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59 闪婚的游戏我玩不起

359 闪婚的游戏我玩不起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69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2
    翌日一早,天气晴朗,初夏到来,出门只需要早晚穿着外套。  从半夜醒来之后叶子晴就没有睡着过,为了打发漫漫长夜,她研究了半夜的剧本。  门铃响起的时候,叶子晴拿着剧本睡在了贵妃椅内,她拖着无比疲惫的身体起来去开门,佟嘉伟已经买好了热腾腾的早餐站在外面,见她一脸迷糊样,还以为她没睡醒。  “是不是我来的太早了?”  叶子晴捂着唇打了个哈欠,“没有,我在看剧本呢。”  “怎么样,昨晚睡得好吗?”佟嘉伟一边问一边开始给她打开早餐,解释道,“我不知道你今天早上的胃口怎么样,所以一样买了点,什么都有,你过来看看,想吃什么。”  孕妇的口味都是奇特的,说不定昨晚想吃的,今天就不想吃了,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让叶子晴能有个好胃口。  叶子晴垂在身侧的两手缩了缩,她默默看着忙碌的男人,为她温柔体贴的摆放着早餐,再联想到这三年的婚姻生活,还有昨晚慕昀峰的纠缠不休。  她清了清嗓子,什么都没说,走过去鼓起勇气从身后抱住佟嘉伟。  佟嘉伟弯起的身子一僵,似是没有料到她会有这样的举动,激动得不能自已。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吧。”感受到他想要转身,叶子晴制止了他,将头埋在男人后背。  叶子晴知道,这种情形在电视剧里出现了很多次,她也演了很多次,女主主动抱住男主,然后就是男主激动得转过身拥吻女主。  很平常的激情戏码,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是她不要接下来的事发生,因为她还没有做好那种亲密的准备,只是试着迈开第一步开始接受他,试着依靠他。  只是依靠,绝不会失去自我!  “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她的反常除了让佟嘉伟觉得欣慰,还有那么一丝担忧。  他第一眼见到叶子晴就知道她是那种简单的人,不喜欢工于心计,什么事情都会摆在脸上明说,在他们那个圈子里像这种女人是找不出几个的。  还有她的那份机灵,是他喜欢的性格,总之,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她这样的女孩。  起先家里人让他来见见权家小姐,还以为就是那种闺中的无聊少女,每天就知道怎么保养脸部,怎样花钱装扮自己的败家女,没想到她能如此接地气,在事业上的努力更是让他刮目相看。  叶子晴趴在他的背上,她双手紧环着男人的腰部,“没有什么心事,就是觉得你太好了。”  “呵。”男人轻笑出声,从叶子晴的这个位置看,只能清晰的看到他的侧面轮廓,没有慕昀峰的那般立体,可整体效果也不差。  他身上的气质是那种温和的,随意的,看着让人舒服。  而和他在一起,叶子晴感觉很轻松。  男人的手覆在她环抱自己腰部的手上,他没有转身,而是用后脑勺抵着她的前额,“那你喜欢这种好吗?”  叶子晴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佟嘉伟比她大两岁,事业有成,身份尊贵,若不是她心里的那点自卑心作怪,这种好男人她是抵挡不住的。  或者让她年轻几岁,她又不会这么快接受了,总觉得感情的事就该一意孤行,而在经历了三年的失败婚姻,她懂得,好男人可遇而不可求的道理。  老天爷还是眷顾她的,能让她找到这么一个好男人。  “假如说,有一天我们这样相处烦了……”  “不会,如果两个人有感情基础,不会烦的。”佟嘉伟握住她的手收紧了下,也知道她的害怕来自哪里,或许说,离过婚的女人都比较敏感,他也是能理解的,而他给她的回答是,“叶子,一个男人若是真的爱你,这辈子都会让着你的,无论你们有什么样的冲突,他都会事先考虑到你。”  叶子晴眼眶酸涩了下,这不算最动听最肉麻的情话,却是很实在的语言,说出了婚姻生活里他们会遇到的一些事情,也算变相性的告诉了她,以后他们在一起,这辈子他都会让着她。  “其实一辈子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接下来的路我们都会携手走下去是吗?”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她刚才这么热情敢情是让佟嘉伟误会了,他们会在一起。  叶子晴不免觉得尴尬,“我,给我点时间吧,我在慢慢接受你。”  “好。”  这对于佟嘉伟来说已经很好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的和电视剧里一样去激动的吻她,生怕吓着了她似的。  他转身,在女人耳旁轻声道,“吃早餐吧,吃完我送你去剧组。”  叶子晴终于不再跟他客气,坐在另一边开始吃早餐,只是她还是有点过意不去,“你真的没事吗,这样每天陪着我会不会耽误你工作。”  “所谓股东,就是坐等收钱的身份,你懂的。”佟嘉伟给她分了一碗热粥放在跟前,“我们家那么多人,多的是人管理公司,我不喜欢参与战争,所以倒不如收点钱落个清静。”  原来如此,他们家大概和权家一样,是个大家族,有很多兄弟姐妹为了所谓的利益相互算计。  叶子晴很欣赏他能全身而退,她若是真的和佟嘉伟在一起,应该也不会有太多的麻烦吧,豪门争斗她虽然没有参与过,但也见过,此刻她身处的地方可不就是豪门么!  光是一个权玉蓉就够让她头痛了,更何况是其他人。  佟嘉伟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叶子晴明白,像他这样的人是非常忙碌的,想要真正的全身而退就只有削去佟家少爷的身份,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她就更应该努力的工作,加快剧组的进度,争取早日回去京都。  两人从酒店房间出来,刚往前走了几步,身后突然闪过一道人影,叶子晴迅速回头,走廊里什么都没有,她心里了然,松开男人的手臂,开口道,“你先去开车,我好像忘了点东西。”  “好,你自己慢点,我在酒店门口等你。”  “嗯。”  佟嘉伟走后,叶子晴没好气的朝背后喊,“出来吧。”  慕昀峰从另一头出来,叶子晴转身,两人面对面看了几秒。  叶子晴走过去直视着男人,“慕昀峰,你这么阴魂不散有意思吗?”  “我就想看看他对你是不是真的好。”  “现在你看到了,觉得怎么样呢?”叶子晴不是打击他,而是这一次她是真的准备接受佟嘉伟了,“慕昀峰,你说,一个男人肯为你洗脚,还能给你吹头发,早上你起床了能有热腾腾的早餐吃,你说,是个女人会动心吗?”  慕昀峰震惊的望着她,似乎想证明叶子晴说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别的他可以相信,可是洗脚,这不是佣人该做的事情吗?  像他们这种身份的豪门大少爷,一般都只会找个地方享受洗脚的服务,佟嘉伟和他们的身份差不多,怎么可能给叶子晴洗脚?就连普通的夫妻都很难做到,更何况是身份尊贵的佟嘉伟。  若是真的,说明那个男人真的很疼爱叶子晴。  或者是她怀孕了吧,男人初为人父总会做些冲动的事,慕昀峰这样想着。  同时他也给出自己的解释,“你们刚在一起只是一时新鲜,一旦结了婚也会有……”  “我不管以后会怎样,至少我现在觉得很幸福。”叶子晴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令他痛心的笑容,“以前我一直在追着你的脚步,总是在固执的想,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你还是不喜欢我,不肯回头看我一眼,我努力的做,努力的变成你喜欢女人类型的样子,我做了贤妻良母,你从来都不知道我这种活泼好动的女孩儿忍的有多辛苦。”  这些回忆对于叶子晴也是痛苦的,“现在我放了手才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什么,无论我做得多好,不爱我的人始终都看不见,其实每个女人都会有一个爱她的男人出现,就看你珍不珍惜。”  而佟嘉伟就是她生命里的这个男人!让叶子晴深深体会到了被人疼爱,捧在手心里的感觉。  “叶子!”慕昀峰没想到她会这么深刻的体会,一时间他竟然有种无力感,也终而明白他对她的伤害有多深。  曾经那个追着他屁股后面的小丫头真的已经长大了,再也不会喊‘慕哥哥,等等我!’  “慕哥哥,我也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像我一样爱你的女人。”  她这么心平气和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定然是放下了的。  “你回京都去吧,爸和妈的年纪大了,慕氏集团需要你打理,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慕昀峰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俊脸看不出任何情绪。  人说真爱只有一次,那么他这些年的经历,真的算得上真爱的应该就是叶子晴。  而程卿,只不过是他年少轻狂的一种追求!当年,他所怀恋的或许并不是程卿的那个人,而是那段属于青春期的岁月!他和叶子晴才是真正的感情,他们相处过,没有轰轰烈烈,只有细水长流的过日子。  现在明白过来会不会太晚了。  慕昀峰当着叶子晴的面买了最近的回京都的航班,临走时,他说了一句话,“叶子,我会在原地等你的,你和他相处的时间太短,看到的都是表面,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甚至会反感,但日久见人心。”  叶子晴没想到他比当年的自己还执着,他们竟然就在爱与不爱之间错过了,回想起来真是可笑极了!  回到京都,慕昀峰没有第一时间回公司。  为了陪叶子晴去A市他早就安排好了这两天的工作,加上有慕董事长在,也出不了什么问题,他想给自己放个假,好好的放松一下。  