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5 叶子的第二春

345 叶子的第二春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9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9
    这一个晚上,慕昀峰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他索性趁着这个时间,悄悄从慕家溜出去。  离开的时候叶子晴还生着病,他若是不确定她安好,他心里难安。  慕昀峰不敢找叶子晴,将车开到叶子家小区楼下,大半夜的,他独自坐在车里给苏画打电话。  叶子晴刚和苏画对完剧本,虽然累,却毫无睡意,窝在沙发里看电视,顺便陪陪权妈妈。  苏画的电话响起时,她不敢接,因为叶子姐说过了,以后不要私下里和慕少往来。  “怎么了,不接电话?”叶子晴狐疑的朝她看了眼。  苏画只好如实说,“是慕少打来的,他肯定是担心你。”  “就说我已经睡了,没病。”  叶子晴说完这话便起身进了卧房,即便是睡不着,她也得想办法让自己睡,否则明天没有精神拍戏,她又要挨导演的骂了。  躺在床上同样的睡不着,她手掌覆在平坦的小腹上,不敢相信那里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  她知道单亲妈妈的心酸和辛苦,因为她自己就是这种家庭过来的,从小见证了那种心酸,对孩子对大人都不好。  叶子晴不知道肚子里的这块肉到底怎么处理,若是告诉了慕昀峰,以慕夫人的性子大概死也不会让她打掉孩子的,那么她以后就会和慕昀峰纠缠不清了。  叶子晴烦躁的捶着枕头,遇到这种事,她恨不得立马从地球上消失,一了百了。  人生为什么要有选择题,而且答案都不是她想选的。  太特么的痛苦了。  这一晚,慕昀峰在车里过了一夜,第二天醒来时,天刚刚亮,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全身都疼。  想他堂堂的慕大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竟然在车里憋了一个晚上。  车窗被人敲响,慕昀峰眯起眼看过去,是苏画。  他按下车窗,苏画的调侃声顺着冷空气钻过来,“慕少,你怎么睡在这儿,莫不是你昨晚一直在这儿没走?”  “她好些了吗?”慕昀峰刚刚苏醒,声音带着些许慵懒的气息。  “叶子姐就是有点累,没事。”  “哦,那你们今天是要去A市了吗?”  “原本是,但昨晚导演打了电话给我,说是可以让叶子姐多休息几天。”苏画一脸怀疑,“慕少,这不会是你打的招呼吧?”  导演自从知道叶子晴和慕昀峰离婚的消息,对叶子姐的态度就很恶劣了,就那天因为权妈妈过世请假,导演都骂了好几句,根本就不近人情。  “不是,不是的。”慕昀峰连连否决。  苏画耸耸肩,她也懒得问,看慕昀峰那个样子还不承认,明明是很关心很关心叶子姐的好么。  只要导演发话了事情就好办了,她昨晚在网上查了关于孕吐的解决办法,正要出去给叶子晴买维生素B2,听说可以缓解孕吐。  “那你回去吧,一会儿叶子姐知道我和你透露了她的消息,肯定会怪我的。”  “小苏,我问你句话,你要老实告诉我。”  “你问吧慕少。”  “叶子是不是很恨我?”  苏画不忍心打击他,“有那么一点吧,慕少那个我要出去一趟,你先回去吧。”  话落,小姑娘一溜烟的跑了,生怕和他多透露了点消息。  慕昀峰发动引擎之前给叶子晴发了一条短信:在家好好的休息两天,别太累了。  叶子晴握着手机拉开窗帘,直到那辆白色的跑车在她眼里形成一个点,她才合上窗帘走进客厅。  她不明白,明明离婚的时候说好了不在乎,不相关,怎么他还这么阴魂不散呢。  *  C市。  沈辰皓是昨天过来的,姚若雪工作比较忙,一直到晚上两人才碰面。  因为太晚,早早也在两人也没怎么说上话。  趁着早晨早早还没醒,沈辰皓敲响了姚若雪的房门。  看到还睡眼惺忪的女人,他激动的一把抓住她的手,“民政局八点上班,现在六点半,吃点早餐,时间正好。”  姚若雪一听吓坏了,这才知道他是来真的,混沌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阿皓,我不能和你结婚。”  这件事情姚若雪想了很久,她不能这么冲动,不能。  “为什么?”  姚若雪拿开他的手,“你知道原因的。”  “你很害怕?”  “不是害怕,是不能。”  “怎么就不能了,若雪,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和早早的。”  “我相信你会,可是我不能这么做,阿皓,很多事情都阻隔在我们中间,我的身份不能曝光,如果沈老爷子让你娶林允熏,你要怎么办,把我曝光给他么?”  “还是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才是你爱的人,而我所谓的儿子是沈辰旭的儿子,你说,这样的关系老爷子会让我们在一起吗?不说这些,一旦曝光了我和早早的身份,我和早早大概再也逃不掉沈辰旭的魔掌了。”  沈辰皓显得有点无力,也没了要结婚的那种亢奋,他想过这些,但还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他的意思是他们先结婚,走一步看一步,这次说什么也不能放掉她的手。  只是他们的问题一旦被剖开,似乎两人都无力承受这样的结果。  姚若雪能说出这番话来,证明这个女人比他勇敢,比他想得周到,可生活若老是唯唯诺诺,顾及这个顾及那个,他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  “若雪,我知道这些,我也无力保证什么,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想让你做我的妻子。”  这是一句很感动的话,没有轰轰烈烈的言辞,只有对她深刻的情感。  一个男人可以为死去的你守候三年,他的话还能不信么?  “阿皓,我希望你能想想清楚,这么做只会伤害我和早早,我不是怕什么,我就是担心早早。”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两全的,所以这一刻的姚若雪做了一个决定,她将门口的男人拉了进来,关上门,手指挑开睡衣纽扣,“阿皓,我愿意做你不见光的情人。”  “只希望你不要曝光我和早早,有时间偶尔过来看看我们就行,至于你要娶谁,谁要嫁你都不是我该管的。”  姚若雪哽咽的说出这番话,意图也很明白,她会不计较名分的和他在一起,守着这份原本就不该有的真情,女人手指的动作也没有停,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勇气,在一个男人面前袒露自己。  姚若雪更想试一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像外界所传的那样,有病。  若是她能治好他,当然最好。  沈辰皓的大脑空了,漂亮的桃花眼里映出女人雪白的肌肤,一路向下,他不忍心再看,回过神来的他赶紧把姚若雪抱进怀里。  “小雪,你别这样,是我不好,不该逼着你。”  既然爱又怎能委屈了她?!  不见光的情人是个什么鬼,他不接受!  “可是我们能怎么办,要怎么办呢。”  这是唯一的办法,上次沈夫人来找她,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  沈辰皓忘不了她,她也忘不了沈辰皓,而因为种种他们不能在一起,不能曝光关系,唯一的办法就是做沈辰皓不见光的情人。  而她的身份,沈家也是不能接受的,若是强行和沈辰皓领证,她会毁了这个男人。  “我会想办法的,若雪,给我一点时间。”沈辰皓这么说。  他们在一起顾及的太多,唯一的办法就是和三年前阿珩一样,去别的地方生活,彻底离开沈家。  这个决定不是能随便下的,沈辰皓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沈夫人。  *  春日的晌午,老爷子让陆七把叶子晴接到了权家大院。  还没来得及喝一口茶,陆七便收到了陆自成发来的短信,说是要告诉她关于身世的线索。  “叶子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在这儿陪爷爷。”  “嗯,嫂子你去忙吧。”  妈妈突然离开这个世界叶子晴确实很伤心,但也没必要让所有的人都围着她转,她得振作起来。  “昨晚睡得好吗?”老爷子问她,顺便吩咐人去准备糕点。  “挺好的。”  “以后别一个人闷在那里,拍完戏就回到这儿来,爷爷一个人也挺无聊的,就盼着你来呢。”  叶子晴点点头,她能感受到老爷子的对自己的关心,“我会的爷爷,您放心,我没事。”