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2 被醋淹疯了的慕大少

342 被醋淹疯了的慕大少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8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8
    权绍峰不明白,她为何一定要这样理解,难道就不可以两全么?  因为这件事,权玉蓉就要不和他结婚!  权玉蓉大概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过分,缓和了语气开口,“阿峰,别小看了你大哥,他心机重的很,一旦爷爷归西,我们俩肯定没好日子过,你说……”  “玉蓉,我们从小和哥哥一起长大,你觉得他是这样的人吗?”权绍峰望着她,眼里满是怀疑。  他不是傻子,她这么说权奕珩,应该是心里的恨意太深了。  俗话说,有爱才有恨,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  权玉蓉不知权绍峰心里所想,依然在坚持自己的理论,“看看吧,连你都被他的外表给骗了,你只要想想他对我的态度就能明白了,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为了他甚至可以牺牲我自己这条烂命,可他呢,你都看到了吧,是怎么对我的。”  “还有,爷爷那么细心的栽培他,他却为了一个女人可以弃权家,放弃爷爷,放弃……”  权绍峰听不下去,“玉蓉,是爷爷在逼他,大哥才这么做的,如果爷爷有一天逼我娶别的女人,我也会带着你远走的。”  “说的好听,你以为你是权奕珩啊,离开了这个家,你拿什么养我?”  权玉蓉的话一针见血,说出了权绍峰弱点。  他从小就没离开过这个家,也不知道生活的心酸。  即便他爱惨了权玉蓉,作为男人也是受不了这句话的。  “玉蓉,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事实而已,如果将来权家的一切都被你大哥掌控,我们肯定没有活路,阿峰,你醒醒吧。”  “大哥并没有对你怎么样,甚至还记挂着你的终身大事,暗地里给找你优秀的男人,他把你是当妹妹一样疼。”  权玉蓉听得烦躁,这个权绍峰是一点也不了解她,“行了行了,权绍峰,我不想听你说这些,如果你不能答应我,那么我们就这样吧。”  “哪样?”  话说到这个份上,权玉蓉也索性把话说明白了,“证都领了,我们表面上还是夫妻,有名无实的夫妻。”  “玉蓉!”权绍峰无法接受这样的婚姻。  有名无实是个什么鬼,他是个热血男儿好不好,哪有面对美貌如花的妻子无动于衷这回事?  “你们俩吵什么啊,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站在另一旁的姜淑艳突然厉喝一声,两人同时转过身来看她,姜淑艳神色严肃,凌厉的视线落在权玉蓉身上,“玉蓉,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让阿峰过一天顺心的日子么?”  “妈,我们只是在商量事情,你别老是说玉蓉好不好!”权绍峰瞧着权玉蓉被吓坏了,当即把媳妇儿搂进怀里,生怕姜淑艳还怪罪于她。  姜淑艳一口气哽在喉间,差点没被儿子的举动气的背过去。  天哪,这傻孩子,是不是吃了迷魂药了。  她是在帮他,要不是看不过去,她才懒得蹚这趟浑水。  权玉蓉的本事姜淑艳是见识过的,人到了这个年龄不能和年轻人相比,后来她也就不去找权玉蓉了,免得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到时候得利的就是这个贱货。  她会背地里对付她,又何必逞嘴皮子上的功夫。  末了,姜淑艳缓和了语气道,“你们说话也得安静点,一会儿老爷子出来,像什么样子!”  “我们不说了,等吧。”权玉蓉小声的开了口,一个劲的往权绍峰怀里钻,那样子就好像姜淑艳欺负了她样。  “妈,您去那边吧,我和玉蓉谈事呢。”权绍峰一字一句都在帮权玉蓉说话,甚至不惜要赶走她这个做母亲的。  果真是养的好儿子,就得了这么个媳妇,还当宝贝似的护着。  要是哪天头上绿油油的一片,他哭也来不及!  她还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反正两人连证都领了,姜淑艳就是不接受也是事实。  