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3 小爷就要你一辈子负责

343 小爷就要你一辈子负责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7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8
    叶子晴一听这话当即冷下了脸,用手指着男人的鼻子骂,“我说你幼不幼稚,钱到了口袋哪里有还回去的道理,没了,你想怎么着吧。”  男人蓦然伸手将她拽了过来,阴森森的一笑,“没了是吧,那就用你抵债。”  “你干什么慕昀峰!”叶子晴也不是好欺负的,一脚踹过去,慕昀峰抱着脚嗷嗷直叫,也顺势松了手。  妈的,这个女人可真狠,要不是他躲得快,她这第二脚就踹到了他作为男人的根本。  “叶子晴,你特么的有病是不是,你踹到了我的宝贝,这就得伺候我一辈子。”  叶子晴双手环胸,“我巴不得踹死你,免得让你出去祸害。”  “来啊,我让你踹,来啊!”慕昀峰一听这话倒是理直气壮了,“小爷我就要你一辈子负责!”  “神经病!”  叶子晴呸了声,转身想去灵堂。  “叶子晴,你敢在和那个谁,江寒是吧,敢和他玩亲热,玩套路,我他妈的一定会让他好看。”  叶子晴朝他翻了个白眼,“哎呦,我说慕少爷,您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我奉陪到底,你以为本小姐是吃素的啊,那些小妖精都是我的手下败将,更何况是你个低智商的禽兽!”  慕昀峰,“……”  妈的!她刚才说什么,低智商的禽兽?!  反了反了,敢这么骂他了。  慕昀峰意欲追上去好好教训那丫头,身体突然被人控制住,男人的声音幽幽的从身后传来,“还不死心啊。”  这声音,清淡的没有丝毫起伏,除了权奕珩还能是谁!  “我说阿珩,你怎么吃里扒外呢,好歹我们也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  权奕珩松开手,他扔给慕昀峰一根烟,“我帮过你,是你自己不珍惜。”  “那你再帮我一次不行吗,来世,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权奕珩点了烟,嫌弃的睨了他一眼。  “要不,来世以身相许。”  权奕珩闻言差点恶心的吐出来,送他一个字,“滚。”  *  下午的时候慕家夫妇过来,带着慕昀峰一起,叶子晴也不好说什么。  慕昀峰装作刚刚才来的样子,给权妈妈上了一炷香,还安抚了叶子晴几句,只不过她身边的男人实在碍眼,慕昀峰已经抡起拳头,准备随时随地动手。  “爸妈去那边休息吧。”叶子晴手指点着隔壁的休息室,“我也没空招待你们。”  叶子晴不是瞎子,刚才慕昀峰进来她早已看出了这个男人的意图,想着法想缓解气氛,“慕哥哥,你带爸妈过去休息吧。”  这声爸妈倒是听得慕昀峰舒心,也终而将紧攥的拳头松开。  慕夫人把重心落在戴着墨镜的江寒身上,问道,“叶子,这是……”  “我是她男朋友,您见过的。”江寒大方的伸出手和慕夫人打招呼。  慕夫人认出来了,这人是大名鼎鼎的江寒。  哎呦喂,这才离婚几天,这个男人就找上门来了,他们家儿子真是危机重重啊。  慕夫人礼貌的和江寒握了下手,而后将叶子晴拉到了一边,“叶子,能借一步说话吗?”  “妈,您有什么事就说吧,不用客气的。  叶子晴大概也知道她想说什么,而慕夫人说的那些话她也听腻了,但作为小辈,即便慕夫人说上千遍万遍,她也得听啊。  在慕家的三年,慕家夫妇对她真是没得话说,叶子晴早已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父母。  “阿峰给你的钱够用吗?”  叶子晴没想到慕夫人会问这个,一时间竟觉得心酸。  她都和慕昀峰离婚了,为什么慕夫人还要对她这么好,把她当做女儿一样疼?  “够用,够用了,用不完。”  “怎么可能用不完呢,你平时要对自己好一点,吃饭别去小地方吃,都不干净。”慕昀峰说着就要把准备好的卡塞给叶子晴,“要是不够的话,我这里有,你先拿着用,别在外面受苦了。”  叶子晴受宠若惊,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妈妈,别别别,千万别,您的钱我不能要,而且慕哥哥给了我很多了。”  “他那点钱我们还能不知道啊,我和他爸平时也不管,他的老底就够他自己的,叶子,即便你不和阿峰在一起了,但我和你爸都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  “叶子你听我说,你要是拿了妈心里还能好受点,拿着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叶子晴明白做父母的心,她接过那张卡,心里想着,这钱得先留着,找个机会她会还给慕昀峰的。  一码归一码,和她离婚的是慕昀峰,不是慕家夫妇,她没有理由拿他们的钱。  都怪慕昀峰,要不是慕昀峰这个家也不会好好的就这么散了,她也不会觉得孤苦伶仃的。  现在,她再也回不去那个家了!  “那行,你还忙着呢,我也就不多打搅你了。”  “嗯,好。”  叶子晴红着眼站在江寒旁边,男人见四周没可疑的人,摘下墨镜瞧了她一眼。“她跟你说了什么,感动成这样?”  “也没什么,就问我钱够不够用。”  江寒感慨,“哟,打感情牌啊。”  “别瞎说,慕夫人对我是真的好,这些年我……”  “行了,我明白。”  “江大哥,其实我,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玩玩也就罢了,可你玩得起吗?”  江寒一听这话,心凉了半截,玩?  他当然玩不起啊,他是真心喜欢她,怎么能玩玩呢。  叶子晴接着道,,“江大哥,即使你玩的起我也不会和你玩的。”  “叶子,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叶子晴却坚持自己的想法,也是她心里真正的想法,现在她怀孕了,就更不可能考虑江寒了。  “以后我会再结婚生子,你也是,去寻找你的幸福吧,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那让我多陪陪你不行吗?”  “多陪少陪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叶子晴着重强调。  被拒绝多了,换成是谁也会觉得心灰意冷。  叶子晴决定了,以后有江寒的地方她尽量不掺和。  “叶子,你可不能这么狠心,连让我多陪你的机会都不给,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朋友这么多年,是吧。”  叶子晴的心思江寒清楚的很,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可他不要这样的好。  “多陪陪又怎样,只会让你更痛苦。”  “可是叶子……”  “江大哥,我都是为了你好。”  从头到尾,叶子晴都把他的感情拒绝得很彻底,从来都是。  本以为她离婚了,离开了不爱她的那个男人他会有机会,现在看来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或许,他们真的没有缘分。  可感情的事能自控么,有时候他也不想这么执着,但就是控制不住。  “那行,伯母的葬礼过了我就走,这样总行吧。”  “嗯。”  叶子晴也是怕他和慕昀峰打起来,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只想好好的静一静,顺利的给权妈妈办完葬礼,是她作为女儿最后的一点孝心吧。  晚上权家的人和沈辰皓一前一后的过来,相互打过招呼,沈辰皓就直接去找叶子晴了。  因为权妈妈明天要下葬,权家的人准备今晚留下来陪权妈妈,也好送她最后一程。  这个请求叶子晴不能拒绝,她也没有资格拒绝,多一个人陪妈妈其实也挺好的。  沈辰皓悄声在叶子晴耳旁道,“叶子,明天哥哥我就不来了,我父母会过来参加阿姨的葬礼,你要好好的知道么?”  “要去结婚啊。”叶子晴打趣道。  “嗯,你哥哥我啊耽搁不起了。”  “那小雪姐姐答应了吗,你向人家求婚了吗,买戒指了吗,做好了照顾她一辈子的准备了吗?”  这才是女人需要的新婚丈夫。  “哟,妹妹,可以呀,提醒了哥一件大事。”  沈辰皓被小雪没死的事实冲昏了头,都忘了结婚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了。  这事吧,得快,一定不能让沈夫人和沈立轩知晓,他就是故意趁着这个机会才过去C市的。  “沈哥哥,你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叶子晴像是有感而发,“谁说痴情的人不会幸福,瞧瞧你,也算是熬到头了,死人都能被你哭回来。”  