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4 阿皓,早早和你很像(鉴定结果)

364 阿皓,早早和你很像(鉴定结果)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628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3
    下午沈老爷子来到医院,早早还没有醒,医生说他是烧糊涂了。  这孩子自幼体弱多病,也就是这一年才稍稍好些,特别是一岁的时候,姚若雪几乎把C市的医院给踏平了。  沈老爷子坐在床边凝望着熟睡的小重孙,眼底的怜惜一览无余。  “爷爷,要不然您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若雪就够了。”  “唉,那可不行,我才刚刚见着我的小重孙,得好好看看他,小家伙长得真好看。”沈老爷子的话说到这儿,抬眸看了眼沈辰皓,又看看小病床里的孩子,不禁拧了拧眉,“阿皓,这孩子的眉眼和你一个样啊,你小时候的模样爷爷是记得很清楚的。”  “不过呢侄儿像叔叔,这也很正常,你和阿旭两个人也是有点像的。”  其实刚开始见到早早沈辰皓也有这种感觉,这孩子和他有点像,特别是那双眼,比女孩子的眼睛还漂亮,那狭长的眸一闪,简直能迷倒万千啊。  沈老爷子说着回忆起当年,“你小时候还记得吗,因为生的美,爷爷有一次把你当丫头一样打扮,走出去大家伙都夸你漂亮呢,哎,如果我们沈家有个丫头就好了,爷爷也不至于老了还这么孤独。”  女儿家的最贴心,沈老爷子想到了权老爷子,那是他多年的老战友,两人的关系很铁,来往也不少。  虽然权家也没有孙女,但权老爷子身边好歹有个权玉蓉陪着,好歹能打发下时间,他呢,自从老伴走了以后一直孤零零的居住在大院内,每天听说的就是阿旭和阿皓两个孩子为了家产的事斗得你死我活。  手心手背都是肉,沈老爷子有时候也被夹在中间不好做人啊。  沈辰皓闻言第一时间想到了陆七,她是沈家实实在在的千金小姐,他艰难的动了动唇,最终将意欲开口的话咽了回去。  若是现在说出陆七的身份,怕是会伤害到他的母亲,所以只能暂时委屈陆七。  而且,当年老爷子对黄家的仇恨也不知道有没有释怀,要是他知道陆七是黄娅茹的女儿,会记恨么?  这事他必须和权奕珩商量一下,好试探陆七的意思再做决定。  不管怎么样,陆七是他们沈家的孩子,他无论接不接受都得承认这个事实。  “阿皓,你在这里照顾早早,我和姚小姐出去聊两句。”  沈老爷子从座椅内起身,终于把话说到正点上。  姚若雪从沈老爷子进来开始,她就很安分的站在一旁,他们祖孙说话她没有插一句话,为的就是不想招老爷子讨厌。  她知道自己的家世背景配不上沈家,可在经历了那么磨难之后,身份对于她和沈辰皓只不过是个好听的名头,他们俩都看得比较开。  这一天迟早会来,姚若雪看了眼沈辰皓,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和沈老爷子出去了。  “沈老爷子。”出来的第一句话,姚若雪礼貌的称呼了一声。  沈老爷子方才的慈爱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作为长辈的威严,他盯着姚若雪看了良久,不悦的道,“姚小姐,你既然已经为阿旭生了孩子,怎么能和阿皓在一起呢?”  “你这样做,不怕外人戳你的脊梁骨么?”  他那个孙子不能人道,沈老爷子不相信,真有这么清心寡欲的女人,会不嫌弃沈辰皓。  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件事,又或者阿皓根本没有那种病,都是编来骗他的?  “怕。”姚若雪如实道出心声,“但是沈老爷子,我更怕过三年前的日子,和阿皓分开后,我听说他一蹶不振,而我过得也不如人意,我和沈大少本来就是一个错误,我们那天晚上都不知道彼此是谁,是被人算计的。”  “很不幸,一夜纠缠我怀上了早早,这是我和阿皓都不想发生的。”  这种如同小说般的故事老爷子听得多了,当年他的小儿子沈立轩和黄娅茹不也是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么,可最后怎么样呢,他一样让儿子乖乖的娶了宁惠。  “沈老爷子,我知道您的门第观念强,可我和阿皓是真心相爱的,这些年……”  老爷子做了个手势,让她打住。  这种话他听得多了,什么真心相爱,这个女人生了沈辰旭的孩子,现在要和阿皓在一起,他怎么能答应这么荒唐的事呢。  “姚小姐,我想问你,这个孩子是不是我们沈家的?”  “您什么意思?”姚若雪不禁后退两步。  “我就觉得像你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要相信孩子是我们沈家的很难。”沈老爷子刻意这么说,他就是想打击她,侮辱她,想让这个女人知难而退。  那个孩子,他一看就知道是他们沈家的种,他喜欢得不得了。  只可惜,他有个不守妇道的母亲,这种女人也是不配教他宝贝重孙的。  而这番话对姚若雪就是一种侮辱,她垂在身侧的两手紧了紧,艰难的吸了口气,保持着沉默。  她答应过沈辰皓,无论前面的路有多艰难都必须坚持下去。  这都是他们应该面对的问题不是么?  “沈老爷子,我长这么大就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过,和阿皓……我们也只是……”后面的话姚若雪没办法启齿,相信老爷子也明白。  她说这些无非就是告诉老爷子,她不是图他们沈家的钱财和权势。  却不知,她的这番话引起了老爷子的误会。  他们没有发生过关系,那么也就是说,他的孙子在那方面真的不行?  “我以为姚小姐是个识大体的,没想到也会执迷不悟,别忘了,阿皓早在三年前就和林家的小姐有了婚约,你即便和他在一起,充其量也只是个情妇的身份。”  沈老爷子把话说的很透,也是事实,他们似乎都忘了,夹在他们二人中间的还有个林允熏。  那个女人要的是沈太太的头衔,这三年从未放弃过。  姚若雪狠狠的咬了下唇,“我想阿皓自会有他的选择。”  “自己的选择?”老爷子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你以为身在豪门,婚姻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么,他没有婚配也就罢了,他和林家小姐的婚讯早在三年前就传出了,就等着办婚礼了,难不成你会以为你的出现会改变么?别说你为沈辰旭生过孩子,即便是没有,沈家也不能要你这样的女人。”  “你好自为之吧,否则你失去的不止是沈辰皓那么简单,孰轻孰重,我相信姚小姐能掂量的清楚。”  姚若雪脸色煞白,她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老爷子是在用谁威胁她。  早早!  如果她不离开沈辰皓,他们就要把早早从她身边带离。  直到沈老爷子走出很远姚若雪都没有缓过神来,她什么报应都可以接受,唯独无法把儿子拱手让人。  “若雪,爷爷和你说了什么?”身后,一双大手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身体,姚若雪收敛了下情绪,平静的转头看向身后的绝色男子。  “老爷子一时半会无法消化我们的关系,人之常情。”  姚若雪知道,若是她说没什么,这个男人肯定不会信,倒不如透露一些来。  “嗯,我昨天告诉爷爷的时候他就和我说了,和你的事,坚决不会答应。”沈辰皓握住她的手,信誓旦旦的保证,“若雪,我们一定会走下去的,别着急。”  大不了他们带着早早远离这座城市,他在另外一个国度生活了很多年,相信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当年的阿珩不也是用这种办法逼迫权老爷子么?他不是想逼迫爷爷,而是事情到一定的程度就该有个解决的办法。  姚若雪窝在他怀里沉默着,她什么都不担心,就担心儿子。  老爷子从医院出来,上车之前他问两名贴身保镖,“都弄到手了么?”  “老爷子放心,已经弄好了,就等送去鉴定中心,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的。”  沈老爷子仰头望向阴沉的天,心里却异常的明朗。  其实不用多此一举的,那个孩子眉眼间有他们沈家的风范,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只不过,他信不过那个女人,沈家的血脉还是小心为妙。  