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2 叶子送给慕少的神秘礼物

292 叶子送给慕少的神秘礼物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4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3
    这是这阵子以来,慕昀峰回来的最早的一次。  初春的夜晚很凉,慕夫人一个人在客厅坐了很久,慕董事长下楼来的时候她正靠在沙发里发呆。  他给妻子倒了一杯牛奶,慕夫人最近的睡眠质量很差,慕董事长也很担心。  男人坐过去,将手里的热牛奶递给她,“想什么呢,都这么晚了还不去睡。”  慕夫人烦躁的朝他摆手,一句话也不想说。  “我听到叶子和阿峰的说话声了,孩子们都回来了,你这又是怎么了,他们两个听上去好好的,你……”  慕夫人接过话,“你说阿峰和叶子,他们都结婚三年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孩子呢。”  “你什么时候才能操心完,儿子没娶媳妇儿操心他挑媳妇儿的事,现在有了心仪的媳妇儿,你又操心他们后一代,这不是我们该管的,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慕夫人对过去,“你懂什么,没看到阿峰和叶子的感情太平淡了么,我这是在给他们的以后铺路。”  “你又不是神仙,再怎么算也算不过命运的安排,操心有什么用。”  “我听说了一件事,也不知道叶子晓不晓得。”  “嗯,怎么了?”  慕夫人一脸凝重,“儿子所在的娱乐公司,签约了程卿那个贱人。”  这话一落,原本淡定的慕董事长也拧起了眉,“你说什么?”  若是这样的话,叶子晴和阿峰就真的存在问题了,程卿那个女人也是绝了,都过去三年了还不放手,她到底想干什么?  慕夫人单手扶着头,她叹了口气猜测,“儿子不会做这样的事,估计是他手下人干的。”  “他平常连自己的公司都忙不过来,哪里有心思去管这种小事儿,我不是在意签约了谁,我是怕叶子知道后会多想,说白了老慕,娱乐公司就是赚钱的,哪个艺人赚钱公司就捧谁,程卿如今的资源,给鑫辉娱乐带来利益肯定是不小的,可我并不想要这样的利益。”  这番话,慕董事长倒也赞成,他们家不缺这点钱,程卿为公司赚的再多,他们也是不稀罕的,“那你去查过了是谁干的么?”  慕夫人摇头,她也是今天晚上才得到的消息,想必这件事也是今天才发生的。  那个程贱人,安分了两年又开始搞事情了。  当年,她就不该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女人。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慕董事长也不想再和妻子谈工作,他手掌安抚的落在慕夫人肩头,“行了,我们去睡吧,这件事情我明天会找机会问问阿峰。”  “嗯。”  两人一起上楼,刚关上房门,慕夫人又一惊一乍的道,“对了,我还有个东西要给叶子,相信他们这会儿还没睡,我得给她打电话。”  “你呀……”慕董事长摇头叹息。  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个操心的毛病。  说着,慕夫人赶紧给叶子晴打了电话过去,“叶子,你有没有睡?”  “还没有,怎么了妈?”  “你过来一下我的房间,妈妈有东西要给你。”  “嗯。”  此时的叶子晴刚做完面膜,慕昀峰去洗澡了,她已经脱了衣服正准备冲进浴室,然后来个偷袭,两人在浴室好好缠绵一番呢。  她之前说了,让慕昀峰早点回家,就想两人来点新鲜的尝试。  每次都在床上,她这个做女人的都有点厌烦了,更何况喜欢新鲜感的男人。  在夫妻的生活上,叶子晴一般都很花心思,不过近两年来,两人工作都比较忙,她也就懒得再倒腾这些了。  今天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他们确实该好好的享受二人世界了。  叶子晴只得将脱掉的衣服穿起来,打开卧室的门出去,慕夫人已经过来她房间门口。  “妈,什么东西啊。”  慕夫人把一个礼盒装的东西交给儿媳妇,“这个我今天在商场上看到了的,感觉特别适合你,一会儿你洗澡之后就穿上。”  