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2 她要抽干权玉蓉的血

352 她要抽干权玉蓉的血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45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0
    权奕珩说出这句话也让老爷子感慨万千。  权老爷子这辈子从不觉得对不起谁,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让玉蓉嫁给权奕珩。  他心里愧疚啊,现在陆七正好抢了他最宝贝的孙子,难道不是偿还了当年的情分么?  要他说,是陆七占了大便宜。  想嫁给他们家阿珩的女人,不知道要排多长的队呢,这个女人捡了个大便宜还要作,他简直要被气死了。  偏偏他这个不争气的孙子还能由着那个女人胡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阿珩找不到女人!  权老爷子在卧房内烦躁的徘徊,老管家担心他的身体,劝道,“老爷子,您还是坐下休息吧,一会儿腿又该疼了。”  “爷爷,我已经没事了,您去休息,这里有人照顾。”  昨晚淋了大半晚的暴雨没有及时换掉身上的湿衣服,加上又在车里睡了大半夜,权奕珩不仅发烧,还伴有咳嗽,家庭医生来看过,说是烧成了肺炎。  原本是要去住院的,权奕珩坚持在家。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哪里有时间躺在医院。  此时的老爷子看到他气不打一处来,走得累了,转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呵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都病成这样了,还想去找她是不是?”  权奕珩没吭声,算是承认了。  是的,他想去找陆七。  他不相信什么时间会改变一切,让她静一静事情就过去了,他觉得,两人若是长久不见面,情况只会更糟糕,所以在事情发生以后,他必须尽快的见到她,和她谈谈。  “阿珩,她的性子那么倔,根本就配不上你。”  闻言,权奕珩苍白的脸蓦然一冷,“爷爷,您能别说了么!”  “呵,我还不能说了吗,阿珩你必须要弄明白一个事实,当初可不是你对不起她,为了她,你三番五次和爷爷我翻脸,我一早就想把她给解决了,没想到那丫头的命竟然那么大,没死。”  “爷爷!”权奕珩是生气的。  什么叫做解决了,难道这辈子造的孽还不够么?  那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什么说解决就解决!  “爷爷,看样子我姑姑的事还没让您清醒,难道您还想酿成当年的悲剧么?”  老爷子知道他要这么说,怂过去,“我若是没有清醒,早就那么做了,阿珩,我已经看在你姑姑的面子上接受她了,即便是当年我们家欠她的,她也不能这样把你不放在眼里啊。”  “她没有不把我放在眼里,是我对不起她。”  事到如今,权奕珩也不想和老爷子又过多的解释,他这样的人,一辈子独断惯了,和他说这些大道理是不会明白的。  “阿珩,你的心灵要足够强大,爷爷我从小就把你当继承人栽培,希望你不要辜负爷爷对你的期望。”  权奕珩咳嗽了两声,辩驳,“可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不是你的工具。”  “阿珩!”  老爷子虽然生气,可看到权奕珩这个样子又免不了会心疼,“阿珩你听爷爷说,这个世界上好女人多的是,你不想娶玉蓉没关系,爷爷已经把她交给阿峰了,但是好女人也不止陆七一个,你只是为了偿还当年的情分,又何必认真呢。”  “爷爷,您不懂。”  “你!”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  他已经让步了同意陆七进了门,还要怎么样!  “爸,您消消气,叶子在前厅找你呢,她马上就要回剧组拍戏了,说是要陪您一起用午餐。”权昊然走进来打圆场,“这个不孝子就交给我,我和他好好谈谈。”  老爷子冷哼一声由管家推着离开了。  “老爷子您别生气,权大少估计是觉得自己对不起少夫人。”