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7 权玉蓉也不能生育?且被整的很惨

357 权玉蓉也不能生育?且被整的很惨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7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1
    程卿愣愣的站在原地,她本想跟上去,但男人的这番话令她成功的驻足了。  她这幅样子从酒店里跑出来,是个人都清楚,她刚才干了什么。  程卿似乎才明白,她此时这个样子是不宜让慕昀峰看到的。  炫目的跑车很快调转方向驶去,直到在她眼里形成一个点,程卿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原来,男人一旦不爱了是这样的残忍,别说多看你一眼,就连你的声誉都不在乎了,甚至想要找人毁了她的所有。  呵,所有?  她现在除了这个残破的身体和足以令男人垂涎的外表还剩下什么,被那些艳照毁了的她总得生活下去吧。  娱乐圈她早几句混不下去了,她所谓的见导演,那都是骗鬼的,她是为了自己的前程来和一个老男人睡觉,恶心的缠绵过后,差点被撞死不说,还被慕昀峰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程卿走到路边的花坛,手掌撑着树干,想到刚才在酒店里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做那种事情她就觉得恶心。  而她被弄成今天这样都是被叶子晴那个贱人给害的,为什么到头来,慕昀峰不仅不帮她,还要爱上那个贱人!  程卿撑着树干的手紧了紧,只觉得胸腔内充斥着一股邪恶的火,势必要将那些欺负她的人踩在脚底下。  只要她没死,还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叶子晴和慕昀峰好过!  凭什么所有的人都好好的,她就要遭受这种折磨?  叶子晴,你等着吧,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回到慕家时间还早,慕昀峰第一次没有在遇到事情后去酒吧消遣,他也没这个心情。  他想起曾经和程卿的点点滴滴,今天看到她那副样子,蓦然觉得很恶心。  他曾经动过心的女人,竟然是那么一个货色,就刚才那潮红绯色的脸,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她经历了什么。  对程卿说出那番狠戾的话也是出自内心的。  若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他和叶子晴怎么会走到今天,是他眼瞎,以为过了四年后恋人还是以前的恋人,所有的美好都一去不复返了。  他是真不想再见到程卿,因为多看一眼都觉得脏。  他和叶子晴闹到今天,其实归根到底,也是他自己作的。  事到如今,她怀了别人的孩子,能怪谁?  慕夫人听到动静从家里出来,看到是儿子回来了,她狐疑的问,“不是叶子约了你去吃饭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告诉你怀孕的事儿啊。”  “妈,以后你别跟我提这事行吗?”慕昀峰冷着脸走进客厅。  沙发里,慕董事长一如既往的看报纸,似乎无论什么事都不能影响他。  慕夫人感觉不对劲,跟过去拔高嗓音,“哎呦,这是怎么了,又吃错药了啊。”  “她怀孕了。”慕昀峰脱下外套。  话落,连看报纸的慕董事长都朝他看过来了,隔着镜片的眼里满是光彩。  可见他的父母有多期待这个孩子,可惜……  慕昀峰在心里冷笑了声,依然无法相信他的梦就这么碎了。  “那不是很好么,你还不快把你媳妇追回来,怀孕了每天还在外面拍戏,我的小孙子受伤了怎么办?”  慕夫人的话刚落下,慕昀峰紧接下来的一句如同一盆凉水盖下来,“您做梦吧,她怀的不是您的孙子,是别人的。”  闻言,慕夫人和慕董事长面面相视,良久,慕夫人似乎才反映过来,“你说,你说什么?”  “我特么真幼稚,怎么忘了我两个月前就和她离婚了,她怀孕一个多月,按照时间上算,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慕昀峰懊恼得一拳砸在茶几上,仿佛是在自言自语,“离婚后没多久她就认识了佟嘉伟,两个人早就在一起,她怀的是佟家人的孙子。”  