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48 谢谢慕少,让我捡到了宝

348 谢谢慕少,让我捡到了宝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09
    既然是有求于人,沈立轩也不好多说什么,他确实也需要一点准备,而这件事他从来就没有瞒过沈夫人。  此刻的沈夫人还在医院,也不知道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他得回去看一下。  “那行陆小姐,我们就这样说好了,三天后我来找你。”  “沈叔叔请留步。”陆七怕事情会暴露出去,“我希望沈叔叔这三天不要再去派人找,我妈安逸了这么多年,她是不希望有人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所以我的意思是,您即便隔着距离看她,也不要和她相认。”  沈立轩内心的火焰被陆七的这句话浇灭,他思虑了半晌,最终痛苦的点了下头,算是同意了。  陆七说的没错,他和黄娅茹多年不见,两人都有了彼此的家庭,即便他可以不管不顾,但是他不能不顾及黄娅茹的感受和处境。  黄娅茹既然能在那样的情况躲避他,肯定是不怎么待见他的,说不定还被他的突然出现给吓到了。  这是沈立轩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男人哑着声线保证,“我知道,你放心吧,三天后我们联系。”  陆七惨白的唇蠕动两下,她心里的痛和纠结并不比沈立轩少,却重重的道,“好。”  “陆小姐,那我就先走了,打扰了。”  “嗯。”陆七目送男人离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她也没关上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真实的感受过,她的亲生父亲刚才真的来过。  此时的沈立轩压根没往这上面移,毕竟时隔多年,他不会想到陆七会是自己的女儿。  权奕珩刚到公司,徐特助便进来汇报,“权少,我看到沈立轩去找了夫人。”  “沈立轩?”  权奕珩拧眉,怎么都想不通沈立轩会去找陆七,到底有什么事呢?  “他们聊了多久?”  “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夫人请他进去了,两人说了什么我们并没听清楚。”  权奕珩手指挑着下巴,“嗯,知道了,那就注意一下沈立轩的动静,也顺便查查这些日子沈立轩都忙了些什么。”  据权奕珩所知,沈立轩在找他的那位初恋情人,这和陆七有什么关系?  莫不是他要找的人和陆七有关系。  人人都说沈立轩是鬼迷心窍了,一个死去快三十年的人,怎么可能会相遇。  即便是权奕珩也觉得是沈立轩看错了人,世界上长相相同的人多,认错很正常,若是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找到?  除非那个人,没死。  想到此权奕珩好看的眉皱的越发深了,他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任何事情只要不牵扯到陆七他也是不会管的,可最近,他明显感觉小妻子情绪不太好,藏着心事,或许从沈立轩这里入手能有什么别的发现。  医院,沈辰皓从早茶店回来就一直在这儿守着,沈夫人昨晚一夜未眠,到了早上还是医生给她吃了催眠的药才睡下的。  “爸,您来了。”看到男人前来,站在病房外抽烟的沈辰皓灭了烟蒂走过去。  他不能和沈立轩赌气,因为沈夫人爱这个男人,喝了点酒的沈辰皓思绪异常的情形,他觉得,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是帮母亲挽留这个男人。  “嗯,你妈好些了吗,我给她带了一些点心。”  闻言,沈辰皓的视线向下移,看到男人手里的包装袋性感的唇微勾。这可是这些年来的头一回,连沈辰皓都不敢相信,沈立轩还知道给母亲买点东西。  “妈刚睡下,点心您自己亲自给她吧,她应该会很高兴。”  沈立轩点点头,听到沈夫人没事也跟着松了口气,“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来照顾你妈。”  只要沈夫人没事,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商量的。  