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09 新一代醋王上线(一更)

309 新一代醋王上线(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84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5
    吃完晚饭,权奕珩和陆七来了老爷子的书房。  权玉蓉从和老爷子谈话之后跑出去,眼见天色已暗,她还没有回来,老爷子坐在雕花木椅上连连叹气。  陆七和权奕珩坐在老爷子对面,权奕珩到底不忍心老爷子伤心,开口道,“爷爷,要我和小七出去找吗?”  老爷子摇头,“不用了,她是和阿峰一起离开的,这两孩子……哎。”  话说到这儿老爷子也不知该说什么,权绍峰对权玉蓉的那份情从未改变过,这孩子未免也太痴情了。  陆七跟着起身,老人家的心思他懂,不说权玉蓉,光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她也应该做点什么,“爷爷,您别操心了,有时间我和玉蓉聊聊。”  “不必和她说,我知道她的性子,大概一时半会都走不出来,你去的话,她心里只会更难受。”  权奕珩拿过陆七的手,“那我们就走了。”  “等等。”老爷子忽而叫住他们,对陆七叮嘱道,“小七,这事你要慢慢和叶子说,我听人说她脾气火爆,我真怕她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来。”  “放心吧爷爷,我一定好好和她说。”  听了陆七的保证,老爷子似是才放心下来,目送他们离开。  人老了就希望儿女能在身边,现在多了个外孙女,还没有认回来之前,老爷子的心里是忐忑的。  以前权家做的那些事,他是一个字都不想被叶子晴知道。  从老爷子书房出来,前厅几位叔叔婶婶还没走,陆七只得又和他们坐下来聊天。  权奕珩则被权昊然叫了去,说是有工作上的事情和他商量。  这里面就数姜淑艳对陆七的态度最冷淡,甚至都没有单独说过一句话。  跟在姜淑艳身后的佣人小声提醒,“夫人,要不我们也……”  姜淑艳冷眼看着前厅的一切,已经入夜,外面的风扫在她身上凉飕飕的,她双手环胸,“你也觉得我要巴结她了么?”  “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姜淑艳忽而扯唇冷笑,“你说的也没错,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还能指望什么。”  “夫人你别这么想,二少不就是喜欢权小姐么,我们慢慢给他找合适的就是了,其实二少也是很有出息的,连老爷都说他比以前有进步呢,相信不久以后他就和权大少一样能挑起这个家的重任。”  “挑起重任?”姜淑艳才不做这样的美梦,她只恳求权昊然能把儿子留在公司里就足够了,以后也能为自己留一条活路,她不禁惋惜的道,“你说他整天弄那些花花草草的有什么用,怎么跟个庄稼汉似的呢。”  “这人啊,各有各的爱好,夫人,你也别愁了。”  是啊,她愁个什么劲儿,说不定等阿峰娶妻了能好些,身边有了女人总能催促他做一些事情,他也会有压力,说不定会改变呢。  陪着长辈聊了会天,权奕珩才和陆七离开。  汽车刚开下山,权奕珩便抱歉的道,“是不是累着你了?”  陆七摇头,她不觉得累,就是他们的热情他一时间有点不习惯。  其实陆七没想过老爷子能这么快松口让她进门,而且还那么的突然,她一点准备都没有,当看到那么的长辈她的心是惶恐的,还好没出丑。  “怎么了,看你多愁善感的样子。”  陆七低低的否定,“没有,我只是在想叶子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会是什么反映。”  “只要当年的真相不告诉她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多几个家人罢了,对她也没有损失,我想她会接受的,而且我们在这里,她会更熟悉。”  “我觉得也是,多一个人疼她没什么不好。”  话说到这儿,陆七落在车窗外的视线猛然一紧,路灯下,一男一女抱得很紧,她却看清了那个女人的脸。  她激动的敲着车窗,“哎,是权玉蓉。”  然而这话一出口,权奕珩已经把车开出去老远,陆七只能从外视镜里瞧着越来越远的两人。  直到那两个人影彻底消失在她透亮的眼眸,陆七转头看向开车的男人,“阿珩,你怎么不停车啊。”  权奕珩早在之前就发现了他们二人,他笑了声,腾出一只手落在女人头顶,“给他们一点空间,他们大概不想被人打扰。”  陆七瞬间明白了权奕珩的意思,早前,她约权玉蓉见面,也和权绍峰私底下说了几句,得知那个男人倾心权玉蓉许久,她不由为权绍峰感到可惜。  权玉蓉太有心计,而权绍峰生性简单,压根不是她的对手,若是权玉蓉是真心的还好,要是假意……  陆七想到这儿有些懊恼,“爷爷对权玉蓉真是没得说,她怎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一个被宠坏的孩子,她若是懂,怎么可能这么做。”  也是,老爷子从小到大都宠着权玉蓉,很多事情权玉蓉都以为是应该的,实则人家在背后做了不少牺牲,她不知道感恩,反而还埋怨起来了,这样的人,无论在哪儿都是被人讨厌的。  “老爷子大概是看她从小没了父母,过于溺爱了吧。”  