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5 慕少怒训程贱人

295 慕少怒训程贱人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3
    在陆七走后,姚若雪一直都有深想她的话。  和沈辰皓在一起,这是姚若雪想都不敢想的。  夜晚无法入睡,她拿着手包出了门,对面有个大型的超市,她想回去的时候给早早带点礼物。  晚上十点,超市的人不多,姚若雪推着推车,一一从货架上挑选小孩子的吃食。  早早喜欢吃饼干,姚若雪多拿了几包,其他的东西她没敢拿多少,京都的东西比C市的贵,给孩子带个念想就够了。  买完吃的,姚若雪又去玩具区看了下,不少玩具都超出了她的预算,她拿起又放下,十分纠结。  一边理货的服务员看到她在这儿站了半天,走过来帮姚若雪推荐,“小姐,这个变形金刚是我们店里刚到的新款,孩子绝对喜欢。”  “我就随便看看,谢谢。”姚若雪只好把手里的变形金刚放下,推着推车往前走,再纠结下去,说不定人家还会把她当成小偷。  她现在一个月的工资才一万多点,每个月除去房租两千多,还要付保姆费,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要不是她能接点外单,一个人带着早早,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到了一楼散装区,姚若雪想买点东西给保姆阿姨,这三年她一直在自己身边尽心尽力的照顾早早,两人的关系也不止是保姆和雇主那么简单了。  前方,一男一女也在挑选零食,男的说,“这个买点吧。”  女的明显不愿意,“还是算了吧,多贵啊。”  “贵什么贵啊,你一个月工资那么多还嫌贵,这超市开起来也是赚钱的。”  姚若雪顺着男人的声音望去,在看到他身边瘦小的女孩儿之后,眯起了眼。  若兰?  姚若雪瞪大双眸,她试图看的清楚些,推着推车过去,奈何一男一女已经买好东西到了收银台,她干脆将推车放在一边去追,收银台,一对男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赶紧追着出去,超市外,冷风嗖嗖的往她身上刮,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而所谓的若兰,哪里还有半点影子。  姚若雪四处环顾了下,大喊道,“若兰,若兰!”  或许是她看错了吧,姚若兰怎么可能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还是她交了男朋友?  她的思想不应该停留在五年前,她最后一次回家,姚若兰刚上高中的那会儿,个子瘦矮。  如今一别五年,妹妹应该长成一个大姑娘了,她怎么可能认识。  姚若雪拢了拢身上的大衣,失魂落魄的往前走,想回去泡杯咖啡压压惊。  她拿出手机拨出去,那头的人给她的回答是,“姚小姐,京都附近并没有发现你妹妹。”  “那就回来京都找吧。”  姚若雪不禁想起十年前,她来京都的前一天晚上,有多兴奋,对这个城市也是充满了期待的,那时候她空有一头干劲,却从未想过,她这样的条件在这座城市生活有多么煎熬。  所以,姚若兰和姚若芳应该也是和她一样,刚来,会有满腔的热血。  都说这座城市遍地是黄金,他们这些穷山沟里的人做梦都想过来这里,既然来了,一般人都不会选择回去或者是到京都以外的地方。  姚若雪猜测,她的两个妹妹一定还在京都。  “姐。”  身后一道清脆的女音透过冷风传递过来,姚若雪愣了愣,这一声仿若是一个错觉,让她不敢转身。  她怕是一场梦!  “姐!”女孩又叫了一声,而后在姚若雪转身之前,她先一步跨过去,在看到姚若雪那张脸后,整张脸都亮了,“天哪,真的是你啊姐。”  姚若雪这才彻底的看清眼前的女孩儿,和她眉眼神似,外表却寒酸的亦茹三年前的她的女孩。  怔了许久,她才掐住女孩的肩,激动的问,“若兰,若兰,你是若兰吧。”  姚若兰点头,声音带着颤音,“是,我是若兰,姐,你没死啊,我就知道你没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走。”姚若雪试图拉着她往酒店的方向而去。  “若兰。”两人的身后,一道不耐的男音响起。  “等一下啊姐。”姚若兰这才想起差点忘了他,而后她将男朋友小董拉过来,“姐,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小董,我们刚认识没多久。”  姚若雪笑着点了下头,她仔细的打量了一眼男孩,是那种很帅气的男生,脸上的皮肤很白,很讨女孩子喜欢。  “小董,这是我姐。”  男孩听后无动于衷,只是淡淡的扫了眼姚若雪,明显是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甚至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招呼都免了。  姚若雪很不喜欢这个男人的眼神,她觉得,她妹妹可能是受骗了。  不过为了妹妹,姚若雪并不打算计较,她主动的朝男孩伸出手去,“你好,我是若兰的姐姐若雪。”  男孩却是看向姚若兰,满是质问,“你不是说你姐姐已经死了吗?”  姚若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姚若雪不愿让妹妹为难,主动开口,“是我不好,这些年出门没有和家里人联系,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那你是跟我走还是……”小董语气生冷的问若兰。  姚若兰挽起若雪的手,“我姐刚回来,我当然是要和她聊聊的。”  “那行吧,这些东西我先拿走了。”小董点点头,扬了扬他们刚才在超市里挑选的东西。  “好好,你拿回去吧。”  回到姚若雪所在的酒店,姚若兰感叹道,“姐,你住这么好的房间啊,一晚上多少钱?”  “没多少,我是临时过来出差的。”  姚若雪刚和妹妹见面,不想把这三年的苦告诉妹妹,好不容易找到她,姚若雪是异常珍惜的。  找了一点零食放在茶几上,姚若雪又给她泡了一杯牛奶,姚若兰的身体很瘦,一定是平常没注意营养,她看着很是心疼。  忙活完,姐妹俩人坐下来开始聊天。  “若芳呢,她在哪里?”  提起小妹,姚若兰满脸的愧疚,“一年前,我和若芳一起来京都,不久后因为工作的关系两人走散了,我也在找她。”  “走散了,你们这么大了怎么会走散的?”  “姐,我和若芳都没有手机,刚来京都的那会儿,我们根本没有固定的住址,白天找工作,都是晚上回来聚在一起,后来也不知怎的,我就一直没有等到她。”  姚若雪扶额,她可以想象在那样的情况下,两个妹妹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刚来京都,身上也没有钱,睡的地方无疑是京都的‘难民区’,环境可以想而知。  是她太冲动了,不该用这样的语气和若兰说话。  “对不起若兰,是我不好。”  “没关系的,姐,我知道你是担心若芳,她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你说,人生地不熟的,会不会遇到危险啊。”  姚若雪同样的担心,可这会儿她只能安慰妹妹,“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对了若兰,你为什么不跟家里的人联系?”  姚若兰一脸为难,“姐,你也知道咱妈那个性子,如果我出来了一年还没有钱寄回去,她肯定会骂我的。”  姚若雪当然明白,她可不希望两个妹妹和自己一样,为了那个家而牺牲自己。  末了,她拉起姚若雪的手,夸赞道,“姐,你变得好漂亮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如果不是我觉得有人喊我,我还不敢相信你真的是我姐。”  时光再怎么变,人的眉眼不会变,更何况她们三姐妹从小感情深刻,一眼就能认出来也不奇怪。  “若兰,你这一年在京都怎么样,做的什么工作。”  “我还行,因为只读到高中,找工作不是很容易,暂时只能道餐厅做服务员,什么保洁员我都做过。”  姚若雪听着觉得心酸,她比姚若兰好,出来的早,大学也是在京都上的,找工作相对容易一些,可若兰,她什么都没有,想要在京都站稳脚跟恐怕没那么容易。  而他们的那个家,从来没有一丝的温暖,她们估计也不想回去。  服务行业姚若雪没有接触过,不过听说会很辛苦,所以她也是心疼妹妹的,“会很辛苦么?”  姚若兰不甚在意的笑笑,“没有,我觉得比在家挑水砍柴好多了。”  