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0 要不要告诉慕少,她怀孕了?

340 要不要告诉慕少,她怀孕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2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8
    上了飞机,叶子晴低声问苏画,“我这个月月经推迟了四五天,是不是和最近作息时间混乱有关系?”  苏画一听这话,脑子轰然炸开,一瞬不瞬的盯着叶子晴看,她震惊的问,“叶子姐,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月经推迟就是怀孕,真逗。”叶子晴把手里的杂志人给她。  她和慕昀峰结婚三年可一直都避孕呢,她想给他生孩子还不让,怎么可能有意外。  叶子晴倒是觉得最近生活作息乱导致月经推迟的结果大些。  “那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或者反胃什么的?”  苏画是她的助理,在生活方面也是看的很清楚的。  叶子晴自从去了A市拍戏,胃口都很不好,尤其是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慕少离婚的事,胃口越发的差了。  这不是怀孕的症状么。  反胃?  叶子晴朝她看了眼,什么都没说,可一颗心彻底吊了起来。  她最近确实有点烦反胃,特别是看到油腻的食物,光是闻着就受不了。  “叶子姐,你不会真的有情况吧!”  “不可能,说不定是我的胃出了问题呢。”叶子晴试图自我安慰,和她调笑,“你呀,身边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懂得这么多。”  “我虽然没有男朋友,可见的也不少,很多女明星都私下里怀孕……”话说到这儿,苏画小心的看了眼四周的人,凑过去小声在叶子晴耳旁道,“这些女明星啊,私下里怀孕然后偷偷的做掉,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对身体会有很大的伤害,女人啊,就是可怜。”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叶子晴给出这样的评价。  那些女人为了在娱乐圈混出地位名利,私下里不知道干了多肮脏的事情,也算是一种惩罚吧。  而她呢……  叶子晴想起一件事来,上个月的有天晚上她穿着慕夫人送的情趣内衣和慕昀峰狠狠的激情疯狂了一把,因为过程太刺激,他们都沉醉了,估计慕昀峰也没想过避孕这回事吧,她做完之后也就睡过去了。  那晚,她没有喝牛奶就睡过去了,估计事后慕昀峰也忘了这事儿。  天哪,不会这么倒霉吧,她才刚离婚,好不容易恢复单身生活的!  这他妈的也太狗血了!  “叶子姐,要不你用个验孕棒测一下。”苏画给她指点迷津,“这样,我在网上帮你买,你早上起来测,最准了。”  “真的假的啊?”  在这方面叶子晴一窍不通,她自己都是个孩子呢,虽然比三年前成熟了不少,可还没有做好离婚了还怀孕的准备啊。  “当然是真的,叶子姐,你也别怕。”  叶子晴也不是怕,而是心里没主意,她这人吧一向看的开,可在怀孕的事情上纠结了,毕竟她刚刚离婚。  算了,多想无益。  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她都得接受,但是绝不会因为突然的怀孕和慕昀峰破镜重圆的。  “叶子姐,可不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  叶子晴刚有这样的想法,苏画便问道了点子上。  她一眼看穿苏画的心思,“你想问如果我怀孕了会不会和慕少复合?”  “呵呵,您都知道啊。”  “不会。”  “为什么?”  叶子晴笑得坦然,“好马不吃回头草。”  哦,是这个理么?  “我睡会,到了叫我。”  到了A市才知道天气不好,在下雨。  叶子晴没有伞,而剧组安排的保姆车也没有到,眼见整个上午都快过去了,她只好和小助理一起打车去剧组。  然而两人到了剧组,还来不及换下身上的湿衣服,拍摄完两场戏的导演便走了过来,脸色十分不好,语气恶劣,“叶子晴,你怎么到现在才到。”  “你以为剧组是你们家开的吗,都为你一个人服务?