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7 当年的真相,有你真好

347 当年的真相,有你真好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5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9
    陆七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眼神漂移,整个人都又慌又乱。  这样的她引起了沈立轩的注意,男人激动的抓住她的手问,“你,你是不是认识她,还是她是你的什么亲戚朋友?”  “陆小姐,如果你认识她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我找了她二三十年,头发都找白了呀。”  多么深情的一句话,她若是作为外人肯定也被感动了,可这件事她能自作主张么?  她得问问黄娅茹是怎么想的,还有很多事情她不知道怎么去理清,唯有和黄娅茹见一面找答案。  “我,我不认识,我不知道。”陆七站起身来,“对不起沈先生,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一步,您请自便。”  话说完她也不给沈立轩回应的机会,拉起身旁的早早匆匆出了餐厅。  沈立轩愣愣的坐在原地,幽深的眸满是怀疑之色,看陆七的样子,应该是知道点什么的,要不然干嘛要躲着他?  没关系,只要有了线索他就可以慢慢的找。  陆七把早早安顿好,直接开车去了黄娅茹的租房。  这一刻,她已经无法藏匿内心深处的秘密,她管不了,也忍不了,迫切的想要知道真相。  沈立轩,他会是谁,难道会是……  陆七的手紧紧揪在胸口,不敢往下想,也无法往下想。  “小七啊,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看到女儿的那一刻,黄娅茹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好,是发生了什么事了,还是和阿珩吵架了?”  陆七浑浑噩噩的关上门,双手掐住黄娅茹的肩,两眼紧紧锁住她,“妈,有一个叫沈立轩的人在到处找你,你认识吗?”  黄娅茹脸色巨变,她眼神闪躲,否认,“我,我不认识。”  而后,她拿开了女儿放在肩上的手,扯开话题,“小七,你先坐,我给你去泡一杯热茶,看你,大老远的跑来,手都是冰的。”  “妈,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吗,我的父亲根本就不是陆自成,是谁?”陆七难以自控的大吼,她克制不住了啊,这个秘密藏在她心里三年,受够了。  今天看到沈立轩,也彻底刺激到了她,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黄娅茹似是没料到女儿会说出这番话,她浑身一怔,良久才转过身,尽量用平和的口吻道,“小七,你的父亲就是陆自成。”  “妈,难道你就不能告诉我么?”陆七眼角的泪水绷不住,她想着三年前陆自成告诉她真相的时候,有种毁天灭地的感觉,可她还是忍住了,还不是因为担心黄娅茹吗?  三年了,她无法再隐瞒下去,也没办法扣着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活下去。  “你的父亲真的是陆自成,小七,你又不是不知道陆自成那个人,他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话说不出来,什么事做不出,他这么说肯定是因为恨你三年前没有帮他,他不想认你。”黄娅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到最后看到女儿空洞的眼,她突然觉得无力了。  “妈,不可能的,我不相信。”冰冷的泪水顺着陆七的脸涌下来,她声音轻颤,痛苦的睨着黄娅茹,“今天沈立轩来找我,他是这么告诉我的,他找了你二三十年,妈,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还要隐瞒我什么!”  看她这个样子,黄娅茹心都快碎了,也深知事情瞒不住,只好如实相告。  罢了,女儿都这么大了,她还怕什么呢,即便是沈老爷子知道,她也没必要害怕。  “你想听就先坐下来,妈慢慢和你说。”  陆七缓了一口气,她抬手擦干脸上的泪水,安分的坐在了沙发里。  “我和沈立轩,我们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那时候你外公家在京都还颇有名气,本来以我的身份是可以和沈立轩在一起的,但发生了一件意外,沈立轩的母亲出车祸死了,而肇事者就是你外公,两家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和沈立轩的感情也陷入了危机。”  “沈老爷子死也不同意我和沈立轩在一起,还扬言要杀了我,他也真的这么做了,派了杀手几次三番的想要我死。”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你外公家就开始没落了,我们家的条件虽然不错,可到底无法和沈家比拼,沈老爷子找了不少人,处处在生意场上和你外公作对……”  说到这儿,黄娅茹低低抽泣起来,大概是想起了死去的外公。  