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8 她活过来,我就放过你

358 她活过来,我就放过你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6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1
    叶子晴站在外面估算着时间,她能做这件事肯定是找人在外面看着权绍峰了的。  病房里的惨叫声一阵高过一阵,叶子晴难以想象里面到底是怎样一副光景。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她扬手打了一个电话,很快有几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过来,叶子晴用眼神会意,几个男人推开病房的门进去,开始清理权玉蓉身上的蚂蟥。  这一阵折腾过去,权玉蓉脸色已经白的宛如一张白纸,躺在病床上,看上去就好像要一命呜呼了。  也不知道她是吓晕了,还是失血过多晕了,叶子晴立马给她叫了医生。  据说被这些东西吸过血很容易感染,权玉蓉怕是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好了,那么婚礼,很有可能会延迟,或者不办!  把那些恶心的东西处理完毕,医生给她输血抢救。  没一会儿权玉蓉便醒过来了,看到叶子晴嘴角贼贼的笑容,她深吸口气,咬牙道,“听说过一句话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叶子晴,你别以为这样就能弄死我!”  权玉蓉是挑明了这番话,知道叶子晴没那个胆儿,对她也最多耍耍小手段。  她吃点亏便过去了,等到这个贱女人真的从权家嫁出去,她就安宁了。  又何必和这个贱人一般见识!  叶子晴搓了搓手,病房里已经经过消毒,可依然有种难闻的味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怀孕太过敏感了。  她渐渐的凑近面庞几近扭曲的权玉蓉,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你说你有福?也对啊,你确实是个有福气的人,都不能生育了,我那傻傻的二表哥还愿意要你。”  “哎,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幸运,这么有福气呢,有这么个傻乎乎的男人不顾一切的爱着你。”  权玉蓉震惊的望着她,原本就惨白的脸仿佛凝结了一层寒霜。  “这事儿啊,连我听了都觉得,啧啧,好感动哦。”  她被叶子晴的这番话气得上气不接下气,更多的是难以置信,颤抖的问,“叶子晴,你说什么?”  叶子晴像是突然反映过来,她夸张的捂住自己的嘴,“哎呦,你看我,怎么都管不住自己的嘴的,干嘛把实情告诉你啊。”  “你刚才说什么?”权玉蓉崩溃的喊。  这一喊,用了力,牵扯到她的伤口,疼得她倒抽一口气。  “你这么激动干嘛啊,反正没死,一切都有希望,行了,我也看过你了,得走了,你呀好好养伤,听说啊,被蚂蟥吸过血很容易感染的哦。到时候可别不注意身体腐烂了,哎呦,那可就不好玩儿了喂。”  权玉蓉死死盯着她,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的她恨透了自己躺在这儿,没能起身扇这个女人两巴掌。  目的达到,叶子晴也懒得继续在这儿逗留下去,她今天还要回A市拍戏呢,佟嘉伟还在机场等她。  出了门,叶子晴走到电梯前按下开关,权绍峰拧着早餐从里面出来,看到叶子晴,他惊了下,“叶子,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未来的嫂子啊,她没事,你不用太担心了。”  “你有心了,怎么就要走啊,要不然和我们一块儿吃早餐,我买了很多呢。”  “不了,嫂子身体虚弱,要多补补,你多给她吃吧。”  叶子晴耸耸肩,绕过他走进电梯,而后按下了数字键。  她才不要留在这儿看权玉蓉演戏呢,都特么的想吐。  权绍峰推开病房的门看到权玉蓉在输血,脸色一变,担忧的跑过去问,“玉蓉,你,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  “阿峰,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不能生育了?”