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8 慕少曰:没有媳妇的日子寂寞空虚恨

298 慕少曰:没有媳妇的日子寂寞空虚恨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4
    一连几天叶子晴都没有回去,她要么待在医院,要么就待在陆七的公寓里。  这天早晨,陆七做好早餐,一直没见小姑子出来,平常的这个时候叶子晴是起床直接去医院的。  陆七将早餐放到餐桌上,去敲小姑子的门,“叶子,叶子!”  叫了几声,没人应。  难道还没醒?可现在已经上午九点了,叶子晴一般是不睡早床的。  “叶子,叶子!”  依然没有人应,陆七只好给小姑子打电话,同样的没有人接听,她不由得急了,拿了房门的钥匙开门。  客房的大床上叶子晴裹着被子而眠,她似乎听不到任何响动,连陆七进来也没翻身。  “叶子,叶子!”陆七喊她,她还是没有任何反映。  陆七急急跑过去坐在床边,女人面部点微红,她手掌探在叶子晴额头,温度烫的吓人,“叶子,你发烧了。”  “叶子,叶子!”  叶子晴裹着被子烦躁的翻了一个身,嘴里喃喃喊道,“唔,困。”  “叶子,你醒醒,醒醒啊。”陆七将被子拿开,使劲的摇晃她,就怕她这样睡过去昏迷不醒。  “让我多睡一会儿嘛。”叶子晴扯了扯被子,完全在迷糊状态。  “叶子,你这样下去可不行,生病了熬不住。”  陆七只好给慕昀峰打电话,夫妻二人已经闹别扭好几天了,也该和好了吧。  “阿峰,你媳妇发烧了,昏迷不醒,我一个人抬不动她。”  “我马上过来!”  今天是星期天,慕昀峰压根没有去公司,昨晚喝酒到很晚,这会儿陆七给他打电话才还在吃早餐,准备一会儿和客户去打高尔夫。  慕夫人听到电话,同样的着急,“怎么好好的就生病了呢,阿峰,这是你嫂子在给你制造机会,你呀,这次一定要把叶子给我带回来。”  慕昀峰拿了外套就走,看的出来,男人也是很心急的,“我知道了妈,您也别担心。”  “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我来和叶子说,如果去了医院,她……”  慕昀峰懒得听她啰嗦,上了车发动引擎,性能极佳的跑车从慕家狂奔而去。  他知道,这次的事情叶子晴是真生气了,陆七也在给他们二人制造机会,他又不是傻子,当然懂得利用。  等慕昀峰过来时,叶子晴已经起床了,只是人病怏怏的,看上去十分憔悴。  陆七先到小区的药店买了退烧药给她,还是劝她去医院,“叶子,还是去一趟医院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她这样劝,就是想等慕昀峰来了之后叶子晴能乖乖的跟他走。  慕昀峰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了,陆七开了门,他甚至等不及和嫂子打声招呼,直接往里面冲,“叶子,叶子。”  叶子晴窝在沙发里,看到他表现得很激动,哑着嗓子喊,“谁让你来的,滚!”  慕昀峰丝毫不介意,或许这些年他也习惯了叶子晴的火爆性子。  他走过去坐在叶子晴身边,试图要去摸她的额头,叶子晴一把将他推开,扯着嗓子喊,“我让你滚你没听到是不是!”  慕昀峰抬起的手僵在原地,他觉得面子上有点挂不住,这还有嫂子在场呢。  而且,她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自从他们闹了别扭,他天天都来哄她回去,是习惯了还是怎么着?  以前的程卿他也没这么卖力的哄过。  “你们别吵。”陆七出言缓和,顺便给叶子晴倒了一杯温开水,“叶子,你生病了情绪不要太激动,先喝口水润润喉。”  叶子晴接过陆七递过来的水杯,低低说了声,“谢谢!”  慕昀峰沉默了好半晌,他轻言细语的开口,“叶子,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和我怄气了,我带你去医院。”  “你来了只会让我的病更严重,你走吧。”叶子晴同样的没了脾气,只是很平淡的说着这些话。  她不是一个藏得住心事的人,这会儿情绪都摆在脸上。  变成这样,都是这个男人害的,凭什么他还要来做好人,是因为愧疚么?  该死的愧疚,她才不需要!  慕昀峰鲜少哄过女人,来之前他太着急,也没想过给叶子晴买束花什么的,再说了,她生病也应该没有心思欣赏这些。  