也是,她们以前在山沟里过待过,什么样的累活没做过,服务员对于姚若兰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可姚若雪还是希望她能过的好一点,至少在经济上,能宽裕些。  “若兰,我记得你成绩不错,没有读大学遗憾么?”  姚若兰想了下,“我哪里有资格想遗不遗憾啊,只要能解决生活就好了,姐,你也别担心我。”  “有没有想过报考夜校?”  “不行的姐,我现在打两份工,根本没有时间。”  姚若雪一听这话,脸色徒然一变,“打两份工,若兰,你干嘛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姚若兰垂着头没说话,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你和那个小董什么时候认识的?”  姚若兰抿了下唇,“前不久,他是本地人,父母在这个城市有两套房子,姐,他说了,以后我们结婚,他父母会腾出来一个房子给我们。”  看的出来,她的这个妹妹已经被小董迷得神魂颠倒了。  “他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之前在游戏公司,前不久辞职了。”  游戏公司?  姚若雪可以断定,那个什么小董,绝对是个吃软饭的货色,专门欺骗这些外来小姑娘的感情。  “你们有没有见过父母?”  “见过,她妈妈不是很喜欢我,可能觉得我是穷山沟里来的。”  姚若雪默默看着自卑妹妹,想起了三年的自己,同样也是这种个性。  或许,是因为她们的出生决定了这种性格吧,谁都想让以后的生活过的好一点,姚若兰想在京都站稳脚跟,找个本地的男人是最捷径的。  她的想法没错,可眼光并不怎么样。  “若兰,你记住一句话,你不比任何人差,城里人怎么了,就该欺负你么?”  “姐,他们没有欺负我!”姚若兰反驳,语气稍微有点激烈。  “那你喜欢他么?”  “还行吧,我觉得就我这样的,能找到他就是万幸了,想要在这个城市立足,没有房子根本不行,可是以我的能力,恐怕一辈子都买不起房子。”姚若兰说出心里的想法,“姐,我其实也不是想他们家的房子,而是之前我在一家公司做保洁员,小董的游戏公司就在我们上面,一来二回我和他就认识了,我们也是有感情的,他是研究生,我看重的是他的才情。”  听了妹妹的描述,姚若雪更加担心了,看样子,她妹妹对这个小董已经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  “那他有没有找新工作。”  姚若兰摇头,“小董说想继续深造,以后进大公司,给我更好的生活,他每天在家补习呢,可辛苦了。”  多么纯净的女孩儿,男人的这种鬼话竟然也信。  姚若雪明白,她不能直言不讳的告诉妹妹,小董靠不住,这样不仅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反而会让若兰产生反感。  “所以,你现在打两份工,是在养活他?”  “嗯。”姚若兰解释道,“姐,其实没什么的,只要他能有更好的发展就好了,以后我们的家,总要靠他的。”  姚若雪只是淡淡笑了下,问道,“小宇呢,这几年他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恢复得挺好的,现在也是大男孩了。”说到家里的事儿,姚若兰开口道,“姐,说句话你别见外,你死后,爸妈的日子其实过的不错,爸爸还承包了鱼塘,后来亏了钱,就每天的责怪我和若芳,我和若芳是被爸妈赶出来的。”  听着这些,姚若雪已经麻木了,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父母!  “后来他又跟着人在我们镇上开了一家包装公司,以为能赚钱,没想到对方是个骗子,听说七十万全部打水漂了,现在还欠着外债,小宇在家的日子肯定是不好过的。”  死性不改!  姚若雪也懒得管那两个老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折腾,还要拖累几个女儿,真是够了。  她不用问都知道为何姚家二老会有那么多钱做生意,肯定是她死后,对方给的赔偿,要么就是沈二少,瞧着她父母可怜,给的安抚金吧。  