权玉蓉满头大汗,刚才被那些恶心的蚂蟥吸了血,即便现在输血也难以忍受那种被折磨过的煎熬。  权绍峰眯了下眼,“谁告诉你的!”  “你就告诉我是不是?”  “没有,医生只不过说你受了点伤,恢复了就好了。”  权玉蓉痛苦的抱着头,她浑身仿佛经历过酷刑一般,身心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良久,她颤抖着苍白的唇飘出一句话,“你别骗我了,我都知道了。”  泪水随着红润的眼眶溢出,那惨白如雪般的脸虽然没了以往的精致美丽,却有种令人心碎的美感。  “玉蓉,没事,医生说的也不是绝对的,等你伤势好了我们再去专业的妇产科诊断。”  权玉蓉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陆七不能生,她就指望着给权家生下唯一的孩子,以后那个家族的一切都是她儿子的,她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到时候她想把谁踢出局就把谁踢出局,可现在,竟然连这个幻想都破灭了。  到底是谁这么狠心的撞了她,还让她不能生育!  这一刻的权玉蓉无助了,可怜兮兮的望着权绍峰,“阿峰,我,我不能生育了,以后,你……”  “别说傻话,好好养伤。”权绍峰怕碰到她的伤口,只是抬手捧着她的脸安抚,“玉蓉,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  权玉蓉并不惊讶权绍峰会说出这番话,这个男人对她的感情,她不是傻子,老早就感受到了。  她大概是真的累了,和权绍峰说了会话就睡了过去。  在睡过去之前权玉蓉发誓,叶子晴,我权玉蓉跟你势不两立!  登机之前叶子晴把病房里的惨状发照片给了权奕珩,而权奕珩得到这些照片后又去找了陆七。  病房里,权玉蓉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身上爬满了蚂蟥,那场景,陆七只要想象就觉得恶心,更别说还要感受这些了。  不是说叶子晴怀孕了么,怎么会做这些事情的,也不怕自己伤着,以后都吃不下饭啊。  “这丫头,真是什么办法都想的出来。”权奕珩将看到的照片删除,“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赌了几天气陆七也累,她不想和权奕珩这样下去,开口道,“这事就先搁着吧,阿珩,你明白我要的不是这些。”  她是想报仇,想要权玉蓉也同样的遭受到血被抽干,且不能生育的痛苦。  可这些事情真的让权玉蓉经历了,陆七还是没有报复过后的快感。  因为这些都不是她自己动手,而且报仇的最恶劣的方式就是用直接的。  权玉蓉现在和权绍峰在一起,还要办婚礼,依然嚣张的活着,她哪里解气。  所以,她不会就这么算了!  既然是这样,她就该振作起来,而不是躲在这里和权奕珩闹脾气。  就像黄娅茹说的,难不成她真的要和权奕珩离婚?  “我明白你要什么,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我们不能一杆子把人给打死了。”  这个道理,陆七自然也懂,权奕珩的处境她比谁都清楚,只是那件事始终搁在她心里,现在看到权奕珩,陆七便会想到多年前,他为了权玉蓉的命而放弃了她。  试问谁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她不是圣母,做不到这么快原谅。  所以,她给权奕珩的答案是,“给我点时间吧,暂时我不想和你住在一起。”  对于权奕珩来说,这已经算很好的了,她能和他说话,还能和他一起讨论未来,有什么话也都告诉他,他还奢求什么呢。  他们一路走来不容易,也是老天给了他弥补她的机会,怎会放弃。  既然和老爷子把话说明了,他们以后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了。  权奕珩刚走没多久,沈立轩便来了。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有过来,不过每一次黄娅茹都刻意的回避,借口买菜或者去超市避开了他。  今天他突然的来,而且特意挑的是午饭时间,他猜测着这个时候母女俩人应该是在准备午饭了。  “爸,你来了。”  门是陆七开的,看到沈立轩她嘴角扬起,请他进来,“就在这儿吃饭吧,妈还有一个菜炒就好了。”  这声‘爸’在不知不觉中就这么从陆七嘴里溢了出来,满满的都是爱。  沈立轩还没来得及回应,在厨房忙碌的黄娅茹拉开门看到他,没好气的数落,“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们不需要你这么关怀。”  “我来是想问问小七,怎么这些日子都没有回去权家。”沈立轩回去之后一直在想,他女儿是和权奕珩结婚了的,这几日他每次来小七都在,莫不是和权奕珩发生了什么。  当然了,这也成了他时常来探望的借口。  “妈,我和爸说会话,你忙你的吧。”  被冷落的黄娅茹,“……”  她只能转身进厨房继续炒菜,可一颗心却迟迟定不下来。  二十几年了,她只要看到那个男人,还是会无法做到平静的面对。  父女二人在狭小的客厅坐下,见沈立轩一直望着关闭的厨房,她嘴角勾了下,开口道,“我妈虽然嘴上这么说,其实她看你来还是很高兴的。”  沈立轩不免有点尴尬,毕竟他和黄娅茹二十几年没见了,两人现在已经年过半百,还当着女儿的面,很多话也不好说。  他把话题落在陆七身上,“你呢,我刚才说的也是真的,想问你,你和阿珩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陆七否认,“没有,就是不想住进那所大院,他刚刚来看过我了。”  在刚想起过去的时候,陆七确实想扑进沈立轩怀里大哭一场,但如今她已经没了想要倾诉的欲望,也就不想让沈立轩担心。  “不愿意住就不要勉强自己。”沈立轩从包里掏出三张卡,颜色不一,且一一介绍,“这张是西街路的别墅的卡,你拿着,什么时候心情不舒服了,或者什么时候想一个人待着了都可以过去住,这张是购物卡,给自己买点东西,都是不限额的,这张是银行卡,里面有一千万,你先拿着,以后我再慢慢帮你把钱填进去。”  陆七惊呆了,望着这三张卡,迟迟没有伸手。  沈立轩还以为她是恨自己,赶紧解释,“小七,你别误会,我不是想用金钱来弥补你,而是现在,我觉得……”  “您别说了爸,我都知道。”  她从来没有怪过沈立轩,他们都是身不由己,没有错。  陆七只是觉得这种被宠爱的感觉太好,虽然她现在在经济上什么都不缺,可意义不一样啊。  其实每次看到权老爷子和权玉蓉的互动,那种刻骨铭心的祖孙情意,她多少还是有点嫉妒的。  沈立轩把三张卡塞进她手里,“小七,别忘了,你是沈家的千金,权家人若是不稀罕你,我们还看不上呢,以后有爸爸在,别怕,知道么?”  男人声音暗哑,带着浓浓的宠溺,差点把陆七感动哭了。  她不得不承认在这个圈子里,有一个好的身家背景能轻松很多。  陆七不禁在想,若是有一天她被公布了身份,那些看不起她的人会怎么样?  只是永远都不会有这一天了,而且她也不希望用这个身份去报复谁,想完全凭自己的本事。  “爸,这……”  “拿着吧,爸爸现在也没什么东西给你,算是一点见面礼吧,等过些日子我清理了下个人账户,再补偿给你。”  “够了。”陆七把三张卡捏在手心,那些东西不仅仅是一笔财富,更是沈立轩对她的父爱。  若是她拒绝,沈立轩心里会难受的。  父女二人谈话的声音虽然小,还是被厨房里偷听的黄娅茹全数听了去。  本来她是想阻止陆七要这些东西的,可看女儿那么感动,父女二人又相处的那么好,似乎连她都被感化了。  罢了,她阻止也没有用,陆七有自己的思想,不会听她的。  况且这是骨肉亲情的本能,若是她阻止就显得太不道义了。  *  沈夫人送到医院的第二天,医生找了家属谈话。  说是家属,其实就沈辰皓一个人守在医院里。  “医生,我妈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检查的结果需要三天,到时候就能确诊了。”  “三天?”沈辰皓懵了,“你的意思是,我妈的病很严重?”  医生说的模棱两可,“这个还说不好,目前我也只是怀疑,还是等结果出来再说吧。我就希望你们做子女的能多陪陪她,她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太理想。”  沈辰皓听医生这么说,一颗心提了起来,他想听实话,“那您的判断,能跟我说下吗?我知道,你们医生都以检查的结果为准,不过你们心里也有自己的判断吧,你放心,只是判断,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不会怪您。”  