老管家见老爷子气色不好,生怕他因为这件事动气影响自己的身体。  老爷子气的不轻,一个个的怎么都栽在女人手里!  “有什么对不起的,他已经娶了那个女人,给了她权家少奶奶的名分,这是多少女人挤破头想得到的,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老爷子说到这儿叹息一声,“阿珩这孩子什么都好,将来我把这个家交给他也是放心的,可是那个女人,你不知道,我真的是不相信啊。”  “那玉蓉小姐呢,您就相信么?”  老管家直言不讳惯了,他伺候老爷子多年,他的心思,他自然是知道的。  老爷子闻言没吭声,他这辈子相信的人没有几个,和权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他是无法放心的。  *  早上陆七刚醒就接到沈立轩打来的电话。  “陆小姐,我们说好的期限已经到了。”  陆七声线沙哑,“我现在不是很方便,要不改天吧。”  “你怎么了?”听出她声音不太对劲,沈立轩问,“身体不舒服吗?”  对这个女孩儿,沈立轩总有种别样的情绪,情不自禁的就关心了。  “昨天淋了雨感冒了,所以沈先生,这几天恐怕不行,等我身体恢复吧。”  “好,你先养好身体,过几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沈立轩虽然很想见黄娅茹,但也不得不顾及陆七的感受,人家生着病呢,肯定是不方便的。  只是他这颗心实在绷不住了,仿若回到了多年前,那颗死气沉沉的心得到复苏,充斥了一番热血。  黄娅茹还活着,自从确定这个消息后,沈立轩就没有安稳的睡过一个好觉。  他必须要立刻见到她才能心安。  “立轩,午餐准备好了。”  刚才的电话沈夫人并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不过看男人的情绪,应该是和黄娅茹有关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表现得这么失落。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回神,他看到妻子苍白的脸,觉得惭愧,“你才刚出院,这些事情交给佣人做就好了。”  她越是这样,沈立轩越是觉得亏欠她。  其实想想,这个女人除了当年的那场算计,嫁给他的这些年倒也恪守本分,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妻子,他在外忙碌,一点也不用操心家里的事。  只不过,他的这颗心,尘封了二十几年,今天的复苏了还是因为那个人。  感情的事无法勉强,他注定是要伤害一个人的。  “我身体没事,你别听医生胡说。”沈夫人尽量忽略他刚才的通话,主动的挽起男人的手走进了餐厅。  沈立轩在女人对面坐下,中午的菜色不说有多丰盛,但看得出来是沈夫人精心准备的,都是他喜欢吃的菜。  沈夫人给沈立轩把菜夹到餐盘里,“你多吃点,过些日子就要去国外了,会很久吃不到家里的菜。”  “宁惠。”沈立轩叫她。  结婚这么多年,男人鲜少这么连名带姓的喊她。  若是这么叫她,肯定是有事和她说的。  “有什么事就说吧,我们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不用客气的。”  沈立轩这几天想了很久,这也是最终决定的,“这些年辛苦你了。”  “你其实还很年轻,模样也生的不错,要不然就……”  沈夫人听得心惊,也无法无动于衷的听下去,眼眶泛酸,她两手捧着脸问他,“立轩,你也认为我模样生的不错吗?”  她在意的倒是他这句话了。  沈立轩抿了下唇,难过得不知如何继续。  “立轩,我嫁给你的时候就说过,这辈子除了你不会再嫁给别人,你看,我们的儿子都那么大了,我们也该好好的不是么?你总说我不适合你,可你看,我们的家不是挺好的吗?”  她年轻的时候沈立轩提出过离婚,说是怕耽误了她,而他们夫妻这些年,沈立轩偶尔也会提,无非就是觉得对不起她。  因为他们虽然是夫妻,可真正的夫妻生活少的可怜,沈夫人能守着他到今天着实不容易。  按理说,他应该很欣慰,能有这么一个女人无怨无悔的爱着他。  可沈立轩也确实努力过,除了黄娅茹无法再爱上别人。  或许是他太执着吧,但他无法做到欺骗。  