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祖孙俩坐在前院聊天,不多时点心上来,老爷子亲自给叶子晴挑了一块,“吃这种,我们家的糕点师都是从国外聘请的,一个月糕点师来一次,很精致吧?”  叶子晴在心里唏嘘了声,果然是有钱人,做个糕点还要从国外请来专业的糕点师,一个月还只有一次。  她礼貌的接过,并且咬了一口,“谢谢爷爷。”  “好吃吗?”  “嗯,好吃。”  “爷爷给你带了一个人,还是你们年轻人多聊聊。”  老爷子说完这话,陪在一旁的老管家已经推着他离开了前院,叶子晴一块糕点下肚始终没有看到什么所谓的年轻人,她觉得胃口大开,好些日子没好好吃东西的她,一下子吃了三四块糕点。  就在她想吃第五块的时候,手里的糕点被人抢了去,“权小姐,糕点吃多了对牙不好。”  妈的,是那个活得不耐烦了,敢抢她的东西!  叶子晴火大的转身,看到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俊美男子,特别是此刻,太阳光散落在他身上,男人单手插兜,嘴角的笑意浅浅,那模样晃晕了叶子晴的眼。  这个男人就像是太眼神派来给她解闷的。  “你好,我是佟嘉伟。”男人礼貌的朝她伸手。  叶子晴连吃了几块糕点有点渴,面前的水被她一饮而尽,而后她把玩着茶杯,“你是太阳派来的么?”  佟嘉伟,“……”  她知道老爷子什么意思,自己也有这个想法,可这也太急了。  “他们都说我脑子有问题,我若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千万不要震惊。”  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女孩子说自己脑子有问题的,只要是看到他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前仆后继。  而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是佟家最受宠的小儿子。  刚才他也是抱着这种心态来的,应付应付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女孩儿还挺有趣。  他一早就来了,看到了她狼吞虎咽吃糕点的全过程,一点千金大小姐的样子都没有,倒是很接地气。  叶子晴享受的咂咂嘴,她发誓,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原本以为以前跟着权奕珩混,已经吃遍了天底下最好的美食了。  她哥哥也太不够意思了,权家有这么贵重的糕点也不知道偷出去给她吃。  所以叶子晴又忍不住吃了一块,下口之前她还特意朝男人看了眼。  “唔,其实吧我脑子也有点问题,三十了还没找到女朋友。”男人坐到了她对面,和叶子晴一样,拿了块糕点吃了起来。  叶子晴被逗乐了,原来是同行。  那这事情就好办了。  *  京都的某家私人会所,这是陆七回国后和陆自成第一次见面。  陆七到这里之前,陆自成已经在包房里等了很久。  看到陆七进来,陆自成客气的站起身,还刻意灭了手里的烟,笑呵呵的道,“小七,你来了啊,快坐,我点的都是你平时爱喝的饮料。”  几年不见,陆自成老了很多,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陆总。  “找我来什么事?”陆七开门见山的问,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本来陆自成不找她,陆七也准备约个时间和他见一面。  他们演了二十几年的父女,无论陆自成曾经对她怎么样,但她的童年还算是称心的。  “就是想见见你。”陆自成手掌握着玻璃杯,和她说话早已没了当初的那份嚣张,反倒像是在巴结陆七,“你说你还真有本事,小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比别人差,果然啊,你嫁了个好男人,如今都要称呼你为权太太了。”  恐怕陆自成做梦都没想到,他一直嫌弃的女婿不是什么穷光蛋,人家是大名鼎鼎的权大少,人人趋之若附,连巴结都等着排队呢。  关键是,权大少还对陆七那么好,死心塌地的。  若是早知道这一点,陆自成打死也不会和颜家人达成什么协议,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公司没了,就连陆家的那栋别墅,因为欠债太多也被银行拿去拍卖了,他现在住的地方简直没眼睛看啊。  