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0 接你和儿子回沈家

360 接你和儿子回沈家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41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2
    陆七并不想离开这里,她和妈妈活着并不是她们的错啊,难道真的让他们死了,这个世界就安宁了么?  “妈,我们真的要走吗?”  “你不走可以,我是必须要走的。”黄娅茹又看向沈辰皓,“小七对你妈应该没有多大的威胁,就让她留下来吧。”  沈辰皓朝陆七看了眼,心绪复杂,他从来都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血亲的存在。  他是没有资格赶人家走的,而且陆七是权奕珩的妻子,他更没有理由。  “嗯,嫂子不用离开。”  说实话,沈辰皓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的,“我没想到阿姨您会这么识大体,也是我不好,这么冒昧的来找你。”  黄娅茹心口一阵绞痛,她死命忍着,“不,是我不好,既然已经是个死人身份了,还出现做什么。”  陆七见黄娅茹脸色不好,生怕她受刺激,赶紧扶着她坐下,“妈,您别多想,都会过去的。”  “沈二少你这么来,有没有想过我妈的感受,她是无辜的,变成今天这样都是你爷爷一手造成,你妈得了脑癌需要可怜,我妈还换过心脏呢,一直心脏都不好,你让她一个人上哪儿去啊。”  “小七!”黄娅茹阻止她说下去,“妈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你别和二少这么说话。”  沈辰皓听着这些话沉默了半晌,末了,他走过去跪在了黄娅茹面前,“我知道让您这么做可能有点过分,也很为难,就算是我恳求您的行吗?我妈命在旦夕,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我爸陪在她身边。”  “二少,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黄娅茹又起身试图去扶他。  沈辰皓给她磕了一个头,“谢谢您的体谅。”  其实沈辰皓的心里比谁都难受,听陆七和黄娅茹说这番话,他就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混蛋。不但没有办法让母亲的病得到控制,还要背地里做这些卑鄙的事,若是让沈立轩知道了,肯定会和他势不两立的。  可他不后悔,为了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母亲,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黄娅茹催促女儿,“小七,你回房去,让我和沈二少谈一谈。”  “妈。”陆七不肯,生怕沈辰皓会欺负母亲。  要说这事没有谁对谁错,人的感情本来就不受控制,他们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啊,凭什么遇到了问题她妈就要被淘汰,难道躲藏了二十几年还不够么?  她也知道是因为沈夫人得了那种病沈辰皓才会有这样的恳求,可同样的,她也心疼自己的妈妈啊。  末了,沈辰皓给陆七鞠了一个躬表示歉意,“嫂子,对不起。”  “小七,听话,我和二少聊聊。”  “那好吧,有事就叫我。”陆七只能回房去。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确实需要一个结果,曝光出来总比躲躲藏藏的强。  等陆七进去,黄娅茹从自己房里拿出来一个古木色的锦盒,看样子是被她收藏多年的。  “沈二少,我走可以,不过我需要你把这个东西交给你爸。”黄娅茹细心的叮嘱,“现在不要交给他,等我走了以后,你再给他。”  立轩,你我这辈子见或不见又有什么意义,见面了反而只会让对方更痛苦,也让你的家人更难过。  沈辰皓拿着锦盒,也猜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你放心吧,我一定会交给爸爸的。”  “嗯,我没什么要说的了,你照顾好你妈,我下午就走。”  “阿姨,谢谢您的成全!”沈辰皓办完事要立马回去医院去商量沈夫人的病情,“我就先回去了。”  “嗯,好。”  不多时陆七从卧室里出来,她看到黄娅茹镇定的坐在沙发里喝茶,走过去担心的问,“妈,你没事吧,如果哪里不舒服别硬撑着。”  黄娅茹拉过女儿的手,“小七,我很好,没有哪里不舒服,医生不是说了吗,我的心脏手术很成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她这么说无非就是让陆七放心,即便那颗心疼得快要死了也不能说出来。  “你快给我去收拾东西,我等下就走。”  “妈,你要去哪里啊?”  “去一个你爸爸不知道的地方。”黄娅茹抱住女儿,眼里满是不舍,“妈不在,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不要把我的下落告诉你爸,否则,我会连你也不会联系了。”  陆七的心蓦然一阵紧抽,她脑子空落落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妈,你为什么要答应他啊,这不是你的错。”  “小七,我和你爸都那么多年没见了,本来我们就不该再想见的。我早就说过了,和他见面只会让我们双方更为难,如果被沈家老爷子知道我还活着,小七,我也是命不久矣的。”  “怎么,他们有钱人就可以草菅人命么?我才不相信。”  “小七,你有时候性子就是太固执了,这不是好事,妈这样做也是更好的保护你,你明白吗?”  陆七眼眶红润,她当然明白,只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爸爸,难道又要和妈妈分开么?她比谁都清楚,妈妈这一走,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回来这里了,她以后想要看她,也不知道要过多少千山万水,或者,黄娅茹有自己的打算,连自己都不会联系!  不过这只是陆七的猜测,她会找人跟着黄娅茹的,一定不会让她和自己脱离联系,等时间合适了,会找她回来。  沈辰皓回到医院已经是下午四点,沈夫人的病房里只有姚若雪陪着,他听护工说沈立轩去了公司。  沈辰皓怕父亲去找黄娅茹,到时候他的计划就失败了,所以第一时间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您在哪儿,医生说要找我们商量一下妈的病,说不定能有缓解的余地,您快点回来吧。”  “我在公司,晚上过来。”  “沈立轩,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念着公司的那些破事吗,你觉得我妈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比不了你那个破公司是不是?如果你不马上回来,别怪我不认你这个父亲。”  此时的沈立轩是在去黄娅茹家的路上,接到儿子的电话他蓦然愣住,沉默了良久还是决定调转车头回去医院。  他和沈立轩的父子感情虽然称不上有多深刻,但也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紧张过,那番话,根本不像是从沈辰皓嘴里说出来的。  大概也是因为沈夫人生病,他给急的,沈立轩不和他计较。  算了,先把宁惠治疗的方案弄好,他只能等明天再来看陆七她们娘俩。  姚若雪听到动静从病房出来,她低声询问,“阿皓,你怎么了?”  “没,我就是,就是让我爸回来一趟,和医生商量一下我妈的病情,总有办法的对不对?”  姚若雪见男人急得脸都红了,她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安抚,“医生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我们应该尽量保证她的心情愉快,你爸昨晚陪着她,你妈今天一天的心情都很好,我刚刚陪她聊了一会儿天,她还跟我说了很多年轻时候的事。”  男人将她往怀里一带,“辛苦你了。”  “不辛苦,其实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姚若雪仰起头看他,“阿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没有!