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4 今天的慕少有点可怜

344 今天的慕少有点可怜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9
    黄娅茹瞬间就石化了,因为沈立轩的这声喊,不少从墓地下来的人都朝她这边看过来,可她反映也够快,拉起陆七就往前跑。  来的时候是权奕珩派车去接的,送走当然也会坐权奕珩派来的车。  母女俩上了车,陆七胸口因为激烈的运动而起伏不定。  黄娅茹往后看了眼,急急吩咐司机,“开车,开车,快点开车!”  她是动过心脏手术的人,跑得这么激烈,此时已经有点承受不住。  “妈,你没事吧。”陆七来不及缓一口气,看到黄娅茹脸色苍白,吓得要命。  黄娅茹瘫软在座椅内,她喘着粗气,只是费力的摇头,像是连说句话都成了困难。  她不是跑的累,而是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彻底震惊了她。  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她藏了二十几年还是相遇了。  京都,曾经她想过去国外躲着,可那时的她想,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就躲躲藏藏生活了二十年。  汽车平稳的驶入市区,黄娅茹的脸色稍稍好转,陆七这才敢问,“妈,刚才谁啊,谁叫你?”  陆七压根没看清楚是谁,人群中黑压压的一片,她来不及寻找黄娅茹就拉着她跑了,仿佛她们是人见人打的小偷,跑得她快断了气。  “没谁,一个朋友吧,大概是认错了。”黄娅茹眼神闪躲,不愿意多谈。  “认错了?那名字不会错吧,我听到有人叫你娅茹。”  陆七想到三年前陆自成说的那番话,心里不由咯噔下。  难道叫妈妈的人和她的身世有关,要不然黄娅茹怎么可能会躲躲闪闪呢。  三年了,自从陆自成告诉她这件事以后陆七就没有平静过。  “没有,你肯定听错了,你妈我怎么会认识什么人呢,你也知道,我这些年和你爸在一起都从不出席宴会的。”  从来不出席宴会,要不是三年前她和颜子默结婚,可能外界都不知道她才是陆太太。  圈子里都说陆自成的太太神秘,没想到是这个原因,为了隐瞒她的身世,她妈妈做的牺牲可真够多的。  这一刻的陆七没有怨,只有无尽的迫切感,想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她不是野种,不是啊!  这件事万一被权家的人抓到把柄,她可能就完了!  末了,陆七小心翼翼的问黄娅茹,“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啊。”不等陆七给出回应,黄娅茹扯开话题,“小七,一会儿你把我送回去以后,好好安慰你小姑子,我看的出来,那丫头真的很伤心。”  “我会的,妈,我只想说一句,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你千万不要一个人承受,你心脏不好知道么?”  这才是陆七最担心的地方,三年前黄娅茹的手术虽然成功了,但医生也叮嘱过,以黄娅茹的身体很有可能复发,就怕这个心脏的机能也……  陆七不敢往下想后果,所以即使有关自己的身世,这三年她都不敢提,更是不敢问黄娅茹只字片语,就这么憋着,偶尔想起来她会连觉都睡不好。  她刚才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叫妈妈‘娅茹’,那么密切的称呼倒是像情侣之间的呢喃,即便不是情侣也应该是关系匪浅的朋友吧。  而那个声音,陆七可以确定的是,是个男人!  墓地这边,沈立轩失控的往墓地下面跑,等他追过去,墓地山脚下什么都没有,来参加葬礼的人已经纷纷上车离开,他来来回回在原地转悠,还是没有看到他似是在梦里看到的那张脸。  娅茹?  那个人肯定是娅茹,要不然他叫她,她怎么就转身了呢。  还是他真的眼花了?  沈立轩快崩溃了,仿佛世界都要塌了一样,他脑海里回旋着那一年,老爷子告诉她,黄娅茹已经死了的消息,当时的他是那么的绝望,甚至有种想和她一起死的心思。  要不是沈老爷子找人看着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沈立轩。  沈夫人也跟着追着下来,她刚才也听得真切,这个男人嘴里喊的是那个女人的名字,然后,他就不顾一切的跑了,由于他们是手挽着手,这个男人一激动,差点将她推倒在地。  