人一旦没落,身边的人也会瞧不起,胡碧柔那个贱人,竟然和颜子默的父亲搞到一块儿了,真是不要脸!  而更让陆自成受不了的是,陆舞也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是胡碧柔当年犯贱和另外一个男人生下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  想他陆自成这一生,在商场上曾经呼风唤雨,人人都夸他有一个能干的女儿,以后能接他的班,他呢,偏偏觉得陆七不是他亲生的,非要生一个儿子,或者没有儿子,以后让陆舞来继承陆家的一切。  现在想想真是……  他活一世,竟然最后会落得个孤独终老的下场,这是陆自成做梦都没想到的。  “听说你还喜欢三番五次的找我妈,陆自成,你到底想干什么?”陆七疾言厉色的问,那眼神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男人凌迟处死。  “我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破罐子破摔,还能干什么。”  虎落平阳被犬欺?  呵,这句话一点也不适合陆自成,还真以为曾经的自己是一直老虎啊。  “说吧,到底想怎么样。”  “小七,你跟着我姓这么多年,若不是我给你陆家千金的身份,你以为能顺利嫁给权家做儿媳妇么,你现在是风光了,连爸也不肯认了。”  爸?这个称呼对于陆七来说有点遥远。  陆自成,你也配么?  不要说她忘恩负义,若是陆自成真的对她好,陆七是不会在意谁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的,可这个男人对她从来都只有利益的关系。  好,她感谢他的养育之恩,确实该给他一点补偿。  只是他刚才的话听在陆七耳里很不舒服,“陆自成,你觉得说这些话不恶心么,你什么时候把我当成我女儿,是的没错,我是用陆家千金的身份嫁给了权奕珩,怎样,你想揭穿我么,你去啊,我不拦着你。”  陆自成妥协的道,“小七,你别这样,好好好,爸爸知道你厉害,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听的,但我好歹也做了你二十几年的父亲,即便我对你再不好,也尽到了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不是么,小七,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嗯?”  “可怜你?”陆七默默念着这三个字。  她一点也看不出陆自成哪里可怜。  他今天所得的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  “小七,今天我找你来是想告诉你,关于你身世的事,你可以按照这个线索去查。”  “条件呢。”  陆七可不相信有这么便宜的事,陆自成什么德行她最清楚不过,要不然也不会等到她回国这么长时间了才来找她。  “你看看你爸爸我,现在公司没了,住的也是租来的房子,已经够惨了,小七,你真的忍心看到爸爸这样吗……”  陆七抿了口白开水,“我喜欢来点直接的。”  “借我一千万,我东山再起。”  一千万?  呵,这个陆自成还真是说得出口,以为她的钱都是那么容易得来的吗?  话落陆七只是犀利的朝他看了眼,什么都没说,拿起外衣就走。  “小七,小七,你不能考虑一下么,那对你是很重要的!”  陆七转过脸来,她把钱包里所剩无几的现金扔到桌上,“陆自成,别再去骚扰我妈,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你也知道我现在是权太太,什么事情不是我不做,而是在于我做不做。”  她的意思是,只要他动了黄娅茹,肯定不会顾念多年的假父女之情。  当然她也做不到对陆自成这么狠,这个男人的基本生活她会负责,也会找人给他账户上每个月打生活费,她要让他好好的活着,来感叹他上半辈子做的缺德事。  出了会所,陆七和外面的权奕珩撞了个正着,看得出来男人在这里站了很久。  她惊讶的出声,“阿珩,你怎么在这儿?”  “等你。”男人只说了两个字,但对于陆七来说是很珍贵的两个字。  她欲言又止,想把这一切告诉权奕珩,可最终还是没有勇气。  若她不是陆自成的孩子,该怎么样对权家说她的身份,很有可能就像是陆自成说的一样,她是个野孩子。  