飞的?你看看她哥和嫂子,这些年无论有多难都能不离不弃,这样的感情,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叶子晴想,权家老爷子说那样的狠话大概也是在气头上,她听权妈妈说,这些年,权老爷子没少派人去说服哥哥,让他回来。  时间久了,最初的生气也变成了对亲人的怀恋吧。  “别老说我了,你呢,我听说你在娱乐圈混得不错啊,现在是大明星了。”  “嫂子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个大明星都是老公给的。”  “那也得你自己努力啊,观众喜欢你难道也是因为你老公,我可不信。”  虽然在国外,陆七隔几天都会和小姑子打长途电话,偶尔还会视频聊天,两人的关系一如从前。  这三年叶子晴拍的戏并不多,因为结了婚,很多事情需要操心,慕夫人把慕家的很多事情都交给了她打理,其实叶子晴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拍戏的。  除非遇到自己很喜欢的角色,她会让慕昀峰出面,然后自己去试镜。  毕竟她不是一个专业的演员,时间上又有限制,她必须搬出慕太太这个头衔。  虽然她拍的戏不多,但知名度却不亚于一线明星。  有时候叶子晴不知道,大家是因为她是慕太太,还是因为真的喜欢她。  这三年,她觉得自己过的有点糊涂和恍惚。  和慕昀峰的婚姻生活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美好,太过于平淡,他对她的好还是局限于妹妹,始终没有爱上。  这些叶子晴都真真实实的感受得出来。  或者他在别人眼里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孝道的儿子,可叶子晴却觉得,他们之间总缺少了一些东西。  爱,从来不是单方面的,这么久以来,她也会累。  “怎么样,最近有没有很忙,还在拍戏么?”  叶子晴摇头,“妈妈病着,所有的通告我都推掉了。”  “叶子,这些年为难你了,我和你哥要不是你在这边,恐怕没有这么安心。”  “嫂子你跟我见外了,当时那样的情况,其实我也是赞成你们走的,我很庆幸我哥能找到你,愿意和他吃苦,无论贫穷富贵都愿意跟着他。”  叶子晴瞧着陆七疲惫的脸,她主动开口,“嫂子,你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过来吧,我这段时间没有拍戏,有时间照顾妈妈。”  陆七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她还得去见姚若雪,不然怕不方便。  医院交给权奕珩叶子晴她也放心,权妈妈没醒来,医生说了最好不要太多人探望,她想等权妈妈醒来再见她。  她站起身,“那行,我先回去一趟,晚上再过来。”  “嗯,晚上我叫上阿峰,我们一起聚一聚。”  “好。”  权奕珩和医生交流完准备和陆七一起回去公寓,昨天叶子晴得知他们要回来,找人给他们打扫了公寓,每年的逢年过节也会打扫,她相信,总有天哥哥嫂子会回来的,到时候她就没有这么无聊孤单了。  等他们离开,叶子晴才推门进去病房,权妈妈已经醒了。  叶子晴无奈的道,“妈,您到底想怎么样啊。”  权妈妈身体看起来确实不怎么好,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你和你嫂子感情还好么?”  “您这么关心,刚才自己怎么不问?”  “哎,我说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用心,这么多年了,你哥到底是要回来的,权家现在被权玉蓉霸占着,他再不回来就等着权家易主吧。”权妈妈一激动,心口就不舒服。  “你这么操心权家做什么,易主也不关哥的事儿,哥才不稀罕那点家产。”  或许很多长辈都不明白,他们年轻人所追求的是什么,如果她哥哥真的在乎权家的财产,三年前也就不会带着嫂子离开了。  离开了这片土地,一切都得重新再来,堂堂的权家大少风光不在,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为了养活妻子和一个家庭而在外面打拼的男人。  这种事情,不是谁都有勇气的。  也就他的哥哥,能做这样的挑战,叶子晴想着不禁觉得自豪。  所以权妈妈想方设法让权奕珩和陆七回来,叶子晴是不赞成的。  权妈妈坐起身来,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叶子,你还小不懂。”  “妈,你别这么说我,我都结婚三年了。”  “结婚三年又怎样,阿峰宠着你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被阿峰保护得太好,什么都不用想,才这么安逸。”  说到慕昀峰,叶子晴并不想和权妈妈往深说,“算了,我懒得跟你说,反正哥哥嫂子已经回来了,您的目的也达到了。”  “那我不是真的生病快死了么,又没有骗他们。”  “好好好,只要您高兴,别激动好不好。”叶子晴生怕权妈妈生气,赶紧哄着。  “我跟你说啊叶子,这次你哥哥嫂子回来,千万别让他们再走了啊。”  “他们不会走了,刚才嫂子跟我说了。”  