那个男人总是默默的为她做这些事情,殊不知,给姚家二老越多的钱,只会害了他们。  “今晚留在这儿吧,我们姐妹俩好好叙叙旧。”  “好的姐。”  她不愿看到妹妹这个样子,明显她的日子过的还不如自己三年前在京都的生活。  为了能有个安定的家,难道她要这么委屈自己么。  思来想去,姚若雪觉得这事儿只有陆七能帮忙,她已经决定留在京都,给妹妹找份工作应该不难吧。  餐厅那种地方,人多,活也累,她想妹妹能进去公司,还能学点东西。  *  今晚叶子晴一直留在医院陪权妈妈,到了晚上十点,慕昀峰忙完过来接她,顺便看看权妈妈。  这时候的权妈妈已经睡着了,叶子晴独自坐在外面贴着墙面而坐。  “叶子。”  叶子晴只是抬了下眼,并没有过大的动作。  慕昀峰坐过去,“妈今天精神怎么样?”  “还行,你先回去吧,今晚我要留在这里陪她。”  “那我陪你一起。”  叶子晴白了他一眼:臭不要脸。  她每天回去的早,他不在意,还晚回来,不回去吧,他又犯贱的找来,上辈子她到底欠了他什么,非要被他这么折磨。  “对了,妈不是说今天会找专家来给你妈看病么,情况怎么样?”  “临时改时间了,据说医生明天过来。”  “哦。”  叶子晴不喜欢他杵在这儿,“你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守着就行了。”  慕昀峰坚决不干,“那怎么行,你一个人在这儿我也不放心啊。”  他那点心思叶子晴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朝男人看了眼,“行了,你如果要说程卿的事情,我没心思听。”  慕昀峰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那个老婆,这一次你真的冤枉我了,程卿进咱们的公司我真的不知情。”  “手机给我。”叶子晴朝他摊开手掌。  慕昀峰清了清嗓子,乖乖的把手机掏出来递给老婆。  叶子晴在电话薄里很快找到程卿的名字,而后晃在男人眼前,“这个名字,是不是应该删了?”  “你高兴就好。”  叶子晴挑了下眉,她什么也没说,迅速的将程卿从电话薄里剔除。  做完这些,她把手机还给慕昀峰,“行了,你回去吧。”  “叶子……”  叶子晴打断他,“慕哥哥,我明天想检查一下妇科,你妈说那个医生对妇科也很有研究。”  “你别听我妈胡说,她就是每天在家没事儿闲的慌。”  “是我想,我想要检查,想给你生个孩子。”她说着这话,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试图望进男人眼底的最深处。  慕昀峰态度依然淡淡,“我知道,叶子,但我们都还年轻,这样不是很好么?”  “年轻吗?你都快三十了,这个时间段生孩子是最好的。”  见她如此坚持,男人只得道,“这样吧,等我这段时间忙完了,我陪你去。”  “好。”  这一夜慕昀峰没有走,一直在医院陪着叶子晴,说来惭愧,权妈妈生病这么久,他这个做女婿的鲜少过来医院,心里是在过意不去。  到了早晨,叶子晴从长椅上醒来,身旁早已没了慕昀峰的身影,而她身上还披着男人的大衣外套。  叶子晴嘴角微勾,她总是这么容易满足,他在医院陪了自己一个晚上,她的气也就消了。  不过程卿那个贱人,叶子晴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了。  伺候完权妈妈吃完早餐,等护工过来,叶子晴便离开了医院。  一路驱车来到鑫辉娱乐,不同于昨天的怒气冲冲,叶子晴保持着迷人的微笑。  她是总裁夫人,就该有总裁夫人的气质,才不要为了贱人而伤了大雅。  把车挺好,叶子晴从停车场的电梯走,恰好碰到了和经纪人说话的程卿。  “程姐,您这两天必须要挤出时间拍洗发水广告,我们可是和商家签了合同的。”  程卿用手指拨了下散落下来的大波浪卷发,她眉目精致,看上去十分惹眼,“我现在最注重的是新戏,广告还是让他们等一等吧,你是我的经纪人,应该……”  话说到这儿,叶子晴拿着包包同样跨进电梯,她一句话没说,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局外人。  程卿的经纪人第一时间看到她,客气的打招呼,“叶子,你今天这么早啊。”  虽然叶子晴是总裁夫人,但公司的人都习惯这么叫他,这话也是叶子晴自己提出的,说是叫着亲切。  