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3 慕少曰:天呐,我要做粑粑了!

353 慕少曰:天呐,我要做粑粑了!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92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0
    被权奕珩赶出来的权玉蓉仿佛被人狠狠的打了一耳光,全天下的人都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这一刻的她谁也不想见,唯一想依靠的人却只有权绍峰。  是的,权玉蓉此时想起了那个男人的好。  在记忆里,无论她说什么,他都是简单的一个字,好。  似乎只要她说的,她要的就是一切,他都会帮她如愿。  她不想一个人待着,哭着跑去了权绍峰的别院。  也不知过了多久,权绍峰回来,看到权玉蓉一个人趴在桌前,样子像是睡着了,又像是在颤抖。  他吓坏了,扔了手里的公文包就过去把靠在桌前的女人抱了起来。  “玉蓉,你怎么了?”  权绍峰试图用手抬起她的脸,女人却故意躲开他,随后低低的趴在他怀里抽泣起来。  “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我,我……”权玉蓉也是真害怕,她和权奕珩从小一起长大,从未见过他那么狞狰的样子,仿佛一头被激怒的野兽,要撕掉她的肉一般。  那眼神,那警告的一番话,不仅刺痛了她的心,更是让她无地自容。  “阿峰,我害怕。”简短的一句话展现了女人的脆弱。  突然的投怀送抱让权绍峰微微一愣,心头划过一抹许久未曾有过的暖流。  他双手抱着权玉蓉,声音温柔,“怎么了?”  “你大哥,他,他要掐死我。”  权绍峰一听脸色微变,随后安慰道,“怎么会呢,大哥这人虽然不爱说话,但不会随便伤害人的,更何况你还是他的妹妹呢。”  “是真的,我刚才,我刚才……”  权玉蓉吸着鼻子抽泣着,她窝在男人怀里,像是一只被惊到的小鹿,惹人怜。  但是她不想把端药给权奕珩的事情告诉权绍峰,以免这个男人心里不舒坦,而她现在能依靠的也只有他了!  她不会蠢到自掘坟墓。  渐渐稳定了情绪,权玉蓉才将事情的原委道来,“爷爷让我给阿珩哥哥送药,我去了……结果,他打翻了药碗不说,还要我滚,你看我的脸,都被烫红了。”  权玉蓉话说到这儿才抬起脸,下颌处果真有一抹不和谐的红,一看就知道是被烫伤的。  “你也别往心里去,大哥那么爱嫂子,估计嫂子这次跑出去他心情不好,脾气大一点是难免的。”权绍峰自然是心疼的,但因为这人是权奕珩,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才先安抚她,“上药了吗,我看看需不需要去医院处理。”  权玉蓉即使嫁给了他也对大哥恋恋不忘,权绍峰不是傻子,听到她说这些就明白了为何权奕珩会这么对她。  大概是她还对大哥纠缠不休吧。  心疼她的同时,权绍峰更多的是失落和挫败,作为一个男人的挫败。  他清楚权奕珩的为人,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对权玉蓉发火,更何况他们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情分有多深?  权绍峰用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末了,还在她受伤的部位轻轻吹了几口气。  权玉蓉从小被养在权家,早前虽然和权奕珩有过婚约,可他们正经的连手都没有牵过,即便有也是必要场合,更是那种大哥哥对妹妹的情分。  为了能留在权家,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选择了不爱的权绍峰,那一刻,权玉蓉是委屈的。  而此时,权绍峰帮吹吹,权玉蓉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头顶上涌,那感受,痒痒的,麻麻的,竟然比和他亲吻还要令人把持不住。  “还疼么?”偏偏这时候,权绍峰还那么温柔的问她。  权玉蓉感动的无以复加,她将身子主动的往男人怀里凑了凑,“阿峰,还是只有你对我好。”  “玉蓉,以后我会一直对你好的。”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权绍峰有些话也想和她说说。  他的性格一向无欲无求,但并不代表他对感情也是如此。  爱了权玉蓉这么多年,他也希望能多少有点回报。  “玉蓉,以后你还是少去找大哥吧,毕竟你们的关系是有点尴尬的。”  权绍峰略凉的手指轻轻拂过女人精致的脸,他从小就爱她这张乖巧的脸,也在那个时候发誓,以后娶老婆一定要娶权玉蓉这样的。  现在心愿达成,他是该感到高兴,可到底没有完完全全的得到她,权绍峰心里没底。  而且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会吃醋的。  然而听了这话的权玉蓉如同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冷到脚,她本就在权奕珩哪里受了委屈,需要的是安抚,是关心,可这个男人担心的是什么?  “怎么,你怀疑我嫌弃我吗?”  权绍峰闻言涨红了脸,“我没有这个意思。”  可见他对权玉蓉有多重视,得知她误会了之后,费力的想解释。  权玉蓉一句也不想听,“你就有,要不然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我是你妻子,权绍峰,我脸被烫成这样,难道你都不该给我讨回公道么?”  人在激动的时候什么话都说的出来,而权玉蓉心里也从来都是这么想的,“你从小就怕权奕珩,现在也是,你还说会给我安全感,你说啊,我现在被烫成这样,你一个屁都放不出来,怎么给我安全感?”  “玉蓉!”权绍峰扶额,实在不知道怎么和她交流下去。  他也深知今天她的脸被烫成那样肯定委屈了,可这不是在安慰她么,权绍峰搞不懂,怎么安慰着就成了这样。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权玉蓉没了刚才的动情,取而代之的只有仿若陌生人的冰冷。  这种落差,令权绍峰心头一凉,似是难以接受。  即便她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作为一个男人权绍峰也生气,他最不愿承受的就是,权玉蓉总是拿权奕珩和他比。  他真的有那么差么?  等这口气缓过去,权绍峰还是不放心,去探望权玉蓉。  但他刚到门口就被负责伺候权玉蓉的小丫头给拦住了,“二少,小姐已经睡了,说不想让人打扰。  “她还好吗?”  “怎么可能会好,伤口疼。”  滚烫的药汁洒下来,烫伤的不止是权玉蓉的身体,还有她的心,也一并被烫伤了。  那么她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吗?权奕珩,是你先对不起我的!  “玉蓉,玉蓉……”  权绍峰站在门外喊,想要进去探望她。  权玉蓉胡乱的抹了把泪,扭过头去装作没听见。  死权绍峰,连句哄她的话都不会说,她放他进来干嘛?  “玉蓉,你开门让我看看,你不是最在乎脸的么,留疤了可就不好看了。”  哼,现在知道关心她了?  才不要!  权玉蓉听着外面的动静,她烦躁的要命,干脆裹紧被子装作听不见。  算算日子,她和这个男人只有半个月就要举行婚礼了,而事实上他们已经是合法夫妻。  她清楚,若不是权绍峰真的爱她,才不会为了尊重她结了婚后还分开住。  而权奕珩这边,权昊然在佣人口中得知下午发生的事,怕老爷子知道怪罪,赶紧去找儿子。  “你说你这是何必呢,老爷子还在,你就不能忍忍吗?”  权玉蓉到底是老爷子的心头肉,虽然不是亲生的,可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在那里,加上玉蓉家有对他们家有恩,无论如何,权奕珩都该给玉蓉留点面子的。  权奕珩被吵得烦不胜烦,他知道,今天那样子对权玉蓉,一会儿肯定无法安静下来。  他把心里的想法如实道来,“爸,我没想过要把她怎么样,小七也不会把她怎么样,但若是她自不量力,自以为是,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你就那么了解陆七,她一定不会报复玉蓉?”  “她心地善良,至于会不会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所以你最好转达权玉蓉,别玩火自焚。”  “阿珩,那你也转告陆七,别作死,权玉蓉再怎么不招人待见,她是我们权家的人,若是欺负到她头上,我们权家人也不会答应的。”  这不是在维护权玉蓉,而是在维护整个权家的颜面,传出去他们家的颜面何存。  作为长辈,权昊然自然希望夫妻二人和和睦睦的,不要用极端的方式解决问题。  “阿珩,爸爸就想问你一句,你要怎么做,为陆七报仇么?”权昊然可不赞成,“别忘了,这件事当年你也有份。”  “我当然不会愚蠢的真的去做,那是犯法的,而且权玉蓉罪不至死,现在我没有权利管她,她是阿峰的妻子,若是我真的弄死她,阿峰肯定来找我算账,我们的兄弟感情也会完蛋,我也会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到时候陆七才是真正的孤家寡人,将来谁照顾她。”  不得不说权奕珩分析得很透彻。  杀人放火的事他不会做,可陆七要求的,他必须帮她报仇。  是的,当年的这件事他也有份,其实罪魁祸首是他!  至于该怎么惩罚,还是陆七说了算。  “你想的倒是挺远。”权昊然见他分析得这么仔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个时候,权奕珩实在不宜和老爷子发生冲突。  “我现在就想怎么让陆七把这口气咽下去。”  “要不我去和她谈谈?”  “不用了,你们谁也不要插手这件事,我自己能处理好。”  他是如此看重她,生怕权昊然贸然去会说错话,让陆七心里更加不好受,到时候越发不可收拾。  这件事还是只有他自己能解决。  无论她的态度是怎样的,权奕珩觉得,每天都必须去见她一面,最起码不能让他的小七忘了他!忘了他们愉快的曾经。  权昊然前脚刚走,兴师问罪的便来了。  “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那么对玉蓉?”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权奕珩一直把他当做亲人,他们兄弟的关系虽然不是很亲密,但也不差。  今天权玉蓉能安全的回去他也看了权绍峰的面子。  当时,他若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权玉蓉很有可能会毁容。  “阿峰,不过是我不小心打了药碗,怎么了?”轻描淡写的态度,让权绍峰颇为不满。  “哥,玉蓉受伤了,烫伤了脸。”  权奕珩自然不会把那些恩怨告诉他,当时的权绍峰还小,也不知道这些恩怨。  “阿峰,你和玉蓉结婚以后搬出去住吧。”  “哥,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你叫我一声哥,今天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至于陆七要对权玉蓉做什么,他是不会管的,甚至还会帮陆七真的抽干权玉蓉的血。  “我知道。”话到说到这个份上,权绍峰又怎么可能不明白,他早就猜到因为什么,不过还是想给权玉蓉求情,“哥,现在我和玉蓉结婚了,她是我妻子,你也不想看到你弟弟我将来年纪轻轻就没了妻子吧,无论玉蓉做错了什么,我希望你迁怒于她。”  权奕珩抿唇,皱眉看他。  是要有多爱,这个男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是料到权玉蓉不是个安分的主么?  “不瞒你说,哥,你也知道,这个家很多人鼓励我和你抢,可我没有兴趣,我可要退出,不过,你不能伤害玉蓉。”  权奕珩无奈了,他还能说什么!  他眼眸一转,似是想到了办法,“这番话你对你嫂子去说,现在是她做主。”  权绍峰也多多少少听说了权奕珩和陆七闹别扭的事,佣人嘴里说的版本他不知道能不能信,不过看这样子,嫂子和哥闹得确实蛮严重的。  “你搞定了你嫂子,什么事都不会有,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  “谢谢提醒,我明白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应该在陆七身上下功夫。  权奕珩的意思是,他帮忙搞定陆七,他便欠了自己这份情,提出的要求也自然就答应了。  