沈辰皓,“……”  这丫头,他说什么好呢。  他也不是很会安慰人,只不过这丫头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沈辰皓多少了解她心里想什么,大概是还没从这段婚姻中走出来。  慕昀峰那个混蛋,到底还是伤害了她。  “叶子你放心,等哥哥办完事回来,一定给你找个如意郎君,世界上的男人千千万,何必单恋一支花呢,是吧。”  “嗯,你说的对,可别忘了啊,我急着把自己嫁掉呢。”  叶子晴还真不是开玩笑,她现在的情况真的挺糟,在公司也没有一点地位,以前碍于她是慕太太那些人都不敢吱声,现在什么都不是了,不说那些人,就连慕昀峰那个禽兽都来欺负她,她这日子要是还孤苦伶仃就彻底混不下去了,她得赶紧找个后台硬的男人,利用一切资源往上爬。  当爱情没了挣扎的资本,那么她剩下的就只有事业,在乎的也就只有钱和名利了。  一切都不重要了!  “行,只要妹妹你愿意,要什么样的男人哥哥都帮你给找来。”  “呵呵。”叶子晴咧嘴笑了声,她很欣慰还能有这么多人真正的关心她。  沈辰皓和叶子晴聊完就准备走了,他明天还得出远门,想早点回去收拾,还要安排工作。  权奕珩亲自送他出去,问道,“怎么样,她说了什么?”  “阿珩,我真的很担心啊,你说叶子你还这么小,一下子背负这么多……”  权奕珩也是同样的感慨,虽然叶子晴什么都没说,甚至也没怎么哭,但这几天眼睛都是红红的,毫无疑问是躲起来哭过的。  到底是女孩子,天生柔弱。  “你去忙你的吧,这里交给我。”  “那行,我这就走了。”  “阿皓。”  沈辰皓回头狐疑的望着他,权奕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新婚快乐!”  “谢谢。”  新婚快乐!  这算是他得到的第一个祝福了,他明天就要和若需结婚了,光是想想就激动。  刚上车沈辰皓便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他还没开口,那头便传来姚若雪抽泣的声音,“沈二少,我,我不想上学了。”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没有,就是,就是不想上了。”  “你现在在哪儿呢。”  他差点忘了,姚若雪还有妹妹!  “学校附近。”  “站在那儿别动,我现在就过来。”  “嗯。”  挂了电话,姚若芳披着一件破烂的毛衣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她浑身的每个地方刚刚都被沈辰旭折磨了一番,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没能幸免。  本以为继续回到学校上课就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没想到还是难逃那个恶魔的手掌心。  沈辰旭说的没错,她就是一只小白兔,而他就是一只狼,她从来都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  她想到沈辰皓马上要过来,而自己这幅样子根本不方便见他,赶紧走到附近的女装店买了身便宜的衣服换了下来,总算是能遮掩身上的伤痕。  不多时沈辰皓再次打电话来问她具体的位置,姚若芳给他发了位置,几分钟的功夫便在学校附近的街上找到了她。  “若芳!”沈辰皓把车停在路边,看她那副样子和几年前的姚若雪一样,失魂落魄的。  姚若芳看到他,所有的委屈一下子蔓延出来,她忘乎所以的朝男人扑过去,“沈二少。”  沈辰皓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下了一套,他身子僵了下,高举着两手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扑过来的人。  她在他怀里尽情的哭,仿佛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眼泪瞬间决堤。  沈辰皓轻咳了两声,轻轻将她从怀里推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不,我不想待在这儿,不想。”  