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11 男人行不行,得实践试试(一更)

311 男人行不行,得实践试试(一更)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456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5
    学校附近的某个咖啡厅内,两人面对面坐着,仿若隔世。  各自要了一杯咖啡,沈辰皓一瞬不瞬的锁住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么?  直到现在沈辰皓都觉得像是一场梦,毕竟这个梦他做了三年,无时无刻不在想,她不是那么狠心的人,不会真的就这么死了。  “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  说这话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和他面对面的姚若雪同样的震撼,她虽然偷偷见过他,可从未想过他们还能有这样的机会,能在一起喝杯咖啡,说说话,似乎对于他们来说,这样就已经够了。  她抿了下唇,双手死死捧着咖啡杯,也不敢抬头看那个绝色的男人,沙哑的声音道,“我去过很多地方,没有安身之所。”  姚若雪对他还是有所保留,被沈辰皓知道了不要紧,就怕被沈辰旭那个恶魔也知晓。  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完蛋。  沈辰皓点了一根烟,烟卷从他性感的唇里吐出,迷雾遮盖了他的倾城容颜,“那,你……”  他不知道还能聊什么,明明有很多话想和她说,真的见了面,得知她没有死,沈辰皓突然间却不知说什么好了,还有那么一丝丝紧张的激动。  “我听说你,病了?”  沈辰皓掐灭了手里的烟,他愣了下,等明白姚若雪说的是什么病的时候,他嘴角微扬,仔细看还带了那么一丝邪气。  不知怎的,姚若雪把这话问出口后有点尴尬了。  那种病,能随便说出口么?  “嗯,病了。”男人答了一句,眼尾上翘,似乎在逗弄她。  可姚若雪却听上了真,也彻底开始担心了,她给他带来了药,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给他。  “那,那医生怎么说啊,难道都没有根治的办法么?”  沈辰皓挑了下眉,别有深意的朝她看了眼,“这种病,当然是要实践。”  姚若雪听得面红耳赤,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说的也确实有点道理,就是弄得她有点不好意思。  “若雪。”男人喊她。  姚若雪慌乱的抬起头,“你,你……”  沈辰皓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身边,还一把抱住了她,“小雪,这三年我都在想你。”  这个举动把姚若雪吓得不轻,慌乱中,冰冷许久的身躯仿佛又得到了一丝温暖,让她舍不得从他怀里挣开。  她想起曾经两人同床共枕的两个晚上,仿佛如昨,历历在目。  咖啡厅里人来人往,姚若雪想挣开男人的束缚,沈辰皓却将她抱得越发紧了。  还是那样的味道,似乎只有抱着她,沈辰皓才能心安。  姚若雪紧张的要命,她垂着头生怕被人看见,小声在男人耳旁低语,“沈二少,我……我是死了的人,是不能曝光在人前的,你先放开我再说。”  “没关系,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有人发现的。”沈辰皓的热气散在女人耳畔,让她原本紧张的心越发的六神无主了。  她无法控制他的柔情,也无法拒绝他。  只是,想到曾经两人尴尬的关系,姚若雪还是无法做到释怀,尽管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任何改善啊,她的儿子是沈辰旭的,她和沈辰皓根本没有未来。  “不行,如果让沈家的人知道了我就惨了。”姚若雪将他推开,人往里面的位置挪了下。  “难道还能天下大乱不成。”  他不管了,即便是天下大乱也认了,试图就要去抱她。  姚若雪睨了男人一眼,警告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走,永远让你找不到我。”  “若雪!”沈辰皓的手僵在原地,他杵在原地不敢动,有些无措。  姚若雪望着他,心如同被人在地上让人狠狠的碾过一般,几乎疼的让她喘不过气。  “我听说你要和林家的小姐结婚了?”她故意扯开话题,缓解两人之间的尴尬。  沈辰皓摇头,“没有,我不会和她结婚的。”  “大街小巷都传遍了。”  沈辰皓哪里有心思和她说这些,一双眼深情的凝望着她,痛苦的呢喃,“若雪,你也太狠心了,这么多年躲着不见我。”  这还是姚若雪第一次看到沈辰皓露出这样的神情,她心尖儿发颤,同样的痛苦,“我也是没办法。”  “你是不是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我只是不想因为孩子嫁给沈辰旭。”  