所以,在两人沉默了大半晌,他还是提了出来,“宁惠,我们离婚吧,这样下去,我们都很痛苦。”  沈夫人握着筷子的手颤了下,她也不是第一次听他说这种话,可这一次她竟觉得离婚这事大概是板上钉钉了。  “你找到她了,就要抛弃我和儿子吗?”沈夫人平静的问,不停的往嘴里塞食物。  要说黄娅茹没死,她应该找那个女人当面谈谈的。  她想问问她,这些年她既然没有死,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在年轻的时候就出现,老了倒是来破坏她的家庭了。  “你知道,我也是怕你受委屈。”  沈夫人明白,沈立轩这样的性子,做不到欺骗她。  这个男人就是太实诚了,可这未必是件好事。  有时候,她真的希望沈立轩能骗骗她,那至少说明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沈夫人艰难的吞下嘴里的食物,她喃喃道,“她没死,就能和你在一起了吗,立轩,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承受很多流言蜚语,老爷子也不会答应的。”  “到时候你会再次面对失去她的痛苦,倒不如这件事平息,当做她真的已经死了,这样对她也好啊。”  她顺了口气帮他分析,希望沈立轩能看清问题的根本。  一旦沈老爷子知道那个女人没死,肯定会要了她的命!  “我知道,我也没打算一定要和她在一起。”  沈立轩痛苦的望着她,“宁惠,你要明白,我只是不想我们的婚姻……”  “别说了,让我想想吧。”  说是这样说,可沈夫人心里的态度坚决,她都快五十岁了,怎么可能和沈立轩离婚。  当初年轻的时候她没有放弃,他每次提离婚,她一口就否决了,现在,更不可能。  这样不行,她必须先一步和黄娅茹见面。  他们孤儿寡母,就不相信那个女人真的会不管不顾的和沈立轩再续前缘。  这件事沈夫人只能找儿子商量,她打沈辰皓的电话没人接,通过吴特助才试探出儿子在哪儿。  郊区的小公寓,早早被沈辰皓身边的人带去玩了,房子里就只剩下沈辰皓和姚若雪,两人刚说了一番动情的甜言蜜语,公寓的门铃就响了。  沈辰皓还以为早早不习惯别人带,去而复返,开了门,看到的是沈夫人一脸沮丧的站在外面。  “妈,你怎么来了?”  听到这声喊,窝在沙发里的姚若雪赶紧起身,她脸上的红潮未退,刚刚和沈辰皓热吻了一番,直到现在都没缓过神来,沈夫人突然来,着实吓着了她。  因为之前的她对沈夫人保证过,不会刻意来打扰沈辰皓的生活,现在她在这儿不是打沈夫人的脸么?  姚若雪迅速的整理了下凌乱的沙发,而后又扯了下身上差点被男人脱落的衣服,最后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礼貌的喊了声,“沈夫人。”  沈夫人眯了下眼,对儿子冷声道,“我听说你都好几天没去公司了,怎么回事?”  “谁胡说啊,我刚从公司回来,准备吃午饭了再去呢。”  “是么?”沈夫人犀利的眸光落在姚若雪身上。  “姚小姐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没个动静。”  姚若雪垂着头,仿佛被审问的犯人一般,沈家人的气势永远都那么磅礴,她一个小透明,特别是做了有违约定的小人物,这会儿早就手足无措了。  “我,我是……”  “妈,您别怪她,是我拐了她的儿子,她过来找儿子的。”沈辰皓帮腔,生怕母亲会责怪姚若雪。  而且他说的也没错,那天回京都有点突然,把早早交给保姆他又不放心,所以就顺便把那孩子带过来了,而姚若雪真是来接儿子回去的,可不知怎的,这一接就住了好几天。  两人每天都腻在一起,虽然没有越过那层关系,可情侣间该做的那些都做了,恨不得把这三年的空虚都填补回来。  沈夫人听得头痛,她这边已经焦头烂额了,沈辰皓还不消停,一个个的,是不是非得要折磨死她才甘心?  “阿皓,你这不是胡闹么?”  沈辰皓冷下脸,正想说什么,姚若雪怕他和沈夫人起冲突,适时的拉住了他,开口道,“对不起沈夫人,我今天就带着儿子回去。”  “别,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的。”沈辰皓可不想这么容易就放她走,“妈,我不是让你别管我的事么,您管好自己吧。”  