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299 一眼相中,想好好爱你(一更)

299 一眼相中,想好好爱你(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20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4
    叶子晴住院了。  昨天晚上高烧不退,权奕珩和陆七把叶子晴送到了医院,高烧40度,整个人都迷糊了,也吓坏了权奕珩和陆七。  两人照顾了叶子晴一整夜,早上陆七在男人怀里醒来,叶子晴还在打点滴。  陆七第一时间就是去摸叶子晴的额头,热度还没退,不过可以肯定已经没有四十度了。  “叶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生这么严重的病。”  陆七双眸熬得通红,听到权奕珩这么说,她只有满满的心疼过。  这丫头这个样子,连权奕珩看着都觉得窝心,但他更心疼陆七,守了小姑子一个晚上。  男人陆七从椅子上抱起来,他手掌落在女人头顶,柔声哄着,“老婆,你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  “没事的,你今天不是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么,快去忙吧。”陆七坚持,她还没有到那种地步,一个晚上就熬不住了。  权奕珩不管回不回到权家,都会把C国的事业迁回来,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要花费人力财力物力,所以这几个月他都会很忙,作为妻子,她不能拖他的后腿。  “我的事我安排好了,倒是你,千万别累倒了,咱妈到时候做手术还需要你操心呢。”  男人说着将她搂着推出了病房,也不等陆七回一句话,而后又强行的抱着她一起进了电梯,“听话,回去休息吧。”  “车子留给我,你打车回去,嗯?”  他这么做也是怕陆七太疲倦,开车有危险。  “可是叶子她……”  “在医院里不会有事的,我一会儿给阿峰打电话让他过来照顾。”  “叶子不想看到他。”  权奕珩笑了下,“你还听上真了,叶子哪里是不想见他,是想他表明一个态度,其实最想见的人是阿峰。”  陆七似乎这才转过弯来,也对,人家是小两口,加上叶子又那么爱慕昀峰,怎么可能不想见,她这脑子……  这样想着,她也就放心了,“那你也不要太辛苦了,我听说了,爸每天都来请你回去权家,肯定有很多工作在等着你。”  男人摸了把陆七的脸,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上次向爷爷提出的要求是认真的,如果他们不答应,我绝不会带着你回去那个家。”  他和陆七之间本没有任何问题,关键在于中间夹了个权玉蓉。  这也是他年轻的时候犯了一件错事,以至于现在,那个女人甩也甩不掉。  如果那时候的权奕珩知道有一天他真的有幸和陆七在一起,绝不会答应爷爷荒唐的要求,苦了他们这么多年。  “阿珩,我不是那个意思。”陆七也不是心软,这些天关于权玉蓉的问题她想了很多,其实老爷子也已经退让了,如果他们再苦苦相逼,似乎也说不过去。  她不怕别的,就怕权家的其他人说权奕珩忘恩负义。  毕竟,权玉蓉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说赶出去就赶出去。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小七。”他的小七一向这么善良,但也绝不是好欺负的人,毕竟权玉蓉还没有触到她的底线。  他是为了以后的安宁做打算,没什么不好。  这种狠心的事情当然只有他出面来做,忘恩负义的名义也他来背负,其他的,他才不要管人家怎么看,怎么管呢。  权奕珩接着道,“我没有要把权玉蓉赶出权家,而是她也老大不小了,是该嫁人了,我已经和爸挑了几个人,都很不错。”  “可是她不会愿意的。”  到时候就怕权玉蓉闹起来,老爷子会更加心疼,又得改变主意了,会恨死她的。  说到底,陆七还是在意老爷子的看法,她不想权奕珩和家人的关系闹得太僵。  “由不得她愿不愿意,权家不可能养着一个老姑娘。”  “噗嗤。”陆七笑出声来。  她喜欢这样的权奕珩,事事都为她着想,只是陆七也担心,这个男人的方法太极端,容易把人逼到绝境,她想,是不是该找权玉蓉好好谈谈?  出了医院,陆七便给联系了权玉蓉,她多次打权奕珩的电话,这个号码,她早就背熟了。  这是时隔三年后,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权玉蓉今天穿的很朴素,不同于往日的那般温柔贤淑,倒是有那么几分苍凉的味道。  大概老爷子和她说了什么,要不然她的脸色不会这么差。  陆七看着这样的权玉蓉拧了下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权玉蓉这幅样子,无论是谁看到了都会心疼,更别说是一直疼她的权老爷子,大概权奕珩的威胁根本就起不到作用。  “找我来想说什么。”权玉蓉冷冷的问了句,在陆七对面坐下,顺便让服务员给她送来一杯牛奶。  自从权奕珩回来,她就没有一个晚上是安静的,事实上,这三年她也没有安宁的睡过一个晚上。  陆七朝她看了眼,淡淡道,“你哥说帮你找了几个优秀的男士,有时间你可以去看一下。”  “呵。”权玉蓉闻言嘴角的笑容越发不屑了,“你都还没进权家呢,怎么,就开始耍起女主人的派头了?”  权玉蓉觉得这个女人是真不要脸,老爷子都没开口,她倒是一点也藏不住了。  也好,她顺便也可以把这个女人的行为作风告诉老爷子,让他擦亮眼睛看看,阿珩哥哥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女人。  陆七不甚在意的道,“我只是在描述你哥的意思,不管以后的权家谁当家,他对你也是关心的。”  关心?  这两个字听得权玉蓉真是如刀割一样,这个女人还有脸说,要不是没有她的介入,她和阿珩哥哥说不定早就结婚了,还谈什么关心不关心。  真是好笑极了。  “你放心,给你挑选的人都是豪门贵族,你嫁过去绝不会……”  不等陆七把话说完,权玉蓉激动的站起身,恶狠狠的厉斥,“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陆七,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还管起我的事来了?”  陆七眯了下眼,她同样的站起身,眸光徒然变得冷冽,“我是什么,不需要你来衡量,你哥的意思我转达给你了,自己想想清楚,别等到了三十岁还不出嫁让老爷子操心,以为权家养了个没用的废人。”  “你说什么,谁是废人?”  陆七冷下脸看着她,眼神嫌恶,“我说的什么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些年权家人,特别是老爷子待你不薄,权玉蓉,你应该不希望爷爷老了之后还被人骂吧。”  “那不过是你自以为是,爷爷是什么人,谁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再说了,爷爷曾经就对我说过,要把我一辈子都留在权家。”权玉蓉越说越得意,特别是提到老爷子,她仗着权老爷子的宠爱,也不把陆七放在眼里,“我告诉你陆七,你想把我轻易的赶出去,无论费多少心思都用。”  “我才懒得为你的事费心思,刚才我也说了,只不过转达你哥的意思。”  陆七把‘哥’这个字咬得极重,就是想让权玉蓉弄弄清楚,她和权奕珩只不过是兄妹关系,其他的,她想都不要想。  权玉蓉表情狞狰,声音却无比温柔,对于陆七来说,后面的话十分有杀伤力,“陆七,你以为我哥是真的爱你吗,他只是愧疚,想弥补你。”  陆七脸色一白,“……”  她听不懂权玉蓉的话,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女人,她笑得十分刺眼,仿佛只要自己这个样子,她就是痛快的。  “我哥身上的秘密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娶你,为什么对你这么好,陆七,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陆七艰难的喘了口气,她不能在权玉蓉面前表现出任何的低落情绪,仰着头道,“有什么奇怪的,他是我丈夫,自然会对我好,心疼我。”  “呵。”权玉蓉夸张的笑了声,她缓缓走近陆七,在她耳旁道,“看你的表情就想知道,你骗不了我,唔,我偏不告诉你。”  权玉蓉就这么走了出去,她的话一字一句的落在陆七耳里,让她突然觉得头目眩晕,特别是太阳穴的位置,一扯一扯的生疼,脑海里像是充斥着很多零碎的画面,却怎么也拼凑不起来。  陆七痛苦的蹲在地上,她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那张惨白的脸。  良久,她才缓过神,站起身身来时人还是恍惚的。  不,这不是真的。  权奕珩不可能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才娶她。  不过,他们结婚实在太……突然了,那个时候的陆七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权奕珩要对自己这么好,可后来,她似乎就习惯了这样的好,也就没有去纠结了。  若不是权玉蓉提起,她已经快要模糊三年前的那段记忆了,因为那段记忆里有颜子默和陆舞,陆七并不觉得有多美好。  权玉蓉,一定能是故意这么说的吧。  约权玉蓉见这一面,陆七只不过是想让那个女人明白,她和权奕珩的意思,也算变相性的告诉权玉蓉,权奕珩是她的丈夫,任何人都不得觊觎。  权玉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她才不要没脑子的相信那个女人的话,这种挑拨傻瓜才会信。  艰难的站起身,陆七迈着虚浮的脚步走出咖啡厅,推开门和进来的权绍峰撞了个正着。  男人看到她,礼貌的打招呼,“嫂子,你好,我是权绍峰。”  “真巧,在这里碰到你。”