两个小时后,姚若芳被医生和护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沈辰旭丢了手里的烟跑过去,他第一时间看向病床上的女人,脸色白如纸张,他又急急的问医生,“医生,怎么样,她还好吗?”  “没有伤及要害,不过失血过多,需要一段时间休养和营养的跟进,特别要小心伤口,千万不能裂开和碰到水。”  “那她?”  “放心吧,没有生命危险。”  沈辰旭不由松了口气,他活到现在仿佛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  他最混的时候也伤及过人的性命,从未有过这么深刻的谴责,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和若芳在一起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况且他睡过的女人多了去了,有些甚至连长什么样他都没印象,只有若芳,是他留在身边最长的一个女人。  难道他是……  沈辰旭不敢相信,他这样的男人不会对任何女人有感情,即便是三年前的姚若雪,他也只觉得她和那些个女人不一样,有点新鲜感而已。  确定了她没事,沈辰旭负责两名照顾姚若芳的佣人,“你们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她,要是她有什么事,我让你们好看,钱的方面,我会付给你们双倍。”  他现在无法面对姚若芳,也不想见她,只能暂时这样做。  姚若雪是在晚上的时候知道若芳为了救自己和早早自杀的消息,她把儿子交给沈辰皓,第一时间打车来到姚若芳的医院。  此时的姚若芳已经醒了,她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当时为了能演的逼真,她记得,那把刀是往死里捅的。  姚若雪买了不少营养品,看到虚弱的若芳躺在病床上,她心里说不出的内疚和自责,当时她就不该相信这个傻女人,竟然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说你怎么这么傻啊,伤害自己的身体,万一伤到内脏可怎么好,你这不是让我一辈子都不得安宁么?”  姚若芳无谓的扯了扯嘴角,其实心里愧疚的人是她,要不是她告密,姐姐和早早就不会有那么一出。  “姐,就当是我为自己赎罪吧,我不应该把你的事告诉沈辰旭的,都是我害了你和早早。”说到这儿,姚若芳难过的哭了起来,“如果不是我,早早也不会受那样的苦,早早的烧退了么,还好吧。”  多傻的丫头,和她当年一样,只为别人着想。  人都不是圣人,在那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只想到自己,而若芳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算很不错了,况且她才十八岁,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单纯女孩。  “没什么大事,一个普通的发烧,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吧。”姚若雪晃了一圈也没见着沈辰旭,凑过去低声问,“是谁把你送到医院的?沈辰旭他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了?”  姚若芳摇头,“我不知道,从醒来就没有看到他。”  “以后有什么打算,想回学校读书吗?”  “不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二姐一样找份正经的工作。”  学校那种地方太容易被沈辰旭找到,她压根不能静下心来读书,倒不如放弃。  话说到此,姚若兰推门进来,若芳受宠若惊,“二姐,怎么你也来了?”  她们几个里面就数姚若兰最忙,每天兼职好几份工作,压根抽不出多少空。  姚若兰先是和若雪打了声招呼,而后把食盒里的东西拿出来,对若放道,“这是我亲自给你熬的汤,喝了对你的伤口好,你呀,真是太较真了,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以后再这样我就懒得管你了。”  “谢谢姐姐,我以后不这样了。”  