好事被人打断,即便是自己的妈沈辰皓也是有情绪的。  想想他这三年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好不容和若雪团聚了,想在一起了,他们又要反对么?  当初是谁说,只要姚若雪能活过来,一定不会反对他们在一起,长辈说的话就可以不作数么?  听了儿子这话的沈夫人,苦涩的笑了声,“怎么,现在连你也来嘲笑我了是么?”  人被逼到绝境,说话做事难免会偏激,而沈夫人确实已经被逼到此境况。  他们父子,简直不留一点情面。  她在这个世界上仿佛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丈夫从来不待见她,儿子嫌她管的太多。  想想她这一生还真是失败啊。  “沈夫人您别生气,是我不好,我马上带儿子走。”姚若雪见母子二人因为自己弄得像仇人一样,她赶紧出言缓和。  她可不想还没有和沈辰皓在一起就和沈夫人闹矛盾,这对她,对早早都是不好的,若是想和沈辰皓在一起,她就必须忍。  不光是为了自己,更为了沈辰皓。  沈辰皓怕她真的就这样走了,死死拽着姚若雪的手不肯送,嘴上也明显松懈了态度,“妈,我没有那个意思。”  沈夫人倒也没有往心里去,其实她是看到姚若雪出现在这里,有点担心罢了。  沈辰旭可不是省油的灯,儿子把姚若雪藏在这里,说不定沈辰旭已经知道了。  “行了,我来是找你有正事。”  “怎么了?”沈辰皓一边问一边拍了下姚若雪的时候,示意她去给沈夫人倒杯水。  “你爸要和我离婚。”  “什么?!”沈辰皓大惊。  就连转而去厨房倒水的姚若雪也跟着吃了一惊。  她的第一反应是,难道沈辰皓的父亲有外遇。  多年前她见过沈立轩一面,完全不像是那种人,他身上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正义感。  沈辰皓完全没有料到沈立轩会这么不顾情面,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连家都不要了。  他气的要死,但又不好当着沈夫人的面表露出来,以免更让母亲伤心。  这会儿他也软了心,坐过去好声安慰,“妈,您也别怕,别忘了您还有我。”  沈夫人听着倒是觉得欣慰,只不过她坚守了二十几年的家可不希望就这么散了。  “我晚上会找爸爸好好谈谈的,您身体才刚好些,还是回去休息吧。”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休息,我不能在这儿休息么?”  “当然可以。”姚若雪端着水走出来,她朝沈辰皓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好好安慰沈夫人,“这样吧,已经到了午饭时间,您和阿皓好好聊聊,我去做饭。”  姚若雪说着迅速系上了围裙,顺便拉上了厨房的门,她知道这个时候沈夫人的一些话只想对儿子说,她还不是她的儿媳妇,主动避嫌是应该的。  “阿皓,其实若雪是个好女孩,你们也两情相悦,妈挺羡慕你们的。”沈夫人望着姚若雪离开的身影,有感而发。  “那您是不反对了?”  “反不反对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趁我不注意和她在一起。”沈夫人突然就释怀了,很多事情掌控了又如何,到头来她的结局并不好,“不过妈要提醒你们,沈辰旭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你爸爸现在要和我离婚,阿皓,你想拿回公司可能会很艰难。”  “没关系,我无所谓。”  沈夫人一点儿也不意外,“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她的丈夫为了一个女人无心沈家的一切,她的儿子亦是如此,为什么没有人考虑一下她的感受。  沈夫人不是有多在意这些东西,而是一旦沈家真的被沈立明一家霸占,他们恐怕在这座城市立足都成了困难。  她一个女人家,还能做什么呢!  算了吧,儿子要和谁在一起她无力去管,倒不如成全他。  *  因为权奕珩的事,叶子晴又给剧组请了两天假。  下午的时候佟嘉伟也过来了,陪老爷子下了两盘棋,然后想约叶子晴一起出去。  叶子晴记挂着权奕珩,压根没有这个心思,而他们家发生的事情她也不想对人说。  “我哥生病了,嫂子不在,得留下来照顾他,改天吧。”  佟嘉伟一听权大少生病,忧心的开口,“生病了?不严重吧。”  “感冒,挺严重的。”  “那行吧,你好好照顾他,我明天再来找你。”  “嗯,好。”  其实今天佟嘉伟来是想和叶子晴商量婚事,他也老大不小了,家里人催的紧,几次三番的要他把叶子晴带回去。  当然了,这事得叶子晴同意才行,他这不是正在找机会么,奈何一点也不凑巧,只好改天再来。  叶子晴把佟嘉伟送到大院门口,眼见他的车消失在转弯的下坡道,正准备进去,突然,她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探头探脑的。  她眼眸一转,双手环胸,没好气的哼了声,“出来吧,我都看到你了。”  “叶子。”  是慕昀峰。  叶子晴已经猜到是他,倒是不觉得惊讶,“我说慕少爷,你可是堂堂的大少爷,怎么做这种事。”  慕昀峰死不承认,“我是来找阿珩的,听说他生病了。”  “那你进来啊,干嘛偷偷摸摸的。”  慕昀峰跟在她身后,关心的却是,“佟嘉伟什么时候来的?”  “上午。”叶子晴如实回答。  上午?这都下午了,那小子竟然在权家待了那么长时间,和叶子晴培养感情。  老爷子都不管的么,毕竟他和叶子还没有结婚呢。  慕昀峰欲言又止,“你们……”  “我们相处得挺好。”  “那个叶子,我就不进去了。”眼看叶子晴带着他往里走,慕昀峰驻足。  他来这儿若是被权老爷子知道,免不了又被教训。  慕昀峰也不是怕被教训,就怕老爷子说他欺负了叶子晴,再也不许他和叶子晴来往,到时候,他想要看她一眼真的就成了奢望了。  “你不是来看阿珩哥哥的吗,怎么又不进去了?”  “我其实,其实是来看你的。”  叶子晴愣了下,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曾经深爱的慕哥哥会为了看她一眼而这般费心力,只是,时过境迁,她已经不在意了。  “那现在你看过了,可以走了吧。”  “叶子,我想和你聊聊。”  哪怕陪他是说说话,也是好的,能听到她的声音,慕昀峰觉得也是一种享受。  他从来不知道,都快三十的大老爷们的他,竟然还有这番心思。  这一次,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爱了。  想起和程卿的那段青葱岁月,他也没有如此过。  鬼鬼祟祟的待在人家大门边好几个小时,无非就是想多看她一眼。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聊的。”叶子晴把话说的很明白,“你要么进来跟我去看哥哥,要么,我关门,你回去。”  慕昀峰没有跟上去,权家的那扇门关上,隔绝了叶子晴姣好的容颜。  他失落的站在另一旁,生怕被权家其他人发觉。  今天是周末,要不然慕昀峰也不会这么闲,来这儿堵叶子晴。  从来不知道,一旦分开了会连见上一面都这么难,早知道会这样,慕昀峰就是死也不会离婚。  不多时,权家的大门再次打开,叶子晴慌慌张张的从里面跑出来。  慕昀峰堵住她,“发生什么事了?”  “我哥不见了,我得去找他。”  “我陪你一块去。”  “不用了。”叶子晴拒绝,她在这儿等权家的司机把车开出来。  “你一个人怎么去找,我和阿珩熟,说不定我可要找到他。”  叶子晴想想也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她得赶紧找到哥哥,医生说了他必须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即使要去见嫂子,也得有人陪着啊。  她只得跟着慕昀峰上了车。  一路上,她回忆起权奕珩可能去的一些地方,大概就是陆七家了。  所以两人直奔黄娅茹的租房。  把车停到小区,两人从车里下来,正好碰到下楼的黄娅茹。  “阿姨,我哥有没有来这儿啊?”  “嗯,他去找小七了。”黄娅茹看上去气色也不是很好,“你们先别上去打扰,让他们好好谈谈。”  “我知道的阿姨,不过我哥感冒严重,我有点担心他的身体。”  权奕珩的病主要在心里,叶子晴就怕这个时候陆七说出什么话来伤害哥哥,怕是会撑不住的。  “那我们就在这儿等着吧,一会儿我再上去看看。”  “好。”  