陆七也帮着劝,“叶子,你得先去医院,别烧坏了脑子。”  “我特么当年就是没烧坏脑子也嫁给了他。”  慕昀峰眯眼,“……”  这话十分不好听,仿佛她嫁给自己是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  陆七头都大了,小两口争吵,她当真还没有帮谁劝过呢。  而且她自己也鲜少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她和权奕珩闹别扭,无论是谁的错,每次都是那个男人先认错。  叶子晴抱住陆七,她眼眶红润,生怕这个样子被慕昀峰看到,几乎是恳求的道,“嫂子,你让他走。”  她的情绪有点崩溃,说实话陆七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叶子晴,怕是这一次慕昀峰的行为真的是伤了她的心了。  陆七手掌落在她头顶,如同哄孩子一般的安抚,“我先带你回房间吧。”  而后,她给慕昀峰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在客厅里等着。  安顿好叶子晴,陆七将客房的门关上,慕昀峰单手扶着额头,情绪也是有点烦躁的,“你说她性子怎么就不能改改,我大老远的跑来,天天过来,她都是这个样子,你说,我们还怎么交流?”  陆七白了他一眼,这男人还是大老爷们儿的性子,认为自己犯了错,只需要哄两句媳妇就得天经地义的跟他回去?  说到底,慕昀峰还是不爱叶子晴啊,要不然叶子晴来她这里这么多天,他能不想念?  “慕昀峰,你不要太过分,要不是你事先瞒着叶子避孕的事儿,她能这样吗?”  说到这件事情,慕昀峰是很惭愧的,他突然间就焉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嫂子,我知道这事是我不对,我给她道歉不行么,我改。”慕昀峰伤透了脑筋,“是人都会犯错的吧,我确实知道自己错了。”  这话倒是让陆七听得舒坦,她倒是没想到,慕昀峰还有这样的觉悟,能主动承认错误。  他这样的身份,和权奕珩一样的尊贵,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大概也没人敢忤逆他,能主动认错,说明他是真的想和叶子晴好好的过下去。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叶子晴的思想工作。  “你先回去吧,一会儿她要是还不退烧我会带她去医院。”  慕昀峰还是不放心,他就是有点生气叶子晴的态度,其实还是蛮心疼那丫头的,“那要不我,我在下面等着,她有需要嫂子你随时叫我。”  “不用了,她说了不想看到你。”  “可是……”慕昀峰摊手,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喜欢叶子晴大大咧咧的性子,同时又有点无奈。  “行了,你给她一点时间。”  慕昀峰想想也是,叶子晴的那个性子太急躁,她没消气,估计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谢谢你了嫂子。”  “嗯。”  送走慕昀峰,陆七又给叶子晴冲了一杯牛奶,这丫头早上什么都没吃,估计也没胃口吃下别的东西。  推门进去,叶子晴半躺着靠在床头,看到陆七端着牛奶进来,她不好意思的说了声,“嫂子,麻烦你了。”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喝了吧,体力会好些。”陆七手掌探向她的额头,“还是有点烫,叶子,要不然我们去医院吧。”  “没事,我就随便吃点药就好了,嫂子你别担心啊,药效肯定要一会儿才见效。”  陆七拗不过她,再者,她知道这丫头心情不好,她的病估计都结在心里,“这样吧,今天我在家陪你,医院那边有护工和阿珩,你就别过去了。”  “不行,哥刚回来肯定很忙,我不能太拖他的后腿,等下午好些了我就过去照顾妈妈。”  权妈妈现在是关键时期,必须由亲人陪着,过两天就要手术了,所以这些日子也是他们几个人轮流照顾。  陆七觉得,“但是你病着老是不好,也是拖他的后腿,放心,一会儿你哥有事我就去替他。”  “行吧。”  她生病的事也不想让权妈妈知道。  见她情绪稍微缓和了点,陆七小心的开口问,“你和阿峰,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次闹得这么凶。”  “嫂子,你说我是不是很傻,这么多年一直被他蒙在鼓里,傻乎乎的去做孕检,医生说我什么问题都没有。”  陆七也大概明白她的意思,这事儿,慕夫人打电话和她提过,说这两天叶子晴拜托她照顾着,无非就是那个问题,慕昀峰瞒着她。  女人是最受不了欺骗的,同为女人她懂。  而且她刚才也因为这个理由教训过慕昀峰了,那个男人认错的态度较好,陆七觉得,是不是该撮合两人了。  “这事确实是他不对,他应该要问你的意思。”  叶子晴翻了个白眼,“不要孩子才好呢,谁稀罕给他生孩子,别以为他是个慕少就了不起,老娘才不是因为你是慕少才喜欢你的。。”  呵呵。”陆七还就是喜欢小姑子这个脾性,直爽,不过她也很担心叶子晴此时的处境,“叶子,如果和他分手,你怕吗?”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陆七不知道,这个天真的女孩儿能否度过这个劫难。  她和慕昀峰婚姻生活是没有什么问题,缺少的是另一方的爱,如果一旦太在乎,长此下去正常的女人是受不了的。  叶子晴一怔,说实话,结婚以来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毕竟慕昀峰那个男人,是她爱了多年,追求了多年的,无论多难她都没有放弃过,凭什么在结婚后她要放弃那个男人。  不就是不生孩子么,其实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也是好事,她还年轻,今年也才25,正好的青春年华,先玩个五年再说吧。  “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叶子晴反问她,“嫂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他会分手?”  “不是,我是觉得,无论将来怎样你都应该对任何的有可能发生的结果做出完全的准备。”  “我一个孤家寡人,不需要。”  陆七想想也是,她和慕昀峰还没有孩子,在感情不稳定的阶段说不定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丫头太爱慕昀峰,一心想要为那个男人生孩子。  女人犯起傻来,谁都拦不住啊。  “行,你自己看着办吧,其实生活就是这样,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当初你选择了慕昀峰的人,就应该知道,他很有可能这辈子都不会爱你,所以在考虑问题时,他首先顾虑的不是你。”  陆七的话说的很透明,可能不中听,但却是事实。  她的意思无非就是要叶子晴放宽了心,别一心太在乎慕昀峰的做法,毕竟她当初嫁给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  或许是慕昀峰一直宠着她,即便面对程卿,他还是当着众多人的面维护自己,叶子晴才会觉得心里的落差太大,“嫂子,我不懂,我和他是夫妻啊,他那么宠我的。”  “是,他宠你,那仅仅不过是一种责任,他是个好男人,可好男人不一定不会伤害人。”  叶子晴毕竟年轻,经历的也没有陆七那么复杂。  她懂,却不一定能接受。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和你哥都希望,你能继续走下去。”  陆七拉起她的时候宽慰,“慕昀峰这个人,我觉得,这辈子你跟着他倒是不会受什么苦,就是有些小事,如果你们不想有摩擦可能,你需要改一点脾气。”  这就是所谓的现实。  慕昀峰和叶子晴本身的问题就是,在这份感情里,只有叶子晴一个人在付出,如果他们没结婚还好,结了婚,她当然希望叶子晴好好的。  一路开车回到慕家,慕夫人拿着包准备出门了,见儿子一个人回来,她就知道儿子又没把儿媳妇接回来。  哎呦,这可如何是好!  儿媳妇不回来,她每天睡都睡不着,正想去医院看看叶子呢。  “阿峰,叶子怎么样了,是不是不严重啊。”  慕昀峰朝她看了眼,“妈,您别去了,她不会见你的。”  “我才不信,叶子那么孝顺,她生的是你的气,和我又没有吵架。”慕夫人嘀咕。  儿子没把儿媳妇劝回来,她更要去,希望叶子能看在她的面子上不和慕昀峰计较了。  慕昀峰头痛的道,“可你是我妈,您去了,她以为您是去撮合的。”  