我就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妈得了这种病。”沈辰皓生怕被她看出端倪,刻意转移话题,“早早呢,他还说要我陪他吃晚餐呢。”  “去跟保姆玩了,医院这种地方他是待不住的,药味大,小时候他体弱多病,也是被这种味道弄怕了。”  沈辰皓光是听听都觉得心酸,一个女人在那样的环境下带着孩子,是怎样的艰难。  “若雪,谢谢你。”  姚若雪不解的望着男人。  沈辰皓轻柔的吻落在她的前额,带着深深的眷恋,“谢谢你能支撑下来,谢谢你能让我找到你,也谢谢你还活着。”  生命不易,他在三年前就深刻的体会到这种感觉,现在沈夫人得了这种病,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能让母亲的快乐留住。  而这么多事情的发生,也导致沈辰皓快遗忘了另一个女人。  林允熏和沈辰皓有三个月的约定,给沈辰皓三个月的自由时间体会单身生活,一旦过了这三个月,她就要和沈辰皓结婚。  等了这么多年她终于要梦想成真,可真的到了这一天,她却没了当初的那份喜悦和激动。  林夫人从外面回来,看到女儿闲在家,坐过去道,“阿熏,你和阿皓都快办婚礼了,这沈家那边怎么还没动静啊。”  眼看离沈老爷子给的期限就二十多天了,他们也许久不见沈辰皓的人影,这丫头呢,也不着急,他们做父母的,是急得整夜都睡不着啊。  “急什么啊,弄得好像是你结婚似的。”林允熏吃了一颗蜜枣,继续抱着抱枕看电视。  一个不举的男人,她嫁过去守活寡有意思么!  本该缠绵悱恻的新婚之夜,到时候要冷冰冰的独守空房,是个女人心里也不好过吧。  试问这样的婚礼谁期盼?  “我说你以前不是很期待嫁给沈辰皓的么,怎么和他的婚事到了眼前也不激动啊。”  “妈,您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不愿意,他自从三年前出了那档子事就是个假男人!我现在就想退婚。”  “哎呦,你小声一点,说什么啊,你也不小了,退婚了去找什么样的男人啊。”林夫人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女儿,“你和沈二少在一起就是夫妻名分,至于夫妻生活,你个大活人还不会自己找乐子么?”  “妈,你以为结婚是小孩子过家家呢,我真的要和沈辰皓结了婚,你以为我可以去找别的男人?沈家是什么人家,你以为会允许自己的老婆出去鬼混么,被抓到了,我这辈子就完了。”  林允熏的脑子还算是比较清醒的,以前她也觉得和沈辰皓结婚没什么,大不了结了婚他不行,她闲暇的时候找个男人消遣,填补自己空虚的身躯,可后来一想,这根本是件冒险的事,到时候不光是她,包括整个家族都会跟着倒霉。  “不管怎样,你先嫁过去沈家再说,即便你将来不愿意了,离婚也能得到一大笔财产的。”  “妈,我真是服了你了,离婚,你说的轻巧,一个女人离了婚是很掉价的。”  林夫人就怕女儿东想西想不嫁,“掉什么价啊,你长得这么漂亮,以后肯定会找个好男人的,离不离婚有什么关系,隔个三五年,你和沈辰皓没有孩子离婚,那不是和没结婚的一样么。”  林允熏听在心里,不禁冷笑了声。  她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才不要那么蠢为这个家做无谓的牺牲。  “对了,我听说你婆婆病了,你找个时间去看看她。”  “我现在和沈辰皓有约定,必须给他三个月时间,我们三个月不见面。”  刚好,这三个月她也可以做自己的事,前几天她在唇色找了个小鲜肉,味道还不错,想着,林允熏妩媚成熟的脸上涌起一阵潮红。  其实之前她也是赞成林夫人的话,和沈辰皓先结婚,做人人羡慕的沈太太,只是最近她和那个小鲜肉在一起找到了那种攀上云霄的感觉,也体会到了做女人的真正快乐,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嫁给那么一个无用的男人。  “你真是傻啊,三个月不见还有感情么,你别……”  林允熏听得烦不胜烦,“好了好了,等这个期限一到我自然会去找他的。”  林夫人不肯放过她,“你要是不嫁给沈辰皓也行,到时候我会和你爸说,让你嫁给沈辰旭,你自己选吧。”  林允熏,“……”  天哪,这个家还有没有一点节操啊,如果她嫁给沈辰旭,京都的人还不笑死她?  