沈立轩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沈夫人一天是他的妻子,他就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  “嗯,好,那我就先回公司了,一大堆的事儿等着我。”  沈辰皓两手插兜的离开,走进电梯时心情倍好的哼起了歌。  病房里,沈夫人听到动静醒来,沈立轩把买来的点心放在床头柜,顺便也妻子倒了一杯热水,她起来可以喝。  沈夫人睁开眼的瞬间,看到男人忙碌的身影,她惊呆了,眼底染了感动的泪花,想喊却还不出来,也怕自己的这一惊一乍让这个梦醒过来。  她没有看错吧,这个养尊处优,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男人竟然在端茶倒水,还做得如此仔细。  沈立轩做完这一切侧目,和妻子的视线撞了个正着,沈夫人用颤抖的声音喊他,“立轩。”  “你醒了?”  沈夫人半躺在病床上,头到现在都还不是很清醒,“嗯,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两人昨天的不愉快仿佛是一场梦,他们彼此没有提,沈夫人对他的态度一如既往,眼底的爱意还是那么热烈。  “不放心你,来看看。”沈立轩突然想到什么,“检查结果出来了么?”  “不是什么大病,早上医生都说了,我就是贫血,晕倒很正常。”  “以后要多注意。”他们是夫妻,沈立轩不愿什么事都瞒着她,“那个,我找到娅茹了,她真的没死。”  话落,沈夫人震惊的望着他,内心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你说什么?”  “你听我说,不是我鬼迷心窍,而是黄娅茹真的没有死。”  沈立轩没有把陆七供出来,他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他也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现在说出来,是想给妻子提个醒。  “没有死么?”沈夫人牙齿死死咬着苍白的唇,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麻木后的疼痛。  “那你是个什么意思,准备来和我说离婚?”  “不是。”沈立轩听到妻子这样说心里是有点惭愧的。  他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就像陆七说的,即便是见黄娅茹,他也得和妻子商量。  沈夫人手指揪着雪白色的被套,声音轻颤,“那你说吧,准备怎么办?”  “我还没有想好,你好好养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呵。  以后再说?  沈夫人唇角扯出一丝苦涩的弧度,她就说呢,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原来是做了亏心事,想和她谈判来着。  只怕他早就做好了打算,毕竟那个女人在他心里存在了几十年,早已刻入肺腑,又怎会是她这个妻子所能比拟的。  她还能说什么,还能做什么。  沈夫人仰头望着天花板,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以后悲惨结局。  *  姚若雪的航班中午抵达京都,她没有先去见儿子,得知陆七一会儿要去A市,先去了她的公寓。  两个女人见面自然有很多话要说,陆七看上去精神很差,相较于上次见面气色又暗了些。  她给远道而来的姚若雪泡了一杯茶,而后她在姚若雪对面坐下,嘴角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昨天我见到早早了,陪他玩了一天,他现在和沈辰皓的关系挺不错的。”  姚若雪喝了口热茶,她并不关心这些,孩子交给沈辰皓她很放心,唯一担心的就是怕早早的身份曝光,此时见到好友心神不宁的样子,她很是担心,“小七,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可能最近有点累,我回来竟然不太习惯了。”  这个理由好牵强,她看得出来陆七好像在极力的掩饰什么。  她和权奕珩那么幸福,唯一能让陆七操心的,应该是孩子的事吧。  “是不是权家人说你什么了?”姚若雪说这话时,视线盯着她平坦的小腹。  陆七摇头,知道若雪是误会了,“没有的事,我其实很少回去那里。”  “那你是怎么了,连我都不告诉?”  陆七其实是想说的,可碍于她和沈辰皓的关系,到底还是忍住了。  