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0 慕少对叶子表白了

350 慕少对叶子表白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6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0
    陆七刚回到权奕珩居住的小院叶子晴就来了。  “嫂子,你和爷爷聊了什么啊,他没有为难你吧。”  陆七脸色苍白,眩晕的大脑因女人的声音而逐渐清醒,她毫无血色的唇轻颤,“叶子,你来了啊。”  叶子晴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特别是那张脸,白的令人害怕,“天哪,嫂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陆七朝她摆手,“你不用紧张,老毛病了,我坐一会儿就好。”  她这个样子,叶子晴哪里能放心,赶紧掏出手机准备给权奕珩打电话。  号码还没拨出去,陆七便阻止道,“别给你哥打电话。”  “嫂子你都这样了啊。”  “叶子,别打电话,听我的,你哥刚去公司,若是被老爷子知道因为我回来,肯定会招来话柄的。”  叶子晴抬手抚摸了下陆七的额头,温度是正常的。  “让我不打电话也行,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还是爷爷为难你了。”  思来想去叶子晴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  她和陆七不一样,老爷子一直不肯接受这个孙媳妇,趁哥哥不在教训两句很正常,可她不喜欢爷爷这样做。  要是她从小在这个家长大肯定会为陆七说话,可惜她不是,和老爷子也没有那么深厚的感情。  但是看到陆七脸色这么差,叶子晴还是想去和老爷子谈谈。  “就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权玉蓉的话还在耳旁挥之不去,若是权奕珩小时候和她有瓜葛,那么叶子晴呢,他们小时候认识吗?  按照年龄来算应该是不认识的吧!  陆七想不通一点,为何她和权奕珩小时候认识,这个男人要刻意隐瞒?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嫂子,你就别想了,现在和我哥不是好好的么。”  叶子晴还以为她是想起了在陆家的那段日子,还有颜子默那个人渣,她见一次就想揍一次。  “嗯,不想了。”陆七收敛了下情绪,“你有什么事就去忙吧,我睡一会。”  “好。”  她正好也想问问老爷子,刚才和嫂子聊了些什么。  权家大院的前厅晚饭已经准备好,老爷子平时鲜少来这里用餐,因为今天叶子晴回来,他特意吩咐厨房多弄了两个菜。  叶子晴过去的时候权玉蓉也在,不知和老爷子说了些什么,她看得出来,老爷子心情极好,是非常喜欢这个孙女的。  听说权玉蓉从小被老爷子养在身边,生活起居都是老爷子亲自照料,她是老爷子战友的孙女,名门望族的遗孤,身份和权家的人一样高贵。  也难怪老爷子那么喜欢她,那么信任她。  叶子晴在外面站了许久,默默瞧着这一切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多余。  或许她就不该来权家,要不然嫂子也不会为难。  都是为了她,嫂子才会来权家居住的。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陌生的,若不是妈妈走了,叶子晴不会这么快认回权家的亲人。  老爷子对她好,叶子晴心里也清楚,在某些方面她也很感动,可到底没有从小到大的祖孙情谊,很多事情叶子晴也不敢和老爷子畅所欲言。  “叶子!”正在和权玉蓉商量婚事的老爷子看到门外的她,起身过来。  权玉蓉的笑僵在脸上,只要叶子晴一出现她就会受到冷落。  到底还是生的亲,她不过是个养女,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女,即使心心念念伺候老爷子这么多年,也是不及他遗漏在外的亲生孙女。  末了,她迅速的收起脸上的那抹不满,跟着老爷子过去,“叶子,你来了,爷爷刚刚还念叨着你呢,又不敢打扰你休息,给你留了好吃的点心。”  “来了怎么站在外面呢,快进来,外面多冷啊。”老爷子说着拉起了她的手。  老爷子自从三年前中风行动一直不便,在家里转转还好,若是出门或者散步都是坐在轮椅上由佣人推着。  