这事儿慕昀峰也相信,因为他和叶子晴避孕三年,老天爷不会那么眷顾他,让叶子晴一夜就怀了他的孩子。  呵。  解释完,慕昀峰不愿再待在这儿,仿佛连空气都是压抑的,似是要逼疯了他。  回到卧室,男人把买来的孕婴用品踩了个稀巴烂,他真是疯了才会去买这些东西,甚至还幻想孩子的样子。  原来真的是有因果报应的,若是他不给叶子晴吃避孕药,他的孩子已经两三岁了,早就可以到处跑,喊着‘爸爸,爸爸’了。  慕昀峰踩完那些东西,一头朝那张大床栽去,床头柜上他和叶子晴的结婚照还放在原地。  他伸手把它拿了过来在眼前逐渐放大。  女人穿着一身火红的长裙礼服,长发被水晶发卡盘起,露出妩媚而又风情的脸,涂着艳红色的唇笑开,纤细的手臂搭在他的肩上,精致的脸凑在他耳畔,可见当时的她有多兴奋。  反观他,倒是没有多少情绪,就连拍结婚照都是赶着时间,一个上午就完成了。  他们的礼服也就是婚纱店里的普通礼服,连外景都免了。  慕昀峰想起当时的场景,总觉得那场婚礼给她的都太寒酸。  如今,终而有人像宝贝一样的宠着她,爱着她了,他这是发什么神经呢,怎么就不放不下了?  楼下客厅,慕家夫妇得知叶子晴怀的不是他们慕家的孙子,同样的痛心。  期盼了好几天,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老慕,你说这可怎么是好,本来想借着这个孩子,让叶子和儿子和好如初,没想到叶子她……”慕夫人单手撑着额头,因为这件事,她的头痛病又犯了,“你说这可怎么是好?”  慕董事长好半天没发表意见,他搁下手里的报纸,帮忙分析问题,“这事儿啊其实是我们异想天开了,阿峰之前那么对叶子,是个女人都受不了的,而且一个女人吃了三年避孕药,想要怀上阿峰的孩子根本就不可能嘛。”  “我知道是我们儿子不对,也不怪叶子,我们没有资格怪她,只是我觉得可惜了,难道真的要我们的儿子娶别的女人么?”  “事到如今,似乎没有别的办法了,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慕夫人想起都觉得心痛,“哎,说起来也是我害了叶子,如果当初不是我尽力撮合她和儿子,她现在也不至于是个二婚的名头,希望那个男人对她好吧,不管怎么样,那丫头也是我们看着长大的。”  “就是苦了咱们儿子,以后还不知道要找个什么样的女人做儿媳妇,他身边以前的那些女人根本就没有适合做老婆的。”  慕董事长朝妻子看了眼,“今时不同往日,只要儿媳妇不是程卿,能真正的疼爱咱儿子,咱们也不要那么多要求了。”  是啊,其实他们在儿媳妇的要求上根本没有太多的要求,当初叶子晴不是权家小姐的时候,他们对她还不是很看重,从来不会因为身份地位而看轻一个女人。  要说啊,哪个女人真的嫁到他们家,还是有福气的。  慕夫人觉得,她得去见叶子晴一面。  无论她和儿子以后怎么样,她也得作为长辈去看看她,毕竟她怀孕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叮嘱的。  此时的叶子晴和佟嘉伟在回权家大院的路上。  佟嘉伟被慕昀峰揍了一拳,嘴角泛着一丝青色,叶子晴过意不去,让他在药店附近停下。  不多时,叶子晴买了一直药膏出来,上了车她拧开药盖用棉签给男人嘴角涂上。  男人温柔的看着她,很是感动,“叶子,谢谢你。”  “我应该谢谢你才对,今天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怎么搪塞过去,这个慕昀峰,下手还真狠!”叶子晴收好药放在车里,“一天五次,直到淤青散去。”  当时叶子晴若不挡在佟嘉伟身前,两人肯定会打起来,这是她不愿见到的局面  佟嘉伟无谓的勾了下嘴角,“我们还这么客气做什么,你不把我当朋友啊。”  说到这个,现在也没有别人,叶子晴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他把话说清楚。  本来老爷子是好意,希望她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这辈子能有个好的归宿,可她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宜找男人的。  叶子晴离婚的那一刻其实是想好了的,先找几个男人谈谈恋爱,浪一圈再说,谁让她遇到了佟嘉伟这么个好男人,越是这种人,叶子晴越是不能辜负。  他这么好,没必要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她身上。  “话说,我怀孕了,以后你还是……”  她认识佟嘉伟的时候,是准备不要这个孩子的,所以才会答应和他先交往。  而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孩子虽然还是只有那么大一点,或者说在她的肚子里只是一个小血块,叶子晴却对他有感情了,每天夜里一个人的时候,她背完台词总会习惯的和他说一会儿哈。  这算不算是母子连心呢,天生的骨肉亲情?  “说什么呢,我是那种古板的人吗,你不是说了么,这个孩子是我的。”佟嘉伟减了车速,强调自己的态度,“我当然会负责到底。”  “叶子,你不要有心里负担,我既然能和你谈,肯定是准备接受你的所有。”  叶子晴早在约慕昀峰吃饭之前就和佟嘉伟说了这事,只是他们还没说到以后,分手的话刚到嘴边慕昀峰就来了。  只是她觉得,人家好歹也是豪门贵族的大少爷,找个离婚的也就算了,不可能还接受她的孩子吧。  而且她也没有去过佟家,谁知道会不会和权家一样,勾心斗角,她过去会有好日子过吗?  她不再是二十岁的小丫头,早已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如果要认真的谈一段感情,首先考虑的是这个男人身边的环境,尤其是家庭方面。  因为他们一旦决定在一起,就是整个家庭,而两人的感情再好,在这些家庭矛盾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叶子晴还意欲开口说什么,男人却主动抓起了她的手放在掌心,他视线虽然盯着挡风玻璃外,可说出的话却异常的认真,“叶子,我们现在就去和权老爷子说,你怀了我的孩子,我们要结婚。”  叶子晴被他的话吓得不轻。  结婚?怀孕?  说实话,谈恋爱她准备好了,可结婚这事她完全没有想过。  毕竟失败了一次婚姻,她还没好好享受单身生活呢,也不能盲目啊。  更何况她肚子里多了一块肉,结婚更要慎重。  若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她可能会和佟嘉伟进一步的发展,或者过了磨合期,他们也就结婚了,然而,一切都不是她算计着怎么过,生活就会按照她的步伐来的。  见她迟迟不肯表态,佟嘉伟低声问,“怎么,不肯相信我?”  “呃,不是,我只是觉得……”叶子晴是尴尬的。  这事她要怎么和佟嘉伟解释呢,人家都不介意了,她若是这么拒绝,肯定是有点矫情的。  “叶子,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孩子的身世,他就是我的孩子,以后我会好好疼爱他,这件事你知我知,只要我们不说,没有人会知道的。”  佟嘉伟那样子只差给她发毒誓了。  叶子晴越听越觉得好像是她玩儿大了。  这男人真的认真了啊?  她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啊,而且还怀孕了,什么时候行情变得这么好了?  或许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加上她也没想好,该怎么继续以后的生活。  她性格这么大大咧咧,叶子晴真的怕自己做不好一个单亲妈妈。  那画面只要她想起来就觉得头痛,到时候儿子哭着喊着,她要怎么办?可以说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啊。  “我也没想到离婚后会怀孕,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叶子晴感叹,一股脑把心里的话吐露了出来。  不是她讨厌这个孩子,而是这件事真的太突然了,让叶子晴很为难。  她没想过和慕昀峰复合,在怀孕的那一刻也没想过,因为她一旦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就像当初她要死要活的要嫁给慕昀峰,也没人能阻止一样。  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其实这事搁在她心里很不好受。  两人回到权家,老爷子还在为权玉蓉的伤势担心。  医院那边已经来过电话,说权玉蓉只是上了静脉血管,所以看起来比较恐怖,而她最主要的还是皮外伤你,休养十天就没事了,绝不会耽误婚礼。  这个消息无疑是最好的,好在他昨天没有和权奕珩闹上,否则他们本就脆弱的祖孙情谊恐怕真的就要到此为止了。  老爷子太了解权奕珩,吃软不吃硬,他是该改变方式对他了。  “爷爷。”叶子晴走过去亲密的喊了声。  “你们回来了?”老爷子眼尾藏匿着慈祥的笑意,“怎么样啊,玩的开心吗?”  “挺好的,我明天要回A市拍戏了,您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又要去那边拍戏啊,什么时候这部戏才能拍完?”  佟嘉伟单手插兜的站在一旁,适时的开口道,“老爷子请放心,她明天去A市,我明天也陪同她去,一定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叶子晴没想到佟嘉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老爷子倒是很赞成,“好好,这样的话爷爷也放心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爷爷我始终是不放心的。”  “那老爷子,我就先回去了,明天我会和叶子一起去机场。”  佟嘉伟知道他们祖孙俩可能有很多话要说,他很识相的找借口离开。  “好,谢谢你了嘉伟。”  “权爷爷客气了,我们两家的关系不用说这些。”  “呵呵。”老爷子颇为满意的笑了笑,又看向自家孙女,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然而叶子晴只是一声不吭的傻站着,甚至都忘了送送佟嘉伟。  好在老管家够精灵,送佟嘉伟出去了。  老爷子这才开口问,“怎么了,感觉你心事重重的,和那小子相处的不开心?”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好像不是很合适。”叶子晴挠头。  她明天去A市佟嘉伟也跟着去,两人需要这么相处么?  而且佟嘉伟那么忙,每天跟在她身边,会不会耽误了他的工作啊。  万一两人以后没有个好结果,她会觉得愧疚的。  叶子晴这人最没办法感受别人对自己的好了,除非是决定好的事情,现在徘徊不定,她该怎么拒绝呢?  老爷子宠溺的看着她,“不合适你一开始和人家谈?”  “我那是……”  她只是接受相亲,并没有说谈了之后就要在一起啊。  “叶子,你跟爷爷说句实话,是不是还忘不了慕家的那小子。”  叶子晴摆手,“没有的事,我今天已经和他说清楚了,让他以后没事别来找我。”  “那就好,他以前那么伤害你,爷爷还没找他算账呢,竟然还敢来纠缠你,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放心,爷爷绝不会让你再吃亏了。”  老爷子本只想让佟嘉伟和自家孙女认识认识,培养下感情,以后也可以慢慢给她挑,没想到两人真的培养出感情来了。  老爷子阅人无数,这个佟嘉伟倒是真的挺不错的,刚才他刻意观察了下,那个男人眼里都只有他的宝贝孙女,对一个女人来说,这就够了啊。  而且佟家的条件也不错,老爷子是想,等他百年之后也不用担心叶子晴的将来了。  “爷爷,我有点累,先去休息了,明天早上我陪您吃完早餐就走。”  “好好好,你去,爷爷还要去医院呢。”  说着,老爷子从太师椅上起身,看的出来他是专程坐在这儿等叶子晴的。  叶子晴一听说他要去医院,顺便问了句,“玉蓉的伤势怎么样?”  “我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嗯,我就不去看她了。”  “你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这些事情啊不用操心。”  叶子晴挑了下眉,在心里嘀咕,她才不会操心那个心机婊好不好呢。她甚至恶毒的想,怎么没有一下子撞死权玉蓉,省的活在世上找事,扰得整个权家都不得安宁。  医院,权玉蓉已经脱离了危险。  权昊然和姜淑艳一直陪着儿子,现在媳妇脱离危险了,他们也就不方便打扰了。  权玉蓉因为麻药还没有醒来,姜淑艳见儿子一声不吭的坐在外面,已经好几个小时都是维持一个姿势了。  作为母亲她看了不由心疼,走过去安抚,“阿峰,你也别太着急了,会好的,她这不是已经没有危险了么。”  “妈,您回去吧,这里也不需要太多人照顾。”  “妈让人给你买点吃的回来,看着你吃完东西再走。”  权绍峰两手抱着头,很是痛苦。  当他看到权玉蓉被推出来的那一刻,脸色苍白,嘴里一直在迷迷糊糊的喊疼,他心都碎了,怎么还吃的下东西。  这一刻的他恨不得代替她承受所有的罪。  “我公司还有事,淑艳,要不你就留在这儿陪阿峰吧,等权玉蓉醒来你再走。”  