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4 父女相认

354 父女相认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3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1
    慕昀峰这话一出,叶子晴差点没站稳,我操,这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她就吐了几下,就那么确定。  “咳咳。”她清了清嗓子,人已经因为孕吐而摇摇欲坠了,偏生弄得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我去你的怀孕,慕昀峰,你他妈的忘了自己是怎么对我的是不是,我吃了三年的避孕药,孩子是从是从石头缝里长出来的么?”  慕昀峰,“……”  “走啊,嫂子还一个人在那里呢,别忘了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  慕昀峰愣了半晌,被叶子晴骂的云里雾里。  可是等慕昀峰和叶子晴再次回到座位,陆七已经不在了。  叶子晴懊恼的责怪男人,“都是你,跟着我瞎跑什么劲儿啊,好不容把嫂子约出来的,这下好了,以后想约大概都不相信我们了。”  她本想吃完饭后和陆七逛一圈,在某些事情上给她找一些甜蜜的回忆,让她记得哥哥的好。  慕昀峰的脑子还停留在怀孕的事情上,而那双眼睛,直直盯着叶子晴的小腹。  那里平坦,到底有没有他儿子?  感受到男人异样的目光,叶子晴双手情不自禁的抚着小腹,“看什么看啊,慕昀峰,我和你说话呢。”  “你别动气,我会想办法再把嫂子约出来的,要不然,我重新弄几个菜,你多少吃一点。”  敢情,他真的把她当成了孕妇?  叶子晴又怎会上了他的当,这个男人和她哥一样,挺腹黑的。  她就奇怪了呢,怎么今天的菜和中午在慕昀峰家吃的差不多,原来都是在试探她。  好样的啊慕昀峰!  叶子晴懒得理他,拿起包就走。  慕昀峰追上去,这么难得的机会他是定然不会放过的。  叶子晴走到餐厅外面给陆七打电话,她好不容能约到陆七,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  好在,陆七接了电话,“叶子,我有点累了,先回去。”  “嫂子,你不是想报仇么,我帮你。”  陆七握着手机的紧了紧,此刻她坐在出租车上,外面车流如海,她半眯着眼,“你帮我?”  “嗨,你是我嫂子,我不帮你帮谁啊。”  况且,她早就看不惯权玉蓉了。  “叶子,我的事你还是不要掺和的好,如果老爷子有天怪罪你,我怎么过意得去。”  这倒是真话,叶子晴刚刚才回到权家,若是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而伤害的那个人又是老爷子宠爱的权玉蓉,她真的不敢保证,老爷子会不会对叶子晴做什么,毕竟,权玉蓉在权家的地位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叶子晴没有从小在权家长大,虽然表面看起来老爷子宠爱她,可也不知道到底宠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在老爷子心里,是权玉蓉重要还是自己的孙子重要。  至少权奕珩和权玉蓉两人,老爷子还是比较心疼权玉蓉的。  “你放心好了,我才不怕呢,这不光帮你,也帮了我自己。”  “帮你自己?”  “权玉蓉天天跟我抢宠爱,我早就想干掉她了。”  没有人愿意分掉自己的宠爱,权玉蓉和叶子晴都是如此,她这些年流落在外也就罢了,但是回到了家,就不许有别人威胁到她在爷爷心里的位置。  老爷子对权玉蓉已经宠爱到连她都嫉妒的地步,相信权玉蓉也如此,如今看到她,恨不得撕掉她的肉。  既然两人都相互视对方为眼中钉,何不早点干掉,给她一个教训也好啊。  “叶子,别乱说话,我们不是干掉权玉蓉,就让她出点血,给她点教训就好了。”  纵然心里恨,陆七也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杀人是要坐牢的,她可不愿下半辈子因为一个权玉蓉在监狱里度过。  但是这口气她又咽不下,思来想去也只有给权玉蓉一点教训了。  