叶子晴拿着礼盒,不解的望着慕夫人,“……”  慕夫人透过她朝卧室里看了眼,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地上倒是散落了几件衣服,该不会她这个电话打扰了两人的好事吧。  唔。  慕夫人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她一个长辈和一个小辈说这事儿总归也是有点难为情的,不过为了他们的以后,她也就懒得顾忌这些了。  “妈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样的刺激,听话,一会儿洗澡了一定得穿上,我保证阿峰一定会喜欢的。”  叶子晴顿时明白了慕夫人的意思,加上包装盒上的字,她还能不明白么?  她显得有些难为情,“妈,这……”  其实叶子晴心里乐翻了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灵感应,婆媳二人竟然都想给慕昀峰惊喜,这个男人真是太幸福了,不知道这种东西穿在她身上,然后来个偷袭,慕昀峰会不会觉得刺激呢。  想着,叶子晴有点迫不及待了。  怕儿媳妇不用,慕夫人拉着她的手做思想工作,“叶子,你听妈说啊,这个男人呢,他不比女人那样感性的,通常他们都是用下半身思考,妈知道你是个好女人,不过呢,有时候对于男人也得用点手段,不要以为你们结婚了,很多事情就可以不管不顾了,比如说夫妻之间的情调,那是相当重要的。”  “你也别不好意思,都是夫妻了,做什么都是应该的知道么?”  叶子晴点头,“谢谢妈。”  听到儿媳妇这么说,慕夫人才笑起来,“行了,快进去吧,如果喜欢,妈以后多买两套送给你。”  叶子晴,“……”  现在的长辈都这么前卫么?  好吧,她其实是比较喜欢这种相处方式的。  拿着礼盒进了卧室,浴室里的水声越来越激烈,慕昀峰一般洗澡的时间在十五分钟左右,他已经进去七八分钟了,她进去他也就差不多洗完了。  叶子晴不敢耽搁,正准备拆开礼盒把里面的东西换上,不巧的是,浴室的门开了,慕昀峰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露出完美修长的身躯。  “洗好了?”叶子晴听到动静,她敏捷的把礼盒藏好,笑呵呵的走过去拿起一条毛巾,“我来帮你擦头发吧。”  慕昀峰并没有怀疑什么,他今天喝了点酒,但也不至于醉,现在倒是想睡了。  眼见时间不早了,他将叶子晴手里的毛巾拿过来开始自己擦,“不用,你最近也挺累的,赶紧去洗洗一起睡了。”  “那行,你等着我别睡了,反正你头发也没干。”  “好,我打一会游戏。”  慕昀峰半躺在床上,他点开手机屏幕开始打游戏,叶子晴见他一门心思在游戏上,她背对着男人将礼盒拆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套大红色的情趣内衣裤,她来不及看什么款式,拿着就钻进了浴室。  刚关上门,慕昀峰打到一半的游戏暂停,弹跳出来一条信息。  他明明可以忽略,却在看到那个名字后退出了游戏。  信息来自程卿。  她什么也没说,就发了两张微信图片。  是她和鑫辉娱乐签约的合同,然后就是她本人的照片,代表鑫辉娱乐。  慕昀峰烦躁的将照片删除,这三年,他和叶子晴结婚,这个女人就头一年安分过,最近的这两年,他们虽然没有过多的交际,可偶尔逢年过节,依然会收到这个女人发来的祝福短信。  他从来没有做出过回应,也没有单独约见过这个女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仅此而已。  慕昀峰觉得,自我的克制能力还是不错的,有了叶子晴之后,他身上肩负的那份责任,不允许他任性,他清楚的很。  咔擦,浴室的门开了,慕昀峰扔了手机,眸光本能朝浴室那边看过去,只感觉气血不停的往上涌,让他浑身都烧了起来。  叶子晴单手倚着门框,一头卷发垂在胸前,她娇滴滴的喊了声,“老公。”  光是这一声,听得人都要酥掉了,更何况是她此时的装扮和神情,眼神里仿佛有电流涌过一般,男人不自觉的掀开被子起身,朝她走去。  叶子晴皮肤白皙,结婚后,不仅仅只有独属少女间的那份纯真,就此刻,她活像一个勾人的妖精,勾引着男人犯罪。  这还是他们婚后,她第一次这般卖力的给他惊喜。  “老公。”女人勾着手指,试图一步步牵引着他上前,她的唇是那种很艳红的颜色,配合着她的穿着,令人欲罢不能。  慕昀峰如饿狼般的扑过去,一把将叶子晴抱住,嘴角咬着她的耳垂问,“你这一身哪儿弄来的?”  