她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的,等反映过来,身边的老公已经不见了。  “怎么了,立轩,你看见谁了?”虽然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名字从沈立轩嘴里喊出来,沈夫人还不是不确定,想问问清楚。  沈立轩失魂落魄的答了句,“我看见她了。”  “她?”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傲立在冷风中,此时的这个表情,仿佛掉了魂似的,脸上的震惊和痛苦是沈夫人这辈子从未见过的。  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人,要不然他对她那么冷淡,她也不会爱上他。  从她嫁给他开始,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就是很清冷,像是对什么事都不关心的圣人。  除了那个女人,不会有什么事给他这么大的反映吧。  不过,不是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么?  沈夫人抿了下唇,颤抖着问,“哪个她呀。”  沈立轩满脸的伤痛,他激动的朝她吼,“娅茹,是娅茹。”  果真是她吗?  怎么可能!  “沈立轩,你清醒点吧,她早就死了,大白天的别说胡话。”  “不,是她,一定是她,我不会认错的,即使二十几年不见了,可她的脸,我记得很清楚。”沈立轩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叫她的名字,她瞬间的回眸彻底震惊了他的眼。  她的脸虽然有点变化,可眉眼间的气质却是那么熟悉。  二十几年不见了,脸还记得很清楚……  沈夫人浑身都颤抖起来,她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的伤,心里的痛无处发泄。  过了那么多年还能记得清楚爱人的脸,那该是怎样一种刻骨铭心的感情呵。  她嫉妒啊,嫉妒的发疯,可又无可奈何。  须臾,她上前低声劝,“立轩,我们回去吧,不然一会儿权家人下来闹笑话。”  沈立轩连看也没看她一眼,有气无力的道,“你先回去吧,我要立马去查查这事。”  立马去查查这事?  “沈立轩,你别闹了行吗,她死了,死了呀。”沈夫人在帮他澄清一个事实,又怕说话伤着你黯然,她忍着心里的痛,眼睛一酸,眼里集聚的晶莹掉落下来,“你,你是不是很多日子没去看她,想她了?”  作为他的妻子,要说出这番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可为了他,这些年她也不少做。  “要不然,我们一起去看看她吧,嗯?”  “她没有死!我刚才看到她了,看到她了,为什么你不相信我!”沈立轩彻底疯了,他从未这么大声的对沈夫人说过话,今天,他一点也克制不住自己。  沈夫人也跟着沉默了,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十几年了,他们就这样在一起熬了二十几年,她的心都快磨碎了。  她知道,当年和沈立轩能在一起,能结婚,是因为她和沈老爷子达成了一个协议,趁意志消沉的沈立轩喝醉酒,他们发生了夫妻关系,然后就有了沈辰皓,最后就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沈夫人知道这种方式很卑鄙,也后悔当年用了这种方式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可她也得到了报应不是吗,二十几年,那个女人从未在他心里离开过,她结了婚却从来得不到丈夫的疼爱。  沈立轩心里虽然什么都不说,沈夫人知道,他是介意当年的那件事的。  其实,也都怪她,怪她自作自受。  什么事都是要承担后果的,她被沈立轩冷落了二十几年,算不算是一种报应呢。  “你回去吧,我去到处找找看。”沈立轩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不会看错,更不会认错人。  二十年前他就不相信她死了,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死了呢。  