看到她来老爷子能起身,说明对她的重视和心疼。  叶子晴的心软了下,笑着道,“谢谢爷爷。”  “晚饭马上就好了,先陪爷爷坐一会儿。”老爷子拉着她的手进去,完全把权玉蓉当成了透明人,并且还吩咐,“玉蓉,去把你亲自酿的花茶泡一杯过来,给叶子暖暖身。”  被点名的权玉蓉不由更恨了,她垂在身侧的两手不由紧握成拳,嘴里却笑呵呵的道,“好,我这就去弄。”  转身的瞬间,权玉蓉的脸立马就沉了下去,在这个家她仿佛一个佣人般的存在,竟然就这么让人呼来喝去的。  她是伺候老爷子没错,可也没有到要伺候这个家的其他人,比如说叶子晴,也配?  权玉蓉走了,叶子晴也方便问老爷子一些事情。  “爷爷,我来是想问爷爷一件事。”  “什么事,你问吧。”  叶子晴在心里斟酌了下,“您刚才和嫂子说了些什么,她气色很不好,该不会是您老爷人家打击她了吧。”  叶子晴故意把语气说的很委婉,一乍听像是在开玩笑。  而老爷子听了这话就不这么认为了,他冷下脸,“是不是你嫂子和你说了什么?”  叶子晴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老爷子一向以自我为中心惯了,总觉得自己的安排都是对的,他这么问叶子晴,明显是生气了。  “爷爷,您可别这么想,若是嫂子真的和我说了什么,我也不必来问您了。”  叶子晴说到此,走到老爷子身后体贴的帮他捏着肩膀,“人家就是好奇嘛,刚刚您可是特意支走了我。”  老爷子被她这么一捏,加上撒娇的语气,冷硬的心也就融化了,他可以生任何人的气,但就没办法生宝贝孙女的气。  他就这么一个孙女,当然是拿命宠着。  “也没说什么,你爷爷我老了,就是想尽快抱个重孙。”老爷子语气缓和了不少,虽然没有具体说,可也算告诉了叶子晴实情。  叶子晴眼眸闪了闪,她语气越发软了,“这事啊,爷爷您也不必着急,都是讲究的一个缘分,我哥哥曾经说了,他结婚后至少五年不会要孩子的。”  她把责任全数推给了权奕珩,相信最多也就被老爷子骂几句,而若这件事真是嫂子的责任,估计不是被骂几句这么简单了,她和哥哥的感情也会遭到波折。  孰轻孰重,叶子晴拧得清。  “当真?”老爷子回头看了眼叶子晴。  “嗯,这是哥哥从前亲口告诉我的,所以您不能怨嫂嫂,应该是哥哥问题,他不想生。”  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这个兔崽子,我上次还以为是他骗我,没想到他真的存了这样的心思。”  “所以啊爷爷,您呢以后也别说嫂子一个人了,能不能生,想不想生还是您孙子说了算。”  “呵,你呀。”老爷子忽而就笑了起来。  罢了罢了,无论是谁的问题,他宝贝孙女都帮那个女人说话了,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暂时别过问了。  无论老爷相不相信这些话,叶子晴觉得,老爷子大概短时间内是不会拿这个问题为难陆七了。  权玉蓉回到自己的院落,让佣人给老爷子送些去晒干的花茶,她平时没事,也就喜欢弄这些无用的东西,今天因为这些东西竟然被老爷子当成了权家的佣人使唤,是不是很可笑?  陪在她身边的小丫头听了权玉蓉的安排,低声问,“小姐,您不亲自过去么,这个时候老爷子那里应该开饭了。”  平常的很多时候都是权玉蓉陪着老爷子用餐的。  “我去了不过是多余的一个人,搞不好还扫了爷爷的兴,何必呢。”  “您是说叶小姐在?”  权玉蓉挑了下眉,冷笑道,“别说什么叶小姐,人家现在是权家的宝贝,老爷子的掌上明珠,小心被老爷子听到了割你的舌头,她才是权家真正的大小姐,我算什么。”  她这话多少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毕竟她也是被老爷子放在手心宠了多年,突然被冷落,谁受的了这样的落差!  “老爷子也太过分了,也不想想这么多年是谁在他身边膝下承欢的,多少个日日夜夜,要不是有小姐您陪着,这么大个院子,都能把人无聊死。”  呵。  连佣人都这么说,权玉蓉何尝不是这么想,若不是为了爷爷,她这些年也不会被关在权家养着呢,养成了优柔寡断的性子,现在所有的人都等着欺负她,看她的好戏吧。  爷爷已经不宠爱她了,那些平日里巴结她的叔叔婶婶现在早就不见了踪影,她这个小院比平时可是冷清多了。  爷爷啊爷爷,看样子玉蓉是不能再指望您了。  外面天色渐暗,眼看权绍峰快回家了,权玉蓉休息了会带着佣人去了他的院落,这几天她都会吩咐佣人亲自给权绍峰晚餐。  事到如今,她能留在权家也就只能倚靠权绍峰了。  等着吧,她一定会让丈夫成为这个家的主人,到时候别说这座小院落,就连整个院子都是她的。  