她需要人倾诉,但是姚若雪不适合。  只得胡乱的找了个理由,“嗯,你说的没错,是因为孩子的事,我肚子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不说权家人怀疑我身体,我自己都没把握,这些年去的医院也不在少数,就是找不出原因。”  “我不是说了吗,这也是要讲究缘分的,你不要太心急了,特别是不能有压力。”姚若雪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条,神秘的递给她,“我跟你说啊,这个方子对妇科很有帮助,我之前生早早的时候伤了子宫,就是吃这个药调理的,无论是不孕不育,还是产后虚弱都挺好。”  “真的吗?”陆七黯然失色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  “真的。”  若是吃了这个还没有怀孕,肯定就不是妇科的问题,而是身体的问题,姚若雪也是想帮陆七找出不孕不育的原因。  “谢谢你,若雪。”  “你吃这个不要让权奕珩知道了,一般男人是不会信的,也以为你在乱吃药。”  “我知道。”  反正权奕珩一天到晚都在公司,为了不让家里有药味儿,她可以让黄娅茹帮她做这件事。  只要能怀上孩子,她怎么着都行,就是不想这么等着,盼着,绝望着。  “还有,怀孕的事心情也很重要,你不要一直压抑着自己,知道么?”姚若雪开始碎碎念,她是有了早早之后母爱泛滥了。  陆七却觉得享受,“嗯,所以我和阿珩决定出去散散心。”  “也好,那就多玩几天。”  “你准备在京都待多长时间?”  姚若雪叹了口气,“我晚上就得走了,是特意过来接早早的,我听阿皓说了一些事情,这个时候我不能在这里给他添乱。”  其实姚若雪是想在这个时候陪在沈辰皓身边的,奈何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说太危险,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颠覆她的下半辈子,她倒是没关系,可早早呢,她能大意么。  “嗯,你说的也是,这里到底不安全,你还是早点回C市去吧,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  “那行,我就先走了,你休息会。”  “好。”陆七将姚若雪送出门,女人戴上了墨镜和鸭舌帽,和明星出门一样的装扮,生怕被人认出来。  看着姚若雪远去的背影,陆七扶着门框发呆,她很羡慕姚若雪,最起码她有个儿子,这辈子算是没有什么遗憾了。  紧接着,姚若雪打车来到沈辰皓的私人公寓,这个地方地处偏僻,相较于沈辰皓经常住的别墅要安全很多,姚若雪找了很久才找到具体地址。  敲门进去,怀里突然多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而后她纤细的腰肢被一双小手抱住,“妈咪。”  姚若雪放下小行李箱,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乖宝贝,想妈咪么?”  “想,可是我不想C市的家。”  这是什么话,姚若雪把狐疑的眸光投给了正在给她收拾行李的沈辰皓。  男人笑着开口,“C市不管怎么样都没办法和京都比,早早喜欢这里也很正常。”  虽说童言无忌,但早早这话让姚若雪紧张了。  自从儿子能说句子开始,她就不是这个小家伙的对手了,今年更是变本加厉。  早早在姚若雪脸上亲亲问了一下,一双和沈辰皓一样的眸子眸子祈求的盯着她,软糯糯的开口,“妈咪,我们可不可以住在沈叔叔家啊,你们不是马上就要结婚了么,熟悉熟悉环境嘛。”  姚若雪,“……”  沈辰皓却是朝早早竖起了大拇指,果然啊,功夫不负有心人,只要搞定了她儿子,还怕搞不定这个女人么。  收到姚若雪警告的目光,沈辰皓摊手,“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说。”  “是早早猜的啦,你们每次亲亲都那么大声,我也听到你们说话了,妈咪,你和沈叔叔要结婚的吧!”  “呃……”姚若雪把儿子放到沙发里,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若是说不会和沈辰皓结婚,早早肯定会很反感,觉得关系很乱,他早就和她说过,想要一个爸爸。  “妈咪,好不好嘛?我们俩个住在C市实在太没意思了,这里有沈叔叔,还有陆阿姨哦。”  “早早吃午饭了么,要不然妈咪给你做好吃的?”姚若雪扯开话题。  “妈咪,人家问你话呢。”这孩子一边说还一边朝沈辰皓使眼色,一看就是俩人商议好的。  “早早的话妈咪会考虑的,不过呢现在不行,妈咪的工作在那边,还有保姆阿姨,她是把早早带大的人啊。”  到底是个孩子,而且姚若雪也露出了不快,他不想惹妈妈生气也就没再开口了。  “妈咪,你一定要好好考虑哦。”  “嗯,乖。”  姚若雪和儿子交流完真的进了厨房,沈辰皓这里没有什么人气,一看就是很少过来住。  男人帮她清理完行李箱,给她拿了套家居服过来,“在家里换上这个吧,舒服。”  “不用,我一会儿就带早早回去了,给你们做点吃的。”  沈辰皓一听眉峰皱了起来,“一会儿就回去?你才刚来。”  正在洗菜的姚若雪侧目看他,解释道,“我不易在这里久留,那边也有很多工作要做。”  沈辰皓失落的叹了口气,男人什么都没说,转身拉开冰箱的门拿出几罐啤酒,开了就往嘴里倒。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他厌烦了,却又毫无办法。  姚若雪见不得他这幅样子,她洗了手试图抢过男人手里的酒瓶,却被沈辰皓一个闪身躲过了,“你干嘛啊,大白天的喝什么酒?”  “我早上就喝了一大瓶了,中午你又让我喝?”  姚若雪,“……”  “我父母这两天出了点问题,若雪,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去找你了,你就不能多留下来几天陪陪我吗?”  他说的可怜,绝美的一张脸溢满悲伤,看的姚若雪的心一阵紧抽。  即便未来的路有万般难,姚若雪也没有办法拒绝这样的沈辰皓,她或许帮不了他什么,但能在身边陪着他应该就是最大的帮助了。  “你别喝了,我留下来还不行么,不过,后天,后天我是一定要走的。”  以前带早早的时候她就向公司经常请假,现在早早长大了,她的事业也有了一定的发展,加上她和老板的关系不错,请假这个事情倒不是问题。  沈辰皓激动的把她抱进怀里,无助的在她耳旁呢喃,“只要你今天不走就好了。”  他太需要安慰,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恐怕只有沈辰皓自己清楚。  姚若雪回抱着他,这三年过惯了清冷的生活,突然被人这么抱着,这么关心着,这么在乎着,她心里的那道防线彻底崩塌了,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她心里的男人,又怎么舍得。  *  过去A市之前,权奕珩接到老爷子的电话。  “阿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爷爷您有事么?”权奕珩嘴里问着,视线却扫了眼墙壁上的时间。  他安排好了这几天的工作,正准备出发去A市。  “有,有大事,我听说佟家的那位小子追叶子都追到A市去了,爷爷不放心,想让你亲自去看看。”  权奕珩不由好笑,“爷爷,这事不是您一手撮合的么?”  “我撮合没错,那小子动作也太快了点,我才刚刚和叶子相认,可不想这么早把她给嫁了,而且优秀的人选多的是,爷爷这里还有很多备选呢。”  “那您是想让我过去?”  “当然,你有空么,要不然这几天我让阿峰去公司帮你!”  “不用了爷爷,我已经忙完了,正要去A市见见她。”  可见老爷子对叶子晴不是一般的重视,他作为老爷子最爱的孙子都没有这样的殊荣呢。  在老爷子心里,只怕是没有人配得上叶子晴这个宝贝孙女的。  “对了阿珩,你最好一个人去。”  权奕珩眯了眯眼,语气也冷了几分,“我不知道爷爷您什么意思。”  “陆七到底不是我们家的人,谁知道她和叶子说什么,我们家的情况她也不了解……”  权奕珩压根懒得和老爷子废话,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虽说老爷子让陆七进了权家的门,可内心到底没有把她当做权家的人,这一点让权奕珩很生气。  老爷子是利用了陆七,怎么着,利用完了就想把人一脚踢开,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有。  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陆七每天耐心的开到叶子晴,这个时候指不定还没和这个宝贝孙女相认呢。  到达A市正好是傍晚,权奕珩先是和陆七一起去酒店存放行李,而后才给叶子晴打电话问她在做什么,随便的聊了两句,并没有告诉她,他们已经过来的消息,无非是想给叶子晴一个惊喜。  得知叶子晴在剧组拍戏,权奕珩带着陆七直奔剧组,刚到目的地就看到叶子晴和小助理苏画一块儿出来,随后的还有几个女人,应该是剧组的其他人。  也就在这时叶子晴接到一个电话,是来自佟嘉伟的,约她一起吃晚餐。  