这些年他也没少找过,却没有丝毫的消息。  “立轩,我想问你一句话,如果是她的话,或者只是和她长得像的一个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沈夫人的意思是,沈立轩,若是真的出现这么一个女人,你是打算抛弃我么,抛弃我们夫妻感情,这个家你也不要了是不是?  “我……你先回去吧,我得去找找她。”男人没有正面回答她,说实话他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是那种狠心的人。  沈立轩就着走了,为了他心里的女人他抛弃了结发妻子。  沈夫人至始至终都不相信沈立轩真的看到了那个女人,大概只是他内心深处的灵魂在作怪,太想念了一个人吧。  即便是这样,她都要嫉妒死了。  等到权家的人从上面下来,她擦干了眼泪和他们打招呼。  叶子晴情绪同样的低落,她刚才大哭一场,心里的郁结算是得到了发泄,现在也感觉没那么难受了。  “沈伯母,怎么就你一个人,伯父呢?”叶子晴声音沙哑,看到沈夫人一个人不知怎的,竟有点心痛的感觉。  他们做小辈的都知道,沈伯父心里藏着一个女人,据说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关系是面和心不和,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是多大的伤害呵。  叶子晴想到了自己的婚姻,和沈夫人的倒是有那么一点像。  她爱了慕昀峰那么多年,可那个男人眼里始终没有自己,唯一庆幸的是,她选择跳出了火坑,以后就当做一次重生吧。  “刚才立轩接到了一个电话,沈老爷子让他过去一趟,应该有事吧。”沈夫人眼眸通红,她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可叶子晴看的出来,那是强颜欢笑。  莫不是刚才和伯父发生不愉快的事儿?  “那阿珩哥哥,你送沈伯母回去吧。”  沈夫人拒绝,“不用,我家的司机马上就到了。”  她不想任何人知道她刚才和沈立轩发生了什么,即便大家伙都知道他们夫妻的感情不是那么好,沈夫人也不愿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  “嗯,那我们陪你一起等。”  因为有权家人在,慕昀峰一直不敢太靠近叶子晴,他想不明白一件事,这丫头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个权家的千金小姐。  这事儿他没听阿珩说过啊。  正想问问权奕珩怎么回事,老爷子便让佣人来告诉他,想和他单独谈一谈。  慕昀峰由权家的佣人领着过去另一边,老爷子坐在轮椅里,今天能来墓地,对行动不便的老爷子来说是个大工程。  “老爷子。”慕昀峰礼貌的喊了声。  老爷子点点头,“我们见过的慕少爷。”  因为他和权奕珩的关系好,慕昀峰小时候去过几次权家,老爷子对这个小伙子有印象。  “不知道老爷子找我来为了什么?”慕昀峰将话挑明,他们这些人都喜欢玩深沉,他不喜欢那一套。  倒不如把话说明白了。  “你和叶子的事我听说了,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以后请你不要纠缠我们家叶子。”  纠缠?  慕昀峰在心里冷笑了声,没有丝毫妥协的意思。  早就听说权老爷子性格张扬跋扈,说话更是像命令一样,没想到话说出来还真是不动听啊。  不说他慕昀峰没有那个心思纠缠叶子晴,即便是有,怎么了?  “老爷子,我和叶子的关系不是您想的那么简单,她小时候,我们的关系就是那种睡在一张床上长大的,甚至她拉尿我还帮她提裤子,您说这种关系能说是纠缠么?”  “妈的慕昀峰,我什么时候让你提过裤子了,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叶子晴突然蹿出的一句话如同炸雷,让慕昀峰身体的每个部位都颤了下。  吹牛逼被抓了现行,够尴尬的。  他转身给了叶子晴一个笑脸,低声道,“我那是比喻,说个比喻不行么?”  “别乱比喻啊,我还得找老公呢,你这么说,传出去谁敢要我啊。”  这个叶子晴,和刚才在墓前哭的撕心裂肺的她判若两人,性格神转折啊,这谁受的住啊,也就他慕昀峰能包容了吧。  这三年,他可没少给她赔小心,哄她开心。  她即便是不顾念夫妻情分,也该碍于着小时候的情意帮他在老爷子面前说句话啊,怎么就过河拆桥了。  “没人要你,我回收呗。”  叶子晴一掌拍在男人肩上,“你他妈的给我住嘴,我叶子晴还没有到回收的那种地步。”  老爷子被他们两人吵得头疼,本想安安静静的和这小子说两句话,全被这丫头给搅合了,他能怎么办,在叶子晴面前他说话也的斟酌啊,这事也谈不下去了。  “好了,你们也别吵了,今天先就这样吧,叶子,你跟爷爷回去。”  “哦。”  叶子晴只能暂时答应,毕竟老爷子心里也不好受,刚刚失去妈妈的她,不想失去疼爱她的爷爷。  走时她还朝慕昀峰做了一个鬼脸,像是在说,让你以后欺负我,现在我有人撑腰,气死你!  这个动作还真是气着了慕昀峰,直到叶子晴上了老爷子的车他才回过神来。  妈的,叶子晴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老纸当初是怎么对你的,这丫头真是一点感情都不讲的。  这事慕昀峰找不到别人弄清楚,只能找权奕珩,他上了权奕珩的车,“我说阿珩,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叶子什么时候变成权家小姐了?”  “她一直都是权家的小姐,是你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那个,权家小姐又怎么样……”  慕昀峰清了清嗓子,权家小姐也一样是他慕昀峰的妹妹,前妻啊。  他也是可以照顾她,平时没事的时候骚扰骚扰她。  权奕珩像是能看穿他的心思,“权家小姐,当然不一样,我爷爷会找一个比你更优秀的男人给她,照顾她一辈子。”  “阿珩,你也太损了,什么叫比我优秀,除了我,谁还优秀?”  慕昀峰还不忘拍男人的马屁,“当然,除了你。”  心里却想的是,还好你是她哥。  “我爷爷说的没错,你以后没事别找叶子,她还得嫁人。”  “阿珩,你怎么也这么认为,我真把叶子晴当妹妹关心,看她今天哭的那么伤心,说实话挺难受的,却又无能为力。”  开车的权奕珩朝他看了眼,懒得理会。  这货心里怎么想的,他能不知道?  慕昀峰其实也不是犯了什么大错,只不过是作为男人的责任心使然,他是慕家的大少爷,从小到大也独断专裁惯了,大概认为自己的做法和想法都是对的。  他觉得他不过是找人帮了程卿一下,没有任何暧昧不清的关系就可以了,却不知这也是对妻子的一种伤害。  作为女人,是无法容忍自己的丈夫去帮助另外一个女人,尤其那个女人还是他深爱过的前女友。  这男人是没开窍。  回到家,慕昀峰又被慕夫人拉着问,“阿峰,这是怎么回事啊,叶子什么时候变成权家小姐了?”  刚才在葬礼上,慕夫人和慕董事长一直站在后面,也是听人说的,原来叶子晴是权家的千金小姐。  慕昀峰气愤的把外套扔在沙发里,“你问我,我他妈的问谁啊。”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认为,那就是,若慕昀峰想和叶子晴重新在一起,应该是不可能了。  以权老爷子护短的脾性,如果知道儿子以前做的那些事情,不找麻烦都算是好事了。  他们不怕找麻烦,就怕权老爷子太护短,都不让叶子和儿子来往了,那可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这个权奕珩,怎么也不透露一点消息呢。  怎么办,他以后是不是见叶子都难了,老爷子是不是都把她的下一段婚姻规划好了,此时她是不是在被老爷子洗脑?  慕昀峰彻底被这些想法折磨疯了。  “儿子,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叶子刚刚没了妈妈,你得陪在她身边多安慰她。”  “哎呦妈,我说您什么时候才能消停。”慕昀峰烦躁的吼,“我已经和她离婚了,离婚了,她以后什么屁事都不是我能管的。”  “你这么凶做什么,离婚了,你也知道离婚了,那你别还去招惹人家啊。”  一句话彻底让慕昀峰消停了,是啊,已经离婚了,他明天还往叶子晴那里跑是为了什么,他自己都弄不明白。  管她是谁家的千金大小姐,已经不在他的管辖之内了。  *  沈夫人一个人回到沈家,她推开别墅的大门,偌大的空间冷冷清清。  她在这个房子里二十几年,说的好听是沈夫人,说得不好听就是一个被丈夫遗弃的女人。  他们夫妻这么多年,沈立轩每次都是喝醉酒了才碰她,他们的夫妻生活屈指可数,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就是在熬日子。  身体开始摇摇欲坠,沈夫人吃了药,直接就躺在沙发里睡了。  