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1 爷是什么女人都要的么?

291 爷是什么女人都要的么?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71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3
    人在绝望的时刻总会破罐子破摔,眼看陆舞越来越近,姚若雪不管不顾的推开了另外一间包房的门,平静的走了进去。  身后响起服务员的声音,“小姐,您不能进去这里。”  而这句话已经晚了,姚若雪已经关上了包房的门,加上陆舞领着一群人过来,服务员只好和她们打招呼。  偌大的包房里聚满了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炫目的光线下,一群男女随着音乐的节奏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外面安静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只能说这里的隔音效果确实不错。  姚若雪贴着门板,里面的人太多,她根本无处可钻,想着找个机会再溜出去,然而当她试图打开门板开溜,手臂蓦然一疼,身子失控的往旁边倒去,两个男子将她拽到了舞池里,试图拉着她一起起舞。  姚若雪抬眸,看到眼前的两个男子差点惊吓出声。  原来这里是一场面具舞会,姚若雪这才看清,所有的人都带着不同的面具,独独她将自己暴露在了绚丽的灯光下。  她想要逃离这个混乱的世界,可这里进来容易出去难,两个男人意识到她的动作,将包房的门反锁,递给她一叠面具供姚若雪挑选,意思是她可以带上这些东西和他们一起疯。  姚若雪没了退路,她怕出去撞上沈辰旭,也不想在这里闹事暴露身份,她伸手随便挑了一个面具戴上,进了群魔乱舞的世界。  振奋的音乐,包房里的尖叫声,嘶吼声,还有兴奋的口哨声响成一片,刺得人耳膜发疼。  除非是工作需要,姚若雪鲜少来这种场合,她是反感这种气氛的。  她身段柔美,随便扭动几下便能吸引人的眼球,加上刚才她曝光了那张脸,很快有优秀的男士凑过来围在她身边转悠。  “小姐,我们出去聊聊怎么样?”  姚若雪摆手,她戴着一个普通半脸的皇冠面具,配上她的身段显得十分高贵,上面的绿毛在炫色的灯光下更是增添了一抹迷人的优雅,也难怪从她过来就有不少男士一直盯着她。  “来嘛,客气什么!”  男人见她拒绝,试图用强的,姚若雪大惊,外露的双眸溢出一丝慌乱,她机灵的从人群钻到了另一边,瞄准了出口的方向试图逃走,却在这个时候,有两个男人抱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夹在了混乱的人群中,无法让她挣脱。  她压根没有机会逃跑。  姚若雪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三年前,她也是被人这么拖到了酒店的房间里,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和沈辰旭发生两个关系。  眼见离出口越来越远,姚若雪想撕心裂肺的喊救命,男人捂住了她的嘴,加上包房里太喧嚣,她的呜咽声根本没有人能听见。  怎么办……  很快,她的眼前黑了下来,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此时此刻世界安静的可怕,只有两个男人喘气的声音,应该是绑她过来累着了。  姚若雪被一个男人夹在腋下抱着往前,她瞄准机会,张口朝男人的腿咬去,疼得男人嗷嗷直叫,差点将她扔在地上。  攻击失败,她以为会换来两个男人的一顿暴揍,却没想到两个男人却发出一阵嬉笑声。  “小娘们儿,还挺辣。”抱着姚若雪的男人道,看样子刚才姚若雪给他的教训人家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另一个负责带路的男人笑得很贼,“给二少换个说不定喜欢。”  “之前的女人都是千篇一律,这次的这个不仅正点,性子也刚强。”  “哈哈,说不定二少都搞不定呢。”  姚若雪喉间被堵得难受,“咳咳,咳咳。”  ……  不多时,他们停下来,姚若雪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但是她清楚,必须尽快逃出去。  