权妈妈一听,暗淡的双眸顿时亮了起来,“真的啊。”  “真的妈,您安心养病吧,什么都不要担心了。”  愿望达成,权妈妈的这颗心也算落定了,她拉起女儿的手叮嘱,“叶子,你平时也忙,要不你一会儿回去吧,这些日子照顾我你也累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  “妈,我什么事都没有,听到你生病啊,我婆婆担心的很,特意找来了国外的专家给您会诊,您可一定要乖乖的,别拒绝。”  叶子晴现在最怕的就是母亲不听话,说什么要死之类的话放弃治疗。  她终于明白,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都是要哄的。  权妈妈听到女儿的话顿时不高兴了,“哎呦,你麻烦你婆婆做什么。”  “妈,您别老是见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婆婆,一直都很疼我,而且你们是朋友啊,她关心你也不奇怪。”  “她再疼你,你自己也得自觉,别老是什么事情都麻烦她,她这辈子也操心够了,你呀,有时间就多陪陪她。”  “我知道的妈,您休息吧。”  她妈妈还是那个样子,总是为别人着想。  三年前她和慕昀峰结婚,虽然慕家夫妇对她很好,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的宠着疼着,但毕竟那是个家,偶尔也会在某些问题上有争执,比如说在孩子的这件事情上,慕夫人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她和慕昀峰结婚三年,一直没有为慕家诞下一男半女,叶子晴自己也不好意思。  这才是慕夫人的心病。  *  权奕珩和陆七一起上了车,陆七这才提出,“我要去见一个朋友,以前的同学,阿珩你把我送到东区的商业街就好了。”  男人怔了怔,“好。”  权奕珩信她,所以,老婆的私生活他很少过问。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偶尔生活也会觉得乏味,但从未对彼此乏味过,因为平静下来的生活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再多的激情也会随着平淡的生活而变得无味,给彼此留一点空间没什么不好。  或许他们没了之前那么有激情,可彼此对彼此的感情却从未减退过,经历了这么多,在爱情里,他们还收获了一份难能可贵的亲情,无论去哪儿,两人都习惯在一起前行,牵着彼此的手,默契十足。  陆七有时候不禁在想,这大概也是爱的一种方式,他不像那种暴风雨激烈,是细水长流的感情吧,值得人去回味。  医院里东区的商业街不远,几十分钟的功夫陆七便到了,她推开车门下车,权奕珩和她告别,“老婆,一会儿忙完我来接你。”  “好。”  等权奕珩的车开走,陆七才找到姚若雪发来的位置,就在她下车的对面,是一个会所。  随着电梯上去,陆七刻意低着头生怕自己被人看见给姚若雪带来麻烦。  到了会所,陆七找到服务员,七弯八拐才找到姚若雪所在的包房。  两人不敢大声喧哗,看到彼此只能掩下内心亢奋的情绪。  这几年她们虽然偶尔会打电话联系,但总归没有见过,此时内心是澎湃的。  待服务员离开,姚若雪才从座椅上站起身来,她眼里藏匿的泪水就怕不争气的涌出,连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小七!”  “若雪,真的是你!”  陆七在她对面坐下,她说这句话,也是对她假死的肯定。  在电话里看不到她的人,而且两人联系也不多,怕被人知晓,通常都是姚若雪偶尔联系陆七的,这会儿看到她本人,陆七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  她就知道,姚若雪不会离奇的死去。  只要活着,一切就都是美好的。  即便是朋友,姚若雪还是很担心,“权少是跟你一起回来的么,她不知道我还活着吧?”  “放心吧,除了我没人知道。”  “谢谢你小七,能替我保守秘密。”  陆七拉起她的手,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三年未见,她真的变了很多,要不是看过照片,她第一眼绝对认不出姚若雪来。  “不用谢我,既然你信任我,我当然会为你的生命安全负责,早早呢,他好吗?”  “挺好的。”  “上次看到你发的照片,好像又长高了呢。”  其实距离上次她们联系已经快两个多月了,只是最近两人联系得比较频繁,因为找妹妹的关系,姚若雪拖了不少朋友,陆七人不在京都这边,也不好帮忙。  而且姚若雪的身份不方便曝光,若是她找叶子晴,难免慕昀峰会知道这件事,到时候传到沈辰皓和沈辰旭的耳里,三年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提起儿子,姚若雪的嘴角自然的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嗯,小孩子长得快,他呀,太淘气了。”  “淘气好啊,现在的孩子都得活泼点。”  