叶子晴朝经纪人点了下头,她看也没看程卿一眼,这种贱人她就该无视。  经纪人因为要出去办事,电梯上去的时候就只有程卿和叶子晴两个人,气氛无疑是尴尬的。  倒是程卿,主动和叶子晴打招呼,语气酸酸,“哟,是老板娘啊。”  叶子晴冷笑了声,她俯视着眼前的女人,“既然你知道我是老板娘,就应该知道怎么样做好自己的本分,否则,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怎么,还想打我么,我告诉你叶子晴,你别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三年前是我傻,拿了你的钱,要不然我早就把你告到……”  “是么,那你来告我啊。”叶子晴嘚瑟的道,“生气了吧,呵,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程卿死死的瞪着她,“……”  是啊,她就是干不掉这个贱人,因为她是名正言顺的慕太太。  相较于以前,更难下手了。  程卿真的很后悔,当初她和慕昀峰复合,就该第一时间收拾这个贱人的,装什么清高女神啊。  叶子晴现在忍着不收拾她,得克制自己的暴脾气,因为她也是人气女王啊,若是把打人的事件传出去,多不好听。  “听说你和阿峰结婚三年还没有动静,你婆婆到处找人帮你看,别是个不会下蛋的鸡,那可就好玩儿了。”  叶子晴眯眼,她这暴脾气实在是难以忍受,不过为了自己的形象,她还是忍了,漫不经心的回过去,“原来你是这么看待自己的,将来嫁人了,在夫家也不过是只下蛋的鸡。”  “你!”  叶子晴不给她反映的机会,嗓音拔高,“我告诉你程卿,三年前你没有破坏我和慕昀峰,三年后更不可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会和他恩爱到死,气死你这个小贱人。”  程卿的脸气的逐渐扭曲,三年了,叶子晴的嘴皮子功夫更加厉害了,她压根说不过她。  行啊,那咱们就走着瞧。  她已经凭自己的本事来了鑫辉娱乐,还怕没有机会么?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对,就是小三,为了慕昀峰她甘愿背负这个骂名。  到了公司,叶子晴第一时间去了许念的办公室。  “叶子,今天来这么早啊?”  叶子晴拉开座椅在她对面坐下,“我从医院过来的,还没回去呢。”  “我想问,公司把程卿安排在哪里住?”  许念告诉她,“西区的锦江花园。”  西区的锦江花园是给顶端的艺人住的,要说最具资格的,公司也就那么两三个,程卿刚来,而且还是个三线演员,凭什么住那么好的地方?  叶子晴被捂热的心凉了大半,她感叹道,“地方真不错。”  “叶子,其实公司也是考虑到她离拍戏的地方近,再者,程卿最近的资源确实不错。”  安排程卿住进锦江花园,许念昨天就否定过,结果公司的高层拗不过程卿,这事儿还是答应了下来,眼下,她只能这么安抚叶子晴,免得为了这件事她和慕昀峰伤了感情,让人趁虚而入就不好了。  “念姐我不明白,公司里赚钱的艺人那么多,她个新来的,凭什么住那么好的地方?”  许念看叶子晴这个样子,是难受的,一向精明干练的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这个,我……”  “念姐,你别为难,我就是随便问问。”  这事儿吧,若是没有慕昀峰请自出马,程卿能住那么好的地方?  呵,慕昀峰,你到底坐不住了是么?  叶子晴不知道是怎么走出许念的办公室的,她前脚一走,许念立马给慕昀峰打了电话,把程卿住在锦江花园的事儿告诉了他。  男人闻言放下手里的文件就往鑫辉娱乐冲。  叶子晴在公司随便转悠了一圈,她人际关系一向很好,无论是谁看到她,都是亲切的唤一声‘叶子。’  慕昀峰过来的时候,程卿正为了广告的事和商家在电话里面争执,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她的经纪人处理,而程卿,则是悠闲的坐在懒人沙发里喝的咖啡,仿佛事不关己。  原本坐在另一旁看手机新闻的叶子晴实在看不过去,她走上前,用老板娘的语气指着程卿道,“你给我起来。”  程卿挑了下眉,弱弱道,“不好意思啊老板娘,我昨天拍戏腿受伤了,医生说了,不能站立太久。”  