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1 阿珩哥哥别丢下我(小七恢复记忆)

351 阿珩哥哥别丢下我(小七恢复记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83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0
    慕昀峰的袒露心声是叶子晴所没想到的。  两人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而慕昀峰也没打算把这番话说出来,毕竟离婚后的每一次相见,这个女人流露出的都是对他的嫌弃。  特别是她和佟嘉伟在一起,看到他恨不得让他从地球上消失,生怕破坏了她的好事。  “我知道自己没机会了,你若不是死心,也不会和我离婚。”慕昀峰喝了一口茶,他觉得不尽兴,让服务员来了一瓶酒。  正准备打开,叶子晴抬手制止了他。  “喝酒解决不了问题的,难道因为我和你离婚,你就要闪婚,去伤害另外一个姑娘?”  叶子晴想到以前自己的种种,不禁为那位姑娘感到可怜,“慕昀峰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不觉得自己有点可笑么,以前你爱程卿,结果她背叛了你,你就要和我闪婚逃避责任,三年后,你说你爱我,结果呢,我有了新欢,有了新的生活,你没戏了,怎么着啊,你又要和别的姑娘闪婚去伤害她。”  “我说慕昀峰,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了不起,特别能折腾啊。”  “我不是!”慕昀峰烦躁的反驳,可事实上,他好像真的是这么一个混蛋。  叶子晴轻笑出声,“你还说不是,你都不爱人家,干嘛要和人家结婚,慕昀峰,你这种行为比杀人放火的人还招人恨。”  “你对感情,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彻底的了断呢?”  慕昀峰艰难的深吸口气,“我没有办法,若是我不结婚,我不让自己承受一份责任,我会难过死的。”  这就是他处理感情的方式,为了忘掉过去的爱人,和一个陌生的女人结婚,投入一份新的感情和责任。  真是幼稚,也是不负责任。  叶子晴突然觉得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出事的方式根本不对味。  但是,这个男人怎么样都是她曾经爱过的啊,他变成这样,叶子晴还是感到很气愤,“慕昀峰,你以为这世界就你一个人难过啊,你是个男人,怎么了,这点情伤都受不起了么,你自己想象,我爱了你那么多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受到的情伤是你的千倍万倍,我不也活得好好的么?”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对人家姑娘负责,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你的父母,他们都很担心你,你有没有年迈的他们想想?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你觉得能维持多久?是不是在几年后,我碰到了什么事情找你,你又可以和之前那样抛开妻子的感受,来找我?”  “当然,这都是比喻,我无非就是要告诉你慕昀,成熟一点,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我爱了你几十年,还不是让自己放手了。”  慕昀峰默默的听着,他和叶子晴的之间的角色仿佛一下子换了过来。  以前都是他作为哥哥和她说大道理,今天倒好,反倒被这丫头教训了。  不过慕昀峰倒是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只可惜做起来太难了。  等她一股脑说完,慕昀峰给出的评价是,“我突然感觉你成熟了很多。”  叶子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也累,她喝了口白水,可能是太急迫,胃里突然一酸,某种东西像是要从喉间涌出来,她怕被慕昀峰看出端倪,起身去了洗手间。  自从吃了维生素片叶子晴孕吐情况是有所缓解的,加上这些日子心情也还好,她都快忘了自己是个孕妇了。  