姚若芳说这话的时候分明看到玻璃窗外站了一个高大熟悉的身影,她嘴角的笑意瞬间僵住,不确定是不是沈辰旭,只要想到是他,她浑身都开始紧张起来,更怕那个男人会不顾姐妹二人在场说出什么混账话。  所以,喝完汤她便借口有点累,让两个姐姐都回去了,免得一会儿弄得难堪。  “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知道么,别一个人死撑着,我明天再来看你。”临走之前,姚若雪再三叮嘱。  姚若芳心不在焉的应道,“我会的,放心吧。”  果然等两个姐姐一走,沈辰旭便走了进来,本不想来看望她,到底不放心。  男人强大的气息逐渐逼近,姚若芳难受的喘了口气,她伤口本就疼得要命,刚才陪两个姐姐说话都是忍着的,此时看到沈辰旭,她只觉得腹部的伤口更疼了。  沈辰旭拉了把椅子坐下,他替她掖了下被子,虽然没说一句话,可那气势却让若芳害怕,尤其是这个动作,更让姚若芳出其不意。  她印象中的沈辰旭可不是这么温柔体贴的人。  良久,男人淡淡的问,仿佛不带任何情绪,“好些了么?”  “嗯,好多了,没事,一点小伤。”  “流了那么多血还是小伤,你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听她这么说,沈辰旭蓦然间就火了,“我告诉你,你以后千万别这样了,不然我还得跟着你倒霉,你死了我就成了杀人犯,这罪名我背不起。”  他虽然这样恶劣的说,态度冷厉的教训着她,可相较于之前,给姚若芳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似乎还有一丝紧张和关心在里面。  或者是她想多了吧,毕竟当时佣人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她也吓坏了,还以为她已经死了。  而沈辰旭身份再怎么尊贵,也是怕惹上命案的,沈辰旭关心她无非是怕给自己惹上麻烦。  “我,我就是怕早早……”姚若芳委屈的想解释,她最怕的就是这个男人发怒,那样子刻骨铭心,也让她害怕。  “给我闭嘴!”沈辰旭瞬间恢复以往的冷厉,不悦的横了她一眼,“刚才我说的话你听不见是不是,你那么在乎别人,怎么不一刀捅死自己?你没死就说明你想好好的活着,那么你听着,既然你想好好活着,以后都得听我的。”  他霸道而自私的宣誓着一切,男人眼里闪过极淡的紧张和忧心,让人无从察觉。  姚若芳吓得不敢说话,沈辰旭见她这幅样子也不忍过多的苛责,叮嘱道,“这几天好好休息,等你好了,我会让你做想做的事。”  他留下的这句话对姚若芳太过于深奥,也很期待。  什么叫做想做的事?其实她最想做的事就是重回学校,毕竟她还这么年轻,不适合在社会上谋生。  若是告诉沈辰旭这个,他会答应么?  *  姐妹二人从医院里出来,好不容见个面自然是要聊聊的,两人漫步走在大街上,姚若雪见妹妹穿的寒碜,和当年的自己有的一拼,不免觉得心疼。  她拉着若兰去商场,想给她买几套衣服,却被若兰拒绝了。  “姐,我自己有手有脚,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你这些年也不容易,养大了我们,该算计着自己的生活了。”  听了这番话的姚若雪觉得很欣慰,不过她还是心疼妹妹,从包里拿出一叠现金塞到妹妹手里,“姐姐知道你懂事,但你也不能亏待了自己,你看你,相比上次我见你又瘦了不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不行啊姐,你这样就显得我太没用了,我不能要。”  “拿着吧。”  “……”  姐妹俩你推我让,也就是这个小动作让姚若雪看到了妹妹右手腕的镯子。  “这个镯子……”  姚若兰赶紧尴尬的缩回了手,眼神闪躲。  “这个镯子应该价值不菲,若兰你……”  姚若兰把手镯藏好,她不是怕被姚若雪知道什么,而是她觉得这种事情很难为情,要不是那天权绍峰一直缠着她要买,她也不会要,她一直戴在手上,就是想找个机会还给权绍峰。  “若兰,这手镯是小董送给你的?”姚若雪的这话虽然是问,却明显是不信的。  “不是,是,是我老板。”  “你老板?  权家的人么?!  “姐,你千万别多想,那天是我生日,我老板是看我是陆七姐的人,所以才送我东西的,我当时说不要,可他就不高兴了。”  姚若雪紧绷的倏然心松开,她就怕妹妹被眼前的困难给打败,自甘堕落。  