下午回家,慕昀峰直奔卧室开始收拾行李,听说他回来的慕夫人跟着上来,看到儿子在收拾东西不由一惊,“你干嘛,回来就收拾东西,去哪儿啊。”  “妈,我想出去几天散散心。”  慕夫人一听赶紧阻止,“哎呦,你出去散什么心啊,妈前两天给你物色了好几个千金小姐,你这几天去和人家见见面,找个合适的结婚算了。”  “儿子,我们慕家不缺钱,不需要女方的家世有多好,这些的女人里也有家境一般的,就看你自己喜欢什么样子的。”  “阿峰,叶子她已经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你又何苦折腾自己?”  慕昀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妈,您不是一直赞成我和叶子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反对了?”  “妈不是反对,而是没有办法,既然她有自己的选择,以后也有自己的生活,你也就开始新的生活吧。”  “新的生活?”  慕昀峰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哪里有什么新的生活,无非就是每天睡觉的时候,脑海里都是他们结婚三年来的点点滴滴。  本来他确实是想找个女人闪婚了,忘掉和叶子晴的那段情,可现在发现,就连这个下下策他都无非放手去做了。  慕昀峰拉好行李箱,转而问慕夫人,“妈,我以前很幼稚是吗?”  特别是在感情上,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蠢蛋!  “哪有,你是从小没受过什么苦,也在我们呵护下长大,自然以为什么事都是理所当然的。”  慕夫人清楚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这小子估计现在明白过来爱叶子晴,可惜已经晚了。  他和叶子晴的感情,都是叶子晴在单方面的付出,慕昀峰也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她的感受。  “是啊,总觉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更应该好好的反省自己。”  “那你……”  “妈,这种闪婚游戏我不玩了,这一次,我会等叶子的。”  等?  慕夫人懵了,怎么等啊,人家马上就是孩子他妈了,这个傻儿子,难不成还要等到七老八十再续前缘?  哎呦喂,这可怎么是好!  “阿峰,你在胡说些什么呀,脑子浆糊了吧。”慕夫人苦口婆心的劝,“叶子是你妹妹,其实她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们应该替她高兴不是,你这样放不下,她心里也难过啊。”  难过?  呵!会吗?她现在被那个男人呵护的那么好,连偶尔想起他都是一种奢望吧。  慕昀峰目光认真,“我的意思是,叶子晴只要一天和佟嘉伟没有结婚我就有机会。”  慕夫人吓得不轻,她儿子果真是傻了么。  “她都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阿峰,你醒醒吧。”  “用孩子羁绊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慕夫人,“……”  慕夫人真的要被他给气死了,以前她想了多少办法让两人在一起,现在好了,两人分开了还闹成这样,儿子竟然不死心的等。  再等下去,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啊。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叶子晴尽快和佟嘉伟结婚。  慕夫人实在没办法了,虽然希望儿子能和叶子晴白头到老,可事到如今,她能做却是怎么样的对叶子晴死心。  “你说说你,还去散什么心。”慕夫人帮他把行李箱拖到一边,“阿峰,我和你爸都老了,公司那边你不能全指望着你爸,以后都是还要交到你一个人手上的。”  一句话让慕昀峰恍然觉悟。  他以前的日子就是太轻松了,父母把什么都给他安排好了,以至于他就觉得生活是美好的,什么都是应该的。  其实这个世界没有谁是欠谁的,想要的必须自己努力去争取。  *  这一晚沈立轩在医院陪了沈夫人一夜。  清晨,沈夫人迷迷糊糊醒来,看到病床前小休的男人眼里露出不可置信。  “醒了?”沈立轩本来就睡得很浅,听到动静他立马睁开了眼。  “你是刚来,还是……”  “我昨晚让阿皓他们都回去休息了,有我在这儿陪着你。”  沈夫人的心涌起一股罕见的暖流,“立轩,你每天要为公司的事操劳,这里有护工就好了,你不用亲自陪着的。”  话是这样说,但沈夫人听到丈夫说陪了自己一个晚上,她还是很开心的。  多少年了,还是头一回这样。  如果她生病能挽回丈夫的心,她宁愿每天都在医院躺着。  “这边公司我没多少事情,昨晚我已经向老爷子申请调回来了。”  “真的?”  惊喜过后,沈夫人又愁眉苦脸起来。  他申请调回来应该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初恋情人吧。