医生犹豫了下,也碍于他的身份将心里的猜测说了出来,“我们怀疑她脑部里面长了个肿块。”  沈辰皓闻言大脑空白了几秒,不知道在这一刻能说什么。  肿块是什么意思?  “不过你也不要过分担心了,毕竟检查结果还有一个没有出来,我们也只是通过初步的检查和她自身的反映进行判断。”  “肿块?”沈辰皓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说出这两个字,却又那么轻。  医生强调,“也就是脑瘤。”  脑瘤?!  沈辰皓不知道是怎么离开医生办公室的,他脑海里时时回荡着医生的话。  脑瘤有良性和恶性之分,恶心的俗称脑癌,这才是最致命的。  就等着具体的结果出来了!  沈辰皓站在医院的走廊外,他摸索了半天从口袋里摸到了一根烟,放在唇边却迟迟没办法点燃。  “沈叔叔。”走廊的另一头,一个漂亮的小男人朝他扑过来。  沈辰皓只觉得腿间撞上了软软的一团,他丢掉了手里的烟,把小男孩抱了起来,“早早,过来怎么都不给沈叔叔打电话呢。”  “妈咪说你很忙,不想让你太累。”  姚若雪跟着走过来,见男人脸色凝重,担心的问,“怎么了,看你一脸沉重的样子,沈夫人的情况不好吗?”  “检查的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等明天吧。”  看他脸色这么差,姚若雪也不好接着问,只是和儿子默默陪着他。  “沈叔叔,妈咪说奶奶生病了,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奶奶需要休息,乖,就在外面玩。”姚若雪生怕儿子会吵到沈夫人,赶紧低声哄着。  沈辰皓无谓的笑了笑,“没事,我妈已经接受我们了,把早早带进去说不定能让她心情好些。”  “可是……”  “你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姚若雪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中午了,“这样吧,我去附近给你们买午餐。”  “好。”  她是怕进去了看见尴尬的一幕,还不如撇开身,她的心思,沈辰皓懂。  “妈咪拜拜,早早想吃披萨。”  “嗯,妈咪马上去买。”  沈辰皓抱着早早进去病房,沈夫人还在睡着,从那天开始,她就一直在昏睡,偶尔醒来也是泪流满面。  看到这样的沈夫人,沈辰皓眼眶微微泛红了。  他的妈妈,这辈子没有过过一天的舒心日子,如今躺在这里,丈夫也不曾在身边守着,他心里比谁都难受。  男人怀里的早早似乎也能感受到这种压抑的气氛,乖乖的抱着他的脖子不吭声。  电梯门打开,从里面出来的姚若雪和正要上去的姚若芳打了个照面。  “若芳。”姚若雪喊出她的名字。  姚若雪看了眼四周,拉着她去了比较隐蔽的一边。  “姐,真的是你啊姐,你没死?”姚若雪手里抱着一个食盒,看到姚若雪站在自己面前,那眼神是雀跃的。  姚若雪早就在暗地里见过她,并不惊讶,她惊讶的是姚若芳会出现在这儿,她手里有食盒,那么就说明她是来看人的。  “若芳,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我那个,是听说沈二少的母亲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哦,你是来看沈辰皓的妈妈?”姚若雪突然想起初见姚若芳的那一天,她和沈辰皓在一起,这个女孩儿满脸的仰慕,她作为女人怎么会看不出来。  那是一个情犊初开的女孩儿所表露出来的感情。  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忙,即使来了京都也不方便露面,差点忘了这一出。  “姐,他对我很照顾,还帮我找了学校,是我自己不争气没能好好念书。”  姚若雪并没有戳穿她的心事。  她和沈辰皓,完全是姚若芳在一厢情愿。  她们虽然是姐妹,可相差的年龄有七八岁,所以在某些思想上根本没有办法一致,所以,姚若雪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她谈。  “这些年过的好吗,妈和爸呢,你有联系他们吗?”  姚若芳摇头,“没有。”  “也好,只有脱离了他们,你和若兰才能好好的过日子。”  姚若雪突然问,“对了,你见过若兰吗?”  