她话里的意思沈辰皓又怎么可能不懂,她应该是喜欢自己的吧,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纠结,这么为难。  “那你为什么会死了,你到底怎么躲过这一劫的?”  “是命运的安排吧,我一早就想离开这里,所以用了假死的这个办法。”  以姚若雪的性子,应该不会做那种事。  她虽然是个很坚强的女孩子,但这种主意应该不是出在她身上。  沈辰皓也没多问,深知她这个时候应该是不想谈的。  “沈二少,我,我该走了。”  她来的时间已经够长,原本昨天就要回去C市的,因为若芳的事情一再的耽搁。  “走?”沈辰皓激动的站起身,“你去哪儿,你还能走去哪儿?”  “沈二少你别忘了,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了好几个月的身孕,我儿子还等着我。”  似乎这是个沉重的话题,他们面对的不仅仅是沈辰旭,还有一个沈辰旭的儿子,他要怎么接受呢?  只是,他现在什么都不顾不得了,好不容易找到姚若雪,他怎么能轻易的放手!  然而姚若雪已经推开了他,从男人身前溜了,她戴上了口罩和墨镜,以免被人认出来。  沈辰皓心急如焚的追出去,一把将逃跑的她拉住,望着另类打扮的她心虚复杂,“我们才刚见面,你……”  “沈二少,我们即使见了面也做不了什么啊。”  “若雪,你相信我吗?”  “我不会让沈辰旭知道你。”沈辰皓抓起她的手,“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若雪,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不不不。”姚若雪被他的这番话吓坏了。  三年前,沈夫人的那些话她记得清清楚楚,这不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而是牵扯到了豪门争斗,她不想看到沈辰皓受伤,不想!  若是她儿子被曝光,被沈家的人知道,沈辰皓会没活路的。  沈辰旭那个恶魔,到时候霸占了沈家的一切,还不知道会对沈辰皓做什么。  “我不许你走,若雪,你别走。”沈辰皓如同宝贝般的把她搂进怀里,力道让姚若雪喘不过气。  “你听我说沈二少,我必须离开这里,求你了。”  她的祈求听在男人耳里让他心疼,他是最舍不得她受委屈的,更何况是现在,还能见到他真的很珍惜。  “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说着,也不等她给个结果,拉着姚若雪就上了自己的车。  “去哪儿?”发动引擎,他问。  “机场。”她垂着头给了两个字,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闻言,沈辰皓沉默了,也放慢了车速。  到了机场,沈辰皓陪着她一块儿进去办手续,完事后她转过身来面对这个绝色男人,他实在太耀眼,一路跟着他,能让不少女人的视线都看向他们这边。  姚若雪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她的身份是尴尬的。  所以她便想尽快的过安检,“二少,我快要登机了,你自己多保重。”  其实她酒店里还有不少东西,但已经顾不得了,只能一会儿打电话让陆七帮她去拿,还有带来的药,姚若雪还没有机会送到沈辰皓手上。  “若雪,若雪。”  “沈二少,你别叫我的名字,会被人听到的。”姚若雪小声在他耳旁提醒,一幅怕怕的模样。  “那你得告诉我要去哪儿。”  “我也不知道,先得去找我的儿子。”姚若雪只能先哄着他,“二少,我有空肯定会回来找你的,我的两个妹妹都在这儿,我不可能丢下她们不管。”  她这么说也是让沈辰皓相信,自己不会像三年前一样,一去就不复返了。  “你妹妹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疼。”  “谢谢你沈二少,你费心了。”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若雪……”尽管他们之间困难重重,这个时候还不能畅通无阻的在一起,可沈辰皓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开她。  姚若雪额前溢出一缕薄汗,在大众广庭之下和沈辰皓在一起,她真的很害怕被人发觉,“我真的该走了,要不然该被发现了。”  沈辰皓不依,他也知道她担心什么,将她拉进了VIP休息室。  找了个安静的环境,男人捧着她的脸,绝美的容颜凑近大惊失色的她,精准的捕捉到女人淡色的唇瓣。  她熟悉的气息萦绕在他鼻尖,似乎等待了许久,想念了许久,吻逐渐加深,姚若雪被他弄得迷糊不清,无法自拔的沉沦他的柔情里。  直到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她才反映过来自己身在何处,立马将吻得动情的男人推开。  “沈二少,我真的要走了!”  