陆七清楚的很,陆自成大概已经被逼到绝境,要不然也不会拿身份的事来威胁她要钱呢。  都那么老了还想东山再起,也不嫌累。  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过惯了曾经的锦衣玉食,又怎么可能习惯每天都要算计着柴米油盐的日子。  上了车,权奕珩握着她的手问,“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  “没什么,陆自成让我借钱给他。”  “那你的意思呢?”  “当然是不借。”  权奕珩看的出来,她说不借,并不开心。  她的性子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她嘴硬心软,大概是放不下陆自成吧。  毕竟骨肉亲情改变不了,他们三年没回,也没想到陆自成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把陆七送回家后,权奕珩第一时间就去和陆自成会面,还是刚才的那家会所。  “哟,权少,您可算是来了。”陆自成见到权奕珩,点头哈腰的称呼。  “你找陆七借多少钱?”  陆自成也不明白权大少是什么个意思,看他脸色不太好,也不敢得罪,只能不承认,“我,我没有。”  “少他妈给我废话,你不就是想从她那里要点钱么,说吧,要多少。”  “一,一百万。”  一百万?  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只要陆七心里能好受些,一个亿也是没有问题的,不过对付陆自成这样的人,也不该给他更多。  权奕珩盯着他问,“真的只是一百万?”  陆自成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只好如是说,“一千,一千万。”  这个回答在权奕珩的预料之中,他居高临下的看了眼陆自成,霸气的道,“我可以给你一千万,不过你必须答应我几个条件。”  陆自成欣喜的差点忘了反映,那架势恨不得给权奕珩跪下磕几个响头,“权少您说,我,我一定答应。”  “第一,滚出京都,永远不许回来,我会给你安排好那边的生活。第二,不许再和陆七联系。第三,也别再去骚扰我的丈母娘。”  这三个条件不是最难的,但对于陆自成来说还需要勇气。  他在这个城市多年,好不容易打拼下来一些东西,现在虽然抵押给了银行,可他不甘心,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了,想要翻身,第一步就是需要大量的资金。  权奕珩的这个提议,无疑是断了他所有的路。  胡碧柔那个小贱人他还要找她算账呢,若是一走了之,岂不是便宜了那个千人骑的贱货!  为了陆七,这个男人竟然能私下里来找他,可见他对陆七不是一般的重视。  可他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呢,看到他落魄成这样也无动于衷,他为什么要让陆七好过。  “权少,我得告诉您一件事。”  权奕珩点了一根烟,陆自成这样的人,他是连句话也不屑和他说的,要不是因为陆七,他这辈子也不可能见他!  “那就赶紧的说!”  “其实陆七她不是我女儿,不是。”  权奕珩闻言丢了手里的烟,将陆自成提了过来,狠狠的问,“你说什么?”  “这件事我早在三年前就告诉她了,是她骗了你。权少,你人这么好,我,我就是不希望你上当受骗。”  “妈的。”权奕珩咒骂了声,神色阴冷,又把手里的男人扔了出去,陆自成被他这么一扔,后背碰着了生硬的墙壁,差点没被撞出一口血来,“我告诉你陆自成,这件事要是敢传出去,我会让你下地狱。”  陆自成千算万算也没算到权奕珩会如此在乎陆七,竟然会反过来教训他。  难道他没有一点被骗的愤怒么?  是个男人也会生气吧,陆七那个死丫头怎么会这么好命!  事到如今他还能怎么办,面对怒气腾腾的权奕珩只能服软,“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敢了权少……我一定不说。”  “陆自成,陆七不是你女儿,那是她的幸运。”  说完这话男人转身离开。  他一句话也懒得和陆自成这种人交流下去,想要他不把这个消息外露,只能找自己人每天监控他的一举一动,想个办法把他弄出国,永远不回来。  要是真像陆自成所说,三年前陆七就知道了自己不是陆自成的女儿,她一直隐瞒着,那么就说明她并不想把自己的身世曝光,他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保护她。  