她的面具不知何时被拿下,被换上了另一个,没有镜子,姚若雪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把自己装扮成了什么样子,凭着感觉,她能猜测的出来,自己的整张脸都被面具盖住了。  这是故意玩神秘么。  一抹光亮不知从前方投过来,姚若雪眯起眼,很快,世界又变成了全黑色,仿佛望不到尽头。  越是到这个时候,姚若雪觉得越是不能慌张。  某个豪华的总统套房里,一个邪魅而漂亮的男人,五官美得比女人还要过分,他单手晃着酒杯,嘴角勾起的笑意略带了抹轻浮。  戴着半遮面面具的男子小心翼翼的汇报,“沈二少,发现一个尤物,您有没有兴趣玩玩儿?”  男人上半身仰在单人沙发里,一双长腿搁在座椅上,看上去很是享受。  他将杯里的酒往唇边送,浅尝了口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想爬上我床的女人多了,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玩儿过?”  “二少,这次不一样,这个女人是自己主动送上来的。”  “哦?”沈辰皓挑眉,似是来了点兴致,只是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带了一丝冷意。  男人上前一步,“二少,我和阿飞帮您看了,那身段,那模样,在京都都难找出几个来。”  最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气质,男人无法用词形容出来,他可以猜测,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外表的花瓶,应该是个有内涵的。  现在的豪门大少,不就是喜欢有内涵的女人么,这些个花瓶的网红脸,一眼看去全都是差不多的模样,也就厌烦了。  能找到这么一个女人,他和阿飞也是费了心思的。  沈辰皓并不爱好这种场合,奈何沈老爷子逼得紧,非得让他在豪门千金里挑一个做妻子。  也不知道是谁,传出一条绯闻,说他下半身差点残废,伤了作为男人的根本,以至于京都不少名门千金都对他退避三舍。  除了林允熏一直默默无闻的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可以说这三年,他身边根本就没有女人。  而林允熏,他传闻中的未婚妻,自从姚若雪死后,两人更是手都没牵过。  即便有这么一个女人,但沈辰皓就是不想娶,老爷子软硬兼施,他依然坚持着不肯不服输。  也是最近,沈辰皓被逼的烦了,和老爷子打赌,保证三个月后和林允熏完婚,只要老爷子这三个月不干涉他。  沈辰皓自己都搞不懂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想结婚前安宁一段日子吧。  他也警告过林允熏,这三个月不许和给他打电话,更不许查问他的事情,否则违背了其中的任何一条,他就是死也不会娶她。  那个女人倒也安分,已经大半个月了,他们果真没有再联系。  他算是过了几天安静的日子,可没想到,沈老爷子依然不放手,时时刻刻给他床上赛女人,为的就是能让他新婚之夜做回真正的男人。  “二少,您说不定遇到漂亮的女人就有感觉了,那个啥说不定就好了,您要不要……”  沈辰皓狭长的桃花眼微眯,只给了一个字,“滚!”  谁说他不行的!  明明他……  至于这个方面的因素沈辰皓自己也怀疑,为何找了这么多的女人,没一个他想上的。  这辈子他算是完了,沈家人想指望他传宗接代,下辈子吧!  不多时男人推门进来,再次劝道,“二少,阿飞已经把那个女人送到您门口了,要不您就赏个脸看看?如果不满意再退货也不迟。”  既然是沈老爷子的命令就意思意思看看,免得沈老爷子又打电话来啰嗦,扰得他不得安宁。  沈辰皓放下手里的酒杯,将桌上的面具拿起来挂在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丽的脸上,性感的唇淡淡吐出一句话,“那就带进来吧。”  姚若雪被男人推进来的时候,沈辰皓第一眼看的是她的眼。  这双眼似曾熟悉,只是女人的目光里掺杂了太多的东西,太过于深沉,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江湖的女人。  