男人漫不经心的答了一个字,“嗯。”  提到权玉蓉的事情他就没兴趣,从小一起玩他倒是不觉得,他是哥哥理应让着妹妹,长大后老爷子把权玉蓉许配给他,权奕珩也没觉得不妥,毕竟他还是要娶妻的,恰恰那时陆七已经许了人家,他只求她能够安好。  谁知道,她会是那么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他真是连讨厌都懒得讨厌了。  “不过呢,从侧面上讲,这权玉蓉还真可怜。”陆七故意这么说,她偷偷瞄了眼男人的脸色,很想听听他怎么说。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权玉蓉若是突然嫁给别人,他会怎么样?  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失落呢?  女人呵,多疑是本性,明知道自家男人心里没有她,可还是想试试。  权奕珩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冷冷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陆七,“……”  好吧,她多此一举了。  等汽车下了山,权奕珩给慕昀峰打了个电话,“在哪儿呢,出来喝一杯?”  权奕珩是打算先把这件事情和慕昀峰说,然后他们想个办法怎么跟叶子说这件事。  “我在A市陪她。”  一句话胜过千言万语,权奕珩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挂了电话。  见男人在笑,陆七狐疑的问,“什么事这么开心?”  “阿峰这次下了血本了,都追到A市去了。”  陆七闻言也深感欣慰,“那不是好事么,叶子本来就不是小气的人,这件事闹得时间也够长了。”  “嗯,如果她还想和阿峰过下去,这件事就一定要原谅的,若是心里有膈应……就看她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了。”  “你说的很对,关键看她自己怎么想。”  刚到市区,陆七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她犹豫了好久才接,才知道这通电话是慕夫人打的。  到了相约的地点,慕夫人热情的招呼她,“小七,你来了啊,想喝点什么?”  陆七也不客气,“牛奶吧,有助于晚上的睡眠。”  一听牛奶,慕夫人眸色流露出些许哀伤。  就是因为叶子晴的习惯,若是不出状况她每天晚上都会在睡前喝一杯牛奶,而这杯牛奶每次都是慕昀峰帮忙冲的,三年了,从未改变过。  陆七没注意这些小细节,径直问,“慕伯母,这么晚找我来是为了叶子和慕少的事情么?”  慕夫人点头承认,她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了,儿子虽然追到了A市,可晚饭的时候她和许念通过电话,说小两口还没有和好呢,可急坏了她啊。  当然许念并没有把叶子晴生病的事告诉慕夫人,免得她担心。  “小七,我们家阿峰其实,其实没怎么接触过女人,当年的那个程卿,也就在一起一阵子,后来那个女人出国了,他……他大概不知道怎么去哄叶子,你说我这心里……”  有时候慕夫人恨不得替儿子把事情给做了。  陆七安慰她,“伯母放心,叶子她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她那么爱阿峰,这次慕少能追过去,相信两人的关系也会有所缓解。”  “小七啊,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帮我,叶子她很敬重你,平时也就听你的,你能不能在叶子面前多说两句好话。”  可怜天下父母心,慕夫人对叶子还真是没话说。  就冲这么好的婆婆,相信叶子也不会轻易和慕昀峰分开的,而且陆七之前问过叶子,她没有离婚的打算,这也是好事。  “慕伯母你放心,我会的,夫妻劝和不劝离,这个道理我和阿珩一直都记着呢。”  “小七,你真懂事,我就知道权家人一定会接受你的。”  有了陆七的这话慕夫人也就放心了,她相信叶子也只是一时生气,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吧,她可不希望美好的家庭被破坏,两个人好不容在一起,怎么能说分开就分开呢。  和慕夫人聊完,陆七把慕夫人送上车才转身往回走,太晚了,她不想麻烦权奕珩来接。  却在转身之际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她悄然跟上去凑近,这一刻,差点惊掉她的下巴。  她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胡碧柔和颜父在一起?  他们相拥着进了会所,推开门之前,颜父还色眯眯的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看的陆七差点作呕。  天哪,这两人竟然恬不知耻的是那种关系,突然间陆七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在陆舞给颜子默戴了绿帽子之后那个男人还不肯离婚,原来是家丑不可外扬。  