他已经在A市停留两天,说好的今天回京都,到此时都还没回。  叶子晴刚答应下来,就听到又人喊她,“叶子!”  叶子晴听到声音朝陆七这边看过来,心里不由一喜,挂断电话后直奔向他们,“嫂子,哥,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高兴么?”权奕珩接过话,顺便将车门打开让她上来。  “说的什么话,当然高兴啊,这样吧,今天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叶子晴拍了拍胸脯,“保证不会坑你们。”  以前的叶子晴总是想从权奕珩那里坑零用钱,现在她长大了,不仅能养活自己,也能请哥哥吃顿饭。  “既然是你请客,自然是你说了算,我和你嫂子不熟悉A市。”  “行。”  站在车外的苏画小声提醒,“叶子姐,还有佟先生呢,他今天约你共进晚餐,你刚才可是答应了的。”  权奕珩闻言,大方的道,“这有什么关系,叫上他一起。”  “不不不,我还是打个电话让他别来了。”  “约上,也给哥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给你把把关。”权奕珩拿出大家长的姿态,不容叶子晴拒绝。  叶子晴耸耸肩,只好将佟嘉伟约了出来。  权奕珩说的没错,她确实需要人把把关,在男人方面她不是很懂,什么样的人适合她,什么样的人不适合她,她叶子晴确实需要谨慎。  到了餐厅叶子晴才知道,除了佟嘉伟,权奕珩还约了慕昀峰。  她怎么把这个人给忘了,昨晚他还出现在她的房间呢。  此时此刻叶子晴也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安静的埋头吃饭,她和慕昀峰已经成为过去,相信两人即便这样见面了也不会尴尬。  佟嘉伟比慕昀峰先到餐厅,他礼貌的和权奕珩陆七打过招呼,在叶子晴的身边坐下。  权奕珩和他有过几面之缘,毕竟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认识并不奇怪,对这个人的影响也挺好。  叶子晴把手里的菜单拿给佟嘉伟,“喜欢吃什么自己点,不用客气。”  佟嘉伟拿过菜单,点了几样菜,喝着茶水的叶子晴听到他点出的菜名不由愣愣的望着男人。  这些都是她平时爱吃的菜,而且足够清淡。  男人点好菜,若无其事的喝茶,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贵气让陆七很是欣赏。  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比慕昀峰差,她倒是赞成。  而权奕珩想的是,妹妹的第二段婚姻,只需要足够爱叶子就够了,至于金钱,他们权家有的是,这才是一个女人需要的正常生活。  菜刚上齐慕昀峰便哼着小曲来了,推开包房的门,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对面说笑的一男一女,在灯光的衬托下,女人的脸仿佛镀了一层柔美的光,特别是嘴上的笑容,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令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可惜这种笑容却不属于他。  慕昀峰俊美的脸僵了下,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权奕珩没好气的道,“怎么了,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赶紧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慕昀峰关上包房的门,挑了下眉,走过去在权奕珩身边坐下。  得嘞,这就是他的好兄弟,把他一个孤苦伶仃的人叫来作陪。  他自顾自的倒茶,喝了口后把目光转移到无视他的叶子晴身上,“怎么着妹妹,见到哥哥也不打招呼,豹子胆吃多了?”  叶子晴眯了下眼,她挽着佟嘉伟的手臂介绍,“这是我慕哥哥,从小一起长大的,一向没脸没皮惯了,你不用理他。”  慕昀峰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  什么叫没脸没皮?!  当然了,他也不是个冲动的人,而且有情敌在场,他怎么也得维持绅士风度,才不要被比下去了。  下一秒,慕昀峰阴阳怪气的开口,“叶子晴,你怎么不告诉他我们的关系?我们就只有这么简单的关系么?”  