叶子晴的手掌贴着男人的腰线,她此时化作一只待宰的羔羊,乖乖的窝在男人怀里,眼眸闪着令人陶醉的光芒,“怎么样,好看么?”  “那个啥,我想问,你这招是跟谁学得?”  “妈送给我的,说特别适合我。”  叶子晴挑眉,“你觉得怎么样,适合么?”  她的唇,性感的一塌糊涂,慕昀峰看着,差点流出鼻血。  妈的,要不要这么刺激,他已经是个大老爷们儿了,结了婚,夫妻生活质量也还不错,她妈这是想让他死在床上,还是死在老婆身上啊?  男人抱起她柔软的身子放在大床上,紧接着他的身子压上去,两手撑在女人身材,两人气息交缠,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彼此。  她刚沐浴完出来,一张笑脸染着一抹迷人的红晕,头发的发尾略湿,一双大眼愣愣的望着他,楚楚动人。  慕昀峰看着只觉得心海荡漾,蠢蠢欲动的身体早已经受不住,一把将她身上的衣物撕碎,开始了一场激烈而漫长的肉战。  似乎,他们许久没有这么激情过了。  叶子晴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总之,她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疼过,相较于他们新婚之夜的那一次,疼痛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太用力,以至于她的腿已经麻木瘫软,做完之后,她就那么软软的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尽管累痛,嘴角却是勾着的。  慕昀峰冲完澡出来,叶子晴早已睡了过去,他不忍心叫醒她,却又不得不叫醒她。  “叶子,起来洗个澡再睡。”  “唔。”叶子晴侧身躺着,红艳的嘴唇微微嘟着,十分性感。  他忍不住凑上去,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只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美好,那种愉悦,慕昀峰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他作为男人的正常反映。  *  翌日清晨,沈辰皓酒意还未醒,沈夫人便来给他做好了早餐。  最近公司的事物不多,沈辰皓倒也清闲。  据说是沈老爷子刻意安排,让他把重心放到娶妻生子上。  沈家这一代就他和沈辰旭两个男人,沈老爷子自然重视,三年前就扬言,谁先诞下沈家的下一代谁就能得到少半的家产。  可见,老爷子求孙心切。  然而他和沈辰旭两个人都不争气,这些年不仅一无所出,兄弟俩连老婆都没娶。  早餐做好,沈辰皓也起床了,他换好了高端定制的西装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的开始吃早餐。  沈夫人给儿子倒了一杯牛奶,问道,“阿皓,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听说你爷爷送去的女人又被你赶了出去?”  “妈,我一个废人,你说那些女人要我做什么。”  “你就别骗我了,别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么,你腿受伤的时候,医生根本就没告诉过我,你伤了男人的根本,肯定是有人故意造谣。”  沈夫人只要说到这个问题便没了胃口,“阿皓,你老实告诉妈,是不是你自己在造谣,故意让那些女人绕道而行的?”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他性感的唇勾了下,无所谓的道,“我有病么,自己能说这种事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自从若雪死了以后,你就不想娶。”  “妈,我是不想,可也用不着用这种方式。”  沈夫人气愤的将餐具扔在桌上,“哼,这种方式是最直接的拒绝方法,你看,除了林允熏,哪个女人听了你这种情况不是退避三舍的。”  沈辰皓接过话,“这岂不是更好,清静。”  “阿皓,死去的人再也回不来了,我们活着的人要生活的更好,你这样我和你爸心里只会更难受。”  “我这样挺好的。”沈辰皓同样没了胃口,加上他昨晚喝多了酒,现在头还是晕的,“我吃饱了,先去公司了,妈,您晚上不用过来了,好好在家陪爸爸。”  