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04 她是若雪?(二更)

304 她是若雪?(二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66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4
    叶子晴朝江寒看了眼,开玩笑的接过话,“怕什么,他和女星接吻还少么,有经验。”  “哎哎哎,别瞎说啊,我那都是借位,才没有实践过呢。”  “借位啊?”苏画眼眸转了下,“那采访你一下江男神,你和叶子姐也准备借位么?”  “当然不会,我和她是黄金搭档啊,怎么可能借位呢。”  叶子晴不悦的看了眼他放在肩上的手,江寒后知后觉的拿开,她闷哼了声,“我可是有老公的人,当然借位。”  “喂,不就亲一下么,至于这么小气?”  “我就是这么小气,你头一天认识我啊。”  江寒笑着摇了摇头,这才对嘛,他认识的那个叶子又回来了,她就该这样。  “我瞧着你瘦了不少,怎么了这些日子,操心了什么事情么?”江寒第一眼看到叶子晴就发现她瘦了,只是一直没敢提,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瘦一点不好么,到时候拍戏上镜多好啊,也省的导演说我大圆脸。”叶子晴笑着回应。  她不愿意说,他也不好再继续问,只能安心的开车。  到了剧组,叶子晴收到了一条短信。  来自慕昀峰。  她点看手机屏幕。  ‘老婆,A市的天气很凉,自己注意身体,别着凉了,你的病刚好,如果不舒服给我打电话。’  这句话叶子晴足足看了五遍不止,他们结婚这么久,这还是慕昀峰第一次给她发短信,平时他们的联络方式最多的还是电话和语音,倒是别有一番情调了。  可她,并不打算回。  既然决定了要好好拍戏,那么她的心就该向着事业,别被外界的其他因素给叨扰了。  *  傍晚的医院很是冷清,陆七在这里已经照顾权妈妈一天了,就等着权奕珩下班过来。  伺候权妈妈吃完晚餐陆七接到姚若雪打来的电话。  她不方便接听,生怕被人知晓,特意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才给姚若雪回过去。  两人问候了几句,姚若雪说要过来京都,陆七眼角染上喜色,“你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吧,这种事拖不得,我一回来就帮他想办法,拖了朋友弄的,听说对男人的那个……”和人讨论这个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姚若雪轻咳了两声道,“反正对男人好。”  自从见了沈辰皓,得知他不能人道,这事就成了姚若雪的心病,这两天她托了朋友去乡下买了秘方,听说可以治疗沈辰皓的病,不过她也不能保证,只能先试试。  “我知道了,那明天需要我派人去接你么?”  “不用了小七,我这次过来只能停留一个晚上,往返的机票都订好了。”  “早早呢,也带来吧,上次我们还约好一起去东郊玩儿呢。”  “不带来了,来来去去的麻烦。”姚若雪欲言又止,“对了小七,上次拜托你的事情……”  “这样吧,等我婆婆做了手术,我就给你妹妹办这件事。”  “谢谢你啊小七。”  “不客气,那先这样了。明天见。”  “好。”  刚挂电话,身后突然出现一道男音,“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陆七差点吓死,心虚的模样让权奕珩眯起了眼。  她的反应倒也快,“那个,我同学有个妹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想让我帮帮忙。”  “你同学?”权奕珩拖着下巴,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嗯,大学同学,家里条件挺不好的。”  权奕珩也没往深处想,“好,这个没问题。”  进去病房之前,陆七侧头看向男人,她犹豫了下开口,“阿珩,我想问你一件事。”  “嗯,你说,不用和我这么客气。”  “当初你到底因为什么和我结婚?”  权奕珩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柔声回答,“这个我不是说过了么?当然是因为喜欢。”  这两天权奕珩没有时间回去,还没问过权玉蓉到底怎么回事。  若是她真的在陆七面前胡说了什么,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是喜欢吗,他们从未见过面,第一眼哪里谈的上喜欢。  陆七不愿意想太多,她往男人怀里靠了靠,心里很是不安,“我怕会有其他的原因,这几天我又做了很奇怪的梦,那个梦显得很真实,可醒来后我却又什么都不记得,就觉得好害怕。”  闻言,权奕珩拧了下眉,眸色也加深了些许,却温柔的安抚她,“可能是你这几天太累了,刚回来可能有点不习惯,等妈这几天手术做了,我再带你去做针灸。”  “好。”  她确实不应该多想的,权玉蓉和她说的话,她应该当成玩笑的,又何必真的去在意。  *  周末下午的京都无疑是热闹的,沈辰皓应不住几个狐朋狗友的热情款待,随他们一起来了唇色喝酒。  酒吧内,现在人还不是很多,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要包房,而是坐在大厅的某处看舞台上搔首弄姿的女人们使出浑身的解数勾引男人。  除了沈辰皓,他们人手搂着一个美女。  “我说沈二少,这里的小姐就没有一个您看的上的?”  沈辰皓抿了口酒,他随便晃了眼穿着暴露的女人们,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样子,哪里来的什么兴致。  他朝哥们儿摆手,表示自己只喝酒就好。  陪着众人一起,自然是要多喝几杯的,沈辰皓起身去了洗手间,出来时看到一个女人,那背影和姚若雪一模一样。  而也在此时,女孩儿也不知在和谁说话,突然转了一个身,那张脸,还有那眉眼,都是出现在沈辰皓梦里的。  他整个人犹如雷劈,站在原地忘了反映,直到女孩儿走出去很远,沈辰皓才后知后觉的追上去。  一直追到唇色的三楼,贵宾包房区,转角处,那个女子却不见了。  沈辰皓狠狠的甩了甩昏昏沉沉的头,控制不住的大喊,“若雪,若雪!”  他揉了揉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  不肯能是他看错,不可能。  这些年,他虽然不接受姚若雪已死的事实,可也没有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来。  所以一定是她。  “哟,这是沈二少,真是稀客啊。”沈辰皓的叫喊声唤来了唇色的领班。  沈辰皓单手撑着墙壁,迷人的桃花眼通红,一看就知道有些醉了,他手指虚空的朝某处点了点,“把刚才跑过去的那个女人给我叫过来。”  领班闻言,化着浓妆的脸瞬间僵硬,她战战兢兢的道,“实在不好意思啊沈二少,那个女人,她,她是大少看上的。”  “大少?”沈辰皓呢喃,人也清醒了大半,追着问,“你说的是沈大少?”  沈辰旭也看上了么,那么也就是说,那个女人很有可能是小雪。  因为这些年,沈辰旭也没有娶妻,据说他也爱上了那个叫姚若雪的女人,她死后,沈辰旭到处找和她长得像的女人上床,可刚才,那个女人不止是像而已,无论是背影还是脸蛋,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沈辰皓不悦的呵斥,“沈大少不是还没来么,把她给我叫出来。”  “不是啊沈二少,大少说过了,这段时间呢,他已经……”领班一脸为难,急得要死。  沈家的人她都得罪不起,可若芳只有一个,她怎么办?  江湖规矩沈辰皓懂,自然也不会为难她,“这样吧,在沈大少没来之前你让我看看,我大哥找了什么样的女人。”  说着,男人从钱包里掏出一叠现金,还有卡,统统给了这里的领班。  “好好,我这就给沈二少叫去。”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也不假,只要他给的钱足够多,特别是这里的女人,几乎没有人能经得起金钱的诱惑。  沈辰皓随便挑了一间贵宾包房入座,内心却无法平静。  领班带着姚若芳进来,沈辰皓便让领班出去了。  偌大的包房里很是冷清,和喧嚣的大厅形成鲜明的对比。  姚若芳靠着门板站着,她两手揪在一起,还从来没有伺候过一个人的客人,还是有点害怕的。  沈辰皓站起身,他心脏跳动的厉害,缓缓靠近她的时候,他脑海里涌现的是三年前和姚若雪的点点滴滴。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甚至都没有等到和姚若雪确定关系,她就被爆出时候沈辰旭的女人。  严格来说,他们之间的回忆都是不好的,可对于沈辰皓来说,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管是快乐还是不快乐,他都记忆深刻。  走近她,沈辰皓抬手掐住女人的下颌,迫使她抬起脸来。  那眼睛,鼻子,嘴巴,还有那张脸……  沈辰皓的脑子轰然就炸了,激动的把女人拥进怀里,死死的抱住她,嘴里喃喃喊着,“小雪,真的是你。”  “你没死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狠心的。”  姚若芳被他抱得喘不过气来,她难受的咳嗽了几声,试图将男人推开,却毫无作用,“先生,您认错人了,我不是小雪。”  她的声音很清脆,没有姚若雪的那份忧伤和惶恐,而且仔细看,这张脸未免也太年轻了些。  沈辰皓不相信,世界上还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她和姚若雪一定有所渊源。  不是么,不是她么?  沈辰皓蓦然松开她的手,苦涩的笑了声,久久回不过神。  她到底还是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既然这样,老天爷又为什么让一个和她模样相似的女人来他身边,是故意折磨他的么?  “先生,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  沈辰皓却是突然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若芳。”  “若芳?”沈辰皓喃喃喊出了声,“若雪?”  沈辰皓眸子徒然一亮,他掐住若芳的肩,激动的问,“你和若雪是什么关系?”  姚若芳被的肩膀被男人掐的生疼,“先生,你先放开!”  “你先告诉我,你是她的谁!”  “若雪是我姐姐,我是她妹妹!”  沈辰皓愣愣的望着眼前的女子,和姚若雪一样朴素的女子,虽然是在这种场合也掩盖不了那抹纯净气质的女子……  原来如此。  不是她,只是她的妹妹而已,虽然眉眼间有点像,可到底不是同一个人。  姚若芳这才看清男人的面貌,这是一个很美的男人,即使作为女人的她都自愧不如,特别是那双眼,仿佛带着电流,看得人舍不得一开眼。  “你是她妹妹,那么你是来京都工作的?”  “请问您认识我姐姐么?”  沈辰皓点头,他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和姚若雪之间的关系,他的身份无疑是尴尬的,只是问她,“嗯,你想看看你姐姐吗?”  这是姚若芳梦寐以求的事,来京都这么久,她可不就是为了这件事么。  “真的可以吗,我姐姐葬在哪里?”  “我可以带你去,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姚若芳兴奋的不行,来京都一年,姐姐总算是有消息了,她死的太离奇,作为妹妹连她的墓地都不知道,岂不是太没良心了?  正准备应下来,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男人的声音宛如地狱般的鬼神,“我不是说过么,没有我的允许,你谁也不能见!”  是沈辰旭。  姚若芳看到他,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沈辰旭一把将她搂了过来,似笑非笑的看向沈辰皓,“怎么,二弟也有这个闲工夫,或者你的病好了,不对女人反感了?”  “我当沈大少怎么这么好的兴致,每天都来,原来是找到了真爱。”沈辰皓双手插兜,同样的讽刺过去。  “莫非我这真爱,沈二少又有兴趣?”  姚若芳听得糊里糊涂,她窝在沈辰旭怀里不敢多嘴,总觉得姐姐的死没有那么简单,还有这个所谓的‘姐夫’,她看得出来不是什么善茬。  相较于刚认识的这个男人,她更愿意相信他。  “有没有兴趣,我也不会告诉你。”  沈辰皓闲工夫和他扯淡,绕开他们走出了贵宾包房。  要是刚才的女人真是姚若雪的妹妹,他就该帮她远离沈辰旭,这样才对得起若雪。  他已经让若雪遭遇不幸了,怎么能让她的妹妹走同样的路?  包房里,男人一把捏住姚若芳的下颌,不悦的厉喝,“把我的话当耳边风,知道什么后果吗?”  “大少,我,我以为,我以为就是个普通的客人。”姚若芳咬着唇,表情宛如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她不敢惹这个男人,他是危险的,高兴的时候会给你买东西,带你吃饭,不高兴了,你就只有被控制的份儿。  “无论是谁,你都不能见。”沈辰旭猩红了眼,恨不得将眼前的女人撕碎,“听见了么?”  姚若芳抖着身子,低声解释,“可是大少,我,我在这里工作。”  “从明天开始,你不用来这里上班了,等下我会告诉红姐的。”  “不,我……”  沈辰旭抬手拍了拍她的小脸,笑得阴森恐怖,“怎么,我的话你还有反驳的权利?”  “我得工作,我的家人需要我养。”  “放心,我养的起你,甚至你们一家。”  姚若雪家庭的情况沈辰旭也是清楚的,她的那个家或许对于普通的男人来说是个无底洞,但是对于他,堂堂的沈家大少,可是小菜一碟。  “可是……”  “不许再可是了,我不喜欢听。”沈辰旭宛如一头发狂的野兽,一瞬不瞬的锁住她,“我告诉你若芳,尤其是刚才的男人,你以后不许和他有来往,否则我不仅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连同你的家人也会跟着倒霉。”  这便是这个男人的霸道,让她没有丁点反抗的权利。  话落,不等姚若芳给出回应,男人一把将她按在门板上,薄唇凑过去,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  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咬,疼得姚若芳低声求饶。  她的命,包括家人的命,都在这个男人手里!  和他接触这么久,姚若芳自然知道他的性子,从来都是说一不二,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完毕,亲爱的们,看文愉快,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