这个家她精心打理了多年,可不想把权利就这么拱手让人了。  无论是陆七还是叶子晴,她都不会手软!  安排好了晚餐,权绍峰还没有回来,小丫头在门外站了好半天,担心看向权玉蓉,“小姐,都这个时候了,要不我给你去小厨房弄点吃的垫下肚子?”  “不用了,我等阿峰回来,和他有事要商量。”  权玉蓉在心里纳闷了,平时的这个时候权绍峰早就回来了,今天都超过半个小时了怎么还不回来?  二十分钟后还没有权绍峰的音讯,权玉蓉按耐不住给男人发了一条信息。  ‘阿峰,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等你回来。’  此时的权绍峰坐在漆黑的办公室里抽烟,当手机屏幕亮的时候,他手指轻轻划开,看到这条短信的他没有丝毫的欣喜。  若是以前,他会飞奔的回去,可今天他却一动不动的坐在这儿,恨不得就这么一直到天亮。  玉蓉,为什么要逼我?  似乎他们结婚是因为某种目的,而一向把名利看得很淡的他并不喜欢这样。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透明的玻璃映出京都绚丽的夜景,五光十色的灯折射进来,能清楚的看到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他这个时候不回去好像还是头一次,没有一点音讯。  办公室的门被人晴晴推开,染着星星点点灯光的办公室和白天一样,突然变得亮堂堂的。  而拿着吸尘器的姚若兰在看到办公以内的男人后,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忐忑。  “总经理,您,您怎么还没走啊。”  男人灭了手里的烟,“你又来打扫?”  姚若兰局促的点点头,“我以为您已经下班了,所以我就进来了……没,没打扰到您吧,要不然我马上出去,等你忙完了再来打扫。”  权绍峰拿起外套,“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也不用这么拼命,走吧,一起下班。”  被人打扰了清静,权绍峰也不想一个人在这儿继续装神秘。  “可是,我还没有……”  “公司也有规定,不能晚上打扫。”  姚若兰,“……”  有这么一条规定么,为什么她刚来的第一天领班就叮嘱她,一定要负责好总经理办公室的卫生,每天上班后和下班前都要打扫,要不然她也不会每天等到这个时候才下班。  “走吧,总之在我手底下做事,我是不允许员工加班的,除非是特殊情况。”  这倒是事实,只要是权绍峰手底下的员工,都很少有加班的。  既然老板都发话了,姚若兰也不好坚持下去,她去了工具间把打扫的工具放好,然后换了衣服出来准备走了,在电梯间再次和权绍峰碰面。  “换个衣服这么久?”男人一脸嫌弃,好看的轮廓绷得紧紧的,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  姚若兰很是意外,她喃喃道,“您还没走啊总经理。”  她以为他就那么走了,没想到还在这里等她。  “你一个女孩子下去不怕么,我们一起走,也好做个伴。”  “哦。”  姚若兰傻傻的跟在男人身后,她本想按下数字键1,却被权绍峰阻止,“一起去地下停车场,我送你回去。”  “总经理,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权绍峰自以为是的打断,“不用客气,反正我回去也没什么事。”  总之,他就是不想尽快的回到那个家,这些日子权玉蓉几乎每天都在逼他,权绍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是他情同手足的大哥,一个是他心心念念的女人,无论是选择哪一个都是伤害。  为什么就没有人能替他想一想?  姚若兰不敢多话,只得上了老板的车。  他送过她一次,姚若兰以为他是知道自己住哪儿的,在汽车开出一段路之后,男人往她家相反的方向而去。  姚若兰惊醒过来,强调,“总经理,我的家不在这边,是在西口的东华路。”  “我知道。”权绍峰朝她看了眼,一脸淡定,“肚子有点饿了,陪我去吃点东西。”  姚若兰不好拒绝,可又必须拒绝,“我,我得回去了。”  “你男朋友在家等你,怕他着急了?”  “也不是。”  “那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说话间,汽车已经在一家餐厅停下,权绍峰继续问,“那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跟着我还能让你吃亏不成?”  