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三番五次的请假,给剧组带来的损失?”  叶子晴被骂懵了,她不太明白导演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苏画从行李箱里给叶子晴递了一条毛巾,“叶子姐,先擦擦,别感冒了。”  “擦什么擦啊,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你们!”导演火大的莫名其妙。  明明她请假是经过允许的,怎么现在都成她的问题了。  “我说导演,您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还想问您呢,不是说好了派车去接我们的吗,我们在机场等了好半天,给开车的人打电话也打不通。”苏画说了一大堆,也搞不清楚到底咋回事。  导演不屑的看了淋成落汤鸡的叶子晴,冷笑了声,“还接送,你真的以为她是正宫娘娘呢,有这待遇,我能选中她做女一号就是给她面子。”  “导演你……”  苏画实在不明白,才两天不见导演的态度怎么反差这么大。  在这个剧组,哪个不是把叶子晴当宝贝一样呵护着,甚至拍戏的时候都特殊的照顾。  叶子晴不是傻子,导演的话让她想清楚了一件事,她已经不是所谓的慕太太,当然没有这个待遇,一点摘掉了这个头衔,她就和这些三九流的演员一样,得看导演的脸色。  她忍着一口气,好脾气的对怒气腾腾的导演保证,“导演,我以后会尽量不请假的。”  “我们也没想到今天会下雨,老是打不到车,所以就晚到了一会儿。”  “这不是理由,我就想告诉你叶子晴,如果你再因为私人的事耽误剧组的进程,就赔偿损失吧。”导演横了叶子晴一眼,“还不赶紧的化妆换衣服,马上拍摄。”  苏画气的小脸通红,她刚张嘴,叶子晴便吩咐她,“小苏,去把我的化妆品找出来。”  叶子晴从来不用剧组的化妆工具,人多,她皮肤怕过敏。  苏画只好算了,这事她非得弄明白怎么回事。  拿来化妆包,苏画安抚的道,“叶子姐,你先换衣服,我去叫化妆师帮你。”  “不用了。”叶子晴将化妆包打开自己开始干了起来,“你去也没用,估计人家不会单独为我化的,到时候还会惹不快!”  这个时候化妆师只负责补妆,他们已经过了时间,若是没有后台和地位,是不会有人过来的。  “叶子姐,我不太懂。”  叶子晴盯着镜子里的女人的容颜,她选了一个颜色比较浅的眉粉,“没什么好奇怪的,你要记住一句话小苏,我已经和慕昀峰离婚了,不是那个所谓的慕太太了。”  “啊,这事他们就知道了?”苏画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明明叶子姐和慕少是秘密离婚啊。  今早她还看了娱乐新闻,圈子里并没有公布。  “对,应该是知道了,你没听到导演说吗,我已经不是正宫娘娘了。”  这话算是对叶子晴的一种警告,多少也带了点嘲笑的意味。  虎落平阳被犬欺,这句话的含义叶子晴懂,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落井下石的人,她有什么好悲伤的。  苏画一边听叶子晴说一边登陆微博,在好友里找到了慕昀峰发布的最新微博,时间是今天早上八点,是他和一个靓丽女孩的亲密照,而看照片的背景不像是在酒店,倒是像在家里的卧室。  苏画看的气愤,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我的天,这才刚刚离婚慕少就和别的女人搞上了,她要不要把这条微博给叶子姐看呢。  难怪导演会阴阳怪气呢,说不定就是慕少在背后捣鬼。  叶子晴从镜子里瞧见苏画怪异的脸,问道,“怎么了,你看到了什么?”  苏画忙把手机收好,“没事,随便看看。”  “导演和慕少应该认识,所以离婚的事他知道也不奇怪。”叶子晴这样解释,完全不知道微博的事。  “嗯,应该是吧,叶子姐我来帮你吧。”  “好。”  叶子晴这两天压根没睡好,加上现在又淋了雨,确实累。  她想在拍摄之前好好的酝酿一番,一会儿该怎么一次性过。  “叶子姐,这个导演也太狗眼看人低了,你不就是和慕少离婚了吗,也轮得到他来欺负你啊。”  “再说了我们可是欠了合同的,当时也没有不可以请假的规定啊。”  作为一个演员,也不可能天天都在剧组,很多演员同时接两三部戏,这又怎么算呢。  “小苏,我们还是忍忍吧。”叶子晴的话说到这儿转过身来,“放心,你叶子姐可不是省油的灯,我只是没力气闹,没精力和他们玩儿。”  连导演都这么看她了,一会儿拍戏的时候她得小心着点,难免会碰上有些人小人得志。  她也就少说两句吧,她现在最在乎的是,到底有没有怀孕。  化好妆换好衣服出来,配角们已经在等她,他们今天要拍的是一场和未来婆婆撕逼的大战。  看到叶子晴出来,导演不耐烦的吼,“换个衣服这么久,赶紧的各就各位,开始了啊。”  其他人间见到叶子也没了以往的那种热情,而是各自躲得远远的,仿佛她是个瘟疫。  叶子晴也懒得多想,反正她来这儿就是为了拍戏,而且她早就预料到和慕昀峰离婚后会这样,也算是有心里准备吧。  这场婆媳大战有打耳光的场景,以前这样的戏码导演都会给叶子晴找替身,可今天,那一个耳光却直直落在了叶子晴脸上,当即,叶子晴的脸便肿了起来。  饰演恶婆婆的是一个老演员了,在娱乐圈也有一定的名气,叶子晴虽然生气,但也知道自己如今的处境。  可这样还不算,导演竟然说这一场不能过,要重来。  苏画当时就向导演提出,“给叶子姐找个替身吧,以前的那个替身不是很好的么?”  “替身?”导演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剧组花费这么多,又不是打戏,要什么替身,不就是打了一巴掌么,有那么娇弱么,只要是做演员的,这辈子谁不会被打上几个耳光,受伤的人也是千千万,若是吃不了这个苦,还当什么演员。”  叶子晴倒是觉得导演的这番话有道理,以前她拍戏就是太舒服了,选的剧本虽然不错,可一直没有大红,观众能记住她的,无非是因为她是慕太太。  她早就想摆脱这个头衔了,或许这是个历练的机会。  这不过这一巴掌实在太重了,她嘴角都出了血,显然那个老巫婆是故意的。  叶子晴知道,这个剧组里有不少人是看不惯她的,今天的这笔账先记着,等到合适的机会她一定会打回来。  所以,当苏画向导演提出要用替身的时候,叶子晴便走过去拒绝了,“好了,没事的,等今天的这场拍完我们就去休息。”  下一场叶子晴被打之前用犀利的眼神瞪了那个老演员一眼,她这个角度是拍摄的侧面和背面,至于表情摄像头拍不到。  也就是这一眼,让那个老演员的手一滑,一巴掌的力道刚好,没有之前的那么夸张,也算是过关了。  这一场拍完已经是中午,导演让演员休息四十分钟。  苏画已经订好了外卖,以前他们的饭都是其他演员订的,这一次苏画见证了人情冷暖,早早就给叶子晴把午饭给订好了。  午餐清淡,蔬菜配上一点小米粥,忙碌了一个上午的叶子晴胃口大开,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开吃。  可刚吃几口胃里就开始犯恶心,苏画瞧着她煞白的脸,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温水。  叶子晴却连水都喝不下去,恶心的时候喝白水只会更恶心,她以前讨厌碳酸饮料,现在倒是有些想了,尤其是冰的。  “去给我买一瓶雪碧,要冰的。”  “叶子姐,这可不行啊,天气这么冷你要喝冰雪碧,小心感冒。”  叶子晴捂着不舒服的胃,“快去!”  苏画很快回来,叶子晴自然也不敢多喝,小抿几口便放下了雪碧。  “怎么样叶子姐,有没有好些?”  叶子晴点点头,也没了吃饭的欲望。  苏画扶着在安静的一处坐下,以前她们吃饭都会去休息室,今天却被赶到了外面,休息室早已没了他们的位子,叶子晴也懒得和那帮人计较,更不喜欢和那群人打交道,反而这里比较舒服,还能吹吹风,免得她被闷在那个小小的休息室里犯恶心。  不过这举动看在苏画眼里就不舒服了,“叶子姐,他们真是欺人太甚了,你是慕太太的时候都在巴结,你现在才刚和慕少离婚,就来欺负你。”  “好歹你也是主角啊。”  叶子晴无谓的笑笑,“我这个主角都是慕少给的,你以为他们会尊重我?”  她在人们心中的另外一个身份才是这些人感兴趣的地方,什么一线演员,都是沾了慕昀峰的光。  和慕昀峰离婚的消息一出,她便和这些三流的演员差不多,没有了后台在娱乐圈想要混起来,几乎微乎其微。  不过她也不怕,演戏嘛,是她喜爱的,无所谓红不红。  她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打起精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以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能会比较苦,但她已经做了这个决定,要靠自己的本事在娱乐圈里扎根。  