姚若芳抱着食盒点了下头,她在某个时候见过了,也说了姚若雪死而复生的事和此时的处境,她们姐妹差的就是一个见面了,今天真的见到,她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  既然大姐真的还在,似乎很多事情都不用她去插手了。  姚若芳想了下,将手里的食盒塞到姚若雪手里,“姐,你帮我交给沈夫人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话说完,姚若芳也不等姚若雪作出回应,一溜烟的从医院跑了出去。  姚若雪本想去追,又觉得应该让她理理清楚,她这段日子是不宜见若芳的。  刚从医院出来,姚若芳的手臂突然被一道强有力的大手攥住,然后男人也不顾四面八方的人的目光,拉着她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  如此蛮狠的手段,除了沈辰旭还有谁?  姚若芳不想在医院和他闹起来,乖乖的跟着他走。  到了地下停车场,阴暗的空间里,往前走的男人突然一个转身,将她柔弱的身体抵在了墙壁上,嘴角刮挂起的弧度张狂,“怎么,用热脸贴了冷屁股?沈辰皓他妈不待见你,这么快就把你给赶出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儿的。”姚若芳只要每次见到这个男人都会害怕,尤其是他发火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把她折腾到连下床都成了问题?  男人拇指摩挲着她娇嫩的唇瓣,灼热的气息散在她耳畔,“你在这儿,所以我就来了。”  话落,男人冰凉的唇覆上去,狠狠咬着她的嘴,痛得姚若芳惊呼出声。  “你也知道痛?”  沈辰旭不屑的扬了扬眉,俯视着比他矮出一个头的女孩儿,“怎么我的话你就是不听呢,是不是非要我把你关起来,你才会乖乖听话?”  姚若芳吓得要死,不敢吱声。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不许和沈辰皓来往,你当耳旁风是不是?”  姚若芳双手紧紧抱着颤抖的身体,抽泣的出声,“沈大少,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我。”  “因为我喜欢和你做。”沈辰皓直言不讳,赤果果的目光盯着她弧线优美的身躯,灼热的视线令姚若芳一阵胆寒。  呵。  多么可笑的理由,他说,他喜欢和她在床上做,可是有谁问过她的意愿没?  她又不是出来卖的,凭什么被这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  “沈辰旭,究竟想要怎么样你才能放过我?”  “除非你姐姐活过来,否则,我只好找一个替身消遣。”  男人说完这话迫不及的将她打横抱起走进车里,他们在一起尝过很多刺激的方式,比如车震,就是沈辰旭最近最喜欢的一个玩儿法,在这里面,能找到身体最诚实的快感。  姐姐活过来?  姚若芳在男人怀里眼泪决堤。  她不能出卖姐姐,所以就要被这个男人无止境的折磨吗?  为什么受到这些的都是她,明明该是姐姐受的啊!  到了晚上,沈立轩才过来医院。  沈辰皓和姚若雪一直在病房守着,早早今天也算乖,从头到尾都没闹过。  看到男人推门进来,沈辰皓阴着脸冷笑,“你还知道来?”  “阿皓,和你父亲好好说话。”姚若雪生怕这两父子吵起来,这里可是医院,被沈夫人知道了,她也不会安心的。  沈辰皓面对姚若雪时缓和了脸色,“你带着早早先去附近转一圈,一会儿我过来找你们。”  姚若雪抱起儿子,离开之前在沈辰皓耳旁说了句,“别生气,好好交流。”  “怎么样,你妈今天有没有醒过来?”沈立轩问。  “没有。”  “没有?”  怎么可能一直都睡着呢。  沈立轩脱了西装外套走过去,凝望着妻子沉睡的脸,他心里五味陈杂。  他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承认了宁惠,害了她一辈子。  就像儿子说的,既然不爱,为什么要娶。  娶了之后,痛苦的是两个人啊,当然还有沈辰皓,同样也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因为他们夫妻感情冷淡,儿子从小就受到牵连,缺少父爱,要说他这辈子,对不起的人多了去了。  