权玉蓉也深知,今天不是谈这些的时候,一会老爷子出来见他们吵吵闹闹定然是要生气的。  只是,她实在不想和权绍峰待在一块儿,话不投机半句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她要的,这个男人从来都给不了。  还说什么她想要什都可以,不是放屁么。  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权玉蓉从男人怀里挣脱出来,开口道,“妈,您在这儿陪着他吧,我上去看看。”  权绍峰一听这话拉住她,“你上去干嘛啊,爷爷说了让我们在下面等。”  “放心吧,我和叶子是好朋友,说不定我说两句话能安慰到她。”  权绍峰想想也是,这才放手让权玉蓉上去。  等权玉蓉离开,权绍峰对姜淑艳开口,“妈,要不我扶您去那边休息一下吧,估计还得要一会儿呢。”  “这会儿想起你妈来了,在你媳妇儿面前我连个佣人都不是。”  “妈,您看您又开始了不是,我们不是一早就说好了么,为了和平你不会挑权玉蓉的刺。”  “刚才我有挑她的刺吗,我看她平时温温柔柔的,怎么对你这么凶呢。”姜淑艳就是看不过去,“儿子,你们才刚结婚,千万别让她给……”  “妈,我求您了,让我安静会儿行么?”  权绍峰单手撑着额头,心烦意乱的脱了外套,只要想到权玉蓉说的那些话他心里就不舒坦。  他这幅样子,姜淑艳也不忍心再说。  权玉蓉上了楼敲门进去,整间房子里都浓罩着一层悲伤的气息。  权昊然站在老爷子身边,随时负责照应,叶子晴则是坐在一边儿痴痴的望着权妈妈的遗像,似乎到现在都还不相信妈妈就这么走了。  多活泼多好的一个人啊,平时和她嘻嘻哈哈吵吵闹闹的,虽然吧,叶子晴有时候确实觉得烦,但从未讨厌过。  “爷爷,让我和她说两句吧。”权玉蓉小声走过去在老爷子耳旁道。  老爷子知道他们认识,以前他把权玉蓉许配给权奕珩的时候,这丫头和叶子晴的关系挺好。  女孩子的心思他也不太懂,还不如让权玉蓉和宝贝孙女聊聊。  等权昊然推着老爷子出去,权玉蓉先是跪下给权妈妈磕了几个头,而后上了一炷香这才起来。  叶子晴眼神呆泄的坐在椅子里,到了这一刻,谁来她都不在乎了。  只是当她抬眼看到了权玉蓉,叶子晴还是流露出了一抹嫌恶的神色。  来者是客,她也不想多说什么。  “叶子,节哀顺变啊。”权玉蓉将手放在叶子晴肩上安抚,“你一定要保重身体,爷爷可担心你了。”  叶子晴将她放在肩上的手拿开,“谢谢权二太太。”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称呼权玉蓉,似乎也在提醒她自己的身份。  那个‘二’字真是要她的命啊。  明明是权大太太,一个不谨慎就被外人别有用心的占有了。  “叶子,我们认识这么久,我倒是不知道你也会有这么一面,我听说你妈住院的时候,你还去唇色找了牛郎,你该是很看得开才对啊。”  叶子晴双眸通红的看着她,危险的问,“谁告诉你的?”  权玉蓉挑了下眉,满脸的挑衅,“你都叫我权二太太了,觉得这点事会难得到我么?”  叶子晴的性子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她学不来权玉蓉的这一套,更不想听她说话,站起身来朝她后,“权玉蓉,你个恶心的东西,给我滚。”  权玉蓉不客气的怂过去,“滚就滚,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儿啊,不过呢,我要好心提醒你一句权小姐,权家几乎人人都是这个样子,你若是看不惯大概是很难在那里生存下去的。”  “不用你假好心,赶紧的,滚!”  权玉蓉收敛了下情绪,咬牙着想,这个叶子晴真是忘恩负义,以前可是没少巴结她呢。  老爷子见她出来,急急问,“怎么样啊玉蓉,叶子的心情好些了吗?”  “爷爷,她和姑姑的母女情分深,不比其他母女,毕竟这二十几年都是母女相依为命,没那么容易缓过来的。”  “是啊,玉蓉说的没错。”权昊然虽然一直对权玉蓉无感,但这话她确实说的在理,也想着该怎么样让老爷子的心宽慰点。  “可这样子也不是办法,爷爷看得都快心痛死了,玉蓉你赶紧给爷爷想个办法,让叶子好受一点啊。”老爷子用哀求的眼神望着权玉蓉。  都说女儿家的心思只有女人最了解,他怕是无法帮宝贝孙女了。  