呵,千篇一律的网红吧,那些只看到他口袋钱的女人。  姚若雪同样看到了男人的眼,男人虽然戴着面具,但这双眼她太熟悉……以至于她不敢往下想。  此时的姚若雪懵了,就那么怔怔的望着沈辰皓,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  “沈二少,我和阿飞就出去了。”两个男人见沈辰皓半天不发话赶人,以为他是看对眼了。  他们就说嘛,哪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除非是个假男人。  跟在沈辰皓身边这么多年,他们的二少爷怎么可能是个假男人呢,为了二少爷,他们也是操碎了心哦。  房间的门被关上,静谧的空气里,只有男人沉稳的脚步声。  他朝她走来,在一米之外站定,缓缓启声,“他们给你吃了药?”  姚若雪像是没听到一般,依然愣愣的望着他,心绪复杂。  时隔三年,她在梦里梦到过这个男人,只不过每次都是以噩梦的方式结束,这辈子,姚若雪都没想过能再见到他。  即便她来京都找妹妹,也没想过,因为她的身份不能曝光在人前,对沈家人都得避开才是,又怎会主动去找沈辰皓。  没想到,老天爷这么眷顾她,在三年后,她回来的第一天就让自己看到了他。  哪个女人看到他不是这种表情,像是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  “唔,身段确实还不错。”沈辰皓痞气的围着她转了一圈,给出评价。  姚若雪只是望着他,一句话也不敢说。  那双眼,她太熟悉,还有那声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加上他的身形还有动作,除了沈辰皓,谁能把生活过的如此滋润。  这个男人定然是沈辰皓没错的,加上刚才的那两个男人的称呼,沈二少,在京都除了沈辰皓,还有谁担得起这个称呼。  不知为何,知道是他,姚若雪慌乱的心逐渐平复下来。  她了解沈辰皓的为人,不会轻易对女人做什么,因为她刚进来时,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是嫌恶的,应该是很不喜欢这种方式吧。  奈何他的身份,必须要接受这一切,不得不配合那些人演戏,这些姚若雪都懂。  良久,男人又坐回到了沙发里,他给将杯里未喝完的酒抿如唇中,桃花眼一眯,冷冽的道,“滚吧,我这里不需要女人。”  姚若雪惊了下,这话,和三年前她离开前一分无二。  “怎么,舍不得走?”沈辰皓言语透露出一抹轻浮,“难道你不知道我性无能么,姑娘,你留下来我也不能给你快乐!”  姚若雪,“……”  他说什么,性无能?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性无能?!  “我倒是没见过你这么个女人,我都把话说的这么透彻了,还不肯走。”沈辰皓从皮夹里掏出一叠钞票扔过去,“拿着,滚吧。”  叮叮叮。  也就在这个时候,沈辰皓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按下通话键,把房间里的女人当做了空气。  “说吧,什么事?”  “……”  “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  姚若雪也似乎在这个时候才反映过来,她身处何地,自己在做什么。  不行,她得马上离开,让沈辰皓认出来,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姚若雪明白得很,像他们这种豪门大少都讨厌物质女,姚若雪走之前特意蹲下身,将男人撒在地上的钱捡起来一点揣进兜里,故意装作很贪婪的样子,而后,她朝男人看了眼,目光里流露出的不舍和悲伤,恰好让正在打电话的沈辰皓逮了个正着。  沈辰皓好看的眉微微蹙起,眼见女人落荒而逃,他丢了手里的手机,厉声呵斥,“站住。”  姚若雪的心猛的咯噔一下,在男人的话音落下后不敢往前一步。  “哑巴?”沈辰皓绕到她身前,只说了两个字。  姚若雪垂着头,视线盯着男人那双锃亮的皮鞋。  他就在她的面前,而她却不能相认。  “问你话。”  姚若雪心如死灰的轻点了下头,承认自己是哑巴,因为她怕一出声就会被沈辰皓听出来。  男人蓦然间就笑了,俯视了她一眼,“呵,他们也好意思说是个尤物,竟然找了个哑巴过来。”  “唔,那我倒是好奇了,你长成什么样儿。”  沈辰皓试图去摘她脸上的面具,姚若雪惊愕的瞪大双眸,她手心溢出汗水。  情急之下根本容不她做过多的考虑,准备在男人伸手过来之前她掉头就往外跑,这个时候,沈辰皓却徒然将扬起的手垂下去,桃花眼里盛满忧伤,“算了,你说我和一个哑巴叫什么劲儿。”  “既然拿了我的钱,就过来帮我兑酒。”  他这样说,又像是在劝慰自己。  其实无论是谁送来的女人,以什么样的方式送来,沈辰皓每次连看都没看一眼,大概是觉得这个女人是哑巴,比其他女人要安分吧,还有刚才,她看到他时的眼神,实在令沈辰皓唏嘘。  他到底有没有看错?  姚若雪只好把手里的钱放下,去帮沈辰皓兑酒,无论做什么,只要他不拿她脸上的面具就好。  *  下午四点,叶子晴交代两个护工照顾权妈妈,她直接去了慕氏集团。  慕昀峰最近有国外来的客户,需要每天亲自接待,所以这两天夫妻二人见面的机会也少,每次他回去,叶子晴差不多都睡了。  进去大厅,前台小姐看到她礼貌的招呼,“慕太太,您来了?需要我带您上去吗?”  叶子晴把包里的一支口红拿出来送到小姑娘手里,“送你的。”  前台小姐一看口红的牌子,感激涕零的道谢,“谢谢慕太太。”  “行了,慢慢忙吧,我自己上去就行。”  “好,您慢走慕太太。”  进了电梯,叶子晴重重吐出一口气,她很明白人情冷暖,即便她是慕太太,但慕氏公司的情况她并不了解,想要听到一点风声,必须偶尔讨好公司的下属。  到了总经办,秘书看到她热情的招呼,“慕太太,您稍等一下,慕少还在里面和两个下属谈工作,我去帮您泡一杯咖啡。”  “好。”  由此可见,叶子晴是个非常好相处的人,没有别的总裁夫人那般高傲蛮不讲理,更不会不把员工放在眼里,她都是以平常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没有抬高自己。  大约等了一个多小时,秘书才来通知她,两个下属已经从总裁办公室离开。  叶子晴进去的时候慕昀峰还在看文件,“忙完了吗?”  “你来了啊,已经差不多了。”  叶子晴将手包放在沙发里,她走向男人,从身后勾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耳旁发出一声满足的轻笑声,每一次,她见到慕昀峰都会用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似乎已经成了家常便饭。  “老公,哥和嫂子回来了,我们晚上去哪儿吃饭?”  男人也享受她的这个动作,他从办公椅内起身,两人身体相贴,男人两手抱着她的腰身,彼此气息交缠,动作暧昧亲密,“我和阿珩商量过了,今天带你们去个新鲜的地儿。”  叶子晴摇头,“妈还在医院,还是不要去太远了,就随便找个地方说会话就好。”  “也好。”慕昀峰习惯什么事都依着她,“这段时间为了妈的病,辛苦你了,瞧你,瘦了好多。”  叶子晴抵着他的额头,“妈她不愿意手术,我很担心。”  “放心吧,没有什么事情是你哥哥搞不定的。”  既然阿珩是为了这件事回来,就肯定有办法让权妈妈妥协。  说到这个事情,叶子晴欲言又止,“老公,你妈说给我妈找来的医生除了是心脏科的专家,对妇科也有一定的……”  慕昀峰一听这话眯了下眼,“别听她胡说,一个心脏科的医生,和妇科有什么关系。”  叶子晴愣了下,想不通为何他比自己还激动,左右不过是个医生,虽然叶子晴也不赞同慕夫人的这种做法,可她和慕夫人的心情一样呢,想给慕昀峰生个孩子。  可能他们之间有了孩子,感情会更好些吧。  无论多好的感情,长此下去没有孩子,两人也就没有寄托。  叶子晴说出心里的想法,“阿峰,我怀疑我的身体出了问题。”  “别瞎想,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么?”  叶子晴叹了口气,她扯了扯男人,“走吧,哥哥和嫂子已经在等我们了。”  “他们来了?”  她点头道,“嗯,他们送我来的。”  慕昀峰扶额,“我的天,他怎么不上来,和我还客气什么啊。”  叶子晴嘴角涩然的扯开一抹弧度,“三年了,很多地方大概还不习惯吧。”  慕昀峰拿了外套穿上,叶子晴挽着她的手一起走出了总裁办公室,一路过去大办公室,两人亲密无间,惹来不少人的羡慕。  “你说这个叶小姐走了什么运,总裁这么宠着她。”  “是啊,都说男人是最花心的,慕少以前也没少换女朋友,可结婚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就连应酬都很少亲自去了。”  “哎哎哎,我听说啊,这位总裁夫人是主动追他的。”  “无所谓谁追谁,你看他们感情多好啊,我要是有这么个老公,死也值了。”  “不过呢,咱们的这位总裁夫人,人也不错,你看她,对谁都好,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她自己也是大明星,要颜值有颜值,我要是个男人也喜欢她。”  “也是,我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相处的女人。”  “……”  两人进了电梯,慕昀峰突然提起,“对了,你前阵子不是说想演那什么的女一号么,我明天正好有时间,要不带你去……”  叶子晴摇头,“我不演了,妈需要人照顾,我没心情。”  “行,只要你高兴就好。”  高兴,她能高兴得起来么?表面上看起来,慕昀峰对她事事都顺着,实则他们之间并没有其他夫妻相处的那种自然。  他们在一起的三年,从来没有吵过架,叶子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有时候她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大吵一架,或许还能增进感情。  其实生活最经不起的是平淡的考验!  生孩子,慕昀峰好像也是在完成任务,每次叶子晴和他说起这个问题,他就说,顺其自然。  她不知道他是真的不在乎,还是……不想和她生孩子。  或许是她想太多了,也要求的太多了,嫁给慕昀峰,真的,这个男人好的无可挑剔。  “老公。”  “嗯?”  “今天吃完饭我们早点回去好么?”  叶子晴是怕他晚点有应酬,据说这次的客户很重要,必须他亲自作陪。  男人挑了下眉,一脸狐疑的望着小丫头,“有什么特别的事儿么?”  叶子晴神秘的笑了一声,“给你个惊喜,保证你这辈子都难忘。”  慕昀峰,“……”  这丫头尽管好和他结婚三年,在性格上也有所收敛,但骨子里那种疯癫的个性依然存在着。  叶子晴开始撒娇,“答应我嘛。”  “好好好,答应你,嗯?”  “这还差不多。”  男人笑着答应,搂着她一起出了电梯。  看起来他们相处的真的挺不错,看在外人眼里也很有爱。  有时候叶子晴安慰自己,她不应该要的太多,因为这个男人确实是难得的好丈夫。  自从结婚后,他就改掉了以前的恶习,就连酒吧都很少去了,两人天天睡在一起,夫妻生活质量也挺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叶子晴自己多想,总觉得两人之间缺少了点什么。  “老公,等妈身体好了,我们也去旅行怎么样?”  说到旅行,每次慕昀峰都会联想到她结婚时提过,想去C国。  “这是个什么意思?”  “我身边的很多朋友结婚,他们都有去旅行的。”  三年前他们结婚,原本是约定好去程卿所在的国度旅行的,奈何碰上权奕珩和陆七出去,他们只好留下来照顾父母。  这几年,叶子晴一直闷在这座城市,除非是剧组需要才会去外地,但一般这样的情况时间都会非常紧迫。  有时候在一个地方待烦了,换一个地方心情会好许多,当然了,叶子晴也是想和他一起放松,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她无非就是想要个宝宝。  几个月约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高级餐厅,包房里暖意融融,叶子晴和陆七小声说着话,两个男人也说着这些年的经历,气氛和谐,就差一个人。  慕昀峰已经给沈辰皓打了好几个电话过去,对方不是拒接就是在通话中。  “妈的!跟我来劲儿了呢,不接啊。”  “说不定他是有事。”权奕珩手指点着桌面,他虽然和慕昀峰说着话,眸光却是盯着对面的妻子。  他们在一起三年多快四年,虽然偶尔也觉得生活太过于平淡,可一旦分开,两人就会很默契的寻找彼此,生怕走失。  就像现在,即使在一桌吃饭,但两人并没有坐在一起,权奕珩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也习惯了一直追随着她。  慕昀峰不信邪,他将权奕珩的手机拿过来,再次拨打了沈辰皓的电话,这次妥妥的接了。  “我说阿皓,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电话都不接我的,啥情况。”  “接你的电话都是些破事儿,浪费时间。”  慕昀峰气的不轻,直接没了下文,“……”  “说吧,什么事儿。”  “阿珩回来了,让你一块来吃饭。”  这事儿沈辰皓一早就知道了,他依然坐在单人沙发内,瞧着跪在地上的女人认真的对着酒。  她好像不是太懂酒水,刚才都是沈辰皓亲自教她怎么做。  他突然觉得,生活好像也没那么无聊。  “我现在来不了。”沈辰皓品着美酒,欣赏着美女,姿态悠闲。  “你怎么不来啊,还是新嫂子不同意?”  “去你的,哪里有新嫂子。”  话音刚落,砰咚一声,姚若雪手里的杯子滑到地面,碎了。  她大概太过于紧张,在杯子摔碎后,她一脸紧张的望着他,那眼神真是让人心疼。  “站起来。”沈辰皓冷冷道,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感情。  姚若雪乖乖的起身,她贴着墙面站着,两手交叠而放,看的出来她是个很胆小怕事的女人。  沈辰皓想到三年前的她,一旦做错事也是这个样子。  “喂,阿皓,阿皓……”慕昀峰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打断了沈辰皓的回忆。  男人似乎这才缓过神来,“还有事么?”  一边打电话,沈辰皓逐渐走近了姚若雪,他两手撑着墙壁,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一张令女人还要嫉妒的脸。  姚若雪屏住呼吸,这一刻,仿佛心都停止跳动了。  但是她清楚的很,她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不能太长,而且要尽快离开。  “阿皓,你说我们三个就你一个人没结婚了,我和阿珩都是为你着急,别那么小七,介绍一下新嫂子呗。”  不知道为何,沈辰皓觉得有点烦躁,声音也不由大了几分,“我说了没有!”  “别特么给我装,沈辰皓,我听到女人的声音了。”  姚若雪也是趁这个时候推开男人跑开的,她跨出的步子很大,沈辰皓试图去追,奈何一开门又有不少女人围上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妈的,谁弄得这些狗屁面具舞会,一个个跟个神经病似的,一屋子的女人围着他转。  ……  跑出来的姚若雪迅速上了一辆出租车,她不敢回去所在的酒店,刚才沈辰皓离她那么近,姚若雪真的很害怕,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认出她来了。  不行,她必须要尽快的离开这里。  赶走一群女人,沈辰皓试图关上门离开会所,这个时候,沈辰旭拥着一个女人过来。  刚才的一幕沈辰旭看的清清楚楚,沈辰皓伤了男人的根本,对于女人,只能看不能做……  想到这一层沈辰旭就兴奋得不行,作为一个男人,看到美女只能看,连摸都得忍着,那得多难受啊。  他语气酸酸,“哟,不错嘛,弄了这么多美女,老弟,爷爷为了你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你得快点好起来哦,不然我们沈家出了一个不行的男人,传出去要笑死人了。”  呵,笑死人,不已经传出去了么?  沈辰皓倒是觉得这则新闻传出去,他倒是清静了。  只是他太讨厌沈辰想这张脸,毫不留情的骂道,“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就是再不行,也比你是个种马的好,你这种人,小心老天爷看不过去,让你得种马病!”  沈辰旭脑子里闪过无数个草泥马。  你才得种马病呢,爷是什么女人都上的么。  就算得种马病也比你上不了女人的强。  砰。  沈辰皓才懒得和他费口舌,关上门之后立马给慕昀峰拨了电话过去。  “报地点,我马上过来。”  等沈辰皓来到餐厅,四个人已经吃得差不多了。  叶子晴看到沈辰皓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沈哥哥,沈哥哥的叫,可见这丫头对这个哥哥的感情极深。  而陆七,看到沈辰皓的那一瞬间,心情是纠结的,她想到了姚若雪,这两人,怎么就……  慕昀峰质问,“快从实招来,刚刚在干嘛。”  