陆七垂着头,她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样,后面的事她大概也能明白了,无非就是沈老爷子的固执拆散了一对有情人,让黄娅茹不得不隐藏身份这么多年。  良久,陆七低低问,“那么我呢,我是谁的孩子?”  黄娅茹闻言深吸口气,一字一句的道,“我这辈子就沈立轩一个男人。”  答案还不够明显么?  沈立轩真的是她的亲生父亲。  “后面的事你差不多已经知道了,其实我能活着,真的已经很感谢老天了。”黄娅茹收敛了下情绪,回忆起当初,“我是在逃跑时受了伤,被陆自成给救了,那时候他还是一个穷小子,若不是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他。”  “我和陆自成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也是我娘家成就了他,算是一场交易吧。”  黄娅茹并没有告诉陆七,那时候的陆自成其实是喜欢她的,也想她成为他真正的妻子,可还是被她拒绝了。  那个男人怀恨在心,把一切都报应在了陆七身上,也是她造的孽啊。  “妈,这些你应该早告诉我的,要不然,我也不会上了陆自成的当,更不会有所伤心了。”  最起码陆自成出卖她的时候,她不会觉得奇怪,骨肉亲情,她和陆自成之间从来就没有,也不存在伤心和失落这一说了。  “对不起小七,是妈不好,你怪妈吗?”黄娅茹拉起女儿的手,母女俩一样,双眸红红的,恨不得因为这个真相而抱头痛哭。  “妈,您别这么说,要不是您的牺牲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我。”  “小七,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妈有几句话要叮嘱你。”黄娅茹帮女儿拭去眼角的泪水,“不要让沈立轩找到我们,更不能让他知道你的身份。”  “为什么?”陆七震惊的瞪大眼,明显不想答应。  “你也知道,现在的沈立轩已经有了家庭,你说,突然冒出我们来,他的妻子和孩子怎么办,对他肯定是一种伤害。”  是啊,如果她冒然和沈立轩相认,定然会让沈夫人和沈辰皓受到伤害,这也是陆七不愿意看到的,她不愿所谓的父亲为难。  “我们已经消失了这么多年,就继续消失吧。更何况沈老爷子那边还不知道我活着,若是曝光出去,小七,妈妈怕你会遇到危险,那么我二三十年的隐忍就都白费了,你懂吗?”  陆七艰难的抿了下唇,她没说话,脑子里乱哄哄的一团糟。  她懂这些道理,可是没办法接受!  好在她不是一个不明白的人,也是有名有姓的,只是看到了父亲,她不能相认。  这样的结果让她接受有点难。  “妈,说不定沈立轩就想认我们呢,他在辛辛苦苦的找你啊,你真的就这么藏着?”  “暂且这样吧,妈知道你什么心情,因为陆自成对你充满了算计,你很希望有一个父亲疼爱你。”  黄娅茹的话说到了陆七的心坎儿里,但也不仅仅因为这样,她就想和自己最亲的人在一起,沈立轩那个人她见过几次,感觉很不错,应该是个好父亲。  难怪她对他的感觉会那么好,原来他们是骨肉血亲。  “但是小七……”黄娅茹怕女儿心里难受,她坐到了陆七身边,“小七,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不愿意让你的父亲为难吧,如果当初我想让他认你,也就不会等到今天了。”  陆七明白黄娅茹的意思,她垂着头迟迟没有说话,就想好好的静一静。  晚上十点,权奕珩忙完回来,他开了灯,看到飘窗上坐着的陆七不由惊了下。  男人甚至连鞋也来不及换,走过去关心的问,“老婆,你一个人坐在这儿干嘛,小心着凉。”  陆七双手抱膝而坐,听到声音她转头看过来,恰好瞄到墙壁上的时间,喃喃问,“你回去了权家?”  “嗯,回去了一趟,改天带着你一起过去。”  “爷爷还是没有从心里接受我吧。”  权奕珩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眼,“怎么突然说这个?”  “阿珩,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孩子,你说,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也不知是怎么了,她就是突然的伤感,想起了很多事情。  “我们不是做了检查么,你没病,是我每次都在避孕。”  “你不用骗我了,我不是傻子。”陆七将头埋在腿间,有点无助。  今晚的她很不对劲,平时即使有什么事情,她都习惯藏在心里不说,蓦然间说些没头没脑的话,肯定是受刺激了。  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这个女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陆自成又找你了?”  陆七摇头,“没有,我就是脑子里很乱,想起了一些事情。”  权奕珩闻言紧张的掐住了她的肩,却是镇定的问,“你想起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小时候吧,从我懂事起的一些事,在陆家的一些事。”  那个时候在陆家,她就是公主,陆自成宠爱她,把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陆七明白,那个时候应该是陆自成想和黄娅茹好好的过日子,想让她成为自己真正的妻子,所以爱屋及乌的对她好。  