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目录>

365 父子相认,三年前的事真相大白

365 父子相认,三年前的事真相大白

小说:蜜婚:老公大人轻点撩作者:清音随琴字数:9566更新时间:2018-01-11 07:16:13
    沈辰皓安抚的按下孩子的头,示意让他藏起来。  “爷爷,您这是做什么?”沈辰皓说着护在姚若雪跟前,生怕她受到伤害。  “做什么?阿皓,你自个儿看看,你怀里的那个小杂种根本就不是阿旭的儿子,这个女人,她,她就是个骗子!”  沈老爷子说完这些气得脸色青紫,颤抖着手指着姚若雪,“阿皓,把这个女人……不,这个骗子给我送到警察局去。”  姚若雪也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一脸懵逼,情急之下她将地上的散落的资料捡起来看。  当她看到最后一行的时候,姚若雪差点就此晕厥过去。  早早和沈辰旭非亲生父子。  那么,早早不是沈辰旭的,又是谁的?  姚若雪犹记得三年前,沈辰旭找到她后是怎么威胁自己的,那个男人明明对那晚的事情了如指掌,她除了那晚被人占了便宜,自此没有碰过别的男人,早早……  姚若雪的视线麻木的搜寻着儿子的身影,想试图从他脸上找到结果。  可早早已经被沈辰皓很好的保护起来,她找了好半天也没找到,脑子一片混乱。  沈辰皓抱紧怀里的孩子,也大概明白了老爷子的意思。  早早不是沈辰旭的血脉吗?  “你说,这到底是你和谁的野种?”沈老爷子试图要去拽姚若雪起来,被沈辰皓再次阻止。  “爷爷,您不要动气,这些和她没有关系。”  “事到如今,阿皓你还要护着这个女人么,你们兄弟二人都被她给骗了,她不是个善茬。”  实则老爷子已经不关心这些,孩子不是他们沈家的,突然的打击对他是致命的,看到结果的那一刻差点就没缓过气来。  现在沈老爷子又来亲自说这件事,无疑又伤害了他一次。  “若雪。”沈辰皓蹲下身把姚若雪扶起来。  姚若雪脸色惨白,她木讷的把手里的报告递给沈辰皓,让他自己看。  此时此刻她无法开口辩驳,因为她也不知道早早是谁的儿子。  而这个结果,或许对于沈家来说这是天大的打击,可对于沈辰皓是天大的喜讯。  早早不是沈辰旭的儿子,那么……  沈辰皓看向了姚若雪。  而这种事情最受伤害的是早早,沈辰皓不愿孩子这么小就经历这些。  “爷爷这样吧,我好好问问清楚,您先回去,我一定会给您一个答复。”  沈辰皓想支走老爷子。  沈老爷子早已经动过气,他若是再为这件事情伤神,还真怕一病不起,只能听孙子的话先回去。  但是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他们沈家的人个个被这个女人耍的团团转啊。  他就知道外面的那些个女人们不是省油的灯,没有一个不是觊觎他们沈家财产和权利的。  沈辰皓支走老爷子,又把早早抱上床。  “早早,沈叔叔和妈咪有点事情要聊,你自己先睡一会儿,沈叔叔等下陪你玩。”  他们刚才说的话早早也大概听了一些进去,他一脸迷糊的问,“沈叔叔,是不是早早的爸爸有消息了?”  “乖,这个咱一会儿说。”  早早又看了眼杵在一旁的姚若雪,他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乖乖的闭上了眼。  大人们的世界他是不太懂,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的。  等早早睡下,沈辰皓和姚若雪去了病房外。  沉寂的气氛令人压抑,这个结果是沈辰皓和她从未想过的。  沈辰皓不知道该说什么,早早刚刚问起爸爸,这对于他们来说是心酸的。  一个孩子这么大了,竟然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那么这事只怕姚若雪最清楚吧。  “到底怎么回事?”终而,他问了出来。  这三年,他们因为这层关系一直在压抑内心的情感,当年也因为孩子是沈辰旭的而分开了。  “我……”姚若雪不知道该怎么说,三年前的那一幕又涌了上来,没有人知道,当她光着身子从一个陌生床上醒来的那份无助和痛心。  她洁身自好,在那之前甚至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碰过,没想到就那么不明不白的失身了。  “阿皓,能让我静一静吗?”  沈辰皓抬手捂上她的脸,“还有什么事是我不能知道的么,还是你这三年有什么难言之隐?”  他的意思是,这三年她是不是跟过别的男人,和别的男人生的早早!  