罢了,沈夫人也不想说太多,她原本以为姚若雪假死,儿子过一阵就好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忘掉这段感情,哪里晓得,儿子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沉浸在姚若雪死去的悲伤里,难以走出来。  沈辰皓刚走林允熏便把电话打到了声夫人的手机上。  “伯母,阿皓呢,他这几天还好么?”  沈夫人的回答谈不上热情,“阿皓他刚吃过早餐去上班了。”  “伯母,请您一定要照顾好他,他的腿虽然已经完全恢复,还是不能太劳累的。”  “行行行,多谢你关心了。”  “那个,伯母,我……”  “我还有事,先这样吧。”沈夫人不等她说完,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对这个林允熏也喜欢不起来,三年前,儿子重伤,那个女人和沈辰皓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可林允熏等了手术后才去探望,这是她所谓的爱阿皓么?  沈夫人现在是没有办法,第一,沈老爷子逼得紧,第二,儿子的谣言已经传出去,她也找不到合适的千金小姐,只能先由着两人去了。  她觉得,必须去一趟儿子的公司,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别每次碰到这个问题就回避,这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  沈辰皓前脚刚进公司,沈夫人后脚就跟着来了,看到母亲,沈辰皓不禁头疼道,“妈,你能不能别跟我跟的这么紧,我们才刚一起用过早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没断奶呢。”  沈夫人,“……”  “臭小子,我来找你自然是有事。”  “说吧,是不是林允熏又给你打电话了?”沈辰皓扯了扯颈间的领带,说起那个女人他不是一般的烦躁。  他就不明白了,为何不喜欢的人也要结合在一起?  “我问你,你和阿熏是不是很久没联系了?”  沈辰皓开始翻阅文件,“不是说了么,三个月,让我安静三个月,好好想想。”  “阿皓,你这是何必呢,反正都是逃不掉的,还不如尽快的在一起磨合。”  “没什么可磨合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没有爱情的婚姻,他无所谓,不爱的女人,娶谁都一样,还需要磨合什么?  “你这个态度,让妈怎么放心……”  “妈,您请回行么,我要工作,工作!”沈辰皓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开始赶人。  “行行行,我晚上过来找你,我们再谈谈。”  沈辰皓扶额,“……”  为什么他还是逃不掉,让他安静三个月怎么就这么难。  像他这样的家庭,别说是三个月,即便是安静三天都难吧。  呵。  *  初春的大清早,今天的权家一场的热闹,权奕珩带着陆七来权家看望在大宅的长辈,买了不少东西。  客厅里,权奕珩和陆七紧紧挨着坐在一起,来了大概半个小时有余,招呼他们的叶仅仅只是权家的佣人。  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老爷子才能见他们。  不过陆七和权奕珩商量好了,无论多久,他们都会等下去。  他们一走三年,突然回来,老爷子生气也情有可原,这是对长辈最基本的礼貌,这些陆七都懂,也能理解。  无论这个男人做什么决定,她都会默默的陪在他身边,因为陆七知道,这个男人舍不得她受委屈。  “权大少,这是您最爱喝的茶,老爷子一直念叨着,就盘您回来陪他一起品尝呢。”佣人泡了两杯热茶过来,对权奕珩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的尊重,只是陆七坐在这儿在他们眼里就太多余了,因为老爷子说过,他们权家未来的女人主人是权玉蓉。  而这些年,这些佣人也习惯了权玉蓉的身份,谁知道这个陆七好不好相处。  权奕珩连句谢谢都没有说,而是搂着陆七轻声问,“老婆,你渴了没,喝得惯茶叶么?”  陆七是不太习惯喝茶的,权奕珩这般无视佣人的热情,无非是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权奕珩的女人用不着看他们的脸色行事。  