他在乎什么呢,唯一在乎的就是小妻子因为这件事受伤。  无所谓她是谁的女儿,他只在乎她这个人。  当然了,这件事最重要的是不能让权家的人知道,否则他和陆七又会有新的危机。  *  A市,剧组。  叶子晴今天早上过来,临近中午已经拍了近两场戏。  苏画去给她订午餐,叶子晴想趁中午休息的时间和导演聊聊下一场戏,却没想到会听到一些黑料。  “导演,你不是说这次会把叶子晴赶出剧组,让我演女一号的么?”  “难道人家昨天晚上还不够卖力?”女人娇滴滴的窝在男人怀里,手掌不规则的开始解男人身上的衣服。  “哎呦,我的小宝贝啊,我已经努力过了啊,以为她和慕少离了婚会没戏,这丫头本事不小,刚和慕少离婚,又来了个影帝大人,我吃罪得起么,得好好伺候着。”  她就说怎么导演对她的态度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原来是因为江寒。  叶子晴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已经和那个男人说了千万遍了,不要管她的事情,结果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怎么说呢,只能怪她人缘好吧。  把这场戏拍完,她会选择另外的出路。  原本这部戏她开始是拒绝的,因为这个导演用人不是她喜欢的方式,要不是因为程卿,她也不会来这个剧组。  和慕昀峰离婚,导演是抱着想另外换人的心思啊。  这么一想叶子晴算是明白了,为何导演会对她那么恶劣,是想她在剧组大吵一架,然后他有理由赶她走了。  偏偏又来了个江寒,导演大概都懵了,她和江寒背地里会有朋友的关系。  只是,他们肯定不会这么认为,还以为她和江寒有不正当的关系呢。  算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她就好好拍戏,其他的一律不要管了,以后在选剧方面除了看角色,导演也是很重要的。  她大概再也找不到像贺导那样大公无私的导演了,说起来还真是可惜。  其实在娱乐圈这样的关系见怪不怪,叶子晴挑了下眉,将休息室里的一幕录了下来,说不定以后还能帮到她呢,到时候这个导演想威胁她,她就把这个证据拿出来。  人啊,都该有自己求生的本能。  做完这些,叶子晴释然的走出去,苏画已经拿了外卖过来,问她,“叶子姐,今天怎么样,还好么?”  “我给你点的都是清淡的菜,还有汤,都是新鲜的哦。”  “挺好的,你说的方法果然有用,恶心感没有那么严重了。”  “那就好。”叶子晴今天上午的状态不错,苏画也跟着高兴,把外卖放到桌上,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佟先生来了,在剧组外面等你呢,他说怕你不方便没敢进来。”  叶子晴嘴角勾了勾,在心里嘀咕,还真是个细心的男人。  “怎么样啊叶子姐,你是继续和我吃外卖,还是和他去约会啊,人家可是大老远从京都跑来看你的。”  叶子晴朝她做了个鬼脸,“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酸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今天才刚刚过来,他就追来了。”  这两天,叶子晴都有和佟嘉伟见面,感觉还不错。  至少人品方面,叶子晴相处两天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就看两人的思想在不在一个频道上了。  “我去见他一面,你呀,慢慢吃。”叶子晴拿了围巾,转身走了。  她是该为以后做打算了,可不能因为一段失败的婚姻怕走进感情。  以前是她傻,一味的付出总以为会换来回报,现在,说不定是别人付出,她享受呢。  唔,好好享受离婚后的恋爱吧。  叶子晴穿着黑色大衣,相较于刚见面那会多了一丝成熟,她刚出门便看到男人靠着车身站在不远处,她嘴角现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朝他走过去,“你怎么来了,大老远的。”  “给你。”  男人从怀里掏出一杯热饮,他揣在怀里捂着好一会儿了,就怕冻着。  叶子晴愣了下,接在手里,“谢谢。”  “喝吧,忙了一个上午挺累的。”  叶子晴也不客气,插了吸管就开始喝。  说实话她就好这一口,因为怀孕她胃口不好,每天喝得最多的就是酸奶饮料,而今天上午都在拍戏,她现在挺累的,吃不下饭,喝点饮料是最好的。  