大概是黄娅茹的死命不从,那个男人也失去了耐心,事业有一点小气色的他开始出入各种娱乐场所,认识了胡碧柔,而后她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妹妹。  其实现在想来,陆自成是没有错的,他追求过黄娅茹,也真心的对她过,人都不是圣人,在经历了那么多以后,谁还能始终保持着那份初心?  “好了,什么都别想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权奕珩知道她说的什么,大概是为了身世的事在纠结,这个事情他也暗地里查过,奈何当年他没有早一点出生,具体是什么样的,他无从查起。  看样子只能从陆自成那里找答案了。  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权奕珩开口道,“爷爷给叶子介绍了一个男朋友,人挺不错的。”  “是么?”  “嗯,听说那个男人对叶子的印象也不错,都追到A市去了。”  陆七听着觉得欣慰,“那就好,叶子只要能看开,追她的人大把,她完全不愁嫁。”  “呵。”权奕珩笑了声,眼见妻子眉宇间还渗着淡淡的忧愁,提议道,“要不然我们明天也去A市玩玩,顺便看看叶子?”  “明天就去?”  “嗯,我订明天下午的航班,上午安排一下工作,你收拾东西。”  “好。”  或许她真的该出去散散心,也想看看叶子状态怎么样了。  男人摸了把她的脸,“饿了么,要不要老公我给你做宵夜?”  “冰箱里的食材很少了,估计没有什么吃的。”  “那我们就去买。”  反正她这个样子实在不适合待在家里,还不如给她找点事做做。  “好,我们去超市。”  男人听她这么说,去了卧室给陆七拿了件大衣披上,“外面冷,别着凉了。”  陆七本能的握住他温热的手,幸福的依偎在男人怀里,相互搂着彼此一起出门。  她想说一句,权奕珩,有你真好。  *  沈立轩晚上回到家,桌上的饭菜已经凉透,沈辰皓因为要照顾早早,他也怕被父母知道自个儿带了姚若雪的儿子过来,所以在沈立轩回来的时候他就离开了。  况且他也明白,父母应该适合单独谈谈。  走之前他低声叮嘱沈立轩,“别让我妈哭了,否则我不会饶了你。”  沈立轩朝儿子看了眼,什么也没说,直接走向了餐厅。  他知道,这辈子辜负妻子的太多。  可是能怎么办,他的一颗心很小,只能容下一个人。  沈夫人见他回来,她从座椅上起身,笑着问,“吃饭了么,我给你把菜热一下。”  “不用忙了,我在外面吃过了。”  “你从来都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应该没吃饱吧,我还是给你去热一下。”  沈立轩按住她意欲忙碌的手,“真的不用了,你坐。”  沈夫人也没再坚持,坐了下来,“我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让儿子回来了。”  她似乎是在解释,为什么沈辰皓突然回来了。  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是这么冷清,其实三年前因为沈辰皓的一次受伤有所改变,可后来儿子好转,沈立轩还是选择去国外,夫妻之间的关系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两人在一起总是沈夫人在努力的寻找话题,而这次,沈立轩先开了口,“他和那个女人怎么样,准备结婚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他们不合适,一旦沈辰旭知道了姚若雪没死,会天下大乱的。”  沈立轩鲜少管这些事情,而且她觉得,人有很多情不自禁,走一步算一步吧。  末了,沈夫人又问,“你呢,找到她了吗?”  “还没有。”  “那你是准备继续找,还是回来这个家?”  人都是有脾气的,沈夫人也一样。  她受不了,真的受不了。  这句话问出口,沈夫人是加重了语气的。  而她在沈立轩心里的温婉形象也崩塌了,但是她真的顾不得。  是,她是个温婉的女人,更是一个好妻子的人选,可她也是人,需要丈夫的关心和疼爱,得不到回报的爱,她坚持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要被抛弃,是个人也受不了吧。  若真的是这个结果,沈夫人想过了,她还不如一死了之。  传出去,她还有脸在京都混么?  她的这些想法沈立轩一无所知,他只顾心里搁着的那件事,如实说来,“已经有线索了,相信就这几天一定会找到她。”  “立轩,她已经死了。”沈夫人陈述一个事实,她总以为是丈夫蒙蔽了心智。  “她没有,我看到她了,而且她真真正正的存在着,就差没有见面了!”  今天见了陆七,沈立轩可以肯定,那个女人是在这个世界上的,而且应该和陆七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他已经让人去查,等待消息。  话落,沈夫人不由怔住,她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真的,那个女人真的没死,沈立轩和她就差没见面了。  那么她呢,要怎么办,莫不是要把沈夫人的位子让贤,然后让全天下的人看她的笑话?  “立轩,你清醒点吧……”她试图劝,始终不相信死去了二十几年的女人还活着,无疑是沈立轩鬼迷心窍。  “不用说这些话了,我已经听烦了。”沈立轩制止她接下来的话,从座椅上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要出去一趟。”  沈夫人只觉得头痛不已,她扶着座椅起身,试图喊丈夫的名字,奈何发不出声音来,紧接着只听见砰咚一声,她整个人朝地面扑去,就这么晕倒了。  迷糊中,她听到了男人的嘶吼声,她感觉不到疼痛的身体被人抱进了怀里,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深夜的医院很安静,沈夫人被送到没一会儿就清醒了,她醒来看到沈立轩自责的脸,像是戳中了她内心的软肋,把头扭向了一边。  她可不愿意让沈立轩以为,为了留下她故意晕倒的。  她是真的身体不舒服,当她和沈立轩说这话的时候,这个男人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  这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时不时的会觉得头痛,她以为是老毛病,太操劳了,也就没在意,通常吃几片药就没事了。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见妻子醒来,沈立轩凑过去问。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没事,就是有点贫血。”她这么说,连看他一眼都不肯。  因为她怕看一次就心痛一次。  这个男人从来就没属于过她,而她又那么骄傲,同样也是千金大小姐出生,当然有属于自己的那份尊严。  他说要去找那个女人,那么就让他去找,她这个做妻子的在他面前从来没有分量,还能怎么办。  只希望,他能看在多年夫妻的情分上,给她留一丝尊严,不要让外界曝光这些消息。  沈立轩也深觉自己的过分,良久,他站在病床前说了句,“对不起。”  这三个字他从来没有对妻子说过,也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他只是爱着自己爱的人,况且,他是被人算计才娶了沈夫人。  对不起?  沈夫人背对着男人躺着,她不想听这三个字可以吗?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他们夫妻多年,作为女人是最不想听到这三个字的。  “我,我知道自己的行为伤害了你,可是,我真的克制不住,你也知道这是我多年来的……”  沈夫人被沈立轩的这些话刺激的体无完肤,她都躺在这里了,这个男人就不能消停点么?  “我不想听这些话,沈立轩,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的话,这两天就不要来找我。”  这两天,她是真的不想看到他,也需要时间静静的想一想。  结婚多年,这还是沈夫人第一次把丈夫往外推。  沈立轩在病房里站了良久,不多时便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他不了解女人,更不了解自己的妻子。  女人往往说的都是反话,这个时候的沈夫人多么希望丈夫能留下来,说几句安慰的话也好啊,可他,真的就这么走了,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啊。  果然,不爱的区别便是,她就算是有一天死了,那个男人也不会多看她一眼,更不会觉得这辈子冷落了她,有那么一丝的愧疚!  而沈立轩想的却是,她可能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养病,他该成全。  第二天一早,忙碌的一天开始。  权奕珩刚起床就接到了沈辰皓的电话,约他一起喝早茶,说是有重要的事和他说。  陆七这两天情绪不好,权奕珩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带着她一块儿过去。  两人换好衣服出门,过来早茶店已经是早上八点,正值上班高峰期。  早茶店这个时间点比较忙,好在沈辰皓过来的早,已经点好了早餐。  权奕珩体贴的把各式各样的早点夹在陆七的餐盘里,温柔的叮嘱她,“趁热吃,一会儿我给你叫杯牛奶。”  陆七乖乖的点头,埋头开始吃早点,她心里清楚的很,男人之间有男人之间的事,她不方便插嘴,只能闷头吃东西。  “怎么了?”  “我爸说找到了他的初恋情人,把我妈气病了。”  陆七闻言,手里的餐具差点没拿稳,嘴里的食物没来得及嚼就激动的吞下了肚,差点噎住。  “那你妈现在怎么样了,没事吧?”权奕珩搅动着咖啡,并没有注意到身边女人的情绪。  “已经醒过来了,还不知道检查的结果,她坚持要出院,我没让。”  沈辰皓也实在找不到人诉苦,阿峰那个家伙去了A市,他只能找权奕珩诉苦。  而沈立轩的这个事情,权奕珩也是知道一点的,说什么沈立轩多年对一个女人倾心,忽略了沈夫人的感受,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更是如履薄冰。  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是爆发了。  陆七用手抚着心口的位置,插了句嘴,“那早早呢,他怎么办?”