姜淑艳想想也是,反正她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必须看到儿子吃点东西才能放心。  权绍峰却是道,“妈,我不是小孩子了,您回去吧。”  “行了,我不啰嗦还不行么?”姜淑艳妥协了。  她明白儿子是嫌自己啰嗦,她一直反对他和权玉蓉的事,可这一刻,看到儿子这样,她是真的放弃了。  权玉蓉再怎么样,她也是儿子的心头肉啊,她这个做母亲的能怎么办呢,明知道前方是火坑,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往里面跳。  只希望权玉蓉那个女人能顾念一点养育之情,毕竟这些年在权家,她也是把她当做女儿养过的。  “妈,我想求您一件事。”  “有什么事就说,干嘛要这么压抑,我是你妈,难道还会为难你不成。”  “我希望玉蓉醒来之后,您能接受她。”权绍峰是思量了许久才有勇气提出这个要求的。  他一直都知道,姜淑艳不喜欢权玉蓉,他也提过多次,可今天,在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他那颗心才真正的意识到权玉蓉对自己有多重要。  他舍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更舍不得她被人指指点点。  只要他妈不生什么事端,他和权玉蓉的日子还是很好过的。  “傻孩子。”姜淑艳就知道他会提出这个要求,只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但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她又有什么办法,“你放心,只要她对好,妈也就不管你们的事了。”  “妈,您这是承认她了,真的不再为难她了么?”权绍峰很是震惊。  毕竟姜淑艳的性子是有点强势的,从小到大权绍峰都在她的安排下长大,唯一在终身大事上,他坚守着自己的信念。  或者这个决定让姜淑艳不舒服了,再者,姜淑艳也不喜欢权玉蓉,觉得她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女人,将来帮不了自己什么。  可他对家产从来都没有兴趣,他这辈子就这么一个愿望,希望和权玉蓉好好的。  总算是如愿了。  姜淑艳拉起儿子的手,意味深长的道,“你那么喜欢她,我不承认还能怎么办?阿峰,但你也不能因为喜欢她就事事由着她知道么,男人该有男人的气魄,女人啊,宠着没事,千万别过了头。”  “我知道的妈,您放心吧,我和玉蓉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姜淑艳闻言垂头冷笑了声。  孝敬?  她可不指望那个心机婊孝敬,只要她不算计自己的儿子就谢天谢地了,其他的姜淑艳从来都不奢求。  她算是投降了,本来想让陆七和儿子谈谈,可如今陆七和权奕珩发生那种事情,她还能指望么?况且,看儿子这个样子她早就心痛了,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吧。  他们做家长的总是习惯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殊不知,他们再怎么算计也算不过老天爷的安排。  也就在这个时候,主治医生突然出现。  “你们是权玉蓉的家属吗?”  权绍峰猛的从座椅上站起来,“医生,我是她丈夫,请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情况?”  医生翻阅了一下检查单,“我们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发现她小腹受了伤,给她做了一个检查,也请妇科医生诊断了一下,她的伤势很有可能震到了子宫,以后,恐怕会对生育造成影响。”  “具体的伤势还要等她醒来后做进一步的检查,但可以确定的是,她以后可能怀孕会不太容易。”  轰。  这个消息对于姜淑艳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不能生育么,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家阿峰以后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医生表现得很平淡,他平时见惯了这种状况,早就心平气和了,“希望你们有个心理准备,病人醒来后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她,以免她情绪不佳,受到刺激不宜伤口的恢复。”  