和叶子晴打完电话,陆七只得让司机调转方向,回去刚才的餐厅,和叶子晴去商量了。  慕昀峰听了电话的全部内容,这两个女人,真的要杀人放火?  他能怎么样呢,也只好疯了一般的帮忙呗,更何况权玉蓉那个女人,他们都不太喜欢。  只是这事要告诉阿珩的吧,不然这两个女人哪里有那个能力伤害权玉蓉?  叶子晴转身的瞬间开口便警告慕昀峰,“你要是敢把这个计划告诉阿珩哥哥,我跟你势不两立,你以后都别想见到我了。”  慕昀峰,“……”  老婆说什么自然是什么。  慕昀峰在心里哀嚎,阿珩,对不起了,我是个老婆控。  和陆七吃完这顿晚饭,叶子晴恋恋不舍,想要帮自个儿哥哥说说话,所以还想找机会和陆七聊聊。  三人一起从餐厅出来,眼见时间还早,叶子提出,“嫂子,要不然我们去K歌吧。”  “不去了,我还得回家。”  “这么早回去干嘛啊,要不然我们去吃火锅也行。”  “才刚吃晚饭,又去吃火锅。”  “你知道的,我就喜欢吃。”  叶子晴碰了下一旁的慕昀峰,男人会意,“刚才这家餐厅的菜一点也不好吃,我也想吃火锅了。”  叶子晴笑呵呵的道,“是吧,那你赶紧订位子去。”  陆七看了眼时间,晚上七点半,她得回家了。  其实回去也无非是听黄娅茹唠叨,但她不想在外面留恋太久,一会儿说不定会巧合的碰到权奕珩,至少此刻她是不想见到那个男人的。  陆七把呢大衣穿上,拿起包往外走,“你们慢慢去吃吧,我就不打搅了。”  “不是嫂子,我们不是商量计划么,你不去我们怎么商量啊。”  “等我想好了告诉你,刚才我们不是说了几个么?”  眼见留不住她,叶子晴也没了辙,或许这事真的不能太心急。  帮嫂子报了当年的仇,说不定她心里会舒坦些,也就不怪哥哥了。  等陆七离开,叶子晴也准备走了。  慕昀峰却追出来说,“干嘛去啊,不是说要吃火锅么?”  叶子晴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吃你个头,我刚才那是想留住嫂子。”  “那我刚才都订位子了,要不然我们两个去。”  叶子晴哪里有那个心思,她以前喜欢吃,现在根本没那个胃口,而且也怕自己的怀孕的事真的曝光。  慕昀峰默默的跟在她身后,叶子晴烦不胜烦,“慕少爷,你别跟着我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打车走。”  男人蓦然冷下脸,和当年她不听话的时候脸色一样,“你不听话是不是?”  叶子晴望着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她每次调皮慕昀峰就用这个表情吓她,不禁缩了缩脖子,“好吧,送就送呗,你不要后悔。”  慕昀峰哪里会深想那么多,他此刻就想知道,叶子晴到底有没有怀孕,而且他也想好好的照顾她。  “叶子,你胃不舒服有没有看过医生?”路上,慕昀峰找这个话题和她聊。  “嗯,看了。”  “医生怎么说?”  “胃病嘛,自然是要好好养着,吃东西方面要特别注意的。”  这些基本常识叶子晴倒是知道一点。  “那医生都给你开了哪些药?”  叶子晴想了下,平时电视里那么多打广告的,她怎么就一种药都想不起来呢。  她的沉默更加让慕昀峰确定,这丫头是怀孕了,一个字都答不出来,明显就是在诓他。  “叶子,你不跟我说实话也行,但你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啊,千万别动气知道么?”  “关你什么事。”叶子晴打死也不承认,难不成他还能拖着她去医院检查?  “我胃病吃的中药,当然叫不出名字。”  “呵。”慕昀峰轻笑声,倒是觉得她这表情可爱。  把叶子晴送到权家大院外,慕昀峰看到一个很不待见的人。  他心里嘀咕,消息够灵通的啊,竟然在外面等。  叶子晴笑着下车,礼貌的道,“佟先生,你怎么来了?”  其实叶子晴是知道的,佟嘉伟下午就来了,一直在陪爷爷唠嗑。  她回来的时候中途给佟嘉伟发了一条短信,说是马上到家,没想到这男人竟然在外面等她。  “老爷子留我在这儿吃晚饭,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留下来了。”佟嘉伟走过来,单手插兜,目光温暖,一看就是一个斯文人。  叶子晴转而看向后下车的慕昀峰,“你呢,慕先生,要一起进去吗?”  “我就不进去了。”慕昀峰故意当着佟嘉伟的面把叶子晴拉到一边,还偷偷的在她额前吻了下,“好好照顾自己,哥哥我明天再来看你。”  