虽然这个想法令沈辰皓有点难以接受,不过换位想想,也是人之常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早早今年应该是两岁多才对,是她隐瞒了早早的真实年龄么?  是个人都会往常理上推断,而沈辰皓也不例外。  “我想和早早独自待一会儿,你先去沈夫人那边吧,等我想好了自然就告诉你了。”  “若雪。”  “阿皓,你说过的,会给我时间的。”  “我就想知道一件事,你明知道孩子不是沈辰旭的,为什么要隐瞒?”  这才是沈辰皓想不通的地方。  事实上姚若雪自己也不知道,她听了沈辰皓的话酸楚的在心里笑了声,她明知道?她哪里知道了?!  不过她暂时还没有做好和沈辰皓吐露心扉的准备,此时此刻她就想陪在儿子身边,默默的陪着。  这件事一出,相信连沈辰皓也以为她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了吧。  “我会告诉你的,给我点时间缓解。”  沈辰皓看着她,深吸口气,“好。”  她要时间,他就给,也不忍心把她逼得太紧,毕竟这个结果对他也很意外,他得想办法处理。  现在最棘手的不是沈辰旭了,而是沈老爷子那边,恐怕对若雪的印象十分不好。  沈辰皓就这么走了,姚若雪背过脸的瞬间泪流满面,她可怜的儿子,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谁。  “妈咪。”病房的门关上的瞬间,躺在床上的孩子睁了眼,他起床朝姚若雪奔去,撞进了她怀里。  小男孩闪烁着漂亮的眼,“妈咪,你是不是和沈叔叔商量早早爸爸的事?”  姚若雪听得心疼,她蹲下身把儿子抱进怀里,“你不是想要沈叔叔做你爸爸么,他就是你爸爸啊。”  “可是沈叔叔的这个爸爸和早早的爸爸不一样。”小孩子表达能力有限,可姚若雪却听得清楚他的意思。  这孩子还念着自己的亲生父亲。  难怪那天沈辰旭说是他的爸爸,他一万个不愿意,事后姚若雪问过他,为什么不喜欢沈辰旭,他说,早早的爸爸不可能这么凶,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最疼早早的,和妈咪一样疼爱早早。  “我们该午睡了,来,妈咪抱着你睡。”  “妈咪,午睡起来早早可不可以出去玩一会儿,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好,我们现在乖乖睡吧。”  这两天生病孩子的胃口不好,医生嘱咐必须要吃清淡的东西,早早都念了了好几天想吃披萨,姚若雪想着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吃点应该没什么问题。  等孩子睡着,姚若雪给姚若兰打了电话,让她请个假,下午帮忙照看一下早早,她得出去一趟。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姚若雪没了主意,而知道这件事的人还有陆七。  沈辰皓过来沈夫人这边的时候,沈夫人刚刚吃药睡下了,走廊里站着沈立轩在打电话。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不见呢!”  “……”  “还不赶紧去找,不管是什么地方,都给我找!”  沈立轩火大的朝那头吼。  这是沈辰皓头一次见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他在自己和妈妈面前一直都是清冷的形象,能让他有如此情绪的,大概只有黄娅茹那个女人。  那么他是知道黄娅茹离开的事情了?  “爸。”沈辰皓走过去打断他。  沈立轩收好手机看向他,“阿皓你来了,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去办,你在这儿陪着你妈妈。”  “不急,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沈辰皓知道他是急着去找谁,他也不是有意拦着父亲,而是真的有事和他商量。  他把刚才的亲子鉴定结果告诉了沈立轩。  沈立轩震惊的道,“你说什么,孩子不是沈辰旭的?”  就连他也觉得这个结果有些离谱,毕竟儿子和那个女人不能在一起,都是因为早早的这层关系。  一时间,沈立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更不知道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爷爷把鉴定结果拿给我们看了,我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不是好事么,你怎么愁眉苦脸的?”  “爷爷怕是对若雪的印象更糟糕了。”  “你是在担心你们的未来?”  沈辰皓沉重的点了点头,“嗯。”  “阿皓,你更觉得她骗了你?”  沈辰皓摇头,他从未这么想过,只是觉得有点意外,他也不在乎早早是谁的孩子,唯一在乎的是,她什么都没有说,难道这么久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度这么差么?  “阿皓,你好好想想自己需要什么。”  “爸,您也觉得姚若雪是那种攀龙附凤的女人?”  沈立轩没有和姚若雪接触过几次,不过那个女人给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像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但也不排除另一种情况,人不可貌相。  “这个不好说。”  “我不相信,她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相信她肯定是有苦衷的。”  “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爸爸不好评判。”沈立轩急的不行,他拍了下儿子的肩,“爸爸去有事了,你先照看一下你妈。”  “好。”  沈辰皓不再阻拦,事到如今,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能掌控的了,黄娅茹突然失踪,给父亲的打击不亚于他当年失去姚若雪的痛,他这会儿倒是感同身受了。  他站在走廊外盯着玻璃窗外,指间点燃了一根烟,似乎想到什么,沈辰皓又拿出手机给姚若雪发了一条信息。  ‘若雪你要明白,无论早早是谁的孩子,我都会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的。’  明明是一件好事为什么弄得两人都陷入了绝境呢。  是的,这个结果对她和沈辰皓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姚若雪将这条短信反反复复念了几遍,她看了眼熟睡中的儿子,心里越发没底了。  如果孩子不是沈辰旭的,沈老爷子会不会对孩子下手?  这才是她最担心的事!  等姚若兰过来,姚若雪和她交代了一些事情,她便离开了医院。  陆七自从回到公寓就每天闲赋在家,既然知道不能生育的理由,她这些日子都在跑医院,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希望生育。  医生并没有判她死刑,而且她这个伤已经好多年了,说不定早就恢复了,只是前些年血气受了损伤才导致难以怀孕,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调养身体。  “若雪,你怎么有空过来的!”看到她,陆七感到很惊讶。  不是说早早病了在医院住院,她想着下午去看看的。  姚若雪的目光落到她脸上,“看你气色不错,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  “还行吧。”陆七也不谦虚。  她算是想明白了,以前的事再怎么痛苦也已经发生了,那时候的权奕珩也没有那个能力救她,而他也曾努力过,都被老爷子给拒绝了,严格说起来,她是没办法怪他的!  “快坐吧,我给你弄点鲜榨果汁。”  姚若雪随便挑了个地方坐下,“不用忙了,我想和你说说话。”  见她脸色凝重的样子,陆七担心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沈辰旭又为难你了?”  “以后再也和他扯不上关系了。”  陆七听得云里雾里。  姚若雪把亲子鉴定结果告诉了陆七,陆七同样的觉得震惊,“你说什么,孩子不是沈辰旭的?”  “那我们岂不是被他骗了三年?!”  这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早早的父亲不是沈辰旭,又是谁?  当年的那个人是找不到了么?  “小七,记得我当初和你说过对不对,那晚我根本不知道是和谁发生了关系。”  陆七点了下头,当年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发生那种事情以后,姚若雪把什么都告诉她了。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那沈辰皓呢,他怎么说。”  “他当然不在意,只不过我心里有点纠结,这样的话沈家的人就更不会接受我了,还以为我是个大骗子。”  包括沈夫人和沈立轩,一直都以为早早是沈辰旭的孩子,以为她是想拿这个威胁他们吧。  人心都是如此。  谁能相信,其实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早早是谁的孩子!  陆七想了下,开口道,“这样吧,你先我这儿休息一会儿,我让权奕珩去调查一下当年的事。”  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现在查或许查不到什么,不过努力总是好的。  无论当年的人是谁,她都必须找到那个人,免得到时候又受到威胁,这种日子姚若雪真是过怕了。  当年若不是沈辰旭来威胁她,她和早早也不会受这么多苦了,消失了三年,独自生下孩子有辛苦,这种苦,姚若雪不想品尝第二次。  想来想去,姚若雪觉得没有必要,她寻求的是安宁的生活,谁知道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不定那个男人已经结婚了,人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她这样找去算什么呢。  若是真的找到了,她又能怎么样?  “还是不要查了,我不想让人知道三年前的事。”  “放心,权奕珩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他不会告诉沈辰皓的。”  陆七觉得必须查清楚对方的底细,她不能让姚若雪过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  他们可以查到那个人,至于查到之后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以免以后的日子受到威胁。  “谢谢你小七。”  “客气什么呀,这都是小事。”陆七安抚她,“小雪,我觉得二少是个很不错的人,你们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再生嫌隙。”  “我们没有。”  他们本来就没有,她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酝酿,想着怎么开口和沈辰皓说当年的事。  那是她难以启齿的痛。  傍晚沈夫人醒来,她没看到沈立轩,不免觉得失落。  “你爸又去公司忙了?”她问儿子。  沈辰皓给她倒了一杯水,“嗯,在公司处理事情呢。”  “这几天也难为他了,天天陪着我。”  沈夫人叹气,脸色比前几天更苍白了几分,看得沈辰皓心里一阵难受。  人都是不知足的,以前沈夫人希望丈夫每天能陪着自己一个小时就好,现在习惯了他每天的陪伴,她是一秒钟都不想和他分开。  从没想到,一把年纪的她还有这样的情怀,似乎想把年轻时候的时间都弥补回来。  “你呢,怎么没去陪着她的孩子?”  早早生病沈夫人是知道的,她的孩子,自然是指姚若雪的儿子。  “早早今天好多了,我来看看你,您也需要人陪啊。”  “这还差不多,有了媳妇没忘娘。”沈夫人笑开,感叹道,“其实那个孩子倒也可爱,我很喜欢,阿皓,就这么着吧,以后我也会把他当自己的孙子疼爱的。”  “妈,谢谢您的体谅。”  豪门的圈子鲜少能有长辈能接受这种关系,好在他的父母都比较开明,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沈夫人也是生病了才看清很多事情,有时候你为子女做的或许是为他好,却不是他们想要的,就像她自己,也只想要丈夫的爱。  安排好沈夫人,沈辰皓去外面给姚若雪打了个电话,可拨过去却是关机。  他的心蓦然一紧,想要过去找她,却在按下电梯的那一刻和前来的陆七撞了个正着。  两人相互看了眼,沈辰皓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  “是沈立轩让你来的?他已经知道你妈不见了吧,他让你来问我的?”  “不是。”陆七说明来意,“有些话小雪没办法当面和你说,我来告诉你吧。”  原来是关于小雪的事。  “若雪在你那里,她的电话打不通,我很担心。”  “嗯,她暂时在我那里,你也不用担心,早早在医院有小姨看着,若雪一会儿就会回去医院。”  “那你想跟我说什么?”  “阿皓,按理来说,我是你的姐姐,不管你承不承认,我们骨子里流着的是相同的血。”  沈辰皓抿了下唇,眸光深深的瞧着陆七。  