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1 叶子,我们复婚吧?

341 叶子,我们复婚吧?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34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8
    气氛陷入僵局。  离婚才几天,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张纸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子晴两手交叠而放,此刻的她话不多,身形单薄,到有那么一丝大家闺秀的风范。  原来她也有无助的时候。  “叶子,其实我那是……”慕昀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你别误会,我和她……”  他想解释微博的事情,早在过来的时候那条微博已经删除了。  可即便是删除,也不能抹灭他昨天说过的话。  此时的慕昀峰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他怎么在这个时候做那么混账的事呢。  叶子晴却是淡定的道,“你和她怎么样,不,应该是说你无论和谁怎么样都和我没有关系,慕哥哥,谢谢你能来。”  一句话又让慕昀峰陷入了尴尬,“叶子!”  “放心吧我没事,我再也不是那个只会围着你转的小丫头了,以后我会有自己的生活,你也会有你的生活,我们还是不要走得太近,免得让人误会。”  叶子晴不想在和他多谈我,刚才说的也是心里话,她现在心里乱的很,那种失去亲人的痛没有人能感受得到。  她就想一个人留在这儿陪陪妈妈。  “你去忙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慕昀峰心口堵得难受,他还没有见过叶子晴这样,似乎那个如精灵般的丫头再也不见了。  他也无力再说什么,抿着唇去了外面。  不多时,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叶子晴回头,看到的是沈辰皓绝美的脸。  相较于三年前,这个男人像是获得了重生。  “沈哥哥!”她哑着声音喊他,憋了许久的眼泪终而从眼角滑落。  或许在她心里,这才是想要倾诉的人。  权奕珩的性子太闷,平时也对叶子晴很严厉,在叶子晴心里只能把他当做兄长般敬重,至于慕昀峰那就更不可能了,他们三个男人,也就沈辰皓最接地气。  “叶子,你还好吧。”沈辰皓单手插兜,眼尾一挑特别有魅力。  “我挺好的沈哥哥,就是心里有点难过吧。”  挺好的,就是心里难过?  沈辰皓明白她的心情,他手掌落在女孩儿的肩上,“本来呢,今天我是要结婚的。”  叶子晴一脸不解,“……”  结婚?  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不会和那个什么恶心的林允熏吧,那种女人,我的天,下得去口么。  叶子晴朝他看了眼,“沈哥哥,你对自己可真够狠的,林允熏那种女人也下的去口。”  沈辰皓性感的唇抽了抽,若不是叶子晴提起他倒是忘了这茬了。  三个月的期限,算起来也就一个月了,到时候爷爷要他和那个女人完婚可怎么办。  这事吧,他必须先斩后奏。  “那个我结婚的对象不是她,是你小雪姐姐。”  “她不是死了吗?”叶子晴瞪大眼,她完全不太明白这事儿。  “死而复生,老天眷顾你沈哥哥。”  “真的啊!”叶子晴虽然不太明白,但也替他高兴,随后又闷闷道,“你说我妈会不会也死而复生?”  沈辰皓尴尬的摸了下鼻尖,本来是想说出来一起开心一下,没想到越发让这丫头伤心了。  “不管你妈会不会死而复生,你还有几个哥哥啊,会跟你妈一样的疼爱你。”  “谢谢你沈哥哥。”  叶子晴红着眼,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这一句话生过千言万语,叶子晴清楚,大家伙都在心疼她,是真正的心疼。  “叶子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有我们,我和你哥阿珩都把你当宝贝,听说阿峰在公司欺负你了。”  叶子晴眼眸转了转,“没有的事儿,公司的规定而已。”  “你就别替他讲话了,这事我清楚得很。”  “那晚我确实去喝酒找牛郎了,给公司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牛郎?”沈辰皓头顶仿佛飞过一群乌鸦。  难道是他白担心这丫头了,离婚的当天竟然和慕昀峰那个禽兽比赛,一个找小姐,一个找牛郎。  他是不是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权妈妈火化完已经到了傍晚,按照规定是该先把她的骨灰带回家然后再办葬礼。  权奕珩一伙人一直在外面等着从未离开过,叶子晴怀里抱着骨灰盒从里面出来,暗色的天将她的脸浓罩在层层阴郁中,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叶子晴还是没有哭,只是抱着骨灰盒木讷的走向他们,手心一片冰凉,寒意从脚底窜起,她却不想将这份忧伤表现出一丝一毫。  胃里一阵翻滚,她实在难以忍受,弯着身子干呕了出来。  “叶子!”  手里的骨灰盒因为她稍有不慎差点掉落在地,还好慕昀峰反映快,第一时间跑过来扶着她,也将骨灰盒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了?”慕昀峰俊颜写满心疼。  其他人也跟着围过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叶子晴恍恍惚惚,经历刚才的事她把骨灰盒交给了权奕珩,“哥,你抱着吧。”  权奕珩小心的接过慕昀峰怀里的骨灰盒,叮嘱道,“你和你嫂子坐一辆车回来,我们先送妈回去。”  “嗯。”叶子晴点点头,她确实需要人照顾一下,而且也需要有人陪着她。  这个人只有陆七最合适。  慕昀峰看了一眼满腹心事的叶子晴,他一点也不放心,提议道,“我跟她一起走吧,有个男人也方便照应。”  权奕珩眯了眯眼,危险的扫了他一眼,沈辰皓伸手将慕昀峰搂了过来,不让他有任何机会,“走吧,你个大男人不方便。”  “可是她……”  沈辰皓低声在他耳旁警告,“别忘了,你已经不是她老公了。”  慕昀峰,“……”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最无情的便是,叶子晴从出来到现在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仿佛她的世界再也没有他的存在,更别说把他当做依靠了。  她现在那么难过,他竟然连陪在她身边的资格都没有。  去他娘的,什么世道!  陆七陪着叶子晴一起上了一辆保姆车,这是权奕珩特意安排的,之前陆七不太明白弄这么大一辆车是何用意,现在看到叶子晴,她倒是明白了权奕珩的良苦用心,坐在保姆车里比较宽敞,叶子晴的情绪不好,也能适当的休息。  “叶子,你,你还好吧。”陆七用保温杯给她弄了一杯热水。  叶子晴捧着保温杯点点头,她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有点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太突然了。  而且妈妈死的时候她都没在身边,想起来就有点惭愧。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还是心里难受。”  叶子晴吸了吸鼻子,仿佛浑身都疼,“心里难受,妈走的突然,我有点接受不了。”  “嫂子,你说医生为什么要骗我们,如果他能提前和我说,我还能和妈说说话,现在,我都不知道妈妈心里到底想什么。”  陆七握住她的手安抚,“妈想的你知道,她该说的其实也都说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如果你这个样子,妈也会难过的。”  “可是我真的好难受。”  她无法用言语形容此刻的心境,一直认为自己很强悍,却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这么脆弱。  “我刚刚看你犯恶心,是不是……”  叶子晴生怕被陆七看出来,急急解释,“我是堵了一口气,从早上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大概胃里不舒服吧。”  “你这丫头,怎么也不好好照顾自己,等回去了我给你煮面条,你一定要吃啊。”  “嗯,谢谢你嫂子。”  “我们之间还用说这些么?