即便她来学校,沈辰旭那个恶魔也不会放过她。  沈辰皓警觉的从她身上嗅到男人的气息,“若芳,你告诉我,是不是沈辰旭找来了?”  姚若芳想起那个恶魔的话,要是她对沈辰皓说自己的情况,一定会加倍的折磨她。  “不,不是的,他不知道我在这儿上学,我是……我是因为,我觉得我自己脱离这个圈子太久,已经,已经无法在学习上用功了,怕,怕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  “是这样吗?”沈辰皓明显不信。  她这个样子狼狈至极,身上的衣服虽然是新的,可她的动作一直在遮遮掩掩,还有头发,很乱。  “是的。”姚若芳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生怕被沈辰皓看出端倪,说这话的时候她低着头不敢看男人的脸。  她不愿意说沈辰皓也不好往下问,这些事情也是女孩子的私事,她即便是姚若雪的妹妹,有些事情他也是没办法帮她办的,比如说安慰。  如果真的是沈辰旭做的,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三年来,他折磨过多少女人,老爷子也不管管,再这样下去总有天会进去吃牢饭!  “这样吧,我先给你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校长那边我会沟通的,如果你还是不愿意去,就退学。”  “嗯。”  姚若芳点头答应,她看着沈辰皓的目光满是祈求,“沈二少,你方不方便把我安排到你公司上班啊,你放心,我肯定会很努力很努力的工作的。”  “这个,沈辰旭也在公司,你确定要去?”  姚若芳心里咯噔下,脸色蓦然惨白。  对啊,她差点忘了,沈辰旭也是沈家的人,她似乎连沈辰皓都靠不住了。  他们是兄弟,她才是外人啊。  “你先好好休息两天,等我办完事回来再说。”  沈辰皓带着她一起上了车,很快,炫目的红色跑车如箭一样的冲出去,站在大树下的沈辰旭危险的眯了下眼,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弧度。  又是沈辰皓这个王八蛋,三年前和他抢姚若雪,三年后又和他抢若芳?  三年前,他就连姚若雪的尸体都没留给他啊!这一次,他绝对不能输,即便是死,也得留下那个女人的尸体。  权家人晚上留在这儿陪权妈妈,灵堂一瞬间变得热闹起来,大家站成两排默哀,表示对死者的敬畏,包括权绍峰和权玉蓉也来了,再怎么说,权妈妈也是他们的姑姑,他们理应到场。  叶子晴并不喜欢这样的热闹,但她没办法让这些人走,也只能由着他们。  再者,她也不知道妈妈是个什么意思,或许她这么多年没回权家,死后也喜欢有人来陪着的吧,免得一个人到了那边太冷清。  而权家的其他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叶子晴身边的江寒。  老爷子是最心急的一个,他推着轮椅过去,把叶子晴拉到了一边,“陪在你身边的男人是谁啊,爷爷瞧着挺不错的一个孩子。”  “他是我朋友,我们认识好几年了,专程来看妈的。”  “看你妈?那这么说,你妈生前也很喜欢他?”  “算是吧。”叶子晴不愿意和老爷子聊这个话题,“爷爷,您累不累啊,要不您还是回去休息吧,在这儿守着一个晚上肯定熬不住。”  老爷子的身体不好,熬夜肯定不行,这事权家很多人劝过都没有用,他还放下狠话,今天若是谁劝他,他就跟谁急。  “你别赶我走,我怎么样都是要留在这儿的,叶子,爷爷现在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你跟爷爷说说,以后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拍戏呗。”  “我说的是你的终身大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爷爷都会帮你做主的。”  这一次老爷子想通了,无论叶子晴看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不会反对,这丫头受了太多的哭,只要是她愿意的,就算是个乞丐他也认了,绝不会让悲剧重演。  女儿家的婚事管那么多做什么,他们权家不需要靠联姻来维持。  “爷爷,我才刚离婚呢,还没有心思想这些。”  “刚离婚怎么了,你现在都25了,也得抓紧,我看你身边的那个小子就不错,要不爷爷……”  叶子晴听到这些头都大了,权家的子孙那么多,个个都需要老爷子操心,他怎么也不嫌累呢,“爷爷,我求您了,我妈明天就要下葬了,您让我静会行吗?”  老爷子一见宝贝孙女皱起了眉,心疼的要命,哪里还敢逼她,立马服了软,“好好好,是爷爷不好,爷爷太心急了,爷爷不说了,你呀,千万别往心里去。”  躲在墙壁另一边的权玉蓉闻言大惊失色,手里的茶杯差点掉落在地。  她跟在老爷子身边二十几年,从来都不知道老爷子还能用这种口吻和人说话,主动认错,生怕得罪叶子晴一样。  老爷子是真疼爱叶子晴啊,竟然能这么迁就她,他是一个多霸道狂傲的人呐,什么人都是不敢忤逆的,即便是阿珩哥哥,也会有害怕的时候,而这个叶子晴,当真是被老爷子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  为什么,为什么?  她在权家二十几年,尽心尽力的照顾老爷子,却从来不曾想过老爷子有一天也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而休息室里,老爷子和叶子晴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今天怎么没看见慕家的那位少爷啊,说起来,即便他和你离婚了,也应该来这儿看看的,他和阿珩的关系不错嘛。“  “他来过了,是我让他走的。”  老爷子别有深意的‘哦’了声,本想套孙女的话,看她这幅样子又说不下去了。  毕竟这丫头爱慕昀峰爱的那么深,他这个时候提只会令她更伤心。  哎,这孩子受了太多的苦,他以后绝不能让她再吃苦了。  “叶子,等你妈明天下葬了就跟爷爷回家吧,爷爷要把你的身世公布,以后你就是权家的千金小姐,谁也不敢欺负你。”  叶子晴抿了下唇,她现在确实被人欺负得挺惨,就今天早上导演还特意打电话过来大骂了她一顿。  能怎么办,她只能受着。  不是说了么,只有尝尽生活的心酸,以后才能体验生活的美好。  所以,她拒绝这样的安排,“爷爷,我不要公布身份,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叶子,你是不是在怪爷爷,你爸的事……”  “没有的事爷爷,我不怪您。”  “真的?”老爷子还是不相信,“那为什么你不想公布身份。”  “我只是您的外孙女,爷爷,以后您不在了,我还是得自己生活。”  这就是她真正的目的,这个世界谁也靠不住,只有自己努力,自己有本事了就永远不看人的脸色。  爷爷是真心疼爱她没错,万一哪天走了,她的靠山又会没了,那么要怎么办?她还要遭受一次这样的打击么。  老爷子虽然不赞成,可孙女都这么说了,态度还如此坚定,他只能妥协。  “那行吧,你自己在外面要小心着点,有什么困难和爷爷说。”  “嗯,我知道的爷爷。”  也好,将来多了一个人关心她,爱护她,偶尔她就回权家去看看吧。  灵堂外面的小区,权玉蓉一个人站在树下发呆。  “一个人在这儿干嘛呢,外面冷,我们进去吧。”权绍峰将手里的大衣给权玉蓉披上。  即便他们昨天发生了不愉快,他还是狠不下心来不理她。  “阿峰,我很难过。”权玉蓉喃喃道。  “怎么了,是不是在这儿待着不习惯,气氛太悲伤了?”权绍峰一听她说这话紧张的不行,“要不我们找个地方,我送你去休息,你明天早上再来?”  权玉蓉摇头,越是这个时候她越不能走,要不然老爷子会对她失望的。  权妈妈好歹也是老爷子最疼爱的女儿,也就一个晚上了,她即便是再苦再累也得撑着。  “爷爷真的不喜欢我了,也不需要我了。”  “怎么会呢玉蓉,爷爷一直都很心疼你啊,今天他还跟我说,让你留在家里休息呢。”  这话权玉蓉信,可她却一点也不领情。  她要的不是这些,不是这些啊。  直到今天她看到叶子晴和老爷子的互动,权玉蓉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祖孙之情,她站在那里像一个傻子,像个外人。不,切确的说应该是像个佣人,伺候老爷子饮食起居的佣人。  “玉蓉,你是不是觉得叶子占据了你的地位?”权绍峰小心翼翼的问出心里话。  “没有的事,我只不过觉得,觉得爷爷对我冷淡了不少,好像是不太赞成我留在权家,我们的这段婚姻他是反对的吧,阿峰,是不是你求的老爷子?”  权绍峰没想到她会这么想,激动的把她搂进怀里安慰,“不是的玉蓉,爷爷是真的疼爱你,希望你留下来,听到我说要娶你,他比谁都欣慰。”  欣慰吗?  