权玉蓉在心里冷哼声,她能有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必须叶子晴自己走出来。  更何况,她即便有办法为什么要帮那个贱人,是她抢走了她所有的宠爱,她恨她都来不及。  “爷爷这样吧,您先回去,估计叶子现在也不想看到权家人,她爸爸的那件事,姑姑生前对她说过。”  老爷子闻言大惊,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  意思是说,叶子知道她爸爸死的原因了?  权玉蓉见老爷子脸色不好,赶紧过去帮忙拍着他的胸口,帮忙顺气,“爷爷,您没事吧?”  “爸,您别激动。”权昊然瞪了权玉蓉一眼,让她别乱说话。  可这事只要说出来就成了老爷子的心病,他拉起权玉蓉的手急急问,“玉蓉你告诉爷爷,叶子是不是恨死我了?”  “我不知道,我刚才也没敢和她说这件事。”  “你不说是对的,不说是对的,难怪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她知道她爸爸是怎么死的。”老爷子双眸通红,权昊然还是头一次看到老爷子这个样子,可见他对这个孙女的重视。  “爸,您也别着急,叶子的父亲不是您一手造成的,这事也不能怪您。”  怎么不能怪他,当初他也是反对这门婚事的,算是这件事的刽子手。  叶子晴即便是恨他也是有道理的。  只是,他这心里实在是难受,如同被刀割的一样。  “爷爷,估计叶子心里不光是因为姑姑去世,你想啊,她这刚离婚,心里肯定接受不了三番五次的打击。”  老爷子像是突然缓过神来,认同道,“你说的很对,我听说这丫头很喜欢慕家的那位少爷。”  “就是啊,爷爷,这姑娘家的心思我都懂,要不然就让我守在这儿吧,也方便。”  权玉蓉开始劝,“您和爸爸就回去,你说我们家那么一大家子人守在人家小区,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对叶子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是啊爸,要不我们先回去,我晚上再过来一趟,叶子和我见过几面,也好交流。”  “嗯嗯,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了,玉蓉,你一定要帮爷爷好好劝劝叶子,别让她太伤心了。”  “爷爷您就放心吧,我会的,我和她的交情啊和亲姐妹一样呢。”  苦口婆心的劝老爷子和权昊然离开,权玉蓉不禁松了口气。  她终于留下来了,一会儿阿珩哥哥该来了吧,算起来她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他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卑微了,竟然用这种方式留下,就为了能多看他一眼。  呵。  没一会儿,陆七和权奕珩办完事一块回来,电梯门打开,两人手挽着手,神色虽然沉重,但两人的那份亲密感怎么也抹灭不掉。  这一幕看在权玉蓉眼里仿佛心里扎进了一根刺,他们都结婚三年了,怎么每天还像结婚一样,似乎从来都不会为了某件事争吵,更不会闹别扭。  不是有句话说么,没有拆不散的夫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婚姻的保鲜期最多只有一年,她就不信了,他们还真的会天长地久下去。  权奕珩正和陆七说着什么,抬眼看到权玉蓉,男人拧眉,“你怎么在这儿?”  权玉蓉嘴角挂了淡淡的笑意,“爷爷让我留下来照顾叶子,你们都不在,他老人家不放心。”  “爷爷来过了?”  “嗯,老爷子挺伤心的,最疼爱的女儿没了,认回的孙女又这么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阿珩哥哥,你懂的吧。”  陆七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权玉蓉的性子,她即便没有和她深入交流都清楚,这个女人就是会装柔弱,装圣母。  好在她老公也不是没脑子的人。  不过每次看到她,陆七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  她紧了紧男人的手臂,“阿珩,我们进去吧,叶子一个人在家待了一上午了。”  “好。”  他们这样完全把权玉蓉当成了空气。  