以后你拍戏回来要不就直接回我和你哥那儿吧,一个人在家怪冷清的。”陆七说着从手包里掏出两把钥匙塞给叶子晴,“拿着,如果我不在,你就自己开门进去。”  “不用了嫂子,你和哥也不容易,我不能再拖累你们。”叶子晴把钥匙还回去,拒绝了陆七的好意。  “怎么是拖累呢,你说这话我可不高兴了。”  “不是的嫂子,你别乱想,我的意思是,我总得学会自己生活,你们帮不了我一辈子,一个人冷清我也得习惯,因为我以后都会是这样的日子,而且妈妈虽然不在了,可我也要时常回去陪她的。”叶子晴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句句在理。  陆七听得心酸,拿着钥匙的手僵硬,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人一定要经历挫折才能成长么?叶子晴和慕昀峰离婚,她总感觉这丫头像是变了一个人。  好吧,她做什么决定她做嫂子的当然会支持,只不过一个人真的太孤单了啊。  “叶子,你准备什么时候通知权家人?”  陆七指的是权妈妈去世的事,这个时候应该要通知了。  再者即便今天不通知,明天权家也会知道的,到时候就尴尬了。  “我不想告诉他们,就想一个人陪陪妈。”  “可是……”陆七试图劝她。  叶子晴有自己的打算,“嫂子,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内幕,让我好好和妈妈在一起几天吧,等她下葬了我会通知权家人的。”  “那也行,你自己心里有个底就好了。”  “嗯。”  两人回到叶家,灰白成了公寓的主色调,权妈妈的遗像挂在客厅中央,叶子晴和陆七一前一后的给权妈妈上香磕头。  忙了整整一天朋友们都陪着,权奕珩对慕昀峰和沈辰皓道,“你们都饿了吧,要不到小区附近的餐厅吃点?”  “也成,确实有点饿了。”沈辰皓应道。  再怎么样也不能饿着肚子,特别是叶子晴,他们心疼这个妹妹,想要她跟着一块儿去。  陆七听后提出,“我在这儿守着妈,你们去吧,给我打包回来就好。”  权奕珩本想陪着她一起,但被陆七拒绝了,“你才是当家人,应该你去,再说了叶子在呢,你得好好的安慰她,我刚才已经和她谈过话了,小丫头心里大概有点接受不了妈突然离开吧。”  “那你一个人在这儿……”  陆七催促,“我没事,你们快去吧。”  叶子晴听了他们的安排,站起身来道,“我不去,嫂子你和他们一起去吧,我想一个人陪陪妈。”  一听她不去,慕昀峰想说句话安慰她劝她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在陆七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你刚刚在火葬场已经陪妈了,就吃顿饭的功夫,今晚我们一起陪妈。”  “去吧,不然你哥哥该担心了,你看,他们都在为你担心呢。”陆七苦口婆心,“如果你不去,你沈哥哥他们肯定也吃不下饭的。”  叶子晴想想也是,她不能这个样子,即便心里再难受,以后的日子还是得过,不是说好了要坚强么?  “好,那嫂子我给你打包回来。”  听到她跟着去吃饭,众人都松了口气。  “嗯,好。”  小区附近的餐厅,环境有限,他们只能在大厅吃饭,好在人并不是很多,也方便他们谈话。  权奕珩点了不少菜,都是些开胃的,沈辰皓和慕昀峰都清楚,是为了叶子晴。  这丫头这些日子大概都没有好好的吃一顿,权妈妈走的突然他们的心都也不好受,可身体却是自己的,若是这样下去,叶子晴肯定会被拖垮。  等米饭上来,慕昀峰主动给叶子晴盛了一碗热饭,他特意坐在叶子晴旁边,就是为了照顾她。  叶子晴低低说了句,“谢谢。”  其实她一点胃口也没有,她已经很努力的在调节自己的情绪,可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用,那份悲伤压抑在心里无法发泄出来,特别是当着几位哥哥的面,她在极力的隐藏,很是辛苦。  到底是几个大男人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沈辰皓坐在她对面,特意将一盘糯米丸子推到叶子晴跟前,“叶子,你多吃点,可不能瘦下去了。”  叶子晴夹了一点青菜在碗里,“瘦点好啊,上镜比较好看。”  权奕珩听了这话不乐意了,什么叫瘦上镜好看,身体还要不要了,刚想训斥几句,服务员把做好的红烧猪蹄端上桌,光是闻着这味就让人食欲大开。  