丢掉爱情和婚姻的叶子晴,似乎活着就只有事业是她的一切了。  “叶子姐,你别伤心,等拍完了这部戏,我去找我导演朋友,一定不会让人这么欺负你了。”  “其实在哪儿都无所谓,即便你找了导演朋友,其他演员也会看不惯我。”叶子晴这一点看的很透彻,“因为你混的就是这样一个世界,必须接受别人对你冷嘲热讽。”  苏画一脸崇拜的看着她,“行啊叶子姐,能有这么高的领悟,相信我,你一定能成功的。”  呵。  叶子晴只是朝她眨了下眼,什么都没说。  生活本来就这么枯燥辛苦,若是不找点理由安慰自己,还要怎么走下去?  “叶子姐你休息下,我已经在网上给你买了验孕棒,明天早上测。”  “嗯。”  这事叶子晴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验孕棒大概也只是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  晚上结束拍摄,叶子晴接到了贺导的电话,她进入演艺圈的第一部戏就是在贺导手里拍的,能走到今天,贺导功不可没。  会员制餐厅里的人不多,贺导挑了个靠角落的位置,那里光线暗,一般不会有人注意,适合他们谈话。  “贺导,好久不见。”叶子晴脱了大衣,拿掉脸上的墨镜,至于鸭舌帽在公共场合她还是不敢摘下来。  贺导朝她点点头,“叶子,你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你和慕少会走到这一步。”  叶子晴无谓的耸耸肩,微微一笑,白齿红唇十分养眼。  他们确实有些日子没见,这丫头除了脸色不怎么好,还是那副模样。  “我点了你最爱吃的大闸蟹,不过不许多吃,免得过敏。”  “谢谢贺导。”叶子晴搓了下手,那眼神恨不得把一盘子的蟹都干掉。  “你现在接的这部戏感觉怎么样,还顺利么?”  贺导知道,她演的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这对叶子晴是有点难度的,不过呢,作为演员就是需要有突破,他就是喜欢叶子晴这种干劲,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不像有些演员,好像混娱乐圈就是为了出名,作品多,却没有一部拿的出手的。  “还行。”叶子晴笑道,刻意扯开话题,“贺导今天不是专程来安慰我的吧。”  “说实话,我很欣赏你的那份干劲,虽然这些年你的作品不多,但人气却在那里。”  “你是想说我马上因为离婚的事又闹得沸沸扬扬,到时候热度排名第一,是个很好让自己红的机会?”  “呵呵,娱乐圈嘛,很正常。”  叶子晴放下手里的餐具,她正愁没有去向呢,这部戏一拍完,整整三个月她要闲着,岂不是直接把她给逼疯?  “说吧贺导,有什么好的资源。”  “资源是有,不过不是我,是我的一个导演朋友,他对你很有兴趣。”  一听不是他本人执导,叶子晴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你真的选择隐退了?”  “娱乐圈这个地方,水太深,我能混到今天已经算不错了。”  贺导貌似开玩笑的说,叶子晴却明白他内心深处的那抹失望。  因为他为人太正经诚实,在这个圈子里得罪的人不少。  他的性格,若自己若不是投资商,哪怕满腹才华也不会得到重视。  “可是观众一直都很喜欢你的作品,贺导,你这样未免也太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我就觉得一个好演员就应该像你这样,我是可惜你。”  如果他不是隐退,早就真正的捧红了叶子晴,不会因为她是慕太太而让观众喜欢。  “可惜我?”叶子晴不明白了。  “是啊,可惜了你,早在三年前那部戏拍完之后就想找你在合作,趁热打铁,好捧红你,没想到你结婚了,把事业看的也没那么重要了。”  到头来却落得了一个离婚的下场。  “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贺导我不后悔曾经的选择,要不然我大概到现在都在彷徨,或许我的婚姻是失败的,可我觉得它带给我的是更多的经历。”  