毕竟这个城市有太多像她们这样的女孩,一开始怀揣着美好的梦想来到这座城市,到最后都被现实给打败了,受不了金钱和权利的诱惑,自甘堕落。  妹妹的私生活她可以过问,但没权利替她做决定,末了她问,“若兰,你这些日子怎么样,新的工作环境还适应吗?”  “挺好的,姐,谢谢你帮我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  “我们之间还客气什么。”  “你给我找到不仅仅是工作,而是见识,姐,我想通了,等小董找到了工作,以后我就把晚上的工作辞了,抽个时间去报夜校,争取也拿点文凭。”  话说到这个份上,姚若雪觉得有些话也该是时候和妹妹说说了,“你现在就可以这样做,若兰你听我说,你现在还年轻不懂得婚后的生活和压力,你太惯着你男朋友了。”  “我知道,不光你这么说,我公司的同事也这么说我。”  “那你还……”  姚若兰感叹道,“姐,一个外地人想在这里落根实在是太难了,尤其是像我们这种,要文凭没文凭,要样貌没样貌的,姐,我能找到小董这样的很不容易。”  “他能给我一个想要的家,这就够了。”  若兰的理想很简单,无非是想在这座城市有个自己的家,无论付出多少努力都是值得的。  傻丫头,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不是落脚就可以的,需要两个人去用心经营,姚若雪见小董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个不可靠的男人。  可现在看自家妹妹明显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只好另外想办法。  小董那个男人根本不适合她,以后她的妹妹肯定会受苦的。  她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此时权家。  权玉蓉已经出院回家,今天晚上比较热闹,都在商量权绍峰和权玉蓉的盛世婚礼。  等大家伙都回房休息,老爷子独独叫了叶子晴一人留下。  时间尚早,他们祖孙俩完全可以聊会再睡。  刚才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就发现了,叶子晴食欲不是很好,事实上,她这次回来,食欲就一直没怎么好过,老爷子一直看在眼里。  “叶子,爷爷看你脸色不好,晚饭也吃的少,要不要找个医生给你瞧瞧?”  叶子晴笑着道,“不,不用了爷爷,我就是拍戏有点累,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这戏要拍到什么时候,身体最重要,不要仗着年轻就不注意,到老了有你受的。”  “我知道的爷爷,您别担心了。”  老爷子虽然没多说什么,但还是把叶子晴的症状记在了心里头,改天他要问问家庭医生,产生这戏症状的都是什么问题。  他这么早就失去了女儿,可不能让宝贝孙女有事。  “我怎么不担心,你告诉爷爷,你对佟家的那位……”  叶子晴最怕的就是老爷子问起她的情感生活,“爷爷,我们不是在相处么。”  “呵呵。”老爷子宠溺的笑了声,他拉过孙女的手,“爷爷是担心你,如果他不好,爷爷可以给你找更优秀的。”  叶子晴扶额,“……”  不得不承认进入了豪门圈子,老爷子对好友公布了她的身份后,围在她身边的都是优质的男人,因为她是权家的千金,不少男人都想讨好她。  其实佟嘉伟对她那么好,叶子晴都是有过怀疑的。  她年纪尚小,男人们具体想什么,叶子晴觉得自己还有待提高。  从前厅里出来,叶子晴准时的收到一条问候短信。  ‘天气热了,胃口会受到影响,尽量食用清淡可口的食物。’  是慕昀峰,他就像着魔了一般,每天都会给叶子晴发来几条短信,叮嘱她注意身体,就好像她怀的孩子是他的似的。  呃,这孩子本来就是他的,只是那个蠢蛋不知道而已!  呵,这算不算她这三年来给自己讨回的公道呢!  “爷爷,我有点累了,就先不陪您了,您也早点休息。”  叶子晴真的很怕和老爷子聊天,这些日子,她自个儿都纠结以后怎么样,被老爷子问起来更是焦头烂额。  佟嘉伟确实很好,也很适合她,关键这人是真心的么?  接触了一段时间,倒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叶子晴觉得自己的终身大事也不必着急,倒不如演好这部戏再说。  