他没有反感,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确实有点生气,但这个生气不是对她们,而是因为自己的父亲。  他一直觉得,父亲不爱沈夫人就不应该娶,现在这样,伤害的是两个女人,也伤害了做子女的他们。  “所以,你可以试着相信我,我说的话,出发点都是为你好。”陆七这样说,那模样要比他洒脱很多。  这番举动让沈辰皓觉得惭愧。  “你说吧,我听着。”  “你和小雪认识也有三年了,但在一起的时间很短,要说了解,我相信我应该比你更了解她。”  “她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也不是为了……”  沈辰皓听了这些,也大概明白她想要说什么,看样子姚若雪还是误会他了,他从来没有以为她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无非就是好奇而已。  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她难以启齿的。  陆七的这些话,沈辰皓一个字都不想听,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够明显,态度也很坚定,“嫂子,这些我都知道,你转告她,我没有怀疑她的人品,更没有犹豫什么,其实对我和她来说,孩子不是沈辰虚的反而更好,要不然,我们中间的关系就太复杂了。”  “可若是这样的话,你们之间依然存在很多问题,沈老爷子不会允许她进沈家门的,你和林允熏的婚事怎么办?”陆七问到了点子上。  “我会退婚的。”  “沈老爷子不会允许的,阿皓,你比我更明白。”  沈辰皓烦躁的点了一根烟,“这些我都想好了,等早早的身体恢复,我会带她走的。”  “走?阿皓,你走了你妈怎么办,她得的是脑癌啊,你忍心就这么丢下她么?”  这也是陆七心里的痛,她和权奕珩一走三年,没办法照顾父母,导致权妈妈那么年轻就走了。  所以面对任何问题的时候,走不是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她不想沈辰皓以后都活在内疚之中。  他们这些做子女的,无论在哪儿,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父母。  良久,沈辰皓突然问,“你妈呢,还好么。”  蓦然的,沈辰皓想起了黄娅茹,那个大公无私的女人,好像是他小人之心了。  陆七和她妈妈根本就没有要破坏他家庭的意思。  而且造成这个结果的,也不是黄娅茹和陆七,他没必要针对他们。  人都是自私的,他当时的那种行为也是为沈夫人的病着急,想为她实现多年的愿望而已。  想到黄娅茹,陆七莫名的觉得心酸,她喃喃道,“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对不起嫂子,是我不好。”沈辰皓艰难的挤出一句话。  陆七朝他看了眼,“我能理解你,不过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你可以心疼你妈妈,这没有错,但同样的我也心疼我妈,两者不矛盾。”  “我今天找你来只是想和你聊聊若雪。”  “没什么好说的,我和她这些年不容易,你觉得我会在意她以前的事情吗?”沈辰皓表明自己的态度。  “你在不在意是一回事,事情说不说清楚又是另外一回事,看样子你们的关系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若雪能找到你是她的福气,阿皓,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她。”  沈辰皓嘴角勾出一抹宠溺的弧度,“这还用说吗,她是我老婆。”  他这么说陆七也就放心了,原本她是打算把姚若雪的遭遇告诉沈辰皓的,现在看到这个男人这么释然,又能大度的包容姚若雪的一切,她也不好多一事。  他们当面说,要比她来说好的多。  陆七相信,以沈辰皓的性子听了姚若雪的遭遇应该能更心疼她吧。  不多时沈辰皓接到了姚若雪的电话。  “若雪,你在哪儿,需要我去接你吗?”  姚若雪在电话那头像是释怀了很多,她道,“阿皓,我们聊聊吧。”  是时候告诉他三年的前的事了,说不定还能通过沈辰皓的关系找到早早的亲生父亲,也好做个防范。  姚若雪只要想到多年后,突然来一个男人,说早早是他儿子,她就觉得害怕。  “好。”男人说了这一个字。  无论她说什么,他听着便是,也能理解她。  