慕昀峰下手快,挑了一块好的给叶子晴放进碗里,“多吃点这个,你别听导演胡说,已经够瘦了。”  叶子晴都来不及反映把那块红烧猪蹄怎么办,闻到这味道她胃里就不舒服,想吐。  她赶紧拉开座椅起身,手里的筷子几乎是扔在桌上的,转身就往洗手间跑,弄得几个大男人面面相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慕昀峰的筷子都还没收回去,“她怎么了这是?”  如果换成平时,慕昀峰早就生气了,可今天他也只有难过。  叶子晴是真吃不下去,她闻不了那种油腻的味,以前爱吃的菜,现在摆在她面前就是要命!  跑去洗手间吐了个天翻地覆,相较于昨天,她今天的那种恶心感严重了不少。  她回来的时候翻看过手机,孕吐和孕妇本身的情绪有很大的关系,大概是她今天太悲伤了。  半个小时后她脸色苍白的从洗手间出来,慕昀峰站在外面等她。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男人担心的问。  “没有,可能不太喜欢这里的菜。”  “那要不我们换一家吃?”  “不了,我想早点回去。”  叶子晴说完就直接去大厅了,饭桌上的菜没动过,她怕饿着两个哥哥,拿起筷子装模作样的吃了起来。  权奕珩瞧了她一眼,“你不喜欢吃这个,要不点点别的菜?”  “好,把菜单给我看一下。”  权奕珩把菜单递给她,不多时服务员便拿着点菜机过来了,叶子晴点的都是些清淡的菜,倒是让他们很意外。  这丫头是个十足的吃货,爱吃火锅,喜欢的也都是些重口味的东西,他们是很了解的,今天倒是奇怪了。  “怎么突然换口味了?”等她点完菜,慕昀峰低声开口问。  “拍戏怕有意外,万一闹肚子就不好了,我现在都吃这个,习惯了。”  慕昀峰一听这话不由心疼,筷子拍在桌上,“你也太拼了,谁让你就吃这个的,一点营养也没有,我一会儿就给那什么狗屁导演打个电话,让他好好照顾你。”  “慕哥哥,不用了。”叶子晴显得特别淡定,她也凑过去在慕昀峰耳旁道,“别忘了,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婆了,你没有资格这么照顾我。”  她说的是,没有资格,没有贬低自己。  是的,他没资格了,因为她太好,他已经配不上。  离婚以来,叶子晴都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这话真是扎心,慕昀峰也什么胃口都没了,闷头开始抽烟。  一顿饭很快结束,权奕珩记挂陆七,让服务员打了包,把叶子交给了慕昀峰和沈辰皓。  叶子晴走在最前面,她不想和慕昀峰有过多的交流,故意将步子跨得很大。  慕昀峰意欲追上去,沈辰皓却拉住他,笑道,“怎么,玩心疼还是玩沧桑啊。”  “去你妈的,我当然是心疼了,没看到她这些日子瘦的么。”  “那还不是因为你造的孽,总有天你会和她一样,食不下咽。”  “说什么呢你,积点德行不行。”  沈辰皓耸耸肩拍了下男人的肩,“好了,快去追吧,瞧那丫头跑的那么快,分明是把你当做了毒蛇猛兽。”  到了叶家,安静没一会儿,慕昀峰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屏幕上的名字准备挂断,这时候埋头的叶子晴却突然朝他看过来,慕昀峰心里咯噔一下,不知怎的就按下了通话键,那头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催促声,“慕少,你不是说今天晚上陪我看电影的么,我已经在电影院了。”  慕昀峰烦的要死,说话的声音也就大了,“我现在有事儿呢,你喊什么喊啊。”  “那你昨天不是说今天有空么?”女人委屈的不行,想继续撒娇。  “你自己看吧,我去不了。”  慕昀峰没好气的挂了电话,然而,才几秒钟的功夫,手机又响了起来,在安静的又悲伤的环境下很是突兀。  “你打什么呀打,没完没了了是吧。”慕昀峰生气的吼。  “你再打过来别怪我不客气!”  电话被挂断,慕昀峰朝叶子晴的方向看去,却没看到她。  叶子晴将权奕珩拉到了厨房,恳求道,“哥,你让他走,别打扰妈。”  她眼睛红红的,可见真的不想见到慕昀峰,特别是他那副德行。  “嗯,我马上让他走,你别难过。”  权奕珩拉开玻璃门,他眼神犀利的看向慕昀峰,“阿峰,你有事就去忙吧。”  慕昀峰像是没反应过来,“不,我不忙。”  权奕珩阴沉着脸看他,加重了语气,“你走吧,这里需要安静。”  慕昀峰,“……”  不对啊,这话是叶子晴说的吧。  