等她吐完出来,慕昀峰站在洗手间外等她,担心的问,“叶子,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可能最近太累了,在A市的食物不太适合我的胃口。”叶子晴掩饰的很好,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子,可能在外面守着,所以情绪稳定了才出来。  话说到这一步,叶子晴觉得他们之间该说的也说了,她实在没有必要留下来。  “慕哥哥,我得回去了,等下还要陪爷爷用晚餐。”  “等等。”慕昀峰叫住她,似有不舍。  “还有事么?”  慕昀峰望着眼前的女人,他曾经怀里的小丫头,说爱他,想要嫁给他的那个丫头,认真的开口,“叶子,你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慕哥哥,或许你真的不太适合我,我爱过你,可是以后我会爱别人。”  叶子晴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的,她说的都是真心话,既然决定离婚,那么就没想过复合。  外面电闪雷鸣,慕昀峰追出来,“叶子,再怎么样让我送你回去吧,快下雨了。”  “不用了,爷爷给我派了司机,就在停车场等我。”  叶子晴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或许在她的潜意识里,他们本就该保持距离。  他们真的再也不可能了么?  慕昀峰站在会所外久久回不了神,他这么努力的挽回,也知道自己当时太过分了,可是人都会犯错,为什么就不能包容他一点?  *  一个人在权家的日子是枯燥的,这里规矩多,陆七来了两天就有点忍受不住了。  晚饭是和老爷子一起用的,要不是有叶子晴在,陆七肯定连吃顿安稳的饭都成了问题。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软弱,为何到了权家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真的有那么不讨人喜么?  晚餐结束,外面下起了暴雨。  陪老爷子随便聊了两句陆七便回了小院,然后吩咐佣人给权奕珩准备晚餐。  等这一切忙完已经晚上八点,权奕珩还没有回来。  他工作忙碌,忙到九十点是常有的事,更何况他们之前的公司被迁到了京都,权奕珩比之前就更加忙了,有几个晚上甚至凌晨才回来。  陆七怕他的身体吃不消,常常会给他熬汤温在那里。  等了许久不见权奕珩回来,今晚又陪着老爷子喝了几口酒,一开始觉得没事,这会儿倒是有点醉了。  下雨天容易犯困,陆七打了个哈欠,给权奕珩发了一条信息,去后面的卧室睡了。  风雨交加的夜晚,权奕珩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偶尔亮起的手机屏幕和雷电在房间里时而闪耀,气氛十分诡异森然。  陆七睡得很不安稳,她的思绪停留在很多年前,一个小女孩儿不断的往前奔跑,后面不少人在追。  她哭着大喊,“阿珩哥哥,阿珩哥哥,别丢下我……”  “阿珩哥哥,阿珩哥哥,小七不要在这里,不要……”  “啊!”  轰隆隆。  又一声雷鸣,让床上的人彻底清醒过来。  闪电的光劈在她脸上,陆七披着发,赤着脚下床,偌大的宅院内她仿佛一个女鬼般的在房间里转悠,冰凉的地板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是她的脚步声。  她嘴里念着四个字。  “阿珩哥哥!”  很多乱七八糟的画面贯穿到脑海,那些点点滴滴仿佛就在眼前。  黑漆漆的房间里关了几个男生女生,她和权奕珩是一批被抓来的,所以成了最好的朋友,而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小妹妹,是权玉蓉。  她听他说过,是玉蓉妹妹。  陆七瞪大眼,一道天雷劈来,她捂住耳朵,痛苦的长啸,“不……”  被封存许久的记忆犹如闪电般袭来,她承受不住,再次晕了过去,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冰冷的身体被人从地上抱起,身上渐渐暖和,陆七紧闭的双眼也跟着睁开。  不再是电闪雷鸣,不再是漆黑黑的房间,透过光明她看到的是男人惊慌的脸。  “小七,小七,你怎么了?”  “怎么样,有没有好些,还觉得冷么?”  权奕珩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满眼的心疼,满脸的担心,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恋一览无余,让人无法怀疑。  