他没有听到女人的声音,但是听到了杯子破裂的声音,我的天,这货到底是有多激烈。  沈辰皓先是和权奕珩喝了一杯,而后才解释道,“没干嘛,就是无聊。”  “啧啧,你最近过得挺滋润啊,听说沈老爷子天天往你床上塞女人。”慕昀峰才不信他的鬼话,“快说说,爽不爽。”  叶子晴平时是习惯了他们,可现在陆七在,她怕嫂子不习惯,插嘴道,“喂喂喂,有女士在,你们说话能不能文明点儿啊。”  三人垂头咳嗽了一声,默默开始吃东西。  似乎有女人在,他们说话也不方便。  陆七识相的站起身,“你们几个好久不见,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商量,我和叶子先去医院看妈,你们慢慢吃。”  “好好好,嫂子慢走啊。”  叶子晴跟着陆七一起出来,她有点不情愿,“嫂子,干嘛要走啊,我还想听他们说话呢。”  “你这么八卦干什么,男人也需要有男人的世界,有时候得给他们一点自由,更何况他们说这些只是私人话题,无伤大雅。”  叶子晴明白,只是她还是忍不住,“我知道,其实我就想听慕昀峰到底什么意思,对于女人,他是怎么看的。”  刚好说到这个话题,陆七就拉着她走了。  其实陆七觉得,人不需要活得那么明白,有时候适当的糊涂一点也是好的。  三年后,她觉得这个丫头比以前较真了,大概是太在乎慕昀峰了吧。  “叶子,你还和三年前一样,太在乎他。”  “可能是习惯了吧。”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走吧。”  *  慕昀峰今天高兴,喝了不少酒,一路上都哼着歌,叶子晴负责开车。  她已经很久没见慕昀峰这么开心了。  权奕珩回来,他们三个终于又聚在了一起,肯定是高兴的。  到了慕家,叶子晴停好车,而后才扶着慕昀峰一起进去,“妈,我们回来了。”  “哎呦,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酒啊他。”  “妈,您别担心,不是应酬喝的,是我哥他们回来了。”  “我不担心他,我是怕你累着。”慕夫人从儿媳妇手里结果儿子,训斥,“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别累着叶子了。”  “妈,我没醉!”  “瞧瞧,你这德性,我恨不得把你抛去游泳池。”  慕昀峰只是笑,一头栽倒在了沙发里。  慕夫人安顿好儿子,将儿媳妇拉到一边轻声问,“怎么样啊今天,你妈的精神还好吧?”  叶子晴点头,“挺好的,哥哥嫂子回来,她高兴。”  “也对,阿珩三年没回来了,你妈肯定高兴坏了,她精神好就好,其实她的病啊是没有生命危险的,你们一定得好好的劝劝她。”  “我知道的妈,谢谢你。”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慕夫人表情有点严肃,“对了叶子,那个医生明天就到了,你明天和我一块儿去医院。”  叶子晴有点不知所措,原本睡在沙发里的慕昀峰一股脑起身,把媳妇儿拉到身边,“妈,您这是着哪门子急?”  “你们都结婚三年了,我能不着急?”  慕昀峰搂着妻子,“我们在避孕!”  慕夫人,“……”  叶子晴惊讶的望着男人,也不知道此时什么心情。  她该感谢他么,每次遇到这种事情都能站出来给她解除危机。  其实说到底叶子晴是有点失落的,她宁愿慕昀峰为了孩子的事情给她施压,也不要这样。  因为施压的话,至少还能说明,这个男人和她一样是想要孩子的。  “走老婆,我们去睡觉。”  慕夫人瞪着儿子,“……”  果然娶了媳妇忘了娘啊,这小子。  虽然心里这样想,慕夫人还是挺开心的,这小子护着老婆,也就说明他们小两口的感情还不错。  三年了,他们家一直顺分顺水,儿子夫妻二人的感情看起来也不错,可慕夫人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少了点什么。  是她的错觉么?  慕夫人也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想尽快的抱孙子,只是想他们生个孩子,感情能更稳定。  ------题外话------  亲们,因为清清的孩子昨天晚上发高烧,现在也没有退烧,准备去医院住院,所以更新晚了,可能最近几天更新都会晚,希望大家能理解,谢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