叶子晴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怒吼,“慕昀峰!”  男人却是拍了下她的头,“乖,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慕昀峰挑衅的朝佟嘉伟看了眼,转而回到车里。  小爷我已经是做爸爸的人了,别特么跟小爷抢老婆和儿子!  叶子晴:啊呸,别以为这样老娘就原谅你了。  “明天我去A市,你别白跑一趟了。”  慕昀峰隔着车身给了她一个飞吻,离开。  佟嘉伟眯了下眼,等叶子晴转过头来时又换上一副温柔的面孔,“我们进去吧,老爷子已经等很久了。”  回答慕家,慕夫人按耐不住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怀孕了?”  “不太清楚,我问了她,她非说没有。”  慕夫人扶额,“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她当然不会承认了,我是说她有没有反映,和中午一样的反映。”  “有啊,反映大着呢,估计吐了不少。”  慕夫人的一颗心终于落定,这还有什么怀疑的,肯定是怀孕了啊。  他们慕家要添新成员了,这可是大喜事。  慕夫人想着,从厨房里拿出一大袋酸梅,“对了,这是我刚回来的时候买的酸梅,你明天给叶子送去,吃了能缓和孕吐,要不然她这么吐下去,身体会受不住的。”  “她明天要去A市拍戏了。”  慕夫人一听吓得不轻,“都怀孕了还拍戏,这怎么行,万一……”  话说到这儿,慕夫人打住,生怕自己说错了什么,不吉利。  她可见识过拍戏的,现代的也就罢了,特别是古装剧,怎么说都会有打斗的戏码,吊那么高,吓都要把人吓死了!  “妈,我其实也不太确定她到底有没有怀孕。”  要是真的只是胃病,那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不过呢,这算是意外之喜了,他自然希望和叶子晴有个好孩子,若是没有,也没有关系,谁让他自己造了孽呢。  “这事听我的没错,肯定是怀孕了,她去A市你就跟着去。”  “妈,不带这样阴魂不散的。”  他想追回叶子晴没错,可这样的话只会遭到叶子晴的讨厌,他可不愿意事情变成这样。  “怎么阴魂不散了,难道你不想要儿子了,听妈的没错,你什么也不用干了,公司有你爸呢。”  一旁看报的慕董事长总算赢了声,“嗯,公司有我,你大胆的去追媳妇吧。”  “爸,您也跟着胡闹么?”  慕董事长的心思慕夫人懂,这个男人虽然一心扑在事业上,可公司再大的事也大不过孙子啊。  天知道,他们认同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激动。  慕家好几代单传,他们还指望叶子晴能给他们多添几个孙子呢。  “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去追回叶子,公司的事情交给我。”慕董事长说这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慕昀峰嘴角一抽,他不去还不行了。  连父母都这么的支持他,他犹豫就是傻子。  *  姚若雪在第二天就离开了京都,沈辰皓最近事情太多,一时半会没办法过去看她。  等早早睡下,两人只能煲电话粥诉说相思之苦。  “小雪,你过两天再过来吧,我太需要你了。”  “我知道。”  姚若雪其实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走,又怕自己赖在那里让沈夫人不舒服,他们家发生两个那样的事,她还掺和就太不懂事了。  她是想陪在沈辰皓身边的,毕竟这三年他也不容易。  “你知道还走?”  “我这边有工作要做,要不然这样,等我安排一下工作,有时间了就过去看你。”  好不容易在一起,沈辰皓可受不了这种隔三差五就分别的日子,他害怕,真的怕回到三年前那样,她转眼就不见了。  那种崩溃他平生不想再体验第二次。  “早早已经快三岁了,若雪,你是不是该考虑把他送幼儿园了。”沈辰皓漂亮的眼尾一挑,想到一个主意,“要不然这样吧,我给京都的几家高级幼儿园都投资过,他上幼儿园的事就交给我了。”  “不不,这怎么行呢,你那是京都,我在这边……”  沈辰皓打断她接下来的话,也算解释自己的意思,“对,这里是京都,以后早早都在这里,我身边多一个孩子也没什么,沈辰旭也不会查到这里来的。”  “若雪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儿子,比跟着你在那边更好,孩子从小就该培养。”  姚若雪,“……”  不对劲啊,早早明明是她儿子,怎么听这话的语气,倒是像沈辰皓的了。  她都快被这个男人绕糊涂了。  “我会给他找好幼儿园的,下个月就去。”  “若雪,听我的没错,难道你没把我当成下半辈子的依靠?”  这男人,怎么说得这么严重?  他的意思是,若是她不答应,就是不相信他!  而沈辰皓就是要用这种办法逼她,他们既然没有后路,那么就勇往直前吧。  早早已经三岁了,即便到时候沈辰旭来要孩子,也得通过法院,三岁的孩子完全可以自己决定跟着谁。  这一步很冒险,可他们别无他法。  “我,我再想想吧。”  刚挂电话,早早从房间里钻出来,软软的身子扑到姚若雪怀里,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盯着她,“妈咪,我想去京都上幼儿园。”  姚若雪听了这话是有点生气的,这才跟着沈辰皓多久,这么快就被那个男人收买了。  “可是妈妈在这边啊,难道你不想要妈妈了?”  小家伙在姚若雪怀里蹭了蹭,“想啊,可是我想学更多的东西,沈叔叔说了,那里的幼儿园比这里的好,能学到很多东西呢。妈咪,我们一起搬去沈叔叔那里可不可以?”  姚若雪搂着儿子没说话,她何尝不想每天都和沈辰皓在一起。  “妈咪,你和沈叔叔住在一块儿,我再也不偷看你们亲亲了,我保证!”  姚若雪的脸顿时一红,“……”  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刚才的通话也被沈夫人听了去,她从卧室里走出来,“阿皓,你真的想好了,帮那个女人养儿子?”  自从那天从沈家出来沈夫人还没有回去过,她怕一会去碰到沈立轩,那个男人又和她说离婚的事。  她一个字也不想听。  听了这话的沈辰皓不悦的拧了下眉,“妈,您说什么呢,早早也是我儿子。”  沈辰皓从知道姚若雪没死就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他以最宽广的心胸包容了她的一切。  既然爱她,就得接受她的所有啊,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她了。  “行吧,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  这一点沈夫人也是没有多大意见的,就是怕沈辰旭知道真相后,儿子会惹上麻烦。  当初她赶走了姚若雪,害了自己儿子孤苦伶仃三年,现在帮人家养儿子,算是报应吧。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我马上去找爸,嗯?”  “阿皓,你别和你爸吵,他那个人的性子……”  “我知道,您别担心,我有分寸。”沈辰皓心疼她,走之前帮她开了电视,以免沈夫人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  上午沈辰皓就打过电话,约了沈立轩一起吃晚饭,这是父子俩第二次在外面吃饭。  到了约定的餐厅,坐在角落的沈立轩朝他招手,“阿皓,这边!”  沈辰皓走过去拉了把椅子坐下,看到桌上的菜色,他提议,“喝点酒吧,我们爷俩还没有喝过呢。”  “嗯。”  沈立轩轻点下头,恰好他也有话和儿子说,“怎么样啊最近,和那个女人相处的好么,她的儿子喜欢你吗?”  这个女人无非就是姚若雪。  “挺好的,我们错过了三年很珍惜彼此。”  “阿皓,爷爷那边我会努力的为你争取的,至于沈辰旭,你自己要想办法解决。”  这才是他和姚若雪真正的阻碍。  沈辰皓将杯里的酒一口吞下,末了他问,“您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沈立轩态度坚决,“阿皓,我对不起你妈,也对不起你。”  “既然你对不起,怎么能不负责任的说走就走,我妈都这把年纪了,你让她怎么办?”  “跟我在一起,我带给她的也只有伤心。”  “都伤心了这么多年,她不在意的,也习惯了。”沈辰皓太了解母亲的性子,沈立轩就是她的命,“我今天说句实话,您若是真的和我妈离婚,她肯定活不成了。”  沈立轩抿了下唇,露出难以置信。  “绝不是我吓唬你,沈立轩,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沈辰皓继续道,“你想想,一个女人宁愿守着冰冷的婚姻,守着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也不愿离婚去寻找自己的那片天地,那个男人在她心中该有多重要。”  “更何况我妈现在都无视了,她也是大家闺秀,这个年纪被离婚,以她的骄傲,你觉得她还有脸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个圈子里吗?”  沈立轩捏着酒杯的手紧了紧,一脸难色。  “爸,我妈对您已经仁至义尽了,我希望您这辈子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她可以大度的让你心里装下那个女人,也可以装作看不见你对那个女人的疯癫,你还要她怎么样?”  沈立轩正因为如此才会不忍心,他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但也不想委屈了自己。  当年若不是沈夫人当年和老爷子合起火来骗他,今天他也不会这么为难。  要是追究,这件事到底谁是谁非呢?  一向沉稳的沈立轩今晚喝醉了,他也是这个时候才厚着脸皮给陆七打电话。  此时已经深夜十点半,陆七和叶子晴吃完饭回来就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就连黄娅茹找她说话,她都像没听见一样。  电话铃声打破了客厅的宁静,陆七依然盯着电视没有任何动静,黄娅茹提醒她,“小七,你手机响了。”  女儿这个样子,黄娅茹很是担心,生怕她犯忧郁症。  陆七好像这才回过神,她拿过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时犹豫了下才接听。  “陆小姐,是我。”  “嗯,我知道。”  陆七知道,她是逃不掉了,曾经答应过沈立轩,会带他来见母亲的。  这件事陆七还没想好怎么和黄娅茹说,或者,她压根就不想让黄娅茹知道。  “你明天方便吗?”  陆七看了眼一旁的黄娅茹,鬼使神差的吐出两个字,“方便。”  她突然觉得,可能就是从小没有父亲,所以才会被人欺负吧,所以接到沈立轩的电话,陆七是有点心酸。  “那好,我明天早上来找你,希望你能遵守之前的约定。”  陆七眼眶红润,她心里的苦真的很想找一个人倾诉,可却找不到合适的人。  沈立轩,可以吗?  “好,明天见。”  她算是答应了。  黄娅茹见女儿哭了,待她挂了电话小声问,“怎么了小七,是谁啊,和你说了什么?”  “没事,一个朋友,出国好几年了,我就是想起了我们上学的那个时候,觉得有点难受。”  黄娅茹两手放在女儿的肩上,出言安抚,“小七,你别这样,妈妈都心疼死了。”  “妈,我没事,就是感慨时间过得挺快的。”陆七实在是想哭,她有父亲不能认,那份苦楚大概只有自己清楚。  她说完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看到女儿魂不守舍的样子,黄娅茹也拿不定主意,她只好给权奕珩打电话。  “妈,是不是小七有什么事?”这个时间点接到黄娅茹的电话,也难免权奕珩会担心。  “不是,你先别担心,我就是想和你聊聊。”  权奕珩忍着咳嗽,从床上坐起来,“妈,您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顾忌我的感受。”  黄娅茹欲言又止,良久才道,“我就是想问你,如果小七真的过不去这个坎,你准备怎么办?”  权奕珩闻言顿了下,很有气势的说,“妈,她会过去的,相信我,也相信她。”  她是相信,可就是看女儿这个样子难受,可怎么办?  “妈,您先睡吧,我明天早上过来。”  “好。”  隔着电话,黄娅茹也不好说什么,再担心日子也得过,她必须时时刻刻都看着小七。  而接到了这通电话的权奕珩再也没了睡意,本来他就烧的迷糊,这会儿倒是清醒了。  大晚上的,外面的风大,权奕珩只能给叶子晴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偌大的权家,他能相信的人也只有她。  叶子晴接到电话很快过来,甚至连衣服都没换,还以为权奕珩有什么事。  “哥,你还好吧?”  “我没事。”  权奕珩面色苍白,一双深邃的眼凸显的很深,叶子晴看得都快哭了。  她赶紧给权奕珩倒了一杯热水,顺便用手机把权奕珩的样子拍了下来,一会儿她发个朋友圈,给嫂子看看。  权奕珩喝了口热水,干渴的喉好了许多,“叶子,我找你来是有事和你说。”  “哥,你说,我听着。”  “这段日子别去A市了,剧组那边我会动用关系给你请假,就当帮哥哥我一个忙,咳咳……”  叶子晴见他咳得这么厉害,起身帮他拍着后背,赶紧道,“好好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你嫂子想要权玉蓉的血,叶子,你说我怎么办?”他目光空洞无神,又那么无助。  这还是叶子晴第一次看到权奕珩这个样子,这个一向都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手里的男人,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为一个女人变得手足无措。  “嫂子的为人我很欣赏,若是我,肯定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叶子晴说的是实话,她之所以和陆七合得来,正因为他们都有不服输的个性。  一语点醒梦中人,权奕珩轻点了下头,“我明白了。”  “哥,你好好休息吧,别太担心了,我明天会打电话把嫂子约出来的。”  权奕珩却是嗯,“听说你怀孕了?”  叶子晴闻言,心咯噔一下,“谁胡说的啊。”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有数,哥想跟你说句话,孩子是无辜的,有的话就好好珍惜。”  叶子晴耸耸肩,“行了,你都这这个样子了就先管好自己吧。”  肯定是慕昀峰那个王八蛋,都没有确定呢,怎么就到处和人说她怀孕了?  明天她一定要找他算这笔账。  为了能更早的看到陆七,权奕珩等叶子晴走后,从床上起来,一个人静悄悄的开车离开了权家,去了小七所在的小区。  第二天一早,他在车里醒来,找了个地方清洗了一下,而后直接敲响了陆七家的门。  黄娅茹见是权奕珩,故意说要出去买菜,方便他们两人交流。  陆七天还没亮就醒了,她除了看电视就是看电视。  “小七。”  陆七视线盯着电视屏幕,头也没回,“权奕珩,你就是把这里踏平了也没用,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昨晚她看了叶子晴发的朋友圈,也深知权奕珩病的很严重,可是怎么办,她就是不能释怀。  她很怕一回头,对上男人那双深陷的眼就心软了。  权奕珩走进去挡在她身前,“你原不原谅那是你的事,但我来不来是我的事。”  “那就随便你吧。”陆七起身,还是没有看他。  她绕过他进了卧室,不多时拖了两个大箱子出来,权奕珩吓坏了,拧眉问,“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搬家了,和妈妈一起去乡下住。”  权奕珩似是没了办法,他终而开口,“小七,我答应你,抽干权玉蓉的血。”  陆七拉着箱子的手一顿,似是没料到权奕珩真的会答应她的荒唐要求,终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权奕珩重复,“给我点时间,我会帮你办的。”  “至于你要怎么惩罚我,也都由你。”  这一刻,陆七是动摇了的,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就这么算了。  当初她差点连命都没了,今天,她也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难道就要放过权玉蓉吗?  绝不可能。  而且她已经不能生育,以后又要怎么和权奕珩在一起,权老爷子可是警告过她的。  “权奕珩,那是你的事,我也不想让你为难,不过权玉蓉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事后,你和老爷子把我当成杀人犯都行。”  但是她不会那么蠢,真的干出杀人放火的事。  权奕珩在这里陪了她一会儿,走时问了丈母娘乡下是个什么情况。  “我们乡下有房子,是我娘家以前的房子,我哥哥他们移民到了国外,所以我每年都会去那里住上一段日子。”黄娅茹解释。  “那我可以跟着一起去吗?”  黄娅茹觉得不妥,“阿珩,妈是相信你能给小七幸福的,要不然也不会把女儿交给你,但是呢,小七什么性子我也最清楚,给她一点时间吧。”  时间他不是给不起,而是怕时间越久她心里更不舒坦。  “放心,妈会帮你时刻看住她的。”  这也是她和陆七昨晚决定的,可能带女儿出去散散心会好些。  权奕珩想想也是,大不了他偷偷跟着去,在附近租个房子。  等权奕珩走后,陆七开始收拾黄娅茹的东西。  黄娅茹做好早点端到餐桌上,看到忙碌的女儿,不确定的问,“小七,你想好了吗,真的要和我一起去乡下住?”  “嗯,想好了,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  “你看阿珩,脸色那么白,妈实在不放心,要不然……”  陆七听得烦躁,“妈,我才是你女儿,为什么你要一直替他说话?”  “好好,我不说了。”  收拾完陆七接到沈立轩的电话,说是已经找到了她所发的地址。  陆七收敛了下心声,一不做二不休,告诉了沈立轩自己所在的楼层,让他上来。  原谅她的任性,她就是想认爸爸!  门铃响起的时候,陆七的心狂跳不止,她开了门请沈叔叔进来。  黄娅茹在厨房收拾,听到动静还以为是权奕珩去而复返,系着从里面出来,正要开口,却在看到男人的瞬间,如同雷击。  沈立轩侧目,也看到了系着围裙的她。  “娅茹!”  他喊她,最先反映过来,说不出的激动。  黄娅茹的第一反应是逃,可房子就这么大点,她该往哪里藏?  她转身走进厨房,将玻璃门拉上。  陆七示意沈立轩别说话,而是走过去敲响了玻璃门,“妈,沈叔叔是特意来看我们的,你躲起来算怎么回事?”  黄娅茹没想到陆七会在背地里这么玩儿,她脸色苍白,一颗心紧张的仿佛要从心脏里蹦出,指责的开口,“小七,你不是答应过妈妈吗,不会和他相认的么?”  “妈,你先出来啊。”  沈立轩也跟着道,“娅茹,你先出来,我们谈谈。”  黄娅茹深吸口气,她闭了下眼,“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走,你赶紧走啊。”  她是知道的,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她怎么能去破坏?  “你别说了,快走,快走啊。”  “娅茹!”  “妈,你还要逃避到什么时候啊,你出来谈谈不就好了吗?”  “小七,妈妈跟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黄娅茹咬着牙问,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陆七心里同样的难受,她这辈子已经够悲惨的了,好不容易找到爸爸,还不能认,为什么?  当看到沈立轩的那一刻,她多想和其他女儿一样,扑在他怀里大哭一场,能有爸爸安慰,有妈妈的疼爱。  “妈,你说,你让我怎么办,怎么办呢?”陆七眼泪决堤,“你明知道我心里藏不住事,也需要父亲的爱,你怎么就不能替我想想,我也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们没有要破坏谁啊……”  陆七的话说到这儿,最受震撼的是沈立轩。  他不傻,很快听到了这里面的重要信息。  他回想起当年,黄娅茹消失的时候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孕。  那么按照时间来算,他再看看陆七,差点没站稳。  这个猜测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  “娅茹,小七是……”隔着玻璃门,沈立轩颤抖的问。  黄娅茹坚决道,“她是陆自成的女儿。”  “妈!”  陆七实在承受不住,被沈立轩这么问,母亲还要睁眼说瞎话。  “她是我的女儿对不对?”  “不是,不是不是!”  黄娅茹一激动连续说了三个‘不是’,非但没有让沈立轩认定陆七不是他女儿,而是越发怀疑了。  沈立轩转头看向泪眼汪汪的陆七,心疼得不行,“小七,你说。”  她说,她能说什么呢。  陆七垂着头,她说不出来一个字,只是点了点头。  ------题外话------  亲爱的美人们,终于父女相认了,清清能不要脸的求票票咩?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