陆七愣愣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似曾熟悉,却又觉得那么陌生。  她想起来了,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是她藏在脑海深处最深刻的记忆,他说过,会回来找她,只是再次回来的时候,是要了她的命。  他就是她的阿珩哥哥。  陆七无法面对,她苍白的唇动了动,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  权奕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她,像是被抽干了力气,浑身无力。  “小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男人试图去抱她,陆七本能的攥着被子躲开了,一脸害怕的看着他,仿佛他是毒蛇猛兽一般。  那些记忆一股脑的冲上来,陆七喉间涌出淡淡的血腥味,她受不了,心脏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这个男人是恶魔,他再次回来时不仅没有带她走,还不顾以往的情面抽干了她的血,是为了给另外一个女孩儿救命。  而那个女孩就是权玉蓉。  权奕珩是淋着雨过来的,此时他身上的湿衣服都没来得极换,整个人显得有点狼狈。  水珠顺着他发丝往下滴,落在床单上晕开,陆七感到一丝寒气逼近,她抱紧了被子埋着头,就是不肯看权奕珩一眼。  “你怎么了?”权奕珩不解的望着她,满脸的担忧。  他作势要去摸她的额头是不是发烧了,又被陆七很好的躲开,并且嘶吼出声,“不要碰我。”  她激烈的抗拒让权奕珩深觉到不对劲。  “小七,你是不是做梦了,害怕了?”  “权奕珩,你个混蛋,你个恶魔!”  她吼,那么的撕心裂肺,眼神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撕裂!  权奕珩半眯了下眼,很快意识到不对劲。  她不像是在生病,而是在咆哮,更像是受到了了某种刺激。  “小七,看着我,看着我。”权奕珩到底力气大,将她从床的另一头拽了过来,双手掐住她的肩,迫使女人看向他。  陆七大喘着气,那残忍的一幕,血腥的一幕滔滔不绝的涌入大脑,更像是一把刀剜着她的心。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谁……”  “阿珩哥哥!”她突然平静下来,通透的房间里,女人猩红的眸子睨着他,而这个称呼更是让权奕珩的心尖发颤。  她叫什么?  这一刻的权奕珩,浑身都软了下来,拽着陆七肩膀的手也松了,似是没了力气。  “阿珩哥哥,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这话一落,女人眼泪决堤。  “你不知道,你走后我等了你多久……”她微颤的声音令男人的心一阵紧抽。  权奕珩沉默了,记忆沉浸在那一年,他和陆七被送到地狱训练营,培养成为杀手。  陆七是在无意间被那些冷血的杀手抓去地狱训练营的,而他权奕珩,作为权家的下一代接班人,是权老爷子亲自送去的,陪同他的是权玉蓉,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练就和杀手一样的本事,将来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老爷子就有意让他和权玉蓉在一起。  当时的权玉蓉还不是权家的养女,她的父母健在,只是喜欢和他一起玩。  那时候的权奕珩才六岁,但很多事情已经能有自己的主意。  权奕珩的性子天生沉闷,他记得很清楚,还是陆七主动找他搭讪的,当时的他傲娇的很,不理会那个小女娃,直到后来的一次,他被队长罚不许吃晚饭,陆七偷了两个馒头给他,他们才建立了深厚的有意。  地狱训练营的生活可想而知,他们最大的阻碍就是不能和外界联系,这里大多数都是被杀手的头目抓来培养,家里人已经找疯了他们,陆七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只要想到妈妈就会哭,每一次权奕珩都会很嫌弃的哄她两句。  他根本不懂那些孩子的痛苦,因为他来的定义不同,他学成之日就可以回家,而他们这些人,是要成为顶尖杀手的,为组织赚钱,甚至是卖命。  再后来,权奕珩确实练就了作为杀手的本领,也到了回到权家的那一天。  