呵。  叶子晴冷笑声,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她们刚才还一起上来电梯,这个女人也没说拍戏受伤的事儿啊。  无疑,她又在装,又在扮可怜扮柔弱。  行啊,她装吧,她也是实在是忍受不了了。  “腿受伤了是吧?”叶子晴阴冷的笑了下,在她周围绕了一圈,程卿被她看得心里没谱,想着三年前,这个女人对她是怎样的暴力。  若是在公司被人打了,传出去可是不好听的。  公司其他员工看到老板娘有些反常,纷纷小声猜测:  “我听说这个程卿是总裁以前的女朋友。”  “前女友算什么,我们总裁以前可花心了,前女友多的数不过来。”  “这个不一样,我听说啊,总裁曾经许诺过要娶她,可不知道后来为什么,突然就和叶子结婚了。”  当得知慕昀峰要结婚的消息,整个京都都炸了。  “你的意思是,这个是真正的前女友,老板娘真正的竞争对手?”  “我看是。”  “……”  就在这个时候,慕昀峰穿着一身高端定制的西装走过来,男人眯了下眼,果真看到小妻子和程卿在针锋相对。  他不免觉得庆幸许念给他打了这个电话。  “叶子!”他喊了声,朝叶子晴招手。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回过头,看到总裁,众人也不敢悄悄的看热闹,个个垂着头装作很忙碌的样子。  叶子晴看到慕昀峰后,在心里怒骂一声,草泥马,他怎么来了,她手痒了,正想当着众人的面教训小贱人呢。  她可不希望自己暴力的一面暴露在慕昀峰面前,免得吓着了他。  不满归不满,叶子晴还是笑盈盈的走过去,亲密的挽着男人的手,娇嗔的道,“老公,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刚才。”  “那正好,我没有开车过来,我们一起回去吧。”  慕昀峰不动声色的扫了眼对面的程卿,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他,好像在向他求救。  而他却像是没看到的一般,一直盯着旁边的小妻子,应了一声,“好。”  前天晚上的激情还在蠢蠢欲动,慕昀峰这一天,脑海里都是和她前天缠绵的画面。  小妻子太美好,以至于他有点沉沦了。  “阿峰!”  在他们挽着手正准备离开之时,程卿到底还是叫了他的名字,还是在公共场合。  这下,所有人都静静等待慕昀峰的反映,看看在这个男人心里,到底是老婆重要,还是相恋多年的前女友重要。  叶子晴咬了咬唇,她用手指甲掐住男人的手心,警告他不要回头。  男人忍着疼,单订的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多想,而后他转过身,冷冽的眼神看向程卿。  程卿泪水涟涟的望着男人,一如三年前,她最擅长的就是在慕昀峰面前扮可怜。  这个时候的程卿,仿佛被人欺负了一般,换谁看了都会心疼。  叶子晴屏住呼吸,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慕昀峰今天当着众人的面袒护了程卿,她就当着公司人的面宣布,从此和他一刀两断。  她也是人,她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毫无底线的践踏。  只是看着自己的老公撇下她朝别的女人走去,叶子晴的心还是痛了。  三年了,他依然无法对这个女人狠心么?  “你是第一天来公司么?”慕昀峰在程卿的一米之外站定,冷冷问。  程卿被他这句话给问懵了,但还是乖巧的答道,“我昨天刚来的。”  “刚来的最先学的应该是公司的规章制度,谁准许你直呼我的名字的?”慕昀峰的话让程卿露出难以置信,男人却依然厉声道,“以后在公司,请你叫我慕总。”  程卿脸色僵了僵,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些话会从慕昀峰的嘴里说出来。  曾经这个男人有多疼爱她,多宠爱她,还扬言要给她最好的婚礼,如今,竟比陌生人还不如么?  这让她怎么相信?  “阿峰……”程卿低低叫他,一双泪水涟涟的眼可怜兮兮的看着男人。  “怎么,还需要我重申一下么,你是公司的艺人,说到底就是给公司赚钱的!以后叫我慕总。”  