佣人一看这架势顿时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安安分分的退到了一旁,默默等着权奕珩的吩咐。  他们在权家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大少爷对一个女人这么贴心,还要亲自给她端茶倒水,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  陆七和权奕珩在一起的这几年,基本上也能摸清这个男人的脾性,他刚才完全是袒护她,陆七感动归感动,毕竟这些年他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她不感动的,就是为了权奕珩,她得忍,何必和这些佣人较真。  再者,老爷子没有承认她,权家的人也不认识她,他们对她这样的态度也实属正常。  “没事的,我就喝这个。”  “那行,你尝尝看,习不习惯。”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将茶水端到了陆七手里,毕竟是在大厅,如果太过于亲密的话,就显得他们刻意做作了。  话说到这儿,突然从里面走来一个女人,她穿着一身浅花色的旗袍,头发盘着,上半身用白色的披肩围着,身材高挑,就像是民国时期走出来的贵妇,十分有气质。  在这样的年代,陆七鲜少看到穿旗袍的女子,她猜测着,这个女人在权家的地位应该不凡。  “哟,这是阿珩啊,真是稀客呢。”  权奕珩看到前来的女人,他拉着陆七站起身来打招呼,“大姑好,好久不见。”  女人并没有应声,她轻佻的目光落在陆七身上,那眼神不止没有把陆七放在眼里,更没有把权奕珩这个侄子放在心里。  俗话说,姑姑是最疼侄子的,可在权家似乎不是这么回事儿。  权奕珩挑了一盒从A国带来的化妆品,“这是我和小七从A国带回来的,一点心意。”  “哦。”权大小姐的态度冷淡,她叫佣人接过礼物,别有深意的看向陆七,她的眼神不怀好意,令陆七十分反感。  她已经许久没有被人这么大量过了,多多少少心里是复杂的。  陆七挽着权奕珩的手不自觉收紧,默默忍受着权家人的冷眼相向。  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这么横冲直撞的过来,确实有失礼仪。  感受到她的紧张,权奕珩在她耳旁低声安抚,“别怕,时隔三年,他们的态度对我们冷淡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很多感情在时间的洗涤下都会变得淡漠。”  其实陆七也不是心疼自己,她倒是无所谓,因为她和这些人没有感情,可是权奕珩,他在这个家里长大,一别三年,作为亲人不该是很热情的招待么。  “阿珩,你这三年在国外发展得怎么样?”  权奕珩同样的冷淡,“还行吧。”  他今天刚回来,并不想和这些人计较,而且他们平常也没有走得有多近,只不过是骨子里流淌的血液让他们不得不来往罢了。  要说姑姑,最让权奕珩牵挂的不过是权妈妈。  而这位大姑的冷淡和不屑,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权大小姐在他们面前坐下,语气带了一抹讽刺,尤其是看向陆七的时候,那眼神可谓是伤人的,“还行怎么又回来了,还带了个女人回来,你觉得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就能做我们权家的儿媳么?”  话落,权奕珩双眸一紧,整张脸都黑了下来,他厉声呵斥,“给我管好你的嘴!什么叫随随便便的女人?”  权奕珩把陆七护到身后,看的出来他是真生气,那架势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撕碎,“刚才我敬你是我大姑,才对你客客气气的,别以为我离开的这些年就是好欺负,我对你们只是长辈上的尊重,若是你们敢欺负我女人,我告诉你们,谁也休想。”  权大小姐完全没有料到,她只不过一句话就让侄子这么生气,竟然当着众多佣人的面骂她。  “我告诉你,别用你的那种眼神看我的女人,和她比起来你差多了,你看看你自己,这么多年,哪一样不是用权家的吃权家的,让你身无分文的出去,你以为自己能活着回来么?”