她想着,如果佟嘉伟这样的好能维持到年底,差不多就可以通过审核了,她就能和他携手白头到老。  叶子晴一走,老爷子更忧心了,老管家开口劝道,“老爷子,您也别担心了,小姐还年轻着呢,估计真是累的,现在的年轻人啊,压力大。”  老爷子不悦的白了他一眼,“什么压力大,她本来可以什么都不做的在家当大小姐,偏要去拍戏,这不是存心找罪受么?”  “这说明小姐志向高,是您的福气啊。”  “哼,我可不要这样的福气,我只要他们都好好的,我这心里就知足了。”  “对了,你觉得叶子和佟嘉伟那小子怎么样,他们在一起合适么,他会不会亏待我孙女啊。”  “老爷子,这人是您选的,您怎么自己纠结起来了?”  老爷子长叹一声,“你以为我真的老眼昏花,叶子根本没能忘了慕家那小子,她虽然每天都和佟嘉伟在一起,但他们每次站在一起,我总觉得两人之间少了点什么。”  他也是过来人,也情犊初开过,更是爱过,怎会不明白那种感觉。  “感情也是慢慢培养的,让他们先处着吧。”  老爷子觉得也是,感情的事急不来,他再怎么疼爱叶子晴也不能逼着她做什么。  “老爷子,您也别担心了,好在玉蓉小姐有惊无险,以后这个家的事也有她帮你打理。”  说到权玉蓉,老爷子突然问,“那件婚纱制作的怎么样了?”  “已经到了最后制作阶段,老爷子放心,我和那边的人谈过了,他们一定会赶在权小姐大婚之前完成的。”  权老爷子揉了揉眉心,“不必那么麻烦了,打电话告诉那边的人,这件婚纱做好以后暂且留在他们那里,等我要的时候再通知他们。”  “老爷子,您不打算给小姐……”  “她不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孙媳妇,那件特定的婚纱我不想浪费在她身上。”  因为权玉蓉不能生育,老爷子把婚礼很多繁琐的礼节都省略了,别的都还好说,毕竟他们年轻人也不喜欢太复杂的婚礼,只是这件婚纱是权玉蓉期待已久的,她早已经知道这件婚纱的存在,若到时候告诉她没了,婚礼怕是会弄得尴尬。  “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想做我们权家的媳妇,必须就得学会忍,学会承受这一切。”老爷子眼底的冷漠明显,“以前我宠着她,只不过是因为我把她当做孙女一样的喜爱,真的要做权家的儿媳妇,可不能那么娇惯。”  老管家沉默着没说话,心想着,当初您老也是把玉蓉小姐当成孙媳妇养着的,可没有这么冷漠过啊。  现实啊,太现实。  就因为权玉蓉不能生,老爷子对她的态度截然不同了。  权玉蓉可一直指望着这场婚礼能耀武扬威呢。  老爷子喝了口茶幽幽道,“今晚就差阿珩没来了。”  “他和玉蓉小姐的关系多少有点尴尬,可能不太方便吧。”  “你以为我不知道?以后大家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应该要避免这种尴尬才对。”  “慢慢的就好了,二少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老爷子,您不用担心他们兄弟间的关系。”  老爷子眯了下眼,突然决定,“我想了下,不如就在结婚的那天给阿峰安排别的女人吧。”  这话一出,老管家吓得不轻,这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么?、  “老爷子,不可啊。”  这对权玉蓉会不会太残酷了?  “您如果这么做了,让玉蓉小姐知道,她只怕以后会恨您。”  老爷子当年是因为觉得自个儿权玉蓉一家才收养她的,现在又这么对她,心思实在让老管家捉摸不透。  “你以为玉蓉她真想和阿峰睡在一起?”老爷子精明的眸子闪了闪,“她和阿峰早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两人领证都这么久了,玉蓉还坚持着住在自己的院子,我是为阿峰感到委屈。”  “既然她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爱我孙子。”  老爷子到底是护短的,不忍心自己的孙子新婚之夜独守空房。  可这样的话,也太离谱了吧。  新婚之夜,新郎睡得人竟然不是新娘!看不出老爷子的思想还挺前卫的。  “不过,我们得先找到合适的女人,也不是随便个女人就能给我权家生孩子的。”  