而对于林家来说,以前沈辰皓没出车祸的时候,他们确实是中意他的,可沈辰皓三年前出了车祸,不能人道,将来是无法为沈家诞下后代子孙的,那么将来沈家的一切肯定要落到沈辰旭手里。  他们的女儿还是嫁给沈辰旭比较有前途,不管这丫头愿不愿意,她到时候和林总说说,和沈老爷子商量一下,看这场婚事能不能变通一下。  *  权奕珩下午到黄娅茹家,敲门进去里面只有陆七一人,而且房子也被收拾得空空荡荡。  “这是做什么?”  陆七脸色沉郁,她坐在被收拾的沙发内,“这些东西都是不要的,房子我准备退了。”  “也好,这么个地方我早就让妈别住了,她非不听,还是你厉害说服了她。”权奕珩不了解事情的原委,“你放心小七,我一定给妈找个舒适的地方安度晚年。”  “不用了,妈她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权奕珩拧眉,“什么意思?”  陆七起身上前,她怔怔望着眼前的男人,他们有三年的夫妻情分,这三年他带给她是快乐的,安慰的,还有感激,而小时候的那件事她虽然不能释怀,可早已被这些感动冲刷得所剩无几了。  她抬手点在男人眉间,“阿珩,我们好好珍惜彼此吧。”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接下来的缘由一个字也不想提。  这是黄娅茹临走前的心愿,叮嘱她一定要和权奕珩好好的。  是啊,人生不易,她计较那么多干嘛,更何况当初要她命的并不是权奕珩。  权奕珩把她抱进怀里,这一刻,他深知,她是真的接受了自己,而他心里纠结的那件事也算是放下了。  这辈子,他只对不起过陆七,好在她没有沉迷于过去的仇恨,用三年的赎罪感化了这个女人。  “我们以后会好好的,今天跟我回去吧。”权奕珩怕她误会赶紧解释道,“回去我们的公寓,那里都好久没住人了,冷清,不过我每天都有找人打扫。”  “好,我们回去。”  夜晚,两人一起回到公寓做了晚饭,日子仿佛又回到了结婚的那段时间,她做饭的时候权奕珩总会帮忙。  晚餐做好,两人面对面坐着,权奕珩开了一瓶红酒给陆七倒了点,“老婆,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为了庆祝能重新在一起,干杯。”  陆七和他碰了一下,她轻抿一口酒,脑子里都是黄娅茹临走时的模样。  她知道,她是放不下妈妈的,她孤单了二十几年,躲了二十几年,到老了还是避不过这样的结局。  陆七其实是有点后悔的,若不是她冲动告诉了沈立轩真相,他应该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她,黄娅茹还活着,这样的话,至少她妈妈还能留在京都。  想着,陆七难过的落下泪来,她知道,妈妈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的,却因她一时的冲动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怎么了?”权奕珩瞧着她这幅表情心口也跟着堵得慌,他知道陆七有心事,但又不方便问。  只能让她主动告诉他。  陆七将杯里的酒一滴不剩的喝下,她抬手抹了把泪,“其实我的身份很特别,这些天我不回来也有另外一个原因,我找到我爸爸了。”  “你爸爸?”  这是权奕珩曾经在陆自成嘴里听到过,说陆七不是他的女儿,当时他还特意警告过陆自成不要乱说,没想到陆七竟然能自己找到亲生父亲。  所以当听陆七这么说,他并不是很惊讶,仿佛这件事在情理之中。  陆七看了他一眼,“你惊讶吗?”  “嗯,有点惊讶。”  陆七接着道,“我爸爸是沈立轩,沈二少是我弟弟,我比他大五个月。”  “什么?”  这个消息权奕珩有点难消化了。  “沈立轩要找的初恋情人是我妈,当年我妈为了安全的抚养我长大,做了陆自成有名无实的妻子。”  权奕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嘴里吐出一句,“原来如此。”  他算是明白了大概,这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只需要陆七稍微提点几句他就能理清楚。  和权奕珩说话根本不需要太复杂的语言,说重点,陆七就相信这个男人就能明白。  “那恭喜你,找到亲生父亲。”  “阿珩,这件事我没打算对外公布,你知道的,沈家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更重要的是,我父亲他有自己的家庭。”  权奕珩半眯着眼看她,能感受到她的那份失落与痛心。  她找到亲生父亲似乎并不开心。  为什么?  这些日子他一直关心自己和陆七的夫妻关系,倒是没料到出了这么大的事,难道沈立轩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  无论是谁,只要伤害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他都不会放过。  “小七,你告诉我,妈临时决定离开是不是为了沈立轩?”  陆七吸了吸鼻子,“是,为了他,我妈不得不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你们并没有错。”  陆七也这么认为,她和黄娅茹没有错,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座城市?  她和权奕珩的心态都是一样的,也难怪他们会走到一起,因为他们都是同一类的人。  “阿珩,总之这几件事你就当我没说过,别曝光我的身份。”  “可是你……”权奕珩觉得这事是陆七受了委屈吧。  “我没什么,沈立轩他对我很好,只是我妈,你也知道她那个性子,一向把别人看得比自己还重。”陆七说出事情的原委,“沈辰皓的妈妈得了脑癌,听说已经到了晚期,我完全能理解他。”  权奕珩捕捉到她话里的重点,“阿皓找过你?”  “嗯,我们相认了,挺好的。”  这叫挺好的么,都把她给弄哭了!  脑癌?他怎么都没有听阿皓说这事?  权奕珩太了解陆七,她一向把名利看得很淡,担心的无非就是黄娅茹。  “你放心小七,无论咱妈在哪儿,我都可以找到她,保证她的安全。”  这话陆七是相信的,“阿珩,如果将来沈立轩问你,你要说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灼热的视线盯着她略红的脸,某种情愫在二人中间炸开,“嗯,都听老婆的。”  他们太久没在一起,对于已经开荤的男人来说,这个时候自然是把持不住的。  权老爷子打电话来的时候,他们刚刚滚到卧室的大床上。  “电话来了,快,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躺在他身下的陆七一把将男人推开,她这个时候比较敏感,脑海里都是黄娅茹的安全。  权奕珩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手指划过女人白皙的肌肤。  “爷爷,什么事啊。”  “阿珩,你现在在哪儿啊,爷爷还等着你吃完晚饭呢。”  权奕珩这才想起,他今天答应了老爷回权家大院陪他聊天的。  “爷爷,我在外面有点事,明天,我明天一定回去陪您。”  嘟嘟嘟,电话被权奕珩迫不及待的挂断,老爷子将无线电话丢给老管家。  “哼,一个个的都说的好听,真的让他们回来陪我这个老头子,没有一个是真心的。”  老管家帮忙把桌上的菜布在老爷子的餐盘里,“老爷子,少爷们都长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也忙。”  “忙什么,都没有生孩子有什么可忙的,不就是一个女人么,都娶回家了,新鲜劲也过去了吧。”  老爷子说到这个就生气,他精心培养的孙子竟然被一个女人勾了魂,他也懒得说这事,转而问道,“对了,玉蓉这几天怎么样了?”  “医生说伤势恢复得不错,假以时日就能出院了。”  “婚礼的请柬还没有发出去吧。”  “还没有,请柬都是在婚礼前五天发出去,还没开始印刷制作。”  “不用这么繁琐了,到时候看玉蓉的伤势再决定吧。”  老管家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他这是嫌弃权玉蓉不能生,不想再为他们办这场盛世婚礼了。  他跟了老爷子多年,怎会不明白他的心思。  “明天你去医院看一下玉蓉,给她买点营养品,祝她早日康复。”  “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安排好的。”  “嗯。”老爷子淡淡的应了声,接着问,“让你安排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女人多的是,关键我们怎么塞给权二少是个难题。”  