他的父亲是同样的货色。  “此时此刻你心里一定在嘲笑我吧。”颜子默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陆七身后。  陆七转身,好几年不见,这个男人早没了当初的风光,看上去除了憔悴还是憔悴。  她只是扫了他一眼,很快别开了目光。  “没关系,反正知道的人都在笑我,笑我妈,我爸该死的偏偏还那么的享受。”男人的脸上满是隐忍,这个样子倒是让陆七很意外。  想当初颜子默多嚣张啊,不光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连同她的家人,特别是她的母亲也不曾放在眼里过。  呵。  “小七,陆伯父知道这件事情吗?”  陆七觉得和他没什么可说的,如今见了颜子默,她能做到心如止水。  “我不知道,他的事情和我无关。”  “小七,当年我真是瞎了眼,都不知道珍惜眼前的人,我……”意识到她要走,颜子默迅速挡在他身前。  陆七不屑听这种话,冷声打断,“颜子默,以前的事我已经忘了,我们以后看到还是不要打招呼的好。”  她相信因果报应,这不,颜子默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么。  至于陆舞和胡碧柔,一样也不会有好下场。  陆家和颜家根本不需要她动手就已经乱成一片了,可见,老天爷是睁眼的。  颜子默垂着手站在原地,他愣愣的望着陆七离开的身影久久回不过神,无尽的悔恨都不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心情。  可如今,他还剩下什么呢,残破的公司,已婚的身份,还有资格去追求美好的她么。  不多时陆七身边多了一个男人,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颜子默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当年被他们嘲笑的那个穷小子。  人家是堂堂的权家大少,只是碍于低调,为了追求陆七才委曲求全的。  而他们,却愚钝的认为陆七选了个穷光蛋。  见到权奕珩的陆七很惊讶,“你怎么来了?”  而且时间还刚刚好。  男人眼神温柔,眉峰却很犀利,“我一直在这儿等你。”  “哦,那……”陆七试图解释。  这个男人她从来都看不透,只知道他什么都顺着她,其实发起脾气来也是很可怕的,就像现在,陆七总觉得他是在皮笑肉不笑,那模样让她毛骨悚然。  权奕珩一把将她搂了过来,接过她的话,“我都看到了。”  陆七小声嘀咕,“我们没说什么。”  “嗯哼,走吧。”  上了车,陆七感到怪压抑的,权奕珩只要板着脸她就觉得很难受。  末了,她小心翼翼的问,“权奕珩,你生气了?”  “没有。”  “那你干嘛板着一张脸。”  “有事没事儿笑,我又不是神经病。”  陆七扶额,“……”  好吧,她好像又多此一问了,人家是权大少,无论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  果然和陆七想得差不多,刚进门,男人便把她按在客厅里折腾一番,甚至都等不及去卧室,陆七被她折磨的腰酸背痛,躺在沙发里一动不动。  “老婆,我们都好久没有激情过了,感觉怎么样?”  陆七大汗淋漓,她窝在沙发里有气无力的喘着,“权奕珩,你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男人手掌已经贴到她的腰线,深邃的眸染上一层沉沦的迷雾,“是不是能不能用点力,刚才不够爽?”  陆七干脆选择闭嘴,这男人一旦发疯她也阻止不了。  权奕珩也没心思逗她,刚才她和颜子默待了那么久,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难道是叙旧?  他是知道的,那个颜子默其实爱着陆七,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没有说破。  权奕珩给她身上盖了一条毛毯,而后走去阳台打了电话。  “我都走了三年了,怎么颜氏还没有破产?”  “权少,当初您不是说……”  “我现在,马上,立刻要它破产!”  说完,权奕珩霸气的挂了电话。  妈的一个小小的颜子默,还以为他处置不了么?以前他不动是碍于陆七,当时她说想自己解决的。  男人的这怒气,这语气,让迷迷糊糊的陆七都不禁震了三震。  她心里的权奕珩一直都是温柔的,看他如此生气,还是第一次。  破产?  要一个公司破产有那么容易么,陆七才不相信!  ------题外话------  推荐铭希新文《强势嫁娶:老公,听话!》  简介:  她是个混混,捡了个金贵的男人。  于是,她将他当儿子一样宠着。  谁对他大声说话,她就让谁一个月开不了口。  谁骂他是残废,她就让谁一辈子下不了床。  谁嘲笑她嫁了能看不能用的人……  她冷哼:“我老公好用的很!”  她自认为自己是个贤妻,日常生活给老公擦脸脱衣洗身子,毫无怨言且乐在其中。  可老公每次都咬牙切齿,面红耳赤:“卓玥,你给我适可而止!”  她嘿嘿一笑,装作没有听到:“老公乖乖,咱们洗洗睡吧。”  更多剧情,请搜索作者铭希,点击阅读,加入书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