陆七怕佟嘉伟误会,还以为他不知情,正想替叶子晴辩解,权奕珩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冲动。  今天这个局是他安排的,那么就肯定有掌控的能力。  “还能有什么关系?”叶子晴没好气的白了慕昀峰一眼,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莫不是慕少爷以为离婚的夫妻还能有关系,当初离婚的条款可是写的清清楚楚,离婚后各不相干。”  慕昀峰做梦也没想到叶子晴会这么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原本以为,她给别人的介绍怎么着也会是个,前夫,或者是以前的老公,结果却让他吐血,弄得他里外不是人,好像是他要死皮赖脸的纠缠,想要和她攀上关系一般。  慕昀峰被气得憋成了内伤,偏偏这个时候佟嘉伟还要装好人的过来和他打招呼。  男人大方的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佟嘉伟。”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慕昀峰即使再讨厌这个男人也要面子上过一下,淡淡的应了声,“嗯。”  态度,冷漠至极。  佟嘉伟并没有往心里去,挑衅似的开口,“多谢慕少把叶子这么好的女人让给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加倍的疼爱她,你以前没做到的,我也会帮你做到。”  慕昀峰的废都快气炸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竟然比江寒还要臭不要脸。  什么叫他没做到的他会帮他做,妈的,他慕昀峰什么没有,和叶子晴结婚三年,又亏待过她么?  这个男人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说出这番话的。  “就凭你?”慕昀峰语气轻佻,并没把他放在眼里。  佟嘉伟并未生气,不紧不慢的道,“嗯,就凭我。”  而后男人当着慕昀峰的面将身旁的叶子晴搂了过来,“这个女人,谢谢慕少的高抬贵手,才让我捡到了宝。”  饭桌上的气氛变得诡异起来,而一向能说会道的叶子晴在这一刻脑子发懵了。  佟嘉伟说什么,他竟然说是他捡到了包。  似乎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她,抬高过她。  叶子晴不是那种喜欢被人奉承的人,可今天佟嘉伟的话却让她觉得暖心。  “嗯,我相信佟先生肯定不会让我妹妹失望的。”权奕珩适时的插了句嘴,明显是帮着佟嘉伟说话。  这下慕昀峰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真是发了神经才来这里和他们一起吃饭,不是自我找虐么。  他还能说什么,人家的哥哥都答应了,他这个前夫还能有理由不同意么?  慕昀峰心里憋着一口气,哪里还有心思吃饭,拉开座椅起身告辞,“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就不陪你们用餐了。”  而后他看了眼旁边的叶子晴,“祝妹妹你能得偿所愿。”  “谢谢!”叶子晴也不客气,收下了他的祝福。  慕昀峰闻到了喉间的血腥,他若是强行在这儿待下去肯定会被这丫头气的吐血身亡的。  忘恩负义的家伙,他真是白疼了这丫头。  慕昀峰气冲冲的离开,权奕珩借口去洗手间,包房里就剩下陆七和叶子晴他们。  佟嘉伟低声在叶子晴耳旁道,“叶子,你前夫好像对我有很大的意见。”  “他那人就那样,管他做什么,我们吃我们的。”  “佟先生,你别客气,都是自家人,若是菜不够可以点的。”  “谢谢嫂子。”佟嘉伟礼貌的回应。  陆七觉得留在这儿也不方便了,不多时也借口出去了。  佟嘉伟凑过去在叶子晴耳旁道,“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叶子晴盛汤的动作僵了下,她侧目望着男人,虽然长得没有慕昀峰那般养眼,但样貌也十分出挑,是个很好的丈夫人选。  刚才的话她也有所触动。  所以,叶子晴没有拒绝,“嗯,我会好好考虑的。”  另一间包房,慕昀峰和权奕珩站在窗前抽烟。  “阿珩,你真是……”慕昀峰恨不得对这个男人大骂一顿,气愤的丢了手里剩下的烟蒂,“有你这么做哥哥的么?”  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情意么,不帮忙也就算了,还落井下石。  