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不过也是事实,权大小姐立即觉得自己在权家的脸都丢光了,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我……”  权奕珩却不容她有开口的机会,即便是长辈又怎样,只要她冒犯了陆七,他谁的面子也不给。  “你也别我我我的了,权家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来看的是爷爷和父亲,其他人待不待见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你想以后的日子安宁一点,就给我马上滚出我的视线,否则,我保证不出一个月,就让姑父和你离婚!”  权大小姐闻言只差没气晕过去。  这个权奕珩,到底搞不搞得清楚,她是为了他好呢。  据说老爷子把权家大半的家产都要交到权玉蓉手里,他最合适的配偶只会是权玉蓉,换成其他任何女人都是不合适的呀。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厅的另一半走来一个男人,制止了一场姑侄的激烈战斗,“阿珩!”  是权昊然。  陆七确实对权大小姐的态度不满,不过权奕珩的话,倒是让她见识到了这个男人的真本事,原来在权家,他不是谁都怕的,给这些长辈的尊重足够,是他们这些人自己不珍惜,以为权奕珩离开了三年就是软柿子。  看到权昊然过来,权大小姐立马去告状,“大哥,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都爬到我头上来了,你知道他刚才说了什么吗……”  权昊然一句话也懒得听,看到儿子回来,他兴奋的不行,哪里有心思听小姑子的这些闲言碎语。  陆七看到他,礼貌的喊了声,“爸。”  权昊然笑意融融的道,“小七回来了,要不你们去我那边坐吧。”  权大小姐完全没有料到大哥对陆七会是这种态度,不服气的嚷嚷,“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爸说了,阿珩不能带别的女人回来的。”  “你给我住嘴,回你的后院待着去!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还要赖我儿子么?”权昊然厉喝,“这么管不住自己的嘴,明天就给我滚回去吧。”  权大小姐闻言只差没呕出一口鲜血,她的身份多尊贵啊,老爷子的大女儿,权家的千金小姐,即使出嫁了这么多年,老爷子疼她依然和从前一样啊。  终于,喧闹的前厅因为权大小姐的离开而安静下来。  权奕珩自从权昊然来了之后一句话也没说,有那个大姑在,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现在平复下来,他才喃喃的喊了一声,“爸。”  权昊然相较于三年前憔悴了许多,儿子突然离开这座城市,很多工作都压在他这个权家的长子身上,一个大家庭不好管理啊。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权昊然只是重复的呢喃着这一句话,陆七看的清楚,那个性格刚硬霸道的男人,红了眼眶。  可见权奕珩三年前的离开,带给他的也不是一点点的打击。  “爸,爷爷今天会不会见我们。”  事情还是被权奕珩想的太简单,原本以为他们只要在这儿等着就好,无论权家人说什么,做什么他和陆七都可以不理会,可这些人,习惯了不安分,赶走了一个大姑,一会儿又来个三姑四姑,权奕珩想想都累。  “阿珩,你爷爷是知道你过来的,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要不你们去我哪里等?”  权奕珩摇头,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陆七还没有得到权家人的肯定,父亲那里有个姜淑艳,去了只怕更加无法安宁。  也罢,今天他就带陆七来感受一下气氛,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等过些日子再来吧。  权奕珩搂紧了陆七,“爸,那和小七就先回去了,爷爷什么时候想见我了,就跟我说一声。”  “你们这就要走了?”权昊然不舍的望着他们。  陆七也觉得就这样走了会功亏一篑,“阿珩,要不我们……”  权奕珩知道她要说什么,男人手掌落在她腰身,安抚的道,“没事,我们既然决定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过来看爷爷。”  