要不然,她这些年一直在提这个问题,每次都遭到他的拒绝,他总是振振有词的告诉她,好男儿志在四方。  现在他找到了初恋情人,自然是舍不得这座城市的。  “你既然醒了我就去找医生,让她帮你做个初步的检查。”  沈夫人拉住他,“哎呀,有什么好检查的,医生都是吓人的,我就是贫血,容易晕倒,你们不要被吓坏了,到时候没病啊都被医生吓出病来了。”  沈夫人说着试图从床上起来,沈立轩吓坏了忙按住她,“贫血也不能小视啊,你这么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我和阿皓心里都很难受的。”  “生病了就好好躺着别动,这次我们把血补足了回家。”  瞧着男人一脸紧张的样,沈夫人先是一愣,随即笑着问,“立轩,我生病了你是不是很紧张我?”  “我当然紧张你,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二十几年的夫妻了,你是阿皓的妈妈,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  呵,多好的形容词汇啊。  他终于承认他们是一家人了么。  这话听起来动听,可沈夫人心里还是没底,若不是现在躺在医院里,她肯定会和那个女人见上一面,求她不要破坏她的家庭。  她这么多年在沈家,真的不容易啊。  那个女人都走了那么多年了,凭什么一回来就要带走她的一切。  “那你……你的那个女儿呢,她,她这些年还好么?”沈夫人也不知自己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说这些的,可她知道,这是自己必须面对的事。  在她之前沈立轩就有了爱人,所以这个女儿的存在是必须的,她该接受啊。  “她挺好的,等你好了,我带她来见你。”  沈夫人艰难的抿了下唇,“我,我还没做好准备。”  沈立轩这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话,站在妻子的角度上想,是无法接受陆七的,他也应该理解。  他生怕妻子因为这几件事乱想加重病情,昨晚他一晚上没睡,都在查找能治愈脑癌的办法,电话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个,都说最好采取保守治疗。  “宁惠,你也别往心里去,若是你不想见她我也不勉强,你现在该好好养好身体。”  沈夫人没想到丈夫能这么明事理,以往她要是这么说,他肯定不悦的和她翻脸,她感动的无以复加,激动得落下泪来,“立轩,你能这么关心我,真好。”  提到这个问题沈立轩像是想到什么,他抬腕看了眼手表,早就超过了和陆七约定的时间,他安抚了妻子几句,走到病房外给黄娅茹发了一条短信。  ‘公司有事,今天上午来不了了,替我和陆七说声抱歉。’  原谅他第一次和女儿的约定就这么泡汤了,沈立轩现在实在走不开,沈辰皓昨晚离开时说了,今天上午沈夫人的检查会出结果,他必须拿到这个结果才能做好将来的打算。  这边,陆七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了,昨天和沈立轩约好了,他今天会来吃早饭了去公司。  在客厅里吃药的黄娅茹看到这条短信,再看看忙得不亦乐乎的女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她说。  等陆七忙完,已经是早上七点半,算算时间沈立轩也该来了,吃完正好去公司。  她将做好的早餐一一端到餐桌上,看着满桌子的花样早餐不禁笑出了声,可见她有多重视这个父亲。  “别等了,你爸不会来了。”黄娅茹的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  陆七怔了下,不不相信,“你怎么知道,他说过今天早上会过来陪我吃早餐的,我就要等到他。”  “小七,你别忘了,你爸爸还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相认就好了,没必要破坏他的家庭。”  “我没有要破坏他的家庭啊,我就是想等他一起来吃早饭,让他尝尝我的手艺。”  陆七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感受一下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感觉,回想起来,她这辈子除了昨天中午好像还没有体验过呢。  黄娅茹说的没错,她就是贪心不足,之前不过是想和沈立轩相认,相认了又舍不得他对她的关怀和呵护,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那么就让她自私一回吧,真的一回就好,以后她会注意,不会霸占着沈立轩的。  “小七,我明白你的心思,妈就是心疼你,你说你这孩子从小就没有得到爸爸真正的关心,现在好不容易和他相认了,肯定是舍不得的,我能理解,可理解也不赞成你这么做。”黄娅茹看到女儿这个样子也是难受的,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你爸的家庭很幸福,那个沈辰皓你也知道吧,她是弟弟,你忍心伤害他么?”  她妈妈永远都是这样,为别人着想。  