和她一起吃饭,也因为她是嫂子引荐的人,至少不会是那种图谋不轨的女人。  他不想回到那个家,至少现在不想,但忙碌了一天肚子确实饿了。  一向不太喜欢在外面用餐的权绍峰今天就想在外面安静的吃顿饭,他不想在吃饭的时候还要听权玉蓉唠叨,还有她的威胁,都改变了他们要结婚的初衷。  他爱了权玉蓉多少年,权玉蓉就爱了权奕珩多少年,这种三角恋的关系,权绍峰做梦都没想到会有一个结果,当她问自己,愿不愿意娶她的时候,可知他的世界都亮了。  却没想到,他只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  权绍峰即便明白这些道理,他还是这样做了,因为他不想放弃唯一让她回心转意的机会。  纵使到了今天,他想的也是,总有一天权玉蓉会发现他的好!  进了餐厅,权绍峰点了自己喜欢吃的几个菜,而后又把菜单推给了对面斟酌不定的姚若兰,“看看喜欢吃什么,不用客气。”  “那个总经理,我,我今天有事,真的要走了。”  “急什么,一会儿我送你回去。”  他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若是换了平时,他不会这么强留她,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不想一个人待着,感受着这份冷清。  或许他在权家大院生活惯了,吃饭的时候有人陪着,一个人吃饭还从来没有感受过,总觉得有点别扭。  “总经理,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约了几个朋友。”  所以她才这么着急!  “生日?你怎么不早说啊。”  权绍峰浑身上下摸了下,并没有合适的东西送给她。  “对不起,我没准备礼物。”  他这话很平常,但对姚若兰来说太过于意外,甚至是受宠若惊的。  “总经理,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说出来并不是想要礼物,而是希望这个男人快点放她走。  “我知道。”权绍峰抓起了她的手就走,姚若兰跟着他奔跑,一边喊,“总经理,你要带我去哪里?”  “街对面就是珠宝首饰店,给你去选礼物。”  姚若兰吓得摆手,“不不不,总经理,我,我真的不需要。”  “不是需不需要的问题,你是我嫂子推荐的,在工作以外我们就是朋友,朋友之间生日送个礼物很正常。”男人说着拉起她过了大马路。  两人一起以后的走进珠宝店,很快有服务员热情的迎上来。  “欢迎光临。”  权绍峰想了下,他们的关系应该送她什么。  戒指和项链都是情侣之间的礼物,那么就手链吧,他刚才注意了下,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  “把你们店里最新款的手链都拿出来。”  权绍峰发了话,店员们热情的将手链的款式拿出了几个样品,姚若兰几次想开口拒绝,都被权绍峰用眼神给拦了下来。  装修奢华的珠宝店里,琳琅满目的珠宝差点晃晕姚若兰的眼球,她这样身份的人从来不敢奢望来这样的地方,多少感觉不适应。  跟在权绍峰身后,姚若兰低低道,“总经理,我真的……”  “女人要乖一点才能讨男人喜欢。”  他这么说,带了点挑逗的意味,让姚若兰的耳根子发热。  而权绍峰并没有别的意思,以前他也是对女人这么说话的,他性子温润,为人也温和,就连权家的小丫头都喜欢他,也从来不把他当做什么二少爷,而是像大哥哥一样。  “这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您可以看一下。”  四款手链,皆是用零碎的小钻石镶成,做工精致巧妙,各有各的优势,要说喜欢,姚若兰都是喜欢的,举棋不定。  而那上面的价格也贵的要死,吓得她缩了缩脖子,根本不知道选哪个好。  店员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般,将姚若兰的手拿了过来,就要将其中的一条给她试戴,“小姐,您的手纤细,适合精致一点的手链,这几款都很不错,我给您试试。”  姚若兰将手缩了回来,喃喃道,“没有便宜一点的么?”  权绍峰给她挑了一条,“就这个吧,适合她的年龄。”  花瓣形的粉色钻石贯穿着一条细细的链子,做工很精巧,价格也是四款中最便宜的。  只是这最便宜的也要二十万,着实让姚若兰吃惊,她看着权绍峰付账,明明想阻止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小姐,我帮您戴上吧。”  