今天难得黄娅茹待见他,所以沈立轩就在那里多停留了一会儿,下午三点才回公司办事,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晚才过来医院。  “医生找我谈话了。”  沈立轩朝儿子看了眼,“说了什么?”  “她大脑里长了一个肿块,还不知道是恶心的还是良性的。”  “什么?!”沈立轩大惊,难以置信的望着依然沉睡的妻子。  长了一个肿块?!  这得是多大的打击!  “爸,我妈得这种病都是因为你,这些年,她操碎了心,想的事情也多。”沈辰皓说到这儿回忆起小时候,他在圈子里被人嘲笑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明明他的父亲是沈立轩,却从来不受待见,要不是沈老爷子够疼爱他,沈夫人够体贴,那段岁月还不知道怎么过来。  小孩子身心容易扭曲,他能变成今天这样应该感到万幸,而这一切都是拜这个男人所赐。  “妈这些年基本上都是守着寂寞在过日子,说句不好听的,她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她?”  沈辰皓深吸口气,他垂在身侧的两手慢慢收缩在一起,就怕一个控制不住就朝沈立轩挥去拳头。  “沈立轩,我现在就想问你,我妈已经这样了,你还要和她离婚吗?”  沈立轩痛苦的垂着头,他脑子里乱的很,全然没料到是这么一个情况。  不是说只是头痛么,怎么就突然长了肿块,这么严重呢。  他从来没怎么关心过她,又怎么会知道她平日里的生活是怎样的,多少个日夜又是怎么熬过来的!  “阿皓,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吧。”  良久,沈立轩轻飘飘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渣男,只是这些年,藏在心里的那份爱从未转移,叫他怎么去骗她?  沈辰皓也大概明白了沈立轩的意思,无非就是,若妈妈真的是恶性的脑瘤,他才会放弃当初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查了这么久还没有结果?  *  叶子晴今天拍戏的状态不是很好,或许是早上的一幕真的恶心到她了,上了飞机就感觉不舒服,这一路都是佟嘉伟在照顾她。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拍摄,虽然效果不是特别好,总算是完成了。  回到酒店,助理苏画负责预定晚餐,叶子晴最先做的就是先冲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  洗完澡穿好衣服从浴室出来,佟嘉伟已经准备好了吹风机,他体贴的搬了把座椅放在插座旁边,示意让叶子晴坐下,他帮她吹头发。  叶子晴擦着头发的手顿住,没想到佟嘉伟会这么体贴。  “不用了,我自己来。”  “你现在怀孕了,还是我来伺候你吧。”佟嘉伟将她拉过来坐在椅子上,开了吹风机,“爷爷让我照顾好你,要是出了点什么问题,我也不好向他老人家交代。”  似乎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过,叶子晴也不是个没有心的人,她也有作为女人的脆弱。  有一个男人对她这么好,还不介意她的过去,傻子都会觉得是捡到宝了吧。  可她在感动之余更多的也是担心和害怕。  她怕自己会辜负这个男人的好,更怕将来牵扯不清。  晃神的功夫,吹风机在耳旁嗡嗡的声音听了,紧接着是男人温柔的声音,“不能吹太干了,睡之前应该没问题。”  没想到他堂堂佟家的小少爷还能做这些。  佟嘉伟收好电吹风,又给叶子晴冲了一杯热牛奶,“喝点牛奶,晚上能帮助睡眠。”  牛奶?  她现在看到牛奶都想吐,不过倒也忍住了,因为怀孕,她不能那么任性的将所有食物都吐出来,否则孩子营养会跟不上,加上她的工作量太大,真的很怕伤到孩子。  “谢谢。”她握在手里并没有喝,而是躺在贵妃椅里开始看剧本。  明天要拍摄的几场戏,她今天必须熟悉一下,以免再出状况。  想当初她就是习惯睡前喝一杯牛奶才会吃了三年的避孕药,明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可她心里依然很介意。  双足突然传来一阵温热感,叶子晴垂眸,这才看到男人已经脱了她的鞋袜,端着一盆温水想要给她……  “你干嘛?”  “泡个脚舒服,不过孕妇不能泡太久。”  “还是不要了,我自己,我自己来。”叶子晴舌头打结,将缩回的双脚死死抱住,生怕男人给抢了去似的。  佟嘉伟不由失笑,“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只是帮你洗脚而已,又不是要……”  “我知道,不过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她受不了别人对她这么好,就好像欠着他一份情似的。  她这么紧张反抗,佟嘉伟也不好继续了。  佟嘉伟坐到叶子晴旁边,开口道,“叶子,我知道你现在恐怕还没有下定决心,不过我不着急,无论以后是什么结果我都不后悔。”  “我只是想对你好,想呵护你,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叶子晴双脚落在温水里,不得不说佟嘉伟想的很周到,这么一下午,仿佛浑身都舒服了,“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睡吧,小苏会照顾我的。”  “那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  “明天早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来。”  叶子晴已经拒绝了太多次,干脆答应下来,“稀饭和小笼包吧。”  她该吃清淡一点的东西,也好久没有吃这种接地气的早餐了,此刻倒是有点想了。  自从回了权家大院,她每天吃的东西很多都是以前没见过的,现在想起来,觉得那种日子就像是在海上飘着一样,一点也不踏实。  就如同佟嘉伟对她一个离婚的女人这么好,她也觉得不太现实。  她身上是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这般的呢。  不能怪叶子晴这么想,或者离了婚的女人都会有这种心理吧。  睡到半夜,叶子晴翻了一个身,黑暗里她听到另一个熟悉的呼吸,就好像回到了结婚的那段日子,她每次半夜里醒来都会偷偷的开床头灯端详慕昀峰的睡颜。  而此时,她旁边也睡了一个人。  叶子晴赶紧开了床头灯,不是梦,她旁边躺着的人真是慕昀峰,且他的手还抱着她的腰身。  这么大的动静,慕昀峰也被惊醒了,叶子晴怒声问,“慕昀峰,你怎么会在我床上的?”  “就想抱一下你。”慕昀峰揉了下睡眼惺忪的眼,两手将她圈的更紧了。  叶子晴一把将他推开,她掀开被子下床,气得几近暴走。  “我问你怎么进来的?”  “以为的关系,你觉得我进来是个难事吗?”  “马上给我滚!”  慕昀峰像是没听到的一般,他坐在床上,上身裸着,露出线条完美的身躯,十分性感。  他手指点着下巴,问,“叶子,你和佟嘉伟不是已经那个啥了吗,连孩子都有了,怎么没有睡在一起?”  慕昀峰没想到那个佟嘉伟会那么贴心,叶子晴只要回A市拍戏都会陪着,他一天都跟着他们,早就被狗粮喂饱了。  叶子晴被他这句话给问住了,好在她够机灵,“我身子不方便,他要是抱我抱出感觉来了怎么办?总不能不顾孩子就……”  慕昀峰听不下去,他无法想象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做那种事情,“我现在也抱你抱出感觉来了,你说怎么办?”  “老娘让你这辈子都举不起来!”  慕昀峰,“……”  “赶紧的滚,如果你再敢睡我床上,我一定说到做到。”  “行行行,你别动气,我马上就走。”  她现在怀孕身子不方便,无论是谁的孩子,慕昀峰都是不忍心看到她发火的。  据说怀孕很辛苦,很多东西吃了又吐,眼看叶子晴一天天瘦下去,他这心里比谁都难受。  赶走慕昀峰,叶子晴气喘吁吁的坐在贵妃椅里休息,现在是午夜三点半,她已经完全没有睡意,好梦就这么被慕昀峰那个王八蛋给打碎了。  她真是服了,明明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清楚了,慕昀峰怎么还会来的?  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这个孩子……  不行,她必须想个办法让慕昀峰彻底死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