陆七抬手擦了把汗,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  “嫂子,你脸色不好,没什么事吧?”  陆七摇头,“刚刚见了一个朋友,没事。”  权绍峰也没在意,其实他是陪着权玉蓉一起来的,刚才见权玉蓉的状况不是很好,他这才过来问陆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嫂子,阿蓉她,她怎么了,你能告诉我你们聊了些什么么?”权绍峰也怕把话说的太重,毕竟哥哥很在乎这个嫂子,“我是看她情绪不太好,麻烦嫂子给我透露一点消息。”  陆七这才意识到权绍峰的意图,她不是正巧碰到这个男人,而是权绍峰为了权玉蓉来质问她。  虽然语气上没什么,但会让陆七觉得,权家的人,果然都站在权玉蓉那一边,这笔仗不是一般的难打啊。  陆七也没想隐瞒,她曾经听权奕珩说过,这个弟弟心思单纯,和他的感情很好,便道,“我就是把你哥的意思告诉了她。”  “我哥到底什么意思?”  “让她嫁人,她也老大不小了,再晚两年估计挑不到好的男人。”  权绍峰闻言激动的接过话,“嫂子,其实她晚年两年嫁人没事,别人不要她我要。”  陆七,“……”  话落,权绍峰也觉得自己的言语有点激烈,开口解释,“不好意思啊嫂子,大概你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这个你回去问哥就知道了。”  陆七即便没听说过这些,但也能看得出来,这个权绍峰对权玉蓉的情分。  假如权绍峰真的娶了权玉蓉,在权家,陆七觉得同样的不会安宁,而且看得出来,权玉蓉的心里是一点也没有权绍峰的,这个男人注定是受伤的那一方。  这仅仅是假如罢了,以权玉蓉的性子,如果她心里有权绍峰,早在权奕珩离开的这三年就做出了决断,也不必等到现在了。  “没事,你送她回去吧,免得爷爷担心。”陆七叮嘱他。  权绍峰抓了抓脑袋,无论是行为还是言语都像一个心思单纯的大男孩,“嗯,那嫂子,我就先走了。”  陆七点点头,她需要给权奕珩打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权奕珩接起,男人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陆七直接启声,“我刚才找过权玉蓉了。”  权奕珩想了下,大概也猜到了陆七什么意思,和权玉蓉说了些什么,他最想知道的就是权玉蓉到底是怎么决定的,“嗯,她怎么说,应该没有这么快答应吧。”  “还是你最了解她。”  权奕珩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不是的老婆,我……”  “我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性格上你对她有所了解是很正常的,阿珩,你别担心,我没有乱想。”  事实上,她心里就是有点不舒服,而理性上觉得,自己应该理解权奕珩。  男人不免松了口气,权玉蓉夹在他和陆七中间多年,这是他的心病,必须要在陆七进权家之前处理了。  只是,刚才权玉蓉离开前说的话,还是让陆七心有余悸,让她忍不住的开口问,“老公,当初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权奕珩似是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他是多聪明的人,很快就联想到了陆七刚刚见过权玉蓉的事,莫不是那个女人把当年的事告诉了陆七?  想到这儿,男人如深海般的眸子像是涌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怎么,很难回答么?”陆七语气变得很甜,好像是在和他开玩笑,但权奕珩能感受得出来,她是在较真。  “不为什么,因为一眼相中了你,就想和你在一起,好好的爱你,仅此而已。”  陆七抿了下唇,听到如此肉麻的情话她没了以往的欣喜,反而有点沉重。  这种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她看不到男人的脸,也无法判断出他是抱着怎样的心态说出这番话的。  千万不要是,他们的婚姻是带着某种目的的,那样的话……  陆七不敢想。  “老婆,你也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别乱跑了,我一会儿等阿峰过来就回来陪你。”电话那头,权奕珩温柔的嘱咐。  “嗯,先这样吧。”  陆七挂了电话,一个人走在京都的大街上,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有种无力感。  权家,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莫不是还和她有关系?  ------题外话------  亲爱的们,今天还有一更在下午四点多,敬请期待哦…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