说到底,他就是舍不得让她受一点点委屈。  “可是……”陆七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因为他们来一趟并不容易。  权奕珩刚回来,还有很多生意上的事情需要处理,她也要帮忙。  俩人在国外毫无身家背景就开公司,可想而知有多难,现在他们把事业迁回来,也是不容易的。  “阿珩,你再等等,要不我去跟老爷子说说?”一听儿子要走,权昊然便急了。  三年了,老爷子的气也该消了吧!  老爷子忍得下心失去孙子,权昊然却忍不下心失去儿子。  他已经做了完全的打算,如果这一次老爷子还是固执的不肯让权奕珩进家门,他也会离开这个家。  他对这个儿子有亏欠,什么都弥补不了他心里的愧疚。  “不用了爸。”权奕珩拒绝,他搂着陆七,“老婆,我们走。”  既然他都决定了,陆七也不好再说什么,今天过来也不是一无所获,最起码她感受到了权家人的态度,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而且她只见到一个人,要是权家人都聚在一起,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呢。  眼见劝不住儿子,权昊然准备亲自开车送他们走,一路上,他还可以和儿子多说一会儿话。  或者是年纪大了,越来越想和亲人在一起吧。  “阿珩哥哥,爷爷,爷爷说要,要见你们。”权玉蓉急匆匆的赶来,她小脸红彤彤的,一看就知道是跑过来的,她视线全数集聚在权奕珩身上,“阿珩哥哥,爷爷说……”  “我知道了。”男人冷冷的越过她,拉起陆七就朝后院走去。  后院的另一边,权大小姐在和姜淑艳诉苦。  “三年不见,我以为他改了,没想到还是这个臭脾气,谁也忤逆不得。”  “嫂子,你给我评评理,阿珩是不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好歹我也是他的长辈啊。”  姜淑艳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大姑子,相较于阿珩,她更讨厌这个女人,“我说权大小姐,没事啊你就回你的D市去,别常来娘家晃悠,这里人口多,你一张嘴又喜欢多事,小心惹麻烦。”  权大小姐,“……”  哟呵,她出嫁了难道就不是权家人了么,怎么一个个都在赶她走。  老爷子还活着呢,他们就想霸占家产么?  哼,做梦!  权玉蓉走在前面,三人从后院穿过去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到了老爷子的住宅,权玉蓉帮他们推开了们,只是道,“爷爷在里面等着你们。”  陆七的手被权奕珩紧紧握着,她手腕生疼,却咬着牙不敢喊出声。  他知道,男人这一进去,面临的问题肯定很不一般,无论是什么结果,他们都会共同的面对,一如三年前,他们一起选择离开这里一样。  他们习惯了彼此,更是无法舍弃彼此,就好像,这一生,他们只为彼此而活。  权玉蓉默默的看着他们,心如刀割。  阿珩哥哥,三年了,外面的生活让你和这个女人厌烦了么?  似乎一切不像她所想,他们的感情还是那么要好呢,那么她要怎么办,再等下去她就成老姑娘了啊。  *  这天早上,叶子晴很晚才起来,昨晚太过于激烈,醒来时身旁已经没了慕昀峰的身影。  她穿好衣服下楼来,慕夫人已经在准备点心了。  看到儿媳妇,慕夫人欣喜的拉过她,“怎么样啊叶子,阿峰她……”  毕竟是房事,被人当面问起来还是很尴尬的,尤其还是婆婆。  她只是轻点下了头,认定了慕夫人昨晚的成果。  “我就知道阿峰会喜欢的,叶子,我给你炖了大补汤,你一定要喝的知道么。”  “谢谢妈。”  “不用客气的,你呀,就该好好补补。”  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叶子晴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她按下通话键,甜甜的喊了声,“江大哥,有什么指示啊。”  “叶子,怎么回事啊,不是说这部偶像剧的女主角是你么,怎么换成了程卿,剧组都不通知一声的么?”  听得出来,江寒十分恼火,“让我和那个婊子拍戏,妈的,老子就是违约也不拍!”  女主角换成了程卿?  叶子晴这才明白,她的退出成就了程卿那个贱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