贺导赞赏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你呀,和别人就是不一样,能这么想就好了。”  “这部戏拍完就去我朋友那里吧。”  要是以前叶子晴肯定立马答应下来,贺导这人不错,相信交的朋友也不错,要不是看重她也就不会给她推荐导演认识了。  只是现在,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只能说,“这样吧,等我问问我的经纪人,你知道的贺导,我得服从公司的安排。”  “也是,不过叶子,如果你有需要随时可以来找我,虽然我不拍戏了,但导演朋友还是有几个的,希望你能帮到你。”  叶子晴深感欣慰,她就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差,即便有一天不是慕太太了,还是有这么多人愿意帮助她,看重她。  和贺导结束晚饭已经十点,叶子晴回到公寓倒头便睡在了沙发里。  苏画见她这么累,给她冲了一杯热牛奶,这是叶子晴的习惯,睡前喝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  然而这一次,叶子晴看到苏画手里的热牛奶蓦然的反感起来,甚至还咋了玻璃杯,吓得苏画瞪大了眼。  叶子晴脾气虽然暴躁,可从没在她面前发过脾气啊。  “叶子姐,你怎么了?”苏画也没生气,她见叶子晴脸色难看,就怕她是哪里不舒服。  叶子晴回过神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连忙道歉,“对不起啊小苏,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起了一件事。”  就是因为所谓的牛奶,她吃了三年的避孕药,叶子晴也一直没有检查身体,这种避孕药对身体有没有害处。  慕昀峰,你真是禽兽不如。  “没事叶子姐,你呢,没事吧。”  叶子晴摇摇头,她有些累,走进卧房直接去洗澡了。  不多时苏画拿了验孕棒过来,“叶子姐,明天早上别忘了测试。”  叶子晴默默的看着床头柜上的验孕棒,心绪久久不能平复。  如果她怀孕了,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慕昀峰吗,最起码也该要他知道吧,不然她这些苦可就白受了,凭什么就折磨她一个人?  苏画收拾完也准备睡了,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江寒拧了一大袋吃食站在外面。  “哇,江男神你买这么多东西啊。”  “不是说A市的东西吃不惯么,我特意让人从京都弄来的熟食,可以每天晚上弄点。”  “谢谢啦。”苏画接过他手里的袋子,去厨房给男人倒了一杯水。  叶子晴准备冲澡,听到声音她只好重新穿好衣服从卧房里出来,看到江寒,她嘴角裂开,“你来了啊,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我打电话你又有各种理由拒绝我,还不如来个突然袭击。”江寒仔细的打量着她,感叹道,“怎么又憔悴这么多,你这丫头,到底怎么弄的。”  叶子晴摊手,“导演说了要减肥,我敢多吃么?”  这分明就是一个借口。  江寒也不和她纠结,而是正经的问,“事情办好了?”  “嗯。”叶子晴点头,和他一起坐在了沙发里。  “那就向前看,不要再想了。”  叶子晴放下茶杯,“我知道,其实我觉得蛮好的,你说我二十二岁就嫁人了,是不是太傻了。”  “现在我得好好的享受一下单身生活。”  她这么说,江寒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以为,她单身了他就有机会了,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把他的机会给否决了,藏了一肚子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丫头的心思江寒比任何人都清楚,大概是觉得她离了婚配不上他了。  他从来不在意这些,也不是落井下石,而是真正的心疼她,想要照顾她。  别看她外表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内心快要崩溃了吧。  她是个很傻的丫头。  