一年半的时间,他仅仅在地狱训练营待了一年半,和陆七也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感情。  而也就意味着他该回去权家了,老爷子来接他的时候,年少的他不懂事的求了老爷子,要求把陆七带出去。  老爷子给他的回答是,一个耳光。  就这样他们分开了,走之前,权奕珩承诺陆七,“阿珩哥哥一定会来救你出去的。”  “阿珩哥哥,不要,你不要丢下小七。”  “……”  这样的分别场面,权奕珩想起一次心就痛一次,原本以为他可以找个机会和爷爷说情,放陆七出来。却没想到更让他意外的事发生了,权玉蓉家惨遭灭门,是权玉蓉的爷爷拼死保住了她,他们家就剩下权玉蓉一个人了,被他们家所救的时候身受重伤。  权老爷子扬言,无论用什么办法都必须救活权玉蓉。  她中了一枪,在小腹的位置,当时大出血情况紧急,而她的血型稀有,医院根本没有那么多的库存。  老爷子领着他去了地狱训练营,那里有很多同龄的孩子,只能从他们身上下手。  当陆七再次见到权奕珩,还以为是他来带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的,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场致命的灾难。  陆七的血型正好和权玉蓉的匹配。  权玉蓉一夜之间没了家人,老爷子便是她的所有,她也成了权老爷子的心肝宝贝,抽陆七的血志在必得。  陆七性子倔,谁的话也不肯听,她不去医院,抗拒所有人的追捕,为了节约时间,这件事只能由权奕珩出面。  权奕珩当时也想的简单,也顺带想到了一条妙计。  说不定陆七救了权玉蓉爷爷会网开一面,在组织替陆七说个情。  “阿珩哥哥,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小小的陆七想法也很简单,她不愿意随着别人出这个地狱,怕被送到更黑暗的地方,可权奕珩的话她从不怀疑。  权奕珩看着她,点头,“嗯,不过你需要做一件事。”  “只要阿珩哥哥能带小七出去,无论要小七做什么小七都愿意。”  就这样,陆七被权奕珩带走了,告别了一年多的黑暗训练。  权奕珩走后,她每天都有梦到被权奕珩救出去,重获新生,终于也让她等到了这一天。  到底是年少,没有更深一层想,为了救权玉蓉,被人送到医院的陆七,差点被抽干了血,昏睡了好几天没有醒过来。  老爷子残忍的告诉护士,无所谓别人的性命,只需要全力的救权玉蓉。  陆七虽然年幼,但也清楚自己的身体,她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所以来找权奕珩的时候听到了权老爷子残忍的宣言,她知道自己可能落入了虎口,想跑,却被老爷子的人抓了回来。  她只能恳求权奕珩。  “阿珩哥哥,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小七,我……我的身体,身体不行啊……”  权奕珩就那么看着地上的她,一个字也没说。  “阿珩哥哥,求你,求你……”  陆七再次被老爷子的人带走了,权奕珩这才给她向老爷子求情。  “爷爷,小七的身体熬不住了,要不然我们另外找人救玉蓉妹妹吧。”  权老爷子横了他一眼,“你给我记住,玉蓉才是你妹妹!”  他那时候小,有心无力,也没想到抽血会要了陆七的命。  权玉蓉的性命耽搁不起,找到合适的人献血需要时间,所有的血只能从陆七身上抽。  陆七真的死了,昏迷的第三天早上,她被医生宣布死亡。  后来的事权奕珩就不知道了,她为何活了,还从医院跑了出去。  两人的回忆停留在这里,各自痛苦的看着对方,陆七眼里的深情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陌生和深刻的恨意。  是的,她恨。  如果不是权奕珩骗她,她也就不会给权玉蓉输那么多血,差点死在了手术台上。  不止权奕珩欠她的,权玉蓉更是欠了她一条命。  阿珩哥哥,你怎么能如此对我!  “小七!”权奕珩抿着唇,眸色痛苦,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知道她想起了以前的事,那件差点要了她命的事,害的她失去生育能力的事,也让她身体受到折磨的事。  当初,他自私的用她救了权玉蓉,没想到这个人一直搁在了他心里,再也挥之不去。  原本权奕珩也以为只是对她的亏欠,却没料到,多年后的一眼,他对她剩下的便只是念念不忘。  但是当年,他真的有想救她出去,原本以为她输点血就能重获自由,没想到爷爷会那么残忍,权玉蓉的伤势会那么严重,需要那么多血。  “阿珩哥哥,如果不是你骗我,我肯定不会给权玉蓉输那么多的血。”  她无力的说着这些,突然觉得天都要塌了。  哪有那么傻的人,明明是死路一条还要往里跳,还不是因为她相信权奕珩了么。  其实陆七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去的,明明还在医院昏迷的她,是被谁救走的,还贴上了死亡的标签。  不过,变相性的来说,若不是这件事,她大概这辈子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杀手。  呵。  命运好像给你开了天大的一个玩笑,原来,权奕珩才是改变她命运的人。  只是他们有这样的记忆,还要怎么继续下去?  陆七介意的不是权奕珩没有来找她,而是骗她给权玉蓉输血,全然不顾她的命。  她那么恳求他,哀求他啊,他怎么可以做到那么冷血的?  在那种冰冷的地方,宛如地狱的地方,她把权奕珩当成了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可以救赎她的人。  “阿珩哥哥,当时你心里是不是只有权玉蓉,她才是你的妹妹?”  权奕珩听得心痛,他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听到这句话后也红了眼眶,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当时的他那么小,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权玉蓉确实伤的很严重,他也想救人,但是没想过要害陆七。  “小七,对不起。”良久,从权奕珩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他是多骄傲的一个人,这三个字对权奕珩来说又有多值钱,陆七很清楚。  可是,他的道歉她没办法接受。  “小七,其实当初我们结婚,你妈也是知道这件事的,要不然她不会放心的把你交给我。”权奕珩如实说,妄想用这种方式留住她。  他也是着急了,所以才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然而,这个理由让陆七更难以接受。  “你说什么?”  “我是说,我会好好保护你,好好赎罪。”  陆七蓦然就笑了。  仅仅因为赎罪,他们才走到一起,他才会这么包容她的么?  他需要赎什么罪呢,他可是堂堂的权家大少爷,想要她死易如反掌。  她害怕,只要想到曾经的那一幕,陆七仿佛被噩梦缠身了一般,到现在都不能释怀。  *  电闪雷鸣的夜晚,陆七从权家跑了出去,权奕珩在后面追。  这么大的动静惊动了权家的不少人,也隔绝了权奕珩和陆七。  权家大院在半山腰,公路两边是茂密的丛林,若是下山去,开车也得十几分钟,大晚上的又在下雨,陆七即便是跑也得要半个小时才能下山,这是权奕珩的猜测。  她就那么跑出去了,也没有打伞,权奕珩让人到处去找,特别是周身的树林,那里寒冷又下着雨,很容易受寒。  这一晚陆七是走着到黄娅茹的租房的,她浑身被雨水淋湿,黄娅茹看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过来也不知道打个电话,下着雨你不知道吗?”黄娅茹不忍心斥责她,陆七这幅样子,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她背对着陆七,试图给权奕珩打个电话问问,脱了湿衣服的陆七似是能感受到她要做什么,叮嘱,“别给权奕珩打电话,否则我连你也找不到我。”  黄娅茹的手僵住,这语气肯定是出大事了。  等陆七洗了个热水澡出来,黄娅茹给她熬了一碗姜汤,待女儿的身体得到回暖,她才问,“到底怎么回事,大雨天的也不怕生病,你还要生孩子呢,万一冻出毛病来可怎么是好。”  “孩子?”陆七喃喃的默念着这两个字,嘴角勾起的弧度涩然。  “到底怎么了小七,你别吓妈妈。”  陆七深吸口气,抬起眼时满脸的冷意,“妈,你也知道当年的事是不是?”  “什,什么,知道什么?”黄娅茹心虚的说了句,这样的陆七是她从未见过的,她很担心啊。  “当初你为什么突然同意我和权奕珩结婚?”  陆七说到此突然吼了出来,“妈,你也知道是不是,为什么你们要骗我?”  “小七,你……”黄娅茹脑子有点乱,完全不知道女儿唱的是哪一出。  “当年的事,我被组织抓去做杀手,妈,你都知道是不是?”  黄娅茹的心仿佛被雷劈了一般,她给女儿催眠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让她想起来了。  