医生走了好半天母子俩似乎才从刚才的事件中回过神来。  姜淑艳脸色惨白,那比她自己不能生还要痛苦。  “不能生育了?”她嘴里无力的呢喃的这句话,反反复复,像是中了邪一般。  “妈,您别这样。”相较于她,权绍峰就冷静多了,“医生只是说子宫受伤,生育的可能性较低,并没有说不能生啊。”  姜淑艳像是没听到的一般,继续呢喃的那句话。  生育机会渺茫,那和不能生有什么区别,子宫受了伤,就代表胎儿没有一个良好的发育环境,即便以后怀孕了都有可能胎死腹中啊。  良久,她突然长嚎,“我的天啊,这可怎么办!”  可见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有多大。  儿子那么爱权玉蓉,若是她不能生,将来……  果然,权绍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妈,无论玉蓉怎么样,我都要她。”  姜淑艳就知道傻儿子会这么做,他对权玉蓉早已走火入魔,她再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  而前来的老爷子,也在刚才听医生说了这件事情,他没有再过去探望,而是和老管家悄声离开了。  玉蓉竟然不能生?  得到这个消息的老爷子差点急的旧病复发。  陆七不能生,权玉蓉也不能生,他就这两个孙媳妇,而且可能都不会换人,难道他们权家要后继无人么?  “老爷子,您当心身体。”老管家扶着权老爷子进了电梯,生怕他因为心焦这件事而倒下去。  “都这个时候了,还管什么身体。”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两个孙媳妇都不能生育!  “医生也没把话说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肯定会治好小姐的病的。”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啊。”  “要不然,您就给二少另外找个女人。”  老爷子闻言像是从梦中惊醒。  这个主意虽然是下下策,但却是个好办法。  “权大少性子比较硬,自己也比较有主见,操控起来难,这事我们只能在二少身上下手了。”  老爷子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我们只能在阿峰身上下手。”  末了,他叮嘱老管家,“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两个月的时间,我要找到合适的女人给他生孩子。”  “只是若是这件事让玉蓉小姐知道了,老爷子,她到时候闹起来可怎么办?”  老爷子面无表情的道,“我宠她是一回事,权家的子孙又是另外一回事,她闹就让她闹好了,我总不能让权家后继无人。”  听老爷子这么说老管家才放心下来,他才有胆去全力办这件事情。  夜里,权玉蓉身上的麻药逐渐褪去,她是被痛心的。  模糊的视野里,她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渐渐的清晰。  陪在她病床前的是权绍峰,似乎除了他,再也没有人这么关心她了。  就连疼爱她的老爷子都不在。  “玉蓉,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权玉蓉手指动了动,腿也试着动了动,还好,都还在,她没有怎么样。  似是放了心,她看了男人一眼,委屈的从苍白的唇里发出一个低音节,“疼。”  “医生说了,会有点疼的,忍过今晚和明天就好了。”权绍峰帮她盖好被子,抬手抹了下她前额,生怕她因为伤势而发烧。  这一晚和明晚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晚,他必须衣不解带的照顾她。  权玉蓉吸了吸鼻子,模样痛苦,“可是,真的好疼。”  权绍峰也不怎么会安慰人,听她喊疼,他似乎比她疼千倍万倍,可又没有办法帮她缓解。  所以,他只能转移话题,“想喝水吗?”  “嗯。”  权绍峰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而后用吸管送到权玉蓉嘴边,有了液体的滋润,她的唇色稍微好看了些许。  