离婚这件事,他不会刻意提出来,只是问事情办好了没有,意思就是,如果有困难完全可以找他,虽然江寒心里清楚,这丫头即便是碰上天大的困难也不会找自己,他还是忍不住这么说了。  “今天在剧组的事我都听说了,你放心,以后不会发生同样的事。”  以前为了慕昀峰,这丫头在剧组都故意和他装生疏,所以一旦和慕昀峰没了关系,那些妖魔鬼怪就出来作乱了。  竟然敢趁他不在欺负叶子!  “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江大哥你别找他们的麻烦了。”  “叶子!”  她这样的态度江寒是有点生气的,这不明摆着还把他当外人么,不管将来怎样,他们也算是朋友一场吧。  他的怒气,叶子晴用微笑化解,“江大哥,特别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如果你再在这里待下去,明天你的家人该找来了,那才是对我的麻烦呢。”  江寒一听这话赶紧起身,“行,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他不是怕,而是怕事情在曝光之前他没做好准备,给叶子晴带来麻烦就不好了。  即便真的决定和叶子晴在一起,他还需要小心谨慎,他们的身份特殊,还有他的身家背景也特殊。  “谢谢你带来的食物。”  “你再这么客气,我真要生气了。”  叶子晴笑了笑将男人往外推,而后重重关上了门。  她必须要和江寒保持距离,尤其是她离婚之后,因为她和江寒永远都不可能,所以,她才不能让那个男人对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念想。  “叶子姐。”躲在厨房里偷听的苏画这个时候钻出来,笑得贼兮兮的,“江大哥人不错哦,特别是对你,连我这个局外人看着都不忍心了呢。”  “再敢胡说我就把你扔出去。”  苏画挑了下眉,一点也不怕,“我说的是事实啊,论长相他不输给慕少,家底也不输给慕少,论对你的爱,慕少输给他了,叶子姐这样的男人你还考虑什么啊,关键是人家三年一直守护着你。”  叶子晴森然的朝她看了眼,“那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是不是要让他做我孩子的爸?你觉得这样对他公平吗?”  苏画扶额,“……”  在心里小声嘀咕,这个估计江男神也会愿意的,因为他太爱叶子姐,不是说爱屋及乌么。  第二天一早,叶子晴便用验孕棒测试了,结果是她怀孕了。  按照时间来算,这个孩子就是那晚激情留下的,已经一个月了。  苏画拿着验孕棒快哭了,“叶子姐,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叶子晴无神的坐在沙发里,头大的要命。  真的到了这一刻,得到了结果,她却有点无措了。  她还这么年轻就结束了一段婚姻,难不成还要做一个单亲妈妈?她又有什么能力做一个单亲妈妈!  苏画想的是,如果不和慕少复合,这个孩子是不能要的。  叶子晴的星路才刚刚开始,若是这个时候因为孩子的事情隐退,估计以后都爬不起来了。  “叶子姐,你不会想把孩子生下来吧?”  叶子晴手掌撑着额头,淡淡的吐出三个字,“我不知道。”  请给她时间想一想。  “叶子姐,现在做无痛人流很快的,也不会痛,就和来月经一样。”  苏画是不忍心叶子晴背负太多,那个慕少一点也靠不住,相对来说她比较喜欢江寒一点,希望叶子姐最后能选择和江寒在一起。  “我们先去剧组吧,一会儿迟到了导演又该骂了。”叶子晴起身,她想到一件事,叮嘱苏画,“我怀孕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包括许念知道么?”  “嗯。”苏画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重重点头。  许念虽然对叶子晴没有外心,可她也是慕昀峰的朋友,慕昀峰又是她的上司,有时候说话难免会露陷。这是叶子晴还没想好怎么做,只能先瞒着。  明明说好了要说出来,让慕昀峰一样的无措,却不知真的到了这一步,她最想的就是息事宁人。  也就是这一天,叶子晴刚拍摄完两场戏,京都那边传来消息,权妈妈病故了。  叶子晴赶到的时候,权妈妈的遗体已经送到了殡仪馆,就等她来了火化。  