为什么她一点也感觉不到呢。  “对了玉蓉,爷爷还说你的婚纱是从国外定制的,独一无二。”  “真的吗?”权玉蓉闻言整张脸都亮了。  这个权玉蓉倒是没想到,她竟然有这样的殊荣。  不是钱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  呵。这还差不多!  陆七,你即便进了权家,这辈子也不可能得到这样的恩宠吧,顶多是个见不得光的小媳妇,和她永远没法比。  第二天一早,众人开始准备葬礼。  权妈妈的墓地在偏僻的西郊,叶子晴的父亲也葬在那里,他死的时候权妈妈就在那里给自己留了空位。  叶子晴天还没亮就来了,她是第一个来到墓地的,许久不见父亲,她很多话都无从说起。  苏画陪着她,两人一身黑站在跪在墓前,久久没有出声。  墓碑上没有她的名字,权妈妈曾经说过,等她死的时候让叶子晴一起把上面的字刻上去。  叶子晴手指触碰到墓碑上的黑白照片,男人长得很帅气,即便这照片经过风吹日晒变得模糊,叶子晴也能在脑海里勾画出那张脸来,从小,妈妈就没少和她说起爸爸的事,如何如何的优秀,如何如何的迷人……  “爸,你可真狠心啊,这么早就让妈妈陪着您走,那我呢,我一个人要怎么办?”  “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这么冷,真的,很冷啊。”  苏画听得难受,开口安慰她,“叶子姐,你别这样。”  她认识叶子晴三年,还从未见她这个样子过,可见这一次,权妈妈去世对她的打击不小。  叶子晴却是小声道,“嘘,让我说,我很久没和爸爸说话了。”  苏画难过的背过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她。  或许有些情绪发泄出来会更好吧。  天色完全亮透的时候陆七带着黄娅茹过来,不少人已经开始忙碌,好等到吉时下葬。  “伯母,一大早的您怎么来这儿了?”叶子晴跪的腿都麻了,看到黄娅茹由苏画搀扶着起身。  按理说她即便来也该和那些亲戚朋友一起来的,但黄娅茹不想引起注意,所以就想单独来看看叶子晴。  “我是来看你的,其实我昨天就该过去看看你妈,但我怕人太多不方便。”黄娅茹拉起叶子晴的手,安抚道,“叶子,你也别太伤心了,你妈孤苦了一辈子,说不定对她是一种解脱,你看,你爸也在这儿等了她这么多年,也挺辛苦的。”  叶子晴听了这番话重重的点头,其实到了这一刻她反而释然了,就是心里的苦和悲伤没处发泄,真的好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是啊,爸爸等了妈妈这么多年,或许这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只是苦了她,以后要一个人过了。  “嫂子,你带伯母去那边休息下吧,一会儿他们就该带着妈妈的骨灰盒来了。”  陆七拍了下她的肩,“好,你也别太伤心了,都跪这么长时间了,也不怕疼。”  “嗯。”  没一会儿大队伍便到了,一片的黑站在墓地前,仿佛要天地毁灭了般,气氛庄严而沉痛,叶子晴和权奕珩还有陆七一伙人站在最前面,等到权妈妈下葬,他们几个人跪下默哀。  自始至终叶子晴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哭。  慕昀峰也跟着来了,原本以他的身份也该站在前面,可就在前不久他和叶子晴离婚了,现在也顶多算是个朋友,只能站在他们几个的后面。  至于江寒,叶子晴昨晚好说歹说的让他走了,她没有别的意思,就想断了那个男人的所有念想。  等权妈妈下葬,全体静默十分钟就算葬礼结束了。  亲人们渐渐离开,权奕珩和陆七劝无动于衷的叶子晴,“走吧叶子,让妈妈安息,我们不要打搅她了。”  “你们先走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叶子晴哑着声线道,她站的笔直,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墓碑上的照片。  二十年,权妈妈一个人陪了她二十年。  一个人的二十年是多么煎熬啊,她现在算是体会到了。  老爷子由权昊然推着过去,开口劝道,“叶子,跟爷爷回去吧,听话。”  “是啊叶子,跟着我们回去吧。”权昊然也跟着开口。  “你们都走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叶子晴烦躁的朝他们吼,眼角的泪水就要逼出眼眶。  