老管家擦了把额头前的汗水,最近他怎么感觉老爷子的性情大变,他越来越猜不透了呢?  在这个家里,几乎人人都知道权玉蓉爱的是权奕珩,嫁给二少不过是权宜之计,可老爷子当初也说了,随着她去,他以为是老爷子宠着她,护着她,没想到也会有天失了宠爱啊。  老爷子清楚他在纠结什么,开口道,“你也别胡思乱想的猜测我的心思了,其实阿珩和陆七那丫头是合适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他们俩。”  至于为何当初迟迟不让陆七进门,自然是想给权奕珩一个下马威,没想到那小子性子横的要命,狠心三年没回来。  “这样吧,你哪天去福利院走一趟,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孩子,给他们领养一个回来,老了也好有个依靠。”  “老爷子,您真的想通了?”  权老爷子哼了声,“我一直都很明白。”  就是性格上不肯认输,而且,陆七那女人的性子也太倔强,是不太讨喜的。  不过要说,她确实很适合权奕珩,能帮助他成就一番事业,这才是他想要的孙媳妇。  几天以后,早早的烧完全退了,能在病房里活泼乱跳的和沈辰皓玩游戏。  “妈咪,沈叔叔,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小孩子最讨厌的就是医院,尤其是打针的时候,是一种考验。  沈辰皓蹲下身把他抱进怀里,“还得两天哦,你身体里有病毒,必须要清理干净,要不然会再生病的。”  早早抱住他的腿,仰着小脑袋看向绝美的男人,“沈叔叔,你知道我的爸爸是谁吗,那天有个人说是我的爸爸!”  “早早!”姚若雪赶紧叫住儿子,解释道,”那天的那位叔叔是骗你的,你的爸爸不是他!”  其实在姚若雪心里,沈辰旭根本就不配为人父。  “真的吗?”小男孩听了这话,漂亮的眼睛闪过一道欣喜的光,他抱住沈辰皓亲了一口,“我就喜欢沈叔叔做我的粑粑,沈叔叔你和我妈咪结婚吧。”  沈辰皓被这个小家伙的一个吻暖到了,他手掌落在小男孩精致的脸上,视线盯着他的眉眼,越看越像当年的自己。  唔,如果这个是他儿子该多好!当然了,对于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因为他已经把这个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只不过人本自私,多少还是有点失落的。  这么乖巧的孩子为什么就是沈辰旭的儿子呢?  早早见沈辰皓迟迟没有答应,噘着嘴道,“早早可是个抢手货,很多人都想做早早的粑粑呢,沈叔叔不答应可不要后悔。“  沈辰皓笑了一声,他转头看向身边的女人,“挑个日子吧,我们去把证领了。”  姚若雪被成功的呛到了,这孩子是怕妈妈嫁不出去么?  “还是等你妈的病好了再说吧。”  那天沈老爷子警告的话还历历在耳,经历了这一出,姚若雪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她可以和沈辰皓携手在一起,但不能拿早早开玩笑。  “也好,等这一段过了我们就去领证。”  也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大力推开,为首的是沈老爷子,他脸色阴沉如雨,目光在触及到姚若雪的瞬间,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爷爷,您怎么来了?”  老爷子眯起眼,没有理会沈辰皓,而是把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扔在了姚若雪脸上,“自己看看吧,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省油的灯,竟然拿一个野种来糊弄我,当我真的是眼瞎么!”  这话一出,姚若雪和沈辰皓都懵了,早早则是躲在了沈辰皓怀里,不服气的嘀咕,“哪里来的讨厌老头,竟敢欺负我妈咪!”  ------题外话------  我造,这章一出来肯定有人吐槽了还木有相认,清清想说,大家稍安勿躁,真相明天就揭晓了…毕竟揭晓真相需要过程,需要合理的解释对不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