话音落下,她背着包跑了出去,等沈辰皓追出来,大厅里已经没有了姚若雪的身影,她已经过了安检。  这个女人跑的比兔子还快,是把他当做了毒蛇猛兽吗?  他真是二,好不容易见了面,怎么就让她这么走了呢。  对了,他应该去找陆七,她和若雪是最好的朋友,一定知道些什么。  *  陆七接到沈辰皓的电话时权妈妈已经做完了手术,医生说要观察三天才能确定病人是否能活下来。  因为权妈妈的这个手术和别人的不一样,心脏病复发,要不是有专家做这个手术,她已经死在手术台上了。  此时的陆七实在没有精力去见沈辰皓,只能让他到医院来。  沈辰皓得知情况后先是安抚了一番,然后才和陆七到走廊的另一边闲聊。  他把刚才遇见姚若雪的事情全数告知了陆七,末了,男人祈求的开口,“嫂子,你知道她到底在哪儿吗,我才刚刚和她见面,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又分开了。”  这种感觉仿佛从地狱掉到天堂,又从天堂掉到地狱,来来回回,谁也承受不了啊。  陆七当然知道他心里的苦,也不忍心他回忆过去的不堪,“我知道,等妈妈脱离危险我就去C市找她。”  “你说她在C市?”  陆七反问,“她没告诉你么?”  她以为姚若雪没把具体的地址告诉沈辰皓,所以这个男人才来问的。  原来他是连大致的方向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姚若雪会不会责怪她。  “哦,可能是我忘了。”沈辰皓抓了下头发道。  “放心吧沈二少,如果她对你有意,我一定会帮你好好劝她的。”  “嫂子,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你知道我这些年……”  “我会帮你的。”陆七也没有心思和他深聊,“这样吧沈二少,你先回去,医院还有很多事情还需要我做。”  沈辰皓也明白她的难处,毕竟权妈妈还在危险之中,他们心里必然是难过的。  和陆七聊完,沈辰皓坐到了权奕珩身边。  “放心吧,会没事的,找的医生不是权威的么?”  权奕珩垂着头,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一个多小时了。  面对好友的安抚,他只是淡淡应了声,“嗯。”  权妈妈于他和亲生母亲一样,若是她这一次有什么事,他肯定会好久都走不出来。  别把他想的太强大,其实他也有弱点的。  他这一生有三个重要的女人,第一是权妈妈,他看重的亲情,第二是陆七,他的爱妻,他用命看重的女人,第三是叶子晴,他的妹妹,他看重的兄妹之情。  这三样,一样都不能少才算完美啊。  “权少,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安顿好权妈妈的医生开口道。  权奕珩点点头,朝陆七使了个眼色,让她好好留在这里。  “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沉重的叹了口气,“我们没想到,她坚持不做手术,这么快癌细胞就扩散了。”  “你说什么?”权奕珩大惊,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个手术对于她是多此一举,我现在只告诉你一个人,是想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医生继续道,“这个情况她自己也知道,做大手术之前都会做大检查,结果是在前天得知的。”  “你妈很坚强,她坚持做这个手术无非是想让你们安心。”  这样的结果权奕珩完全不能接受,是他们太疏忽了么?  他几乎颤抖的问,“那为什么之前没有检查出来?”  “你也知道你妈的性子,前几个月检查的时候动手术确实没有问题,不过以她的病历有点风险,可她坚持不做,我们也没有办法,这几个月,也没做大检查,所以……”  “你的意思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目前是没有,看手术的恢复状况吧,也得看癌细胞扩散的速度和位置,说不定还有一段时间磨。”  权奕珩猩红了眼,他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我不管,你们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得救活她,让她多活几年啊。”  “权少!”  医生无奈的喊了声,希望他能清醒点。  “行了,这事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你们别到声张。”  浑浑噩噩的出了医生办公室,权奕珩恰好遇到上电梯来的叶子晴和慕昀峰。  看到他,叶子晴急急上前,“哥,妈的情况还好吗?我们的航班晚点了,都急死了。”  权奕珩抬起手落在她头顶,唇角扯出一个涩然的弧度,“放心吧,有我和你嫂子在,妈没事,医生说了,等过了三天的危险期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