慕夫人不悦的哼了声,“我不去撮合,就去看看儿媳妇,我还不信了,她能不让我进去啊。”  “行行行,您去吧。”  慕昀峰烦躁的将大衣脱下来扔在沙发里,人直接上了楼。  他这几天也够烦的,明明有媳妇儿,却偏偏每天晚上要一个人睡,害的他独守空房,那滋味真是够够的。  结婚以前的慕昀峰不觉得,而且他和叶子晴结婚三年也从没有这样分开过,即使两人吵几句,也当时就和好了。  回到房间,慕昀峰直接躺在他和叶子晴的那张大床上,一个人翻来覆去,心里怪难受的。  手机响起的时候,慕昀峰过了很久才接听,“慕总,您预约的李总已经到了,您还要需要多久呢?”  “不去了,直接让打我秘书的电话。”  这样的客户慕昀峰鲜少自己作陪,他不过是怕自己闲的慌,刻意找了个事儿。  慕昀峰叹了口气平躺在床上,生气的将叶子晴睡的枕头扔在地上,在心里怒骂,妈的叶子晴,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良心,真的准备就这么晾着我!不知道你老公我寂寞空虚恨么?  *  林允熏被早早咬伤,一连几天手都是缠着绷带,加上沈辰皓一直不理她,林允熏心情十分郁闷。  不理她是不是,那行啊,她就拿着沈家的卡去刷,刷到快活为止。  整个下午,林允熏都在购物,买完了衣服和包,她又去了珠宝区大扫荡。  只要看上的,她试都没试,直接让人包起来。  包括珠宝首饰也一样,林允熏挑中的也是几个新款式,她一眼看过去,点着柜台上的项链手镯和耳环,豪气的吩咐店员,“这个,这个,通通都给我包起来。”  “还有这个。”  她的身份是沈家未来的二少奶奶,不少人是认识她的,而且再不济她也是林家的大小姐。  店员听着她这么爽快,当然是高兴的,热情的道,“好的林小姐。”  “林小姐,您的眼光真好,挑中的款式都是今年的上新。”  林允熏把玩着手上的戒指,姿态宛如一只骄傲的孔雀,这些人的阿谀奉承是她所享受的,她也习惯了这样的享受。  以后她和沈辰皓结婚,肯定比现在还要风光。  呵。  几个店员去仓库拿新货,忍不住议论道,“林小姐今天也不知道发了什么傻,一下子变得这么大方,都买了。”  林允熏买东西是出了名的挑剔,以前没有和沈辰皓在一起时,看重的都是贵重的首饰,而又舍不得买,还偏偏说什么他们店里的首饰不适合她。  “你没听说吗,人家马上就是沈二太太了,沈老爷子亲自选的孙媳妇,花的也是沈家的钱,才不会心疼呢。”  “沈二太太?”这话一出,其他几个人不由唏嘘,“我的天,那岂不是一辈子守活寡么。”  “呵呵,人家愿意,你管得着么?”  “哎呦,我就在想,面对沈二少那样的美男子,只能看不能做,你说这晚上得多难受啊。”  “哈哈!千万别憋出病来才好。”  “你们胡说什么呢。”林允熏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厉声训斥,“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连沈二少的舌根都敢嚼,是不是要我把你们刚才说的都告诉沈二少。”  “林小姐,你可千万别……我们,我们这些话也是听别人说的。”  “听别人说的?”林允熏才不信她们的鬼话,而且这是她的痛处,嫁了个不能人道的男人,表面上风光,背地里不知道要忍受多少闲言碎语,“那好,你们倒是说说,听谁说的,要不然我今天就把你们送到沈二少面前处置。”  “别,林小姐,我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们还敢有下次?”林允熏得理不饶人,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么可能放过,这些日子她所受的气正愁没地方发泄呢。  这些不怕死的偏偏还要往她枪口上撞,好啊,她今天正好帮沈家清理门户。  “哟,这不是弟妹么,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沈辰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林允熏身后。  林允熏只好咬牙作罢,笑着道,“没事,大哥不用担心,只不过替你们沈家教训了几个不懂事的员工。”  “是什么人这么不懂事,竟然连弟妹你都敢得罪?”沈辰旭这话一出,几个导购员吓得魂都丢了,个个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多说一句话。  