佟嘉伟笑意融融的瞧着她,“赏脸一起去吃个饭吗?”  “好啊,你等我收拾一下。”  她得去剧组和导演说一声,免得一会儿迟到。  现在她有了导演的把柄,也不怕请假了,而且若是没有万一她也不会迟到。  “嗯,我在这儿等你。”  佟嘉伟笑着点头,他的年纪和叶子晴差不多,上次安排相亲后对她的印象很不错,也不知道怎么,得知她在A市拍戏,情不自禁的就追过来了。  明明昨天他们才见过面,今天早晨去权家,老爷子告诉他叶子已经来A市拍戏了,他便跟来了。  叶子晴没几分钟就出来了,上车之前她问男人,“是我爷爷要你来的么,你别太放在心上了,他这个人对儿女的幸福比较着急,独断专裁惯了。”  她的意思是,他们即使做不成情侣也是可以成为朋友的,千万别因为长辈们的压力而勉强自己和她在一起。  “不是,是我自愿来的,想来看看你。”  叶子晴知道他的意思,喃喃道,“我离过婚。”  “我不介意。”  叶子晴嘴里的热饮差点喷出来,这个男人竟然毫无犹豫的说不介意。  她这才仔细的端详男人的脸,是那种很清秀的男生,斯文型的,可能有点Hold不住她这种火爆性格的吧。  若是真的在一起,会不会不般配啊。  佟嘉伟还以为吓着了她,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那个,我其实,其实没有正儿八经的交过女朋友。”  正儿八经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没有上过床么?  天哪,不会还是个处男吧。  叶子晴扔了空掉的热饮杯,猥琐的搓了搓手,她运气这么好,遇到个处男小哥哥?  “你不信啊?”  叶子晴尴尬的咳了两声,她不是不信,而是不敢相信。  成千上万的豪门大少里好事都让她给碰上了。  她家爷爷眼光真不错啊,知道她好这口,喜欢干净的男生?  不过呢,她已经不是干净的女生了,她的清白奉献给了慕昀峰那个禽兽,想起来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将来的丈夫的。  叶子晴觉得和他相处感觉也不错,没有爱情,但是能依靠着彼此。  “你爸妈介意吗?”  “介意什么?”  “我离过婚的事。”  “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做主。”  “哦。”  还挺有主见的,关键是当她看到他大冷天的站在剧组外面等她,那一刻的叶子晴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温暖。  她这些年一直追逐着一个男人,等到回头,叶子晴发现,真的会有美好男人在等着她,最起码她不会觉得那么累,更不用担心,他会不会不爱自己,有一天突然说后悔了,要和程卿重新在一起。  刚结婚的时候,叶子晴总是会做这些莫名其妙的梦,可她从未和慕昀峰说起过,大概是因为太过于在乎,她才也有所想吧。  可那个男人呢,从来不自知,还一味的用她最在意的事情去伤害她,当时的叶子晴真是快崩溃了。  两人聊了会便上了车,却不知,剧组的另一边,一个男人也站立了很久,就是为了能和她吃一顿午饭,问问她这些日子过得好不好。  他给她带了京都的特产,是她最爱吃的麻辣小鱼,却看到了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慕昀峰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想法好像太过天真了。  拍完戏,演员一般累的是不想当时就吃东西的,而现在天气有点冷,喝一杯热饮在吃饭是最好不过的了,这个男人真是细心到了极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刻,他看到叶子晴和别的男人那么和谐的在一起,他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失落。  是他将她从身边推出去的,按理说除了愧疚不该有其他感情,因为在他心里,一直把她当妹妹而已。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子,亲爱的们,小长假玩的开心么?明天就是中秋了,会有潇湘币奖励活动哦。最后还啰嗦一句,月票活动继续走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