沈立轩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不知道,男人无论怎么叫她都不醒,只能找家庭医生过来。  家庭医生很快到来,还没开始检查沈夫人的病,她便悠悠转醒,睁开眼看到男人,女人嘴角浮起一抹欣慰的笑。  她还以为他走了,大概永远不会回来了,或许要很久才会回来呢。  女人的感应是最准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会如此的害怕,即便已经知道当年的黄娅茹已经死了,可是,沈夫人心里没底。  世界上长得像的人那么多,说不定沈立轩会鬼迷心窍的和一个长得像黄娅茹的女人……  多想无益,好在他回来了。  “你怎么了?”男人问她。  “立轩,你回来了啊。”沈夫人从沙发里起来,“我可能刚才受了点凉,吃了药睡着了,药里有安眠的成分,你别担心。”  “你怎么能吃那种药呢,有病也不上医院,你是孩子么,都不知道照顾自己身体的?”  男人的言语里满是指责,可沈夫人却很享受这种指责,因为这么多年,他对她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嗯,哦。  从来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刚才她似乎从男人眼里看到了关怀,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  见沈夫人醒来,杵在一旁的家庭医生开口道,“沈先生,夫人没事,那要不我就先走了。”  “嗯,谢谢你啊程医生。”  送走医生,沈夫人穿好鞋,她神色虚弱,“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点累,就直接躺在这里睡了。”  沈立轩也深觉自己的不对,“是我不好,让你一个人回来了。”  “怎么样,你找到她了么?”  “你说得对,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他这么说在沈夫人的意料之中,只是听在耳里依然不舒服。  试问哪个女人可以做到如此大度,能忍受自己的丈夫心里装着别的女人。  这么多年了,沈夫人似乎才恍然觉悟,最长情的不是陪伴,而是死去的人永远也取代不了。  沈立轩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不会看错,那个女人一定是黄娅茹。  他不会放弃,想等到时候叶子晴的心情好一些,或者找个时间和权奕珩聊聊,葬礼去了哪些人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么。  葬礼不比婚礼,没有宾客名单,查起来也不是很容易。  趁着这个机会沈夫人提出,“立轩,你以后可以不去国外吗,我们和老爷子商量,他上次告诉我,分公司那边也不是非你不可。”  “不,他们做不好那边的事,况且这边都由大哥打理,我回来只会让沈家变得更糟糕。”  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沈立轩是清清楚楚的,他一味的退让只不过是想让他们母子有一片的安宁。  “可是立轩,我一个人住在这儿真的……”  沈立轩打断她,“你要明白,男儿志在四方,以事业为重。”  是么,是这样吗?  她还能说什么,他拒绝的这么彻底,如果她再说下去大概只会招他烦。  女人啊,有时候就喜欢较劲。  如果换成是黄娅茹陪在他身边,他还能选择一个人出国么?  呵。  *  陆七把黄娅茹送回了租房,她早就提过让妈妈搬离这里,给她买一套房子养老,可黄娅茹说什么都不同意,说是这里挺好的,都是些退休的老爷老太太,她还能和他们唠嗑。  回到家,黄娅茹主动提出,“小七,你上次说要给我买房子,有合适的么?”  “怎么妈,你想明白了,同意换了这房子啊。”  “嗯,你说你这么孝顺,我也不能老是让你担心是不是。”  “那行,一会儿我和阿珩说说,看他有没有合适的。”  权奕珩名下有几套房子,他们压根不用买,只需要布置一下就可以住进去了。  “好。”黄娅茹点点头,心里还是没底,刚才那千钧一发若不是她反映快,应该就被沈立轩给抓着现行了吧,“不过小七,你别告诉任何人我住在哪儿,听到没?”  陆七狐疑的拧眉,“妈,您不会为了躲避谁才搬家的吧。”  “我能躲着谁啊,还不是你爸,你不在的这几天他隔三差五的来找我,我,我真的挺烦的。”  “他还来找你?”  黄娅茹:“可不是么,我已经和他离婚了,要不是因为你这条血脉,打死不相往来的。”  陆七心里乱的很,这一刻的她倒是可以肯定,三年前陆自成说的那些话应该是真的。  见黄娅茹的心情已经平静,她小声开口,“妈,三年前爸跟我说了一些事。”  “什么事啊?”  “他跟我说,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黄娅茹闻言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如同掀起惊涛巨浪,脸色也变得惨白,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陆七看她脸色不好,生怕刺激到她,赶紧道,“当然,我不会相信的,陆自成他不认我也就算了,我就当没他那个父亲。”  她就怕陆自成哪天精神不正常了,真的把她私生女的事情曝光出来。  听她这么说,黄娅茹的心才逐渐恢复,“小七啊,你能这么想也就对了,你爸他……”  “妈,我知道的。”陆七明白,黄娅茹此刻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下,“我得去找叶子他们,妈,我就先走了,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房子的事我明天给你回复。”  “好好好,不急,不急。”  砰。  门被陆七关上的瞬间,黄娅茹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来,那一瞬间的回眸也彻底震惊到了她的心。  原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她也彻底从那段感情中走了出来,为了女儿好好活着,过自己的老年生活,没想到还会遇到那个男人。  *  在权家休息了一个上午,陪老爷子吃完午饭叶子晴借口回家,说是妈妈刚刚过世,需要陪伴,所以就回去了叶家。  给剧组请了三天假,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她就要回A市拍戏了,叶子晴今天就想好好的陪陪权妈妈。  为了让明天拍戏的状态更好,叶子晴叫来了苏画和她一起对戏。  忙碌了一个下午,叶子晴的体力透支,倒在沙发里睡着了。  苏画见着心疼,她清楚叶子晴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她下楼去超市买了一包面条,想一会儿煮着给叶子晴吃。  一直到晚上叶子晴才醒来,苏画也煮好了面条,可刚端上桌叶子晴就跑去洗手间吐了。  “叶子姐,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找个医生过来啊。”  她吐得这么难受,不会有什么事吧。  “叶子姐,你这么吐下去也不是办法呀,我去打电话叫医生。”  叶子晴手掌撑着马桶站起身来,她虚弱的摇头,“别,别找医生,不然就所有人都知道了。”  “来来来,叶子姐我扶你坐下。”  刚扶着叶子晴躺下,慕昀峰敲门来了,苏画还以为是权奕珩,想也没想的就开了门。  男人冲进来的瞬间看到叶子晴脸色苍白的躺在沙发里,他当时就急了。  “怎么了这是,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慕昀峰甚至连鞋子都来不及换,凑过去问候,然后又对苏画吼,“你这个助理是怎么当的,怎么也不知道给她找医生呢。”  叶子晴看到他就烦,这男人是怎么回事,那张离婚证对他没用是不是,怎么时时刻刻来纠缠她?  “慕昀峰你神经病吧,吼什么吼,谁让你来这儿撒野的,给我滚。”  叶子晴一生气也六亲不认,手指着无辜的苏画,“还有你,谁让你把他放进来的!”  苏画耸耸肩,装作没听见。  失恋中的男女总是脾气那么暴躁,她就受着呗。  “叶子晴,你别再闹了行不行,你这个样子你妈也不会安心的,到底怎么了,跟哥哥说说。”慕昀峰说着抬手放在她额前,没有发烧啊。  那就是这两天悲伤过度,累着了。  “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慕昀峰,你给我滚,我他妈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你。”  