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保姆带着,小雪说下午会过来接他回C市,我现在也确实没有闲心管他,暂且让孩子先回去。”  陆七这才放心下来,只是沈辰皓的话还是让她心有余悸。  沈夫人气得生病了么,果然和黄娅茹说的差不多,沈立轩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若是这个时候说出真相,伤害的力度不是一点点,她还能自私的只顾自己的感受么?  那么沈辰皓呢,肯定是恨死了她妈妈吧。  “阿珩,其实我也不怪沈立轩,但也不能原谅,你说,他若是不爱我妈,当初娶她做什么。”  沈辰皓大早上的点了一瓶酒,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下,“有时候我真希望自己从来没到过这世界。”  从小到大他和单亲家庭的孩子没两样,虽然有爸爸,可鲜少看到那个所谓的父亲,而他们父子之间也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只是骨子里流着相同的血液罢了。  “或许你爸只是一时糊涂。”权奕珩劝他,“借酒消愁可不是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时糊涂?”沈辰皓苦涩的笑了下,“一时糊涂他和我妈这么多年分居两地,一时糊涂他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么?我不想和他计较,真的,因为我自己和他有相同的经验,可是我,不会辜负一个好女人,我既然不爱,就不会娶。”  是啊,不爱就不娶,娶了就是伤害。  “我妈脾气好,可是脾气好就应该受人欺负么,阿珩,我是真的心疼我妈啊,你说她傻不傻,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她守着干嘛,作为儿子,我真希望他们俩能离婚。”话说到这儿,沈辰皓隐约有了醉意,话也越来越多,“你说我是不是很奇葩,所有的子女都希望父母能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只有我盼望他们离婚!”  “阿皓!”权奕珩将他手里的酒抢了过来,“大早上的喝什么酒啊,这里人多,你是不是想闹得人尽皆知?”  “我,我心里苦啊,阿珩!”沈辰皓双手捧着那张绝美的脸,很是无助。  陆七已经听不下去,她忍受着即将要崩溃的情绪,眼泪差点决堤。  权奕珩突然朝她看过来,大惊,“老婆,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陆七胡乱的抹了把泪,她站起身,“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我也得走了,有事打电话。”权奕珩跟着离开,追了上去。  沈辰皓则是继续喝酒,他除了喝酒也不知道能干什么。  沈立轩不愿意回来,他无法面对母亲那张期盼而又苍白的脸。  作为儿子,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权奕珩很快追到陆七,他将毫无目的冲着向前的女人拉了回来,担心的问,“怎么回事啊?”  “阿珩,我们不是要去A市吗,赶快走吧。”陆七突然道。  这个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待,沈辰皓那个样子,她也不想看到,她会有罪恶感的。  “不用急,现在还早,下午四点的飞机,晚上正好和叶子吃晚饭,顺便看看叶子的男朋友。”  “要四点才走啊。”  这个时候的陆七竟然和沈辰皓有一样的心境,恨不得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老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解决。”  陆七心神不宁的否认,“没,没有,我没事,就是在这里待得有点烦了,想,想尽快的出去走走。”  她不愿意说,权奕珩也不逼,他总会找到原因然后帮她解决。  因为要过去A市,权奕珩上午会很忙碌,他先是把陆七送到公寓休息,叮嘱她一些事情才离开去公司。  前脚出门,他后脚就给徐特助打电话,让他查一下这两天陆七的行踪。  一个人的时候陆七无事可做,正准备借酒消愁,响起的门铃声打断了她的计划。  她以为是权奕珩去而复返,也就没看是谁,开了门,看到门口站立的男人,她心惊的道,“沈叔叔,您怎么来了?”  沈立轩身着深蓝色的西装,即便已经年过五十依然藏不住他的魅力。  “我实在没办法了,我知道你一定知道认识娅茹对不对,不然你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我到处都问过了,都说不认识这个人,那么就只有你。”  “我,我……”陆七一脸为难。  她刚刚才见过沈辰皓,她所谓的弟弟,因为这件事已经变得心力交瘁,如果沈立轩执意要和母亲相认,那么沈家会翻天的,她的身世也会跟着曝光,到时候,等待她的……  陆七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黄娅茹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心脏病复发。  她冒不起这个险,也没办法伤害沈辰皓。  “陆小姐,你也不用跟我打哑谜,我的人已经查到了那天参加葬礼的人,相信很快就有结果。”  陆七心里清楚,以沈立轩的身份想要查到这件事不难,不过是她妈有意闪躲,要不然真相早就浮出水面了。  既然包不住火,她还不如说出所谓的真相应对。  “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相信你。”  “是,我认识她。”  陆七咬了下唇,终而承认,她侧身给沈立轩让开一条道,“沈叔叔,您先进来吧。”  沈立轩也不客气,当他听到陆七说认识黄娅茹时,没人知道他是什么心情,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苏醒了。  关上门,他等不到陆七先开口,便急急道,“她在哪儿,陆小姐,你就告诉我吧。”  “她是我妈。”  轰,沈立轩呆立在原地。  他一味的寻找黄娅茹的下落,却没考虑到他们都是步入老年的人,有了自己的家庭。  二十几年没见,她肯定已经另嫁他人了。  不过对于沈立轩来说,这不算是打击,他只要黄娅茹好好的,当然了,他更不敢相信黄娅茹就是陆七的母亲,喃喃重复,“你,你说什么?”  “你要找的人是我妈,曾经的陆夫人。”  “她真的,真的没死,这么多年,我找了她很多年,也从来不相信她死了。”确定黄娅茹没死的沈立轩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也忽略了陆七的言语。  她说的是曾经的陆夫人,那么也就是说,黄娅茹已经不是陆夫人了。  “她在哪儿,陆小姐方便给个地址么?”  陆七背过身,她没办法面对面的和沈立轩说话,原来早在三年前她就和所谓的亲生父亲见了面,难怪那时候他会买那么多的薰衣草,都是为了她的妈。  “她可能不会见你,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们各自有各自的责任和家庭,见面对彼此都不好。”  “那你能告诉我她住在哪儿么,我只要看看她,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好。”沈立轩恳求,到了这一步,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就想知道她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陆七深吸口气,她似乎连说句话都成了困难,沉默许久她才调整好状态,转过身来看他,“看上一眼又能怎么样呢,沈叔叔,你们都有各自的家庭,相信我爸若是知道有个你存在,他心里肯定会不舒服,而你的夫人,也一样,您能了解这种心境么?”  陆七忍着痛说着这些话,亲生父亲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那种感觉大概没人能理解。  “我保证不会打扰她的生活,也不会让她知道我来过,陆小姐,就当是我求你。”  “沈叔叔,你有个很好的妻子。”陆七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不光为了沈立轩,也不光为了沈辰皓,更是为了黄娅茹。  她妈说的没错,两人见面了又能怎么样,只会掀起惊涛巨浪,鸡犬不宁。  与其这样,倒不如过着现在的生活,最起码是平静的,心里的苦,这么多年都忍下了,又何必在乎剩下的几十年。  沈立轩闻言抿了下唇,沙哑着声音问,“陆小姐,我再次恳求你,让我见你母亲一面好么?”  “沈叔叔,这件事我不能做主,要问我妈。”  沈立轩了解黄娅茹的性子,那天他真切的看到了她,相信她也看到了自己,而她选择了逃避,那么若是陆七问,肯定也会被黄娅茹拒绝,倒不如求求陆七。  “陆小姐。”沈立轩差点给陆七跪下,“我恳请你给我一个机会,算是圆了我这几十年的心愿。”  陆七吓得不轻,赶紧将他从地上扶起来,“你别这样沈叔叔,我承受不起。”  “那你能帮我吗?”  “好,我帮,我帮就是了。”  都把她逼到这个地步,她还能不答应么。  况且他也说了,只是远远的看黄娅茹一眼,两个人并不会有所交集。  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沈老爷子也还在,这也是没有一段没结果的感情,又何必见了面让彼此痛苦呢。  “我得安排一下,我妈平时很少出门,到时候我约她出来,你在远处看她就好了。”  “好好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他沈立轩这辈子还从未如此求过人,也没有对谁这么说过话,为了黄娅茹,他真的豁出去了。  “今天不行,我还要去一趟A市,过几天吧。”陆七需要好好思量一下,她想到沈夫人还在住院,“你先回去吧,好好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别让我妈有负罪感。”  陆七的话说得很明白,就是不想让沈立轩辜负了沈夫人,要不然不仅她会觉得愧疚,黄娅茹也会良心不安,她可不希望事情曝光出来,被人当成小三和小三的女儿。  ------题外话------  昨天的奖励已发放哦,如果有遗漏,亲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提醒清清…谢谢亲爱的们,现在月票活动继续走起…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