至于以后怎么样,需要他们一起想办法面对,别说是沈老爷子,即便是老天爷也无法阻止他们在一起。  姚若雪在去见沈辰皓之前给若兰打了个电话,问了下早早的情况,得知孩子还算乖巧,她这才放心的和沈辰皓赴约。  这种事情避嫌的最好是早早,他们应该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把话说清楚。  沈辰皓比她先到,他点的都是姚若雪和早早喜欢的食物。  看到她来,男人先是把面前的热饮递给她,“晚上冷,喝点热的暖暖胃,这些点心一会儿我们给早早带回去,他一早就嚷嚷最近没胃口。”  “好。”  姚若雪喝了口奶茶,她两手放在桌下,纠结着开口,“三年前,我被人强暴了。”  沈辰皓当即变了脸色,心底的怒气一涌而起,骂道,“是哪个畜生干的?”  姚若雪表现得很是平静,这事搁在她心里三年,她已经没那么在意了,若不是今天必须拿出来说,她都快忘了当年自己被人强暴过。  “行,你慢慢说,我听着。”沈辰皓点了根烟,他需要让自己镇定下来。  “早早今年确实是三岁,我没有骗你们,可能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因为如果早早不是沈辰旭的儿子,我也不知道他是谁的儿子。”  沈辰皓漂亮的眸子加深了些许,将手里的烟灭了。  “三年前我在沈氏还是一名小员工,那时候我穿着寒碜,同事们都不怎么待见我,我也喜欢一个人,从来不和他们打交道,这些你应该也有所耳闻。”  姚若雪说到这儿停顿了下,“我也不喜欢参加公司活动,突然有一天有人说上面派来了一个重要的人,就是沈二少你,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所以,我参加了公司活动。”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失身了,但是很奇怪,我明明就喝了几杯酒不至于醉的,不知道怎么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在酒店里了。”  姚若雪沉默了,她说了大概,并没有说的很细,因为她需要考虑沈辰皓的感受,她和别的男人的缠绵怎么可以说的那么细致,其实对沈辰皓说这些她都是需要勇气的。  而听了她这段经历的沈辰皓却陷入了沉默。  姚若雪的这段经历让他想起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他也被人设计失了身,而事后由于环境太黑,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为了不让沈立明父子奸计得逞,他仅仅和那个女人草草十几分钟就结束了。  那天晚上,正好是爷爷给他举办的庆功会,公司邀请了不少人,他虽然没在宴会厅停留多久,但到底人是到场了的。  三年了,如果不是听了姚若雪的这段经历他差点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段黑历史。  那时候他记得,还和权奕珩和慕昀峰抱怨了一通,说自个儿什么味都没尝到,人也不知道是谁就丢了清白之身。  姚若雪见他半天不说话,还以为他是介意了,她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阿皓!”她喊他,表情紧张。  沈辰皓凭着呼吸,他突然握住姚若雪的手,怔怔的看着她,“若雪,你能把你的经历详细的说一遍给我听吗,只要是记得起来的,一个字都不要放过。”  姚若雪不解的望着他。  “没关系,我想听,特别是那天晚上你和那个男人的事。”  姚若雪更尴尬了,不过她还是点头答应了,“好,我全都告诉你。”  他们爱了彼此三年,等了彼此三年,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彼此的呢,即便这件事是姚若雪的雷区,她也无所顾忌,因为这个男人值得她相信。  “那天晚上本来我是要早点回去的,走到宴会厅门口有人叫我,等我转过头又没有人,后来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姚若雪回忆起那天晚上,“不过我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我倒是有点印象,我们那个啥的时候……我记得我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  这些事说出来多少是难为情的,特别是面对沈辰皓,可她也就记得这么多了,再深刻一点的也不敢再说,也没脸说。  