进去时权奕珩还特意朝权玉蓉看了眼,“你回去吧,我们已经回来了,叶子交给我们。”  “阿珩哥哥,是爷爷叮嘱我必须留在这儿的,我怎么能走呢。”  “那行,你自便。”  砰。  权奕珩狠心的把门关上,也懒得管。  对于有些人你真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否则受伤害的就是你最在意的人。  权玉蓉做梦都没想到权奕珩会这么狠心,真的把她一个人关在外面,难道她进去坐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天气这么冷,也不怕她站在外面冻感冒。  阿嚏。  刚想到这儿权玉蓉便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委屈的想掉眼泪。  “你跟我结婚,应该就是这个念头吧。”权绍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吓得权玉蓉赶紧擦掉眼泪。  她若无其事的转过身,“你怎么来了,爷爷不是说让所有人都回去么?”  “我老婆在这儿,你说我能去哪儿?”  这声‘老婆’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更多的是对她的关心。  权玉蓉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不,应该是这么多年,权绍峰对她的好从来就没有变过。  只是现在,她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更不想自己的这幅狼狈模样被人看了去,“你回去吧,爷爷需要人照顾。”  “家里佣人多的是,爷爷根本不需要我们照顾,只需要时间陪陪他就好了,你何必什么事都亲力亲为。”  “因为爷爷对我最重要,他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我只有他。”说到这个理由,权玉蓉突然激动起来。  她的心酸,有谁能知道,她在那个家的尴尬,又有谁懂!  权绍峰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不知道我适合什么样的生活!  男人却是一脸认真的盯着她,“你还有我!”  这话本该是最感动的,可听在权玉蓉耳里只觉得可笑极了,“是,我还有你,可是我要的你给不了,阿峰,你妈也不喜欢我,你说我嫁过去,将来爷爷要是不在了,可以想象是什么日子吧。”  “放心,我不会让我妈欺负你的。”权绍峰极力的保证,“看在我的面子上她不会……”  权玉蓉一个字都不想听,“不要说这些冠冕堂皇的保证,一旦到了那一天,你好好的想想那个场面,真的对你妈下得去手么?”  这个问题权绍峰还真没想过,什么叫下得去手,难不成这两人还有动手的时候?  若真有,到那时他是帮媳妇还是帮妈妈!  两人都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啊。  “你说的没错,这里已经有阿珩哥哥了守着了,我留在这儿只会是个多余的。”权玉蓉似乎是想明白了,“我们回去吧,顺便问问爷爷的意思,还能不能顺利举行婚礼。”  这也是权绍峰关心的事,刚才看老爷子出来,那样子像是只剩下一口气了,他魂都快吓没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婚礼的事。  若是真的要推迟,他也就不勉强了。  就像姜淑艳说的,他和玉蓉已经领了证,早就是真正的夫妻了,这段婚姻关键得看权玉蓉怎么想,什么时候能彻彻底底的接受他。  *  翌日是权妈妈的追悼会,来的宾客并不多。  昨天叶子晴请求过老爷子不要把权妈妈的身份公布,所以,来的也只有街坊邻居和几个朋友。  她相信这也是权妈妈的意思。  苏画怕叶子晴心里难过,也特意过来陪她。  江寒得到消息的时候在国外拍戏,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回A市,没缓一口气立马又来到京都,总算赶到了权妈妈的追悼会。  看到叶子晴的第一瞬间,江寒心疼的把她搂进怀里,“傻丫头,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陆七和权奕珩主动去了另一边,好给两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叶子晴虽然表面上表现得很淡定,可那双通红的眼是怎么也骗不了人的。  “我就是太想我妈了,她走的很突然,一句话也没给我留下。”  她的心情江寒懂,可也不能不注意身体啊。  “叶子姐,我去外面看一下宾客的名单。”  “好。”  苏画也借口走了,一个上午过去,该来的叶差不多都来了,现在剩余的时间,叶子晴就想好好陪陪权妈妈。  明天是下葬的好日子,以后陪伴妈妈的就是一堆黄土了,想到这些叶子晴心里就堵得慌。  想想人这一生真是太不值了,无论生前怎么轰轰烈烈,死了都一个下场。  而也就在这时,慕昀峰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来了,权奕珩立马把他堵在了门外,“别进去,叶子说了,让你今天别来。”  灵堂的大门敞开着,慕昀峰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当看到江寒拥着叶子晴时,他那张俊朗的脸都绿了。  他就说呢,为什么叶子晴不让他今天过来,原来是有情况啊。  慕昀峰突然觉得自己很二,他怎么就忘了这一茬呢,江寒可是他最大的情敌,即便他和叶子结婚了,那个男人也不曾放弃过。  好家伙,都追到京都来了,果然是很卖力。  “阿珩,你就让你妹妹这么胡闹?”  权奕珩单手托着下巴,“什么叫做胡闹?”  “才刚离婚几天就和别的男人鬼混!”  “那你才离婚几天,都和几个女人鬼混过了?”权奕珩不轻不重的反问,眼底的冷意让慕昀峰打了个寒颤。  “我,我那不是玩玩而已么。”  “叶子也只是玩玩而已,没说要结婚。”  “可是……”  权奕珩却懒得听了,“可是什么,阿峰你别忘了,你们已经离婚了,叶子的事情你没资格再管,她要和谁在一起那也是她的事。”  “哎,我说你,到底算不算是兄弟啊。”  “不是兄弟,你觉得你还能出现在我面前?”  这倒是实话,如果换成别人,权奕珩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这货就是自己作的,不是关心程卿么,现在和叶子离婚了,怎么没见他和程卿在一起啊。  “阿珩,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啊,你说你,叶子闹离婚的时候不帮我也就算了,我现在来看一眼妈怎么了。”  “好歹我也是她的女婿,不是说了么,女婿相当于半个儿子。”  权奕珩危险的朝他眯眼。  慕昀峰赶紧纠正,“好吧,是曾经的女婿,您大人大量,让我进去看看妈呗,她明天就要下葬了,我有很多话要和她说。”  权奕珩才没时间和他耍嘴皮子功夫,将男人拉着来了另一边。  “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否则破坏了叶子的幸福,我和你没完,绝不会顾及我们的兄弟情分。”  慕昀峰心里闪过无数个草泥马。  权奕珩你不是人!  可骂这些有用么,他老婆马上就要被人勾走了,他竟然还不能进去阻止,算什么男人啊。  不行,他不能冲动,要靠智慧获取。  慕昀峰眼眸一转,很快消失在灵堂外。  灵堂侧面,叶子晴和江寒各自穿着一身黑,笔直的站在一起,看上去就像是一对璧人。  男人为了避嫌只能戴着墨镜,这里人多,他绝不能曝光自己的这张脸,但即便这样也阻挡不了男人身上那股与众不同的气质。  趁着现在没人,江寒小声在叶子晴耳旁道,“我最近正好没事,留下来陪你几天。”  “不用了,我挺好的,再说了,我哥和嫂子一直都陪着我呢。”  叶子晴受宠若惊,她知道江寒的心意,虽然吧,她现在确实不想一个人待着,但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了江寒。  他多忙啊,每天都是飞来飞去,还要拍戏,偶尔还要打理公司,她怎么忍心占用他的时间。  “他们是他们,你的心里话愿意和他们说么,就这么决定你了,放心,没人知道我的行踪,我连经纪人都没告诉。”  “天哪,你这是要玩失踪啊。”叶子晴吃惊的望着影帝大人,“到时候我的罪行可就大了,不行,绝对不行,我一会儿就给你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你在我这儿,不然他这几天找不到你还不得疯。”  “你别废话那么多行不行,要不然我就暴露行踪,告诉所有人说我在你这儿。”  叶子晴真是服了,她哪里敢啊,这位影帝大人的粉丝知道了还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她还想在娱乐圈里混呢。  这招威胁果然有用,叶子晴只能答应。  但某些人还得寸进尺了。  “叶子,那个……我能以女婿的身份陪陪阿姨吗?”江寒不要脸的解释,“你知道,阿姨生前很喜欢我,一直想我做她的女婿呢,你就满足她这个愿望吧,再说了,你看,这人气也太冷清了点不是?”  叶子晴听得嘴角直抽,“胡说什么呀,人都死了,还有什么愿望。”  不得不说,江寒一来,她阴郁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这个男人就是有本事把她逗得很欢乐。  “我说你这就不懂了吧,人生前的愿望没实现,死了不会安心的,你舍得让阿姨在那边饱受精神的折磨么?”  这话是不是说的太严重了,她妈走的不安心么?  叶子晴这么想,眼睛也朝躺在花丛中的权妈妈看去,那样子似乎真的不安心似的。  “行吧,你自己想怎么耍就怎么耍。”  江寒目的达成,激动的握住了叶子晴的手,“叶子,你妈有你真幸福,这么孝顺,真乖。”  叶子晴,“……”  她是答应了没错,可这货也用不着逢人就介绍他是她的男朋友吧。  不多时,和权妈妈经常唠嗑的几个大婶过来祭拜。  叶子晴一一和他们打招呼,大婶们说了几句宽慰的话,眼神直直落在江寒身上。  江寒大方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叶子的男朋友。”  “男朋友?”众人惊呼不已。  “叶子,你怎么回事啊,什么叫男朋友啊。”  叶子晴横了江寒一眼,只好如实解释,“张姨陈姨马姨,我已经离婚了,这是我的新男朋友。”  “哦。”张阿姨别有深意的应了声,眼里的嘲讽叶子晴看的一清二楚。  大概以为她是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这么快就找了新欢,要么就是在嘲笑她被慕昀峰给甩了。  “叶子,你男朋友怎么还戴着墨镜啊,也不让我们看看?”  “张阿姨,他怕光,刚做完眼睛手术。”  “这样啊,行,那你以后可一定要好好的,别老是离婚了。”  这话一出其他几个人也跟着附和,“就是,女孩子家的,总是离婚可不好。”  “还有啊叶子,你混得那是什么圈子啊,都是乱七八糟的一些人,我想起来了,是娱乐圈对不对,听说那里面的人都喜欢乱搞一通的,你千万……”  这话听起来是十分别扭的,叶子晴不想和这些八婆较劲,可江寒却不舒服了,他不能让叶子这么被人欺负!  “几位欧巴桑。”他开口便是雷人的称呼,刺激的几个八婆差点得心脏病。  欧巴桑!  几位大婶立即拍了拍自己的脸,他们怎么像欧巴桑了,明明经常保养的好不好。  江寒犀利的眼神透过墨镜看向她们,“别人家的事你们这么有兴趣,你们的钱赚够了么,还是你们的老公没藏私房钱了,儿媳妇对你们孝顺了?”  几个所谓的欧巴桑,“……”  “既然都没有,赶紧回去管好自己的这些事,我妈刚去世需要安静,拜完了她都走吧,要不然她太想念你们,晚上找你们几个去打牌那可就麻烦了。”  一想到那个场景,几个所谓的欧巴桑吓得魂都快丢了,再看看躺在花丛中的权妈妈,脸色一变,心虚的道,“走吧,走吧,我们快走。”  叶子晴觉得好玩儿极了,没想到堂堂的影帝大人对付这些八婆来有一套啊。  “谢谢你啊江大哥。”  “你怎么了,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说实话,江寒对她的态度是很不满的。  以前的叶子晴,不可能让任何人欺负她。  叶子晴叹了口气解释,“江大哥你可能不了解我们家的交际圈子,特别是我妈这个年龄段的人,生活在那里,交的朋友也自然就是那么些没素质的人,他们见不得别人好,别人不好了呢又会落井下石,我习惯了,就是不想让他们打扰妈妈,所以他们要是没说什么特别过分的话,我也就懒得计较。”  “而且她们虽然嘴上没积德,但平时和我妈的关系还不错,我妈一个人这么多年也亏他们。”  江寒算是明白了,叶子晴这人讲义气,即便这些人对她们只有一点小小的恩惠她都能记得。  是啊,邻居之间哪有不吵架的,不过也就是嘴上的事,确实不必太较真。  但江寒还是觉得不舒服,那些话也太损人了,“他们说的也太难听了,你离婚怎么了,离婚就不是好女孩了啊,这话你江哥哥不爱听。”  “行,我以后不说了。”  江寒抬手捏了把她的脸,算是给她一个小小的惩罚。  这一幕看在从后门过来的慕昀峰眼里,快要气炸了他的肺!  妈的江寒,他就知道那个男人没安好心,想方设法的勾引他妻子,还说什么是叶子的男朋友。  啊呸!三年前他没追到叶子,三年后他也不能让那个男人得逞。  灵堂门口,叶子晴和江寒两人的互动也被权奕珩看得清清楚楚,男人忍不住问,“你觉得江寒和叶子怎么样,他们有可能在一起吗?”  陆七想也不想的回答,“没可能。”  “为什么?”  “因为叶子不爱江寒,但是她也不忍心伤害他。”  权奕珩明白了陆七的意思,这丫头怎么就一根筋呢,那个禽兽慕昀峰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这般付出。  暂且先这样吧,等把权妈妈的丧事办了,他们另外给叶子晴做打算,女儿家迟早是要嫁人的,他有几个朋友都是单身,人品也不错,先让叶子晴相处看看。  由于江寒一直在赶路,还没有吃过早餐,苏画给他煮了一碗面条,让他过去吃。  “我一会儿过来陪你,陪咱妈。”江寒走的时候特意在叶子晴旁边叮嘱。  “行了,快去吧。”  “我走了,女朋友。”  叶子晴,“……”  这算哪门子称呼啊。  江寒前脚刚走,叶子晴还没缓过神来,人就被偷偷摸摸从后门进来的慕昀峰给拽了出去。  后院里,叶子晴在看清男人后甩开他的手。  “干什么你!拉拉扯扯的。”  慕昀峰阴阳怪气的道,“我说你怎么就那么急着和我离婚呢,原来是有人一直在等着你,怎么着,这刚过完了慕太太的瘾,就迫不及待的想尝尝做影帝夫人的滋味了?”  “慕昀峰,你个混蛋!”叶子晴抬起手想揍他。  “又想打我不是?”这一次慕昀峰精准的扣住了她扬起的手掌,“我告诉你叶子晴,我每次被你打都是让着你,你以为哥哥真的没有一点真本事?”  叶子晴故意往他胯下看了眼,“你有真本事,你厉害,切,就你那样的,谁稀罕,从来就没让我爽过!”  这话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种侮辱,尤其是像慕昀峰这样的男人。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对么,慕昀峰别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男人,比你优秀的,想追我的排排站,说不定他们还都比你厉害,把我伺候的舒服,我就是想当影帝太太怎么了,你管得着么。”  慕昀峰气的混什么发抖,恨不得一巴掌盖在她脸上。  但事实是,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他根本下不去手的。  瞧她那嘚瑟的样,嘴里说的什么话啊。  一个女孩子家,也不知道矜持点!  他怎么就没让她爽了,是谁每次都把持不住的?  “那,那你为什么对别人说我们离婚了?”慕昀峰脑子一抽,问了句很傻的话。  叶子晴冷笑了声,“我把我们离婚的事公布怎么了,就准许你发微博声明,还不准我公布啊而且我们可是说好的,离婚了谁也别干涉谁。”  “那你把钱还我。”  “什么钱?”叶子晴一头雾水。  “离婚的财产分割啊,我想通了,那时候是脑子抽了,不能给你那么多,你必须还我一半儿。”  他那天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个女人要拿他的钱去包养男人!  我的妈啊,他当时怎么就没这个觉悟呢。  ------题外话------  我就想说,慕少你要不要脸啊!  推荐月初姣姣文《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霸道又护短。”  第一次碰面,她把他给看光了。  他竟要以身相许。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我儿子亲妈呢。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经纪人无语望天,自从她家这棵白菜跟了叶九爷,就变成花椰菜了,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要解锁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