为了权玉蓉,他必须去见嫂子一面,化解他和哥哥的矛盾。  *  第二天,叶子晴上午到了慕家。  为了哥哥她不得不过来,思来想去似乎只有慕昀峰合适和她一起约陆七出来。  慕夫人看到叶子晴,双眼都亮了起来,热情的拉起她的手问,“叶子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妈的,哎呦,妈真是太高兴了,这样吧,我让厨房多做两个菜,你留下来吃午饭好了。”  叶子晴本想解释,她和慕昀峰有正事要办,从楼上下来的慕董事长也开口道,“我去跟厨房说,多做两个菜。”  慕董事长平时是不管这些事的,今天她来能这么热情,叶子晴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总不能说,她不是来看他们的吧。  “慕哥哥呢?”她现在急着找慕昀峰。  这货平日里主意最多,哥哥和嫂子这事说不定能有办法。  “他呀,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哦。”  “来,陪妈说会话。”  “好。”  慕夫人拉着魂不守舍的叶子晴坐下,她知道,叶子晴能来这儿肯定是有事,要不然以她现在的身份,她肯定请也请不动叶子晴的。  “我听说权老爷子给你介绍了一个男朋友,跟妈说说,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慕夫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叶子晴以为她是试探,想了下道,“还在相处,不过感觉还不错,爷爷说想多留我几个月,好不容易恢复单身呢,我也想好好享受一下。”  “对对对,不要那么快把自己嫁掉,这一次啊,眼睛一定要擦亮点,这男人啊,可不能看表面。”  “妈,您这是在损我?”慕昀峰走进来,听到慕夫人的这话瞬间拉下脸。  有这样帮儿子说话的么,明明知道他的心思,还故意戳叶子晴的心。  “我这是帮叶子出谋划策呢,我们也希望她能嫁的好是不。”  慕昀峰却是看向叶子晴,她能出现在这儿,无论是为了什么都让慕昀峰觉得开心,“叶子,你怎么突然来了?”  叶子晴解释,“我给你打电话关机,只好给你特助打电话,他说你今天回家吃饭,所以我就掐着点来了。”  “嗯,最近我中午都会回家。”  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他实在厌烦了外面灯红酒绿的生活。  慕昀峰这些日子才深深的体会到,结婚的这三年,才是他二十几年最美好的回忆。  他和叶子晴之前或许没有多少爱情,他对她更多的是兄妹之情,可这种情也是可以转换的。  慕昀峰记得最清楚的是,每逢周五,叶子晴都会问他周末有什么安排,他若说忙,她也会说剧组有事,他要说没事,她便推掉所有的工作陪着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他腻在一起。  这便是一个人爱你该想的,该考虑到的。  其实这段婚姻,叶子晴真的付出很多,她还那么小,可心思如此细腻,无非就是因为他。  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慕昀峰一点也不觉得,和叶子晴在一起,总是有很多做不完的事,感情也变得越来越深刻,要不然,离了婚,他怎会对她恋恋不忘。  原来,有一种感情叫做细水长流。  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就那么在无聊的日子中陪伴彼此,这才是最长久的。  可这种细水长流,他再也感受不到了。  “我来找你是有事的。”叶子晴把慕昀峰拉到了一边,“我哥为了嫂子的事一天天消瘦下去,药也不肯好好吃,快急死我了。”  “你哥那个性子,除了你嫂子谁劝都没有用。”  慕昀峰怎会不明白权奕珩的心思,苦肉计。  不过这一次,陆七不一定会中招,毕竟那段往事,作为男人的他听了都觉得权奕珩罪不可恕,陆七性子那么刚烈,肯定不会轻易原谅的。  这件事,只要慢慢等,等陆七的气稍稍消了些许再谈。  “那怎么办,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好不容易有和叶子晴相处的机会,慕昀峰怎可能放过,“暂时没有,让我想想。”  “叶子,过来吃饭了。”慕夫人瞧着二人聊得不错,本不想打扰,又怕儿子说错话,不敢让他们多聊。  两人一同去了餐厅,慕昀峰体贴的帮叶子晴拉开座椅,慕夫人用公筷给叶子晴的餐盘里夹了不少菜。  “叶子,你好久不来了,多吃点,听说A市以甜食为主,我们京都的人是吃不惯的。”  慕夫人一边说,一边帮她倒饮料,“这些啊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  餐桌前的菜色丰富,这些菜以前确实是叶子晴以前爱吃的,可她现在怀孕了,胃口很奇怪,这些菜不仅没有胃口,反而让她觉得恶心,特别是面前的那块红烧猪蹄,叶子晴闻到那种味,再也忍受不了,她拉开座椅跑去了洗手间,甚至连声抱歉都来不及说,她怕再晚就吐到桌上了。  慕夫人对儿子使眼色,“快去看看啊,你媳妇不舒服。”  慕昀峰后知后觉,起身去了洗手间,隔着一道门,里面清晰的传出叶子晴的呕吐声。  男人紧张的敲门问,“叶子,你怎么了,没事吧。”  叶子晴压根没有力气回答她,胃里仿佛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她试图出声,可等她的依然是那股浓浓的恶心感。  “叶子,叶子……”  “没,没事!”在吐了几次之后,她终于虚弱的应了一声。  慕昀峰还是不放心,想打电话叫医生过来,洗手间的门在这个时候开了,叶子晴脸色苍白的走出来。  “叶子,你怎么样,还撑得住吗,我马上给医生打电话。”  叶子晴一听他要给医生打电话,吓得脸色又白了几分,“别打点,我,我是吃坏肚子了,这几天一直在吃胃药呢。”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呢,权家的生活不习惯么?”  慕昀峰扶着她回了餐厅,慕家夫妇也担心,但又想给儿子个机会,就没过去问候。  “叶子,你怎么了?”慕夫人刚才听得清清楚楚,叶子晴在洗手间里吐。  这么个吐法,难道是……  她想起那天在机场和叶子晴相见,她也是这样的。  那个想法又在慕夫人的脑海里冒了出来。  而叶子晴也深知无法在这里待下去了,她手机刚好接了一个电话,借口告辞,“爸妈,我助理找我,我得先走了。”  “让阿峰送你吧。”  叶子晴无法拒绝,若是她太客气会让慕夫人心里不舒服,再者,她刚才的情况只会更加招人怀疑。  “还好吗?要不然去医院看看吧。”  叶子晴无谓的耸耸肩,“你常常说我气壮如牛,怎么可能会有事。”  慕昀峰突然就没了下文,他想扇自己一个耳光行不行,以前到底是怎么混的,这种混账话都说得出口,难怪不讨媳妇喜欢。  她这个样子哪里还气壮如牛,不说那苍白的脸色,光是瘦弱的身形都让人心疼到骨子里。  等叶子晴走后,慕夫人即刻把心里的想法和慕董事长说了出来。  “你说,她会不会是怀孕了?”  慕董事长差点被她这话噎住,“……”  怀孕了?  他是个大男人,看不出来。  慕夫人开始碎碎念,“算起来她和阿峰离婚一个多月了,要说怀孕也是正常的呀。”  “哎呀妈喂,老天爷对我真是好,终于出现转机了。”  慕董事长听她这么说,双眸也跟着一亮,“你是从哪里看出来她怀孕了?”  “这个跟你说就不知道了,我们作为女人肯定是看的出来的,一会儿我问问儿子,就能确定了。”  慕夫人实在仰不住喜悦,下午坐丈夫的车去了公司,慕昀峰送完叶子晴就直接回公司了,两人约好晚上一起吃饭,顺便把陆七也约出来,至于怎么约出来,叶子晴说了,交给他。  他正愁用什么理由,慕夫人便兴冲冲的闯进来,满脸的笑意,把正在深思的慕昀峰吓了一跳。  “干嘛啊妈,进来也不敲门的,我工作呢。”  “傻小子,你还有心思工作啊。”  慕昀峰被她这话弄得莫名其妙,不过他也习惯了,他的这个妈向来如此。  “妈问你,叶子是不是怀孕了?”  话落,慕昀峰吓得手里的笔都掉在了地上,良久才喃喃解释,“妈,您胡说什么啊,我和叶子避孕了的。”  这件事是慕昀峰心里的痛,若不是他选择避孕,他和叶子晴的孩子都已经两岁了吧,而现在,不仅没儿子,甚至连老婆都弄丢了。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避孕又不是一定准,也有意外的好不啦。”  慕昀峰眯起了眼,“那么您的意思是,叶子她怀了我的孩子?”  “傻小子。”  慕昀峰激动的站起身,“我马上去问她。”  “别别别,别着急去问,叶子那性子肯定不会告诉你。”  上次慕夫人在机场就发现了,当时问她怎么了,那丫头本能的逃避这个问题,当时她就觉得古怪。  所以她猜测,叶子晴是有意隐瞒这件事。  哎呦喂,他们慕家的孙子可不能流落在外啊,可她和儿子已经离婚了,这可怎么是好。  “妈……是真的吗,叶子真的怀孕了?”慕昀峰似是不敢相信,他这么轻易的就做了爸爸。  天哪,真的得到这个消息,他除了亢奋并没有预期中的压抑和包袱。  他的性子一向野,压根就没想过这个时候要孩子,可真的得知叶子晴怀孕,他竟然激动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我也不确定,这事还得我们想办法弄清楚。”慕夫人凑过来,低声问儿子,“你最后一次和叶子晴那个啥是什么时候,记得吗?”  慕昀峰的记忆倒退回去,停留在叶子晴穿情趣内衣勾引他的那晚,他想起来了,那晚,他没有给她喝牛奶,事后也因为太兴奋忘了,而第二天早上他哪里还记得那些,满脑子都是叶子晴的风情万种,恨不得多来几次。  慕昀峰实在仰止不住心里的亢奋,一下午都在想,要怎么和叶子晴说这件事,以她的性子,若是想隐瞒死也不会承认的吧。  他早没了工作的心思,见约定的时间还早,便去了附近的超市。  超市里有母婴店,慕昀峰鬼使神差的走进去,东看看西瞧瞧,完全不懂行。  “这位先生,有什么需要帮您的吗?”  “有孕妇的日用品吗?”  “我们这里什么都有,您是要买防辐射的衣服呢,还是孕妇的营养品,还有孕妇装,这些都是新款。”  原来作为孕妇,竟然有这么多东西要准备,那将来孩子出生之前是不是也要买?  “那孩子的呢,出生前都要准备些什么?”  “……”  就这样,慕昀峰买了一大堆孕婴用品回了公司,他觉得都用得着。  当秘书和特助看到总裁大人抱着一堆孕妇产品走进公司,不禁石化了。  不会吧,他们有小总裁了?怎么都没听说呢,总裁这速度也太快了吧,这才刚刚离婚啊,是哪个女人这么好福气,竟然刚和总裁在一起就怀了小总裁!  *  眼见快到晚饭时间,慕昀峰给陆七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七看了眼没接,慕昀峰连续打了好几个亦是如此,他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嫂子,我是想跟你谈谈叶子的事情,很重要,我们见一面吧。’  叶子的事情?  陆七也不好推辞,毕竟她和慕昀峰的朋友情分还在,她恨的是权家人,没必要和朋友过不去。  很快她给慕昀峰编辑了一条短信,让他发位置。  慕昀峰这才给叶子晴打电话,说是已经成功约了陆七出来,接下来就看她了。  而他,心里也有一个想法,叶子晴是不是真的怀孕,他一会儿便能视穿,这些方法都是慕夫人教给他的。  到了约定的餐厅,陆七这才知道叶子晴也在。  看到她来,叶子晴殷勤的给陆七拉开座椅,“嫂子,快,坐这儿。”  本来看到叶子晴,陆七有种被欺骗的感觉,想转身就走的,可叶子晴这么热情,她实在没办法对这个小姑子做到绝情。  带给她这一切的人是权奕珩,她没必要迁怒旁人,更何况叶子晴对她一直不错,即使有一天她没有和权奕珩在一起,她和叶子晴的友谊也会维持下去的。  “那个,我和叶子是临时碰到的,所以就叫了她。”慕昀峰解释,生怕自己在陆七面前的信誉降低,以后想追回叶子晴就更难了。  陆七嘴角勾了下,“很久没聚在一起了,挺好的。”  她这么说,叶子晴和慕昀峰都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陆七会生气呢,毕竟现在是关键时刻。  “嫂子,我刚刚点了菜,你看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陆七心不在焉的摆弄面前的餐具。  慕昀峰清了清嗓子,刻意道,“要不我们叫些酒水吧,好久没聚在一起了,难得。”  确实难得,恐怕以后这样的日子会更难得,她和权奕珩这样,慕昀峰和叶子晴又离婚了,以后怕是再也没有聚在一起的机会了。  况且她也确实想喝酒。  “嗯,叫吧。”陆七开了口。  慕昀峰正要服务员过来,叶子晴阻止,“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多伤身体啊,没听说过一句话么,举杯消愁愁更愁!”  “切,少在哥哥我面前装蒜了,你平时不是最爱喝酒的么?”  叶子晴不自在的道,“我胃不好,医生交代了不能喝。”  “那喝点饮料?”  其实饮料也是不能喝的,她又怕被慕昀峰怀疑,只好点了一瓶椰奶。  以前这丫头最爱喝的就是碳酸饮料,他这个做哥哥的没少因为这个斥责她,现在倒是乖了,点了一瓶椰奶,想让他不怀疑都难。  “既然喝酒就该有点下酒菜,我去看看还加点什么菜,你们先聊着。”  说着慕昀峰便起了身,而后去了餐厅的厨房。  慕昀峰不在,两个女人聊天也方便。  “嫂子,你这几天不在我无聊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住啊。”  陆七喝了口水,“叶子,以后你想找我随时都可以,但是那个家,我不会再回去了。”  叶子晴唏嘘了下,为权奕珩默哀了几秒。  嫂子这次真的很生气,哥,妹妹已经很努力了。  “其实,嫂子,我哥当时年纪还小,他……”  “你是来给来帮他说好话的?”陆七脸色有点不好了。  叶子晴赶紧摆手,“不是,不是,我这不是看现在只有我们俩么,所以就帮你分析分析。”  陆七也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太好,她没必要针对叶子晴,只是有些话,自己的态度,她觉得还是要挑明。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叶子,人都是有底线的,我差点被你哥害得连命都没有了,你说,这样的人躺在我枕边,你让我怎么面对。”陆七单手扶着前额,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你是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连做母亲的资格都没有,也是因为你哥和权玉蓉。”  这么严重么?  叶子晴不太明白这件是的缘由,不过倒是听权昊然说了个大概,无非就是当年为了救命在旦夕的权玉蓉,差点让嫂子死无葬身之地,她当时听了,是为嫂子抱不平的。  没想到还和生育有关啊。  这下叶子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被剥夺了生育的能力,等于要了她的命。  而慕昀峰也在这时候回来,正好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随后,酒水也被服务员端了上来。  慕昀峰给陆七倒了一杯,她什么也没说,仰头就喝了个精光,看得慕昀峰和叶子晴一阵心惊。  继而,慕昀峰也不敢给陆七倒酒了,只好说起了他在公司里的一些趣事,试图讨两个女人欢心。  端着托盘过来的服务员抱歉的打扰,而后开始上菜。  让叶子晴郁闷的是,今晚的菜竟然和中午在慕家的菜色差不多,特别是那道红烧猪蹄,叶子晴闻到那个味就受不住了,捂着嘴往洗手间的方向跑去。  她记得点菜的时候并没有这道菜啊,而且点的也都是些清淡的菜品,怎么都变了?  见叶子晴的反映和中午的一样,这下慕昀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难道真的是怀孕了!!  刚才他特意去了趟厨房加了几道油腻的菜,就是想试探试探叶子晴,有没有恶心的感觉。  慕夫人告诉过他,怀孕三个月前的孕妇都比较敏感,闻不得重口味的食物!  这像是胃病的问题么?  慕昀峰猛的一个机灵回神,天哪,他真的要做爸爸了!  他赶紧从座椅上起身,“嫂子,我去看一下叶子,你先吃着。”  而后慕昀峰追着去了餐厅的洗手间,他徘徊不定的在外面等,看到叶子晴出来,心绪复杂的睨着她。  叶子晴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看着我干嘛啊,走了,嫂子一个人在那儿。”  “叶子,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什么啊,神神秘秘的,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  慕昀峰拉住她的手,迫使叶子晴对着自己,极为认真的问,“叶子,你是不是怀孕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