说到孩子,姚若雪不免为陆七担心,“小七,你和权少这么多年,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两人曾经在电话里聊到过这个问题,偶尔也会发邮件来往,陆七也是把自己的问题发邮件告诉姚若雪的,她刚去那边并不适应,还大病了一场,两人差点就回来了。  好在她挺过来了,没什么事,就是这些年肚子一点消息都没有。  为了这事儿陆七一直很自责,可权奕珩却淡然的很,说是两人还年轻,现在不想要孩子。  说是这样说,可陆七知道,权奕珩心里是想要的,只是为了安抚她故意这么说。  对于陆七,这是个沉重的话题,她垂着头,情绪很低落,“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去很多医院检查过,都说没有什么问题,可就是怀不上。”  “别急小七,你还年轻,肯定是没到时间。”姚若雪又问,“那权少呢,他有没有检查过?”  有时候生育方面,是男人的问题。  “嗯,有,我们夫妻二人都有检查过,不是他的问题。”  陆七在怀疑,是不是权奕珩把检查的结果故意瞒着她了,不让她有心理负担吧。  真的没有问题,为什么她一直都怀不上?她的身体机能,还有妇科都是正常的,这也太奇怪了吧。  “小七,我觉得可能是你太紧张了,怀孕这种事情也会是要讲究机遇的,最重要的是你要保持良好的心情。”  “嗯,我知道。”  “你们这次回来,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啊?”  陆七淡淡的笑了下,“不走了,权奕珩说会回来发展。”  姚若雪顿了顿,为陆七高兴,“也好,我在想,大概是你的身体不适合那边,回来说不定就有了。”  外面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家乡好,陆七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多相信那个男人啊。  她和权奕珩的感情太难得,姚若雪相信权奕珩,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首先考虑到的肯定是陆七。  陆七看了眼窗外,她想着姚若雪的话,眼里的期望渺茫,“希望如此吧。”  三年的时间,多少个日日夜夜,她怎么就怀不上呢,每个月她都会测试,只要月经稍微推迟一点时间,她就会很紧张的去测试,自己都快成妇科医生了,而每次给她的都是失望。  陆七不想再继续这个悲伤的话题,而是问,“你妹妹找到了么?”  “还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去什么地方,我听爸妈说她们一年前就来到了这里,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给过家里打过电话了,我……”  “她们不会有事的,京都这么大,想找到她们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们刚回来,也得熟悉环境呢。”  “小七,我的两个妹妹,我已经有好几年不见她们了,她们这样的年纪,很容易做出糊涂事的。”  “我知道小雪,你急也没有用,现在我回来了,会帮忙找的。”  关键是,姚若雪和陆七也不知道她们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只知道名字,实在不好找。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眼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陆七还得回去看黄娅茹,晚上要去医院照顾权妈妈,实在是紧迫。  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包房进了电梯,到了一楼,姚若雪还需要在这里见一个顾客,陆七得先走,嘱咐了对方几句,陆七意欲离开,却被一个熟悉的女音叫住。  “姐姐!”  “姐姐,姐姐!”  这声音时隔三年,陆七还是能听得出来,是陆舞。  她竟然还好好的活着。  在国外的三年,京都的一切她和权奕珩都有每天关注。  听说陆家破产,颜家坐视不管,两家人的关系也破裂了,而这个女人的偷人的丑事被曝光,把颜子默的头上搞的绿油油的一片,成了全京都的笑话。  让陆七奇怪的是,陆舞这个样子,颜子默竟然没有和她离婚。  陆七也没有深想这些,好像现在说到颜家和陆家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姐姐,真的是你啊。”  陆舞从另一边跑过来挡在陆七身前,看到陆七,她眼前一亮,很热情的介绍自己,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姐姐,姐姐,我是舞儿啊。”  陆七眸光一瞥,看到一旁正在等待陆舞的千金小姐,她大概能叫出两个人的名字,都是和陆舞一样的货色,也难怪会成为朋友。  她什么时候和陆舞的关系这么好了,这个女人演戏演的可真好。  “姐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最紧张的还是姚若雪,生怕被陆舞给认出来。  她低着头,迅速的在陆七耳旁说了句,“我先走了,一会儿联系。”  