原谅她吧,其实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全过程,她还是有点印象的。  那个男人的手感很好,她记得自己当时抚摸着他……也沉迷在那种情事中不能自拔,后来才知道她是被人下了药才如此的。  沈辰皓听完心脏仿佛要炸裂了,他脑子里闪现出三年前的那一幕,为了忘记那段黑历史,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  此时的沈辰皓心里是澎湃的,一个大胆的猜想正在心里滋生。  事情怎么会那么巧,他失身也是在那天晚上,同样的黑灯瞎火看不见,他身上也被那个女人抓了一下,是他们彼此情动的时候。  “阿皓,我……”  沈辰皓的手触上她的脸,“若雪,你受苦了。”  男人说完起身坐到了她那边,姚若雪不太清楚他的意思,“阿皓,你……”  “别说话,让我静静的抱你一会儿。”  沈辰皓紧紧圈着她,感受着她身上的气息,和三年前的那种味道重合,他想不起来是什么味道,但那种味道闻着也很让人舒心。  三年前的那个女人,是若雪么?  沈辰皓的心绷不住这份激动,他恨不得马上带早早做亲子鉴定。  无论结果是什么样的,他都会接受,只不过,上天眷顾他的话,会有惊喜给他的吧。  在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以前,沈辰皓并没有把自己当年的狼狈告诉姚若雪,怕她听后,结果若不是那么好,会让她失望。  不知情的姚若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番话,这个秘密说出来也仿佛轻松了不少,她和沈辰皓一直保留了这个秘密,就是不想让自己爱的男人知道,自己有这么一段不堪的往事。  晚上两人一起回去医院,早早看到他们朝他们扑过去。  沈辰皓一把将孩子抱起来,因为姚若兰在这儿,他把早早抱去了外面,一来方便他们姐妹二人的谈话,二来,他想和早早单独相处一下。  “早早,沈叔叔带你去外面玩好不好?”  “好啊,不过这么晚了,我们不要跑太远哦,一会儿妈咪找不到我会担心的。”  沈辰皓瞧着怀里的小人儿,孩子的眉眼越看和他越像,男人眼里满是宠溺,“没事,有沈叔叔在,妈咪不会责怪早早的。”  两人进了电梯,沈辰皓突然开口问,“早早,你这些年和妈咪过的好么,妈咪带你是不是很辛苦,你一个人……”  男人的话说到这儿不知怎的有点哽咽了。  早早一直说想找自己的爸爸,以前他还不觉得有什么,以为只要自己对他好,孩子便不会念叨了,看样子那份骨肉亲情是无法割舍掉的。  “早早没有一个人啊,有妈咪陪着我,还有保姆阿姨。”小男孩儿抬眼,看到沈辰皓神色悲伤,他噘了下嘴,“沈叔叔,你今天好奇怪啊。”  “因为沈叔叔觉得,早早今天很乖,沈叔叔喜欢得不得了。”  “早早一直都很乖很讨人喜欢啊,沈叔叔不要太奇怪。”  这臭美的性子和他还真是一个样儿,沈辰皓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真相,今晚他便悄悄的取了早早的几根头发,明天他会送到鉴定中心。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这两天沈辰皓几乎是在煎熬中度过,终于到了第二天,他一早便独自去了鉴定中心。  拿到结果的那一刻,沈辰皓的手轻颤,当他看到下面的结果时,心尖儿都在颤抖!  他和早早是亲生父子。  三年前的那个晚上,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是姚若雪!  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过来医院,姚若雪已经给早早穿戴整齐,因为小家伙今天出院。  砰。  病房的门被沈辰皓大力推开,他手里拿着鉴定结果,姚若雪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早早就奔向他怀里。  “沈叔叔,你终于来了啊,动作真慢呢。”小家伙抱着的腿撒娇,“沈叔叔我想吃披萨,妈咪说过的,我的病已经好了,一会儿我们就先去吃披萨好不好?”  沈辰皓望着面前的小人儿,仿佛心都要融化了,他抱起儿子,在他可爱的小脸上捏了一把,开口道,“早早,以后别叫沈叔叔了,我是你爸爸。”  ------题外话------  今天相认了,清清是不是可以求票票了?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