慕昀峰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刀片,硬生生的割着程卿的心脏。  这话无疑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她脸上,让她颜面扫地!  他怎么可能当着人的面这么羞辱她?他们以前的情分呢,都不算什么吗?  即便过去了三年,他和叶子晴甜蜜了三年,程卿至始至终都不相信,慕昀峰真的不爱她了。  程卿的经纪人见慕昀峰发了火,赶紧出言缓和,“慕总,实在不好意思,程小姐初来乍到,工作比较忙,公司的规章制度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慕昀峰抿着唇没说话,明显是十分不悦的。  不光是程卿被慕昀峰的态度震惊了,还有叶子晴,同样的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只知道,慕昀峰这三年确实和程卿保持了距离,却没想到,在众多人的面前,他能这么的袒护自己。  叶子晴当然会顺着台阶下,她走过去挽着男人的手臂,娇声在他耳旁道,“老公,我真的好累啊,要不我们回去吧。”  “好。”  离开之前,叶子晴特意重复,“听到了吗程小姐,以后乖乖的给公司赚钱,这样我们才能双赢,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没人会买账。”  呼。  他们走后,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跟着松了口气。  真是没想到啊,慕总这么宠爱老板娘,看样子他们以后得悠着点儿,虽然老板娘为人不错,可到底也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夫人,他们哪里得罪得起。  这个程卿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竟然敢和总裁夫人叫板!  程卿在慕昀峰和叶子晴离开办公室后,也在第一时间由经纪人陪着离开了,待在这儿,她可不想被人看了笑话。  她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慕昀峰对她说爱就不爱了呢。  回去的路上,叶子晴直愣愣的盯着开车的男人,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慕昀峰侧目看向她,“干嘛呢。”  叶子晴单手拖着头,她到现在都不敢想相信慕昀峰刚才所做的一切,“真的忍心?”  “什么?”  “程卿,你真的忍心这么对她么?”  男人手掌落在她头顶,“傻瓜,你才是我老婆。”  是这样么?  呵,那行啊,人人都说慕少宠妻如命,叶子晴真的很想看看,这个男人到底会宠她到什么程度。  末了,她撒娇的对慕昀峰道,“老公,我不想和程卿在一个公司。”  “那以后就不要拍戏了,我能养活你,本来就家里的事情就一大堆,你呀,根本没有时间的。”  这件事慕夫人也提议过,奈何叶子晴喜欢演戏,一家人也就没怎么反对,而慕昀峰从来都是,她喜欢什么就做什么,不会干扰她的私生活。  叶子晴摊手,一脸为难,“可是人家不想做家庭主妇。”  “不需要你煮饭洗衣服啊,你在家做慕太太就好。”  “不要,我想要拍戏。”  叶子晴直话直说,“你赶紧让程贱人离开公司。”  慕昀峰,“……”  良久,叶子晴都没有等到慕昀峰的回复,她闷闷不乐的开口,“我就知道你舍不得。”  “别随便给我扣帽子啊,我才没有舍不得,我在想,她刚刚才和公司签约,如果我们解约的话,需要赔偿她一大笔损失费,最重要的是,对我们公司的影响也是不好的,得不偿失。”  男人语气很平稳,像是在给她分析,“叶子,她不过是来公司给我们赚钱的,这还没开始就赔钱了,多划不来啊。”  “你也是鑫辉娱乐的老板娘,这里面的收入也有你的一半,你愿意把钱往外面送?”  说是这样说,可她心里真的很不爽好么?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关心,小宝贝已经出院了,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