她似乎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慕昀峰也本想开口,但见叶子晴这个样子他只能站在一旁默默的闭嘴。  叶子晴的悲伤他像是感同身受了般,满眼的痛,满脸的伤,却无法伸手触及到她,更是痛上加痛。  其他人被叶子晴这一吼都沉默了,他们不敢走远,就默默站在叶子晴身后陪着她。  叶子晴实在绷不住心里的伤痛,这两天她都在伪装,此时此刻,看到权妈妈下葬,什么都没留给她,甚至连一个眼神,一句话也没有,她承受不了。  咚。  她跪在地上,也不管到底有多少人在看,有多少人在陪着她,她疯了似的用手砸着墓碑,“妈,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的丢下我,为什么!”  “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了。”  “妈,你跟我回去吧,这里一点也不好,不好啊。”  她终于哭了出来,那么撕心裂肺,手掌砸出了血也不自知,恨不得埋在墓碑下的人给挖出来,带着她一起回家。  她这个样子,看得身后的人心惊胆战,特别是老爷子,看到她手上的血,吓得脸色都变了,想上前又感觉无能为力,只好用眼神恳求权奕珩。  权奕珩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其实他觉得,或许叶子晴把所有的情绪发泄出来是好事。  不过碍于老爷子的请求,他也只好上前劝说,“叶子,你别这样,跟哥哥回去吧,跟哥哥走。”  叶子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依然继续手里的动作。  “妈,我求求你了,跟我回去吧!”叶子晴砸累了又抱着墓碑自说自话,“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叶子!”权奕珩有点无能为力。  叶子晴抱着权奕珩哭了出来,“我没有妈妈了,没有了。”  “我再也没有妈妈了,我没有了,再也没有了。”  “我从小就没有爸爸,现在连妈妈都没有了,哥,你说,这里有什么好,有什么好啊,他们都在这儿,那我该在哪儿?”  “叶子,你还有我,还有我们。”  “可是我就想要我的妈妈!”  叶子晴哭的像个孩子,说的话很是无助,连权奕珩都无可奈何了。  慕昀峰蹲下身,他两手捧着脸,似乎看不得这样的场景。  他认识的叶子晴还从未如此哭过,这丫头这一次是真的痛了,伤了!而他,好像也经历了这些。  *  墓地这边,宾客们都往山下走,陆七结束葬礼后就来找黄娅茹,刚才她一直站在一边,就是怕和权家的人碰着面。  权妈妈的葬礼来的人不少,光是权家人和前来的佣人就有二十来个,还有其他的亲朋好友集聚在一起,密密麻麻的一团。  沈夫人和沈立轩跟在大队伍后面,他们同样的穿着黑色的葬礼服,两人来了也没机会和叶子晴说上话,只能在背后唏嘘。  “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想想人这辈子太不值了。”沈夫人感叹。  沈立轩倒是不觉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数,没有值不值。”  “立轩,你还要去国外么?”沈夫人扯开话题。  “过些日子就过去。”  沈夫人听了这话脸色一暗,正想说点什么留住他,却不想身边的男人如同疯了般的咆哮一声——  “娅茹!”  和陆七走在前面的黄娅茹听到有人叫她,转过脸来,人群中她搜寻着声音的来源,视线定格的瞬间,男人那张优质的脸撞入她的瞳孔,不断的扩大。  那张脸,二十几年了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梦里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那张脸此时此刻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题外话------  亲爱的们,节日快乐哦!爱你们,么么哒…  今天有月票的美人们,喜欢清清文的美人们,明天还想继续看万更的美人们,就投票给清清吧,谢谢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