店员热情的取出手链,原本姚若兰还在犹豫,但看权绍峰脸色不太好,她要是拒绝了,会不会丢了工作?  她伸出手去,手链扣上的瞬间,店员开口道,“小姐,您真有福气,有这么个体贴的男朋友。”  “不,不是……”  姚若兰意欲否认,权绍峰却拉起她的手,“走吧。”  他给她买手链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个性安静,和权玉蓉有几分像,不浮夸的穿着加上清秀的脸,倒是很让人赏心悦目,尽管她生的没有权玉蓉美,但看着让人舒服。  从珠宝店里出来,姚若兰想说声谢谢,男人却抢先开口,“我想问你,你和你男朋友关系好么?”  “好。”姚若兰想也不想的回答。  说实话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就是觉得生活应该如此吧,她男朋友能给她想要的,能帮她在这个城市立足。  “那你们平时都怎么相处,他会给你惊喜么?”  “呃……”姚若兰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你别误会,我就是想听听身边人的恋爱心得,我的未婚妻,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满意。”  “您这么优秀,她为什么不满意?”姚若兰觉得很稀奇。  这么好的男人,还有女人不满意么!  “优秀么?”权绍峰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他,在权家,在父母眼里,他就是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在爷爷心里,他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孙子,在未婚妻眼里,他就是一颗棋子。  他到底哪里优秀了?  是的,他不太喜欢浮华的生活,可这也有错么?为何都说他不上进?  “至少在我眼里是。”  “那你觉得优秀的男人是什么样的,他该有哪些成就。”  姚若兰想了下,如实答,“这个世界优秀的人很多,就是不能拿他和别人比,只要他在你心里是优秀的就足够了。”  原来如此。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权玉蓉不明白。  也就是说,只要你真心爱那个人,无所谓他的身份。  而权绍峰想要的爱情也是这样的,纯净而美好。  也在这个时候,权绍峰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划开屏幕接听。  “阿峰,你怎么还不回来,我给你准备的晚饭都凉了,还是公司有什么事?”  “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权绍峰对姚若兰道,“我就不送你回去了,生日快乐。”  “谢谢你总经理。”  权绍峰勾了下嘴角,独自走向了大马路,他得去餐厅开车。  和姚若兰相处了一会儿,他倒是觉得轻松了不少。  *  给权奕珩的晚饭是小厨房准备的,陆七知道他今天会很晚回来,所以一直安静的坐在房间里等。  她趴在餐桌前,混沌的脑子闪现出各种零碎的画面,她看到很多男人,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凶神恶煞,吓得她大汗淋漓。  “小七,小七……”  直到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陆七才从梦中惊醒。  她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到熟悉的脸,陆七揉了揉眼睛,“阿珩,你回来了啊。”  “困了怎么不去床上睡?”  陆七望着男人,没说话。  权奕珩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  陆七抱紧他,窝在男人宽阔的怀里,隔着衣襟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  “住在这里是不是不习惯,要不然我们晚上回去?”男人捏着她的小脸,似是在安抚她,“还是有人难为你了?”  “没事,如果这么晚回去爷爷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她不是有多顾忌老爷子的感受,而是不想让权奕珩为难,到时候闹得人尽皆知可就不好了。  “爷爷今天和你说了些什么?”  既然问起了这件事,陆七便坦言,“他让我有病治病,没病就得另外想办法,说我三年没有孩子对不起你们家。”  “老人家的心思都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也别和他一般见识。”  “阿珩,我有病是不是?”她突然这样问,弄得权奕珩不知所措。  以前她即便问,也是撒娇的问,开玩笑的问,从未像今天这样严肃过。  那么一定是发生两个什么事吧。  还是老爷子和她聊了什么,逼她什么了?  想到这些,权奕珩皱起了眉,却耐心的安抚妻子,“怎么这么问?”  “每次我偷偷的去做检查,你都有提前打通关系吧,而事实上,我身体真的是有问题的。”  她没有证据,而权玉蓉也没有说出理由,她若是沉不住气的一股脑说出来,不仅会打草惊蛇,还会让自己左右为难。  权奕珩的性子陆七了解,若是把之前和权玉蓉见面的事说出来,这个男人肯定会去找权玉蓉对质,到时候权玉蓉反咬她一口,反倒成了她的不是,她在权家就更加难以生存下去。  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陆七不会做,也不会傻乎乎的上那个女人的当。  “没有的事,是你自己想多了,我跟你说啊老婆,其实呢,很多女人结婚好几年都没有怀孕的迹象,医生说了,大概是身体太弱,我们好好调养,自然就会有了。”  这些理由陆七听了不下几十遍,她也懒得在这上面纠结,帮权奕珩摆好碗筷,陆七扯开话题,“阿珩,要不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情吧。”  “小时候?”  “嗯,小时候。”陆七像是不经意间提起,“我好羡慕你们都有小时候的记忆,而我,好像忘掉了很多东西,以前倒不觉得有什么,就是最近的几年,遇到你以后,总是会想起一些很奇怪的事。”  权奕珩拿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半眯着眼看她。  他不知道她究竟想说什么,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应对,所以就沉默着。  “阿珩,你说,我的记忆不会和你有关吧。”陆七突然道。  这番话一出,权奕珩心里咯噔下,面上却装作很是镇定。  “怎么可能。”权奕珩眼眸一闪,不安的情绪掩藏得极好,“若是真的,我巴不得小时候就认识你。”  陆七默默的盯着男人看,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难道是权玉蓉在骗她?按理说不应该啊!  权玉蓉说出这话的意思可不就是希望她和权奕珩闹别扭么,她好不容易透露一点消息,不可能是假的吧。  那么就是权奕珩隐藏的太好?  *  叶子晴休假两天,是特意抽空回来看权妈妈的,因为权妈妈刚刚死去,需要人偶尔去一趟墓地悼念。  这天下午,叶子晴和陆七一起从墓地回来,两人在市区分开,叶子晴打车去了叶家。  刚走到小区就和慕夫人撞了个正着。  “妈,您怎么在这儿啊。”叶子晴依然那么尊称她。  慕夫人看到她很是欣慰,她总算是等到了。  “叶子,妈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我,什么事啊?”  叶子晴是有犹豫的,她就怕慕夫人提出和慕昀峰复合的事,她也不好先答应她,得问问清楚在做打算。  “你慕哥哥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竟然说要结婚。”  叶子晴愣了下,随后道,“这不是好事么,是哪家的姑娘啊。”  “我也知道是好事,你们离婚了以后,你慕哥哥过的并不好,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说实话叶子,我真的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那您来找我也没有用啊。”  “叶子,我就想让你帮妈看看,你慕哥哥这次结婚是不是真心的。”  叶子晴明白了慕夫人的意思,可怜天下父母心,大概不希望儿子再走弯路了。  因为她和慕昀峰的婚姻是闪来的,而这一次,慕昀峰又要玩闪婚,可见慕家的两位是怕了。  “那妈想让我怎么做呢,我和他已经离婚了,现在也有自己的追求,连见面都是不方便的。”  “妈知道。”慕夫人一脸为难,她今天来找叶子也是厚着脸皮的,“不过叶子,我知道你心地善良,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阿峰再错的吧。