沈辰旭就是个大魔头,办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他平时也很少来这家商场,毕竟这家商场是沈辰皓负责的,他来,主要也是买东西。  可他那样身份的人,又怎会真的来闲逛这些地方,当然是带着小蜜来的,就近。  这不,她们就倒霉的碰上了。  确实沈辰旭带了个女人,刚才林允熏没注意,毕竟,沈辰旭在圈内是有名的变态,就喜欢折腾女人,听说这家伙每天晚上都要新的女人陪着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要是这么算下去的话,京都的女人都要被他睡光了。  当林允熏彻底看清沈辰旭身边的那个女人后,她神色一怔,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甚至连刚买的珠宝也来不及拿,说了句,“我还有事,先走了,大哥您慢慢选。”  而后,她飞快的从商场跑了出去。  沈辰旭挑了下眉,似乎很满意林允熏刚才的反映,倒是他身边的女人不解了,问沈辰旭,“她,她怎么了?”  女孩儿声音很柔软,听在男人耳里十分舒服,他见过的女人不计其数,这样的声音也听过不少,但都带着讨好的意味故意发出的。  可身边的这个女孩儿,那份柔软完全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没有丝毫的做作,让沈辰旭很是欣赏。  他活了三十年,当真没见过这么美好的女孩儿,虽然穿的有点寒酸,但依然难掩她身上那股纯净而美好的气质。  沈辰旭目光灼灼的望着女孩儿,曾经也有个女人和她一样这么美丽,只不过,他们错过了,沈辰旭想,大概是好老天爷眷顾他,要不然也不会让姚若芳出现在她面前。  末了,他眼角带笑,手指捏着女孩儿的下巴道,“她觉得你很漂亮,吓跑了。”  姚若芳,“……”  而后,男人冷冽的吩咐差点吓破胆的店员,“给她选几个款式试试。”  姚若芳局促的站在沈辰旭身边,看那模样有点害怕。  是的,她怕这个男人,从小到大,她从未接触过像沈辰旭这种霸道而冷冽的男人,他的眸子又深又冷,刚开始的时候,姚若芳怕得都不敢看他。  店员反映过来,赶紧把店里最好的首饰拿出来热情的款待。  “不知道这位小姐是要戒指还是手镯?或者是耳环也可以。”  这个女人身上没有任何首饰,他们推荐当然要面面俱到。  姚若芳被这些女人给问懵了,耀眼的钻石看得她眼花缭乱,能让她清醒的是钻石上面的价格,好几个零,吓得她不敢吱声。  沈辰旭见她半天不吱声,搂着女孩儿的腰身问,“有没有喜欢的?”  姚若芳颤抖的声音道,“这,这些都太贵了。”  原谅她见识短,确实没见过这么有钱的人,光是买个钻石就花上百万的钱,她数了好久才数清楚吊牌上是多少钱。  沈辰旭嘴角勾了下,他摸了下女孩儿的头,而后对着店员吩咐,“戒指项链手镯耳环,统统给我挑选两样。”  “好的,好的大少。”  沈辰旭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她们帮忙挑选,女孩儿的身形很瘦,要的肯定都是小号。  姚若芳被沈辰旭的举动吓得不轻,她扯了扯男人的袖子,“买这么多做什么,一个就好了,要不然就一条项链吧。”  接触几次,姚若芳也能摸清这个男人的脾性,不喜欢人忤逆他,若是她说一个都不要,他肯定会生气。  沈辰旭无谓的耸耸肩,“首饰要换着戴,过段时间我们再来买。”  看样子她是无法劝住他了。  店员默默瞧着二人,都在心里嘀咕,沈大少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对一个女人这么温柔。  挑选了几样最新的款式,店员打包好送到姚若芳手里,客套的叮嘱,“小姐,如果您觉得哪一样不合适随时来我们店里换。”  姚若芳忐忑的接过,“谢谢。”  沈辰旭牵着她的手,“走吧,我们去楼上买衣服。”  等他们走远,店员们还是忍不住议论起来,“大少是不是吃错药了,今天好温柔啊。”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大方,以前每次带女人来买东西最多买一样,还是那些女人千方百计的讨好才得到的。”  “我今天看啊,好像是大少在讨好那个女人。”  “你没看他旁边的那个女人么,好像才十几岁,天哪,他也太变态了。”  “说不定人家是营养不良,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你说沈大少多少岁了?”  “也就三十来岁的样子,不过看上去挺年轻的。”  “你说大少这次可不可能是认真的?”  这话一出,有人立马笑出声来,“呵,什么叫认真,我看啊,压根就是新鲜罢了,他们这样的人,新鲜感一过就忘了。”  “也是,这么多年,沈大少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也没见过他对谁认真过,而且那个女人一看就是小门小户的,沈家怎么可能让这种女人进门。”  “……”  姚若芳实在不好意思,上电梯之前,她对男人道,“那个,我马上要回去上班了。”  “今天不要上班了,等下买完东西我带你去一个地儿。”  “可是我们老板……”姚若芳一脸为难。  沈辰旭摸着女孩儿的头,“你们老板要听我的。”  “你当然不怕,可是我不能。”姚若芳嘀咕。  其实她是不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太压抑了,而且她也不好意思平白无故的收人家这些东西。  沈辰旭拿出手机,拨了唇色老板的电话,这妞还真不信啊。  “喂,兰姐,今天把你家的若芳给我了。”  “……”  “就这样。”  沈辰旭霸气的挂断电话,挑了下眉,“怎么样,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我,我其实,不想和陌生人在外面过夜。”  沈辰旭一听不免笑出声来,这丫头实在太可爱,“天都还没黑,过什么夜,难道是你想?”  姚若芳脸色涨红,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不不不,我是在想,这个时候还不回去可不就是要天黑了么,肯定是……”  沈辰旭突然抬起她的脸,手指捏着女孩儿的下巴,眯起眼看她,“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像你姐姐?”  “你真的认识我姐姐吗。”  沈辰旭闷哼了沈,“我是你姐夫。”  “哦。”  姚若芳倒是听父母说起过,姐姐在这座城市怎么有出息,即使死了,那家人也给了一百多万的安置费,把姐姐葬在了京都。  她有时间,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去看姐姐,只知道曾经的姐姐是被有钱人看上了,所以她也只能找这些有钱人下手。  只是她到底太小,哪里又是这些富家公子哥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被挑逗的羞红了脸,完全不适合干这行。  “所以丫头,你要相信我。”  姚若芳抿了下唇没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男人太强势,她压根没有反抗的机会。  林允熏恍恍惚惚的回到林家,抓住林母的手便开始疯癫的喊,“妈,我,我刚才,刚才看到姚若雪了。”  林母皱了下眉,瞧着女儿失魂落魄的样,不悦的道,“大白天的,瞎说什么呢。”  “真的,我亲眼所见……”林允熏确实吓得不轻,她一路开车回来都是横冲直撞的,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  “你在哪儿看见的?”  “商场,她,她和沈辰旭在一起呢。”  林母闻言深思下了道,“沈辰旭?沈家的大少爷?”  林允熏拍着胸口点头,她得喝口水润润喉。  “不可能,一定是你看错了,她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沈二少不是还特意买了块地安置她么?”  林允熏喝水都差点噎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妈,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行了,我看你是高兴糊涂了吧,沈老爷子刚对外宣布你和阿皓的婚事,你就开始胡言乱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的撞鬼了,传出去可是不吉利的哦,别给我乱说了。”  