若是以前,听到这些话慕昀峰早就滚了,可此时看到叶子晴苍白的脸,他只有担心,说话也服软了,“我想看到你行了吧,别闹了,跟我去医院。”  “别碰我。”  开玩笑,去医院可不就知道了怀孕的事情了么。  “不去是不是,我还不信治不了你。”慕昀峰拿出手机给权奕珩打电话,“在哪儿呢,你的宝贝妹妹生病在家不去看医生。”  “……”  “喂,你也不管管啊。”  “……”  “你……”  妈的,权奕珩那个杀千刀的,竟然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着,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啊,都不管的,这权妈妈才刚刚去世呢。  这丫头以后一个人可怎么过,他就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这儿才大晚上的跑过来的,谁知道又碰上她生病,就那么可怜兮兮的躺在沙发里,他当时心都快碎了。  “看什么看啊,赶紧的给叶子那一条毛毯来盖上啊。”慕昀峰对苏画指手画脚。  苏画似乎也才反应过来,天气很凉,叶子晴睡在沙发里很容易感冒。  叶子晴也懒得和他朝,这几天她哭够了,也伤心够了,更是绝望够了,她现在就想好好的睡一觉,然后从明天开始好好工作。  她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过去。  给她盖上毛毯,心情平复以后,慕昀峰认真的问她,“叶子,我想问你,以后你是住在这儿还是住在权家?”  “慕昀峰,我再说一次,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我和谁在一起都不是你该管的。”  慕昀峰没有再和她对抗,而是垂着头道,“是,你说的对,我是不该管的,但至少你该让自己过的好一点儿吧,你这样我怎么放心,就凭我们曾经的关系我也不能不管啊。”  他似乎一下子变了不少,这是叶子晴没有想到的。  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就是那种吵吵闹闹的,她的性子火爆,但凡有一点事不顺心就喜欢找他倾诉,对于男人来说,这样的女人是很烦人的。  可能怎么办呢,她已经很努力的去改变了,就是改不了这个性子。  说到底,他们还是不合适哦,叶子晴早就知道慕昀峰喜欢的女孩子是那种斯文型的,她曾经也试着便成这种,几个小时就受不了了。  “叶子,听话,跟哥去医院看看,嗯?”  “我谢谢你,不过我看你怎么就那么烦呢。马上给我滚!”  慕昀峰似是没了没办法,他起身把苏画拉到一边,给了她一张名片,“这是我家庭医生的电话,如果一会儿叶子不舒服,你打电话给他,知道么?”  苏画点点头,“好的慕少,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叶子姐的。”  “那行,我就先走了,有事也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  终于慕昀峰走了,叶子晴再次掀开毛毯去洗手间吐了出来。  孕吐越来越厉害,她清楚,以后和人相处需要特别注意,特别是慕昀峰那边,她得避免见面。  “叶子姐,我觉得慕少今天有点可怜。”苏画给叶子晴冲了一杯牛奶,她一天到晚都没吃什么东西,这样下去身体会熬不住的。  叶子晴朝她翻了个白眼,“不是告诉过你,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同情心泛滥啊你。”  “大概是女人的弱点吧,但凡男人做的事情再过分,一旦服软我就把持不住了。”苏画感叹,和叶子晴说起笑来。  叶子晴闻言笑得很贼,“还把持不住,将来要是有一个男人就那么稍微勾引你一下,估计你也把持不住。”  “哎呦叶子姐,注意胎教啊。”  “这就是胎教啊,我这是告诉我女儿不要轻易被男人骗了,这种思想从小就得教育。”  苏画算是听出来了,叶子晴根本没打算打掉孩子。  末了,她小心翼翼的问,“叶子姐,你愿意把孩子生下来啊?”  叶子晴的笑僵硬在嘴角,其实她还没想好怎么打算,孩子的去和留,到底怎么决定呢。  ------题外话------  假期的第二天,亲爱的们,假期愉快…么么哒。  清清再说一句,看在清清假期也保持万更的份上,有票的投票哈…中秋节会有奖励活动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