三个人只好站在小区外闲聊,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  陆七从昨晚过来黄娅茹这里就没出去过,早餐和午餐就喝了一点牛奶,听到门被钥匙打开,她头也没回,“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而回答她的却是一道低沉而沙哑的男音,“小七,是我。”  陆七依然没回头,她也不觉得惊讶,而是苦笑道,“我妈还是把你放进来了。”  “我们谈谈好么?”权奕珩把门关上,走过去在陆七站定。  为了配合她坐着的高度,权奕珩只能蹲下身来。  陆七垂着头,她不想看到权奕珩,从昨晚到今天,她脑子里全是鲜血淋漓的一幕。  他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在地狱训练营内,等到他们的很有可能是死亡。  她那么相信他,可他,却要她的命去救另外一个女人。  到头来,他还要催眠她,试图永久封存她的记忆。  难道她就是他的工具么!她的命不值钱,权玉蓉的命金贵值钱是不是?  这是陆七所不能接受的。  “谈什么,谈当年你骗我给权玉蓉输血?”  “不是的小七,我当时……”  他当时想给陆七求情,可爷爷的性子,权奕珩很清楚,若是当众否决他的决定只会更生气,所以,他才等没人的时候向老爷子求情,可老爷子怎么可能会听他的,权玉蓉命在旦夕,他一心想的都是怎么把权玉蓉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权奕珩也想过偷偷的放陆七走,老爷子像是猜到了他的心思,特意命人看住他,不许他靠近陆七的病房一步。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在努力的补偿。”  “我不需要你的补偿。”陆七言语冰冷陌生,她一个字的解释也不想听。  因为还有一件事,也是权奕珩造成的。  她被人从医院救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遇到了谁的追杀,在她小腹捅了一刀,本就失血过多的她才是命在旦夕,差点就失血过多的死了。  而最后的结果,她应该是伤到了子宫,才是她不孕不育的根本。  若是没有权奕珩,她就不会给权玉蓉献血,更不会失去做母亲的机会。  让她怎么能不恨!  因为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她小腹上的疤痕并不明显,只有一条很浅的印记,估计是伤口处理的好,陆七也没有在意过,若不是昨晚黄娅茹告诉她还有这么一出,她都不知道自己小腹还有一条很浅的疤痕。  她简直就是伤痕累累,而这一切都是拜权奕珩所赐。  “小七,你说吧,想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心里的怨气是需要发泄的,只要她提出来,他愿意承受。  陆七这才抬起脸看他,男人脸色苍白,深邃的双眸凸陷的很深,昨晚应该也是一晚上没睡吧。  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只要想到当年,陆七恨不得现在就抽光权玉蓉的血。  那个女人,明明知道是她救了她一命,竟然每次看到了她还趾高气昂,凭什么?  陆七也不是个磨蹭的人,事情发生也想尽快解决,“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抽干权玉蓉的血,第二,我们离婚,我自己抽干权玉蓉的血,你帮谁我不会管,你也不用觉得……”  “小七!”权奕珩听不下去了,“不要说这样的话,你说什么我都会答应,但是离婚,请你不要随便说出来。”  “权奕珩!”陆七讨厌他的这种态度,更讨厌他的盛气凌人,凭什么他说什么她就要听?  “请你搞清楚,我不是随便说出来,我是认真的。”  她真的是认真的,害怕以后只要看到权奕珩就会想起当年的事,那样的话,他们还要怎么继续下去?  其实她本就是这种强势的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权玉蓉拿着她的命在权家过的好好的,甚至利用老爷子的宠爱时常打压她,害的她失去做母亲的机会,她绝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小七!”  “权奕珩,在国外我每次检查都是你做的手脚吧,我身体有问题不能生育,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这个权奕珩自然知道,黄娅茹曾经说过,小七小时候受过伤,估计伤到了子宫,也不知道能不能怀孕。  他害怕陆七看到结果失望,更好怕她会因为这件事心情不好,所以在中间做了手脚。  “小七,没有孩子没关系的,我们可以领养一个。”  可陆七想的并不是这些,她没有孩子,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现在他还要来在他面前装圣人,她就一定得接受吗?  或许,他根本就不了解她的心情,以为只是孩子的问题罢了。  “权奕珩,你走吧,自己好好想想清楚,是你抽干权玉蓉的血,还是我来动手。”  权奕珩深知这个时候她在气头上,也不好说什么。  他来只是为了告诉她,他是很在意她的。  回到权家,权奕珩因为身心疲惫差点倒下去,要不是被人及时扶着,恐怕这会儿身体已经贴着地了。  权玉蓉一早就听说权奕珩生病,碍于现在的身份一直不敢去探望,只好去和老爷子聊聊。  “爷爷,我熬了中药,是驱寒的,阿珩哥哥昨晚是受了风寒,要不我给他端去一点?”  她这样说,也不怕老爷子不同意。  权老爷子担心权奕珩的身体,自然是答应的,还说了句,“玉蓉,辛苦你了,赶紧去端给他吧。”  权玉蓉得到老爷子的特许,立马端了熬好的中药去了权奕珩的房间。  此时权奕珩躺在床上,他病的很厉害,又在发烧。  但他警惕性很高,听到声响立马从床上起来,看到前来的女人,瞬间冷下脸,“你来做什么,出去!”  “阿珩哥哥。”权玉蓉站在门口快哭了,她鲜少见到权奕珩这个样子,都是被陆七那个女人给害的。  她用了她的血又怎么样,谁让那个女人没有本事!  而且抽一点血又不会死,有什么好和阿珩哥哥发脾气的?  “我说了出去!”权奕珩强调,眼神恨不得将她给撕裂。  现在只要看到这个女人他就会想起陆七所受的那些委屈,他忍着没发作,都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  “阿珩哥哥,你把药喝了我再出去。”  权玉蓉缓步走过去,她把药碗放下,很细细心的用勺子搅拌两下,而后送到男人唇边,打算喂他喝药。  权奕珩半眯着眼看着她,他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抡起拳头,深吸口气,他忍着想要掐死她的冲动,就那么恶狠狠的盯着她看。  是啊,当然若不是因为她,陆七也不会遭受那么罪。  她恨,她不能释怀都是情有可原的,可是他,也受不了这样的冷落。  他也是人,只要碰到陆七的事就会变得不通情达理,特别她提出离婚,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所以,他也是恨的,恨眼前的女人,恨自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更恨当时没有和老爷子对抗的去为陆七争取。  砰咚。  权奕珩大手一挥,滚烫的药汁飞溅,零零碎碎打在权玉蓉身上,烫着了她的脸和手指。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女人也被权奕珩推到地上。  面对如此狼狈的她,男人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而是怒声警告,“我告诉你权玉蓉,你最好祈祷爷爷不要死,不然,我有一天一定会抽干你的血。”  他不是怕老爷子,而是因为老爷子对权玉蓉有愧,加上权玉蓉的家确实有恩于他们权家,所以才会有所顾忌。  “赶紧的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权玉蓉吓得要死,也没心思想太多。  她见过权奕珩的狠戾,可也没今天这样可怕。  这个她喜欢多年的男人,竟然说出那么恶毒的话,她是好心给他送药的啊。  这个时候的权玉蓉哪里还敢有半分的停留,仿佛她在房间里多呆一秒,权奕珩就会过来掐死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