权奕珩神色冷淡,眉眼间严肃的吓人,“我说阿峰,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这个做哥哥的最希望的就是妹妹幸福,我刚才哪里做的不对?”  “你对那个什么佟,佟什么来着,你对他都不了解,怎么能硬塞给叶子晴呢?”  “硬塞?”权奕珩觉得好笑,“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硬塞了?明明是叶子自己愿意的,还有这个男人可不是我找来的,人家为了媳妇追到了京都,他是有多真心啊。”  “我不真心么,我还不是一样在京都。”  “可是人家心里想的都是叶子,而你,心里想的是程卿。”  慕昀峰可不背这个黑锅,“少胡说,我和她早就没有关系了。”  早在三年前他和程卿就完了,和叶子结婚以后他规矩了很多,就连晚归都没有几次,难道他不是最好丈夫的人选?  他就想不明白了,叶子晴说的那么爱他,为什么会舍得和他离婚!  权奕珩手指点着下颌,说实话他看到慕昀峰这个样子倒是觉得痛快,谁让他欺负他妹妹来着。  既然三年前就没了关系,又何必多管闲事?  “阿峰,你脑子有点笨,人品我倒是相信,不过,你并不适合叶子。”  笨?  这还是慕昀峰第一次被人这么说。  他哪里笨了,就权奕珩站着说话不腰疼。  “既然你们都选择了就各自放过彼此吧,说句良心话,这个佟家小少爷还真不错。”权奕珩又给慕昀峰递了一根烟,“有时候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没有花心思,一个小动作,一个眼神就可以看出来,而这种东西不需要装,总会情不自禁。’  慕昀峰闻言不屑的切了声。  “那你倒是说说,你从哪里可以看出来这个佟少爷对叶子是真心的。”  慕昀峰始终相信日久见人心,叶子晴和佟嘉伟才认识几天,能这么了解?  “他刚才来的时候,叶子晴让他点菜,他点的都是叶子喜欢吃的菜,我看到叶子眼里露出的惊愕目光,就知道那些菜叶子晴根本就没有说过,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知道,因为他对叶子用心。”  慕昀峰似是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服气。  “说句让你吐血的话,其实三年前程卿的那些照片是我曝光给你的,就是为了让你看清一个事实。”  慕昀峰眯眼,恨不得暴揍权奕珩一顿,“你说什么?!”  权奕珩无所谓的挑了下眉,“嗯,就是我,不过让我很意外的是,你知道真相后选择和叶子闪婚,当时我是不同意的,但还是给了你机会,所以说阿峰,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的,而且叶子当初爱的也是你,这一点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变成了现在这样,你觉得应该怪谁?”  “你给叶子服用避孕药三年,阿峰,作为她的哥哥,我没找你算这笔账已经很对的起你了,如果以后叶子的身体因为避孕药而有什么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这个慕昀峰早就想过了,大不了就是一辈子负责嘛,他一点意见没有。  一番长谈下来,慕昀峰心里的怒气也消了,其实他哪里是真生气,而是看到叶子晴和那个男人有说有笑心里不爽罢了。  明明在不久以前那个女人的笑容只属于他的,这才过了多久她另投他人的怀抱,感觉世界都变了。  良久,慕昀峰喃喃的问,“阿珩,你的意思是,同意这门婚事?”  “我为什么不同意,佟家的条件不错,佟少爷也是爷爷挑选的,叶子和他相处的也不错,最重要的是他不嫌弃叶子二婚,我看,他们结婚的日子也不远了,你作为哥哥,赶紧准备一份新婚礼物,我就当做你以前的事没做过,一笔勾销。”  慕昀峰在心里爆了句粗口,转身气冲冲的走了。  他妈的,他还要准备礼物?  慕昀峰以前从来不觉得自己在叶子晴面前带着女人吃饭会怎么样,直到今天,叶子晴和佟嘉伟成双成对的出现在他面前,那一刻,好像天都要塌了。  来到陌生的城市为了什么,还不是想看她过的好不好,结果呢,自己被虐了个体无完肤!  ------题外话------  清清啰嗦一句,月票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哦,有月票的亲们尽情的投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