天知道,当他看到权玉蓉倒在血泊中的时候有多害怕,那一刻好像撞到的不少她,而是自己。  原来他早已把权玉蓉视作了自己的生命。  等意识逐渐清晰,权玉蓉拉着权绍峰的手问,“阿峰,你查到是什么人害我的了么?”  “还没有,你刚脱离危险,也没醒来,我走不开。”  “你快去查啊,我没什么问题了,我必须要知道是什么人想至于我死地,否则我躺在医院里也不会安心的。”  权绍峰现在什么心思都没有,就想好好的守在她身边陪着她。  “你放心,我肯定会查的,电话我已经打出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他这么说权玉蓉一点也不放心,这个男人做事的风格没有权奕珩的一半,这也是她不喜欢他的原因。  算了,她现在连说句话都累,也懒得和权绍峰争论这些。  总之这些天她都必须格外小心,以免被人真的谋杀了。  权玉蓉躺在病床上,即使眼睛闭着也在想,到底是谁想谋害她!  这一晚权玉蓉睡得并不安稳,早上天还没亮她想到一件事,问一直守在身旁的男人,“阿峰,我都这样了,我们的婚礼是不是该延迟?”  “医生说了,你休养个十天就没什么问题了,不会耽搁我们的婚礼。”  是么?  权玉蓉彻底死了心,看来她再怎么反抗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了,她必须嫁给权绍峰才能保证在权家的地位,才能永远的留在那个大院,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罢了,就这样吧,只要她将来给权绍峰生个孩子,老爷子肯定会把权家的半壁江上都交给他们。  毕竟陆七不能生啊,这传宗接代的事情就落到她一个人头上了。  想想都觉得很美好啊!  陆七,你永远都比不过我!  呵。  “你想吃点什么吗,医生说你今天可以吃点东西,不过还不能吃饭。”  “给我去买点小米粥。”  “好。”  权绍峰一听她想吃东西自然是高兴的,交代了几句就出了病房。  等他刚走,权玉蓉手指就开始到处搜寻手机,想要找到车祸的蛛丝马迹。  她记得,她被撞的时候,手机撞出去了,应该不会坏吧?也不知道权绍峰有没有把她的手机捡起来。  正想着,病房的门开了,叶子晴拧着食盒走了进来。  权玉蓉一看是她,这里又没有外人,她们完全不用演戏,没好气的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啊,你不是说了吗,我们是朋友。”叶子晴把手里的食盒放在床头柜上,“看,我特意给你带的好吃的。”  权玉蓉才不会相信这个女人会这么好心。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我告诉你叶子晴,你别痴心妄想了,我好的很,医生说我过个十天就可以活泼乱跳了。”权玉蓉说着不免得意起来。  她是爷爷疼爱的孙女,叶子晴虽然被权家人认可,但将来是要嫁出去的,权家的财产和她根本没有多少关系。  只是,看到爷爷那么疼爱叶子晴,权玉蓉心里确实很不舒坦,一直在找机会整这个女人!  叶子晴像是没听到的一般,只是问,“你饿了吗,爷爷让我给你带点吃的。”  权玉蓉扭过头,懒得和她说话。  叶子晴起身将食盒拧开,脸色徒然变得阴冷,“不管你饿不饿,这份礼物你必须受着。”  而后,她将食盒一倒,成千上万的蚂蟥密密麻麻在权玉蓉的身体爬开,各自寻找位置开始吸血。  “啊!”  权玉蓉吓懵了,肉麻的不行,她根本不敢看现在的惨状,身体竟然被一群肉麻的蚂蟥吸附着。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感受这些。  唔。  她只要多看一眼就觉得恶心的要死,恨不得就此昏厥。  叶子晴也比较敏感,这一幕简直太大快人心了,只是她现在怀孕,碰这些东西还是有点考验她的。  她站在权玉蓉床前,看到那些蚂蟥爬过权玉蓉的身体,幽幽的开口,“我告诉你权玉蓉,这不过是你应得的,就让这些小乖乖抽干你的血吧,拜拜,这个礼物会让你铭记一生的。”  此处不宜久留,她再看下去要吐了!  还是等这群小乖乖吃饱了以后,让人处理干净了再进去吧。  呵呵,对待贱人自然有对待贱人的法子!  病房的门被关上的瞬间,只听见里面传出一声类似惨烈而又痛恨的喊叫,“叶子晴!”  ------题外话------  咳咳,表示其实作者君也被恶心到了,只要想到那一幕就觉得恶心啊…。天生怕线形动物…肿么样,这个报应爽么…哈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