他终于明白真正要赶他的人是叶子晴了。  妈的,他真是好心没好报啊,这不是不放心她么,要不然他会一直在这儿陪着,连公司都不管,天知道他的时间有多宝贵。  他拿了外头就冲了出去,沈辰皓见事情不妙,也拿了衣服告辞,“那这样,我也就先走了,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  “嗯,好。”权奕珩点头,他实在没有心思管这些事,就让沈辰皓去处理吧。  叶子晴和慕昀峰离婚,对他们的兄弟关系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影响的,谁让他是个护妹狂魔呢。  沈辰皓追出去,在小区里找到了慕昀峰,第一句话便是,“我说你是不是脑抽啊,都什么时候了接什么电话啊。”  “不就是接个电话嘛,怎么了?”慕昀峰实在不明白,刚才都好好的,那丫头就翻脸不认人了。  这脾气,谁受得了啊。  “你不会挂断了关机啊,真不知道你总裁的位子是怎么坐上去的。”  慕昀峰嘚瑟的笑了声,“真不好意思,我们慕家就我一个儿子,当然是直接坐上去的。”  “跟我说句实话,你和叶子还有没有可能。”  “什么意思啊。”  “别装了,我的意思你很明白。”  慕昀峰一想到刚才就气不打一处来,“她那个脾气,你觉得有可能吗?”  “我觉得她脾气挺好的,现在的小姑娘,还有那些千金小姐,天天就知道攀比,名牌啊,包啊珠宝什么的,你看人家叶子,一心扑在事业上,坚强……”  慕昀峰听不下去了,“她这么好,你怎么不娶啊。”  “行,她不好,她不好你以后别招惹她,没看到她已经对你很厌烦了么?”  “厌烦?”慕昀峰听了这话怀疑了。  沈辰皓着重强调,“对,就是厌烦,我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厌烦你。”  “怎么可能,她一直都爱我的,据说爱了十几年了。”  “那是以前,女人的心啊一旦被扎了,复活之后就会变。”  慕昀峰懒得理他,“你说的我听不懂。”  “你不必懂,告诉我,离婚后的生活怎样。”  “挺好的,没人管,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  “那男人的问题呢,怎么解决。”  “你怎么解决我就怎么解决。”  沈辰皓,“……”  得了,这货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也懒得说了。  这对欢喜冤家,无论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他都是站在叶子晴那边的!要说慕昀峰这家伙,就是欠收拾。  既然离婚了,他和阿珩得赶快给叶子找个合适的如意郎君,反正她还年轻,消息发出去了,相信会有不少优秀的男士来追求,也算了却了他们做哥哥的一桩心事。  送走慕昀峰,沈辰皓上车给姚若雪打电话,“本来今天打算去看你的,临时出了点事,可能要过几天过去了。”  “嗯,你先忙吧。”  “有没有想我?”  这话问完电话那头好几没吱声。  沈辰皓继续诉说思念之苦,“我可想你了小雪,才几天没见就好像过了几个世纪,要不你明天飞过来吧,嗯?”  “沈叔叔,我想你了。”  早早稚嫩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沈辰皓彻底懵了,而后姚若雪解释,“不好意思啊,早早习惯把我的手机开免提,你刚才说的他都听见了。”  沈辰皓一巴掌拍在额前,“……”  我的天哪,敢情他刚才一番深情是对早早啊。  “沈叔叔你偏心,只想妈咪不想我,下次你来我不给你开门。”  “别别别,我这不是以为你睡了么,沈叔叔当然想你了。”  小孩子是最好哄的,加上从来没有男人对他这么好过,几句话便乐开了。  “这次我就暂且相信你的谎言,有下次决不轻饶。”  沈辰皓妥协,“早早放心,绝不会有下次了。”  这个夜很多人都没睡安稳,第二天一早慕昀峰和慕家夫妇一起来了叶家,还给叶子带了不少补品。  权妈妈的追悼会安排在明天,权奕珩和陆七一早出去安排灵堂,所以他们来的时候只有叶子晴一个人陪着权妈妈。  “叶子,你看你又瘦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好。”几个人寒暄了几句,慕夫人把叶子晴拉到了一边说话。  “妈我挺好的。”叶子晴不愿意多谈,“您坐会吧,我去给您倒茶。”  “不忙不忙,我们也不是外人,这么客气做什么。”  慕夫人心疼的看着她,话到了嘴边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说你以后一个人可怎么办,孩子,要不你就……”  “妈,我和慕哥哥已经离婚了。”叶子晴知道她想说什么,事先打住了慕夫人接下来想说的话,“您别担心我,其实我常年在外拍戏,很少回来的,你们以后也不会经常见到我。”  “你说你这么拼命做什么,叶子,你从小在京都长大,别的地方是不适应的,要不然哪里能瘦这么多呢。”  自从和慕昀峰离婚,也不知道是怀孕的关系还是心里承受太大的阴郁,才一个星期,她快瘦了十斤。  这样下去,真的不行,要不然人家还以为她是纸做的,一段婚姻把她打击成这样。  “是导演要求瘦的,我刻意减肥。”叶子晴只能拿着个理由来搪塞。  慕夫人拉过她的手宽慰,“叶子,你就别骗我了,妈知道你心里肯定很难受,这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也怪我们家阿峰,太不成器了。”  “我谁也不怪,当初的路是我自己选择的。”  叶子晴这么说给了慕夫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似乎真的已经对儿子死心了。  她还巴望着儿子能反映过来,两人复婚呢。  现在她才明白,问题出在叶子晴这里,是这丫头不肯了吧。  慕夫人叹了一口气,她也知道,确实是他们儿子不对,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好为儿子说话,倒不如让两个人冷静一段时间,到时候看情况在做打算。  慕家夫妇坐一会就走了,慕昀峰却留在这儿,叶子晴本想开口要他也走,男人却抢了先问,“昨晚没睡好吧,还是根本就没睡?”  “阿峰。”  她叫他阿峰,连慕哥哥都不肯喊了。  男人望着她悲伤的眼神,不知怎的心里慌慌的。  “你明天不用来了。”  慕昀峰闻言激动得不行,“为什么,明天是妈的追悼会啊,我怎么能不到场呢。”  “她不是你妈了,你没必要天天来。”  “叶子!”  “阿峰,就算我求你了,你别来了行不行,本来我妈死了我心里就够难受了,你一来,我就会想起我离婚了,以后都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我会更难受的,你是不是想要我哭死才甘心啊。”  她终于把心里话朝他吼了出来,也是事实。  并不是舍不得这段婚姻,而是因为这份孤单她有点承受不了。  人情冷暖,她这段时间在剧组也尝够了,实在不想看到慕昀峰增加心里的负担。  慕昀峰僵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从来都不知道他给她的伤害有多大。  只是离婚,也不是他想的。  良久,慕昀峰喃喃道,“叶子,要不我们复婚吧?”  叶子晴没想到她的这番话换来了他这样的理解,“阿峰,你错了,我告诉你这些不过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不想记起我这三年所做的愚蠢行为。”  她的话带着刺,无非就是说这三年跟着他都是在浪费时间,在犯蠢。  他不值得!  慕昀峰是摔门而出的。  终于把他赶走了,叶子晴不由松了口气,真是个瘟神,都离婚了还瞎搅和。  等慕昀峰走后,叶子晴对着权妈妈的遗像开口,“妈,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和慕哥哥复婚的,大把的好男人等着我呢,才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  上午权家的人得到消息便过来了,叶子晴只让老爷子和权昊然进来,说是妈妈需要安静。  老爷子让其他人在外面等着,他和权昊然上去。  这个女儿一直是老爷子心里的痛,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更是让他心里难受的不行,当着叶子晴的面老爷子老泪纵横,好久都没缓过来。  老爷子流泪,叶子晴也跟着难过,因为老爷子说的都是权妈妈小时候的一些事,还有当年为什么离开了权家的原因,就是没有说她爸爸是怎么死的。  等这口气缓过来,老爷子拉起叶子晴的手道,“孩子,让你妈跟着爷爷回家吧。”  叶子晴蹲下身来,目光和老爷子的平视,她拒绝,“这里就是妈妈的家,是她和爸爸的家,我想妈妈也想在这儿。”  