权妈妈病故,叶子晴不得不请假,被导演狠狠的骂了一通,她也没听进去,更没有时间和人家纠结,和苏画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去机场的路上,苏画累的眼睛都睁不开,和叶子晴聊了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叶子晴心乱如麻,她内心直打鼓,悲伤仿佛逆流成河了。  她的妈妈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  苏画手里的手机砰咚掉在地上,叶子晴去帮她捡,也恰好看到了手机上弹跳出来的页面,慕昀峰昨天发布的微博。  那是一组十分养眼的照片,而慕昀峰搂着的女人就是那天晚上他带去吃饭的女人。  照片还配合了一行字:我的未来就是你!  呵。  叶子晴在心里冷笑了声,原本以为慕昀峰只是和她一样随便玩玩,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好了下家。  那么孩子的事情,她还犹豫什么!为了这么一个男人压根不值得!  火葬场里,权妈妈的遗体已经被造型师装扮好,还给她体面的化了妆,看上去年轻了不少。  陆七和权奕珩站在一起,看到叶子晴来,两人都红了眼。  权家那边还没有通知,他们是想要叶子晴自己和爷爷说这件事。  叶子晴木讷的望着权妈妈的遗体,她没有哭,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权妈妈。  终究还是走了么?  明明她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叶子,你想哭就哭吧。”陆七走过去安慰她,事实上她已经哭了好几场了。  “嫂子你别伤心了,你瞧,你都是带着笑离开的,肯定已经和爸爸见面了。”叶子晴这么说,连权奕珩都听得难受。  他们知道,叶子晴这一次怕是承受不住了。  撇开权家不说,她就这么一个亲人,前几天又和慕少离了婚,心里肯定已经崩溃了。  火化的时候,慕昀峰和沈辰皓来了,叶子晴也没心思招呼他们,像个雕塑一般的站立着不说话。  也不知什么时候,这间房里就剩下叶子晴和慕昀峰两个人,男人走上前,看她这幅样子心疼得要命。  “你还好吧?”他问,明知道她很不好。  叶子晴抬手擦去眼角的泪水,她也没看他,只是道,“挺好的,谢谢你能来。”  “叶子,我们非要这么客气吗,不是说离婚了也能和过去一样吗?”  叶子晴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和他讨论这些,而且他们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了,良久,她哑着嗓子道,“是和过去一样啊,即便是朋友也是可以说谢谢的。”  慕昀峰哑然,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其实他们都回不去了,若是三年前他没有娶她,他们还有可能维持兄妹的情意,可现在,她给他的感觉只有陌生。  他突然觉得上次的事情过分了,开口道,“上次的事,我也是按公司的规定办事,要是你真的很喜欢那两个角色,我和许念说一声,你来演吧。”  “不用了慕哥哥,公司有公司的规定,你也说了,我不是慕太太,怎么能还享受那个特权,将来的慕太太知道了可是会生气的,这样的悲剧最好不要再发生了,婚姻也不是儿戏。”  叶子晴的这番话,慕昀峰知道她应该是看了昨天他发的那条微博了。  什么将来的慕太太,他犯贱行吗?  谁让她不理他的,这不是故意找存在感么。若是换成以前,以叶子晴的脾气肯定会第一时间打电话来把他臭骂一顿,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没等到!  慕昀峰看着叶子晴,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在这样一个悲伤的环境下,他什么都没带给她啊。  ------题外话------  呜嗷,亲爱的们都知道,今天到十月九号都有月票活动哈,只要投月票就是双倍哦,来吧,月票砸向清清吧…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话说三遍,爱你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