这事儿林允熏还不知道,大概是林家刚刚的得到消息,“妈,老爷子看的是什么时候?”  “下个月十六。”  下个月十六?那岂不是只有一个月了么?  以前她做梦都想嫁给沈辰皓,而现在,听到要结婚的消息仿佛要跌入一个无底的深渊,让她忧心不已。  刚才在商场,那些人是怎么羞辱她的,林允熏记得一清二楚。  不不不,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怎么能嫁给一个毫无用处的废人呢,这个婚,她可不想这么早结。  林允熏急得团团转,“妈。你以前不是说过,只要我答应嫁给阿皓,你就那个……”  林母当然知道女儿是什么意思,现在沈老爷子确定的两家的婚事,按理说也是铁板钉钉了,但这个节骨眼上是出不得丁点差错的。  “我说阿熏,你就再忍耐两个月吧,等你熟悉了沈家,再找男人也不迟啊。”  林允熏死活不肯听,“妈,你三年前就跟我说过这话,我他妈的枯竭了三年,你还要让我继续等下去,你也是女人,难道不懂我的这份孤独?”  要不是三年前林母好说歹说的劝她,她才不会找沈辰皓呢。  她即便再喜欢沈太太的头衔,也无法忍受一个男人不能人道。  林母听这话不高兴了,“我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我这不是为你好么,到底是男人重要还是你沈太太的名分重要?”  “名分有个屁用,你没听见沈老爷子说么,谁给沈家诞下子嗣,谁就能继承沈家的一少半家产,阿皓早就失去了男人的根本,明显是输,以后沈就家的一切都是沈辰旭的。”  林母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要不是听女儿说,她还不知道沈家的老爷子打的是这个主意。  不过也正常,沈辰皓都不能给沈家诞下子嗣,沈老爷子又凭什么把沈家的权利交给他。  即便沈辰皓以后又大作为,那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最不济,老爷子也只会给沈辰皓一点点家产,让他安静的度过余生,和沈辰旭比起来,那是天大的差别啊。  天哪,她苦心积虑的撮合女儿和沈辰皓,到头来是为他人做了嫁衣啊。  嫁给沈辰皓,无疑就是嫁给一个废人!  不行,这事儿没办好,她的女儿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给嫁了。  “阿熏,你刚才说什么,是沈大少么?”  “当然。”林允熏双手环胸,烦躁的要死,“妈,沈家以后的一切都是沈辰旭的,你说,我嫁给沈辰皓做什么。”  林母眼眸一转,她记得沈家大少也没有婚配,问女儿,“那你愿意嫁给沈大少么?”  林允熏不可置信的望着林母,“妈,你在想什么啊。”  “你得确定沈老爷子是不是真这么说过,将来沈家的一切都要交到沈辰旭手里。”  “我确定。不过我死也不会嫁给沈辰旭那个变态,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最喜欢折腾女人,不要命的折腾。”林允熏一屁股坐在沙发里,气的一句话也不想说。  这段婚姻,她追寻了三年,沈辰皓那个残废,明明不能人道,每天对她甩脸子,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本小姐愿意跟你是你的福气,还挑三拣四的。  她就是要悔婚,让沈辰皓成为全城的笑柄!  林母上前劝女儿,“什么变态啊,那不过是传说,一旦你是沈夫人了,老爷子还能让他胡作非为么。”  “妈,你也别打这个主意了,反正我不会嫁。”  让她嫁给一个废人已经够憋屈了,现在又要她嫁给一个变态,这两者,林允熏还是愿意选择前者,因为前者比较弱,她大不了可以偷偷的尝尝其他男人的滋味,在家好歹也不会受欺负,后者,她被虐死了都不知道。  只是现在,这两个男人她一个都不想嫁!真是要逼疯了她啊。  都三年了,她整整守活寡三年,这样的日子还不知道要延迟到什么时候,她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寂寞!  ------题外话------  清清谢谢大家的关心,宝宝已经好些了,么么哒…呜嗷,可不可以看在清清努力的份上,厚脸皮的求点票票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