老爷子心里纠结得要命,这么小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们是在生活这么多年的。  “那埋葬的地方呢,有没有选好。”  “不用麻烦你们了爷爷,我妈早就说过了,她要和爸爸葬在一块儿。”  “可是孩子,她是爷爷的女儿啊。”老爷子还想坚持。  这个女儿已经二十几年没回去了,难道死了连她的遗体都不能带回去么?  “爷爷,她也是我爸爸的妻子,妈妈这些年之所以没有再嫁,那是因为她太爱我爸,我想爷爷您肯定懂的吧。”  一句话让老爷子的坚持崩塌,叶子晴说的对,权妈妈这些年一直没有再嫁,还不是因为太爱那个人。  这个女儿生前就恨他,总不能死后也让她恨自己吧。  老爷子被叶子晴的一番话感动,也就不纠结了。  好在,她给他留下了个可爱懂事的外孙女。  小区里,权玉蓉和权绍峰,还有姜淑艳等人站在外面等。  虽然已经是春天,上午的温度还是有点冷。  权玉蓉不停的搓着自己的手,冷的在原地呼热气。  “你说叶子怎么回事,我们好心来悼念她妈,她竟然把我们拒之门外。”权玉蓉不满的对权绍峰诉苦。  “她和我们还不熟,听爷爷说,她从小受了不少苦。”  权玉蓉翻了个白眼,不赞成同权绍峰的话,“苦什么啊,阿珩哥哥也在这里长大,平时都有接济她好不好。”  “好了,我们也不要抱怨了,等爷爷和爸出来吧。”权绍峰也不了解这个妹妹,倒是见过几面,没有什么交情。  至于死去的姑姑,他更是连面都没见过,谈不上什么感情。  但是爷爷和爸爸的决定他是尊重的,他们说让他们在外面等,他们就必须在外面等。  “阿峰,你说我们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又是丧事,最近几个月应该不能办喜事了吧。”  权绍峰闻言拧眉,“怎么不能办了?”  “相冲,你不知道啊。”  “她是我姑姑,算外嫁的吧。”  “那也是权家人,不信一会儿你问问爷爷,铁定不行的。”  权绍峰抿了下唇,他忽而来了脾气,“玉蓉,你给我句实话,是不是很不想和我结婚?”  权玉蓉被男人这个样子吓坏了,在她心里,权绍峰的性子一直都是温温和和的,尤其是对她,那简直温柔的没话说,说句不夸张的话,她即便是要天上的星星,权绍峰肯定也会想办法给她摘。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疾言厉色,她当时就软了态度,露出怕怕的表情,“我,我没有啊,就是怕……还不怕相冲,以后晦气不幸福么。”  “真的?”  “当然是真的,你朝我发什么火啊。”  “我不是发火,我是着急!”权绍峰搂她在怀,“你上次和我说的事我想了一下,觉得肯能办不到,不过我保证,一定给你幸福的生活好不好?”  话落,权玉蓉顿时就不高兴了,一把将男人推开,“你说什么?办不到?”  “玉蓉,爷爷早就把权家交给大哥了,他对权家的情况了如指掌,包括公司!”  “那是因为你不努力,你没有他的理想和抱负。”  “好,我承认没有他的理想和抱负,可玉蓉你要明白,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不同的,追求也不同,我不想和大哥反目成仇。”  权玉蓉眯了眯眼,放下狠话,“那么你的意思是,不想和我结婚了?”  ------题外话------  月票活动继续哦,投票投票投票,谢谢亲们。么么哒。  推荐:《盛世第一宠:吾妻是军医》作者:海鸥  蓝亦诗酒后乱拔萝卜,毁了海市战狼大队队长夜修的清白之身,还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留下了她的专属爪印!  待她刚刚睁开眼,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蓝亦诗,你欠我一个儿子!”  “小叔……”  “都这么坦诚相见了,再喊我小叔,你不觉得别扭?”  她碎了闺蜜的叔叔!  蓝亦诗捂着脸落荒而逃!  谁知,夜修那头狼追到了边境,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扑倒,“为了公平起见,这次换我碎你!”  “夜修,你混蛋!”被人压榨完了的蓝亦诗怒吼!  夜修坏坏的勾起唇角,眸中露出了餍足的笑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