妈只需要你试探一下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别的,我不要求。”  试探他对这段婚姻的态度,会不会和那位姑娘好好的过下去。  应该是这样吧。  叶子晴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就像她自己说的,离婚了就不该再回头,而慕昀峰的事她更不该插手管。  他要和谁结婚,和谁玩儿都是他的事。  “叶子,就当妈求你了,他现在只听你的话,我们的话都已经不听了呀。”  慕夫人只差没跪下来求她,叶子晴到底还是心软了。  晚饭前,叶子晴把慕昀峰约了出来。  再次相见,这个男人比之前在A市瘦了一大圈。  “叶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慕昀峰见了她,没有之前的酸气,倒是很正常的和她交流,这让叶子晴很意外。  毕竟离婚以后,这个男人一直都很奇怪,似乎一刻不膈应她就堵得慌。  “昨天下午和哥一起回来的。”  “找我来有事么?”  “我听妈说你要结婚了?”叶子晴不容他解释,继续道,“日子选好了么?”  她是要试探慕昀峰,而不是质问。  她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今天来问慕昀峰,完全是作为一个朋友的态度。  “还没有,你呢,结婚的日子选好了么?”  “也还没有,爷爷说不着急。”  慕昀峰点了下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真的选择结婚啊,那个女人,她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慕昀峰抿了下唇,“不是千金小姐,是个小门小户的女人。”  “哦。”叶子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叶子,和你离婚后本以为我会和原来一样,恢复单身生活,到处找女人做乐子,可事实正好相反,我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兴致了,我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了那种爱玩的年纪,还是因为我心里藏了人。”  慕昀峰突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叶子晴白了他一眼,“你心里藏的人可不就是程卿么,京都所有人都快知道了。”  “不是。”  慕昀峰否认,一脸认真的望着对面的叶子晴,“我想这个人应该是你,我也是不承认的,可那天看到你和佟嘉伟那么好,我才感受到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叶子晴石化了,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思。  她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这番话,可她却和慕昀峰离婚了。  老天爷,你是在逗我么!  “离婚后我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我告诉自己,可能是因为习惯了你在身边,突然分开会觉得不习惯,然而……”  “你别告诉我,你爱上了我。”叶子晴替他把话说了出来。  慕昀峰挑眉,“怎么,不信么?”  叶子晴扶额,“……”  天哪,果然是这样!  叶子晴也不是不信,而是觉得太狗血,她才不要这种安排。  即便慕昀峰爱上了她又怎样,曾经的伤害已经酿成,只要她一想到那两件事,她就无法和慕昀峰继续在一起。  她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片场接到的那个电话,当时她真的快崩溃了。  叶子晴相信,纵然他们和好,也无法回到最初那样了,因为她的心已经封闭了,也做不到像以前那么爱他。  ------题外话------  今天是月票活动的最后一天,亲爱的们,手上有票票的不要吝啬哦,过了明天上午十点活动就结束了…说点什么呢,呜嗷,依然是爱你们,爱你们,爱你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