或许又是她太爱父亲不想他为难吧。  本来也是,他们消失了二十几年,又突然闯出来,是谁都会难以消化这个事实。  陆七突然就想明白了,无论沈立轩今天会不会来,她都不能生气,因为沈立轩的处境才是最难的。  “妈,那我们吃饭吧。”  黄娅茹在她对面坐了下来,适时的开口,“小七,吃饭以后回去住吧,妈这里地方小,也容不下你,你和阿珩之间有什么事,你们自己去解决,妈老了身体不好,也不想为你们操心。”  “妈!”  “你们这样也不是办法,小七,妈跟你说一句话你可别不爱听,阿珩那么优秀的男人,是很多女人的目标,你这样跑出来,小心别的女人有机可乘。”  陆七不快的噘了下嘴,似是不愿讨论这个话题。  权奕珩要是敢,她也懒得稀罕了。  本来他的那个身份背景就够令她压抑的了,若是他还不能给她依靠,她图什么呢?  “小七,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毕竟它只是过去,你和阿珩以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应该想想将来才对。”  比如说,小七不能生育,她和阿珩之间是不是该考虑领养个孩子?  这是黄娅茹多日来的心病,也怕女儿因为不能生育的事为难权奕珩。  但造成这个结果的也是权奕珩他们,所以他们应该负这个责。  “将来的事并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妈,您不也是想一辈子就这么躲躲藏藏的过么,现在呢,还不是被我爸给找到了。”陆七接着道,“那么你想好了以后怎么办吗,准备和我爸偷偷摸摸的,还是……”  “小七,你胡说什么啊,我和你爸的事情已经成为过去了,什么叫偷偷摸摸的,过分了啊。”  “是过去了么,你不爱我爸了吗?”陆七才不相信,“你看看你自己眼角的黑眼圈,这几天都没有睡好吧,若是真的不在乎了,怎么可能……”  “好了好了,你到底还让不让人吃饭啊。”  陆七挑了下眉,终于成功的制止了这个话题,她应该还可以在这里多留些日子。  去哪里都好,就是不想回到那个大院子里。  ……  接近中午,沈夫人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沈辰皓和姚若雪过去拿的。  “是恶性脑瘤。”医生的一句话仿若判了死刑,把检查结果拿给了沈辰皓看,解释道,“病人的情况和我们推断的差不多,她以后会经常因为头痛而昏迷,特别是在一定的程度上,你们不能刺激她,要尽量的让她愉悦。”  沈辰皓拿着检查单的手宛如千金重,他盯着上面的字和图片,久久没有说话。  姚若雪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知道怎么安抚他,一手落在他肩头,“你认识那么多人,肯定有办法的是不是,不然我们就把沈夫人弄到国外去治疗吧。”  据说国外对这方面会比这边好一点,或许会有办法。  “目前来说还没有彻底根除脑瘤的办法,你们能做的就是让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日子久一点。”医生开口,“好好陪陪她吧。”  这话听着,好像沈夫人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沈辰皓已经听不下去,转身出了病房。  “阿皓,阿皓!”姚若雪追着出去。  沈辰皓高大的身影伫立在走廊里,他点了一根烟,转头看向追出来的姚若雪,艰难的启声,“别担心,我没事。”  他这个样子是最令人心疼的。  怎么可能没事呢,得这个病的是他妈妈啊,那种感受她明白的。  姚若雪知道很多安慰的语言都是无力的,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陪着他。  “阿皓,我准备把C市的工作辞了搬到这边来,你上次跟我说的建议我考虑过了,为了早早的以后,我确实不应该那么自私,让他来这边上幼儿园吧。”  这个决定是姚若雪刚刚做的,她刚才看到沈辰皓的样子心都要碎了,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要人陪伴啊。  此时的她也顾不得什么沈辰旭,就像沈辰皓说的,很多秘密你也是躲藏越是无法逃过。  那么就顺其自然吧。  “真的?”沈辰皓震惊的溢出两个字。  毕竟他之前提了很多次,可姚若雪的态度很坚决,不想再来京都这边。  “嗯,早早很喜欢你,我想,你肯定能好好教育他的是不是?”  “那当然,他是我儿子。”  这个姚若雪相信,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和早早的关系和亲生父子一般无二,早早也确实很依恋他,或许是孩子太孤单了,这样在一起,没什么不好。  “若雪你放心,我一定会给早早找最好的学校,不会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这都不重要,孩子的童年最重要的是开心,我不奢求他长大以后有多少作为,只需要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了。”  这大概就是一个做母亲的愿望。  