老爷子不屑的哼了声,“想嫁到我们权家的女人多的是,你觉得,这种事情需要我们操心,那些个女人不会自己想办法?”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老爷子您不是不喜欢那种……”  老爷子白了他一眼,打断道,“我们只是找个女人生孩子,她什么人不必关注,到时候给那个女人一笔钱,这个孩子就让玉蓉抚养长大。”  让玉蓉小姐抚养长大?  老管家觉得不妥,玉蓉小姐从被老爷子领养到权家,已经养成了千金大小姐的脾性,若是让她知道,二少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她会怎么想,会善待那个孩子么?  “有什么顾虑就直说。”老爷子浅尝了一口酒,闷闷道。  “老爷子,找女人的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不是有句话说吗,基因强大,所以我们该找个合适的女人给二少生孩子。”  “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慢慢再找吧。”  夜晚的医院,很安静,尤其是特护病房。  权玉蓉已经住院五天了,她就受了点外伤,大致也好的差不多了,要不是叶子晴弄来那些恶心的东西让她伤口感染,说不定她今天就可以出院。  权绍峰在这里寸步不离的守了她五天,要不是今天下午权玉蓉赶他走,他这会儿怕是还在这儿守着。  没了他的夜,权玉蓉倍感寂寞。  她想起这几天在医院,每到这个时候权绍峰都会给她买清淡的晚餐送来,或者讲几个笑话哄她开心,还伺候她上床下床,事事都无微不至,比那些护工还要尽心。  眼看已经晚上八点了,权绍峰还没有来,权玉蓉显得有些烦躁,却又不好给他打电话。  就这样她在病床上翻来覆去等过了一个小时,原本该到了睡觉的时间,医院走廊里的灯都灭了,权绍峰还是没有过来。  到底在忙什么啊,这么晚了还不来,不知道她肚子饿了么。  权玉蓉终而沉不住气,拨通了权绍峰的电话,只是手指刚刚触到,她又挂了。  她改成了编辑短信。  ‘阿峰,来的时候不用给我带吃的了,我没胃口。’  权玉蓉的这条短信变相性的告诉权绍峰自己身体不舒服,权绍峰收到这条短信果然紧张了。  为了照顾权玉蓉,这几天他积压了不少工作,此时一忙竟然忘了时间。  他赶紧收好文件起身,抓起车钥匙就往外走。  是他忽略了,权玉蓉都还没有吃晚饭呢。  打开办公室的门,姚若兰和往常一样在外面守着,她手里拿着的是打扫工具。  他们这样见面的形势早已成为习惯,男人朝她微微一笑,问道,“若兰,问你个问题。”  “总经理,不用客气的,你问。”  “女人都喜欢吃什么样的食物,不发胖的。”  权绍峰知道权玉蓉爱美,为了让自己的身材更纤细,做的食物都是养颜瘦身的,这几天在医院也没怎么注意,为这事,权玉蓉还责怪了他,说他不体贴,也不懂得女人的心。  他没交过女朋友,权玉蓉受了伤,权绍峰只想让她多吃点,补充能量早点好起来,哪里想到那么多。  当时的他是有点委屈的。  “这个……”还真是把姚若兰给问住了。  她们这种身份的人,本来每天的工作量就打,相对来说运动量也比平常人多一点,所以,看上去比较纤细,大概权绍峰是觉得她比较瘦弱,所以才选择问她。  姚若兰想了下道,“如果是美容呢,多喝汤,如果是控制体重,喝稀饭。”  权绍峰没想到这么简单,拍了下她的肩表示感谢,“谢谢你若兰。”  “不用客气,我也是女人嘛。”  “今天不能送你了,我有事需要马上去医院。”  “没事没事的,总经理你赶快回去吧。”  权绍峰心情不错,他走出去好远突然回过头来道,“若兰,谁娶到了你真是福气。”  是吗?真的是福气?为什么她感觉是小董的累赘呢。  每次出去聚会,她们家小董从来不带她,说城里人的游戏她玩不来。  莫不是她长得很丢人,或者学历太低他看不起她?  姚若兰突然有点羡慕起他的未婚妻了,能有这么一个好的未婚夫,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到了医院,权绍峰把买来的汤和粥放在茶几上,病床上的女人一动不动的侧身躺着,像是睡着了。  “玉蓉,玉蓉。”权绍峰轻轻的叫了两声。  权玉蓉故意动了动身子,就是不应声。  权绍峰担心坏了,赶紧凑过去看,“玉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你去干什么了?”