而后,她飞快走向了另一边的通道,那里是贵宾区,必须要提前预约才能进去。  姚若雪刚转身,陆舞便皱起了眉头,嘀咕道,“她,她是谁啊,好眼熟。”  陆七怕她认出姚若雪,十分不情愿的装作和陆舞关系很好的样子,“没想到啊,刚回来就遇到了你。”  “原来你刚回来啊,许久不见,姐姐你还好么?”  陆七做不来她的那一套,咬牙道,“好得很。”  “我们家子默啊,时常还提起姐姐呢,说你明明嫁给了京都最有权势的男人,怎么还逃到国外去了?”陆舞说这话的时候,故意将‘逃’字咬得极重,就是想让所有人都听到,她即便跟了权奕珩又怎么样,还是不如她这个妹妹的。  权奕珩现在可不是权家大少了,据说走的时候,权家什么都没留给他,他们就跟逃难似的。  其他跟在陆舞身边的几个女人不禁捂唇笑出了声。  同人不同命啊,陆七好不容找了个钻石王老五,没想到却被婆家不认同,和老公一起私奔了。  陆七冷声反击过去,“陆舞你弄清楚了,我们不是逃,是去外面发展。”  才不会给陆舞面子,陆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这个女人竟然死性不改,“我劝陆大小姐还是不要管人家的闲事,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老公的身份,相信他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让你老公吃不了兜着走,我想,你这颜太太的头衔也是到头了。”  “姐姐说哪里话,我们姐妹好不容见面,你说我哪敢啊。”陆舞没想到多年不见,陆七还是那么的嚣张狂妄,“你老公,姐姐,我劝你啊,还是不要说大话了,在京都,谁不知道权大少已经被老爷子赶出来了啊。”  这件事绝对不是权家自己暴露出来的,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种分寸陆七相信老爷子还是有的。  那么除了那个女人,还能有谁?  她和权奕珩抛下一切远走高飞,那个女人心里是恨着的吧。  可那又怎样,她和权奕珩从来不会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  “赶不赶出来,他还是权家的血脉,只要他肯,权家的门随时为他敞开,即便他不是权家的大少爷,他也有这个能力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之前你没试过么?”陆七嘴角勾着阴鸷的笑,“还是之前妹妹你没尝过苦头,想再尝尝?”  陆舞,“……”  妈的陆七,二十年前在陆家就一直欺负她,凭什么她如今落难了还这么嚣张。  而陆七的这番话也确实震慑到了陆舞,因为她说了一个事实,无论权奕珩怎么样,他也是权家的子孙,她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竟然连权家的舌根都敢嚼。  这个陆七为什么会这么好命,找到权奕珩那样的男人。  之前她还蠢钝如猪的以为他是个穷光蛋呢,真是中了邪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轮到陆七头上。  终于摆脱了陆舞这只苍蝇,陆七叹了口气走出了会所,这才拿出手机给权奕珩打电话。  而会所的大厅里,陪着陆舞一块儿来的几个千金小姐都凑上前来问,“陆舞陆舞,你姐姐有没有和权奕珩结婚啊?”  “就是他们有没有拿结婚证?”  “对啊,这是个很重要的信息哦,如果她没有和权少拿结婚证,那她就什么都不是。”  陆舞不耐烦的道,“哎呀,我说你们怎么这么八婆,不是来打牌的么,赶紧走吧。”  姚若雪在前台报了客人的姓名,经过服务员确定之后才得到允许,服务员领着她一路向前,还没到客人所在的包房,突然前面包房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姚若雪眯了眯眼,还没看清是谁,很快,又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暴露性感的女人。  原本这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这种场合已经见怪不怪了。  然而,那个男人却是姚若雪这辈子都不想见的沈辰旭,他好像有点醉了,整个身子都倒在美女身上,手掌趁机从女人包裙里钻进去,女人也识相,抱着男人的头,两个人很快吻到了一起,那一幕看的姚若雪十分的恶寒。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男人?  这一刻的姚若雪很庆幸,三年前她能选择离开,没有和沈辰旭在一起。  她闭了闭眼,正准备转身,却没想到陆舞领着几个女人也朝这边过来了,姚若雪被夹在了中间,没了退路。  怎么办,她要这样出去吗,如果往回走,她就会遇到陆舞,往前,是沈辰旭,那个男人如果知道她没死,骗了他,以他的性子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折磨自己吧。  ------题外话------  亲爱的们,大家期待的小雪粗线了哦…。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