她无非就是不让让女儿沉浸在过去的痛苦里,是她弄丢了女儿,她该死。  好在最后她找到了小七,要不然这辈子她真是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小七。”黄娅茹抱住女儿,“妈妈知道你痛苦,别想了好不好,就当是一场梦。”  黄娅茹以为她想起了在组织里宛如地狱般的生活,心里害怕,所以才抱紧了她,安慰她。  “妈,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阿珩才是害我的那个人,他要赎罪,你才答应把我嫁给他?”  陆七记得清清楚楚,一开始黄娅茹是反对她和权奕珩的,拼死要他们离婚,后来也不知道权奕珩和黄娅茹说了什么,对权奕珩的态度就改变了。  “你说什么?”黄娅茹也懵了,“阿珩是害你的那个人?”  “看来你也什么都不知道。”陆七失望透顶,那个男人一直在骗她,在伤害她,“妈,我们都被他给骗了,他连您也骗。”  “他娶我无非是为了赎罪,让自己的内心好过一点,可是我为什么要接受他的赎罪,让他心里好过一点呢?”  陆七呢喃,她神色呆泄,看上去像是要崩溃了一样,听得黄娅茹糊里糊涂,毕竟事情的详细经过她没有见证过,并不清楚。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黄娅茹依然帮着权奕珩,“小七,我不知道你和阿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妈妈想说一句,阿珩当时只有六岁,什么都不知道,即便他没有去找你,你也不应该责怪。”  看样子,黄娅茹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  六岁的孩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若是他什么都不知道怎么会骗她给权玉蓉输血,差点要了她的命,事实上他真的要了她的命,只不过是她自己命大活过来了。  良久,陆七冒出一句,“我要告他!”  “你告他什么?”  “他非法囚禁我们,是犯法的。”  这个组织权家也有份,陆七此刻才想明白,为何权老爷子能随便出入,还能和上面的人交接,要是没有关系,怎么可能有那种本事。  说不定堪称地狱的地方就是权家人培养的顶级杀手。  她真是蠢,怎么从来就没有想过呢?  那时候她小,想不到这么深的一层倒也情有可原,现在她一回想,倒是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小七,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算了吧。”  “妈,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当初快死了啊,差点就死在了他和权玉蓉的手上。”  “你说阿珩差点要了你的命,会不会是误会?”黄娅茹始终不相信权奕珩会是那种人。  而且即便这里面有什么别的情况,那时候的权奕珩才六岁,很多事情也是不能做主的。  黄娅茹回忆起当年,女儿丢失的那一年,她几乎哭瞎了眼,也急坏了陆自成。  那时候的陆自成是真心疼爱陆七,因为爱黄娅茹,想要得到那个女人,他也没有被名利蒙蔽,所以在陆七失踪后他也跟着着急,一心想要寻回陆七。  陆七也是在这样一场大雨里,被陆自成的人给找到了,捡回了一条命。  黄娅茹永远也忘不了,在看到女儿的那一刻,她哭的有多心痛,恨不得将这辈子的眼泪都流了。  自此,黄娅茹为了感谢陆自成,宽恕了陆自成,准许他有自己的孩子,也就是说,陆自成是被黄娅茹亲手推给胡碧柔的。  对对错错,谁是谁非,陆七已经分不清了。  “小七,事情都过去了,还是算了吧,你和阿珩好不容易在一起,也是个缘分。”  谁对谁错黄娅茹并不想追究,她是过来人,看得出来权奕珩是把陆七放在心尖上疼着。  “妈,你不用劝我了,我不会这么算了的,俗话说,欠债还钱,欠命就得还命。”  黄娅茹脸色一白,也不知道陆七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小七,你可别做糊涂事,我看得出来,阿珩那孩子是谁真心爱你的。”  “他那是为了给自己赎罪,不是爱!”  “妈,你根本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陆七一把抱住黄娅茹,哭出声来,“他用我的血救权玉蓉,完全不顾我的死活,我当时……那么的恳求他,他连句话都不肯说,妈……”  “如果我真的就那么死了,他还不是好好的活着,而我就成了他和权玉蓉的牺牲品,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么,为什么要给权玉蓉呢?”  “小七别哭,别哭了,我知道了,明白了。”黄娅茹也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帮女儿拭去脸上的泪水,心疼的要命。  “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就什么都好了,嗯?”  陆七大概真的累了,不多时便在沙发里睡着了,黄娅茹怕吵醒她,也懒得叫她去床上睡,给她拿来棉被盖上。  等她彻底睡下,黄娅茹才敢给权奕珩打电话。  “阿珩,小七在我这里。”  权奕珩站在雨里,他还在满世界的找陆七,接到丈母娘的电话他松了口气。  原本以为碰到这样的事她不会去找黄娅茹,没想到这丫头还是去了。  “妈,她还好么,没生病吧,这么大的雨给她吃点药。”  “放心,她没什么事,明天早上不发烧应该没什么问题,你别找她了。”  黄娅茹了解女婿的性子,女儿就这么跑出来,加上他那边的声音,她知道女婿肯定在满世界的找女儿,让他放心。  “妈,我能来看看她么?”  “还是不要了。”黄娅茹看了眼沙发里蜷缩的陆七,痛心的道,“阿珩,你给她的伤害太大了,她可能有点接受不了。”  “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不然怎么会找人一直在给她催眠。  他当初和黄娅茹达成的共识也仅仅是这一点,并没有告诉她,陆七因为输血的事差点丧命。  原谅他的自私,因为那个时候他是爱陆七的,就想和她在一起,好好的保护她。  “你这几天都不要来找她了,让她好好的静一静,她在我这里你放心。”  “妈,有些事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我不想和她冷战,怕这样下去会更糟。”权奕珩任由雨水淋着他的身体,“妈,我明天会过来看她,希望妈妈您能多帮我做一下小七的思想工作。”  权奕珩知道这么说有些冒昧,可他真的没办法了,或许他曾经确实伤害了陆七,可现在,他们的今天,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结为夫妇,他给她的都是他所有的爱和宠。  “我会的,你赶紧回去吧。”  挂断电话,权奕珩没有想回大院的欲望,他心里记挂着陆七,想在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看到她,所以,他冒雨去了黄娅茹所在的小区。  他索性坐在车里等,也好比一个人回去面对冷冰冰的空气强。  权奕珩穿着湿衣服在车里等了一夜,他病了,还没等到第二天早上就发了高烧,晕厥在车里,是被权家人找回去的。  上午醒来,雨已经停了。  老爷子已经从保镖嘴里大概询问了情况,看到孙子醒来吵着要去找那个女人,满肚子火。  “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一个女人而已,竟然把你弄成这样。”老爷子破口大骂,“她要走那是她的事,我们没有对不起她,她还来脾气了!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人,一点也不懂规矩,瞎闹什么啊。”  权奕珩虚弱的躺在床上,“爷爷,您忘了吗,当年就是我们对不起她。”  老爷子眯眼,“你说什么?”  “她什么都想起来了,找我算账。”  老爷子不以为意,“哼,哪又怎样,她不是好好活着么?”  是啊,她是好好活着,可若不是她运气好,哪里还有今天的小七。  权奕珩想到那一年,当他跑去陆七病房找她的时候,没发现女孩的身影,是怎样的癫狂。  最后老爷子告诉他,她已经死了,埋了,他还是不信,这些年一直在寻找她的下落。  终于被他给找到了,看来老天也在给他机会赎罪。  权奕珩什么都不想说,他心里就想着一件事,“爷爷,我这辈子没有对不起谁过,唯独只有小七。”  ------题外话------  月票活动结束了,在这里清清要谢谢大家的支持,灰常感谢。清清这个人不会煽情,唯独用简单的文字来感染你们,每天保持万更,让亲爱的们尽量看的爽…爱泥萌哦…  顺便说一句,月票活动虽然结束了,不过有月票的美人还是可以继续投的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