权玉蓉掀开被子,火大的看着他,那模样又像是被人欺负了一样可怜,看得权绍峰一阵揪心。  “我去公司忙了呀,是不是哪里觉得痛,或者……”  权玉蓉才懒得听他这种解释,不耐烦的摆手,“行了行了,我睡了,你也睡吧。”  “我给你买了宵夜,你是不是没吃晚饭,那怎么行呢,身体最重要,你看你是要……”  权玉蓉没好气的道,“我说了不吃。”  “不是,我买的都是低脂肪的东西,保证不会长胖。”  权玉蓉故意扭过头不理他。  男人耐心的把买来的食物端到她面前,那模样恨不得把食物塞进她嘴里,让她吃了之后能好的快。  “你闻闻多香啊,喝点汤好不好?”权绍峰的语气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权玉蓉差点被他给逗乐了,“行了行了,我吃。”  权玉蓉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她是在生权绍峰的气,所以才和他较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突然觉得有一个这么关心自己的男人也挺好,至少,她要什么,他从来不会皱一下眉头,还能感受到他带来的宠爱。  如果不是因为他清心寡欲的什么都不喜欢,权玉蓉想,她还是能喜欢上这个男人的。  罢了,既然嫁给了他,就好好的做权二太太吧,总比她被赶出去权家强。  同一时间的医院,今晚沈立轩和沈辰皓在医生办公室为沈夫人的病情商量对策,病房里,沈夫人吃了点东西已经睡了,早早还由保姆带着没有回来,姚若雪不免有点担心。  她正想给保姆打电话,保姆却打电话过来了,说早早不肯跟她回来。  姚若雪问了地址,叮嘱护工好好照顾沈夫人便出去了。  医院的后门有一个院子,院子对面是一条街道,有卖小孩子玩具的商店,早早这几天最喜欢来的就是这里。  姚若雪找到了她们,早早正拿着一个玩具枪不肯撒手。  她走过去蹲下身,耐心的和儿子解释,“早早,不是和你说过吗,不能随便上街买东西的,你的玩具枪家里已经很多了啊。”  小孩子就是这样,外面的东西永远比家里好。  “可是妈咪,我那些玩具枪和这把不一样,早早好喜欢哦。”  “乖,等你长大些了再给你买。”  “可是……”  “沈叔叔还在上面等我们,奶奶生病了,你要听话知道么?”  早早听后不舍的放下玩具枪,突然问,“妈咪,是不是奶奶生病了需要很多钱,所以你没有钱给早早买玩具了?”  姚若雪,“……”  好吧,既然儿子这么说,她就应承算了。  更何况沈夫人的病确实需要很大一笔费用。  姚若雪突然想到沈辰皓和沈立轩为了沈夫人的病都没有吃晚餐,附近有一家餐厅,她想给他们买点便饭。  于是吩咐保姆,“你先带早早上去洗澡,我马上上来。”  等姚若雪买完宵夜走进医院后门,和等候多时的沈辰旭撞了个正着。  看到男人,姚若雪手里的饭掉落在地,第一反应就是赶紧跑。  沈辰旭早知道她会有这么一出,轻而易举的将她拉了回来。  “我就知道沈辰皓这阵子鬼鬼祟祟有猫腻,原来是藏了一个你。”男人邪肆的声音仿若恶魔,“别来无恙啊若雪。”  “您认错人了,我不是若雪。”  “少给我来这套,当年你死的那么蹊跷,我就很怀疑,现在无论是你死而复生,还是没死,我都相信。”  “你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沈辰旭一手控制着她,一手轻点着她的脸,“胆子够大的啊,就这么带着我儿子逃了,呵呵,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给我生了那么一个乖巧的儿子。”  姚若雪吓得脸色苍白,听沈辰旭这话是已经见过早早了吗?  “沈辰旭!你到底想做什么?”  “呵。”沈辰旭笑得阴冷,“想做什么你不知道么,当然是接你和儿子回沈家,你放心,如果让老爷子知道我有这么大一个儿子,肯定会高兴得疯掉的。”  姚若雪紧紧咬着牙关,她心生一计,死不承认,“沈辰旭,你就那么确定早早是你儿子么,当年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这是我和别的男人生的!”  啪。  一个耳光狠狠落在姚若雪的脸上,在这个夜里显得异常的刺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