沈辰皓抬手把她搂了过来,略凉的唇吻在她脸上,“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吧。”  也就在这个时候沈辰皓接到吴特助打来的电话,他多日查询的消息终于有了结果。  “二少,您要找的那个女人是,权太太的母亲。”  沈辰皓半天没回过神,“你说什么?”  “是陆七陆小姐的母亲,也就是权奕珩的丈母娘。”  “有没有搞错?”  “我想应该不会有错。”  “行,我知道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见他一副出了大事的样子,姚若雪担心的问。  沈辰皓觉得这事现在还不方便告诉姚若雪,毕竟她和陆七是多年的好友,他想先去见她们母女一面。  “公司的事,我得过去一趟。”沈辰皓说完拍了下姚若雪的肩,他想看看妈妈再走。  只是当他走到病房门口,玻璃窗内映出的影子让他成功的驻足,沈辰皓看到父亲很贴心的给母亲读报纸,那一幕的美好就连他都不忍心去破坏。  “阿皓,你怎么了?”姚若雪跟着过来,她很不放心。  沈辰皓朝她看了眼,“你在这里陪着,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可是……”  “放心若雪,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沈叔叔。”早早由保姆带着回来,他伸手要沈辰皓抱。  男人蹲下身,手掌落在小男孩头顶,“乖,叔叔现在有事要去忙,等叔叔回来陪你一起吃晚餐。”  “好,早早会乖乖的等叔叔回来的。”  *  下午,沈辰皓敲响了黄娅茹家的门。  开门的是陆七,看到沈辰皓,她不由惊讶的瞪大眼。  “沈,沈二少,你怎么来了?”这一刻的陆七,心里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沈辰皓直直的盯着她,“能进去说吗?”  陆七退开身让他进去,这时候黄娅茹的声音从卧室传来,“小七,谁啊,是不是阿珩来了?”  “妈,是,是沈二少!他是来找我的。”  沈辰皓立马否定了陆七的话,“不,伯母,我是来找您的。”  黄娅茹闻言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沈辰皓,她客套的问,“不知道沈二少找我什么事?”  沈辰皓既然来了,就不想打哑谜。  “您是我爸当年的那个女人是吗?”  黄娅茹闻言顿了顿,眼见事情瞒不住,她索性承认了,“是,他找到了我,不过沈二少放心,我……”  沈辰皓打断,“我知道,我这么说可能让您为难了。”  而后他又看向陆七,“没想到嫂子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  事情说穿了,陆七反而没那么压抑,她用同样的眼神和沈辰皓对视,“这事我们也不愿意,如果能选择,我倒是希望自己就是陆家千金。”  若是她真的是陆自成的女儿,那么陆自成也就不会狠心的把她当成利用工具了,她也就不会生活的那么苦,现在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世而东躲西藏的,生怕被人知道了似的。  “是啊,都不是我们情愿的。”沈辰皓沉重的叹了口气,“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今天来只是想把话说清楚。”  “我妈今天被查出来患了脑癌,医生说最好保守治疗,可保守治疗就是死路一条啊,我想,大概她的病是到了晚期吧。”  “什么?”陆七和黄娅茹同时惊呼出声。  “你们也很震惊吧,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黄娅茹心里愧疚的要死,“沈二少,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就想办法给沈夫人治疗吧。”  沈辰皓是接触过黄娅茹的,也听权奕珩提起过,他的丈母娘是个很朴实的女人,心地善良,也很疼他。  现在看来,果然和传言一样,她是个善良的女人,眼里的关心骗不了人。  “我爸这些年心里没有我妈,我妈每天守着冷冰冰的别墅过日子,还要操心沈家的大小事情……”说到这儿,沈辰皓眼睛红了,“我从小的生活其实也不好过,爸爸常年在外地……”  黄娅茹听得心酸,她心里的愧疚更甚了,“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直说吧,只要是我能做的。”  “我就希望这段时间,我爸和我妈能好好的在一起,这是我妈的愿望。”  黄娅茹明白了!  “你放心,我和小七今天就走,再也不会回京都了。”  至于小七,黄娅茹想好了,等这件事过去以后再让她回来,毕竟她是权奕珩的妻子,有自己的生活。  这件事只要他们不说,应该没人会知道的。  沈辰皓没想到黄娅茹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的本意其实是希望这段时间她们能不要和沈立轩见面,既然这样,是再好不过的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